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彩六號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一章 基礎建設



  律師打了一通電話,順利地與對方約了一道吃午餐。對方是一名年約四十歲的男子,問了他一些簡單的問題,然後在甜點送上來之前就先行離去──如此一來,律師就能夠讓自己置身事外。他以現金結帳,在走回辦公室的路上,心裡一直想著一個問題──他到底做了什麼?會不會引發嚴重的後果?他強迫自己相信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與律師見面的對象離開餐廳後進入地鐵站,在搭乘通往住處的列車之前換了三班車。他的住處附近有座公園,常有流鶯在那裡徘徊。雖然賣淫這一行比現存任何經濟體系的歷史都還要久遠,但他仍然認為這就是證明資本主義社會腐敗的最好證據。妓女的服裝暴露,而且為了節省時間,很容易就可以完全褪去。他轉頭朝自己的住處走去,如果運氣好的話,其他人會在家裡等他。結果他的運氣果真不錯,客人當中甚至有人已經幫他泡好了一杯咖啡。

  ※※※

  「到此為止。」卡洛.布萊林說道,雖然她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沒錯,博士,」她的客人喝著咖啡說道,「不過,妳是如何賣給他的?」

  一張地圖攤開在她的咖啡桌上:阿拉斯加普拉德霍灣以東是一片面積廣達一千平方哩以上的苔原,英國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與大西洋里奇菲爾德公司(Atlantic Richfield)──這兩家大肆開發阿拉斯加斜坡地帶的石油公司,在當地設置了輸油管路,間接造成艾克森石油公司在瓦迪茲所引起的災難──所屬的地質學家對他們的研究成果發表了一份公開聲明。這塊被稱為AARM的產油區,面積至少比北斜坡區大了兩倍以上。這份半機密的工業報告於一個星期前被送到白宮之後,聯邦政府便開始進行調查,而美國地理調查局則證實了他們的論點;兩份報告都一致指出,產油區向東延伸至加拿大境內──由於加拿大人還沒有著手調查,因此實際的延伸範圍並不清楚。報告顯示,這塊油田的產量應該與沙烏地阿拉伯的產油量相當,只是原油的運輸比較困難;報告中還繼續提到,橫越阿拉斯加的輸油管已經完成,因此只要在現有管路的基礎上再架設幾百哩的延伸管路即可,而且對於生態環境的影響也微乎其微。

  「難道那次該死的油輪漏油事件就不算了。」布萊林博士仔細看著咖啡桌上的地圖。那次漏油事件不但造成數以千計的無辜海鳥和海獺死亡,還污染了面積廣達幾百平方哩的原始海岸。

  「如果國會通過提案的話。將會引發另一場浩劫。我的老天,卡洛,妳想想看那裡的馴鹿、野鳥和所有的肉食動物。還有北極熊和大灰熊,當地的生態環境一如同初生嬰兒的脆弱。我們絕不能讓石油公司踏上那塊土地。」

  「我知道,凱文。」總統的高級科學顧問深有同感地點點頭。

  「永凍層是地表上最脆弱的部份,一旦造成傷害,將永遠無法恢復原貌,」西艾拉俱樂部(Sierra Club)主席進一步強調,「我們要把這片土地留給自己,也要留給後代子孫──更是為了這個美麗的地球。一定得封殺這項提案!我不惜任何代價都要讓這項提案過不了關!你必須說服總統杯葛這項提案,我們無法容忍他們繼續破壞生態環境。」

  「凱文,我們的行動必須謹慎。總統認為這項提案有助於國內的收支平衡,如果國內可以生產石油,就不用再花大筆鈔票向國外購買。石油公司表示在鑽油井和輸送石油的過程中,絕對不會對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而偶發的污染也可以控制住。更糟糕的是,總統相信他們的說法。」

