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二回 嚴親不諒心茹苦 愛侶輕離意自傷



  這一天孟明霞到了姑母家裏,姑侄相見,自有一番歡喜,不必細表。

  孟明霞卻有點奇怪,心裏想道:「為何不見姑父和表姐呢?」正要動問,只嘆得姑母已在吩咐一個丫鬟道:「你去請小姐出來。」孟明霞道:「姑父不在家麼?」

  姑母道:「剛才恰巧來了一位客人,這位客人和你的表姐也是相識的,她正在隨著她爹陪客。」孟明霞道:「既然如此,待客人走了,我拜見表姐也還不遲。」姑母道:「那是一位男客人,你表姐是個女孩兒家,不便久陪,和客人見上一見,也算盡了禮數。我本來就想叫她出來的。」

  孟明霞在父親跟前一向是放縱慣的,心裏想道:「男女又有什麼分別,爹爹的朋友來了,從來沒有叫我迴避的,想不到姑母竟是如此拘泥禮法。」

  過了一會,她的表姐嚴浣來到,表姐妹聞名已久,卻還是初次見面。孟明霞其時尚未結識屠鳳,並無年紀相若的朋友,見表姐長得又美又有本事,當然十分歡喜,拉著表姐問長問短。嚴浣固然也很高興,但談話之時,目光流散,似乎有點心神不屬的樣子。

  孟明霞那年不過是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尚未很懂人事,但也猜想得到表姐是有心事。只因初次見面,不便動問。

  姑母笑道:「今天一早,我就聽得喜鵲吱吱喳喳地叫,果然就來了兩位稀客。你表妹從老遠的蘇州跑來,更是難得,你有表妹作伴,可以安安靜靜地在家中住下來啦。明霞,你不知道你的表姐性子多野,她老是纏我,要我讓她在江湖行走。我說一個女孩兒家,學成武藝,主要是用來防身。行俠仗義應該是男人的事情,女孩兒家,經常拋頭露面,總是不宜。」

  孟明霞不便駁她姑母,當下笑道:「我的性子也是很野的,爹爹自小就帶我到外面亂闖,這次他到金虜的北方,不肯帶我去,我還和他吵了一架呢。」

  姑母眉頭略皺,說道:「你年紀還小,拋頭露面,尚屬無妨。再過兩年,我看你的爹爹也該約束約束你了。」

  嚴浣道:「媽,表妹剛來呢,你就教訓起她來了。」

  姑母笑道:「我知道你們小一輩就是嫌我們老一輩的囉唆,可不知我正是為了疼你,才不能不多說幾句呢,霞兒,我和你爹雖然不是同胞姐弟,但我也只有你爹一個親人了,我對你就如對親生女兒一樣,你該不會嫌你姑媽囉唆吧。」

  孟明霞聽得很不舒服,但卻不能不說:「多謝姑媽的教訓。」

  孟明霞的姑母本來還要再說下去,忽聽得腳步聲響,原來是嚴聲濤正在送客出門。

  孟明霞隔窗望去,只見這個客人乃是一個豐神俊秀的少年。此時她的表姐嚴浣也不知不覺的挨近窗口,癡癡的向外張望。

  嚴夫人咳了一聲,叫道:「浣兒,過來!」嚴浣面上一紅,離開窗口,說道:「媽有什麼吩咐?」

  嚴夫人道:「沒什麼,你給我倒一杯茶來。」其實嚴家有的是大小丫鬟,她叫女兒倒茶,不過是要把女兒支開而已。

  嚴聲濤送客回來,進入客廳與孟明霞相見。嚴夫人道:「客人走了?」嚴聲濤道:「是呀,我沒留他,他坐得自覺沒趣,只好走了。」說罷,嘆了口氣,接著說道:「說起來我倒是欠了他一份人情呢,但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孟明霞聽得莫名其妙,暗自想道:「姑父既然欠他人情,何以對他如此冷淡?無可奈何之事,不知又是什麼?」

