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開戰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一章 第七十七航艦特遣艦隊



  「你回來啦!」租車行的老板說道,話中帶有一些喜悅。

  野村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是。昨天我在辦公室過了一天『好』日子。我不必告訴你『好』日子有多緊張,對嗎?」

  那人嘟噥了一聲,表示同意。「到了夏天,最好的日子是我睡不著覺的時候。我這副模樣請你見諒。」他補充說道。整個上午他都在忙著照料車行的車子,從早上五點忙到現在。野村也是忙到了現在,但他是忙別的。

  「沒關係,我不介意。我自己也有生意,有誰會比替自己工作更賣力呢?」

  「你看財閥們懂得這個道理嗎?」

  「我見過的那些財閥不懂這個道理。不過,你能住在這麼安靜的地區,已經算是命好了。」

  「並不總是這麼安靜。空軍昨晚一定是在玩些什麼遊戲。一架噴射飛機從這附近低空飛過,把我給驚醒了,後來再也睡不著了。」他擦了擦手,倒了兩杯茶,端起一杯遞給他的客人。

  「多謝。」野村和氣地說。「他們現在是在玩非常危險的遊戲。」他接著說道,不知對方會如何回答。

  「他們發了瘋吧,但是誰又在乎我的想法呢?政府當然不會在乎。他們只聽從那些『大人物』的話。」老板啜了一口茶,看了看店鋪周圍。

  「對,我也關心此事。我希望在事情完全失控之前,後藤能夠找出解決的辦法。」野村看著外面。天色陰暗,快要下雪了。他顯然聽到了一聲氣呼呼的嘟噥。

  「後藤?他和其他人都是一路貨色。我想那些謠言是真的,別人牽著他的鼻子──或是牽著別的什麼地方。」

  野村輕聲笑了起來。「對,我也聽到過這些傳言。但他畢竟是個頗有精力的人,呃?」他頓了一下。「我今天可以租用另外一輛車嗎?」

  「就拿六號吧。」他用手一指。「我剛把它修完。留心天氣,」他告誡道,「今晚會下雪。」

  野村背起背包。「我想拍些雲霧繚繞的照片,增加我的收藏。這裡靜得讓人覺得愜意,適合思考。」

  「只有冬天才這樣。」車主說道,隨即繼續工作。

  野村已經知道路怎麼走,於是他沿著瀧川上了山。由於天寒地凍,山路變得堅硬。如果這輛該死的車子裝上一個更好的消音裝置,他的心情會稍好一些。凜冽的寒風至少會有助於減弱雜聲──他在前幾天沿著這條山路上山時是這麼希望的。過了一會兒,他往上看著那片草地,沒有看見什麼異常的情況,心裡覺得奇怪。如果那些士兵遭到伏擊怎麼辦?如果是那樣的話,野村告訴自己,那我就會變成夾心餅乾。但是他不可能掉頭一走了之。他又坐回車上,開向山坡,按照預定的計劃停在那塊空地的中央,然後摘下了皮大衣的帽子。細心觀察後,他看到有些草皮被人踩過,而且似乎有一條小徑通往樹林邊緣。這時有一個人站了出來,並且招手讓他過去。這位中情局情報員隨即又朝著那邊開了過去。

  前面的那兩名士兵並沒有持槍對著他。他們沒有必要那樣做。野村看到他們的臉上塗著油彩,身上穿著迷彩裝。

  「我是野村。」他說。「口令是『狐步舞』。」

  「我是切克上尉。」那名軍官答道,並且伸出了手。「我們曾和中情局合作過。是你選擇了這個地點嗎?」

  「不,但是幾天前我曾到這裡勘察過。」

  「這是修建木屋的好地方。」切克說道。「我們甚至還看見了好幾頭鹿,都是一些小鹿。我希望現在不是打獵的季節。」聽到這話,野村楞了會兒,沒有答話。他沒有想過有這種可能,而且他對日本的打獵習俗一無所知。「你給我帶來了什麼東西?」

  「就是這些東西。」野村放下背包,拿出了行動電話。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日本自衛隊擁有監聽軍事通訊的尖端設備。見鬼,我們所用的技術有許多是他們發明的。但是這些,」野村笑著說道,「每個人都有,而且還是數位加密的,通訊範圍覆蓋全國。就是在這裡也能用。那座山上就有一個中繼站。不管到了哪兒,這都比使用你們常用的通訊工具安全。電話費已經交到了月底。」他補充說道。

