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彩六號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七章 風聲



  診療中心的彼特又多了六名同伴。實驗對象當中只有兩個人情況良好,可以繼續待在大房間裡享受電視卡通和威士忌;不過基爾格猜想他們也會在這個星期結束之前進入診療中心,因為他們的血液中早就充滿了濕婆病毒的抗體。不過奇妙的是,這種病毒在不同人身上就會有不同的發作方式,因為每個人的免疫系統都不一樣。

  除此之外,事情進行得比他預期的還要順利。他猜想可能是因為高劑量嗎啡的緣故,使得所有人都昏昏沉沉,而且神智不清。每一部藥物注射機上都有個按鍵,只要實驗對象覺得有需要,就可以按下去,然後他們就會進入平靜、無知覺的狀態;這樣對工作人員來說也比較安全,因為他們可以不用一天到晚去幫病人打針。今天稍晚的時候,所有人都將接受B疫苗的施打;B疫苗可以使他們不受濕婆病毒的感染,免疫率極高──根據史提夫.伯格的說法,免疫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到九十九。他們都知道效果不是百分之百,不過還是要儘量保護自己。

  沒有人同情這些實驗對象,因為他們大多都是從街上抓來的酒鬼。下一組實驗對象或許比較容易讓人同情,不過在這棟建築物裡的每個人都知道,他們所做的大部份事情都不會太愉快,但還是得繼續做下去,因此他們根本沒有心思去管別人的死活。

  ※※※

  「妳知道嗎,有時候我認為『地球優先』(Earth First)的人是對的。」凱文.梅弗勞在棕櫚餐聽裡說道。

  「是嗎?怎麼說?」卡洛.布萊林問道。

  西艾拉俱樂部主席說道:「人類一直在破壞這個地球。海岸、濕地、森林──妳看『文明』對它們做了什麼。是啊,我們是保留了一些區域──但那又如何?大約百分之三?那有什麼用。我們在毒害每樣東西,包括我們自己。根據美國太空總署的最新研究資料顯示,臭氧層的問題已愈來愈嚴重了。」

  「是啊,不過你有沒有聽說過修復計劃?」總統的科學顧問問道。

  「修復?怎麼修復?」

  她扮了個鬼臉。「嗯,有一大群機上裝滿臭氧的巨無霸噴射機,從澳洲起飛,然後在高空釋放臭氧去填補臭氧層的破洞。那份計劃目前就放在我的桌上。」

  「然後呢?」

  「一點幫助也沒有。我們還是得讓地球自行復原──不過這是不可能的。」

  「還有其他好消息嗎?」

  「哦,對了,那個二氧化碳的案子。有個哈佛的傢伙宣稱,如果我們將鐵屑投入印度洋,就能刺激浮游植物的生長,然後在一夜之間解決二氧化碳的問題。算盤打得不錯,不過所有自稱可以修復地球的天才,都不會選擇讓地球自然恢復。」

  「總統有說什麼嗎?」梅弗勞問。

  「他說,我只要告訴他計劃是否可行;如果可行,就去進行測試,確認是否真能發揮作用。他沒有概念,也不想聽一些廢話。」然而不管她喜不喜歡總統的命令,她都必須遵守。

  「也許我們在『地球優先』的朋友是對的,卡洛。我們寄生在地球的表面上,在人類被消滅之前,我們會先把整個地球給毀掉。」

  「瑞秋.卡森(編註:Rachel Carson,一九○七─一九六四,美國著名生態學家,致力於海鳥的保育)復活了,是嗎?」她問道。

  「聽好,妳跟我一樣瞭解科學──也許瞭解得更多。我們做的事情就像是──就像阿瓦瑞茲事件(編註:Alvarez Event,由阿瓦瑞茲父子所提出的理論,認為恐龍絕種的原因是因為當時有一顆行星撞擊地球,造成地球環境丕變所致)讓恐龍絕種一樣,只不過我們是自己造成的。妳知道在那之後,地球花了多長的時間才恢復原貌?」

  「不,地球並沒有復原,凱文,」卡洛.布萊林指出,「而是直接跳到哺乳動物──也就是我們──再也無法回到以前了。新的事物出現,然後再經過幾百萬年之後才穩定了生態秩序。」

