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三回 良友相逢徒悵悵 夫妻離散恨綿綿



  李思南未曾回答,楊婉已先說道:「咱們都是給大汗辦事的,理應彼此幫忙。將軍,你說這樣的話,那是太見外了。」

  李思南其實已是急著要去救援孟明霞的了,只是怕楊婉多心而已,聽了楊婉這麼說,馬上順水推舟地說道:「是呀,大家都是自己人,何須說到酬勞二字?你叫我們去分享功勞,我們倒不好意思去了。」

  蒙古武士哈哈笑道:「難得兩位如此高興,我倒是說錯話了。好,這就去吧。」

  且說屠鳳、孟明霞二人正在吃緊,忽見新來的這隊敵人之中,竟有李思南和楊婉在內,都是大為驚詫。尤其是孟明霞,她以為是見不到李思南的了,想不到李思南突如其來,孟明霞不由得惴惴不安,暗自尋思:「難道李思南當真已經變節,他說給龍剛聽的那些話,只是想哄騙我們的麼?與他同來的這個女子想必就是鳳姐說的那個楊婉了,且看他們怎樣?」

  此時,這一隊人已經紛紛跳下坐騎,跑上山坡,準備活捉屠、孟二女。那紅衣喇嘛亦已看見了李思南了。

  這紅衣喇嘛正是和榮彩及那西夏漢子一同去搜索磨房的那個喇嘛。昨晚那一位他的兩個同伴都給殺死,他自己也給李思南刺傷,僥倖逃了出來,後來才碰上淳于臏的。

  紅衣喇嘛一眼瞥見李思南,這一驚當真是非同小可,連忙叫道:「你們中間有奸細,有奸細!」

  那蒙古武士了莫名其妙,叫道:「什麼?你說誰是──」他還不怎麼相信,正要查問,「奸細」二字尚未說出口來,陡然只覺後心一涼,李思南已是到了他的背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一劍從他後心刺入,前心穿出!與此同時,楊婉也飛快地動手,她的劍法比李思南更狠更準,唰唰兩劍,刺傷了兩個西夏武士的關節要害,那兩個漢子骨碌碌地滾下了山坡。

  李思南抽出寶劍,喝道:「我是大漢男兒,豈能為虎作倀?說給你聽,也好叫你死得明白!」那蒙古武士雙眼翻白,大叫一聲,氣絕而亡。

  這一隊人之中,以那蒙古武士本領最強,其次就是那兩個西夏武士,這三個人一死兩傷,另外四個人慌不迭地逃跑。

  楊婉叫道:「屠姐姐不要著慌,我來幫你!」原來她是有心讓李思南去助孟明霞,故而自己搶先來加入屠鳳這邊。

  淳于臏聽得背後金刃劈風之聲,反手一劍,盪開楊婉的劍招。屠鳳騰出手來,倒縱三步,喝一聲:「打!」三支毒龍鏢,閃電般射出。

  三支飛鏢打出,變化各個不同。

  使青銅棒的那個漢子,氣力頗大,跳躍的功夫卻是不甚靈活。他把青銅棒一擋,沒有擋著。待要轉身閃避,那裡還來得及,只覺脅下一麻,腰部已是著了飛鏢,晃了兩晃,登時就倒下去了。

  使月牙彎刀的那個漢子,刀法使得潑風也似,霍地一個「鳳點頭」,長刀一舉,一招「舉火燎天」,「嗚」的一聲,把飛鏢打落。但雖然打落,只因勁力較弱,那支飛鏢幾乎是貼著他的頭皮擦過。那漢子聞得一股淡淡的腥味,駭然叫道:「毒龍鏢!」

  屠鳳笑道:「不錯,你倒識貨!」第三支鏢早已出手,直取淳于臏的咽喉。淳于臏好生了得,左手鉤一拉,右手鉤一擋,這支飛鏢登時改了方向,向楊婉飛去。

  楊婉運劍一挑,飛鏢方向再轉,使月牙彎刀的那個漢子驚魂未定,飛鏢又射到了他的面門,這次他可閃躲不開了,「卜」的一聲,飛鏢插到了他的肩頭,「毒龍鏢」見血封喉,這漢子喉頭咯咯作響,還未叫得出聲,已是七竅流血,倒地而亡。

