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三回 雙雄比劍驚心魄 少俠傷情動殺機



  不料淳于周心念未已,褚雲峰已在朗聲說道:「久仰柳舵主劍術天下無雙,如若不向柳舵主討教劍術,豈不是如入寶山空手回?褚某以小可不才,倒是寧願請教柳舵主的劍術!」

  柳洞天要與對方比掌,此事已是頗出眾人意料之外,那知褚雲峰竟然不肯佔此便宜,明知對方是個劍術的大名家,仍然要與對方比劍,群雄不禁又是驚詫,又是佩服,心中俱是想道:「難道這個無名少年在劍術上也有過人的造詣?但不管如何,他這份不畏強敵的豪氣,已是足以令人心折!」

  淳于周哈哈笑道:「不錯,印證武功,自是不拘一格。比掌也好,比劍也好,劍掌都比更好!請兩位盡展所長,讓我們也好大飽眼福!」

  石璞道:「褚兄,請你試試這柄青鋼劍合不合用?」褚雲峰道:「無須費心,小弟攜有兵刃。」

  倏地一個轉身,手中已多了一柄長劍。原來他的佩劍乃是一把可化作繞指柔的軟劍,繫在腰間,當作腰帶,旁人看不出來。

  柳洞天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寶劍,心裏想道:「他若是仗著寶劍的鋒利,我倒不怕。但他能夠使用這種軟劍,想必在劍術上也有相當造詣。」要知在各種兵刃之中,軟劍最為難使。但劍術倘若練到十分高明的時候,有沒有寶劍,都是一樣。

  雙方各自舉劍說了一個「請」字,陡然間,只聽得一陣急促的叮噹之聲,端的有如繁弦急響。原來他們在這一招之間,雙劍已是碰擊了十七八下!

  喝采聲中,只見火花四濺,柳洞天騰身躍起,借褚雲峰軟劍的反彈之力,凌空擊下,徑刺他背心的「風府穴」,褚雲峰反劍一圈,又是「哨」的一聲,柳洞天身形落地,褚雲峰收勢不住,也不由自己地打了一個盤旋!

  交換了兩招,雙方都是不禁俯首一瞧,柳洞天見劍身上並無傷痕,鬆了一氣。但心裏卻也好生詫異,暗自尋思:「這人是何門派,怎的我卻瞧不出來?」

  褚雲峰的劍身也沒傷痕,但雖然是雙方的劍都沒受傷,褚雲峰卻是要比柳洞天更為吃驚了。要知他的劍質在對方之上,雙方的劍都沒受傷,那即是對方的劍術要比他略勝一籌了。

  褚雲峰雖然吃驚,卻也並不氣餒。因為他也有一個有利的條件,柳洞天是成名劍客,所使的劍術褚雲峰早已知道,但褚雲峰的劍術,柳洞天卻是還未摸到底細。亦即是,褚雲峰是知己知彼,柳洞天則是僅知己而不知彼。

  雙方雖然都是抱著以武會友的心思,但高手比鬥,豈又容得有半招相讓?柳洞天的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顧名思義,乃是以狠辣見長。鬥到緊處,只見他運劍如風,劍劍指向褚雲峰的要害穴道!

  柳洞天的劍術早已練到收發隨心的境界,他使出如此狠辣的劍法,目的是只求勝招,有把握可以不傷對方性命。但群雄不知,在他們的眼中,這已是一場性命相撲的惡戰!看到緊張之處,當真是每一個人手心裏都捏著一把冷汗。

  片刻之間已是過了四五十招,看得人人詫異。柳洞天的劍術高明,這是大家都知道了的,但褚雲峰的劍術,奇詭絕倫,如是大出眾人意料之外!

  在柳洞天的猛攻之下,有許多凌厲的劍招,看來褚雲峰已是決計躲避不開,但不知怎的,褚雲峰竟是隨手化解,舉重若輕,每一次都是在間不容髮之際,逼得敵人轉攻為守。旁觀的人不乏劍術好手,竟是連他使用什麼手法都看不清楚。

  旁觀的人都感到詫異,柳洞天則是更要暗暗吃驚了。要知他是劍術的大名家,各家各派的劍術無不知曉,他本來以為只須鬥個十數招,就可以看出對方的守派來歷的,那知過了四五十招,仍然瞧不出半點端倪。褚雲峰的出招,往往是從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來,依照正宗的劍訣說來,那是大大違背武學原理的,但卻又是偏偏恰到好處的化解了他凌厲的攻勢。

  不過柳洞天雖然吃驚,卻也並不畏懼。因為他只是摸不清對方的底細而已,並非劍術上不如對方。鬥了四五十招,他一直是緊握先手,穩穩佔了七成攻勢。

  不知不覺鬥到了百招開外,柳洞天求勝心切,把他劍術中狠辣的長處全部發揮,此時倘若褚雲峰中他一劍的話,即使柳洞天可以收發隨心,褚雲峰也是難免要受傷的了。戰況越來越見驚險,此時連李思南和孟明霞二人,也是不由得不暗暗為褚雲峰擔心了。

  褚雲峰額角微微見汗,但神色仍很從容。只見一個攻得迅疾,有如天風海雨,迫人而來;一個守得沉穩,有如長堤臥波,不為搖動!而且往往在柳洞天攻得極為緊迫之時,褚雲峰突然反撲一兩招,反撲的招數奇詭絕倫,登時又扭轉了劣勢,扳成平手!