  「總之,再過幾年,我們就可以親眼目睹這段過程了,不是嗎?我們今年又讓多少物種滅絕;而且,如果臭氧層的問題繼續惡化下去──我的老天,卡洛,為什麼人們就是不懂呢?難道他們看不出來發生了什麼事嗎?難道他們不關心?」

  「凱文,是的,他們不瞭解,而且也不關心。看看周圍的人,」餐廳裡到處都是衣著光鮮的重要人物,正在一邊享用晚餐,一邊討論事情,不過卻沒有人關心所謂的地球危機;如果臭氧層真的消失了,他們就會開始帶著遮陽工具上街以便保護自己……不過自然界的其他生物,像鳥類、蜥蜴。以及其他沒有辦法這樣做的動物要怎麼辦呢?根據研究指出,這些動物的眼睛會被過強的紫外線燒傷,進而死亡,整個地球的生態系統將迅速瓦解,「你認為他們會在意嗎?」

  「我想不會。」他繼續喝他的白酒,「不過我們還是得繼續宣揚我們的理念,不是嗎?」

  「有趣的是,」她繼續說下去,「不久前的戰爭大大減少了我們的人口,使得我們無法大肆破壞地球──但是,如今世界一片和平,而我們也持續不斷地發展工業。結果呢?和平比戰爭所造成的破壞更大、更快速。很諷刺,不是嗎?」

  「還有現代醫學。瘧蚊可以快速地降低人口數──妳知道,華盛頓就曾經是充滿瘴氣的濕地,被許多外交人員視為畏途!於是我們發明了DDT,有效地控制住蚊子的數量,但卻害慘了隼鷹,我們從來沒有做對過一件事,從來沒有。」梅弗勞結論道。

  「如果……」她欲言又止地問。

  「如果什麼,卡洛?」

  「如果大自然對人類反撲呢?」

  「蓋亞假說(Gaea Hypothesis)?」他笑了出來。這個概念是說地球本身就是個會思考、會自我修正的有機體,能自己找到辦法調節居住在地球上的生物數量。「即使這個假設是正確的,人類的腳步恐怕還是太快,蓋亞也趕不上我們的破壞速度。卡洛,我們創造了一個同歸於盡的處境,把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拖下水,而且恐怕要等到一百年後,當全世界的人口只剩下一百萬左右時,他們才會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他們會從書上或是錄影帶裡看到我們所曾經擁有的樂園,然後他們將詛咒我們。如果他們夠幸運的話,當他們從爛泥中爬出來時,他們將得到教訓。不過我對這一點很懷疑,也許他們還是會繼續興建核能發電廠,好讓他們能使用電動牙刷。瑞秋是對的,『寂靜的春天』總有一天會出現,但到那時一切就都太遲了。」他翻攪著盤中的沙拉,心想萵苣和蕃茄上肯定有化學藥劑殘留。這一季的萵苣來自墨西哥,當地的農夫在作物上花了許多工夫;也許已經在廚房裡洗乾淨了,不過也可能沒有。當他現在坐在這裡享受高價午餐的同時,也在毒害自己,並坐視整個地球走向毀滅的命運。他不發一語,臉上絕望的表情讓人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心思。

  卡洛.布萊林心想:現在是把他吸收進來的時候了,而且他還會帶著一些優秀的人加入。半個小時之後,卡洛離開餐聽,走向白宮,準備參加每週例行的內閣會議。

  ※※※

  「嘿,比爾。」葛斯在胡佛大樓的辦公室裡說道,「有什麼事?」

  「看到晨間新聞沒?」亨利克森問道。

  「你是指在西班牙的那件事?」渥納問道。

  「沒錯。」

  「當然看了。我也看到你出現在電視上。」

  「那是我聰明的地方,」他笑了起來,「這對我的生意大有幫助,你知道嗎?」

  「是的,我想也是。怎樣,有什麼問題嗎?」

  「那不是西班牙警察,葛斯。我知道他們的訓練模式,那不是他們的風格。他們是誰?三角洲部隊,SAS,還是HRT(人質救援小組)?」

  葛斯.渥納瞇起眼睛。他目前是聯邦調查局的副局長,以前曾經擔任聯邦調查局人質救援小組的指揮官。升職後先調任亞特蘭大分局長,而現在則是新成立的恐怖主義部門的主管。亨利克森曾是他的屬下,後來離開調查局,自己到外面開了一家顧問公司;不過一日聯邦調查局幹員,終身聯邦調查局幹員,所以現在比爾正在向他打聽消息。