  淳于臏雙鉤飛舞,護著全身,叫道:「纏著她,不能讓她放暗器!」淳于臏這邊還有六七個人,從帳篷裏都跳出來,袖箭、飛蝗石、鐵蒺藜……各種暗器紛飛,冰雹般的向屠鳳射去,屠鳳揮劍遮攔,偷空發出毒龍鏢還擊。

  雙方以暗器交鋒,屠鳳身法輕靈,劍法精妙,冰雹般的暗器連她的衣角都沾不著,對方又給她的毒龍鏢殺了兩個。可是餘下的五個人畢竟是攻到了她的身旁,一到近身搏鬥,屠鳳的暗器已是不能再發。

  楊婉替屠鳳解圍之際,李思南亦已到了孟明霞這邊。圍攻孟明霞的共是三人:紅衣喇嘛、一個使大斫刀的漢子、和一個使長矛的蒙古武士,前者是淳于臏邀來的黑道人物,後者是木華黎手下「神翼營」的頭目,武功都很不弱。

  李思南來得正是及時,唰的一劍,撥開了那武士的長矛,迅即劍鋒一轉,攻得那使大刀的漢子連忙救招。孟明霞所受的壓力大大減輕,精神陡振,運劍如風,敵住了紅衣喇嘛的九環錫杖。

  李思南是個武學的大行家,和那使大刀的漢子過了一招,已知他的下盤功夫甚為堅固,必須用「以巧降力」的打法方能勝他。當了不容他再搶攻勢,立即斜身上步,右手舉劍先盪開蒙古武士的長矛,左掌從劍底穿出,向那使大刀的漢子腕下一撩,使刀的漢子怒道:「小子膽敢欺我。」長刀斜劈下來。李思南身軀一矮,說時遲,那時快,劍柄已是撞開他的長刀,那漢子腰脅一麻,給李思南點中了穴道。

  使長矛的蒙古武士正自向李思南刺來,李思南輕輕一閃,閃到了使大刀的漢子背後。這漢子給李思南點著了穴道,渾身麻木,不能動彈,但卻還未曾倒下。就似著了定身法似的,恰恰給李思南拿來當作盾牌。

  蒙古武士不知他已著了道兒,待到長矛刺出,見他動也不動,方始發覺有異。他們二人的招數本來是互相配合的。蒙古武士正面刺扎,這漢子就該側身斜劈,與他配合,來攻敵人的。

  蒙古武士大吃一驚,縮手不及,長矛一挑,登時把自己的同伴像稻草人似的挑上了半空。蒙古武士目瞪口呆,又驚又怒,迫切間還未曾罵得出聲,李思南已是唰的一劍,刺入了他的小腹。李思南喝道:「你們到黃泉路上作伴去吧!」抽出劍來,這個蒙古武士也就應聲倒地了。

  紅衣喇嘛見李思南來到,膽氣已怯,此時他的兩個助手又已給李思南所殺,紅衣喇嘛更是心慌,這剎那間不由得杖法大亂。孟明霞乘勢疾攻,劍氣如虹,一招「玉女投梭」,劍光閃處,血光飛濺,紅衣喇嘛的右肩已是給她劃開了一道五寸多長的傷口。

  紅衣喇嘛一聲怒吼,回身便逃。李思南喝道:「往那裡跑?」紅衣喇嘛一抖九環錫枚,枚上的九個銅環都飛了起來,向李、孟二人打去。原來他的銅環不但可以擾人心神,危急之時,還可以當作暗器的。

