總統命令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八章 寬限期



  「我並不是那個地區的專家。」克拉克反對道,他以前到過伊朗。

  弗利可不聽這套:「你曾去過那裡,而且你常說純熟的手段和出色的嗅覺是無可替代的。」

  「今天下午他才對訓練場的學員們運用了這些手段。」查維斯帶著狡黠的神色說。他從未去過伊朗,而他們也不會讓克拉克單獨前往,他很清楚這一點。

  「就是你了,克拉克。」傅瑪麗說,「國務卿艾德勒可能很快就會過去。我要你和查維斯以安全保護軍官的身分跟他一起去,一方面保護他,另一方面則四處察看一下,不必暗中行事。我要你們去了解當地人民的情況。」

  如果一個優秀的訓練教官有尷尬之處的話,那就是經他訓練過的學生常會升官,而且他們會記得那些課程,更糟糕的是他們記得教官是誰。克拉克記得弗利夫婦在他班上受訓的情形。從一開始,她就比她的丈夫表現出色,她有敏銳的直覺,以及異乎尋常的俄式技巧,更有如精神病學教授般洞察人性的天賦,但是她不夠謹慎,過於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直覺。而愛德華則缺乏她那種熱情,卻具備運籌帷幄的能力,而且目光遠大。他們夫婦兩個都有缺點,但結合起來就至臻完美。約翰對於自己用自己的方式教會他們總是感到驕傲。

  「好吧,那邊有什麼發現嗎?」

  「沒有,艾德勒想親自觀察達葉蘭,讓他知道遊戲規則是什麼。你們將住在法國大使館。這是一次祕密旅行,你們將搭VC─二○飛機到巴黎,再從法國轉機,快去快回。」傅瑪麗告訴他們。「不過我要你們花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四處去逛一逛,感受一下那裡的大致情況,比如說麵包價格、人們的衣著等,你們知道應該怎麼做。」

  ※※※

  搭機進入加州的巴斯托是每次演習的開始。巴士和卡車開到飛機前停下,部隊走下舷梯,然後乘車進入國家訓練中心。迪格斯將軍和哈姆上校從停著的直升機裡注視著士兵們排隊,這支部隊是由北卡羅萊納州國民兵組成的加強旅。國民兵出現在艾文堡並不常見,所以這是一支很特別的部隊。由於北卡羅萊納州擁有許多資深參議員和眾議員,因此這些年來這個州的國民兵得到了最先進的配備,並被編為正規陸軍裝甲師的精銳旅。確實,他們昂首闊步的樣子看起來真像那麼一回事。他們的軍官為了這次的輪換訓練已經準備了一年。

  「他們看起來很自豪,老大。」哈姆說道。

  他們聽到遠處傳來一聲吼叫,那是戰車連的士兵們已經準備好要大幹一場的嘶吼。一群當地新聞記者已經在那裡拍攝。

  「他們確實很自豪,」將軍回答道,「士兵們本來就應該感到自豪的,上校。」

  「只是他們忽略了一件事,長官。」

  「什麼事,阿爾?」

  哈姆上校叼著雪茄說:「待宰的羔羊。」兩個軍官交換了一下眼色。演習對抗部隊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打掉他們的傲氣。兩個艾布蘭戰車營和一個布萊德雷戰鬥車營,再加上一個砲兵營、一個騎兵連,和一個戰鬥支援營,用這些兵力來對付演習對抗部隊的三個騎兵營,實在談不上公平,尤其是對客人來說。

  ※※※

  達葉蘭對了一下桌子上的鐘,心想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出了差錯。

  不,不會出什麼差錯的。他接見了法國大使,大使是一個舉止文雅的異教徒,說了一口流利的伊朗語。這位溫良謙恭的中間人提出了要求,就像替兩個家族聯姻,他帶著微笑傳達了法國政府的希望。如果美國人事先得知貝德安的任務,就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在這種情況下,會面應安排在一個中立國,因為這樣的國家才適合非正式但直接的接觸。在這個問題上,他們會派自己的外交部長做友好的接觸,友好地交換意見,搞好友好關係,法國大使是這麼說的。法國人竭力要促成這次會晤,如果會晤成功,法國將是促成新友誼的功臣;如果會晤不成功,法國也善盡了中間人的職責。

  他從辦公室踱到隔壁房間,牆上掛著一張他新建立的國家及其鄰國的地圖。從地圖上看,他花了大半生追求的東西更顯得唾手可得。現在絕不能出差錯,尤其是當一切都已伸手可及的時候。

  ※※※

  出境要比入境容易。與大多數西方國家一樣,美國更關心的是人們帶入美國的東西,而不是攜出境的東西。早晨第一個通關的旅者一邊想著,一邊在甘迺迪國際機場等著檢查護照。現在是清晨七點零五分,一架法國航空公司的飛機將載他一程。他帶了許多汽車型錄,還花了些時間編了個故事以應付海關人員的詢問。不過沒有人對他的身分表示懷疑,他馬上就要離境了,一切順利。

  頭等艙候機室供應著咖啡,但他喝不下,他就要成功了。此時他的身體才開始顫抖,令人吃驚的是,顫抖很快就過去了。貝德安的行動計劃告訴他們任務非常簡單,但他並不太相信,他過去只慣於和以色列安全部隊的士兵、槍枝打交道。他先前感到的巨大壓力,現在減輕了,昨晚他在旅館裡睡得很不好,現在他即將登機,可以安安穩穩地睡一覺了。回到德黑蘭之後,他會輕鬆地笑看著貝德安,要求執行下一個任務。

  ※※※

  他們分乘兩輛汽車駛入安德魯空軍基地。

  「你不喜歡那地方,是吧?」查維斯問道。

  「好吧,查維斯,當你還在學騎腳踏車的時候,我就在德黑蘭負責掩護了。我跟群眾一起叫喊著『處死美國佬!』並眼睜睜地看著美國人被一群持槍的瘋狂少年押著,眼睛蒙著黑布遊街示眾。當時我以為他們會在牆邊被亂槍打死。我認得駐德黑蘭的站長,該死的,我認出了他。他們把他裝進布袋裡折磨。」他回憶著,當時他雖距他只有五十碼的距離,但卻只能無能為力地站著!