  「這件事我不能透露。」

  「哦?」

  「是的,無可奉告。」渥納挑明了說。

  「事關機密?」

  「是的。」渥納承認道。

  亨利克森一陣輕笑,說道:「我多少知道了一點端倪。」

  「不,比爾,我什麼都沒說。嘿,老兄,我不能違反規定,你知道的。」

  「你真是直來直往,」亨利克森說道,「反正不管他們是誰,我都很高興他們是我們這邊的人。他們的攻堅行動在電視上看起來非常棒。」

  「的確如此,」渥納手上有完整的帶子,是由駐馬德里的美國大使館從鎖碼的衛星頻道傳送給國安局,然後再送到聯邦調查局總部來。他已經看過整個行動,他們的表現的確是無懈可擊。

  「如果你有機會碰到他們的話,告訴他們一件事。」

  「什麼事,比爾?」這是一句不作任何承諾的回答。

  「如果他們想要偽裝成當地警察,就最好不要使用美國空軍的直升機。我不是呆子,葛斯。記者也許看不出來,但是只要有點腦子,是不可能被騙過去的。」

  渥納心想:糟了,他的確沒想到這點。不過比爾也不是笨蛋,倒是新聞媒體怎麼會沒注意到呢?

  「哦?」

  「少來這套了,葛斯。那是一架希科斯基六○型的直升機。以前我們在布雷格堡用的就是這型直升機,記得嗎?我們喜歡這型直升機勝過於他們派給我們的休伊式直升機,不過這型直升機不准民間使用,也不能自由購買。」他提醒他以前的長官。

  「我會想辦法讓你可以買到一架。」渥納保證道,「有其他人注意到這點嗎?」

  「就我所知是沒有,而且我今早在ABC的節目上也沒把這件事說出來,不是嗎?」

  「對,你沒有。多謝了。」

  「所以,你能告訴我有關這些人的事嗎?」

  「抱歉,恕難奉告。這是機密,而且事實上,」渥納說謊道,「我自己也知道得不多。」鬼扯,渥納幾乎可以在電話中聽到這句咒罵,這個藉口太牽強了,如果真有一支反恐怖部隊存在,而且美國政府也有插手的話,聯邦調查局高層怎麼可能不知道。這點亨利克森也明白,不過該死的是,規定就是規定,虹彩的機密是不能洩露給民間知道的。

  「是。葛斯,當然了,」比爾語帶諷刺,「不管怎麼說,他們非常優秀,不過他們使用的主要語言肯定不是西班牙文,而且他們竟然有美國的軍機。告訴他們要再謹慎一點。」

  「我會的。」渥納保證道,同時記了下來。

  「不曝光的計劃。」掛掉電話後,亨利克森自言自語道,「不知道他們的資金從何而來?」不管他們是誰,他們一定和聯邦調查局有關係。還有,他們的基地在哪裡?要猜出來……不是沒有可能。他只需要知道三次事件的開始時間,接著計算這些「牛仔」什麼時候出現,就可以大致上猜到他們的出發地點。客機時速約五百節,因此飛行距離是……

  ……一定是英國,亨利克森肯定地認為。英國是唯一合理的地點。英國人的基礎設施完善,在赫里福的安全措施也十分嚴密──他曾經去過那裡,以聯邦調查局人質救援小組一員的身份與SAS部隊一起接受訓練。好的,他只要從伯恩和維也納事件的文字記錄上去確認就可以了,還可以找瑞士和奧地利的連絡人去調查一些事情。這應該不難。他看了看手錶。最好立刻打電話,因為對方的時間快了六個小時。他翻閱電話簿,然後在私人的專線上打了通電話出去。

  不曝光的計劃,嗯?他自問道。他倒想看看有什麼是他不能知道的秘密。

  ※※※

  內閣會議提早結束,總統在國會議程的進行方面表現得相當出色。卡洛提醒自己:他們只進行了兩次表決──事實上只是內閣成員的民意調查而已,因為正如總統本人所強調的,決定權還是在總統手上。會議結束後,眾人走出大樓。