  李、孟二人雙劍合璧,劍光四展,合成了一道圓弧。只聽得叮叮噹噹之聲不絕,九個銅環盡都打落,有的還給劈成兩半!發出異常的音響。

  孟明霞道:「掃盪殘敵要緊,請你去助屠鳳!」口中說著,身形已是朝著楊婉奔去,原來孟明霞想和楊婉結交,因此要趁這個機會與楊婉並肩禦敵。

  那五個圍攻屠鳳的漢子見大勢已去,無心戀戰,不待李思南殺來,便即一哄而散,屠鳳不理他們,卻向那紅衣喇嘛追去!李思南恐她有失,跟上去給她壓陣。

  屠鳳問道:「這喇嘛可是昨晚和那榮彩一道,要來捉拿我的二師哥的?」李思南道:「不錯。他已經著了孟女俠一劍了。」屠鳳銀牙一咬,說道:「不能放過了他!」

  此時那紅衣喇嘛剛剛搶了一匹坐騎,跨上馬背。屠鳳把手一揚,發出了連環毒鏢。紅衣喇嘛一臂受傷,揮杖不靈,只打落了一支毒龍鏢,第二支毒龍鏢射著了他的後心,毒龍鏢見血封喉,紅衣喇嘛一個倒栽蔥跌下馬來,發出了一聲裂心肺的呼叫,就倒在血泊之中不會動了。

  楊婉獨戰淳于臏正感不支,孟明霞來到,一照面便下殺手!

  淳于臏反手一鉤,鉤尖對著孟明霞的虎口。這一招攻敵之所必救,本來是反守為攻的上乘招數,可惜淳于臏要對付的不單是一個孟明霞,在他前面還有一個楊婉也沒閒著。楊婉趁這機會,唰的一劍指到了他的背心。淳于臏背腹受敵,難於兼顧,只好先解楊婉這一招足以取他性命的劍招。孟明霞何等矯捷,劍鋒一轉,倏的一個「斜切藕」的招式斜削下來,登時在淳于臏的左臂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傷口。要不是他倒縱得快,這條臂膊險些就要給孟明霞硬生生的切斷。

  屠鳳喝道:「把性命留下來!」她恨極了淳于臏,一揚手竟是三支毒鏢連環發出,淳于臏委實了得,一臂受傷,只是單鉤一撥,只聽得噹噹聲響,兩支飛鏢給他打了回來,和第三支飛鏢一撞,三支青龍鏢都落在地上。

  說時遲,那時快,淳于臏早已跨上了馬背,絕塵而去。他這匹坐騎乃是千中選一的口外良駒,不在明慧公主送給李思南的那匹名馬之下。

  屠鳳嘆了一聲「可惜」,把毒龍鏢拾回暗器囊中,上前待與他們招呼,只見孟明霞已經和楊婉搭話了。

  孟明霞落落大方地笑道:「這位想必是楊姐姐了?屠姐姐回來和我說起,我正在遺憾恐怕見不到楊姐姐,誰知你們就來了。這次可真是多謝你們啦。」

  楊婉說道:「這是應該的,孟女俠於南哥有救命之恩,我們得知消息,豈能不來報答?說真個的,我也很想見孟姐姐呢。」楊婉當然不好意思說出她是李思南的未婚妻的身份,但在言語之間,已是隱隱約約地透露出來。一句親親熱熱的「南哥」,就足以表明了她和李思南的關係是與眾不同了。

  李思南倒是有點感到尷尬,但好在孟明霞落落大方,李思南受了她的影響,神態這才恢復自然。當下李思南上前與孟明霞重新見過禮,謝過了她當日相救之恩。

  孟明霞問了他在蒙古的遭遇,李思南據實回答,最後說道:「家父不幸遭奸人陷害,多虧婉妹救護,我們父子才能見上一面。」孟明霞聽了這話,心中更是了然,情知他們的關係決不只是止於「兄妹」。

  孟明霞心內微酸,卻也暗暗地為他們歡喜,想道:「這們位姑娘出自名門,又是才貌雙全。她和思南相配,正是一對天造地設的佳偶。」

  屠鳳心直口快,笑道:「李公子,我今日請你你不來,我還只當你沒有良心呢。如今我明白了,原來如此。」李思南、楊婉與孟明霞都不禁面上一紅。孟明霞嗔道:「屠姐姐,你怎麼胡亂說話,也不怕客人見怪。」