  「這倒好,我可以打電話回家,告訴我的妻子一切順利。」切克自言自語道。

  「我看這事還是謹慎一些好。這些是你可以撥打的號碼。」野村遞過一張紙。「這是我的電話號碼,那是一個叫克拉克的電話號碼。那是另一個情報員的電話號碼,他叫查維斯──」

  「丁到這兒來了?」維加士官長問道。

  「你們認識他們?」

  「去年秋天我們在非洲一起幹過。」切克答道。「我們幹了許多『特別的』工作。夥計,你真的可以告訴我們他的名字嗎?」

  「他們都有掩護身分。你們最好還是說西班牙語,這裡沒有多少人會說這種語言。我想我不必告訴你們通話的時候應該簡明扼要吧?」野村補充說道。他無需這樣做。切克點了點頭,然後問了最重要的問題。

  「怎麼出去?」

  野村轉身指路,但是那段路被雲彩遮住了。「那裡有條路。往那兒走,然後下山進入一個叫廣瀨的小鎮。我會在那裡迎接你們,安排你們登上開往名古屋的火車,然後你們可以搭機飛往台灣或者韓國。」

  「就這樣。」這不是一句問話,可是仍能聽出話中的疑惑。

  「從國外來到這做生意的人有幾十萬。你們十一個人是從西班牙來的,打算兜售葡萄酒,記得嗎?」

  「我現在也該喝點葡萄酒。」切克發現中情局和他接頭的探員已收到任務的簡報,便放下心來。事情並不總是這樣順利。「現在還有什麼事?」

  「你們等待參與這次任務的其他人員到齊。如果出了什麼差錯,你打電話給我,然後撤離。如果找不到我的話,你就打電話給其他人。如果一切都弄砸了,你就找一條撤出的途徑。你們應該會拿到護照、衣服和……」

  「我們已經拿到了。」

  「好。」野村從背包裡取出了照相機,開始拍攝雲霧繚繞的群山。

  ※※※

  「這是CNN從珍珠港現場發回的報導。」記者話畢,隨後一段廣告插了進來。那名情報分析人員倒回了帶子,準備再看一遍。沒費一點力氣,他就弄到這些至關重要的情報。這既讓你嘖嘖稱奇,又讓人覺得實在平常得很。美國媒體實際上主宰了這個國家,好多年以前他就了解到了這一點,並對此感到遺憾。他們對田納西州那起不幸的事件所作的報導火上加油,迫使他的國家陷入困境,僅有的好消息是他從電視螢幕上所看到的:兩艘航艦仍在乾船塢裡。根據印度洋地區發來的最新報導,另外兩艘航艦仍在印度洋,太平洋艦隊另外兩艘航艦則泊在長堤,也在乾船塢裡,無法執行任務──就馬里亞納群島而言,日本所關心的就是這些情報。他必須分析情報,並用分析性的文體寫就幾頁文章。總結來說,他認為美國可能會刺激一下他的國家,但其展示真正實力的能力已經不復存在了。基於這樣的認識,近期不大可能發生嚴重的對抗賽。

  ※※※

  傑克森並不介意自己是這架VC─20B飛機的唯一乘客。人是可以習慣得到這樣的待遇的,而他必須承認空軍的行政勤務飛機比海軍的這類飛機更好──其實海軍並沒有多少這樣的飛機,那些飛機通常是改良過的P─3獵戶座式巡邏機,它們的渦輪螺旋槳發動機所提供的速度僅有雙噴射發動機行政勤務專機一半多一點。由於只在舊金山市外的崔維斯空軍基地短暫停留並加油,所以不到九個小時他就會直抵夏威夷。在開始前往希克姆空軍基地的最後一段航程之前,他要好好看看海軍基地。在看到了停在乾船塢裡的勇往號時,他覺得有些激動。這是第一艘核子動力航艦,而且使用了最讓美國海軍引以為傲的艦名。這艘軍艦將會駛出這個乾船塢。從美學角度來看,航艦待在乾船塢時的樣子難看極了。不過,要是有兩個乾船塢可用而不是一個乾船塢的話,那就太好了。