  「都是一些胡說八道,卡洛,這妳是知道的。」凱文.梅弗勞表達了對石油公司的不屑。石油公司的輸油管在阿拉斯加的土地上劃下一道尚未癒合的傷痕;在這個世上最美的土地上留下醜陋的金屬疤痕,對於大自然來說是種侮辱。而且自從有了石油之後,人們所開的汽車則進一步地污染了整個地球,只因為大家懶惰地不願意以走路、騎腳踏車或騎馬的方式去上班。(凱文.梅弗勞沒想到自己來到華盛頓陳情所搭乘的交通工具是飛機,而不是自己的愛馬,租來的汽車也正停在外面的停車場上。)他認為石油公司會把接觸到的任何東西都破壞掉。石油公司污染了整個地球,到處開採像石油或煤等所謂的珍貴天然資源;在地表上挖掘出一道道傷痕,鑽出一口口深井,有時甚至造成石油外洩……這些都只因為他們不懂得尊重這個神聖的地球,唯有適當的管理才能避免這種狀況。當然,適當的管理方式需要有人來指導,西艾拉俱樂部和其他類似團體正是最好的人選,他們負責將地球的重要性告訴人們,並指導大家如何去尊重和善待地球。還好,有環保概念的總統科學顧問在白宮的政治圈裡工作,可以直接找總統本人溝通。

  「卡洛,我希望妳直接走進橢圓形辦公室,告訴總統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凱文,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為什麼?他又不笨?」

  「他有時會有不同的看法,而且石油公司也很精明。你看看他們提出的計劃。」卡洛敲著桌上的報告書說道,「他們提供十億美金,保證賠償所有可能造成的損失。凱文,他們甚至願意讓西艾拉俱樂部的成員參與他們的董事會,監督他們執行環境保護的計劃!」

  「即使那樣,他們在董事會裡的代表還是佔了絕大多數!如果他們敢試圖收買我們,那就走著瞧吧!」梅弗勞憤怒地大喊,「我絕不允許我的人加入這次計劃!」

  「如果你公開宣稱這種看法,石油公司就會把你視為極端份子,不再重視環境保護的問題──你無法承擔這種後果的,凱文!」

  「我是沒辦法。不過,卡洛,妳應該為理想挺身而出,現在就是我們站出來的時候了。我們不該坐視那些混蛋在普拉德霍灣開挖油井,製造污染;一切就到此為止了!」

  「你俱樂部裡的其他成員會有什麼看法?」布萊林博士問道。

  「他們的看法跟我一樣!」

  「不,凱文,不是這樣的。」卡洛往後一靠,揉揉眼睛。她在昨晚看完了整份報告書。令她感到相當可悲的是,石油公司已經學會了如何應付環保問題;對石油公司來說,這只是單純的生意問題。由於艾克森石油公司的瓦迪茲事件不但造成難以估計的金錢損失,同時賠上了公司形象,因此報告書中便特地花了三頁的篇幅介紹如何改進油輪運輸石油時的安全程序。目前,所有離開阿拉斯加瓦迪茲輸油站的船隻,在到達公海之前,幾乎全程都有拖船護航,而且總數二十艘的污染控制船也全天候待命,另外還有更多船隻可供調度。每艘油輪上的導航設備都經過更新,甚至比核子潛艦所使用的導航系統還要先進,而油輪上的導航人員也必須每隔六個月接受模擬演練測試。雖然更新的費用極為可觀,但與漏油事件所造成的損失相比,這只是九牛一毛。石油公司不斷在電視上作廣告以宣揚他們所做的努力,而更糟的是,石油公司也開始贊助如Discovery之類的知識性電視頻道,製作新節目以介紹北極這塊處女地上的野生動物。石油公司很有技巧地傳達了他們也重視環保的訊息,而西艾拉俱樂部裡的某些成員顯然相信了他們。

  卡洛和凱文兩個人都知道,石油公司隱瞞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一旦石油被安全地開採出來,經過輸油管安全地輸送,並由巨型油輪安全地在海上運送,結果也只是從車子的排氣管和火力發電廠的煙囪裡排放出更多的廢氣,製造更多的空氣污染而已。整件事情根本就是個笑話,而凱文的咒罵永凍層遭到破壞,也是笑話的一部份。石油公司對於永凍層的破壞會有多大呢?最多也只是十到二十英畝的面積罷了,而且石油公司也將為他們清除污染的能力繼續大作廣告,但卻絕口不提使用石油所造成的污染問題。

  因為對於大多數坐在電視機前觀賞足球賽的無知大眾來說,環境污染根本不是問題,不是嗎?在美國有上百萬輛汽車,全世界則有更多數量的汽車,統統都在製造空氣污染,而這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單憑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改變這一切的。

  然而,卡洛卻自問:還是會有辦法的,不是嗎?