  楊婉不想局面尷尬,笑道:「我們可不是什麼客人。孟姐姐,我和你雖然初次見面,但南哥和你卻是早已相識的了,所以,我對姐姐也有一見如故之感呢。」這幾句話說得很得體,但話中的醋味,卻也隱隱嗅得出來。孟明霞聽了,不覺暗暗皺眉,心裏想道:「這位楊姑娘樣樣都好,可惜卻是有點小心眼兒。」

  忽聽得草叢中有呻吟之聲,原來有個西夏武士受了劍傷,人還未死,正在那裏掙扎。屠鳳心中一動,說道:「我正要找個活口審問。好,你們談吧,我去料理這廝。」

  屠鳳把這武士拖了出來,給他敷上了金創藥,說道:「有件事情我要問你,你說實話!」這武士得她敷上了金創藥,疼痛減了許多,以為可以活命,大喜過望,說道:「姑娘請問,但有所知,定當奉告。」

  屠鳳說道:「這紅衣喇嘛昨晚和一個漢人名叫榮彩的同在一起,你知道嗎?」那西夏武士一道:「知道。」屠鳳道:「這個榮彩的師父名叫陽天雷,你知道嗎?」西夏武士道:「陽天雷是金國的大內高手,我們雖然僻處西夏,也是久聞其名的了。」

  屠鳳道:「我要問你的就正是這件事情。蒙古與金國正在交戰,陽天雷既然是金國的大內高手,何以他的弟子卻和蒙古的喇嘛一同辦案。」

  西夏武士低聲說道:「姑娘,幸虧你問著了我,這是一個外人絕不知道的機密!」屠鳳又給他敷上一把金創藥,笑道:「你可以告訴我嗎?」

  西夏武士道:「姑娘待我這樣好,我豈敢隱瞞。陽天雷是個見風使舵的傢伙,如今蒙古勢大,陽天雷早已和哲別暗中有了往來,準備待到蒙古兵臨城下之時,他就要在金京作內應的了。」

  屠鳳道:「原來如此。但你也是跟他們一夥的,你是不是也準備在西夏作蒙古的內應呢?」

  西夏武士滿面通紅,訥訥說道:「良禽擇木而棲,忠臣擇主而事。我在西夏出不了頭,這、這也是不得已的事。」

  李思南心中一動,說道:「蒙古的大軍聽說要移師向西,先打貴國,這是真的吧?」西夏武士吃了一驚,說道:「李公子你也知道了?」

  其實李思南是因為蒙古屯兵龍沙堆,根據軍情判斷的,並非知道蒙古的軍事計劃。他這麼一套口風,果然從這西夏武士口中得到了證實。

  屠鳳冷笑道:「原來你也是賣國求榮,與陽天雷正是一丘之貉!」西夏武士大驚道:「姑娘,你說過饒我一命的。」屠鳳道:「我只是要你說實話,幾曾答應過饒你性命?別的可饒,賣國之輩絕不可饒!」唰的一劍,登時把西夏武士釘在地上。

  楊婉給她嚇了一跳,心裏想道:「這樣美貌的姑娘,想不到竟是殺人不眨眼。不過,她的手段雖然狠辣,如也令人深感痛快。」

  要知楊婉的出身和屠鳳、孟明霞都不同,氣質也自然兩樣。因此儘管她給她們那種巾幗鬚眉的氣質所吸引,內心不由得不對她們佩服,但也總感到自己和她們不是同一類的,即使不至於格格不入,也絕不能水乳交融。相形之下,李思南可就和她們融洽多了。楊婉忽地有個異樣的感覺,覺得自己站在李思南和孟明霞之間,就似一個「外人」一樣。雖然李思南和她說的話比和孟明霞說的還多。