  「你有了自己的特遣艦隊,小子。」羅伯特壓低嗓子對自己說道。每個海軍飛行員都想要得到這支部隊。第七十七特遣艦隊在名義上是太平洋艦隊的主要空中力量,不管有沒有航艦,這都是他的部隊,儘管他們即將要駛入險境,他仍以此為傲。要是在五十年前,他也許會為之激動一番。也許當太平洋艦隊的主要打擊力量在豪爾錫或史普魯恩斯指揮下出航時,軍方的領導人曾經期望會有這樣的反應。戰爭片是這麼說的,官方記錄也是這麼說的,但是不知其中會有多少程度僅是猜測。傑克森現在又想到了他自己這支部隊。當豪爾錫和史普魯恩斯知道他們是在讓年輕人去送死時,不知道他們失眠過沒有?或許那時世界局勢有所不同,戰爭就像小兒麻痺一樣,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小兒麻痺是另一個已成為過去的天災。擔任第七十七特遣艦隊司令是羅伯特一生的追求,但他從來沒有真的想去打仗──噢,當然,他暗自承認,身為一名新兵,或者是在當了尉官以後,他都曾憧憬過投身空戰。他知道身為一名美國海軍的飛行員,代表的是世界上最優秀的飛行員,而且訓練有素,裝備精良。他一直希望有一天能證明這一點。但是經年累月,他見過太多的朋友死於事故之中。他曾在波斯灣戰爭中擊落過一架飛機,又在一個星明月朗之夜,在地中海上空擊落了四架飛機,但那是一次意外。他不為什麼理由殺了人,儘管他沒對別人說過這事,甚至沒對他的妻子說過,但是這事讓他痛苦不堪。那不是他的錯誤,只是迫不得已犯下的過錯。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對於戰士來說,戰爭就是這麼一回事,它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過錯。他現在必須參與另外一個這樣的過錯,並在其中發揮作用,而不是使用第七十七特遣艦隊阻止戰爭的發生。唯一的慰藉是,這個過錯,這一起事故,不是由他鑄成的。

  如果空想能夠變成事實就好了,他在飛機停下來時告訴自己。機上服務員打開了艙門,把傑克森的一個行囊扔給了另外一名空軍士官,那人領著將軍登上了一架直升機,他將乘坐這一架直升機前去會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戴夫.西頓上將。應該使出他的本領了。不管是否為人所利用,羅伯特.傑克森即將是一名將要指揮別人的戰士。他剛剛檢討了一下他的疑惑和問題,現在是拋開它們的時候了。

  ※※※

  「為此我們要欠他們一大筆錢了。」說罷,杜林使用遙控器關掉了電視機。

  當初發展此項技術的目的是為了在棒球賽或其他活動中插播廣告。它是由拍攝電影時使用的藍幕方法改進而成的,輔以先進的電腦系統就能即時使用,因此當地的銀行或汽車銷售商就可以利用本壘處打擊手後面的背景插播廣告,而其實背景仍是球場上的那塊綠色牆板。而在此時,記者就可以插播從珍珠港發回的現場報導。主要畫面是海軍基地的外面,背景則是兩艘航艦的側影,飛機從一旁飛過,螞蟻般的船場工人在遠處走動。從電視螢幕上看去就像真的一樣,電視螢幕畢竟是由五彩繽紛的粒子合成的影像。

  「他們是美國人。」雷恩說道。再說,是他威逼利誘他們這麼做的,這樣總統才能再次和有政治危險的事情劃清界線。「他們理應站在我們這一邊。我們必須提醒他們這一點。」

  「這樣做行嗎?」這是一個嚴峻的問題。

  「時間久了就不行,但是也許會爭取到足夠的時間。我們實施的是一個出色的計劃。我們需要走幾次好運,而我們已經走了兩次好運。重要的是我們給他們看了他們想看的東西。他們希望看到那裡有兩艘航艦,他們希望媒體把這個情況告之全世界。情報人員和別的人沒有什麼不同,先生。他們會先入為主,而在真實生活中印證了他們的想法時,他們就會愈加認為自己是多麼聰明。」

  「我們得殺死多少人呢?」接下來,總統想知道這一點。

  「足夠的數目。我們並不知道數目多大,我們儘量使這個數目降至最低──但是,先生,這次任務是──」

  「我知道。我知道任務是怎麼回事,記得嗎?」杜林閉上了眼睛,想起了他在喬治亞州本寧堡的步兵學校所經歷的事情。任務第一。尉官只能這麼想,而現在,他第一次意識到總統也得這麼想。這似乎一點兒也不公平。

  ※※※

  一年當中的這個時候,在這麼靠北的地方看不到多少太陽,這一點扎恰里亞斯上校覺得挺好的。從懷特曼飛到艾爾蒙多夫只要五個小時,飛機是在夜間飛行,因為只有在展示時,B─2A轟炸機才在白天飛行,而這並不是設計這種飛機的原意。它的飛行性能的確不錯,總算證明了傑克.諾斯若普早在三十年代所提出的構想是正確的:一架全由翼面組成的飛機可能是功效最大的空氣動力學機型。為了確保適當的穩定性,這樣一架飛機所需的飛行控制系統需由電腦主導飛行控制,而在那位工程師去世之前不久,才剛有這樣的東西。雖說他去世之前沒有見到這種飛機的實體,但是他至少見到過模型。