  「凱文,我會盡力的,」她保證道,「我會建議總統不要支持這項提案。」

  這項提案的代號是S─一七六八,是由早就被石油公司收買的兩名阿拉斯加州參議員所提的。這項提案一旦被通過,就將授權內政部拍賣AAMP區域內的石油開採權。對於聯邦政府和阿拉斯加州政府來說,這期間牽涉的金額十分龐大,就連北美的原住民部落也有不同的看法,因為開採石油所賺來的錢,可以讓他們購買獵捕馴鹿用的雪上摩托車以及獵殺鯨魚用的馬達船──這些狩獵行為是他們文化遺產的一部份;雖然在現代社會中,上超市就可以買到包裝好的牛肉,根本不需要騎雪上摩托車去獵鹿,但北美的原住民卻仍極力保存傳統。然而,令人沮喪的是,甚至連北美原住民也拋棄了自己的歷史和神祇,轉而崇拜由石油和石化工業所生產出來的機械文明。在這項提案的表決過程中,這兩位阿拉斯加參議員將會帶著部落的長老來為這項提案說項。有誰會不注意聽他們的話呢?有誰能夠比美洲原住民更了解與大自然共處的道理呢?最近幾年他們才開始使用雪上摩托車、馬達船以及來福槍……卡洛有感於這一切的瘋狂,不禁嘆了口氣。

  「他會聽嗎?」梅弗勞回到了正題。即使是環保份子,也必須活在現實的政治世界之中。

  「要聽實話嗎?可能不會。」卡洛小聲地承認。

  「妳知道嗎,」凱文放低聲音,「有時我還真的能夠理解約翰.威爾基.布斯(譯註:

John Wilkes Booth,美國演員,暗殺林肯的兇手)的作法。」

  「凱文,我就當你沒說過這句話,我什麼都沒聽見。在這棟大樓裡最好不要亂說。」

  「該死。卡洛,妳知道我的想法,也知道我是對的。如果掌管世界的白癡不關心我們的地球,那我們要如何保護這個美麗的星球呢?」

  「你想說什麼呢?人類是破壞地球生態環境的寄生蟲?人類不應該存在嗎?」

  「有許多人不應該存在,這是事實!」

  「也許吧,不過你又有什麼辦法呢?」

  「我不知道。」梅弗勞不得不承認。

  卡洛看著憂心忡忡的梅弗勞,心想:我們有些人知道辦法,不過,凱文,你對此有心理準備了嗎?她認為即使像凱文這樣的狂熱份子,也很難跨出第一步,將理念付諸行動。

  ※※※

  工程大致完成了百分之九十。在地形平坦的二十一平方哩土地上,劃分為二十塊區域。一條四線道的公路往北連接第七十號州際公路,並不斷有卡車來回奔馳著,最後兩哩的公路沒有中央分隔線,不過倒是鋪上了三十呎厚的水泥。彷彿是機場跑道一般;而公路的盡頭則是一座堅固、寬闊的大型停車場。

  建築物的外表非常平板單調,但空調系統卻有其獨到之處,就像美國海軍在核子潛艦上所使用的精密設備一樣。公司董事長在上次來訪時說過,採用先進設備就代表公司永遠走在時代的尖端,而公司的一貫傳統就是領先。此外,他們的工作還需要對每項細節都嚴密把關,因為絕不能讓疫苗暴露於空氣之中。監工心想:不過連員工宿舍和辦公室都裝設有同樣的空調系統,那就相當令人感到不解了。每棟建築物都備有地下室──在龍捲風時常發生的地區,備有一間地下室是很合理的,不過這裡的人很少這麼做,一方面是因為懶惰,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此處有著名的堪薩斯硬土層,非常堅硬,不容易開挖,就連種植小麥也只能利用表土。然而有趣的是,當地農人並不願意放棄在硬土區上繼續耕種。目前冬麥已經種植下去;順著一條寬廣約兩線道公路下去,兩哩外有一座農業機具中心,那裡有他看過最新和最好的設備。

