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回 荒村午夜驚奇變 巧計金牌退敵騎



  李思南道:「奇怪,火未熄滅,人到那裡去了?」楊婉說道:「屋裏堆滿柴草,沒人看守,這一堆火可是很容易惹起火災啊!」李思南笑道:「那咱們就替他看守吧。」

  在西北的一些小村莊,往往一個村子裏只有一個磨房,屬於村民公有,依照當地的風俗,異鄉人在磨房借宿,是無須請准主人的。楊婉正自冷得難受,見了這一堆火,也就樂得坐下來了,心裏想道:「反正這磨房裏有人,待那人回來,我們向他解釋,想必他也不會怪責我們擅入磨房的。」

  李思南把水壺放在火上,把一壺冰冷的水煮沸,笑道:「寒夜客來茶當酒,咱們連茶葉也沒有,只好用水來當酒了。請啊,請啊!」楊婉笑道:「我可不是客人。」喝下幾口開水,送下乾糧,渾身暖烘烘的好不舒服。

  楊婉打了個哈欠,說道:「我可真是有點想睡了。」李思南道:「那就睡吧。我替你守夜。」楊婉道:「那人還沒回來,我睡著了不好看。南哥,你找點有趣的事情和我說,我就不想睡了。」

  李思南笑道:「我知道的只是一些江湖上砍砍殺殺的事情,說起來可並不怎樣有趣。可惜我又不會說故事,咦,奇怪,那人怎樣還未回來?」

  一陣冷風吹進磨房,只見外面已在飄著鵝毛般的雪花。楊婉道:「這裏的天氣真古怪,果然下起雪來。」李思南笑道:「朝穿棉襖午穿紗,晚上抱著火爐吃西瓜。現在火是有了,就可惜沒有西瓜。」楊婉道:「那就喝水吧。」

  李思南笑道:「不錯,水可當酒,也可當西瓜。但也別喝得太多了,明天路上還要喝呢,咱們人生路不熟,倉卒之間,未必找得著水源。」楊婉道:「怕什麼,你看雪越下越大了,喝乾了水囊的水,咱們還可以喝雪水。」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心裏可都是想著同一的問題:「天上下著這麼大的雪,那人為什麼還不回來烤火。」

  楊婉忽道:「我倒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李思南道:「說來聽聽。」楊婉道:「卡麗絲把那鎮國王子形容作醜八怪,明慧公主那樣又美貌又嬌縱的女子,怎肯嫁給他?」李思南道:「這有什麼好笑?」停了一會說道:「她是迫於父命,不想嫁只怕也得要嫁。」楊婉道:「是呀。所以我擔心她若在洞房之夜發起了脾氣來,可不是大大的笑話?」

  李思南默然不語,楊婉似乎也覺得這個「笑話」並不好笑,嘆了口氣道:「明慧公主其實也很可憐,丈夫相貌醜那還不要緊,偏偏這個鎮國王子又是個鄙夫!」

  李思南勉強笑道:「你要說有趣的事情,你自己卻嘆起氣來了。」

  楊婉笑道:「南哥,成吉思汗對你可是很不錯啊。他送你這把他自用的鐵胎弓,還要封你作金帳武士,若是那鎮國王子陣亡,南哥,你就大有做駙馬的希望了。」

  李思南佯怒說道:「你怎麼胡扯一通,扯到我的身上來了。好,看我不撕破你這張小嘴?」

  楊婉笑得如花枝亂顫,說道:「我怕癢,別來攪我。你不是說明慧公主嫁給那醜八怪是沒趣之事嗎?我不過想把沒趣的悲劇變成有趣的喜劇罷了!」

  李思南呵了呵手指,作勢說道:「還說還說?好,我非得叫你討饒不可!」作勢抓下,卻忽地停手不動,臉上似乎露出詫異的神色。

  楊婉怔了一怔,說道:「南哥,你──」李思南向她打了一個眼色,「奇怪,我剛才好似聽到什麼聲音,怎麼現在又不聞了。這是風吹瓦片引起的幻覺呢?還是屋子裏有耗子走動?」

  李思南游目四顧,忽然發現地上有幾點淡淡的血漬。這幾點血漬本來是給禾草掩蓋看的,李思南剛剛抽了一把禾草加火,這才顯露出來。

  李思南疑心頓起,正要搬動柴草,看個明白,忽聽得蹄聲驟至,來得有如暴風急雨。楊婉變了面色,悄聲說道:「敢情是那兩個西夏武士率眾尋仇?南哥,咱們怎麼辦?是躲呢還是打?」

  李思南道:「且看看他們來意如何,說不定只是路過。」

  話猶未了,只聽得蹄聲竟然而止,正是停在這座磨房之前,聽得出有五六騎之多。

  這夥人已經發現了他們繫在籬笆之內的坐騎,有一個說道:「哈,這兩匹馬倒是很不錯呀。」有一個道:「磨房裏有火光,這兩匹馬的主人定在裏面,咱們進去問問。」楊婉在蒙古多年,這兩個人說的雖然都是西夏方言,她卻聽得出後面那個人的說話帶著蒙古口音。