  它的一切都體現高效能的原則。由於設計成這種形狀,飛機容易存放──容納一架普通飛機的機庫可以放置三架這樣的飛機。飛機爬升的時候就像一部電梯,而且能在很高的空中巡航,耗油的時候是而一杯地加,而不是一加侖一加侖地加──聯隊長喜歡這麼形容。

  ※※※

  疾速升空的B─1B轟炸機正要準備返回艾爾蒙多夫。它將啟動三部發動機,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除了燃料和機組人員以外沒有別的負載。其他飛機現在駐紮在謝米亞。奧克拉荷馬州汀克空軍基地派出了兩架E─3B預警機,它們擔任部分空中警戒巡弋任務,儘管島上有自己的大功率雷達──最大的一部是功率強大的眼鏡蛇王飛彈偵測系統,它造於七十年代──但仍需加強防務。從理論上來說,日本人只要使用加油機就能攻擊島嶼,規模如同以色列對設在北非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總部所進行的攻擊一樣,儘管這種可能性很小,但是也必須考慮。

  為了應付這種局面,空軍派出了僅有的四架F─22A戰鬥機,它們是世界上第一批真正的匿蹤戰鬥機。它們被從奈利斯空軍基地先進的試飛場調出,並被派到了這個基地。四名資深飛行人員和支援機組人員同來。但是F─22A戰鬥機──飛行員熟悉製造廠商洛克希德公司起先取的名字「閃電二式」──並不是為了防禦目的而設計。現在,應是出動飛機實踐原定目的的時候了。如同平時那樣,加油機率先起飛,戰鬥機飛行員甚至還沒有離開簡報室,前去飛機掩體開始幹晚上的活。

  ※※※

  「如果他昨天搭飛機走了,那為什麼燈是開著的呢?」查維斯問道,抬頭望著頂樓公寓。

  「大概燈光裝了定時器,為了嚇走盜賊吧。」克拉克漫不經心地說。

  「這裡可不是洛杉磯,老兄。」

  「那麼我看屋裡大概有人,葉夫基涅。」他駕車轉進了另一條街道。

  好吧,我們知道古賀沒被當地的警察逮捕。我們知道矢俁正在操縱一切。我們知道他的保安隊長金田很可能殺死了金博麗.諾頓。我們知道矢俁不在城裡,而且我們知道他的寓所亮著燈……

  克拉克找到了停車的地方。然後他和查維斯下了車,先繞過大樓,再四下察看路線和機會。這個過程就叫偵察,從地面開始,需要非常有耐心。

  「許多情況我們並不知道,老兄。」查維斯低聲說道。

  「我以為你會想聽聽別人的意見,丁。」克拉克提醒他的伙伴。

  ※※※

  古賀心想,這人長了一雙毫無生氣的眼睛,十分奇怪,完全不像是人眼。眼睛又黑又大,但似乎沒有什麼生氣,只是看著他──或者說只是看著他這個方向,並在那裡逡巡。前首相暗自稱奇。不管這雙眼睛在想什麼,它們沒有提供任何線索,讓人明白裡面藏著什麼。他聽說過金田清,最常用來形容他的詞是「浪人」,這在歷史上專指失去了主子後又找不到另一個主子的武士,在以前,這被視為是奇恥大辱。這樣的人有的變成了土匪,或者更糟。他們不再遵從武士道。在長達一千多年間,對那些有權攜帶並使用武器的日本人來說,武士道是他們的精神支柱。古賀想到,他們都是些狂熱之徒,一旦找到了他們可以服侍的新主子,他們幾乎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他知道這麼想入非非實在愚蠢。他看著那人的背影,那人正在看電視。武士的時代已經成了過去,統治他們的領主也已成了過去,但是那人就在這裡,正在觀看NHK播放的一部有關武士的電視劇,一邊喝茶,一邊目不轉睛,不放過每一個鏡頭。他並沒有什麼反應,但似乎已被那個公式化的故事弄得如痴如醉,而其實這根本是美國五十年代西部電影的日本版,一個高度簡化的善與惡情節劇,只是那些英雄人物總是寡言少語,總是戰無不勝,總是神秘莫測,用的是劍而不是六發子彈的左輪手槍。金田這個笨蛋熱中於這些故事,才一天半的時間古賀就了解到了這一點。