  激戰中柳洞天忽地冒險進招,劍光有如日道長虹,橫捲過去。一招之中藏著連環七式。這剎那間,群雄都是大驚失色。儘管他們每一個人都曾經歷過不少惡鬥的場面,但這樣一招生死立判狠辣劍招,他們卻是從未見過。這剎那間,人人屏息而觀,當真是連一根針跌在地下都聽得見響!

  陡然間只見兩道劍光矯若游龍的飛上天空,兩條人影倏的分開,同時叫道:「好劍法!」過了片刻,這才聽見「噹噹」的兩聲金石交擊的清脆聲響,兩柄長劍同時掉下,插進鋪滿碎石的硬地,幾乎沒至劍柄!

  這樣的結局當真是皆大歡喜,群雄繃緊的心弦這才鬆了下來,轟然喝采。董開山等人哈哈笑道:「旗鼓相當,可稱雙絕。端的是令我們大開眼界了!」

  兩人的劍同時出手,這一場比劍當然應該算是不分勝負。董開山的說話就是表明這個意思,群雄亦覺得毫無疑義。不料董開山的話剛剛說完,淳于周接著就冷冷說道:「不見得!」

  此時柳、褚二人都各自把劍拔了起來,褚雲峰俯首一瞧,不覺變了面色,隨即拱手說道:「淳于寨主說得不錯,這一場是我輸了!」

  原來雙方的劍上都有一個小小的缺口,但褚雲峰用的是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柳洞天的劍卻不過是一把普通的青剛劍,因此雖然是同樣損了兵刃,卻證明了柳洞天的功力較勝一籌。

  柳洞天暗暗叫了一聲,「慚愧」,說道:「褚兄何必過謙,在劍法上我並沒贏你。」這話倒也說得十分坦白,在柳洞天的內心的確並不感覺到勝利的喜悅,反而是多少有點慚愧的。

  原來柳洞天在和他鬥到百招開外之後,這才想到了一招克敵制勝的妙法,他用強攻猛撲的「夜戰八方」的招式,劍光籠罩了對方的身體,在這樣情形之下,對方縱有怪招,刺向他意想不到的方位,至多也只是兩敗俱傷而已。要解拆他這樣猛烈的劍招卻是萬萬不能的。他自忖功力比褚雲峰高,若是兩敗俱傷,褚雲峰定然傷得比他更重。是以他估計褚雲峰一定不敢硬拼,唯一可以逃命的辦法就是扔劍抵擋一下,跟著伏在地上,打滾逃出他的劍圈。若然當真如他所算的話,褚雲峰之敗就是敗得十分狼狽的了。

  不料褚雲峰卻並不如他所算,在這最關鍵的一招竟然硬接下來,而且接得十分巧妙,褚雲峰是用「絞劍式」化解了他一部分的勁道,兩人的劍這才同時脫手的。是以鬥劍的結果只能證明柳洞天的功力較高,在劍法上則仍是不分勝負。而目卻以功力而論,也的確只能算是「較勝一籌」而已,因為柳洞天的劍也是同時脫手的。

  雖然如此,但這樣的結果亦已是大出眾人意料之外,誰都想不到一個籍籍無名的褚雲峰,居然能夠和一個劍術大名家打成平手!何況褚雲峰還是曾經和崔鎮山先拼了一場的。

  孟明霞站在李思南的旁邊,悄聲說道:「如果褚雲峰不是先耗了一場內力,說不定這一場還可以勝呢。」

  李思南道:「功力是柳洞天較高,劍法也算得很是不錯。褚雲峰若不是先打一場,依我看來,或者可以在兩方面都扳成平手,要勝他恐怕還是不易。」

  孟明霞道:「如果是由你對付他呢?」

  李思南微笑道:「這就難說得很了。」言下之意,其實即是說自己至少也不會輸給柳洞天。

  他們二人說話的聲音很細,因為當場評論高手的劍法,給人聽見了難免惹起是非,是以自是不好高談闊論。

  不料他們雖然是竊竊私議,卻也給柳洞天聽見了。柳洞天因為曾經聽得屠鳳介紹李思南的來歷之時,說他是少林派谷平陽谷大俠的高足弟子、達摩劍法的衣缽傳人,故此一直都是對他十分留意的。

  柳洞天的氣量雖然並不狹窄,卻也不是心胸十分寬廣的人,聽了他和孟明霞的議論,不覺起了好勝之心,心裏想道:「他是十幾家寨主推舉出來與淳于周爭奪盟主的人,我倒要看看他有何本領配當盟主!」

