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彩六號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五章 白帽子



  「當時我們真的無能為力,約翰,一點辦法也沒有。」貝婁說出其他人不敢說的話。

  「現在該怎麼辦?」克拉克問。

  「現在我們只能恢復電力的供應了。」

  他們從監視螢幕中看到,有三個人跑向那名小女孩。其中兩個人戴著西班牙警察的三角帽,而第三個人則是海克特.威勒醫生。

  ※※※

  查維斯和寇文頓是在近處看到了這一幕。威勒穿著白袍,跑到小女孩身邊,停下來查看她那尚有餘溫,但卻一動也不動的身體。從她垮下來的雙肩看來,那小女孩是凶多吉少了。子彈直接貫穿小女孩的心臟。威勒醫生對警察說了一些話,其中一名警察將輪椅推離中庭廣場,經過兩名虹彩部隊成員藏身的地方。

  「等一下,醫生。」查維斯喊道,一邊走過去查看。此時,他記起自己太太的肚子裡正孕育著一個新生命;當佩琪在客廳看電視或讀書時,這個小生命也可能正在動著或踢著。小女孩的臉看起來很平靜,就像是睡著一樣,他的手不禁撫摸著小女孩的柔軟秀髮。「是怎麼一回事,醫生?」

  「她的病情相當嚴重,可能已經到達末期了。這些小孩來到這裡時,我都會事先瞭解一下他們的身體狀況。」威勒醫生咬著嘴唇,抬起頭來。「她可能快死了,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威勒醫生的母親是西班牙人,父親是德國人,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全家移居西班牙。他認真讀書,成為一名外科醫生,而謀殺兒童這種行為就等於是否定掉他以前的所有努力,使他的所有訓練和學習都變得毫無價值。他從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憤怒,但他現在懂了。「你會殺掉他們嗎?」

  查維斯抬起頭,眼中沒有淚水,手仍放在小女孩的頭上。小女孩的頭髮不長,是在最近一次化學治療之後才留起來的。查維斯心想,小女孩應該是活著的,而他竟然眼睜睜地看著小女孩被槍殺,一點忙也幫不上。「會的,」他告訴醫生,「我們會殺掉他們的。彼得?」他向寇文頓揮手,然後和其他人一起向醫生的辦公室走去。他們的步伐非常緩慢,心情也十分沉重。

  ※※※

  這樣就可以了。馬洛伊看著夜鷹式直升機上未乾的油漆,心中想道。上面的字寫著:警察(POLICIA,西班牙文)。「準備好了嗎,哈里森?」

  「是,長官。南斯中士,該走了。」

  「是,長官。」機工長跳上直升機,繫上安全帶,看著正駕駛發動飛機。「後面一切正常,」他透過機內通話系統說道,「尾旋翼正常,中校。」

  「是時候了。」馬洛伊加大馬力,於是夜鷹式直升機便快速升上天空。接著,馬洛伊開啟無線電。「虹彩,我是熊,完畢。」

  「熊,這裡是虹彩六號,每五分鐘向我報告一次,完畢。」

  「熊目前在空中,長官,七分鐘後抵達。」

  「瞭解,請在目標區上空繞圈子飛,等待下一步命令。」

  「瞭解,長官。等我們進入繞圈軌道之後,我會再通知一聲的。」情況並沒有那麼急迫。馬洛伊將機鼻下傾,朝著漸暗的天色中飛去。太陽幾乎完全下山了,遠方世界樂園的燈光也開始亮了起來。

  ※※※

  「你是誰?」查維斯問道。

  「法蘭西斯科.德拉庫茲。」那個人回答。他的腿上纏著繃帶,神情十分痛苦。

  「哦,對了,我們在錄影帶上看過你。」寇文頓說道。他看見放在角落的劍和盾,先轉身對坐著的那個人點頭表示敬意,然後拿起劍在空中比劃了一下──這把劍在近距離可是極具殺傷力的,雖然不及MP─十衝鋒槍,但也不失為一項順手的攻擊武器。

  「小孩?他們殺了一個小孩?」德拉庫茲問道。

  威勒醫生站在檔案櫃前面。「安娜.格魯特,十歲半,」他唸著檔案上的資料,「轉移性骨腫瘤,已經進入末期……她的醫生說她還有六個星期可活。骨癌是一種不容易治療的病。」在牆邊,兩名西班牙警察抬起小女孩的屍體,輕輕地放在診療枱上,蓋上一條白布。

  「約翰現在的心情一定糟透了。」查維斯說。

  「他的決定是正確的,丁。那不是採取行動的正確時機──」

  「我知道,彼得!但是她還是死了!」查維斯停頓了一下。「醫生,你這裡有沒有咖啡?」

  「在那裡。」威勒用手一指。

  查維斯走過去倒了一杯咖啡。「上、下夾攻他們?」

  寇文頓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

  查維斯喝完咖啡,將紙杯丟進垃圾桶裡。「好,準備開始行動了。」他們兩人不發一語地離開辦公室,回到地下樓層的後備控制中心。

  「步槍兩么,有任何動靜嗎?」當他們走進控制中心時,克拉克正在問道。

  「沒有,六號,除了在窗戶上的人影之外,沒有別的異狀。他們還沒有派人登上屋頂,有點奇怪。」

  「也許他們覺得有監視攝影機就夠了。」努南心想;他的面前正放著城堡的藍圖。「好的,假定我們的朋友都在這裡……但是在三層樓之中還有其他十二間房間。」

  「這裡是熊,」聲音由擴音器中傳來,「我正在盤旋飛行。有什麼我需要知道的事嗎?完畢。」

  「熊,這裡是六號,」克拉克回答,「目標都在城堡裡。二樓有一間控制中心,我們猜想所有的人都在裡面。另外提醒你一件事,目標殺了一名人質──一個小女孩。」

  直升機上的馬洛伊並沒有被這個消息嚇到。「瞭解了。好的,六號,我們會繼續繞圈觀察情況。所有的突擊裝備都在直升機上,完畢。」

  「瞭解,通話完畢。」克拉克把手從通訊鈕上挪開。

  室內的所有人都很安靜,不發一語。大家都極為訓練有素,不會有誇張的舉止表現。他們的神情嚴肅,只有眼睛不停來回地看著平面圖或是監視螢幕。查維斯心想:荷馬.強士頓心裡一定非常不好受。在歹徒射殺小孩時,他正瞄準著歹徒;他可以輕易地讓目標送命,就像眨眼一樣容易……但是不行,那樣做並不明智。攻擊行動還沒有準備好,一旦貿然行事,只會造成更多傷亡,而那絕對不是大家所樂於見到的結果。這時,電話鈴響起。貝婁接了起來,同時按下擴音器的按鈕。