  嚴浣端茶出來,說道:「爹,這人遠道而來,你也不留他住一兩天。」嚴聲濤淡淡說道:「家中都是女眷,不便留客。」孟明霞心想原來姑父也是這樣古板,和姑母對正好是一對。

  嚴夫人道:「這個人就是你們在小金川結識的那個少年嗎?看他年紀輕輕,想不到竟有那麼大的本事?」

  嚴聲濤道:「那次若不是多虧了他,我和浣兒雖然未必有性命之憂,但只怕也是要敗在滇南七虎的手下了。」

  孟明霞聽了大感驚奇,要知她的姑父號稱川西大俠,武功之高,人所皆知。但聽他所說,那次的事情,似乎還是靠了這個少年拔刀相助,方能脫險。

  嚴聲濤忽道:「明霞,你有了婆家沒有?」孟明霞滿面通紅,說道:「我年紀還小呢,爹也從來沒有和我談過、談過這個。」嚴聲濤道:「如此說來,你爹是未曾將你許人了。」

  嚴夫人笑道:「你是想給霞兒做媒麼?」嚴聲濤正色說道:「不錯。眼前就有一個非常合適的人,可惜少剛不知什麼時候回來,我也恐怕沒有功夫抽身到江南去看他。」

  孟明霞臉紅直透耳根,連連搖頭說道:「不要,不要。我要跟爹爹一輩子的。」嚴夫人笑道:「這是小孩子的說話。不過霞兒確是年紀還小,這事慢慢再說也還不遲。」

  嚴夫人回到原來的話題,問道:「那人來作什麼,是否挾恩而來,欲有所求。」嚴聲濤笑道:「你猜對了一半。」孟明霞忍不住好奇心,問道:「姑父,你剛才說的那個故事還未說完呢。」

  嚴聲濤道:「對,這件事情說給你聽聽也好,好讓你們小一輩的知道江湖險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今年春初我和你的表姐到小金川謁見她的一位師伯,她的師父無相神尼是峨嵋派掌門,這位師伯卻是隱居在小金川的青竹林。

  「去時平安無事,歸途中經過地形險惡的青龍崗,卻碰上了滇南七虎。這七個人乃是滇南著名的劇盜,結為異姓兄弟,號稱七虎。不知何故,都來到了小金川,恰巧和我碰上。

  「我和滇南七虎的老大段點蒼曾有過節,這次陌路相逢,自是免不了一場惡鬥。我傷了七虎中的兩個人,卻中了段點蒼的一枚餵毒暗器,眾寡不敵,給他們包圍了。

  「青龍崗地勢險惡,我要突圍,不是不能,但只怕也非得傷上加傷不可。而且受傷還不打緊,敗在滇南七虎手下,我這一世英名可就保不住了。

  「我正在無可奈何,拼著與他們兩敗俱傷之際,忽聽得馬鈴聲中來了一位少年好漢,這人名叫谷涵虛,就是剛才來的那位客人。」

  孟明霞心裏想道:「谷涵虛,這名字我可從未聽過。怎的武林中有了如此一位後起之秀,我的爹爹卻不知道。」

  嚴聲濤繼續說道:「這姓谷的少年武功極為了得,劍掌兼施,又打傷了七虎中的另外兩個。他們七個人已有過半受傷,剩下的三個人自知不敵,只好掩護傷者逃跑。唉,我縱橫半世,想不到臨老之年,卻受了一位小輩的恩惠,實是思之有愧。」

  孟明霞問道:「不知此人是何來歷?」

  嚴聲濤道:「當時我中了餵毒暗器,無暇與他詳談。只能問了他的姓名,約他相見。他今天就是應約而來的。」

  嚴夫人道:「對啦,我也正想問你,他的來頭,你現在知道了沒有?他今日的來意又是如何?是望你報答呢還是另有所圖?」

  嚴聲濤道:「初時浣兒在旁,我恐他有所誤會,不便查詢他的家世。浣兒走後,卻又話不投機,他不久就匆匆告辭,來不及問他了。」

  孟明霞忍不住問道:「這人既然曾經幫過姑父這樣一個大忙,何以又會話不投機?」

  嚴聲濤苦笑道:「我平生恩怨分明,決不是忘恩負義之人。說老實話,我約他相見,就是希望能夠探聽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可以報答他的恩惠的。不料待我知道他的來意之後,卻是令我大大為難了。無可奈何,我只好暗示給他知道,這件事情,我是沒法如他所願的了!」

  嚴夫人道:「他求你什麼?」嚴聲濤道:「他沒有親口求我,這樣的一樁事情,他當然也是不便親自和我說的。」吞吞吐吐,好像有點不大願意說出來的樣子。

  嚴夫人道:「究竟是什麼事情,在這裏的都不是外人,你說好了。」

  嚴聲濤道:「他攜來了青城派名宿玉峰道長的一封書信,信中吐露執柯之意。」嚴浣凝看靜聽,聽父親說到了「執柯」二字,不禁滿面飛紅。

  孟明霞忍不住說道:「哦,原來玉峰道長是為表姐做媒,那不是很好嗎!」心裏想道:「那姓谷的武功又高,人又英俊,而且又對姑父有恩,這豈不正是天作之合?」這些話她本來要說出來的,突然發覺姑父姑母的面色好像不對,她怔了一怔,話到口邊,終於咽下。