  「嗨,喬治。」布萊林博士向財政部長打招呼。

  「嘿,卡洛,還是抱著樹不放嗎?」他微笑地問道。

  「一直如此。」她笑著回答這個無知的財閥,「看了今天早上的電視沒?」

  「什麼事?」

  「在西班牙的那件事──」

  「哦,對了,世界樂園。怎麼了?」

  「那些蒙面的人是誰?」

  「卡洛,如果妳會這樣問的話,就表示不能讓妳知道這件事。」

  「我不是要他們的電話號碼,喬治,」她回答道,一面讓喬治幫她開門,「而且我被允許知道任何事,不是嗎?」

  財政部長不得不承認這點。總統的科學顧問有權知道所有的機密計劃,包括武器、核子武器及其他事情,而且監督最高等級的機密也是她的職責之一。如果她問了,她就有權知道。財政部長現在只希望她沒有問過這件事,因為知道虹彩計劃的人已經太多了。他嘆了口氣。

  「我們在幾個月前成立這支部隊。它是不曝光的。特種部隊,多國性的,以英國某地為基地,成員主要是美國人和英國人,不過也有其他國家的人。這個想法來自於總統相當欣賞的一個情報員──到目前為止,他們的打擊率似乎是百分之百。」

  「能成功救出那些小孩的確不簡單,我希望他們會因此而得到獎勵。」

  財政部長笑了起來。「這還用說,總統在今天早上就已經親自發出電文了。」

  「那支部隊叫什麼名字?」

  「妳真的想知道?」喬治問道。

  「什麼名字?」

  「好吧,」財政部長點頭道,「它叫作虹彩部隊,因為它的成員來自各個不同的國家。」

  「無論他們是誰,他們的確表現得不錯。你知道的,我真的應該多瞭解這類事情,也許我幫得上忙。」她指出這點。

  「妳可以告訴總統說妳想加入。」

  「我現在多少算是在他的黑名單上,記得嗎?」

  「好吧,回頭再打電話跟我說有關環保的事,好嗎?該死,我們都喜歡綠草和鳥鳴。我們不能沒有啾啾叫的鳥來告訴我們如何治國,不是嗎?」

  「喬治,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科學議題。」卡洛.布萊林指出。

  「妳說了就算,博士。不過,如果妳能不那麼嚕嗦和義正嚴辭的話,也許人們會更願意把妳的話聽進去。這只是個小建議。」財政部長聳聳肩,一面打開車門,準備搭車離開。

  「謝了,喬治,我會考慮的。」她保證道。喬治在司機停下來時向她揮手告別。

  「虹彩部隊,」布萊林在橫越馬路時自言自語,值得她深入調查嗎?抵達辦公室之後,她將塑膠卡片插入她的STU─四保密電話中,直接撥了中情局局長的私人專線。

  「喂?」一個男性的聲音回答。

  「愛德華,我是卡洛.布萊林。」

  「嗨。內閣會議開得如何?」

  「和往常一樣順利,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什麼問題,卡洛?」中情局局長問道。

  「關於虹彩部隊的事。他們昨晚在西班牙進行了一次任務。」

  「妳在這個計劃裡也有份嗎?」愛德華問。

  「否則我怎麼會知道部隊的名字,愛德華?我知道是你的一個部下成立的,我記不得名字了,是總統非常欣賞的那個傢伙。」

  「對,是約翰.克拉克。他曾經是我的訓練官,很久以前了。他在那個位子上時,做的事情比我和傅瑪麗還多。妳想知道什麼?」

  「他們有國安局現正使用的新型戰術無線電密碼系統嗎?」

  「我不清楚。」中情局局長承認道,「這些裝備已經量產了嗎?」

  「下個月就開始了。製造廠商是『電子系統』(E─Systems)公司,我認為應該儘快將此一裝備撥交給虹彩部隊使用。我是說,虹彩部隊既然是打頭陣的單位,就應該第一個接收這些裝備。」