  「喂?」貝婁說。

  「我們為那名女孩的事感到抱歉,不過她反正也快要死了。現在我要知道,我們的朋友什麼時候會被釋放?」

  「巴黎方面還沒有給我們回音。」貝婁回答。

  「那麼,我只能很遺憾地說,不久就又會有另外一名兒童犧牲。」

  「聽著,一號先生,我沒辦法強迫巴黎當局做任何事。我們正在努力跟政府官員協調,而他們也要花時間才能得到結論。政府的行動總是快不起來,不是嗎?」

  「那我可以幫他們。告訴巴黎當局,一個小時內我要見到載著我們朋友的飛機,否則我們就會再殺害一名人質,然後每隔一個小時殺掉一名人質,直到達成我們的要求為止。」

  「這不合理。聽我說:即使他們現在就把所有人都放出來,也還要再花上兩個小時的時間才能把他們送過來這裡。沒有人可以讓飛機飛得更快,不是嗎?」

  這番話讓對方思考了一會兒。「是的,你說得沒錯。那好吧,我們將從三個小時後開始槍殺人質……不,我會等到整點再開始倒數計時,多送你們十二分鐘;我是很大方的。你明白嗎?」

  「是,我明白了。你會在二二○○時射殺另一名人質,此後每隔一個小時再殺掉一名人質。」

  「完全正確。你最好讓巴黎方面也瞭解這一點。」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怎麼樣?」克拉克問。

  「約翰,你已經不需要我了,他們顯然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他們已經殺了第一名人質來向我們證明誰才是老大。他們將不惜付出任何代價以求得任務的完成,剛才已經是他們所作的最大讓步了。」

  ※※※

  「那是什麼?」艾斯德邦問,並走向窗邊看個清楚,「是直升機!」

  「哦?」何內也走過去一探究竟,「我知道警方會有直升機。」他聳聳肩補充道,「這並不令人意外。」但是──「荷西,帶著無線電到屋頂上,有動靜就通知我們。」

  荷西點點頭,走向逃生梯。電梯目前運作正常,但他可不希望被另一次停電給困在裡面。

  ※※※

  「指揮中心,步槍兩么。」強士頓在一分鐘後向總部匯報。

  「步槍兩么,這裡是六號。」

  「有個傢伙出現在城堡屋頂上,男性,帶著像是烏茲衝鋒槍的武器,還拿著一部無線電對講機。只有一個人,目前沒有其他人上來。」

  「瞭解,步槍兩么。」

  「不是射殺小女孩的那個傢伙。」中士補充道。

  「好,我知道了。」

  「步槍三也看到了……他剛朝我這邊走來。現在正在環視周圍的情況……探頭往下看。」

  「約翰?」是寇文頓少校。

  「什麼事,彼得?」

  「我們給他們看得不夠多。」

  「什麼意思?」

  「給他們一些東西看,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例如管制範圍內圈的警察。如果讓他們覺得警方毫無動作,就會懷疑是否有人在暗中搞鬼。」

  「好主意。」努南說道。

  克拉克也贊成這個意見。「上校?」

  「是,」紐西歐回答,「我建議安排兩個人在這裡,兩個人在這裡……這裡……還有這裡。」

  「立刻展開行動。」

  ※※※

  「何內,」安德黑在一部電視螢幕前喊道,「你看。」

  螢幕上有兩名西班牙警察正緩慢移動,試圖在西班牙大街靠近城堡五十公尺遠的地方尋找掩護。何內點點頭,拿起無線電對講機。「三號!」

  「是,一號。」

  「警方正在接近城堡,好好盯住他們。」

  「知道了,一號。」艾斯德邦回道。

  ※※※

  「他們在使用無線電通話,」努南截聽到對方的信號,「是星辰牌的無線電對講機,一般的民用型,設定在十六頻道。」

  「還是沒有名字,只有代號?」查維斯問。

  「到目前為止是這樣。與我們接觸的人自稱一號,而這個傢伙是三號。博士,你有什麼意見?」

  「無線電通訊,」貝婁博士說,「還是完全按照行動準則執行。他們試圖讓我們摸不清他們的底細,無從下手。」兩張通行證上的照片已經送去法國鑑識很久了,但是警方和情報單位還是找不到任何線索。

  「好吧,法國當局願意讓步嗎?」

  貝婁搖搖頭。「我想不會。那個部長在聽了荷蘭小女孩的事情之後,只是沉吟了一下,然後接著說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放了卡洛斯──而且他希望我們能夠成功地控制住局面;如果不能,他的國家準備派出自己的部隊來解決。」

  「所以,我們必須胸有成竹,準備上場了──在二二○○時之前。」

  「如果你不想看到另外一名人質被殺害的話,就得主動出擊。」貝婁說,「他們不讓我有機會去影響他們的行動;他們知道遊戲怎麼玩。」

  「他們是專業的高手?」

  貝婁聳聳肩。「很有可能。他們知道我想做什麼,也知道如何去化解。」

  「沒辦法讓他們稍微讓步嗎?」克拉克問道。

  「可以試試看,不過我沒把握。意識形態強烈的恐怖份子很清楚他們想要什麼,所以很難跟他們溝通。他們沒有倫理觀念,也沒有道德感,簡直可以說是喪盡天良。」

  「好吧,我知道了。」克拉克站直身子,轉頭看著兩名小隊長。「你們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計劃,一個小時的時間準備。我們在二二○○時行動。」

  「我們需要更多情報。」寇文頓向克拉克反應。

  「努南,你有辦法嗎?」

  這名前聯邦調查局幹員低頭看著藍圖,接著抬起頭來看了看監視螢幕。「我要作點改變。」他說,一邊走向他的裝備箱,拿出綠色迷彩夜行衣。到目前為止,他發現城堡的窗戶形成兩處盲點,而且他們能控制這兩處盲點附近的燈光;於是他走向園區技師,「你能從這裡關掉燈光嗎?」