  嚴夫人白她一眼,似乎怪她多話,半晌,淡淡說道:「你表姐早已許了人了!」

  孟明霞尷尬之極,只好連忙說道:「恭喜表姐,原來表姐早已有了婆家,我還不知道呢。那人是誰?」

  嚴夫人道:「是你姑父一位好友的兒子,武當派的弟子張元吉。」

  嚴聲濤連下去說道:「看了這封信,我沒說什麼。和他閒聊了一會,這才告訴他道,明年二月初八,是小女出閣的日子,屆時希望他和玉峰道長來喝一杯水酒。嘿,嘿,他一聽這個消息,面上一陣青一陣紅,隨即就告辭了。我好生過意不去,但只是,什麼辦法呢?若是別的事情,赴湯蹈火,我也會給他辦到,要做咱們的女婿,那就只有盼望咱們再生一個女兒了。」當他說話之時,嚴夫人臉上像結了一層霜,嚴浣則低下了頭,不吭一聲。是以他故意說個笑話,緩和這冰冷的氣氛,可是一個人都沒有笑。

  嚴夫人冷冷說道:「浣兒,你是快要出嫁的女兒了,可不能有半步行差踏錯!這人雖然對你有恩,你見他一面,亦已盡了禮數,以後可以不必和他來往了!」

  嚴浣道:「媽,你信不過我,你就把我鎖起來吧!哼,我和他有什麼來往,今天不是爹爹叫我出去陪客,我還不如是誰來呢!」

  嚴夫人道:「我不過是為了防範未然,提醒你幾句,你就和我賭起氣來了。」

  嚴聲濤勸解道:「這件事情已成過去,大家都不必掛在心上,我料他今日一走之後,是決不會再來的了。」

  嚴夫人道:「我不掛在心上,只怕你會掛在心上,欠了人家的恩情,沒有報答,怎得心安?」

  嚴聲濤哈哈一笑,說道:「娘子不愧是我的知己,我這個人受不得人家的恩惠,尤其是小輩的恩惠,受了非報答不可。可惜咱們沒有第二個女兒。」

  嚴夫人看了孟明霞一眼,說道:「霞兒,你看這個人怎麼樣?」孟明霞道:「我和他又不相識,怎知他怎麼樣?不過他既然能夠幫助姑父脫險,武功自必是很高的。」

  嚴夫人道:「是呀,相貌也很不錯呢。唯一可慮之處就是還未知道他的來歷,不過這也不打緊,玉峰道長是你爹爹的好朋友,日後見了玉峰道長,問一問他就知道了。」

  孟明霞再笨也聽得懂姑母的意思,何況她並不笨,只是年紀小,不把男女之事放在心上而已,此時登時省悟,心道:「怪不得姑父一再問我有沒有婆家,原來是想叫我李代桃僵,替他報答人家的恩情。哼,那個人喜歡的是表姐,怎能叫我替代。姑父姑母未免也太不尊重我了。」她是個爽直無邪的少女,心裏不高興,臉上就顯露出來。讓她姑母自言自語,一句也不答腔。

  嚴浣道:「媽,你沒有什麼吩咐了吧,我想回房間了,表妹來到咱家作客,我也該盡點主人之道才是。表妹,你來我的房間看看好不好,你匆匆來到,我臨時沒有準備,但你我的身材也差不多,我想讓你試試我前兩年的衣裳,看看合不合身?將就穿幾天,我再給你做新的。還有你喜歡什麼,也望你不客氣告訴我。」

  孟明霞巴不得離開姑母,說道:「表姐用不著這麼客氣,一切聽表姐安排。姑父姑母,那麼我和表姐進去了。表姐一定會給我安排得妥當的,姑姑,你老人家就不必為我費神啦。」

  嚴夫人心裏想道:「明霞還是個小姑娘,談及她的終身大事,她自是難免害羞。反正她年紀小,這事等到她的爹爹回來,慢慢再說也還不遲。」於是說道:「好吧,你一路勞累,也該歇歇了。」

  表姐妹進了房間,嚴浣關上房門,「噗嗤」一笑,說道:「我媽這副脾氣,委實叫人難受。表妹,你給她囉唆了一頓,一定頭痛了,是嗎。」

  孟明霞笑道:「我爹爹的脾氣倒是很隨和的。不過姑姑雖然是對你嚴厲一些,也還是出於父母愛子女之心。」

  嚴浣道:「我真羨慕你有個好爹爹,我媽這麼樣的對我,是疼我也好,是管我也好,我可是受不了呢。」接著又笑了起來,說道:「我媽也很疼你呢,你聽懂了沒有,她剛才想給你做媒呢。你的意思怎麼樣?」