  古賀站了起來,掉頭走到書櫥跟前。他只需如此,那人就轉身張望。看門狗,古賀想道。他沒有回頭,而是挑了另一本書讀。一個不好對付的傢伙,而且附近還有四個,現在兩個在睡覺,一個在廚房,一個在門外。他沒有機會逃跑,這位政治家知道。也許金田是個笨蛋,但是一個謹慎的人就怕這種人。

  金田到底是誰?他想知道。很可能以前是黑社會成員。他並沒有露出稀奇古怪的剌青,那個次文化圈子的人就愛剌青,故意在要求隨波逐流的文化之中顯得與眾不同──但也同時顯示出亡命之徒圈子裡另一種形式的規範。他坐在那裡,穿著西裝,為了舒適而作出的唯一讓步是外套的鈕扣沒有扣上。古賀看到這個浪人甚至連坐姿都顯得僵硬。古賀坐在後面,手裡拿著書,但是眼睛卻看著俘獲他的人。他知道打不過這個人──他的國家提倡格鬥技術,但古賀從來沒有費心去學習。那人身強力壯,難以對付。何況要對付的不止他一個人。

  金田確實是一隻看門狗。看似無動於衷,看似在休息,但其實他像是一個繃緊的彈簧,隨時都會彈起擊打,不過,只要周圍的人沒有驚擾他的舉動,他就會溫文爾雅。冒犯金田顯然是不智之舉。這位政治家感到愧疚難當,自己竟然這麼容易就屈服了。由於他是一個精明而細心的人,他不願作出任何愚蠢的舉動,所以他可能浪費了某些機會──如果他有什麼機會的話。

  許多企業家雇了這樣的人。這樣的人甚至攜帶手槍,這在日本幾乎是不可想像的,但是適當的人可以採用適當的辦法,找到適當的官員,進而就可以弄到一張特別許可證。這種可能雖然讓古賀感到恐懼,但是更讓他感到壓惡。浪人的刀劍就已經夠糟糕了。對古賀來說,槍純粹是種邪惡的東西,這樣的東西並不屬於他的文化範疇,這是懦夫的武器。而這正是他現在所面對的東西。金田無疑是個懦夫,無法主宰自己的生活,只會根據命令去進行違法的勾當,但是接到命令之後,什麼事他都做得出來。對日本而言,這是多麼可悲的一面。這樣的人為其主子所用,威逼工會和商業競爭對手。像金田這樣的人襲擊過示威者,有時甚至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然後逍遙法外,因為警察視而不見,或者儘量躲到一邊。儘管文字和攝影記者會追蹤報導當天熱門的場景,但並沒有什麼正面意義。這樣的人和他們的主子阻止他的國家實現真正的民主。想起這些事情,古賀倍覺痛苦,因為許多年前他就知道這個情況,終生致力於改變它,結果卻告失敗。所以他才被困在矢俁的頂樓公寓,受人監管。也許某一天當他變成政治上的局外人時會獲得釋放。其實,他已經是政治上的局外人了,或者說很快就會成為政治上的局外人,然後看著他的國家完全落入一個新式的主人手中──或者落入一個舊式的主人手中。他告訴自己,對此他無能為力,所以他才坐在這裡,手裡拿著一本書。而金田坐在電視機前面,欣賞某個演員的表演。這齣戲的開頭、中間和結尾全被演繹過了千遍。雖然這齣戲既不是真的又不是新的,但他卻假裝它又是真的又是新的。

  ※※※

  這樣的戰鬥僅在模擬演練中進行過,或者說也許是在另一個時代的羅馬競技場裡進行過。雙方都有電子作戰機,日本方面有E─767預警機,美國方面有E─3B預警機。由於雙方距離甚遠,實際上從機上無數的雷達螢幕上無法真的「看到」對方,不過,雙方都在不同的設備上監視到了對方的信號。介於中間的是鬥士,因為這是美國第三次試探日本的空防體系,而且又失敗了。

  美國空中預警機離北海道六百哩,F─22A戰鬥機則在它們前方一百哩處「蹓躂」──這是空軍小隊長的說法。日本的F─15戰鬥機也出動了,正在進入美國預警機的雷達偵測範圍,但是沒有離開己方雷達的偵測範圍。