  「當然可以。什麼時候?」

  「等屋頂上那個傢伙轉頭看另外一邊時;而且我需要有人支援我。」努南補充道。

  「我可以。」維加上士往前邁了一步。

  ※※※

  小孩們從兩個小時之前就不斷地低泣著,而且情況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他們想要吃東西──如果換作是成人就不會這樣,因為成人在驚嚇過度之後是不可能有胃口的,但是小孩就不一樣。他們也常去上廁所,幸好控制室就有兩間洗手間;何內一夥人並沒有阻止他們去洗手間,因為洗手間沒有窗戶、電話,也沒有任何可供逃脫或通訊的東西,而且如果讓小孩弄髒褲子只會使情況更糟。小孩子的低泣聲愈來愈明顯;何內只能安慰自己:幸好他們是乖小孩,否則情況會更慘。他看著牆上的時鐘。

  「三號,我是一號。」

  「是,一號。」

  「你看到什麼?」

  「八名警察,兩個人一組,除了監視之外沒有其他動作。」

  「好。」他說完就把無線電關掉。

  ※※※

  「記住時間。」努南說。從最近一次的無線電通話到現在,已經過了十五分鐘左右。他換上夜行衣,把裝了消音器的貝瑞塔點四五自動手槍放進防彈衣上的大型槍套中,肩上則掛了一個背包。「維加,準備好了嗎?」

  「當然。」維加回答道,心裡很高興終於有機會表現表現。他擔任隊上的重機槍手,雖然熱愛自己的工作,但卻老是派不上用場。他暗自思忖,也許永遠都不會再有機會了,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現。維加跟著努南走出大門。

  「梯子呢?」上士問道。

  「我們的目的地附近有一間工具與油漆店。我問過了,那裡有我們需要的東西。」

  「很好。」維加回道。

  他們走得很快,途中還要不時地閃躲攝影機,而目標商店竟然什麼標示都沒有。努南從門口走入;顯然,這家商店的門沒有一扇是上鎖來。維加從架子上拿走一把三十呎長的延長梯。「這應該就夠用了。」

  「是。」他們走出門外,小心翼翼地行動。「努南呼叫指揮中心。」

  「這裡是六號。」

  「開始控制攝影機,約翰。」

  在控制室裡,克拉克指揮著園區技師。這次行動極具危險性。城堡的控制室與這裡的控制室一樣,只有八具監視螢幕,連結到四十部以上的攝影機。可以用電腦選擇自動瀏覽各攝影機的畫面,或是指定選取某些攝影機的畫面。只要用滑鼠輕輕一點,就可以使任何一部攝影機失效。如果恐怖份子使用自動瀏覽,那他們就不會注意到在畫面切換的過程中有少掉哪個畫面。努南他們會經過兩部攝影機的拍攝範圍,因此園區技師必須視需要開、關這兩部攝影機。當一隻手出現在二十三號攝影機的視界範圍時,園區技師就立刻關掉了那部攝影機。

  「好了,二十三號關掉了,努南。」

  「我們正在向前移動。」努南說。他們在一家商店後面停了下來,「我們現在的位置在爆米花店這裡。」

  園區技師重新打開二十三號攝影機,關掉了二十一號。

  「二十一號關掉了。」克拉克立刻通知他們,「步槍兩么,屋頂上那傢伙現在在哪裡?」

  「在西側,剛點燃一根煙,沒有再探頭往下看;目前保持位置不動。」強士頓中士報告說。

  「努南,你可以安全地前進了。」

  「開始前進。」前聯邦調查局幹員回答。他和維加謹慎、小心地橫越石板路來到城堡下,然後小心翼翼地架起梯子,把它藏在一處灌木叢後面。維加把梯子拉到窗戶的正下方,再用繩子把梯子穩穩固定在石塊上。

  「小心點,提姆。」維加輕聲說道。

  「我會的。」努南在前十呎時爬得很快,接著就慢慢地繼續往上爬。他告訴自己要沉著,反正還有很多時間。不過,事實上時間已經不多了。

  ※※※

  「好的。」克拉克聽到手下傳回來的消息,「他現在爬上梯子了。屋頂上的傢伙仍在另一邊,看起來又胖又呆。」

  「熊,我是六號,完畢。」約翰說道,他想到了另一個主意。

  「熊收到了,六號,」

  「到西側晃一下,分散一點他們的注意力,完畢。」

  「瞭解。」

  ※※※

  馬洛伊不再繼續兜圈子飛,而是直接朝城堡的方向飛去。夜鷹式直升機相當安靜,但還是引起了屋頂上那傢伙的注意,他在距離城堡二百公尺的地方停止接近,因為他的目的只是要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而不是要去嚇他們。

  「跟壞人打聲招呼吧,甜心。」馬洛伊透過機內通話系統說道,「如果我開的是夜行者式直升機,你早就腦袋開花了。」

  「你開過夜行者式直升機?感覺如何?」

  「如果『她』會煮菜,我就會把『她』娶回家。『她』是最可愛的直升機了。」馬洛伊在保持盤旋時說道。「六號,我是熊,我已經引起那混蛋的注意了。」

  ※※※

  「努南,我是六號,我們幫你纏住屋頂上的衛兵,現在他在你的另一邊,」

  太好了,努南心想。他拿下頭盔,把臉貼近窗戶。窗戶玻璃用鉛製框架固定住,就像古老的城堡建築一樣;還好窗戶玻璃是透明的。這樣就沒問題了;他伸手去摸自己的背包,拿出一根附有眼鏡蛇頭狀鏡頭的光纖電纜,這在伯恩時也曾經用過。

  「努南呼叫指揮中心,收到訊號了嗎?」

  「收到了。」是大衛.伯利德的聲音。畫面中有四名大人。還有一群小孩坐在角落,靠近兩扇有標示的門口──是廁所。「看起來很清楚,提姆。畫面非常好。」

  「好的,」努南把鏡頭黏住,爬下梯子,他現在的心跳比在跑完三哩晨跑後還要快。之後,他便與維加一起在梯子底部貼牆站好。

  ※※※

  強士頓看到香煙被從屋頂上丟了下來,那名站哨的已經對注視直升機感到厭煩了。

  「我們的朋友正往屋頂東1側移動。努南,他往你那裡去了。」

  ※※※

  馬洛伊想再做些動作以重新吸引對方的注意,但這招太危險了。於是馬洛伊將直升機往旁邊一帶,繼續繞圈子飛,不過距離更近了一點;現在除了掏槍射擊之外已別無他法,但要想從這個距離射中城堡可是難上加難,而且殺人也不是他的任務,雖然有時候他會覺得這個想法很誘人。