  不知不覺已是東方大白,李思南說道:「蒙古若是移師西向,西夏就要成為戰場,此地不宜久留,我看你們也是趕快回去的好。」

  孟明霞道:「我們要等宋鐵輪夫婦從蒙古來與我們會合,你們先回去吧。」楊婉道:「我們也不差在幾天,大家同行有個伴,南哥,你的意思怎樣?」

  李思南未曾回答,孟明霞已先說道:「我們可能還要會合一些黑道上人物,你們不是道中人,恐怕多少有點避忌。而且蒙古韃子也正在追捕思南,你們實在犯不著為我們耽擱。我看還是你們先回去的好。」原來孟明霞恐怕楊婉多疑,是以不願意和他們同行。

  孟明霞既然這樣說,楊婉自是不便堅持,於是說道:「好吧,那我們就先走一步,但願回到中原,咱們可以重見。」

  李思南和楊婉出了蝴蝶谷,免不了要談起孟明霞,李思南笑道:「婉妹,你可以放心了吧?孟明霞對待你我都是一樣。你看她的態度,就可以知道她根本就沒存著男女之見,更不要說什麼私情。」

  楊婉嗔道:「我幾時有過不放心的?你的心倘若不是向著我,找把你縛在裙邊也沒有。不錯,孟明霞的確是落落大方,是巾幗鬚眉,是女中豪傑,怪不得你要稱讚她。可你也不該把我看成了多疑善妒、氣量狹窄的女人呀!」

  李思南苦笑道:「我不過隨便說一句話,你卻想到那裡去了?好,但得你放心就好,咱們不必再談她啦。」

  楊婉心裏想道:「你怕和我談她,可見你實在還是忘她不了。」楊婉不願意這種不愉快的氣氛保持下去,因此聽了李思南的話,果然也就不再提孟明霞了。但雖然不提,孟明霞投在她心上的陰影卻仍還不能消除。

  兩人各懷心事,策馬前行,他們的馬快,只走了兩大,已接近金國和西夏的邊境。

  這一日正行走間,忽見塵頭大起,一大群難民,扶老攜幼,像潮水一樣從前面退來。

  李思南大吃一驚,忙截著一個難民問道:「前面出了什麼事?」難民道:「快走,快走!蒙古韃子已經打進來啦!」

  李思南是早已知道蒙古軍移師西向的,但這支奇兵從西夏的後門打進來,來得如此迅速,還是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楊婉道:「怎麼辦?咱們的馬快,要是找得一條路,可以避過蒙古的大軍……」李思南道:「情況這樣混亂,很難探明虛實,前行危險太大,只好退回去!先找個地方躲躲吧。」

  轉眼間路上已擠滿難民,他們騎著馬雜在人堆之中,比人行也快不了多少。李思南一看不是辦法,只好叫楊婉離開大路,向荒山奔逃,還未曾擠出人堆,西夏的潰軍又已似潮水一般湧來。

  這些潰軍只顧逃命,可不理會百姓的死活,騎著馬的就向人堆衝過去,無數婦孺在鐵蹄之下給踐踏得遍體鱗傷,哭聲震天;失了坐騎的也仗著刀槍衝散人群,奪路而逃,逃避不及的老百姓,死在亂兵刀槍之下的也很不少。

  李思南又是憤怒,又是感慨,心道:「這樣的士兵,畏敵如虎,望風而逃;對待自己的百姓卻又是殘暴如狼,肆意蹂躪,這還能打什麼仗?怪不得蒙古兵能夠以少勝多,長驅直入了。」

  心念未已,一小隊潰兵已經向他們衝來,紛紛呼喊:「我要坐騎」,「男的可以作伕子」,「你要坐騎,那女的就留給我吧!」未曾到手,已在議定分贓了。

  李思南、楊婉大怒,雙劍揮舞,殺了幾個人,潰軍方知厲害,一哄而散。但前隊的潰軍散了,後面大隊的潰軍又趕來了。

  李思南怒道:「你們不敢打蒙古韃子,卻來欺侮百姓。好,你們來吧,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雙我殺一雙!」