  接到命令以後,美國戰鬥機分成了兩組,每一組兩架飛機。第一組奔向正南,運用超音速巡航能力,以每小時九百哩的速度迂迴接近日本的警戒線。

  ※※※

  「他們很快。」一名日本管制員說道。要鎖定對方的反射波相當不易。那架美國飛機有匿蹤功能,但是神號飛機天線的尺寸和功率再一次擊敗了匿蹤技術。那名管制員開始引導鷹式戰鬥機飛向南面,封鎖偵測的範圍。為了確保讓美國人知道他們正被追蹤,他用電子光筆選擇了恰當的目標符號,並且命令雷達每隔幾秒鐘就將光束掃向他們,使他們不能輕舉妄動。必須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監視之下,他們那種據稱可以克制雷達的技術,根本對付不了新型而尖端的設備。為了讓追蹤變得有趣一點,他把發射機的頻率調到了射控狀態。其實他們還離得太遠,距離這麼遠無法導引飛彈,但即使如此,這樣做至少可以再次證明給他們看,他們的飛機逃不過日本的雷達,日本可以發射飛彈擊中他們。這會讓他們受點教訓。信號起初減弱了一點,接著幾乎完全消失了,但是軟體隨後就從雜訊中發現了它們,並且確定了反射波。這時管制員在兩個方位上對美國戰鬥機調大了功率,這些飛機肯定是戰鬥機。B─1轟炸機雖然速度很快,但是應該沒有這般靈巧才對。這是美國人必打的最佳一張牌,而這張牌打得並不夠好。如果他們了解到了這一點,那麼外交活動也許就會徹底改變一切,而且北太平洋就會再次平靜下來。

  ※※※

  「看看他們的鷹式戰鬥機如何前去封堵。」主任管制員看著監視螢幕說道。

  「就像是被繩子串到了一起。」他的同伴說道,他注意到了這一點。他是一名戰鬥機飛行員,剛從蘭格利空軍基地過來。空戰司令部設在蘭格利空軍基地,他在那裡的工作是研究戰鬥機戰術。

  另一塊標圖板顯示三架E─767飛機已經升空。兩架飛機擔任前方警戒,第三架飛機正在附近盤旋,正好是在本州海岸外側。這一點倒在意料之外。實際上這個情況應該是可以預見的,因為這倒也是明智之舉。三架預警機都把儀器的功率開到最大,他們只有這樣做才能探測到匿蹤飛機。

  「現在我們知道他們為什麼能擊落兩架槍騎兵式轟炸機了。」從維吉尼亞來的那人說道。「他們可以調至高頻,為鷹式戰鬥機發現目標。我們的人沒想到別人正對他們射擊。真有意思。」

  「能有一些這樣的雷達就好了。」主任管制員說道。

  「但是現在我們知道怎麼對付它了。」來自蘭格利的軍官認為他有了辦法。主任管制員卻不大相信。

  「再過幾個小時我們就知道了。」

  ※※※

  山迪.里奇特駕機下降到甚至C─17運輸機都不敢下降的低空。他的速度很慢,只有一百五十節,海上飛行既緊張又乏味,所以他已經累得筋疲力竭了。前一天夜裡,他駕機與小隊另外兩架飛機前往彼托夫斯卡威斯特集合,那是海參崴附近的另一個米格機基地。他們在那裡好好睡了一覺,隨後幾天他們可就沒有多少時間睡覺了。他們在廿二點起飛,開始扮演他們在『蒙面俠蘇洛行動』中的角色。每一架飛機現在都裝了機側油箱,而且都帶了兩具額外的油箱。雖然進行這麼長距離的飛行需要這些東西,但是它們顯然不具匿蹤作用,儘管油箱本身是用雷達波束可以穿透的玻璃纖維製成,但只有一點點隱蔽的效果。飛行員穿著正常的飛行服,外加一件可充氣的救生衣。這是對海上飛行規定所作的讓步,但其實並沒有多大用處,因為機下五十呎的海水太冷,在水裡待太久將無法存活。他儘量不去想這事,坐在椅子裡專心駕機飛行,而射手正在後面操作機器。

  「仍然正常,山迪。」他們往東飛向本州島,這時威脅警告儀螢幕仍是一片漆黑。

  「聽到了。」機後間隔十哩處,另外兩架科曼契直升機正飛過來。

  雖然科曼契只是一種機身很小的直升機,但是從某些方面來說,它是世界上最尖端的飛機。複合材料機身裝有兩部功率強大的電腦,其中一部電腦只是備用,防止第一部電腦出現故障。他們目前的主要任務是標出雷達的偵測範圍,所以他們必須突破進去,依據正在掃視這個地區的電子眼的已知或者估計能力,計算出機身與電子眼所形成的相對雷達截面積。他們越接近日本大陸,標示可能偵測的黃色區域和確定偵測的紅色區域就變得越大。