  在電話的另一端,中情局局長提醒自己要多留意國安局的行動。他忘了布萊林博士有權知道國安局的機密。

  「嗯,不壞的主意。我要和誰談呢?」

  「麥康納爾將軍,我想,這是他的權責範圍。無論如何,這只是個友善的建議罷了。如果這支虹彩部隊這麼炙手可熱,那他們就應該擁有最新的裝備。」

  「好的,我會去試試看的。謝了,卡洛。」

  「不用客氣,愛德華,也許哪天為我好好介紹一下這個計劃,嗯?」

  「沒問題,這我可以幫忙。我可以派人把妳要的資料送過去。」

  「好的,只要你方便就好。再見。」

  「再見,卡洛。」保密電話掛斷了。卡洛對著電話微笑。愛德華應該不會懷疑她。她已經知道了名字,說一些關於這支部隊的好話,而且提供一點幫助,就像忠誠的政府官員該做的事,而她現在甚至得到了領導人的名字。約翰.克拉克,愛德華以前的訓練官。結論是──如果你說對了話,就可以輕易得到想要的消息。

  ※※※

  他的一名下屬計算了所有的飛行時間,正如他所預期的,答案就是英國。以伯恩和維也納為基點,兩者的交集就在倫敦,或是倫敦附近。亨利克森告訴自己:這就對了。英國航空公司的飛機飛往世界各地,而且與英國政府的關係密切。所以,這支部隊的基地一定是在……赫里福。另外,這支部隊有可能是多國性的……因為這樣其他各國才容易接受它。所以,應該是以英、美為主,也許還有其他國家的成員加入,而且可以使用像是希科斯基直升機的美國硬體裝備。葛斯.渥納早就知道這支隊伍的存在──其中會有聯邦調查局的人嗎?亨利克森心想:很有可能。人質救援小組純粹是警察組織,不過既然任務是反恐怖行動,那就自然會與世界各國的其他組織一起練習和行動。任務大體相同,因此參與任務的人絕對是可以互換的──。很可能,人質救援小組的某個人,也許他也認識,就在這支部隊之中。如果能查出這個人是誰,將會非常有幫助,不過就目前來說,要一下子就查到似乎不太可能。

  當前最重要的是,這支反恐怖部隊具有潛在的危險性。如果他們部署在墨爾本怎麼辦?會破壞任何事情的進行嗎?可以肯定的是,這支部隊的存在絕對沒有好處,特別是如果有聯邦調查局幹員參與其中的話。亨利克森在局裡待了十五年,對這群幹員是再瞭解不過了。他們有敏銳的眼光和靈活的頭腦,對所有事物都能有深入的調查。亨利克森的策略是提高世界對恐怖份子威脅的注意,以幫助他得到墨爾本的工作,但是目前他的計劃可能受到干擾。該死,他需要更多的情報,但糟糕的是,他必須馬上飛往澳洲,無法再進行搜集情報的工作。不過,他今晚要跟他的老闆一同吃晚餐,提供他所知道的一切。也許那名雇來的前蘇聯國安會幹員可以幫得上忙。

  ※※※

  「白血球間素沒有任何作用。」基爾格看著螢幕說道。電子顯微鏡的畫面十分清晰,濕婆病毒正愉悅地繁衍下一代,並在繁衍的過程中不斷吞噬健康的組織。

  「所以呢?」亞契醫生問。

  「所以,那正是我們所擔心的:三a是一項令人興奮的新發展,不過濕婆病毒根本就沒把它看在眼裡,而且繼續肆虐。濕婆病毒的繁殖力超強,芭芭拉。」

  「實驗對象的情況如何?」

  「我剛才就在那裡面。彼特差不多快玩完了,其他人也一樣。濕婆病毒正在吞噬他們。他們都有大量內出血的現象,而且無法阻止體內組織的崩壞。我把書裡有的各種方法都用上了。這些可憐的傢伙即使是在霍普金斯醫院、哈佛醫學院或梅歐診所(譯註:美國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的私人醫學中心)也沒辦法得到更好的治療,他們都快死了。現在,」他承認,「只有少數人的免疫系統能對付濕婆病毒。」

  「有多少呢?」亞契問這名傳染病學家。

  「不到千分之一,甚至可能只有萬分之一。」他說道。亞契知道,有些人的免疫系統能把不屬於體內的東西全都消滅掉,而他們通常就是那些會長命百歲的人。這與抽不抽煙、喝不喝酒,或是刊物上登載的養生秘訣完全無關,決定權在於基因,有些基因就是比其他基因強。