  投資在此項工程的總金額高達三億美金。建築群十分宏偉,如果改成一般社區,大約可供五、六千人居住,辦公大樓裡還有可供進修教育用的教室。此外,這裡不但有自己的發電廠,還有一大片儲油槽──為了不受當地氣候的侵擾,所以將儲油槽半埋在地下,並且以輸油管連接到卡諾波里斯的供油站。此地除了有天然湖泊,還有農人用以灌溉農地的深井,約有十口以上,所以此地的水源不虞匱乏,足以供應一座小型城市的用水。反正付錢的是公司,他只要管制工程進度不落後就好;如果工程進度超前,還有一筆豐厚的獎金可拿。動工至今已過了二十五個月,離完工日期還有兩個月。監工心想:我一定能拿到獎金,完工後就帶著全家人去迪士尼樂園玩上兩個星期,那裡有很棒的高爾夫球場,可以找回兩年來因不斷工作、缺乏練習所失去的球感。

  而且拿到獎金之後,他還可以在一、兩年之內都不用工作。他對大型工程特別擅長,曾經在紐約完成兩棟摩天大樓,在德拉威完成一座煉油廠,在俄亥俄州完成一座遊樂園,並在其他地方完成兩座社區。每次由他監工的工程總是能夠提前完工,而且從不超出預算;這使得他在這行裡算是小有名氣。他把吉普車停了下來,檢查今天下午的工程進度。嗯,一號大樓的窗戶氣密測試。他打手機連絡工作人員開始作準備,然後開車前往一號大樓。他橫越一條被他稱為飛機跑道的道路,記起了從前在空軍擔任技師的日子。這條道路長約兩哩,路面厚度將近有一碼,即使是一架七四七客機在上面降落也沒問題。公司擁有一個由噴射客機所組成的機隊,可是為什麼不讓飛機降落在這裡,而要選擇降落在艾斯渥茨的小型機場呢?即便公司買一架巨無霸噴射客機,在這裡起降也不成問題啊。十分鐘後。他把車子停在一號大樓門口。這棟大樓早在三個星期前就已完成,只剩下空調系統還沒驗收。他推開旋轉門進入大樓──旋轉門十分厚重,在他通過後立刻關上。

  「都準備好了嗎,吉爾?」

  「沒問題,霍利斯特先生。」

  「那就啟動吧。」查理.霍利斯特命令道。

  吉爾.崔恩斯負責監督所有空調系統的工程;他曾在海軍服役,對於控制系統十分熱衷。他親自按下控制鈕;在空氣加壓的過程中並沒有噪音產生,不過還是可以立刻感受到氣壓的存在。霍利斯特走向崔恩斯,感到雙耳有耳鳴的現象,就像是從山上開車下山一樣,必須張開嘴巴來平衡壓力。

  「狀況如何?」

  「目前還不錯,」崔恩斯回答,「加壓到每平方吋○.七五磅,耐壓狀況良好。」他盯著控制台的儀錶。「你知道這像什麼嗎,查理?」

  「不知道。」霍利斯特坦白承認。

  「像測試潛水艇的防水性能,我們就是用同樣的方法在防水隔艙裡加壓。」

  「真的嗎?經你這麼一說,倒讓我想起以前在歐洲空軍基地裡做過的事。」

  「什麼樣的事?」崔恩斯問道。

  「為飛行員營舍加壓,防止毒氣入侵。」

  「是嗎?我想。加壓在這兩種情況下都很管用。目前壓力狀況正常。」

  霍利斯特心想:千萬別出錯。我們已確實用乙烯樹脂填充物封住每一扇窗戶的縫隙,應該不會有問題了。不過他仍然感到十分不解:這裡風景優美,為什麼要封死所有的窗戶呢?