  ※※※

  「那架直升機快惹火我了。」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

  「我愛莫能助,」貝婁博士回答,不知道對方會有什麼反應,「警察在做他們該做的事。」

  「有巴黎來的消息嗎?」

  「很遺憾,還沒有,不過我們也希望很快就會有回音。」貝婁的聲音透露出一絲緊張,希望讓對方以為他們有在盡力。

  「時間是不等人的。」一號說完就掛斷電話。

  「那是什麼意思?」克拉克問道。

  「意思是說他會照規矩來,他不反對在監視螢幕上看到警察,因為他知道這是他必須忍受的事情之一,」貝婁喝了一口咖啡,「他非常有自信,自認為處境非常安全,而且他手中握有王牌,必要時他會殺害人質,藉以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殺害兒童。」克拉克搖搖頭,「我不認為──該死,我早該料到的。」

  「殺害兒童是一種禁忌,」貝婁博士說道,「但是他們殺害那名小女孩的方式……完全沒有猶豫,就像是在對紙靶射擊一樣。他們有強烈的信仰,而且將信仰置於一切之上,完全按照信仰來走。以我們的朋友一號先生為例,一旦他確定了目標,就會鍥而不捨地去實現。」

  ※※※

  在園區技師的眼裡,遙控監視系統真是十分神奇。固定在城堡窗戶上的接物鏡頭,其最寬處也不過才二公釐而已,即使被發現了,也會被誤以為是玻璃上的油漆或污點。影像的畫質不是很好,但可以看出人在哪裡;畫面中有六個大人,第七個在屋頂上,只剩下三個人沒看到──所有的小孩都在鏡頭裡嗎?要看清楚他們更難,因為他們身上都穿著同樣顏色的T恤,而紅色在黑白鏡頭上看起來是非常模糊的灰色。有個小孩坐在輪椅上,其他小孩則在焦距之外,影像全部混在一起。他看得出來,突擊隊員對此都感到十分擔憂。

  ※※※

  「他朝西側走回去了。」強士頓報告道,「現在待在西側。」

  「走吧。」努南告訴維加。

  「梯子呢?」他們已經把梯子收好,藏在灌木叢後面。

  「放著就好。」努南迅速跑開,一會兒就到達商店建築。「努南呼叫指揮中心,又是控制攝影機的時候了。」

  「關掉了。」技師告訴克拉克。

  「二十一號攝影機關閉。開始移動,提姆。」

  努南拍拍維加的肩膀,繼續向前。「可以了,關掉二十三號。」

  「關了。」園區技師說。

  「行動。」克拉克下令。

  十五秒後,他們兩人已回到安全的地方;努南靠在牆上喘著氣。「謝了,朱立歐。」

  「老兄,別客氣了。」維加回答,「這樣,電子攝影機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嗯,」前聯邦調查局幹員回道。兩人帶著裝備回到地下的控制室。

  「炸開那些窗子?我們辦得到嗎,巴迪?」查維斯問道。

  康諾利要了一根香煙。他多年前就戒煙了,但有時候來上一根有助於集中注意力。「六扇窗……每扇三到四分鐘……不,我想不用那麼久,長官,我可以在兩分鐘內結束。問題是我們有沒有時間。」

  「那些窗子有多堅固?」克拉克問道,「丹尼斯?」

  「金屬窗框,鑲在石頭裡。」園區總經理聳肩說道。

  「等一下。」園區技師翻著城堡的藍圖,找到他要的東西。「這幾扇窗……只是緊緊卡住而已。我想,你們應該可以一腳踹開,從那裡進去。」

  查維斯不喜歡「我想」這種不確定的說法,但是一扇窗會有多堅固,能承受一個兩百磅的男人大腳一踢?

  「可以用閃光震撼彈嗎,巴迪?」

  「沒問題,」康諾利回答,「絕對可以把窗框破壞掉,長官。」

  「很好。」查維斯說道,「你會有足夠的時間炸開兩扇窗──這個和這個。」他敲敲藍圖。「其他四扇就用閃光震撼彈來解決,一秒鐘後突入。艾迪這裡,我這裡,路易斯這裡。喬治,你的腳怎樣?」

  「馬馬虎虎。」湯林森中士老實回答。他必須踹爛窗子,突入,跳到水泥地板上,接著站起來射擊……而挽救小孩的生命就靠這一髮千鈞。不,他不能冒險。「最好派其他人,丁。」

  「維加,你能勝任嗎?」查維斯問。

  「哦,可以。」維加回道,試著不讓高興的心情流露出來。「當然沒問題。」

  「好,史考提這裡,然後麥克負責這兩個。離屋頂有多少距離?」

  答案就在藍圖上。「到屋頂那層有十六公尺,城垛有七十公分。」

  「用繩子就夠了。」艾迪.普萊斯判斷道。計劃已逐漸成形。他和丁的主要任務是擋在小孩和歹徒之間開槍射擊,而維加、路易斯、麥泰勒以及皮爾斯則是負責殺死在控制室的歹徒──但是前提是必須先進入控制室。至於寇文頓的第一小隊,則負責從地下樓層爬樓梯往上衝,攔擊想要逃跑的歹徒,並且隨時支援第二小隊。

  普萊斯士官長和查維斯兩人再次把藍圖仔細看過一遍,以計算執行突襲需要多少距離和時間。看起來可行性頗高,甚至很有可能成功。查維斯抬起頭看著其他人。

  「有沒有其他意見?」

  努南轉頭去看他設置的光纖鏡頭所傳回來的畫面。「歹徒主要是位於控制面板附近。有兩個人負責看守小孩,顯得老神在在──這很合理,因為人質只是小孩,不像大人會反抗……但是……那些歹徒卻可以輕易傷害他們。」

  「是的。」查維斯點頭道,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所以,大夥兒們,我們必須儘快將歹徒射倒,最好是分散他們。」

  貝婁想了想。「如果我告訴他們說飛機已經上路了……這有點冒險。如果他們認為我們在說謊,可能會開始殺害人質。但是反過來看,如果他們認為應該準備去機場了,那麼一號先生可能會派一、兩個人先到地下樓層去查看他們最有可能的撤退路線。然後,如果我們可以對監視攝影機玩一些花樣,吸引一個傢伙靠近──」