  話猶未了,忽見潰軍四散奔逃,有的從他們旁邊逃過,卻也沒有招惹他們。李思南起初莫名其妙,抬眼一望,這才看到,原來是一隊蒙古騎兵已經殺到。

  李思南道:「婉妹,你跟著我!」奪過兩支長矛,左挑右刺,在亂軍中衝開了一條路,到了荒野,潰兵已經少了,李思南叫了一聲「婉妹」,不見答應,回頭一看,卻已不見了楊婉!李思南這一驚非同小可,他只道楊婉是一直跟在他的背後,竟不知在什麼時候給亂軍衝散了。

  李思南叫聲:「苦也!」欲待回去尋找,只見塵沙滾滾,萬馬奔騰,蒙古的大軍已經殺到,主力沿著官道挺進,兩翼則在曠野展開,分出無數小隊騎兵,搜索殘敵。

  其中一個小隊追逐西夏潰軍,追到了李思南的所在,李思南挽起成吉思汗所賜的那張鐵胎弓,嗖、嗖、嗖,連珠箭發,三枝箭射翻了三個蒙古騎兵,說時遲,那時快,另外兩騎已經衝到他的面前。李思南大喝一聲,輕舒猿臂,抓著一支向他刺來的長矛,將那蒙古兵連人帶矛猛的拽了過來,一個旋風急舞,便拋出去,恰好把另一個蒙古兵也撞翻了。

  忽聽得有人喝道:「好箭法!」李思南抬頭望去,只見一面大旗迎風招展,大旗下一個威風凜凜的將軍跨著戰馬,停在路邊,正向著他們這邊望來。這個將軍不是別人,正是神箭手哲別。原來這一路大軍就是他統率的。

  李思南滿身泥汙,距離又在百步開外,哲別本來不知道他是誰,但因見他箭法高強,不覺技癢,笑道:「難得有個對手,咱們較量較量!」弓如霹靂,箭似流星,也是連珠箭發,一發三箭。

  哲別的箭法比李思南高明,李思南提起鐵胎弓一撥,拔落了第一枝,一個「蹬裡藏身」躲過了第二枝,第三枝箭射著了他的坐騎,李思南回頭一箭,也向著哲別射去。

  哲別一聽利箭劈空之聲,不由得心頭一凜,心道:「這是一張頭號的鐵胎弓。」把手一招,把那枝箭接到手中。成吉思汗的弓箭是特製的,哲別一看,立即就知道是李思南了。

  哲別喝道:「原來是你這小子!唉,兒郎們,不要讓他跑了!」那小隊騎兵給李思南殺了五人,還有四個,聽得主將下令,顧不得追殺西夏潰軍,齊都向李思南追去。

  李思南的坐騎負痛狂奔,跑出了數里之地,力不能支,四蹄屈地,倒了下去。李思南施展「燕青十八翻」的功夫,在地上一個盤旋,長劍揮舞,人未起立,已斬斷了八條馬腿,把四個追兵跌下馬來。

  哲別快馬追來,人未到,箭先發,李思南抓起一個士兵作盾牌連擋三箭,忽覺脅下一麻。原來是哲別的一枝神箭穿過了那兵土的身體,射傷了李思南。不過也幸虧有這個「盾牌」,射到了李思南的身上之時,這枝箭的勁道已經大減,傷得不算很重。可是傷得雖然不重,但李思南失了坐騎,形勢亦是十分危險了!