  楊婉好生納罕,心裏想道:「蒙古和西夏也是敵國,怎的這兩個的武士卻混在一起?」心念未已,那些人已經推開那兩扇虛掩的木門,走進來了。這些人穿的雖是武士服飾,他們日間遇見的那兩個西夏武士卻並不在內,李思南稍稍放點心。

  那個帶著蒙古口音的武士喝問:「你們是什麼人?那裡來的?」

  李思南答道:「我們兄妹是在龍沙堆附近居住的漢人,避難來的。」

  李、楊二人這一個月來僕僕風塵,衣裳早已蔽舊,身上滿是風沙的痕跡,看來倒是很像難民。但楊婉的天生麗質,卻依然是掩蓋不住。

  那個說話帶有蒙古口音的武士半信半疑,說道:「你們當真是從龍沙堆逃難來的嗎?有沒有碰上蒙古大軍?」

  李思南道:「我們聞風而逃,僥倖沒有碰上。」說至此處,楊婉悄悄地碰了他一下。李思南霍然一省,這才聽出了這個武士的蒙古口音,同時也就明白了楊婉的示意,是叫他不可說蒙古兵的壞話。

  那武士「哼」了一聲,說道:「蒙古士兵也不是吃人的魔鬼,你們就那樣害怕?哼,我看你們並不像難民!」

  一個西夏武士說道:「不錯。難民那能有這樣好的坐騎?那兩匹坐騎我一看就知道是大宛出產的名馬,大宛馬至少也要值幾百兩銀子一匹。」

  另一個西夏武士道:「這雌兒也長得很不錯呀,把她帶回去吧。」

  第三個西夏武士說道:「對。這兩兄妹也不知是真的難民還是假的難民?但總之是形跡可疑的了。帶回去盤問準沒錯。」這個武士比他的同伴奸滑,雖然同樣是想強搶民女,他卻還要找個藉口,以免在這蒙古武士面前,失了身份。

  蒙古武士忽地喝道:「且慢!」他似乎是這一夥武士首領,一喝之下,那幾個西夏武士愕然後退。

  這蒙古武士換了一副口吻,指著那張鐵貽弓說:「這張弓是你的嗎?」

  李思南心中一動,想道:「他一定見過成吉思汗這張鐵胎弓的,可是,他並不知道我是誰,可知他必然不是哲別派來緝捕我的了。」

  李思南迅速地判斷了敵情,說道:「是一位朋友送給我的!」

  蒙古武士更是吃驚,訥訥說道:「你這位朋友是什麼人,他怎會送給你這張弓?」

  李思南道:「這位朋友是幾個月前我在和林結識的。他的身份我可是不便說,承他看得起我,送了我這副他自用的弓箭,還送了我一面金牌。」

  蒙古武士忙道:「金脾在那裡,可不可以給我看看。」李思南決心冒一冒險,心想:「他若不知我是『逃犯』身份,見了這面金牌,決不敢將我難為。」於是掏出金牌,說道:「你看看是可以的,但你可不能讓外人知道我有這面金牌。」話中之意,暗示他已經知道了對方的身份是蒙古的武士了。

  蒙古武士大驚失色,連忙說道:「我明白了,你收起來吧。你我心照不宣,我不會洩漏你的秘密,你也不要把今晚碰見我的事情說出去。我想,你、你該懂得吧!」

  原來這個蒙古武士乃是負有秘密的任務,潛入西夏,圖謀大事,兼且要追捕一個人的。這幾個西夏武士早就受了蒙古的收買,是他的內應。

  這個蒙古武士見了「金帳權杖」,以為李思南也是和他一樣,是負有秘密任務的,但任務不同,必須各守秘密,即使明知是自己人,也不能打探。但雖然不能打探,在知道了是「自己人」之後,則必須互相協助。

  蒙古武士心裏想道:「此人有金帳權杖,還有大汗所賜的弓箭,一定是大汗親自派遣的了。」他是受命於神翼營統領木華黎的,成吉思汗親自派遣,而且持有「金帳權杖」的人,地位當然是遠遠在他之上,故此他對李思南自是不能不必恭必敬。

  那幾個西夏武士不識金牌,見他們的首領突然對李、楊二人辭色謙恭,不禁都是大為詫異。其中一人傻裏傻氣,腦筋一下子轉不過來,還在咕咕噥噥地說道:「咦,黃橙橙的,只怕當真是金子呢!既然說是難民,卻又有如此闊綽的朋友送給他金牌,這小子一定不是什麼好路道。」