  褚雲峰認輸之後,便即退開,柳洞天則是劍不歸鞘,站在場中,抬眼向李思南望去,高聲說道:「剛才小弟有言在先,這一場便請李公子指教。」

  一來是有言在先,二來屠鳳這邊也沒有足以和柳洞天匹敵的劍術高手。剛才好不容易奇蹟般地鑽出一個褚雲峰,如今褚雲峰已經敗下陣來,卻那裡去再找一個褚雲峰?是以李思南「義不容辭」,只好親自下場了。

  爭奪盟主的一方親自下場,這一場當然是更為引人注目。柳洞天的劍法是大家見過了的,李思南的劍法如何,卻只有孟明霞與屠鳳兩人知道。

  大家都想看看李思南的劍法又有什麼精妙之處,董開山、鄧飛這一班老成持重的前輩,還不免暗暗為李思南擔心,「倘若他的劍法還比不上褚雲峰的話,這可是大失光彩了。」

  心念未已,只見李思南已是平劍當胸,向柳洞天說了一個「請」字。他隨隨便便立了一個門戶,意態甚是從容。

  柳洞天心想:「我且給他一個下馬威!」當下說聲「有請!」毫不客氣地舉起長劍,閃電般的便向李思南刺去,這一劍來得凌厲之極,而且是腳踏中宮,平胸刺到。武學有云:「刀走白,劍走黑」,即是說劍勢來取的多是偏鋒。而今柳洞天見面第一招就從正面攻來,不依劍術的常理,這顯然是存心蔑視對方的!

  孟明霞看得有氣,「哼」了一聲,心裏想道:「你的劍法縱然高明,也不該如此無禮!哼,何況你的劍法也不見得就一定勝得了南哥!」

  其實柳洞天倒不是故意對李思南無禮的,他只是存心要激怒李思南。他是武學的大名家,深知勝負的訣竅。高手比拼,倘若有一方氣躁心浮,即使他的本領還要勝過對方,結果也是必敗無疑。

  旁觀諸人都為李思南憤憤不平,李思南卻是神色如常,毫不動怒。但見他兀立如山,紋絲不動,待到柳洞天的劍尖堪堪就要刺到他的胸口的時候,這才陡然間把劍一翻,一招「金鵬展翅」,斜削出去!

  這一招拿捏時候,妙到毫巔,柳洞天的劍招已是稍嫌用老,而李思南則是春雲初展,銳氣方張。這正合乎兵法上「避其朝蹤,擊其暮歸」的道理,旁觀的劍術行家都不禁喝起采來!

  柳洞天心頭一凜,連忙變式收招。幸而他見機得快,否則這一條手臂就等於送上去給對方砍了。他這一招變式,守中帶攻,剛柔並濟,令李思南不能乘勝追擊。雖然是稍居後手,卻也毫無破綻可尋,委實算得是一招極高明的劍法。但群雄惱他驕狂,如是無人給他喝采。

  李思南讚了一個「好」字,跟著也立即收招變式,並不貪攻。柳洞天誘敵之計不成,心裏對李思南也是好生佩服:「這人當真是不可小覷,劍術高明還在其次,這份涵養的功夫更是難能!」

  雙方試了一招之後,彼此都是不敢稍有大意。當下就認真地較量起來。

  群雄見李思南的第一招就使得那樣老辣,大家都以為他必有精采的後著源源而來,不料看了十幾招,只見李思南使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招數,並無特異之處。

  董開山悄聲說道:「達摩劍法怎的如此平庸,這真的是達摩劍法嗎?」董開山以大摔碑手馳譽江湖,對劍法卻並不是十分在行,故此偷偷地向孟明霞請教。

  孟明霞笑道:「這當然是如假包換的達摩劍法,哈,我還當真想不到李思南使得如此高明呢!也難為了他,不知是怎麼練的!」

  董開山似信不信的神氣,說道:「何以我不覺得有何特異之處?你看,柳洞天的劍法使得何等輕靈翔動,他的劍法卻似乎有點澀滯不舒?」

  孟明霞道:「我爹爹說,最高明的劍法是以『拙』勝『巧』。靈巧容易,要達到『返璞歸真』的『拙』的境界這就難得多了。以李思南現在的造詣而論,這達摩劍法足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力!他今年也不過才二十多歲,所以我說這真是難為了他,不知是怎麼練的?」

  董開山起初只是半信半疑,但看下去卻不由得他不相信了。只見李思南使出大開大闔的劍法,毫無花巧可言,但不論柳洞天使出如何奇詭莫測的劍招,卻都給李思南一一擋了回去。

  柳洞天暗暗吃驚,心裏想道:「我破不了他的防禦,久戰下去,定必吃虧。」當下硬著頭皮,採取速戰速決的戰術。

  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端的是狠辣非凡,攻勢展開,宛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上,看得眾人目眩神迷。