  孟明霞笑道:「那個人是向你求婚的,你的意思怎麼樣,你還沒有和我說呢?」

  嚴浣臉色一變,眼圈也紅了。孟明霞大為後悔,連忙說道:「表姐,我是信口和你開開玩笑的。說話不知輕重,你別見怪。」

  嚴浣道:「我當然不會怪你的,不過這樣的玩笑,以後還是少開為妙。免得給我媽聽見了,可又要教訓咱們一頓了。」

  孟明霞道:「是呀,我一時忘記,你還有幾個月就要做新娘子的了。表姐夫是名門正派的弟子,武功人品必是上上之選,你們見過面沒有?」有一句話她險些問了出來:「表姐夫比那個人怎樣?」好在猛然一省,這才沒有再次失言。

  嚴浣低下了頭,說道:「是爹爹從小給我訂下的婚事,他來是來過的,我可沒有出去見他。咱們不談這個了,好不好,對啦,你爹爹號稱神劍震江湖,我可想向你學幾招劍法呢。」

  孟明霞心想:「看來她好像不大歡喜這門親事。」當下轉過話題,與表姐談論武功,兩人性情相近,甚為相得。

  孟明霞和表姐同睡一個房間,臨睡之前,嚴浣點起了一爐檀香,說道:「檀香有寧神的功效,我習慣了焚香睡覺的。」孟明霞吸了一口香氣,不覺打了個哈欠說道:「好舒服。我也很喜歡聞這香味,的確是有寧神催眠之功,我可真是想睡覺了。」嚴浣笑道:「你一路勞累,我就是想你安安逸逸睡上一覺呢。」

  一宿無話。第二日孟明霞一覺醒來,只見已是紅日當窗的時分,而且還是嚴浣將她叫醒的。孟明霞笑道:「這一覺睡得好長,我真變成了貪睡的懶姑娘了。」

  嚴浣道:「你走了這麼遠的路,其實我還應該讓你多睡一會的。不過我掛著想向你請教劍法,只好催你起來了。」孟明霞只道瞌睡是疲勞所至,也不怎樣在意。

  自此之後,每天都是一樣,表姐妹二人閒來無事,就到園中練武。嚴聲濤夫婦見她們甚為相得,也很歡喜。孟明霞每天向姑父姑母請兩次安,剩下的時間都是和表姐在一起。孟明霞知道表姐不大滿意姑父給她訂下的婚事,嚴夫人也因那天的事情鬧得不大愉快,因此一家人在一起時候,誰都避免再提起「那個人」來。

  孟明霞在姑母家中作客,除了有時討厭姑母的囉唆之外,日子倒是過得很快活。不過,過了幾天之後,有一件事情,倒是令她覺得有點奇怪,這就是每一天都像初來的第二天一樣,非得表姐將她叫醒,她就不會起床。

  每晚臨睡之前,嚴浣照例必定點上一爐檀香。過了幾天,孟明霞不覺起了疑心,暗自想道:「初來那晚,我可能是因為旅途勞頓,以致貪睡,但何以過了這麼多天,現在還是如此呢?雖說檀香有寧神安眠的功效,似乎也不至於不會醒呀!」

  孟明霞的父親是江湖的大行家,行走江湖的人,囊中一定有幾種必需的藥品,例如治刀傷的金創藥和解迷香的藥物就是。孟少剛自製的瓊花玉露丸,尤其是擅解迷香的靈藥。這次孟明霞獨自出門,她的父親特地為她準備了藥囊,瓊花玉露丸自然也在其內。她的父親還一再告誡她說:「江湖險惡,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切不可自恃本領,就粗心大意。這幾樣藥品,你必須時刻帶在身邊,寧可備而不用。」

  孟明霞當然不會懷疑嚴浣有害她之心,但因為覺得有點奇怪,心裏想道:「表姐難道是用上了迷香,否則我何以老是沉睡不知醒覺?瓊花玉露丸能解迷香,兼有提神之效,管她焚的是不是迷香,我拼著今晚不睡,且服一顆瓊花玉露丸試試。」

  這晚孟明霞服了藥丸,暗地留神,到了三更時分,只聽得悉悉索索的聲響,原來是嚴浣偷偷起床,更換衣裳。從窗戶中透進來的月光!隱約可以看出嚴浣換的是一身黑色的夜行衣。

  孟明霞恍然大悟:「原來表姐每天晚上都是瞞著我偷偷出去。她到那裡去呢?」她畢竟是個年紀才不過十七歲的天真無邪的小姑娘,根本沒有想到這件事情表姐既然要瞞著她,她也就應該知所避忌。一時好奇心起,就悄悄地跟在表姐後面。