  「那就太好了,可以立刻動手把他們都幹掉。」克拉克說。「彼得?」

  「如果歹徒距離我們不到二十公尺,那我們絕對可以輕而易舉地幹掉他們。另外,我們可以在攻擊前切掉電源,讓那些混蛋摸不清方向。」寇文頓補充道。

  「可是樓梯間有緊急照明燈,」丹尼斯說道,「電源切掉時就會自動開啟;在控制室裡也有兩盞。」

  「正確位置在哪裡?」查維斯問。

  「在左邊──我是指東北角和西南角。普通的樣式,兩盞,像車燈一樣,靠電池供電。」

  「好吧,那我們進去時就不用戴夜視鏡了,但在攻擊前仍然必須切掉電源,以分散他們的注意力。還有什麼問題嗎?彼得?」丁問道。

  寇文頓少校點頭說道:「應該可以成功。」

  克拉克在一旁觀看,他放手讓底下的主要幹部去負責所有的計劃和討論,只有在他們出錯時才出面指正。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拿一把MP─十衝鋒槍親自上陣,但是他不能,這讓他心裡咒罵不已;坐在這裡發號施令實在無法讓人感到滿足。

  「請醫護人員在一旁待命,如果那些歹徒沒死的話,他們會需要的。」克拉克對紐西歐上校說。

  「目前園區外就有醫療人員待命──」

  「威勒醫生應該派得上用場,」丹尼斯說道,「他接受過處理外傷的訓練。」

  「好,行動一開始就讓他在一旁準備。貝婁博士,告訴一號先生,法國人屈服了,他們的朋友將會在……你認為幾點比較合適?」

  「十點二十分左右。如果他們接受的話,那可真是一大步;希望這個消息多少可以安撫他們。」

  「打電話吧,博士。」克拉克下令道。

  ※※※

  「喂?」何內接起電話。

  「桑契士在二十分鐘後就會從宋特監獄被釋放出來。其他六個人也一樣,不過後面那三個還有點問題,我不清楚是為什麼。他們會被帶到戴高樂國際機場,搭乘法航的空中巴士A─三四○客機過來,預計將於二二四○時抵達。這樣可以嗎?我們要如何讓你們和人質搭上那一班飛機?」

  「一輛巴士。你讓一輛巴士停在城堡外,我們會帶著十名左右的小孩一起離開,而其他的就留在這裡,以作為我們信守承諾的保證。告訴警方不要輕舉妄動,我們不會讓他們有做蠢事的機會,任何詭計都只會導致更嚴重的後果。」

  「我們不想再讓任何小孩受到傷害。」貝婁向他保證。

  「如果你們乖乖聽話,就不會有人傷亡。記住,」何內說道,「如果你們敢輕舉妄動,我們就血染中庭廣場。你明白嗎?」

  「是,一號,我明白。」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回答道。

  何內掛斷電話站起身來。「我的朋友們,伊利奇要來了。法國人已經答應我們的要求了。」

  ※※※

  「他看起來就像是個快樂的露營者。」努南雙眼盯著黑白畫面說道。現在站著的那個人應該就是一號先生,他走向另外一名歹徒;從模糊的畫面上看起來他們兩人似乎正在握手。

  「他們不會鬆懈的,」貝婁警告道,「從現在開始。他們只會更加警覺。」

  「我知道。」查維斯回道。不過一旦我們開始行動,他們再怎麼警覺也沒用。

  ※※※

  馬洛伊返回機場重新添加燃油,這需要花上半個小時的時間;這時,他聽到行動將於一個小時後展開的消息。在夜鷹式直升機後座,南斯中士正在準備繩索;他把它調整到五十呎長,並固定在直升機地板的環眼上。和駕駛員一樣,南斯也把手槍配在左側。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有機會用到槍,而且他槍法也不好,但是配槍讓他感覺到自己是隊裡的一份子;這對他來說很重要。他監督著整個加油的過程,在蓋好加油口之後,就向馬洛伊中校報告說直升機已經準備好了。

  夜鷹式直升機再度升上天空,朝世界樂園的方向飛去。從現在開始,他們的飛行計劃將有所改變;在抵達世界樂園的上空之後,夜鷹式直升機不必再繞圈子,而是改為每隔幾分鐘就直接飛越城堡上空,然後再飛離一段距離。當他在樂園附近飛行時,故意讓防撞燈不停地閃爍著,好讓人誤以為他是已經厭煩了之前的不斷繞圈子,現在才會轉為飛越城堡上空。

  ※※※

  「好了,大夥兒上吧!」查維斯宣佈行動開始。參與救援行動的人走進地下走廊,接著走到西班牙軍用卡車停放的地方。他們坐上卡車離開,駛進了大型停車場。

  狄特.韋伯選了戲院屋頂當作狙擊處,離城堡東側只有一百二十公尺。在抵達選擇地點之後,他便攤開海棉墊,架好步槍,開始練習用十倍瞄準鏡監視城堡裡面的動靜。

  「步槍兩兩就位。」他向克拉克報告。

  「很好,必要時再匯報。艾爾?」克拉克抬起頭來。

  史丹利看起來很嚴肅。「一大堆討厭的槍械,以及一大群小孩。」

  「是,我知道。我們還有其他辦法嗎?」

  史丹利搖搖頭說:「現在這個計劃不錯。如果在外面動手的話,歹徒容易閃避,而且在城堡裡他們也會比較容易掉以輕心;不過還是無法擔保絕對萬無一失,而我們卻只能在這裡等待結果。」

  「是呀,」克拉克說,「我多想親自上場。在這裡坐鎮指揮是最遜的事。」

  史丹利低聲抱怨道:「沒錯。」

  ※※※

  停車場的燈光全暗。在燈光暗下來之後,卡車就停在一根燈柱旁邊,而查維斯和隊員們則迅速跳出車外。十秒鐘後,夜鷹式直升機降落地面,但螺旋槳仍然繼續以高速運轉著;在兩側機門打開之後,攻擊隊員便紛紛登機。

  「全部人員都已登機,中校。」

  馬洛伊不發一語,只是拉起操縱桿,讓直升機再度升空。

  「關掉防撞燈。」馬洛伊告訴哈里森中尉。

  「關掉了。」副駕駛確認道。

  「準備好了嗎?」查維斯問隊員們。

  「準備好了。」麥克.皮爾斯回道。他心想,該死的殺人兇手,我們來了。其他人也有相同的想法。武器緊緊貼在他們胸前,每個人都戴上了滑降用的手套。有三個人拉了拉手套──這是他們在嚴肅表情下流露出些許緊張的小動作。