  董開山不覺又擔心起來,說道:「李公子步步後退,恐怕要糟!」孟明霞微微一笑,說道:「無妨!」此時她亦是目不暇接,生怕錯過一招精妙的劍招,無暇給董開山多作解釋了。

  表面看來是柳洞天大佔攻勢,但在武學名家的眼裏,卻已看得出是李思南勝券穩操。原來上乘劍術的原理是在不可勝之中求勝,柳洞天採取閃電攻擊的戰術,就是想要迫使李思南露出破綻。

  那知李思南雖然是步步後退,但每退一步,就消去了柳洞天的一分攻勢。柳洞天就是找不出他的破綻,反而成了強弩之末,漸漸有難以為繼之感。

  再過片刻,只見柳洞天的招數越出越快,前招未出,後招即發。李思南卻是越來越慢,劍尖上就好似懸著一聲石頭似的,東一指,西一劃,遲緩非常。但說也奇怪,反而是柳洞天大汗淋漓,面色越來越見沉重。李思南倒是從容不迫,舉重若輕。

  看至此時,孟明霞方始鬆了口氣,悄悄對董開山說道:「柳洞天久戰不下,自知必敗,看來他是要作險中求勝的打算了。但如此一來,他可就要敗得更快了!」

  話猶未了,只見柳洞天果然一躍而起,使出險招,左一招「萬里飛霜」,右一招「千山落木」,兩道劍光交叉穿插,李思南好像已在他的劍光籠罩之下,眼看就要給他在身上搠個透明的窟窿!

  眾人驚呼聲中,只見李思南霍地一個「鳳點頭」,倒縱丈開外,頭上戴的一頂皮帽跌下地來。淳于周這邊的人大喜若狂,轟然叫道:「柳舵主勝了!」

  但在這些人狂呼怪叫聲中,卻聽得一個清脆的聲音叫道:「李公子勝了!」這是孟明霞的叫聲。

  柳洞天也覺得似乎勝得僥倖,聽得孟明霞這麼說,心中一動,連忙俯首一瞧,這一瞧登時令他面紅過耳。

  原來在他的胸衣上有三個銅錢般大小的圓洞,不問可知當然是李思南的傑作了。

  這當真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柳洞天這樣的劍術大名家也要待旁人喝破之後,才知道對方已經在他的身上留下「標記」!

  李思南待他發覺後,這才微微一笑,將手掌攤開,說道:「小弟不慎,損了柳兄衣裳,還請見諒。」掌上有三片圓形破布。

  柳洞天雖然也挑落了李思南頭戴的皮帽,但挑落帽子容易,在對方胸口部位,割開他的衣裳,而是恰恰形成同樣大小的圓孔,這比挑落帽子何止艱難十倍!

  還有一層,李思南是用「鳳點頭」的招數避開柳洞天的劍招的,雖然閃避得還不算十分成功,卻總是避開了。高手比鬥,相差不過毫釐,亦即是說柳洞天只能挑落他的帽子,卻無法傷及他的身體。因此即使單論這招,李思南也不過輸了半招而已,性命的危險則是沒有的。

  但李思南刺他的那一劍可就大大不同了,他根本就沒發覺,遑論避開?如果李思南立心要取他性命的話,劍尖只要刺深半寸,他的胸口已是開了三個窟窿。因此柳洞天不僅是輸了一招,性命尤且操之別人之手。

  柳洞天又是羞愧,又是感激。他是個劍術的大名家,在眾目睽睽之下,自是不能抵賴。他世不想抵賴,當下嘆了口氣,說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話當真說得不錯。李兄,你的劍術比我高明十倍。小弟這一場是輸得口服心服!」

  柳洞天插劍歸鞘,走回去向崔鎮山苦笑說道:「崔兄,你也已經報答了淳于寨主了,咱們還是走吧。」

  此言正合崔鎮山心意,當下便向淳于周道:「淳于寨主,我們二人給你出賽兩場,差幸無功無過,告辭了。」崔鎮山勝了董開山,敗給褚雲峰;柳洞天則是勝了褚雲峰,敗給李思南。各自勝一負一,故此說是「無功無過」。淳于周知道他們二人不會為他所留,得他們扳回兩場,已是心滿意足,當下客氣幾句,也就不再挽留。崔鎮山的師弟已經駁好斷骨,傷勢無礙,跟了他們二人一同下山。

  李思南勝了柳洞天,群雄紛紛向他道賀。李思南道:「僥倖獲勝,何敢云功?」「僥倖」是假的,但他勝了這場,卻也的確是不敢自滿。想起剛才的驚險之處,如果閃避得稍有差錯的話,腦袋就要給柳洞天刺穿,交手之時不知害怕,過後始方知驚,李思南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淳于周哼了一聲,冷冷說道:「尚未終場,要開慶功宴似乎還早一點吧?」群雄爭著向李思南道賀,他是越看越不順眼,當下便想親自下場,向李思南挑戰。但屠龍卻已先他而出。

  不過屠龍卻不是向李思南挑戰,而是向孟明霞挑戰。

  屠龍自忖,今日無論如何是要鬥一場的,不是鬥孟明霞,就是鬥李思南,他得了淳于周的指教,鬥孟明霞雖無必勝把握,但也不是沒有可勝之機。因此他想與其鬥李思南,不如鬥孟明霞。