  李思南正在奮戰奪路之際,忽聽得呼呼風響,黃沙四起。這是西北黃土荒原上罕見的「龍捲風」,無巧不巧,恰好在這個緊張的時刻給李思南遇上了,這一陣狂風,不啻做了他的救星。

  狂風刮地而來,吹動了鬆散的黃土層,捲起了黃色的沙霧,像數十百重厚厚的黃幕,蔽地遮天,沙霧中只見人影幢幢,難分敵友,曠野中風力特別強勁,雙方都急於找尋避風之處,顧不得再打下去。

  風聲呼呼之中忽聽得一片金鐵交鳴之聲,這是從大路上傳來的。蒙古的騎兵正在路上行進,碰上這陣狂風,不能不歇下馬來,隊形散亂。有一隊俘虜趁此時機逃跑,有的奪了兵士的武器,還奪了兵士的馬匹,冒著狂風,衝殺出去。

  哲別此時已離開大隊,卻不知軍中發生了什麼事情,只道是有敵軍乘機偷襲。他是一軍主帥,必須回去查明真相,應付意外,鎮定軍心。當下想道:「這小子受了箭傷,諒他跑不出西夏國境。風過之後,我叫人多繪他的圖形,分發邊境的各營駐軍,叫他們多加留意就是。」於是撥轉馬頭,趕回軍中。

  李思南咬實牙根,在狂風中奔走,黃沙撲面,氣都幾乎透不過來,好幾次險些倒了下去,但李思南仗著頑強的意志而沒有停下腳步。

  這一陣風吹了一頓飯的功夫,方才停止。狂風過後,李思南定睛一瞧,只見自己已經到了山腳,後面並無追兵。

  李思南只覺雙腿酸麻,百骸欲散,傷口疼痛欲裂,摸了一摸,濕漉漉的,也不知是血是汗,他身上滿是泥沙,流下的汗也變成黃色的了。

  李思南隨身帶有乾糧和金創藥,幸好未曾失落。當下將底衫撕破,抹去血污,敷上了全創藥,將傷口包紮起來,心裏想道:「現在還不能說是脫離險境,入山越深越好。」於是忍著渴,吃了兩個硬饃饃,強振精神,爬上山去。

  直到黃昏之後,李思南方始爬到山上,幸好找著一條山溪,李思南喝過了水,洗了個澡,精神漸漸恢復。

  李思南寧神打坐,默運玄動,行氣活血,也不知坐了多少時候,自覺氣達四梢,小腹發熱,知道自己傷不礙事了,這才站起來,睜眼一看,只見月在天心,風吹草動,林中一片靜寂,遠處胡笳之聲,尚自隱隱可聞,兩軍追逐,卻不知到了何處了。李思南看著月光下自己的影子,想起失去的楊婉,不覺心痛神傷。

  李思南想起楊婉對他的種種好處,如今剩下自己影隻形單,楊婉死生未卜,不禁悲從中來,難以斷絕。「楊婉本領不弱於我,但願她也能夠像我一樣逃出生天。天涯海角,終我一生,我無論如何也要把她找到。」李思南對著明月發了誓,心裏才好過一些。

  一陣風吹過,亂草叢中好像有悉悉的聲響。李思南在一場劇戰之後,只吃了點乾糧,此時精神恢復,肚子裏餓得難受,聽得草叢中的聲響,以為藏著什麼野兔之類的小動物,心想:「正好給我充饑。」於是隨手拾起兩顆石子,向草叢中打去,他準備施用「連珠鏢」的打法,第一顆石子把野獸嚇跑出來,第二顆石子就要把它打著。

  不料草叢中驀地竄出一個人來,第二顆石子未曾打出,他已經撲到了李思南的眼前了。

  月光下看得分明,只見面前的這個漢子渾身塵土,衣裳血漬斑斑,也不知他是什麼身份,那一國人?但穿的卻是蒙古人的服飾。

  李思南只道是哲別派來搜索他的人,無暇思索,連忙拔出劍來,唰的一劍,便刺他的穴道。李思南是準備將他點了穴道之後,再仔細盤問他的。

  這一招刺穴劍法是李思南的看家本領,滿以為一個普通的蒙古韃子,決不能逃過他這一劍。不料這漢子的身手竟是十分矯捷,大大出乎李思南的意料之外。

  只見青光一閃,「噹」的一聲,這漢子拔劍出鞘、解招、還劍三個動作,一氣呵成。不但化解了李思南這一招精妙的刺穴劍法,而且反手一指,碧瑩瑩的劍光閃電般地便指到了李思南的面門。