  ※※※

  「第二階段。」在空中預警機上,空戰司令部來的那人平靜地說。

  F─22戰鬥機全都攜帶了干擾設備,這些會更加強戰鬥機的匿蹤能力。接到指令以後,這些設備全都打開了。

  ※※※

  「不大聰明。」那名日本管制員說道。好極了!他們一定知道我們可以追蹤他們。他的螢幕突然佈滿了雜亂的光點、光線和閃光,美國戰鬥機發出的電子噪音模糊了他的圖像。應付這樣的情況,他有兩種辦法。他先是進一步增大了功率,這會大大挫敗美國人的企圖。隨後他又指示雷達開始任意檢索頻率。他看到第一個措施比第二個措施更加有效,因為美國干擾發射機也是頻率捷變設備。這個措施也有不足之處,但是仍不失為一個有效的措施。正在進行實際追蹤的電腦軟體是以假設為基礎,先從已知或者估計的美國飛機的位置開始,了解到了它們的速度和距離,再去捕捉與其基礎航向和速度相符的反射波,就像上一次對付那些試探防線的轟炸機一樣。問題是在這樣的功率輸出下,他還得注意飛禽和空氣氣流,要挑出實際的反射波變得越來越難。他又按下一個按鈕,追蹤比實際反射波的信號更強的干擾波。他又檢查了一次,於是再次對兩對目標確定了穩定的追蹤。這樣只花了十秒鐘,夠快了。為了向美國人表明他並沒有被愚弄,他將功率調到最大,並迅速切換至射控狀態,對準了四架美國戰鬥機發出強大的信號,如果他們的電子設備沒有安裝合適的保護裝置,那麼他發出的雷達波束就會燒化一些保護裝置。他想,這倒是挺有意思的。他記得曾有一次,一對德國龍捲風式戰鬥機太靠近一個調頻電台的發射台,因而墜毀了。讓他感到失望的是,美國人竟然掉頭一走了之。

  ※※※

  「有人剛對著東北方向打開了幾部電波干擾發射機。」

  「好,時間正好。」里奇特答道。他迅速看了一眼威脅警告儀,得知十分鐘後將進入一個黃色區域。他想要擦擦臉,但是他的雙手正忙著。檢查了燃料錶,得知吊在掛架上的油箱快要空了。「扔掉機翼。」

  「聽到了──這會有用的。」

  里奇特掀開了投棄開關的保險蓋。這是後來才加到科曼契式直升機上的,因為有人想到,如果直升機需要隱匿行蹤,那麼在飛行中使非匿蹤特徵消失應該是一個好主意。里奇特放慢了飛機的速度,並且打開了啟動爆炸螺栓的開關,把機翼及油箱丟入日本海。

  「分離成功。」後座飛行員證實。丟掉那些東西,威脅警告儀螢幕就發生了變化。電腦仔細追蹤,分析這架飛機匿蹤的程度有多大。科曼契的機頭再次垂下,飛機重新加速,達到了巡弋速度。

  ※※※

  「果然不出所料,對嗎?」那名日本管制員對他的下屬說。

  「我認為你剛才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你剛才確實證明了我們的能力。」兩位軍官相互看了一眼。兩人一直擔心美國F─22A戰鬥機的性能,現在兩人都認為對此盡可放心。那或許是一架難以對付的飛機,一架他們的鷹式戰鬥機飛行員需要認真對付的飛機,但它不是一架讓人發現不了的飛機。

  ※※※

  「意料之中的反應。」那名美國管制員說道。「他們剛才向我們暴露出了一點情況。有十秒鐘嗎?」

  「不到十秒,但是時間足夠了。會成功的。」從蘭格利來的那名上校一邊說道,一邊端起了一杯咖啡。「好了,就讓咱們來加深他們的成見。」在主螢幕上,F─22戰鬥機掉頭朝北飛去,在空中預警機的偵測半徑處的F─15J戰鬥機也掉頭向北飛去,緊追美國飛機不放,就像在參加帆船競賽一樣,賣力擋在美國戰鬥機和他們那些珍貴的E─767預警機之間。由於幾天以前發生了那些可怕的事故,因而這些E─E767預警機更加珍貴了。

  ※※※

  見到了陸地的確讓人感到非常高興。科曼契式直升機比昨夜的運輸機更加敏捷,它選擇了完全沒人居住的地點,然後開始往下飛向那片山地。堅固的岩石擋住了遠處的空中預警機,預警機上功率強大的雷達無法穿越這些岩石。