  蒙古武士雙眼一瞪,喝道:「你們有眼無珠,得罪了貴人,還不快快賠禮!」

  李思南笑道:「不知不罪,你也不必責怪他們了。沒什麼事,最好你叫他們走吧,我還要睡覺呢。」

  蒙古武士忙不迭地說道:「是,是。」把手一揮,喝道:「你們都給我走!」

  李思南怕他看見地上的血漬,悄悄地身子一挪,倚著草堆,掩蓋了那幾點血漬,說道:「恕我不送了。」

  有個比較精細的西夏武士起了一點疑心,說道:「這間磨房地方倒是不小啊。不知這位貴人是什麼時候來的?來的時候,屋子裏有沒有人?」

  李思南冷冷說道:「你是要盤問我麼?不錯,我是收藏了一個人在這裏,你來搜吧!」

  蒙古武士斥道:「你別囉嗦,給我滾開!」西夏的幾個武士都走了出去之後,蒙古武士賠笑說道:「西夏韃子,不懂禮貌,你老哥可別見怪。不過,我們的確是要緝一個緊要的人,這人約有三十歲年紀,左頰有一道三寸長的刀痕,老哥倘若碰見此人,還望你助一臂之力,將他拿下。」

  李思南道:「好,我替你留心就是。」

  蒙古武士去後,楊婉笑道:「想不到這面金牌到了西夏也還大有用處,居然把他們嚇退了。但瞧你剛才的神氣,卻似這屋子裏當真是藏有人似的。連我都在懷疑你是在使用兵法上虛虛實實的戰略呢。」原來楊婉並未發覺地上的血漬,她倒不是真的懷疑屋內有人。

  李思南道:「朋友,請出來吧!」話猶未了,只聽得「嗖」的一聲,人未出來,一支飛鏢先出來了。

  幸而李思南早有防備,輕輕一推,使了個勁,把楊婉推過一旁。那支飛鏢從楊婉鬢邊飛過,楊婉嗅得一股濃烈的腥氣,這是一支淬了劇毒的飛鏢!

  楊婉驚魂未走,回過頭來,只見草堆裏鑽出一個人來,楊婉叫道:「這屋子裏當真有人!」防他再下毒手,連忙拔劍指著他的咽喉,喝道:「你是誰?」

  那人嘶聲說道:「便宜了你這兩個小賊,你把我殺了領功就是,多問什麼?」楊婉這時方始定下神來,仔細一看,只見這人渾身血污,大約有三十歲左右年紀,左頰有一道三寸多長的刀疤。

  楊婉恍然大悟,收回寶劍,說道:「你就是剛才那些人所要捉拿的逃犯吧?我們救了你的性命,你為何恩將仇報?」

  那人冷笑道:「你們和那些人都是一丘之貉,你當我不知道嗎?大丈夫死則死耳,豈能受辱?你們乾脆把我一劍殺了,我領你們的情。你們若是想把我拿去獻給成吉思汗,嘿,嘿,那就來吧!大不了咱們同歸於盡!」他手中捏著一支光華燦爛的金鏢,和剛才所發的那支鏢一樣,發出腥氣,顯然是打定了主意,不許李、楊近身。

  李思南看出這人所用的暗器和屠百城的獨門暗器「毒龍鏢」一式一樣,心裏頗為詫異,於是笑道:「朋友,你誤會了。我早已知道你躲在這兒,若是想要出賣你,你剛才還逃得過嗎?這裏不是久留之地,你快說實話,你是屠百城的什麼人?宋鐵輪夫婦你可認得?」

  那人「哼」了一聲,又冷笑道:「你別想花言巧語,套我口供!你那面金牌,我已經瞧見啦!」

  原來這人躲在草堆裏面,李思南和楊婉的說話他都聽見了。他聽見楊婉提起明慧公主的事情,又聽說成吉思汗賜他弓箭,後來又見了那面金牌,自是不能無疑。他把李思南當作了賣身投靠蒙古韃子的鷹犬之輩,因此,不論李思南如何分辯,他都不再相信的了。

  李思南正自無計,忽聽得又是一陣急驟的蹄聲,向著這個磨房奔來。楊婉驚道:「難道那個韃子信你不過,去而復來?」李思南道:「不是剛才那一撥,這次來的只是三騎。」

  那人冷笑道:「圖窮匕現了吧?好啦,看你還說什麼!」

  李思南道:「你別慌,快躲起來,我給你應付。」話猶未了,三騎快馬已經來到,大叫道:「這小子在這裏了!」

  只見來的這三個人,一個是面肉橫生的大漢,一個是披著袈裟的喇嘛,還有一個是五短身材的漢子,從他的形貌和服飾可以判斷他定是漢人。

  面肉橫生的那大漢叫道:「哈,我看見那小賊啦!」原來屋內那受傷的漢子還未來得及爬入草堆,火光熊熊之下,給他瞧見了側影。

  李思南早已出了院子,此時在暗處突然現身,守著簷階,那大漢給他嚇了一跳,大怒喝道:「你是什麼人?給我滾開!」他說的是的西夏土話,口齒又不伶俐,李思南一個字也聽不懂。

  身材矮小的那個漢子看見李思南是個漢人,怔了一怔,叫道:「且慢,你是那條線上的朋友?」這人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他料想李思南必有來歷,故此要那西夏漢子慢些動手,以便他進行盤問。那西夏漢子並不聽他的話,氣呼呼地已是向著李思南奔去。