  孟明霞的輕功比嚴浣高明得多,而且嚴浣試了幾晚,見她都是熟睡如泥,做夢也想不到今晚會有例外,是以絲毫沒加防備。

  這晚月色朦朧,孟明霞跟蹤進入嚴家屋後的松林之中,忽聽得表姐輕輕拍了三下手掌,跟著松林中也有人拍了三下手掌相應,孟明霞知道表姐是約人相會,後悔不迭,想道:「早知如此,我實是不該來偷窺她的秘密!」

  但不來也已來了,孟明霞只好跳上一棵大樹,藉著繁枝密葉,遮掩身形,免得給那人發現。

  剛躲藏好,只見一條黑影倏地竄了出來,輕輕叫了一聲:「浣妹。」孟明霞聚攏目光從樹上望下去,認得這個人正是那天來的那個姓谷的美少年。

  孟明霞吃了一驚,心裏想道:「原來這個人還沒有走,卻躲在這裏每晚和表姐幽會。

  「呀,表姐忒也大膽,若是給姑父姑母知道,這可如何是好?」

  只聽得谷涵虛說道:「浣妹,今晚恐怕是咱們最後一次相會了,我是來向你告別的了。」

  嚴浣吃了一驚,問道:「什麼,你、你要走了麼?」

  谷涵虛道:「不錯,我想明天就回去了。咱們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你每晚出來,我都為你心驚膽顫,俗語說上得山多遇老虎,總有一天會給你父母發覺的。你的父母又是那樣嚴厲,只怕不能容你敗壞門風。」

  嚴浣笑道:「這個你放心,我的父母決不會發覺。」谷涵虛道:「為什麼?」嚴浣道:「因為我家來了一位客人。」谷涵虛道:「對啦,那天丫鬟把你叫出去,說是來了遠客,我還沒有問你,這位客人是誰呢?但這兩件事情,又有什麼關連?」

  嚴浣道:「你一定聽過她的父親的名字,她是江南大俠孟少剛的女兒,也是我的表妹。」

  谷涵虛道:「哦,原來江南大俠孟少剛是你的舅父,我是久仰他的大名了。不過,你的表妹來了,你不是更多一層顧忌麼?卻又何以反而可以叫我放心呢?」

  嚴浣道:「我若是單獨一人,媽或者會把我看管得更嚴。我表妹來了,她和我同一間臥房,媽決想不到我會在半夜裏偷偷出去。」

  谷涵虛道:「你把咱們的事情告訴了表妹,和她串通好了的麼?」

  嚴浣道:「這倒不是。我每晚在檀香爐中加上一種特別香料,名為黑酣香,有迷香的功效,卻無迷香的害處。她吸了這種香氣,一覺就要睡到大天光。」

  谷涵虛搖了搖頭,說道:「這只能瞞過一時,總不是長久之計。而且如此對你的表妹,也不大好。」

  嚴浣道:「咱們只能見一步走一步了,我本來要和你私奔的,你又不肯。你說,你有什麼長久之計?」

  谷涵虛嘆了口氣,說道:「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來春就要做新娘子了,這是你爹爹告訴我的。我可不能敗壞你的名節。」

  嚴浣道:「哦,你是認為難以挽回,所以就想一走了之麼?」

  谷涵虛訥訥說道:「不,不,我不是這樣的人,你別誤會。唉,我不知如何說才好,我還沒有想出辦法,不過,不過……」

  嚴浣忽地格格一笑,說道:「我倒是有個主意。」谷涵虛道:「什麼主意?」嚴浣道:「我這表妹,人品武功相貌都是上上之選,就可惜年紀小一點。」孟明霞躲在樹上偷聽,聽到這裏,不覺暗罵表姐豈有此理。

  谷涵虛正容說道:「浣妹,不要亂開玩笑!我心裏只有你,難道你還不知道嗎?我倆之事,即使我無法可以換回,今生我也決不另娶!」

  嚴浣道:「是呀,你是這樣,難道我就不是這樣嗎?說什麼怕毀了我的名節,我倆不能結成夫婦,我又豈能另嫁他人?」

  谷涵虛道:「我並非丟下不管,我想回去和玉峰道長商量商量,看看他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忙?你這邊也還可以盡力設法。」