  「陸地。」里奇特的後座飛行員歡喜地說。「燃料還可用四十分鐘。」

  「胳膊動彈得了嗎?」里奇特問道,他也鬆弛了一點。已在陸地上空。如果出了什麼差錯,呃,有米飯吃不是什麼壞事,不是嗎?他的頭盔顯示器顯示了綠色陰影下的地面,沒有街燈或汽車、房屋發出的亮光,最難的一段飛行結束了。他曾努力把真正的任務放在一邊。他喜歡一次只操心一件事情,這樣才能多活幾年。

  一如計劃,最後那段山脊線出現了。里奇特放慢了飛機的速度,一邊駕機兜著圈子,一邊低頭尋找應該與他接頭的人。在那兒!有人揚起一道綠色的化學光棒光芒,在他的微光夜視系統上那道光芒看上去跟滿月一樣明亮。

  「『蒙面俠蘇洛』小隊長機呼叫『蒙面俠蘇洛』基地,回話。」

  「長機,這是基地。鑒別代號GMZ,回話。」那個聲音答道,這是一切正常的口令。在傳達任務的時候,他就得到告知會聽到這個口令。里奇特希望沒人拿著手槍頂著那人的腦袋。

  「明白。完畢。」他迅速駕機盤旋而下,拉平他的科曼契,落到林木線附近一個看上去地勢幾乎算是平坦的地點。飛機一著陸,立即就有三個人從樹林中出來,他們身穿美國陸軍的軍服。里奇特鬆了口氣,等發動機冷卻下來之後才將它關掉。沒等螺旋槳轉完最後一圈,飛機的加油接口就探出一條軟管。

  「歡迎光臨日本。我是切克上尉。」

  「我是山迪.里奇特。」飛行員說道,隨後爬了出來。

  「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不會有麻煩了。」見鬼,我到了這兒,不是嗎?他想這麼說。為了入侵這個國家,他經歷了三個小時的漫長飛行,所以他仍很緊張。入侵?十一名遊騎兵隊員和六名飛行員。見鬼,他想,你們全都被捕了!

  「二號在那兒……」切克說道。「都是乖寶寶,對嗎?」

  「我們可不想大張旗鼓,長官。」這也許是科曼契最讓人稱奇的地方。希科斯基公司的工程師早就知道,直升機的噪音大多源自尾旋翼噪音與主旋翼噪音之間的衝突。科曼契式直升機的噪音源被堵住了,主旋翼有五片相當厚的複合材料葉片。結果這種直升機的音響特性比其他旋翼飛機低了三分之一。里奇特看了看周圍,他覺得這個地區倒是不錯。林木參差,稀薄的山間空氣,看來倒是出任務的好地點。在他這麼想時,第二部科曼契式直升機已在五十呎外的地方著陸了。陸軍士兵已給他的飛機加了油,正用從松樹林砍下的樹枝做桿,把偽裝網繫在上面。

  「來吧,咱們給你弄點吃的。」

  「真正的食物還是野戰口糧?」里奇特問道。

  「你不能什麼都要,里奇特先生。」切克告訴他。

  那名飛行員想起陸軍以前的C口糧還包括一根香煙。再也沒有香煙了,這是新式而健康的陸軍,去找一名遊騎兵隊員要根香煙沒有多大意義。這些該死的傢伙。

  ※※※

  F─22A戰鬥機在一個小時以後掉頭離去,日本空防人員相信,它們沒能穿越E─767預警機和鷹式戰鬥機組成的防線,他們已成功地警戒了本土島嶼的東北淨空區。甚至連最好的美國飛機和最好的系統都無法擊敗美國人必須面對的東西,這挺好的。他們從螢幕上望著那些目標消失,不久那架E─3B飛機發出的雷達波也消失了。他們正在返回謝米亞,對他們的上司報告他們大敗而歸。

  美國人是現實主義者。他們當然是勇氣十足的鬥士──E─767飛機的軍官不會犯下他們前輩所犯的錯誤,認為美國人缺乏進行打硬仗的熱忱。那是一個代價昂貴的錯誤。但是戰爭就是一次技術較量,他們聽任他們的實力下降,降到一個從技術上來說無法恢復的水準。那對他們來說太糟糕了。

  ※※※

  F─22A飛機在返回時必須加油,所以它們沒有使出超級巡弋能力,因為沒有必要浪費燃料。謝米亞的天氣依然是那麼惡劣,戰鬥機在嚴格的地面管制下安全著陸,然後滑進了機庫。機庫現在更加擁擠了,因為裡面停放了從愛達荷州的芒廷霍姆空軍基地調來的四架F─15E打擊鷹式戰鬥機。他們也認為這次任務取得了成功。

美日開戰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