  楊婉冷笑道:「你是這磨房的主人麼,為什麼我們就要避開讓你?」楊婉比李思南矮半個頭,剛才她站在李思南背後,黑夜之中,那西夏漢子只看到李思南,還沒有注意及她。

  此時他看見了楊婉清麗的姿容,不覺睜大了眼睛,連忙把身子一側,佔了適當的位置,借著屋內透出的火光,把楊婉看了個飽,說話的聲音也柔和了:「小娘子,你別害怕,我們是來捉這個小賊的,與你無關,你躲過一邊,就沒事了。」身材矮小的那漢子暗暗罵聲:「好糊塗!這兩人和那姓龍的小子同在一起,豈能無關?」殊不知這西夏漢子因為是生長在蠻荒之地,幾曾見過這樣標緻的姑娘,他不是糊塗,而是好色。

  那披著大紅裟裟的喇嘛一直沒有作聲,此時忽地走到李思南面前,用生硬的漢語說道:「你可是從和林逃出來的李思南嗎?」說的是漢話,卻聽得出他是蒙古人。

  李思南吃了一驚,這個蒙古喇嘛是他從未見過的,卻一見面就說出了他的名字。李思南一驚之後,隨即省悟,心裏想道:「是了,他一定是從龍沙堆來的,他已經在鎮國王子那裏見過我的畫像。」

  身份已然揭破,金牌自是不能再作護符,李思南索性也就不加隱瞞,傲然說道:「不錯,我就是李思南,我不喜歡住在和林,往那兒是我的事,你待怎樣。」

  紅衣喇嘛哈哈大笑:「你不喜歡住和林,大汗可是要你回去哩!哈哈,今晚咱們可是交了好運道了,這小子是大汗要的人,只怕比那姓龍的小賊還更重要呢!這小子交給我,你們進去捉那小賊!」說罷,一抖九環錫杖,就向李思南脅下點去。

  陡然間,只見劍光一閃,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宛如響起了一片銀鈴。紅衣喇嘛的九環錫杖給李思南一劍挑開,似乎頗感意外,微「咦」一聲,錫杖一抖,一招「烏龍擺尾」橫掃李思南雙腿,李思南抬足一踏,唰的一劍,便指到了紅衣喇嘛的咽喉。這一招使得兇險之極,倘若李思南的足力踏不穩他的錫杖,登時便要折腿殘肢;紅衣喇嘛倘若閃避不開,更有利劍穿喉之禍。

  就在這生死俄頃之間,雙方都顯出了非凡的本領,紅衣喇嘛身形後仰,喝聲:「倒!」錫杖一挑,只見李思南騰身而起,他不是倒下,反而是跳起來了。

  原來紅衣喇嘛是要把李思南挑翻的,李思南輕功超卓,卻借他錫仗挑起之力,使出了「燕子鑽雲」的上乘輕功。紅衣喇嘛雖然避開了他穿喉的一劍,頭上的八角僧帽,卻已給劍尖挑開,跌落地上。雖無傷損,這一招至少也是輸了半招了。

  說時遲,那時快,李思南在半空中一個「鷂子翻身」,凌空下擊。紅衣喇嘛橫杖一擋,李思南的長劍在錫杖上一拍一按,再一個翻身,安安穩穩的著地,錫杖上的九個銅環,響個不停。

  那個漢人見了李思南這三招劍法,吃了一驚,說道:「原來是谷平陽的高徒,好,我來會會你的達摩劍法。」

  這人身材矮小,十分矯捷,聲到人到,使的是一雙判官筆,在劍光杖影之中,倏地便撲了進來。雙筆一分,左點「期門」右點「血海」,這兩個穴道,都是人身的死穴。李思南喝道:「好狠毒的點穴功夫!」身形一個盤旋,使出「抽撒連環」的劍法,挑開了紅衣喇嘛的錫杖,又架住了這漢子的判官筆,這漢子也不得不由衷佩服,讚了一聲:「好功夫。」

  楊婉正要來助李思南一劈之力,那個面肉橫生的西夏漢子已跑上了幾級石級,待要進屋拿人了。李思南道:「不可讓他進去。」楊婉亮劍出鞘,喝道:「給我滾下!」這漢子最初還不以為然,色迷迷地笑道:「小娘子,怎的這樣兇啊!」他怕傷了楊婉,想要空手奪她的劍,蒙古西夏的武士大都擅長「摔角」之技,另有一套功夫,個中高手,用摔角的技巧來奪敵人兵器,絕不亞於中原武學的「空手入白刃」的功夫。

  這西夏漢子以為楊婉是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能有多大本領?不料楊婉的劍法卻是由她哥哥所授的峨嵋派的嫡傳劍法。峨嵋派的劍法以輕靈奇詭見長,楊婉劍鋒一偏,陡然間從那漢子意想不到的方位削來,劍光一閃,削下了那漢子的半截小指頭。

  這西夏漢子痛得哇哇大叫,又驚又怒,那漢人卻笑道:「你暫且收起憐香惜玉之心,把這雌兒弄到了手再說吧!」

  西夏漢子一聲怒吼,喝道:「好潑辣的小妖精,看你逃得出逃不出老子的掌心!」抽出腰刀,舞起了一圈銀虹,刀中夾掌,向楊婉猛撲。看來他已是接受了同伴的意見,即使斬傷楊婉,也是在所不惜的了。