  嚴浣道:「我還有什麼法子好想?除了私奔之外!」

  谷涵虛道:「我想女兒在母親面前說話容易一些。你不要怕難為情,和你母親說吧。坦白地告訴她,你喜歡的是我,求她成全我們,說不定伯母會答應的。」

  嚴浣搖了搖頭,嘆口氣道:「我坦白告訴你吧,這是做夢!媽比爹更難說話!爹還記著你的恩情,說是要報答你。媽卻禁止我以後和你再見面了呢。她天天都在教訓我,要我謹遵禮法,恨不得我腳步不出閨門,乖乖地等著上花轎,這才是她的好女兒,你叫我如何向她說情?」

  谷涵虛道:「那麼令尊面前,是否還有挽回餘地?」

  嚴浣又嘆了口氣,說道:「張家是爹爹的好朋友,他決不會許我退婚的。爹爹的脾氣雖然沒有媽的固執,也是個極愛面子的人。他認為是有辱門風的事情,怎樣說也沒有用。」

  嚴浣停了片刻,接著又道:「你這次在小金川幫了我爹爹這樣的大忙,我本以為事情可有轉機的,誰知還是一樣。嗯,說起來我倒想問一問你,那次怎會有這樣恰巧好讓你碰上了?」

  谷涵虛笑道:「不是巧遇,是我有心跟蹤你們的。你不是說過你們將有小金川之行嗎,我在那條路上等候了差不多一個月呢,滇南七虎還是隨後來的。」

  孟明霞聽到這裏,方始明白:「原來他們是早就相識的,並非表姐一見鍾情。」

  嚴浣道:「可惜卻辜負你的苦心了。」

  谷涵虛道:「滇南七虎要害你的爹爹,即使你我並不相識,這件事情給我知道了,我也是不能不管的。我倒是佩服你的苦心,你那次裝作與我並不相識,裝得真像。幸虧如此,否則讓你爹爹知道,那就恐怕更糟了。」

  嚴浣道:「苦心也沒有用,現在已經是糟透了。依我看來,你回去求玉峰道長設法也沒有用。玉峰道長雖然是我爹爹尊敬的人,但總比不上他的面子要緊。他不會容許有個悔婚的女兒!」

  谷涵虛道:「這樣說來,咱們竟是沒有法子可想了麼?」

  嚴浣嘆了口氣,說道:「我的法子,你又不肯依從。」

  谷涵虛道:「私奔?」嚴浣道:「不錯,除了私奔,那還有別的路可走!」谷涵虛道:「那豈不是更要氣壞你的爹娘?我、我也怕你受不住人家閒話,將來在人前抬不起頭來,會後悔的。」

  嚴浣道:「我想過了,咱們這麼一走,爹娘當然是要大大生氣,一定不會認我這個女兒的。但過了三年五載,爹娘老了,他們會想念我的,那時咱們再去求情,我想他們多半會收回成命。

  「至於說到別人的閒話,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這是咱們兩人的事情,只要你我覺得幸福,管它別人說些什麼!」

  孟明霞躲在樹上偷聽,聽到這裏,心中暗暗讚嘆:「表姐真不愧是敢作敢為的巾幗鬚眉。谷涵虛身為男子,倒似不如她呢。」本來孟明霞起初也是不大贊同表姐私奔的,此時不知不覺受了表姐的影響,反而恐怕谷涵虛不敢答應了。