  室內的氣壓增加到一.三磅。他們告訴他這是為了防範龍捲風的預防措施,聽起來似乎有點道理。不過密閉大樓也不是沒有缺點,在隔離的環境中,一旦有感冒病毒,裡面的人就很快都會得到感冒;但這也是原來的設計目的之一。既然公司是生產藥品和疫苗之類的東西,就代表這裡像是一間細菌武器工廠,所以大樓必須隔絕起來,不讓外面的東西侵入,也不讓裡面的東西跑出來。測試在十分鐘之後結束,所有儀器都顯示正常,沒有疏失──這只是第一次的測試。負責裝設門窗的人可以得到一筆額外的獎金,因為這證明他們的工程品質沒有問題。

  「看起來狀況非常好。吉爾,現在我必須去通訊連結中心一趟。」通訊連結中心裡裝設著昂貴的衛星通訊系統。

  「別忘了使用減壓室。」崔恩斯提醒他。

  「待會兒見。」

  「待會兒見,查理。」

  ※※※

  事情並不十分順利。他們現在有十一名健康的人──八名女性和三名男性,按照性別分開管理──這樣的人數已超出了原訂計劃;不過,既然都把人給綁架來了。總不能隨便說放就放吧。他們身上的衣服都被換掉了──有些人是在失去知覺的狀態下被換掉的──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像是囚衣,但是質料比較好的衣服。他們被禁止穿著任何內衣褲──因為曾經有女犯人利用胸罩上吊自殺。此外,他們還被規定只能穿拖鞋,不准穿鞋子,而且在他們吃的食物當中也添加了大量的Valium(一種鎮定劑),這種藥有助於鎮定情緒,不過不是完全有效,如果劑量過高,還將影響生理機能的運作,造成測試結果出現偏差,所以必須小心控制。

  「這到底是在做什麼呢?」正接受測試的女子向亞契醫生問道。

  「醫學實驗。」芭芭拉邊填寫表格邊回答,「這是妳自願的,記得嗎?我們花錢請你來擔任實驗對象,實驗結束以後妳就可以回家了。」

  「我什麼時候答應你們的?」

  「上個星期。」亞契醫生說。

  「我不記得有這麼回事。」

  「的確是妳自願的,同意書上有妳的親筆簽名;而且我們也沒有虧待妳,不是嗎?」

  「我一直都覺得昏昏沉沉的。」

  「這很正常,」亞契醫生跟她保證,「沒什麼好擔心的。」

  她──代號是實驗對象F四號──是一名律師秘書。在實驗對象當中,有三名女性是律師秘書,這讓亞契醫生感到有些不放心。如果她們的律師老闆報警了怎麼辦?不過他們已經幫她們寄出了辭呈,辭呈上的偽造簽名難辦真假,而且杜撰的辭職理由也頗為合理,所以也許不會東窗事發吧。每件綁架案都做得天衣無縫,而這裡的人也都守口如瓶,應該沒有問題吧?

  實驗對象F四號全身赤裸,坐在一張沙發椅上。亞契醫生心想:她很迷人,不過,如果再減個十磅就更完美了。身體檢查沒有發現異常,血壓也很正常,只是血液檢查顯示膽固醇有稍微偏高的現象,不過並無大礙。她應該是個正常、健康的二十六歲女性。從談話中得知,她不曾罹患任何重大疾病。她不是處女,在過去九年中有過十二位性伴侶,二十歲時曾經墮過胎。她目前有男朋友,不過幾個星期前男友赴外地出差,她懷疑男友可能已經另結新歡。

  「好的,可以了,瑪麗。」亞契醫生站起來微笑道,「謝謝妳的合作。」

  「我可以穿上衣服了嗎?」

  「在這之前,還有件事要請妳幫忙。請穿過那道綠色的門,那裡面有噴霧裝置,進去之後妳會感覺十分清涼和舒服。我們把衣服放在另一邊,請在那裡穿上衣服。」

  「好的。」F四號依照亞契醫生的指示,進到密閉的房間,發現裡面空無一物。她昏昏沉沉地站了幾秒鐘,感覺到室內溫度很高,至少超過九十度。接著,牆上的噴口噴出一陣霧,讓她覺得既清涼又舒服無比。十秒鐘後,等噴霧停了,另一邊的門才打開,而且就如亞契醫生所說的,門後的確是一間更衣室。她穿上她的綠色服裝,走進走廊,一名警衛向她揮手,示意她走向另一扇門──警衛人員總是與她保持十呎以上的距離。之後她回到宿舍,午餐已經準備好了──這裡的伙食很好,而且飯後她總是會想打個盹。