  楊婉冷笑道:「叫你知道姑娘的厲害!」青鋼劍揚空一閃,使出以巧降力的手法,劍尖輕輕一挑,把敵人的厚背朴刀挑開,劍鋒倏地就向他手腕削下。

  西夏漢子起初空手對敵,給楊婉所傷,還只道是自己大意所致,不怎這一個美貌的小姑娘有什麼真實的本領,此時方始知道厲害。百忙中急急一個「大彎腰,斜插柳」,硬生生地把腰軀一拗,飛腳來踢楊婉的劍,只聽得「嗤」的一聲輕響,這西夏漢子的護手皮套已給劍尖劃穿。但楊婉見他這一腳踢得兇猛,不願硬拼,也只好暫避其鋒。

  雙方由合而分,又再由分而合。西夏漢子吃了兩次虧,那裡還敢有絲毫輕敵,楊婉知道對方的氣力比她大得多,也是不敢粗心大意。一個勝在氣力充沛,一個勝在劍法輕靈,各有所長,本來是難分高下的,但因這西夏漢子一上來就吃了虧,一隻指頭被削了去,雖無大礙,使刀亦是稍有不便,不過數招,給楊婉殺得手忙腳亂。

  李思南那邊以一敵二,卻是險象環生。那身材矮小的漢人身手十分矯捷,一對判官筆盤旋飛舞,居然在劍光籠罩之下,屢次乘瑕抵隙,欺到李思南身前,近身搏擊,武學有云:「一寸短,一寸險。」他這對判官筆只有二尺八寸,卻比那紅衣喇嘛七尺多長的九環錫杖更難對付!近身搏鬥,每一招都是指向李思南的要害穴道,任誰稍有不慎,都有血濺塵埃之險。

  那紅衣喇嘛所使的招數沒有這漢子的狠辣,但卻也另有一功。鬥到緊處,只聽得他杖上那九個銅環響個不停,鈴聲雜亂無章,擾得李思南心神煩亂,好幾次險些給他打著。

  楊婉看見李思南形勢不妙,銀牙一咬,劍走輕靈,閃過那西夏漢子的刀鋒,倏地一個「鷂子翻身」,掌中劍「倒打金鐘」,「三環套月」,「玉女投梭」,一連三招迅捷無比凌厲非常的劍法,刺咽喉,掛兩肩,其疾如風,其銳如箭!殺得那西夏漢子招架不住,連連後退。楊婉將他迫下了十幾級石階,和李思南已是會合一起。

  李、楊兩口子以二敵三,形勢較為好轉。但還是處在下風。楊婉力弱,惡鬥了數十招之後,禁不住頰掛汗珠,嬌喘輕吁。西夏漢子哈哈大笑道:「殺那男的,這雌兒留下!」

  那漢人笑道:「哈圖上人早已勘破色空,我也不會和你來搶。你急什麼,是你的總是你的。」兩人一吹一唱,簡直是把楊婉看作囊中之物,楊婉氣得肺都炸了。高手比鬥,最忌沉不住氣,楊婉疾風暴雨般地刺了一十三劍,都給那漢人的雙筆一一架開,那西夏漢子乘機又施展他的「摔角」本領,楊婉險險給他抓著。李思南一招「左右開弓」,挑開紅衣喇嘛的九環錫杖,劍柄一撞,把那西夏漢子逼退三步,說道:「狗嘴裏不長象牙,別理他們!」楊婉聽李思南之勸,沉住了氣,心裏想道:「拼得一個就是一個,倘若是拼不過,我就自己了結。決不落在他們的手中。」

  眼看形勢越來越險,忽聽得悉悉索索的聲音,李思南抽眼一看,卻原來是那個受傷的漢子從磨房裏爬出來。李思南大吃一驚,心道:「你傷得這麼重,爬出來不是白白送死嗎?」沒有辦法,只好拼命搶攻,希望絆得住三個敵手,不讓他們抽出身子,跑去拿人。

  受傷的那漢子一級級地爬下了石階,鮮血一點點地滴在地上,終於給他爬到了門口。紅衣喇嘛在李思南凌厲的劍法威脅之下,不敢轉身,急得大叫道:「不能給這小賊逃跑!」那漢人道:「大師不用擔心,我去把他拿來!」雙筆一起,指東打西,看似點向李思南的前胸,筆鋒忽地一轉,卻向楊婉衝了過去,楊婉遮攔不住,身形微側,那漢子衝開了缺口,倏地就從楊婉身邊掠過。

  這人以為那姓龍的漢子已受重傷,只要自己一到,還不是手到拿來?擒人之後,回過頭來,還可以再擒楊婉,最多不過耽擱片刻,料想在這片刻之間,自己這兩個同伴總不至於就給對方傷了。