  一陣風吹過,茅草獵獵作響,孟明霞聽得出神,根本沒有留意這聲音有點異樣。

  谷涵虛牙根一咬,毅然說道:「好,既然你都不怕,我還怕些什麼!你要不要回去收拾東西?」

  嚴浣笑靨如花,說道:「我只要你,別的什麼都不要啦!」

  谷涵虛道:「好,那麼咱們現在就走!」

  話猶未了,忽聽得一個冷峭的聲音說道:「走?走得這麼容易!」

  茅草叢中,突然竄出四五人來,說話的人是個二十來歲的少年,手中拿著一柄明晃晃的利劍,指著谷涵虛,臉上好像刮得下一層霜。

  谷涵虛大吃一驚,失聲叫道:「你、你、你是……」一個「誰」字在舌尖打轉,心中已然明白了幾分,不敢問下去了。

  那人冷笑道:「姓谷的,你不認得我,這小賤人應該認得我!」

  跟在他身邊的一個瘦長漢子冷冷說道:「我說你的婆娘偷人,你不相信,現在你親眼見到了吧?捉賊捉贓,捉姦捉雙,姦情確鑿,你還和他們多說廢話幹嗎?」

  這個少年正是嚴浣的未婚夫張元吉。他曾經來過嚴家幾次,嚴浣雖沒有出來見他,也曾隔簾偷窺,認得他。

  另外三個人嚴浣也認得是張元吉的師兄伯,只有那個瘦長漢子,嚴浣卻不知道是什麼人。

  嚴浣冷冷說道:「你既然親眼見到,我也不必瞞你,我喜歡的是他,我不願嫁你。這門親事是我爹爹和你定下的,你找我爹爹退婚去吧!」

  此言一出,當真是有如石破天驚!要知宋代最講究禮法,男婚女嫁,必定是由父母之命、媒灼之言,這已經是被當作天經地義的了。嚴浣的未婚夫做夢也想不到她會說出這番話來,登時氣得手足冰冷!

  張元吉的大師兄喬元壯大怒斥道:「不要臉的小賤人,竟敢說出這等話來!張師弟,你下不了手,我可要替你下手了。」

  喬元壯一出手就是大擒拿手法,五指如鉤,「卜」的向嚴浣肩頭插下,這一下若給他插個正著,琵琶骨定將碎裂無疑,谷涵虛焉能讓他傷害嚴浣,見他來勢兇猛,當下一招「如封似閉」的「雙捲手」,把喬元壯盪開。

  喬元壯的那股猛勁給對方一封,反震回來,不由自己的倒退三步,越發大怒,喝道:「季師弟、梁師弟,你們把這賤人拿下!張師弟,你對這小賤人容或有情,不忍下手;這小子偷了你的老婆,難道你也咽得下這一口氣,眼睜睜做個活烏龜嗎?」原來喬元壯雖然是大師兄,但在武當派第二代弟子之中,武功最強的卻是他的三師弟張元吉,他自恃不是谷涵虛的對手,不能不叫他的師弟上來幫忙。

  張元吉呆了一呆,好像是從惡夢中醒來一樣,但「姦夫」「淫婦」卻在面前,這分明是事實而不是幻夢!張元吉聽了大師兄的話,登時殺機陡起,怒發如狂,拔劍出鞘,便向谷涵虛撲去,喝道:「好小子,我與你拼了!」

  另一邊,張元吉的二師兄季元倫和四師弟梁元獻亦已拔劍出鞘,左右齊上,對嚴浣夾攻。嚴浣怒道:「含血噴人,自汙其口!本來我看在爹爹份上,不願和你們計較,你們既然定要動手,我嚴浣可是不能受人欺侮的!」說話之間,青鋼劍揚空一閃,左一招「萬里飛霜」,右一招「千山落木」,把季、梁二人的攻勢,盡都化解,接著叫道:「谷大哥,別人要你的性命,你還和他們客氣做什麼?」

  張元吉不愧是武當第二代弟子中的第一高手,雖然是在盛怒之中,劍法卻是絲毫不亂,出手凌厲之極!

  只見青光一閃,張元吉的劍尖已指到了谷涵虛的咽喉。與此同時,喬元壯亦已是雙掌齊出,左掌插向他的胸脯,右掌向他的天靈蓋拍下!

  師兄弟同時攻到,雙掌一劍,都是制人死命的絕招!這一下,谷涵虛的涵養再好,也不由得心頭火起了。

  谷涵虛心裏想道:「即使你恨我奪了你的未婚妻,也不該就要把我置於死地呀!」怒氣一生,當下也就顧不得這許多了。

  掌風劍影之中,只見谷涵虛陡地飛身躍起,三條人影,倏地分開,金鐵交鳴之聲,震得眾人耳朵嗡嗡作響。

  原來就在這剎那之間,谷涵虛亦已是拔劍出鞘,以劍對劍,以掌對掌,把喬、張二人先後擊退,張元吉本領較高,在這剎那之間,連進八招,是以雙劍交擊,叮鳴之聲,不絕於耳!到了第九招,谷涵虛唰的一劍刺穿他的衣衫,劍峰幾乎是貼著他的肋骨削過,這才嚇得他連忙躲避。喬元壯本領較差,谷涵虛單掌與他對敵!喬元壯只接了三掌,便覺胸中氣血翻湧,不能不退下去喘一口氣了。

  谷涵虛拔劍、避招、還招、退敵、幾個動作,一氣呵成,身手矯捷,無以復加,登時把這兩個武當派的少年高手,嚇得心頭一震,一時間竟是不敢再攻。

  谷涵虛冷笑道:「你們若要講理,我願意表示歉意,但我與嚴姑娘的事情,卻不容你們干涉!若你們恃多為勝,姓谷的只有一條性命,你們如有本領,拿去就是!」

  喬元壯有點心怯,不敢向前。就在此時,忽聽得嗤嗤聲響。原來是那瘦長的漢子在旁向谷涵虛偷襲,三枚透骨針分成上中下三點,上打咽喉,中打丹田,下打「會陰穴」,這三處都是人身要害,只須有一枚透骨釘打中,谷涵虛不死也得重傷。