  李思南一見屠龍下場,不由得心頭火起,大踏步就走出去。屠龍笑道:「李公子,你剛剛鬥了一場,還是歇一歇吧。孟姑娘,你已經歇過了,我想向你討教。」

  孟明霞道:「很好!」走出場來,想叫李思南回去,不料李思南卻攔著她,說道:「照比武的規矩,我似乎還可以再打一場。屠龍,你勝了我,再向孟姑娘討教也還不遲!當然,如果你是怕了我,不敢與我動手,那又另當別論!」

  李思南一直是文質彬彬,對人甚有禮貌的,柳洞天剛才幾次三番要激怒他,他也是毫不動氣。此際他忽然一改常態,聲色俱厲的定要對付屠龍,群雄不知他們人之間的「過節」,都是頗感詫異。

  孟明霞只道楊婉早已死了,並不知道屠龍曾經有過欺騙楊婉的這樁事情。此時她見李思南眼睛好似就要噴出火來,心中也是不禁猜疑不定:「為什麼他這樣恨屠龍呢?」

  孟明霞道:「好吧,這一場我讓給你。不過……」李思南道:「不過什麼?」孟明霞微微一笑,在李思南耳邊低聲說道:「不過,請你看在屠鳳面上,不要取他性命。」李思南意亂心煩,「嗯」了一聲,不說答應,也不說不答應。她與李思南的耳語,旁人聽不見,屠龍是聽得見的。

  李思南的說話已然說到這個地步,屠龍雖然害怕,卻也不能退縮。孟明霞的言語,更激起了他的怒氣,一怒之下,硬著頭皮喝道:「下場無父子,動手不留情。好吧,李思南,你有本領你儘管來取我性命!」

  淳于周好似顯出很不耐煩的神氣,淡淡說道:「吵什麼,你們要拼個你死我活,那就拼好了!」表面似乎是責備屠龍,其實乃是提醒屠龍。

  屠龍霍然一省,心裏想道:「不錯,大敵當前,切忌動氣。這廝剛剛經過一場惡鬥,氣力至少耗了幾分,他還要向我大發脾氣,這正是求之不得!好,且等我沉著地應付他,有機會再激他發怒。」

  於是屠龍故意側目斜瞧,作出一副輕敵的神氣,說道:「看在你剛剛鬥一場的份上,我讓你先出招!」

  李思南怒道:「我何必你讓?」話猶未了,屠龍突然就是一招「玄鳥劃沙」,向李思南當胸劃去。出劍之後,這才說道:「你不要我讓,那我就不客氣了!」

  旁觀諸人以為屠龍至少還有幾句門面話需要交代,不料他在李思南說話之際,突然就動起手來。而李思南的劍還未出鞘。群雄又驚又怒,紛紛喝罵!

  只見白光一閃,李思南身移步換,「噹」的一聲,已是把屠龍的長劍格開。他閃身、拔劍、還擊,三個動作一氣呵成,快如閃電,姿勢美妙之極。群雄本來是為他捏一把汗,爭著在罵屠龍的手段卑鄙的,此時一變而為向李思南大聲喝采,倒是顧不得再罵屠龍了。

  屠龍冷笑道:「今日是劍底判死生,難道還要講什麼堯舜的揖讓之道麼?」笑聲未已,唰唰唰的又是連環三劍。他的本領也當真不弱,在李思南以如此精妙的劍術解了他的奇襲之後,居然還能夠連搶先手。

  李思南大怒,心道:「好呀,你既然要拼個你死我活,我可也顧不了這許多了!」雙方動了殺機,劍招越來越見兇險。李思南使了一招「李廣射石」,刺他手腕;屠龍迅即就還了一招「孟德獻刀」,反手刺他脅下的「癒氣穴」。針鋒相對,旗鼓相當,兩人避過這招之後,都是各自叫了一聲:「好險!」

  李思南曾經和屠龍交過一次手,自忖大有把握可以勝他,故此不免稍稍有點輕敵,恨不得三招兩式就「打發」了他,即使不取他的性命,也要叫他出乖露醜,才消胸中的憤氣。不料十數招已過,雙方搶攻之下,竟是李思南碰上的險招更多!