  這人是個江湖上的大行家,明知對方毫無反撲之力,還是不敢大意。當下把一支判官筆收起,另一支筆仍然持在手中,跑到那漢子的身邊,一抓就向他抓下。他見這漢子傷得重,怕用判官筆會把他戳死。

  他已經是有所防備的了,不料還是著了那漢子的道兒。那漢子手中扣著一枚小小的毒龍鏢,雙掌相交,「噗」的一聲,毒龍鏢的鏢尖已是刺破了那漢子的手心。那漢子的受傷雖然不假,但傷得那樣沉重卻是裝出來的。

  那漢人大吼一聲,左手判官筆插了下去,可惜已經遲了。要是他先用判官筆點對方穴道,那受傷的漢子決逃不了。如今才用判官筆,一筆剛剛戳出,雙眼已是昏花。原來那「毒龍鏢」乃是見血封喉的暗器,中毒之後,發作得非常之快,這一戳失了準頭,受傷那漢子一個「懶驢打滾」,使盡殘餘氣力,滾過了一邊。

  那漢人腳步踉蹌,判官筆失手墜地。受傷那漢子拾起了判官筆,喝道:「原物奉還!」飛筆一擲,那漢人應聲而倒。

  受傷那漢子爬到他的身邊,冷笑道:「你想害我,現在你可知道毒龍鏢的滋味了吧?怎麼樣,好不好嘗?」

  那漢人中了毒龍鏢,此時已是劇毒大發,身體內就好似有千百條小蛇,在他五臟六腑中亂咬亂鑽。那漢人渾身冷汗,咬著牙叫道:「龍爺,你做做好事,一刀把我殺了吧!」

  姓龍那漢子道:「殺你?有那麼便宜的事了你是不是陽天雷的門下架子,你那賊師父呢?快說!」

  那漢人道:「我的師父早已回到大都養傷了。」姓龍的漢子「哼」了一聲,說道:「原來你們師徒早已勾結金虜,如今又來私通蒙古韃子。」

  那漢人叫道:「冤有頭,債有主。你要報仇,有膽的去大都找我師父。卻何苦將我折磨?求求你,快快把我殺了!」

  姓龍的漢子冷笑道:「你急什麼?你還有半個時辰,待到毒氣侵入心房才會斷氣。」那漢子呻吟道:「我、我可是受不了啦!」

  姓龍的漢子道:「害我師父的除了陽老賊之外,還有何人?我們幫中,誰是你們的內應,你一招出來,我就給你一個爽快!」

  他以為這人受不了折磨,定然如實招供,不料這漢人忽地厲聲叫道:「我反正是活不了,你還能夠將我怎樣?哼,姓龍的小子,算你夠狠,但老子歸天之後,諒你這小子也活不了多長!」蓑地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噴得那姓龍的漢子滿頭滿面。原來他不願多受熬煎,於是拼受一時之苦,咬斷舌尖,自散功力,功力一散,毒氣散發更快,登時七竅流血而亡。

  那口血是有毒的,噴了這姓龍的漢子一面,雖然不致便有性命之危,但因他本來已受重傷,再給這毒血一噴,腥臭之氣撲鼻,他又不能閉了呼吸,因此也是極為難受,幾乎就要窒息。這漢子強自支持,吸了一口腥氣,心中想道:「但盼師妹快點到來!」

  當這漢子向那漢人迫問口供的時候,紅衣喇嘛和那西夏武士要想過來援救,可是給李思南、楊婉兩口長劍迫住,自顧不暇,那裡能夠抽出身子。

  楊婉恨那西夏漢子對她無禮,手中的青鋼劍狂風暴雨般地向他攻去,驀地喝道:「著!」卿的一劍,穿過了那西夏漢子的喉嚨,抽出劍來,那口劍都染得通紅了。

  紅衣喇嘛見同伴被殺,耳邊驀地又聽得那漢人的厲呼,百忙中回頭一看,只見那漢人亦已死掉,紅衣喇嘛獨力難支,心膽俱裂。火光映照之下,楊婉那把染得通紅的長劍又刺了過來,紅衣喇嘛嚇得魂飛魄散!

  閃著血光的寶劍駭人心魄,紅衣喇嘛正在抵禦李思南的連環攻勢,眼看這一把通紅的寶劍刺了過來,劍勢凌厲,無可抵擋,不由得魄散魂飛,大叫一聲:「吾命休矣!」

  但學武之人,到了生死關頭,雖然明知抵擋不住,出於求生的本能,也還是要盡力掙扎的,紅衣喇嘛的九環錫杖架著李思南的長劍,抽不出兵器,便飛起腿來,踢楊婉這把血劍。

  以楊婉的劍勢力道,這一劍本來可以削斷他的一條腿,紅衣喇嘛自己也不敢存著僥倖的念頭,不料一踢之下,只聽得「噹」的一聲,楊婉這把血劍竟然給他踢落,大出紅衣喇嘛意料之外!