  ※※※

  「飛機現在在哪裡?」一號問道。

  「還要一個小時又十分鐘左右才會到。」貝婁博士回答,「你什麼時候需要巴士?」

  「飛機降落前四十分鐘。另外,在我們登機之後還要為飛機補充燃油。」

  「你們要去哪裡?」貝婁接著問道。

  「我們登機後會告訴駕駛員。」

  「好吧,我們現在就叫巴士過來;大約十五分鐘後會到。你想讓巴士停在哪裡?」

  「城堡右側,在城堡和俯衝轟炸機之間。」

  「好的,我會要他們照辦。」貝婁保證。

  「謝謝。」電話再次掛斷。

  「真是聰明的作法。」努南發表看法,「這樣他們就可以用兩部攝影機一路監視巴士進來,所以我們沒辦法用巴士來掩護救援小組進去。他們可能打算利用登山技巧把人質送上車。」難搞的渾球,他心想。

  「熊,我是六號。」克拉克用無線電呼叫。

  「熊收到了,六號,完畢。」

  「我們五分鐘後行動。」

  「瞭解,五分鐘後行動。」

  ※※※

  馬洛伊在座位上轉過頭來。查維斯已經聽到了無線電的內容;他舉起手,伸出五隻手指。

  「虹彩,我是六號。各就各位,重複一次,各就各位。我們五分鐘後開始行動。」

  ※※※

  在地下樓層,寇文頓正率領著三名部下往東走向城堡,而園區技師則同時巧妙地關掉監視攝影機。爆破員在逃生門上安裝了一小包炸藥,然後向寇文頓點點頭。

  「第一小隊準備好了。」

  「步槍兩么準備好了,鎖定目標。」強士頓說道。

  「步槍兩兩準備好了,目前沒有目標。」韋伯告訴克拉克。

  「三號,我是一號。」從截聽器裡傳來的聲音在控制室裡響起。

  「是,一號。」在城堡屋頂上的人回答道。

  「有任何動靜嗎?」

  「沒有,一號,警察仍然待在原來的地方。直升機在附近飛來飛去,不過沒有其他動作。」

  「巴士會在十五分鐘後到達。保持警戒。」

  「我會的。」三號保證道。

  「我知道了,」努南說道,「一號先生每隔十五分鐘就會呼叫三號一次;不會超過十八分鐘,也沒少過十二分鐘。所以──」

  「我懂了。」克拉克點點頭。「可以動手了嗎?」

  「有何不可。」史丹利說道。

  「虹彩,我是六號,開始行動。再說一次,現在開始行動。」

  ※※※

  在夜鷹式直升機上,南斯中士打開左右兩側的機門。他向突擊隊員豎起大拇指,而他們也以同樣的方式回敬他。每個人都把滑降索扣在皮帶上,面向裡面,只用腳尖站立,他們的身體現在已有一半完全暴露在直升機外面。

  「南斯中士,時候一到我會馬上通知你。」

  「瞭解,長官。」南斯回答。他蹲在空蕩蕩的載客區裡,兩隻手分別可以碰到站在機艙兩側的人。

  ※※※

  「安德黑,下去查看一下廣場中庭的情況。」何內命令道。於是。他的部下便雙手拿著烏茲衝鋒槍,立刻開始行動。

  ※※※

  「有人剛離開房間。」努南說道。

  「虹彩,我是六號,目標之一剛離開控制中心。」

  ※※※

  最後兩百公尺的飛行是最困難的部份,馬洛伊心想。他的手因緊握操縱桿而感到有些刺痛。好了……他放低機首,朝城堡方向飛去。直升機沒有開防撞燈時就像是一個夜空中的黑影,而更有利的是,四片螺旋槳所發出的聲音令人難以捉摸方向──即使有人聽到聲音。也不容易判斷出聲音的來源──他只希望這種效果能多持續個幾秒鐘。

  ※※※

  「步槍兩么,隨時待命。」

  「步槍兩么鎖定目標了,六號。」強士頓匯報。他的呼吸規律,手肘輕微地移動,將準星鎖定在那名衛兵的耳朵前方。「已鎖定目標。」他重複一遍。

  「開槍。」耳機裡傳來命令。

  永別了,上帝保佑你,他在心裡輕聲說道,手指輕扣下扳機。於是,一聲清脆的槍響之後,槍口冒出一陣白煙,而遠方目標的腦部則冒出一陣灰色的霧,接著身體就像斷線的木偶般直直地倒了下去。在室內的人隔著厚玻璃和石牆,絕對聽不到三百公尺外的槍聲。

  「步槍兩么。目標倒下了。目標倒下了,命中頭部。」強士頓報告道。

  ※※※

  「工夫真是了得。」哈里森中尉透過機內通話系統低聲道。從直升機上向下望,那名衛兵腦袋開花的場面看起來十分具有戲劇性。哈里森第一次親眼目睹死亡,而令他感到震撼的是,整個畫面就像電影一般,沒有一點真實感。

  「是啊。」馬洛伊同意地說,一面拉起操縱桿。「南斯中士──就是現在!」

  在直升機後座,南斯急忙將人往外推,而直升機則以機鼻朝上的姿態減速中;馬洛伊做了個完美的搖椅動作。

  查維斯雙腳往外一蹬,順著滑降索往下降。在以接近自由落體的速度下降不到兩秒鐘之後,他就利用繩索的張力減緩滑降的速度,直到黑色膠底靴輕輕碰觸到地面。這時查維斯立刻鬆開繩索,並看到其他隊員也正做著相同的動作。艾迪.普萊斯跑向那名衛兵的屍體,踢了一下對方的頭,然後轉身向隊長豎起大拇指。

  「六號,我是第二小隊隊長。我們在屋頂上了,衛兵已經死亡。」查維斯對著麥克風說,「現在繼續前進。」話一說完,查維斯就面對他的隊員,並向直升機揮動雙手。於是,夜鷹式直升機飛進夜色之中,幾乎看不出曾經停下來過。

  以前城堡的屋頂四周之所以圍有城垛,主要是為了讓弓箭手藏身其後,以便對進攻者施放弓箭。而今晚,第二小隊的成員則在身上纏繞著繩索,走向城垛之間的缺口。在就位完畢之後,隊員們紛紛舉起手來。查維斯也同樣舉起手,接著往下一跳,順著繩索往下降,然後在窗戶右邊一公尺處停住,用雙腳支撐在牆壁上。巴迪.康諾利下到窗戶的另一邊。在窗戶四周貼上炸藥,再裝上遙控引爆裝置;接著利用身上的繩索擺盪到左邊的窗戶,完成同樣的工作。其他隊員則把閃光震撼彈拿在手中。