  「不過,這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不是嗎?」

  「現在世界上的人口有幾十億,如果存活率只有萬分之一的話,那麼大約就只會有幾十萬人可以生存下來。」

  「殘餘的人類散佈全世界,」芭芭拉告訴他,「缺乏組織,需要領導人物和科學知識幫助他們生存下去。通訊也是一大問題,如果紐約只有八百個活人,那人們該怎麼辦?隨之而來的疾病又該如何應付?即使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免疫系統也無法抵抗這些疫病。」

  「妳說得對,」基爾格讓步了,露出笑容說,「我們不是要改良品種嗎?」

  亞契醫生發覺其中的幽默。「是的,約翰,我們是,那麼B疫苗準備好了嗎?」

  他點點頭。「是的。我在幾個小時之前就接受注射了。妳呢?」

  「A疫苗呢?」

  「在冷凍櫃裡,只要人們有需要,就可以大量生產。必要時,我們每個星期可以生產一千多公升,足夠整個地球使用。」基爾格告訴亞契,「昨天我和史提夫.伯格已經算過了。」

  「有沒有其他人能──」

  「沒辦法。墨刻他們的進展不會比我們快,而且他們也必須跟著我們的模式來做,不是嗎?」

  那是最後的圈套。如果在全世界散播濕婆病毒的計劃沒能如預期般成功,那就要在全世界散播A疫苗,而地平線公司的一個部門──安提根實驗室──目前正好在從事這方面的研究,以期幫助出血性熱病盛行的第三世界國家。約翰.基爾格和史提夫.伯格兩個人曾經發表過關於這些疾病的論文,而且不久前,美國和世界各地也曾經針對這些疾病大肆報導。所以醫學界早就知道地平線/安提根正在針對這一領域進行研究,即使得知有一種新疫苗產生也不會覺得驚訝。他們甚至在實驗室裡測試疫苗,發現疫苗在液態時含有各種抗體。不過這些都不是真正的抗體,一旦有人被這種活病毒疫苗侵入體內,就等於是被宣判死刑。從注射進去到產生明顯的症狀,需要四到六週的時間,只有少數基因強的幸運者可以倖存,而一百萬人當中可能只有一百個這樣的人能存活,也許更少。伊波拉─濕婆病毒是個難纏的傢伙,他們花了三年的時間去研發,到頭來卻發現它其實是這麼容易就可以製造出來的。不管怎麼說,這就是科學。基因操縱工程是一個新領域,本來就會有許多事情是不可預知的。

  未來將會有更多的突破性發展。在接種B疫苗的名單當中,有許多是科學家。其中有一些人在被告知時並不是太樂意,不過他們沒有選擇,而且身為科學家,本來就是要以研究工作為重。

  不是每個參與計劃的人都贊同這件事。一些激進份子的確說過,讓醫生活下來與任務的本質是互相衝突的──因為醫學是違反自然的。基爾格心想:沒關係,如果那些白癡寧願在田裡工作或狩獵結束之後,自己在野外接生小孩,那他們很快就會滅亡了。對他來說,雖然他打算去研究和享受大自然,但他還是需要有鞋子和外套來保暖驅寒;他仍想成為一個有教養的人,而不是退化成一隻猿猴。就讓農人去種植穀物,照料食用的牲畜──或者獵人去獵水牛,到時候水牛肉就會更健康,膽固醇也會更低。他心想,水牛應該很快就會恢復原有的數量了;小麥會繼續在北美大平原上茂盛生長,特別是在人類被無情地消滅之後。家畜也會大量繁殖,不過牠們最終還是會被水牛給取代,因為水牛是更適於野生的品種。基爾格期待看到那幅景象,看到曾經遍佈西部的各種獸群;他也想去看看非洲。

  整個計劃需要飛機和駕駛員。地平線公司有自己的噴射機,可以到達世界上大部份地區,因此他們需要一小隊人來管理和維持機場的運作──例如尚比亞。他想要看看非洲原始的模樣;基爾格估計,那必須花上十年左右的時間才能達成,不過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AIDS在那塊土地上肆虐的腳步十分快速,如果再加上濕婆病毒,黑暗大陸將不再有人類出現。到時候他就可以去那裡欣賞大自然景象……也許可以射殺一隻獅子作為堪薩斯家裡的地毯?雖然參與計劃的一些人可能會對此舉大肆批評,不過少了一隻獅子又不會怎樣?整個計劃將挽救上萬隻獅子,也許數百萬隻,讓獅子驕傲地自由怒吼和獵食。那將是一個美麗新世界,只要消滅了大部份人類,地球就不會再遭受破壞。