  原來這是楊婉有生以來第一次親手殺人,在她一劍刺進那西夏漢子喉嚨之時,由於氣怒交加,還不覺怎麼。殺人之後,拔出劍來,血光映入眼簾,方始嚇得慌了。跟著向紅衣喇嘛刺出的那一劍,不由得手也發軟,看似凌厲,實是無力。

  紅衣喇嘛又驚又喜,連忙向楊婉衝過去,楊婉跌落寶劍,霍然一省,閃過一邊。李思南喝道:「那裡走?」紅衣喇嘛一抖九環錫杖,噹噹連聲,九個銅環,一齊飛出。原來他杖上的銅環也是可以當作暗器使用的,平時決不輕易使用,此時為了救命,只好使出最後一招。

  楊婉跌了寶劍,李思南恐她空手無法招架,當下忙舞起長劍,劍光化作了一道光輪,保護楊婉。只聽得噹噹之聲,不絕於耳,九個銅環,都給李思南打落。但那紅衣喇嘛也逃出去了。

  李思南道:「婉妹,你怎麼了?」楊婉拾起寶劍,揩抹乾淨劍上的血漬,說道:「沒什麼,只是我初次殺人,有點心慌。」李思南笑道:「你只要這麼想:我不殺他,他就殺我,那你就不會害怕了。」

  李思南扶起那受傷的漢子,給他止血敷傷。那漢子道:「朋友,你不必費神了,我不成啦!只是,只是──」看來他是有事交託,但氣衰力竭,說話已是抖不成聲。

  李思南道:「婉妹,咱們還有半支人參,請你拿出來,削成一片片。」楊婉道:「是!」削下了十多片人參,一片片的納入那漢子口中。這是野山人參,保氣培元,功效最佳。李思南要楊婉把它削成碎片,那是利於這漢子容易咀嚼吞服之故。

  過了一會,這漢子精神稍振,說道:「龍剛多謝救命之恩。原來你就是谷平陽的弟子李思南!」

  李思南道:「不錯,你現在信得我了吧?你這樣問,敢情是聽誰說過我的名字?」

  龍剛嘆口氣道:「孟姑娘說你是好人,果然不錯。孟大俠卻是誤會你了!」

  李思南又驚又喜,道:「你見著了孟大俠了?」

  龍剛道:「正是。孟大俠父女從蒙古回來,曾特地來到我們山寨報訊,交出了毒龍鏢,我才知道師父他、他老人家已經不幸被人害死。」

  李思南道:「哦,原來你是屠大俠屠百城的弟子。怪不得你會使毒龍鏢。」

  楊婉插口道:「那位孟大俠呢?」她口裏問的是孟大俠,其實是想知道孟明霞的消息。

  龍剛道:「孟大俠有要緊的事情,必須趕回江南,所以只在我們的寨子裏住宿一宵,第二天就獨自回去了。」

  楊婉聽了「獨自」二字,心裏想道:「孟明霞呢?」但是她怕太著痕跡,這一句話在她舌尖打滾,卻還沒有問出來。

  正在她想問未問之際,李思南已先問道:「龍兄,那麼你此次想必是為令師報仇而來的了。但只你一個人麼?」要知屠百城乃北方的綠林之雄,門人弟子親友下屬,本領高強的不知多少。是以李思南料想若為屠百城報仇,不應只是龍剛一人。

  龍剛道:「孟大俠來報訊之時,只有我和一位師弟留在山寨,另外幾位同門都分別到各地辦事去了。我們迫不及待,是以只好一面派人向同門報訊,我們第二天就立即下山,我們本來共有四個人的,我和四師弟和兩位山寨的頭領,唉,但現在卻只剩下我一個人啦!」說至此處,面如金紙。

  李思南猜想那幾個人一起是在路上遭了不幸,不願引起龍剛傷心,於是把水壺遞到龍剛口邊,說道:「你喝一口水,慢慢再說。」

  龍剛喝了一口水,繼續道:「我們得知噩耗,決意為師父報仇。不料仇人是誰還未知道,我們就給他的人綴上了。李公子,要不是你剛才出手相助,此刻我恐怕也不能和你說話了。請恕我不能向你行禮。你的大恩,我只好待來生再報啦。」

  李思南道:「你別擔心,你會好起來的。先找個地方養傷,我再替你設法尋醫。」李思南心想有那半支野山人參,最少可以保得住龍剛兩日的性命。

  龍剛苦笑道:「我的傷我自己知道,趁我還有一口氣,你讓我把要說的都告訴你吧。」

  龍剛拒絕上路,李思南只好說道:「好,那你就在這裏再歇一會兒。慢慢說吧。」心裏一面盤算,要如何勸說,才能鼓舞起龍剛求生的意志,跟他離開。

  龍剛道:「我們在路上接連和仇家鬥了幾場,四師弟和那兩位頭領都不幸死了。我也受了重傷,不過,總算給我探出了仇人的名字!」

  李思南怦然心跳,問道:「那人是誰?」要知殺得了屠百城的自是非同小可的人物,李思南當然也想知道這個神秘人物是誰了

  謎底揭開,龍剛咬著牙齒,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來道:「是陽天雷!」

  李思南心中一動,沉吟自語:「陽天雷?這名字我似乎聽誰說過!」驀地想起了一件事情。

  十二年前,他剛入師門未久,有一晚,半夜三更,有幾個人匆匆來找他的師父,師父和那些人立即就走,臨行時叫他小心看守門戶,說是三兩無就可回來。不料一去,去了七天,方始回來。回來的時候顏容倦怠,身上還帶著血!