  李思南霍地一個「鳳點頭」,青鋼劍一抬,一招「舉火燎天」,將那人的長劍拔開。那人一個盤龍繞步,繞到李思南側面,唰地又是一劍刺向李思南脅下的「癒氣穴」。

  李思南一個「大彎腰,斜插柳」,在間不容髮之際,避開了這一招,不由得心中一凜,想道:「原來這廝也會刺穴,倒是不可小覷了!」

  心念未已,說時遲,那時快,這人又已撲到,運劍如風,一口氣連攻了十七八招。

  李思南的本領,其實並不在這漢子之下,但因氣力不濟,腹中饑餓,擋了十數招之後,已是力不從心,只能招架。好在這漢子也好像有點後勁不繼的模樣,一口氣攻了十六八招,劍法亦已漸漸緩慢下來。

  李思南心中一動:「這人的劍法好似在那裡見過似的?」剛要喝止,那人已是猛地跳出圈子,喝道:「你是誰?」

  李思南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大漢男兒李思南。你是誰?」

  那人哈哈笑道:「你是大漢男兒,我也是大漢男兒,這場架不必再打了吧。李兄,若是我猜得不錯的話,你應是少林派的。不知尊師是那一位?」

  李思南道:「家師是少林派的俗家弟子,他老人家姓谷名平陽。」

  那人道:「哦,原來李兄是谷平陽谷大俠的高足,怪不得使得這麼好的達摩劍法。」

  李思南道:「我還沒有請教兄台高姓大名呢,可以見告嗎?」

  那人道:「小弟姓石,單名一個璞字。」

  李思南道:「哦,原來是石兄,怪不得我看你的劍法似曾相識。」

  石噗詫道:「李兄何以識得我的本門劍法?」

  李思南道:「尊師是屠大俠屠百城吧?令師妹屠鳳昨天還是和我在一起的。」

  石璞驚喜交集,連忙問道:「屠師妹在什麼地方?我還有個二師哥名喚龍剛,不知李兄可也見過。」

  李思南道:「屠姑娘和一位孟姑娘在蝴蝶谷,等待宋鐵輪夫婦與他們會合。龍師兄則、則已不幸死了。」

  石璞大驚道:「怎麼死的?」

  李思南把先後碰見龍剛、屠鳳之事,原原本本地告訴了石璞,石璞聽得雙目垂淚,又是傷心,又是憤恨,當下拔劍砍石,發下誓道:「這都是淳于臏這賊子害了龍師兄的。我不殺此賊,誓不為人。」

  李思南待他怒氣稍平之後,說道:「石兄,你怎麼來到這裏的?何以穿的這身服飾?」

  石璞道:「說來慚愧,昨日我碰上蒙古大軍,眾寡不敵,不幸被俘。今日日間經過寥兒溝時,蒙古騎兵正在追擊西夏潰軍,無巧不巧,颳起了一場罕見的龍捲風,風沙蔽目,俘虜乘機逃亡,小弟僥倖逃了出來。」

  李思南笑道:「這可真巧極了,我也是在那場風暴中逃出來的。你一定很餓了吧,我這裏還有點乾糧。」

  石璞道:「我剛才抓了一隻野兔,你身上帶有火石嗎?」

  石璞從亂草叢中把野兔取出,李思南燒起了一堆火,兩人分食烤兔乾糧,精神大振。

  李思南想起楊婉,問道:「你在風暴之中,可曾見過一個如此這般的少女?」心知希望甚是渺茫,不過姑且一問而已。

  不料石璞聽了李思南詳述楊婉的服飾相貌之後,說道:「見過。唉,這位姑娘的遭遇其慘!……」說至此處猛然如有所覺,連忙問道:「不知這位姑娘是李兄的什麼人?」正是:

  亂世鴛鴦遭折翼,生離死別總心傷。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瀚海雄風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