  要知屠龍的父親屠百城乃是不出世的武學奇才,十八般武藝件件精通,屠龍雖然說不上已得父親的衣缽真傳,但也得了三四分本領,尤其對於屠百城自創的武功中的奇詭與辛辣之處,特別用心鑽研,是以即以劍法而論,他也實是不在柳洞天之下。

  雖然如此,李思南還是可以勝他的。但因一來他已給屠龍激怒,高手比鬥的大忌正是氣躁心浮;二來他又不該有點輕敵,一上來就給屠龍搶了先手。

  但李思南畢竟是個在武學上有深湛造詣的人,連遇險招之後,猛然一省:「不對,不對,我怎能把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忘了?」

  李思南心神一定,戰術即變。只見他腳踏五行八卦方位,在屠龍狂風暴雨般地急攻之下,接連退了七步。連七步一退,立時就消解了屠龍的先手,轉守為攻。

  這一場比劍未必比剛才那場精采,但因雙方已露殺機,卻是比李思南鬥柳洞天之時兇險多了。雙方在場觀戰的人,都是不由得不提心吊膽。

  當局的屠龍更是暗暗吃驚,此時他先手已失,只有招架的份兒。

  李思南轉守為攻之後,招法越發沉穩,每一招都是攻守兼備的上乘劍法,根本不給屠龍以反攻的機會。

  但見劍花錯落,劍氣縱橫,片刻之間,屠龍的整個身形,都已在他劍勢籠罩之下。

  屠龍心裏想道:「如此下去,只有束手待斃的份兒。」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忽地輕聲冷笑說道:「你殺了我,楊姑娘也未必就會嫁你!」李思南怒道:「你胡說什麼?」屠龍道:「我勸你還是不必枉作小人吧,楊姑娘是不是你把她軟禁起來了?」

  李思南怔了一怔,不覺又再問道:「你說什麼?」屠龍道:「她先我而來,今為何不見?哼,一定是你和我的妹妹同謀,將她軟禁!李思南呀李思南,你應該知道,楊姑娘已經是我的愛妻,你迫她再嫁,我做鬼也不饒你!」

  屠龍說話之時,手底絲毫不緩,雙劍碰擊的叮噹聲響,掩蓋了他的聲音,旁人只見他嘴唇開闔,卻不知他是說些什麼,但見李思南的神情,越來越是憤怒。但他臉上的神色眾人可見,他心底的悲傷,卻是看不出來,連孟明霞都不知道。她心中只是不住思量:「不知屠龍說了些什麼,惹得他如此憤怒。」

  李思南不願提起楊婉的名字,恨恨說道:「不管你說些什麼,今日我決不能輕易饒你!」話雖如此,他卻給屠龍的這幾句說話惹得心亂如麻,自思自想,「他說的不知是真是假?婉妹真的已經來到這裏了嗎?倘若她見到我與她的丈夫性命相搏,不知她的心中作何感想?」

  屠龍的確是思疑楊婉已經來了瑯琊山,他回山寨的目的之一,也就是為了找尋楊婉。此時見了李思南的神色,心知他與楊婉尚未見面,不覺鬆了口氣。

  李思南雖說是不肯放過屠龍,但他此時心亂如麻,覺得眼前這個可憎可恨的人,為了楊婉的緣故,卻是殺他不是,不殺也不是!高手比鬥,那容得心神分散?屠龍登時又搶到了攻勢,「嗤」的一聲輕晌,劍尖刺穿了李思南的衣襟!

  這一劍雖未傷著李思南,總算是勝了一招。淳于周這邊的人紛紛為屠龍打氣,大聲喝采。

  這一片采聲反而令李思南冷靜下來,心道:「我不殺他,也決不能讓他殺我!」心神一定,劍光暴長,左一招「萬里飛霜」,右一招「千山落木」,登時把局面扭轉。給屠龍喝采的人也登時噤若寒蟬。

  李思南心道:「是時候了!」劍招催緊,有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上!此時屠龍莫說無法反撲,連招架也都為難了。

  屠鳳全神觀戰,心中七上八落。她當然希望李思南得勝,可是她只有這個哥哥,儘管哥哥行為荒謬,但兄妹之情總還是多少有的。此時屠龍已在李思南劍勢籠罩之下,李思南一劍狠過一劍,看來已是隨時可以取他性命。

  屠鳳不覺有點害怕,心裏想道:「但願李思南劍下稍稍留情,把他刺傷也無所謂。倘若把他殺了,我受得起,只怕媽受不起!」。

  心念未已,忽見一個小丫頭走到她的面前,屠鳳一看,正是服侍她的母親的丫頭,吃了一驚,問道:「你來做什麼?」

  那小丫頭滿臉驚惶之色,低聲說道:「老太太聽說少爺回來了,她擔心你們骨肉相殘,叫我出來告訴你,不可和少爺動手。她還吩咐叫少爺立即去見她。這,這怎麼辦?」原來屠鳳的母親自丈夫死後,就一直是臥病在床,是以不能親自出來。

  屠鳳的母親只是擔心他們兄妹相殘,卻想不到此際與屠龍動手的乃是外人。

  屠鳳正是擔心給母親知道,聽了這丫頭的傳話,心裏越發不安,想道:「倘若是我與哥哥交手,這還好辦。但我卻怎好叫李思南饒他?何況今日之事,不僅是盟主之爭,還是正邪之鬥,我若徇私,豈不教天下英雄笑話?」

  孟明霞看出屠鳳為難之處,說道:「我已經和他說過了,鳳姐,你放心吧!」她這話是有意說給李思南聽的,說得特別大聲。但話雖如此,她心裏也是毫無把握,不知李思南會不會輕易放過屠龍?