  李思南驚問緣故,這才知道,那天晚上,師父是被那些人拉去參加圍攻一個大魔頭的。師父說,這個大魔頭是從北方來的,來到江南,做了幾件傷天害理的案子,殺了好幾個著名的武林人物。江南的俠義道於是聯合起來,誓殲這個魔頭,不料一戰之下,那魔頭雖然受傷,卻依然給他脫逃,而江南的俠義道,輕傷重傷的也有十幾人之多。

  這個大魔頭的名字就是陽天雷。

  李思南說出這件事情,龍剛說道:「不錯,就是這個陽天雷,那次他跑到江南,給令師用大力金剛掌打傷,逃回來後,就此沉寂,一晃過了十幾年,江湖上無人發現他的蹤跡。有人說他是傷重而死,有人說他是隱姓埋名,苦練了一種歹毒的功夫,準備練成之後,再到江南,不但要報一掌之仇,還要做天下武林的盟主。真相如何?無人能加以證實。

  「如今我才知道,原來這大魔頭當真是還活在人間,他不是在深山隱姓埋名,而是受了金虜之聘,進了金宮充當了大內高手。

  「我們這次來為師父尋仇,沿途碰見的敵人,就是這大魔頭陽天雷的黨羽,其中有他的弟子,有金國的武士,甚至還有蒙古的武士。金、蒙本是敵國,何以有蒙古的武士在內,這個我也是弄不明白,說不定這陽天雷暗中還和蒙古韃子私通,要做『看風駛舵』的所謂『俊傑』。

  「陽天雷和他的兩個得力助手,在戈壁遇上我的師父,一場劇鬥,陽天雷的兩個助手給我師父打死,他本人也受了重傷,如今已經逃回大都養傷。可憐我的師父孤身一人,受傷之後,無人料理,倒斃沙漠。

  「這些事是我在前兩天捉到一個俘虜,審問出來的,不過還有些細節尚未知道。剛才我從這個漢子口中,才問出全盤真相。這個漢子名喚榮彩,是陽天雷的弟子。」

  龍剛氣喘吁吁,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漸漸幾乎聽得不大清楚了。李思南暗暗吃驚,心裏想道:「怎的他吞服了半支野山人參還是不濟事。」於是說道:「龍大哥,你有話以後慢慢說吧。咱們還是先找個地方給休養傷的好。」

  龍剛抬頭一看天色,東方已露出魚肚白,龍剛忽地嘆了口氣,說道:「我要等待的人,只怕是等不到他們來了。李公子,我拜託你兩件事情。」

  李思南道:「你是約了他們在此見面的麼?先找個比較隱蔽的地方你躲一躲,我在這裏等他們好不好?你不要胡思亂想,你會活著見他們的。」

  龍剛道:「不,你不知道,我是等不及的了,這兩件事情很緊要,我必須趁著現在還有口氣,趕快對你說了。」

  李思南不相信龍剛就有性命之憂,但他既然說得如此嚴重,李思南為了使他安心,只好說道:「好吧,你先告訴我也好。你等待的是什麼人,我怎樣和他們聯絡?」

  龍剛道:「其中一個是你認識的,她、她就是孟大俠的女兒孟明霞!」此言一出,李思南和楊婉都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龍剛約會的人竟然是孟明霞,此事大出他們意料之外。

  龍剛道:「我一路留下標記,他們會跟著這些標記找到這裏來的。第一件事,請你告訴他們,殺我師父的仇人是陽天雷。」

  李思南道:「好。第二件呢?」

  龍剛喘了口氣,說道:「這、這第二件事……唉,我該怎麼說呢?……」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欲說還休。就在此時,忽聽得急驟的蹄聲,已是隱隱傳來。

  楊婉失聲叫道:「你看,來的是不是孟姑娘?」

  龍剛驚喜交集,叫了一聲:「呀,真的是她來了!」也不知是由於毒傷發作,還是受了突如其來的驚喜刺激,一口氣轉不過來,雙眼忽地翻白,暈了過去。

  李思南大吃一驚,抓著龍剛雙肩搖道:「龍兄,醒醒!」正要設法救治,那騎馬已經來到。

  那騎在馬上的是個紅衣女子,李思南回頭一看,這個女子他並不認識,心裏好生詫異,想道:「怎的龍剛又說是孟明霞?嗯,莫非這個女子只是一個不相干的過路人。」

  楊婉從未見過孟明霞,卻以為來的是她,不由得心亂如麻,茫然地迎上前去。那紅衣女子忽地喝道:「好呀,你們膽敢害了我的師兄!」把手一揚,一柄飛鏢倏的飛了出來,向楊婉當頭抓下。正是:

  塞外又逢奇女子,天涯同是亂離人。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瀚海雄風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