  ※※※

  「彼特,覺得身體不舒服嗎?」在大樓的另一端,基爾格醫生問道。

  「可能是感冒了吧。我覺得渾身上下都不舒服,十分難受。」

  「我來檢查看看。」基爾格站了起來,戴上面罩和橡膠手套。「採一些血液樣本好嗎?」

  「當然沒問題,醫生。」

  基爾格小心翼翼地將針頭刺進彼特的手肘,抽取了裝滿四支五cc試管的血液。接著,基爾格檢查彼特的眼睛和嘴巴,並且用手去按壓彼特的肝臟部位。

  「哇!好痛,醫生。」

  「哦?感覺和以前差不多,彼特。怎麼個痛法?」基爾格問道。他覺得彼特的肝臟摸起來與大部份酒鬼一樣,有肝硬化的現象。

  「就像你拿刀戳我一樣,痛得十分厲害。」

  「那這裡呢?」基爾格的雙手往低一點的位置按下去。

  「會有一點痛,不過比剛才好多了。是不是我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有可能,不過不用太擔心。」基爾格回答道。這個症狀比預期的要早了幾天出現,不過小小的誤差是在意料之內的。在所有的實驗對象當中。彼特算是比較健康的,不過他將會成為第二個犧牲者。基爾格心想:太不幸了,彼特。

  「我開一些藥給你,幫你減輕痛苦。」說完便轉身打開櫥櫃的抽屜。他在針筒裡裝了五毫升的劑量,然後注射進彼特手上的血管裡。

  幾秒鐘之後,彼特說:「哦!我覺得好多了。謝謝你,醫生。」彼特濕潤的眼睛突然睜得老大,然後緩緩地閉上。

  海洛因是絕佳的止痛劑,在注射後的剛開始幾秒鐘,使用者會感到頭昏,然後便陷入一種愉快的失神狀態,並且會持續數個小時以上。因此,彼特將會有一段不算短的舒服時間。基爾格扶彼特站起來,送他回去。接著,基爾格開始檢驗彼特的血液樣本,並於三十分鐘之內有了結果:抗體測試依舊呈現陽性反應,而從顯微鏡中看到打敗抗體的是……

  就在兩年以前,有人企圖讓整個美國都感染上一種名為「牧羊杖」的原形病毒。此病毒在經過基因遺傳工程實驗室的改造,加入癌細胞的DNA之後,威力大增,潛伏期延長為原來的三倍──原先的潛伏期只有四到十天,而現在的潛伏期則有一個月之久。瑪姬非常明白自己的研究內容,因此幫此病毒取了一個很合適的名字──濕婆。濕婆病毒已經造成契斯特的死亡──雖然致命的原因是使用溴化物的緣故,不過在這之前,契斯特早已病入膏肓了──現在也開始侵蝕彼特的生命。然而不同的是,這次他們將靜觀其變,不會再讓他像契斯特一樣接受安樂死,並且將以他的身體作研究,以觀察何種醫療方式能夠對抗伊波拉─濕婆病毒。也許會一無所獲,不過他們必須堅持下去。初期實驗對象現在只剩下九名,而大樓的另一側還有另外十一個人,他們將接受真正的實驗;他們都很健康,至少公司方面是這麼認為。他們將被植入濕婆病毒,成為宿主,以便觀察濕婆病毒的生存狀況,然後再注射由史提夫.伯格於上星期才分離出來的疫苗。

  基爾格當天的工作到此暫告一個段落。他走出大樓;夜晚的空氣既清涼又純淨,這是其他地方比不上的。從大樓透出來的光線中,他看見蝙蝠在飛翔著,不禁心想: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有機會看到蝙蝠了。蝙蝠一定是在獵捕昆蟲,他真希望自己能聽到蝙蝠在尋找獵物時所發出的超音波。