  李思南眼觀四面耳聽八方,見那小丫頭出來,與屠鳳悄悄說話,心中已是猜到了幾分。

  鬥到緊處,李思南一招「覆蓋六合」,劍勢如虹,把屠龍圈住,這剎那間他心中轉了好幾個念頭:「此人行為邪惡,與我又有奪妻之仇,我殺他呢還是不殺?」

  聽了孟明霞的話,終於心裏一酸,想道:「我殺了他,楊婉這一生也就毀了。孟姑娘和屠姑娘恐怕也不能原諒我!」

  思念及此,李思南不禁嘆了口氣,喝道:「去吧。」改刺為拍,平劍拍下,「噹」的一聲,把屠龍的長劍打落後迅即飛起一腳,將他踢了一個觔斗!不料李思南肯饒屠龍,屠龍卻是不肯饒他。他一個觔斗翻出去,暗中已是取出了毒龍鏢,人未站起,三支毒龍鏢就從胯下打出!比武已經分出勝負,而且還是李思南饒了屠龍的性命,誰都想不到屠龍竟會恩將仇報,突然下此毒手!

  屠鳳與孟明霞不約而同地一聲尖叫,飛跑出去。屠鳳想要制止哥哥,孟明霞想要保護李思南,但都已來不及了,孟明霞發出三枚錢鏢,想把毒龍鏢打落,但是毒龍鏢出手在前,勢道又急又勁,孟明霞所發的錢鏢沒有一枚碰著。

  三支毒龍鏢閃電而至,眼看就要在李思南身上插入,陡然間只見李思南在半空中一個觔斗倒翻下來。旁人還以為他中了暗器,齊聲驚呼。不料他卻是在這性命俄頃之間,顯出了非凡的本領!

  只聽得「錚」的一聲,一支毒龍鏢跌在地上,隨即「噹」的一響,一支毒龍鏢竟然向著屠龍反打回來。跟著青光一閃,第三支毒龍鏢擦著李思南的肩頭飛過,釘在一棵樹上。

  原來李思南在這瞬息之間已是使出三種不同的上乘武功。那三支毒龍鏢是向著上中下三路打來的,李思南在半空中一個觔斗翻下來,右足一蹬,把打向下盤的毒龍鏢踢落,橫劍在胸前一擋,劍柄一撞,打向中盤的毒龍鏢倒飛回去,至於打向上盤的那支毒龍鏢,則是因為他這個觔斗翻得恰到好處,本是要射句他的咽喉的,卻從他的肩頭側邊飛過去了。

  李思南以超卓的輕功,高明的劍術,強勁的腿力,或打或閃,破了對方這三支狠辣無比的毒龍鏢,群雄一驚,登時發出了如雷的采聲。

  但在喝采聲中卻雜著屠龍的一聲慘叫,原來屠龍已傷在自己所發出的一支毒龍鏢之下。他是給李思南踢翻的,從胯下反手打出三支毒龍鏢之後,剛要站起,那一支反射回來的毒龍鏢恰好插進他的肩頭。

  這一聲慘叫端的是令人驚心動魄。眾人都知道屠家的毒龍鏢乃是見血封喉的暗器,屠龍自作自受,人人都感痛快,但也不禁相對駭然。剎那間全場都是鴉雀無聲,重歸寂靜。人人注視事情的演變。

  屠龍身上雖有解藥,但中了這支毒龍鏢之後,頃荊間已是渾身麻癢,半點力氣也無,那裏還能自掏解藥?

  屠鳳叫道:「你、你、你簡直不是人,好啦,現在是害人反害自己,你、你……」她痛恨屠龍手段的卑鄙,本來是想罵他一頓的,但聽了他這一聲慘叫之後,卻也不由得心裏驚慌,罵不下去了。

  屠鳳喃喃說道:「自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話雖如此,她總是不忍見她哥哥慘死,是以口裏這樣說,腳卻已是走地到了哥哥跟前,伸出手指,點了他三處穴道,免得他體中的毒質迅速侵入心房。跟著在他身上找到了解藥,給他服下,然後拔起毒龍鏢,在傷口敷上能解毒的金創藥。幸虧屠鳳深知毒龍鏢的解法,這才保全了屠龍的一條性命。

  李思南歉然說道:「我不是有意傷他的,我這是迫不得已。」屠鳳道:「我明白,這當然怪不得你。」

  屠龍坐起身來,睜開眼睛,冷笑道:「你們別在我跟前一唱一和,說這些風涼話啦!」屠鳳又是傷心,又是氣惱,說道:「哥哥,你到了如今,竟還不知悔改嗎?」

  屠龍翻了一翻白彎彎的眼珠,顯然是對李思南怨毒未消,但已無氣力與妹妹反唇相譏。他招了招手,斷斷續續地叫道:「春蘭,你過來。」

  那小丫頭嚇得面青唇白地來到屠龍面前,屠龍顫聲說道:「你扶我進去!」屠鳳怔了一怔,道:「你做什麼?」屠龍咬破暇唇,使勁說道:「我自己的家,我不能進去麼?」

  屠龍服了解藥雖無性命之憂,但也還是要人服侍的,必須有個地方養病才行。屠鳳心頭一軟,說道:「春蘭,你扶他進後院,找間靜室給他。暫時不要給媽知道。待我回來,再作處置。」