  嗶嗶聲消失了。他抬頭看著控制面板,說道:「是厄尼,M五──看來他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了。」

  「你打算怎麼做?」芭芭拉.亞契問道。

  「去確定他死了沒。」他彎下腰選擇了桌上大螢幕的畫面,「妳能從這裡看到情況。」

  兩分鐘後,基爾格出現在畫面上。一名護理人員已經先到了,不過只是站在一旁觀看。芭芭拉看見基爾格檢查那個人的脈膊和眼睛。儘管已經注射了B疫苗,基爾格還是戴上了手套和面罩。然後他關掉監視裝備,護理人員則拔掉靜脈注射管,在屍體上蓋上一條毯子。基爾格往門口一指,護理人員很快就把屍體往焚化爐的方向推了出去。基爾格慢慢地觀察其他實驗對象的狀況,離開前似乎還和其中的一個人談過話。

  「我早就料到了,」他脫掉防護裝備,回到控制室後說道,「厄尼的心臟本來就不太好,濕婆病毒更是讓他提早喪命。溫德爾將會是下一個,也許就在明天早上;他的肝功能指數異常,而且有大量內出血的現象。」

  「控制組的情況如何?」

  「瑪麗,F四號,我預計再過兩天她就會出現明顯症狀。」

  「散佈病毒的系統有發揮作用嗎?」

  「就像魔咒一樣,」基爾格點點頭,在坐下之前倒了一些咖啡,「遲早都會發生作用的,芭芭拉,而且用電腦做出來的模擬成效比我們所預期的還要好。計劃開始之後的六個月,整個世界就將煥然一新。」他向她保證。

  「我仍然擔心這六個月的時間,約翰。如果有人察覺到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將會審問和殺死我們全部的人。」

  「那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槍的理由,芭芭拉。」

  ※※※

  「他們叫作虹彩部隊,」他告訴大家,這是今天得到的最佳情報,「基地在英國。是由一個中情局的傢伙成立的,他叫作約翰.克拉克,他顯然就是這支部隊的頭頭。」

  「很合理,」亨利克森說,「多國性的部隊,對吧?」

  「我也這麼認為。」約翰.布萊林肯定地說。

  「對。」波卜夫翻攪著自己的沙拉說道,「這一切都很合理,我猜那是一支北約組織之類的部隊;基地在赫里福?」

  「完全正確。」亨利克森說道,「順便提一下,你能發現這些蛛絲馬跡實在很厲害。」

  波卜夫聳聳肩。「這真的很簡單,我應該更早看出來的。我目前的問題是,你們要我怎麼做?」

  「我們需要知道更多的情報。」亨利克森看了他老闆一眼說道。

  「你要怎麼做?」布萊林問道。

  「這並不難,」波卜夫向他保證,「只要你知道上哪兒去查,但那是最難的部份,只要有管道,一切都好辦;我已經有了一個人選。」

  「你願意做這件事嗎?」布萊林問波卜夫。

  「當然。」如果你願意付我錢的話,「有危險性,不過──」

  「會有什麼危險?」

  「我曾在英國工作過,他們可能會有我的照片;當時我用的是另外一個名字,不過我想應該不致於……」

  「你能裝成另一種口音嗎?」亨利克森問道。

  「大致上是沒問題,老兄,」波卜夫笑著回答,「你以前是聯邦調查局幹員,對不對?」

  亨利克森點點頭。「是的。」

  「那你應該知道要花多久時間才能完成這項工作。一個星期吧。我想。」

  「可以,」布萊林說道,「明天你就搭飛機過去。」

  「旅遊文件呢?」亨利克森問道。

  「我有好幾套證件可以使用,而且全部都沒問題。」波卜夫向亨利克森保證。

  亨利克森心想:幸好他們雇用了這個專業的傢伙。「我要搭早班飛機,行李都還沒整理,所以我得先走了。一個星期後見。」

  「慢慢調整時差吧,比爾。」約翰建議。

  前聯邦調查局幹員大笑。「你有什麼藥可以幫得上忙嗎?」

虹彩六號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