  附近還有許多鳥類,特別是貓頭鷹,牠是優秀的夜間狩獵者,飛起來無聲無息,而且能正確地找到方向,飛進穀倉裡捕捉老鼠。基爾格覺得自己喜歡狩獵者更甚於被獵食的動物;其實這並不奇怪,因為大自然本來就是無情的。大自然總是一邊賜與生命,一邊收回生命,這種不斷循環的生命過程,正是地球的真實面貌。長久以來,人類一直努力想改變這種過程,不過現在卻有人想反其道而行,而他則將親眼目睹那一天的到來。他很遺憾自己無法活著看到地球上的所有傷痕都逐一復原,不過他應該還是能夠看到許多重大的轉變。未來的世界將不會再有任何污染,而動物也不會再受到人類的監禁與毒害;天空將是一片晴朗,而大地也會恢復生機。他,以及他的同事,將一起目睹這些重大的改變。或許會付出極大的代價,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地球原本就屬於瞭解和珍惜地球的人,所以他利用自然法則來達到目的是絕對無可厚非的──儘管在這個過程中,人類也幫了一點小忙。如果人類用科技來破壞地球,那麼其他人當然也可以用科技來拯救地球。契斯特和彼特不會懂得這些道理的,因為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

  「那裡有上千名法國人,」胡安說道,「其中有一半是兒童。要救我們的同伴出獄,一定要幹一番大事。」

  「那事後我們要逃到哪裡?」何內問道。

  「貝卡山谷;從那裡,我們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我在敘利亞有熟人,那裡的機會比較多。」

  「飛到敘利亞要四個小時,而且美國在地中海派駐有航艦。」

  「美國人不會攻擊一架載有幼童的客機。」艾斯德邦指出。「他們說不定還會為我們護航呢。」他笑著補充道。

  「離機場只有十二公里,」安德黑提醒大家,「而且只有一條公路可通。」

  「所以,我們一定要仔細計劃每一個環節。艾斯德邦,你想辦法混進去;安德黑,你也一樣;其他人則先行找地方安頓,然後再來決定行動的日期和時間。」

  「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手,至少要十個以上。」

  「這就麻煩了,我們要上哪兒去找十個可靠的幫手呢?」胡安問道。

  「我們可以雇用職業殺手,有錢能使鬼推磨。」艾斯德邦說道。

  「必須找可靠的人。」何內強調。

  「他們很可靠。」巴斯克人艾斯德邦說道,「我知道上哪兒去找他們。」

  所有人都留了滿臉的鬍子,因為這是最簡單的易容法。他們的外表和傾耳交談的樣子,十分容易讓人誤以為他們是一群藝術家。他們穿著入時卻不浮誇,這使得十公尺外的服務生猜想他們不是在談論政治,就是在說商業機密。沒多久,服務生看見他們彼此握手道別,然後各自離去,桌上留有現金買單,不過卻沒有多少小費。藝術家是天底下最小氣的一群人,服務生在心裡下結論道。

  ※※※

  「不過,這將引發一場環境浩劫!」卡洛.布萊林堅持自己的看法。

  「卡洛,」白宮幕僚長回答,「這關係到收支平衡的問題,將可為國家省下五百億美金左右的支出,而且我們也需要這筆錢。從環保的角度來看,我知道妳擔心的是什麼,不過大西洋里奇菲爾德石油公司的總裁親自向我保證,他們絕對不會造成任何污染。過去二十年來,他們已經得到不少教訓,曉得不論在工程或是公關上,都要做得漂漂亮亮的,不是嗎?」

  「你去現場看過嗎?」總統的科學顧問反問道。

  「沒有,」白宮幕僚長搖搖頭,「我只飛經過阿拉斯加的上空。」

  「如果你親自到現場看過,就不會這樣想了;相信我。」

  「我看過他們在俄亥俄州的採煤區。在那裡,他們填平礦區,並在上面種植花草樹木;其中甚至還有一處礦區被開闢成高爾夫球場,而且兩年後就可以在那裡舉辦一場職業高爾夫球錦標賽了!卡洛,那裡可乾淨得很。他們學乖了,懂得不論在商業上或是政治上,都要做得盡善盡美。所以,卡洛,總統不會撤銷對此開發計劃案的支援,因為這個開發案對國家經濟有莫大的幫助。」白宮幕僚長心想:有誰會去關心一隻只有幾百個人看過的動物呢?