  一陣紛亂過後,屠鳳走回原位。李思南和孟明霞正要回去,只見對方的主將淳于周已經下場。

  淳于周冷笑說道:「比武難免傷人,你們婆婆媽媽的也鬧夠了吧。別耽擱正事,時候不早,誰來與我一決雌雄?」

  原來淳于周見屠龍受了傷,柳洞天、崔鎮山又已走了,他這一邊已無尚堪一戰的高手,是以唯有親自出馬,挽回敗局。仗著自己深湛的武功,技壓當場,懾服群雄。

  論單打獨鬥的本領,屠鳳這邊的人沒有一個可以比得上他。屠鳳心想:「若是爹爹未死,百招之內可以勝他。但如今卻那裡去找一個可以和他一戰的對手了。」

  群雄都沒應聲,李思南忽地回轉場心,說道:「淳于寨主,我接你的高招!」

  淳于周冷冷說道:「你已經打了兩場了。」

  李思南道:「不錯,按規矩我打了兩場之後,可以休息。但我自願放棄這個權利,這卻並不犯規!」

  淳于周眉毛一揚,不置可否。群雄紛紛嚷道:「這不公平。」

  淳于周本是心裏想道:「你這小子自己找死嗎?由得你。」但聽得群雄這麼一嚷,為了維護自己「綠林至尊」的面子,只有故作不屑的神氣,皺了皺眉頭說道:「你雖然願意,我可不想撿這個便宜。」

  孟明霞道:「好吧,那就由我領教淳于寨主的高招!」

  一來是輩分不當,二來孟明霞也是打了一場的,淳于周既然拒絕了李思南,當然也不能夠接受孟明霞作對手。

  李思南和孟明霞都是不肯退下,淳于周心中一動,說道:「好吧,你們就並肩子上吧。這樣,總不能說是不公平了。」他暗自盤算,李思南已經惡鬥兩場,氣力不加,劍術雖然精妙,他也有破解之法,至於孟明霞則更不在他的眼內。

  李思南本來還是有點不大願意,孟明霞卻道:「好,你是長輩,我們以二敵一,也不算佔了你的便宜。就這樣吧。」孟明霞已經同意,李思南自是不便堅持到底。

  李、孟二人並肩一立,雙劍出鞘。李思南道:「淳于寨主,請亮兵刃。」淳于周哈哈笑道:「屠百城已死,我的雙鈞是早已不用的了。今日我可並沒有攜帶手帶刃上山。」言下之意,對付小輩,實是不值得他動用兵刃。

  孟明霞冷冷說道:「好,你要空手較量我們也成。」須知今日乃是盟主之爭,孟明霞但求能助李思南取得勝利,她是晚輩,以劍敵掌,也不能算是有失體面。

  不料淳于周卻笑道:「空手本來也行,不過對你爹爹卻似乎有點不敬,這樣吧,我隨手便拿一樣東西當作兵器,不使我的獨門雙鉤,也就是了。」

  屠鳳道:「石師哥,你叫他們把十八般兵器拿來,讓淳于寨主選用。」

  淳于周道:「不用,學武的人,信手拈來,都是武器,何須這樣麻煩。」

  董開山忍耐不住,說道:「好,那就信手拈來吧,不必老是吹牛了。」

  淳于周哈哈大笑道:「屠姑娘,我借貴寨的大鐘一用。」

  在這演武場的當中,有一口大銅鐘,有事之時,鳴鐘聚眾用的,淳于周說了這話之後,不待屠鳳答覆,立即把手一揚,那口大鐘突然從空中掉下,嚇得旁邊的人紛紛躲避,原來他是用一枚銅錢打出去,割斷了吊鐘的繩索。

  淳于周一個「虎跳」躍上前去,雙臂一伸,把這口銅鐘接了下來。

  他剛才打出的那枚銅錢,並不是磨利了邊的「錢鏢」,居然能夠割斷粗繩,這份功力已足驚人。這口銅鐘有百多斤重,在空中掉下來,要把它接下,雙臂少說也得有千斤氣力,淳于周在瞬息之間,顯露了兩手震世駭俗的功夫,群雄雖然不滿他的為人,卻也不禁為之喝采。

  淳于周托銅鐘,說道:「我就用這件『笨傢伙』和你們耍耍,來吧,出劍呀,李公子,只要你們勝得了我,這盟主就是你的了。」李思南怎麼也沒想他如此嘲弄,但大敵在前,卻也不敢輕視,當下手捏劍訣,避開正面,唰地便刺過去。正是:

  不畏豪強同抗敵,英雄肝膽女兒情。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瀚海雄風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