  「你當時是去做什麼?」

  「第一次是替中情局做快速偵察,第二次是參加代號為『沙漠一號』的營救行動。我們都認為當時的運氣不好,不過那次行動真是把我給嚇壞了。也許行動失敗還比較好,不過至少他們都活著回來了。」克拉克總結道。

  「如此說來都是些可怕的記憶,所以你不喜歡那地方?」

  克拉克聳了聳肩,「也不完全是,我從未摸透過他們。就我所了解的沙烏地人來說,我是很喜歡他們的。一旦你打破隔閡,他們就將會是你終生的朋友。對於我們來說,他們的一些規矩看起來可笑,但並沒有影響。有點像老電影所描寫的那樣,完全的忠誠、殷勤好客。」他繼續說道,「總之,在那裡我有許多美好的經歷,但在波斯灣則又另當別論了。」查維斯停好了車。兩人取出旅行箱,一個上士走了過來。

  「我們去巴黎,上士。」克拉克說,並拿出證件。

  「請跟我來。」她示意他們到貴賓大廳去。

  只有一層的低矮建築物裡沒有其他人,只有艾德勒坐在沙發上,看著一些文件。

  「國務卿先生?」

  艾德勒抬起頭來,「讓我猜猜看,這位是克拉克,這位是查維斯。」

  「您如果來做情報工作將會很有前途。」克拉克微笑著與他握了手。

  「早安,長官。」查維斯說。

  「弗利告訴我,有你們在,我的生命就能得到保障。」國務卿說著,合上了簡報。

  「他誇大其詞了。」克拉克走開幾步去拿了一塊丹麥點心。

  「他還對我說你們是國家特別情報評估小組的成員,我應該聽聽你們的意見。」艾德勒往下說著,起碼他看起來很輕鬆。

  「弗利夫婦過去和我共事過。」克拉克解釋說。

  「你以前去過那裡?」

  「是的,國務卿先生。」克拉克又繼續解釋了幾分鐘,國務卿則一邊聽著一邊若有所思地點頭。

  這時一名上尉進來通知他們飛機準備起飛;有一個上士幫艾德勒拿著箱子。

  中央情報局的兩個幹員自己拎起了行李箱。除了兩套換洗的衣服之外,他們還帶著隨身武器,而查維斯還帶了小型照相機,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功用。

  ※※※

  霍茲曼獨自坐在辦公室裡,他需要思考一些問題。

  有人說服了唐納和普朗博,那人一定是基爾惕。霍茲曼對基爾惕的看法如同對雷恩一樣,他認為基爾惕漸進的政治手段非常好,不過這樣的一個人實在毫無用處。

  基爾惕已經對唐納和普朗博施加了影響,這一定是發生在早上的錄影採訪和晚間直播之間,這表示……

  「噢,媽的。」霍茲曼低聲說了一句,腦子裡突然靈光一閃。

  這可是篇總編輯一定會喜歡的報導。唐納在新聞直播中說那卷帶子已經壞了,這一定是個謊言,這個記者公然撒謊。

  可是要怎麼來證實這件事呢?

  怎樣才能做得漂亮?他可以把這隻衣著考究、頭髮梳得油亮的孔雀毀掉,他可以在所有新聞媒體上讓他出醜;那不是可以提高發行量嗎?他可以讓這一切就像是在新聞道德的聖壇上舉行儀式一樣。毀掉別人的前途是他職業的一部分,雖然他以前從未斷送過一個記者同行的生涯,但是這一次不同;只要一想到要把這個敗類趕出新聞界,他就覺得很高興。

  不過該怎樣對待普朗博呢?霍茲曼了解他,也敬重他。普朗博是在另一種情況下當上電視記者的,當時電視界試圖改善形象,於是便聘請了一批聲譽好而不是長相好的新聞記者。普朗博必須知道這一點,也許他並不喜歡。

  ※※※

  最後一位旅者也離開了美國,但貝德安還得焦急無奈地再等幾個小時。出於安全考量,這些人都沒帶電話,無法傳達事情的成敗,而美國也不可能發現什麼端倪,然後用某種藉口把他們押送回回教聯合共和國。貝德安在各個旅者預定返回的機場上都安排了人。旅者們到了歐洲,一下飛機就會有人認出他們來,然後這些人再透過公共電話用付過款的匿名電話卡迂迴地通報消息。

  一旦旅者們成功地返回德黑蘭之後,就開始下一個行動。貝德安在辦公室裡乾等著,只能看著錶窮焦急。他上網瀏覽了一下新聞報導,沒什麼值得注意的事。一切都要等到所有旅者回來,各自做了簡報之後,事情才會有個定論,那還要再等個三、五天。屆時疾病控制中心將會疲於應付它的電子信箱了。等著瞧吧。

總統命令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