  「第二小隊隊長呼叫六號──熄燈!」

  在控制中心的園區技師再次切斷城堡的電力。

  於是,城堡內部立刻暗了下來,牆上的緊急照明燈隨之亮起,而歹徒正在看著的監視螢幕也同時失去了畫面。

  「狗屎。」何內坐著說道,一面伸手去拿電話。如果他們還想玩什麼把戲,他可以──窗外好像有動靜,他靠過去想看個仔細──

  「第二小隊,我是隊長。倒數五秒……四……三──」當他數到三時,拿著閃光震撼彈的人拔掉了震撼彈的插栓,把它放在窗戶上,然後轉身。「──……二……一……開火!」

  康諾利中士按下按鈕,炸藥的威力把兩扇窗戶從牆上炸開。一秒鐘之內,另外三扇窗戶也在閃光和巨大聲響中炸開;於是,所有人便隨著四散的玻璃碎片和鉛框殘骸衝進室內。心中還惦記著三公尺外角落裡的兒童們。

  普萊斯士官長首先丟進另一枚閃光震撼彈,而查維斯則接著往牆上一蹬,從炸開的窗口盪進室內,雙手拿著MP─十衝鋒槍。查維斯落地時由於太過用力,一時失去平衡,然後便感覺到普萊斯的腳踩到他的左臂。查維斯翻滾一圈之後跌跌撞撞地站起來,走向小孩子所在的地方。小孩子被閃光震撼彈嚇到,正用手蒙住臉和耳朵,不停地哭叫著。

  普萊斯落地後便向右邊移動。一面轉身搜索室內的狀況。他瞄到不遠處有個拿烏茲衝鋒槍的大鬍子,立刻舉起MP─十衝鋒槍,一口氣連續射擊了三發子彈,全都命中三公尺外那傢伙的臉。

  維加一腳踹開窗戶,降落在一名歹徒的頭上──這讓雙方都大吃一驚,不過維加早有面對意外的心理準備──他下意識地揮出左鈎拳,打得對方滿臉是血,然後再適時地補上三發十公釐子彈,讓對方根本來不及招架。

  何內坐在辦公桌前,手中還拿著電話,手槍就放在桌上。當他正要伸手去拿手槍時,皮爾斯從六呎外一槍射穿了他的腦袋。

  另外一邊,查維斯和普萊斯停下腳步,擋在恐怖份子與人質之間。查維斯半跪著,在搜尋目標的同時端起武器,耳邊不時聽到隊員的槍正不停地射擊著。在半黑的室內,更容易察覺到活動的人影;路易斯發現自己就站在一名目標身後,近到可以用衝鋒槍口抵住對方。他輕鬆擊中了目標,但卻把腦漿和鮮血噴得到處都是。

  有一名歹徒在角落端起烏茲衝鋒槍,對著小孩的方向掃射。查維斯和普萊斯首先向那人攻擊,接著麥泰勒也加入了戰局;結果那名恐怖份子被打成蜂窩倒了下來。

  另一名歹徒開門跑了出去,一排瞄準落空的子彈全打在門上。這個人往下逃離槍戰現場,跑過一個又一個轉角──等他看到樓梯間有黑影出現時,才試圖停下腳步。

  那道黑色身影就是寇文頓,他正率領著小隊隊員往上衝。寇文頓一聽到樓梯上的聲響就立刻舉槍瞄準,等到一張吃驚的臉孔出現在他的視線之內時,就立即開槍射擊。之後便又帶領著隊員繼續往上衝。

  房間裡還剩下三名歹徒。有兩個人躲在桌子後面,其中一個拿起烏茲衝鋒槍盲目地掃射。麥克.皮爾斯跳過桌子,在空中扭腰轉身,將三發子彈射入對方的側面和背部;落地後又射出一發子彈,擊中那個人的後腦勺。而另一個躲在桌子底下的人則被巴迪.康諾利從背後射倒。至於剩下的那個人,則不斷地瘋狂掃射,最後被四名隊員合力撂倒。

  這時,房門打開,寇文頓走了進來。維加檢視四周狀況,踢開每具屍體旁的武器,五秒鐘後喊道:「安全!」

  「安全!」皮爾斯同意道。

  ※※※

  安德黑獨自在外面空地上,回頭仰望城堡。

  「狄特!」強士頓大聲叫道。

  「是!」

  「解除他的武裝。」

  安德黑多少知道這個美國人的心裡在想什麼──他想要精確地擊中安德黑手中衝鋒槍的扳機護弓上方,而他也真的做到了。溫徹斯特.麥格農點三○○子彈射穿了堅硬的金屬部份,幾乎使整枝衝鋒槍斷裂成兩截。強士頓接著從四百公尺遠的制高點小心地瞄準,射出他的第二發子彈,命中目標胸骨以下六吋的地方。

  對安德黑來說,這是一次致命的重擊。子彈射穿了他的肝臟和脾臟,最後從左腎上方穿出體外。在最初的衝擊之後,緊接而來的是一波疼痛的感覺。沒多久,他的尖叫聲就傳遍了整個世界樂園。