  「我必須當面和總統討論這件事。」總統的科學顧問堅持道。

  「不行。」白宮幕僚長堅決地搖搖頭。「妳不能這麼做,這樣只會降低妳在總統面前的地位,根本不是明智之舉,卡洛。」

  「但是我承諾過了!」

  「向誰承諾?」

  「西艾拉俱樂部。」

  「卡洛,西艾拉俱樂部並不屬於行政機構。而且我也看過他們寄來的信件內容,有愈來愈激進的趨勢。自從梅弗勞掌管西艾拉俱樂部之後,他們就只會找我們的麻煩。」

  「凱文是個聰明的好人。」

  「卡洛,這只是妳個人一廂情願的看法。」白宮幕僚長說,「依我看,他只是個瘋狂的破壞者。」

  「該死,阿尼,不是意見跟你不同的人就是極端份子。」

  「他是極端份子。如果西艾拉俱樂部繼續讓他當家,他們就是在自尋死路。」白宮幕僚長查看了自己的行事曆。「我還有工作要做。布萊林博士,關於此項提案,妳只能表態支持行政部門的決定。白宮只能有一種意見,那就是總統的意見;卡洛,這也是妳身為總統科學顧問的代價。妳可以去影響政策的制定,不過政策一旦公佈,不論妳個人信服與否,都必須支持這項政策。妳必須公開聲明,表示對在AAMP區域內開採石油的支援。妳明白了嗎?」

  「不,阿尼,我不會做那樣的聲明!」布萊林堅持道。

  「卡洛,妳會的;而且妳必須堅持立場,讓那些比較溫和的環保團體站在我們這一邊。如果妳還想在這裡工作的話,就得這樣做。」

  「你在威脅我嗎?」

  「不是,卡洛,我不是在威脅妳,只是在解釋規矩而已。妳必須像我和其他人一樣,按規矩辦事。在這裡做事,就必須對總統忠心不二。如果妳對總統有意見,就不用在這裡做事了。在妳接下這份工作時,就應該了解這裡的遊戲規則。好,表明立場的時候到了。卡洛,妳願不願意照這裡的規矩辦事?」

  卡洛化了妝的臉上微微發紅,她就是學不會控制自己的憤怒情緒。其實犯不著為這種狗屁倒灶的小事或這種層級的政府官員動怒;如果真的有數十億桶的石油蘊藏量,那就去把石油給挖出來吧,事情就是這麼簡單,何況石油公司也保證不會造成任何破壞。「卡洛,怎麼樣?」白宮幕僚長問道。

  「阿尼,我知道規矩,而且我也願意照規矩辦事。」她肯定地說。

  「好,我要妳在今天下午準備好一份聲明稿,下星期發表;我今天就要看到。寫一些平常的東西,像是科學或工程技術的安全性之類的事。卡洛,感謝妳親自過來這一趟。」他等於是在下逐客令。

  布萊林博士起身走向門口。她在門口躊躇了一會兒,想要轉回去叫阿尼自己寫那份聲明……但她還是繼續走向白宮西翼的走廊,然後下了樓。兩名便衣警衛注意到她臉上的表情,猜想她一定是一大早就遇上了倒楣事。她拖著比平常沉重的步伐越過馬路,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她打開電腦,叫出文書編輯軟體,可是她寧可一拳打爛電腦螢幕,也不想在鍵盤上敲出任何一個字。

  她竟然被那個男人使喚!他根本不懂科學,也不關心環保。阿尼只關心政治,而政治是世界上最醜惡的東西!

  之後,她的心情稍微平復,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開始起草那份聲明。為根本不會發生的事辯護。

  她告訴自己:絕對不會發生。

虹彩六號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