  ※※※

  「你們看。」查維斯在控制中心說道。他的防彈衣上有兩個彈孔,雖然都不足以致命,不過還是會痛。「感謝杜邦公司,嗯?」

  「沒錯!」維加笑著說。

  「指揮中心,我是查維斯,任務完成。孩子們──這裡有一名小孩受傷,看起來像是手臂上有擦傷,其餘的都安然無恙。目標全都倒下,現在可以開燈了。」

  當查維斯在檢查四周狀況時,維加彎腰抱起一名小女孩。「哈囉,親愛的,我們一起去找媽媽,好不好?」

  「虹彩!」皮爾斯興奮地喊道,「告訴他們城裡將有位新警長──維加。」

  「一點都沒錯,麥克!」普萊斯從口袋裡掏出煙斗,以及一小袋上好的煙草。

  接下來還有事情要做。維加、皮爾斯和路易斯把槍集中起來,關上保險,統統堆放在一張桌子上。麥泰勒和康諾利檢查廁所和其他房間,確定是否有殘餘的恐怖份子,結果一無所獲。

  「好了,我們把小孩送出去。」查維斯跟他的部下說,「彼得,帶我們出去!」

  寇文頓讓他的隊員打開逃生門,並在逃生梯就位,每一層部署一個人。維加走在最前頭,左手抱著一個五歲小孩,右手拿著MP─十衝鋒槍。一分鐘後,他們已經來到城堡外面。

  查維斯墊後,他和普萊斯一起看著身旁的牆壁。小孩原來待著的角落牆壁上有七個彈孔,不過都射高了。「真幸運。」查維斯說道。

  「多少吧,」普萊斯士官長同意道,「這些彈孔是被我們兩個人一起射倒的那個傢伙弄出來的。他只是胡亂開火,並沒有瞄準──或者他瞄準的是我們,而不是小孩。」

  「幹得好,艾迪。」

  「謝啦。」普萊斯回道。他們兩人一起走出去,把現場留給警方去處理。

  ※※※

  「指揮中心,我是熊,情況如何;完畢。」

  「任務結束,我方無傷亡。幹得很好,熊。」克拉克告訴他現在的狀況。

  「瞭解,謝謝你,長官。熊返回基地。通話完畢。我需要去小解。」馬洛伊跟副駕駛說道,然後駕著夜鷹式直升機向西飛往機場。

  ※※※

  強士頓從俯衝轟炸機的梯子上全速衝下,手中抓著步槍,途中有幾次還差點絆倒。下來後,他又跑了幾百公尺才到達城堡;那裡有一個穿著白袍的醫生,正低頭查看強士頓射倒的那個人。

  「他怎樣了?」強士頓到了之後問道。情況一目了然,那人雙手抱著肚子,渾身是血。

  「他活不了了。」威勒醫生說道。如果他們現在是在醫院的急診室裡,這個人也許還有一線希望;他的鮮血不斷地從破裂的脾臟冒出來,肝臟很可能也毀了……除非進行肝臟移植手術,否則他根本毫無存活的機會,威勒醫生目前能做的就是用嗎啡減輕他的痛苦。威勒醫生從袋子裡拿出一根注射針筒。

  「射殺那個小女孩的就是這個人,」強士頓告訴威勒醫生,「我想我有點射偏了。」他低頭看著對方的眼睛繼續說道;那張扭曲的臉孔又發出一聲呻吟。如果他是一頭鹿的話,強士頓肯定會往他的頭或脖子上補上一顆子彈,以結束他的生命。慢慢死吧,你這個混蛋,強士頓在心裡詛咒道。威勒醫生幫那個人打了一劑嗎啡,這讓強士頓感到有點失望。不過醫生有醫生的天職,正如強士頓也有自己的職責一樣。

  「位置非常低。」查維斯看著這最後一名存活的恐怖份子說道。

  「可能是我扣扳機時手滑了。」狙擊手回答。

  查維斯直視著他的眼睛。「大概吧。去收拾你的工具。」

  「等一下。」當嗎啡進入血液之後,那個人的眼神和緩了下來,不過雙手仍抓住傷口,背後也不斷地流出一灘血。然後,他看了強士頓最後一眼。

  「晚安,上帝保佑你。」強士頓悄聲說道。十秒鐘後,強士頓轉身回到俯衝轟炸機去收拾剩下的東西。

  在醫務室裡,許多小孩尿濕了褲子,眼中也充滿了恐懼的淚水;他們經歷了一場恐怖的惡夢,需要時間才能平復。虹彩部隊的隊員們正忙著安撫小孩子,其中有一個在幫唯一的傷者包紮──其實這小男孩身上只是一點擦傷而已。

  德拉庫茲百夫長拒絕撤離,仍然待在醫務室裡;他瞥見虹彩部隊隊員們的夾克上有英、美、德三國的傘兵徽章,而臉上則露出完成任務後的滿足神情。

  「你們是什麼人?」德拉庫茲用西班牙語問道。

  「抱歉,我不能說,」查維斯回答,「不過我在錄影帶上有看到你。你做得很好,中士。」

  「你們也是。呃,你怎麼稱呼?」

  「查維斯。多明戈.查維斯。」

  「美國人?」

  「是的。」

  「那些孩子,有人受傷嗎?」

  「只有在那邊的那一個,他受了點輕傷。」

  「那些──犯人呢?」

  「他們不會再犯法了,朋友,再也不會了。」第二小隊隊長輕聲說道。

  「很好。」德拉庫茲跟查維斯握手致意。「這次任務很困難嗎?」

  「沒有一次是不困難的,不過我們就是被訓練來應付難題的,而且我的人──」

  「他們看起來都很厲害。」德拉庫茲附和道。

  「你也一樣。」查維斯回敬道。「嘿,各位,這個人就是以一把劍獨力對付歹徒的人。」

  「哦,是嗎?」皮爾斯走了過來,「我幫你把那個傢伙幹掉了。老兄,你很勇敢。」皮爾斯跟他握手,其他人也照做了。

  「我必須──我必須──」德拉庫茲站起來一跛一跛地走出門口。五分鐘後,他跟克拉克一起進來,而且手上拿著──

  「那是什麼?」查維斯問。

  「第六常勝軍團的軍旗,」百夫長單手拿著旗子說道,「常勝軍團。丹尼斯先生,你同意嗎?」

  「當然,法蘭西斯科。」園區總經理正經地頷首說道。

  「致上我們軍團的敬意,查維斯先生。請收下這份代表榮譽的紀念品。」

  查維斯收下了。這個該死的東西鐵定有二十磅重,表面似乎還有鍍金,不過擺在赫里福的俱樂部裡當戰利品倒還不錯。「我們會好好保管的,朋友。」他向那名前中士保證,同時看了克拉克一眼。

  所有緊張全部一掃而空,和往常一樣,隨之而來的是喜悅與疲累。所有隊員都看著被他們救出來的孩子;他們很快就可以回到父母身邊了。這時他們聽到有巴士停在外面的聲音。史提夫.林肯打開門,正好看見大人們從巴士上一擁而出。他向他們揮揮手,於是整個房間立刻就充滿了歡愉的吵雜聲。

  「該離開了。」約翰說道。當部隊魚貫而出時,他也走過去跟德拉庫茲握了握手。

  來到外面的空地之後,普萊斯從口袋裡掏出火柴,在醫務室的石牆上擦了一下,點燃了煙斗,然後吐出一口代表勝利的煙。這時,許多父母看到自己的小孩平安無事,都興奮地哭泣起來。

  原來站在巴士旁邊的甘美林上校走了過來。「你們是外籍軍團嗎?」他問道。

  路易斯.羅斯理回答了他的問題。「從某方面來看,我們是,先生。」路易斯用法語說道;他抬頭看見直接對著門口拍攝的監視攝影機正在錄下這整個過程。許多父母帶著小孩走了出來,停下腳步與虹彩部隊的成員逐一握手。接下來,克拉克帶領所有隊員離開現場,回到城堡,再下到地下樓層。一路上,西班牙警察逐一向他們舉手敬禮,而他們也逐一回禮致意。

虹彩六號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