  谷涵虛聞得腥風撲鼻,知道是餵了毒的暗器,不敢輕敵,當下一招「玉帶圍腰」,劍光橫掠,儼如一道銀虹,叮叮兩聲,把打向丹田和會陰穴的兩枚透骨釘反撣回去,霍的一個「鳳點頭」,把打向咽喉的一枚透骨釘也避過了。

  谷涵虛正想發話,那人已在冷笑道:「捉拿姦夫淫婦,何須講什麼江湖規矩?」。聲到人到,一招刀中夾掌,已是驀地劈來!

  張元吉本來就是怒氣填胸,此時見那瘦長漢子已經動手,心裏想道:「旁人尚且為我打抱不平,我豈能甘心受辱!打不過這小子,最多與他拼了這條性命就是!反正我的妻子被奪,此仇不報,那有面目立於天地之間?」一怒之下,立即挺劍攻上,喝道:「好小子,你居然還有道理可講呀!我卻怕汙了耳朵,我只要你的性命!」

  谷涵虛道:「很好,我早就說過,我這條性命,你有本領拿去就是!」

  喬元壯深知這瘦長漢子之能,得他助陣,膽氣為之一壯,喝道:「好,這小子要拼命,咱們成全他就是!」

  喬元壯、張元吉和那瘦長漢子從面撲來,谷涵虛身形疾掠,倏的從兩棵古松之間竄出,意欲與嚴浣會合,不料那瘦長漢子身法也是快到極點,竟然搶先一步截在他的前頭,冷笑說道:「你不是要拼命麼,怎麼跑了?」

  瘦長漢子刀中夾掌,左手刀自上而下地斜劈下來,使的是「雲封巫峽」,右掌卻劃了一道圓弧,自左而右地向前推出,使的是「霧鎖蒼山」。一刀一掌,攻守兼備,配合得妙到毫巔,谷涵虛也不禁心頭一凜:「這漢子的本領委實不弱,倒是不可小覷了!」

  令谷涵虛吃驚的還不只此,朦朧的月色之下,只見他使的那柄月牙彎刀盪起一圈藍瀲瀲的光華,耀眼生輝,同時有一股腥風撲面而來!谷涵虛是個武學的大行家,登時省覺:「這人的刀是毒刀,掌是毒掌!」

  谷涵虛無暇思量,「喇」的便是一劍刺去,這一劍以攻為守,凌厲無比,徑刺那漢子的咽喉,登時把他那一招「雲封巫峽」解了。

  但毒刀可以硬擋,毒掌卻是不能硬接。那人的毒掌向前推壓,業已推到谷涵虛腦前,眼看得谷涵虛無可閃避,非硬接不可,心裏暗暗得意,想道:「我拼著受點內傷,你這小子中了我的劇毒,卻非斃命不可!」

  那人正自得意,忽見谷涵虛中指一伸,指尖正對準了他掌心的「勞宮穴」,冷風如箭,尚未接觸,掌心已是有了感覺,那人大吃一驚,慌忙縮手!

  原來練邪派毒功的人,最忌的就是給人家用重手法點著了掌心的「勞宮穴」,此穴道若給戳穿,所練的毒功就將付之流水,必須從頭練起了。

  那人不怕身受內傷,但這一掌卻是他費了十年的寒暑之功練成的,怎肯毀於一旦?要知他是仗著毒掌稱雄的,毒功倘被毀去,縱然取了谷涵虛的性命,也是得不償失的了。

  谷涵虛一指嚇退那人,掌心也不禁淌出冷汗,心想:「我若給他的毒掌打著,死是不會死的。但受了毒傷,只怕仍是逃不脫他們的掌心!」

  谷涵虛與這漢子一合即分,在這剎那之間,雙方都是遭受平生從所未遇的驚險。說時遲,那時快,張元吉與喬元壯已是相繼撲來,谷涵虛剛剛逼退了那瘦長漢子,心神未走,腳步也還未穩,應招稍緩,只聽得「嗤」的一聲輕響,張元吉劍尖劃過,在谷涵虛的左肩劃開了一道三寸多長的傷口,喬元壯大喜道:「這小子受傷了!」

  嚴浣大吃一驚,急忙叫道:「谷大哥你快走吧,不必顧我!」她深知谷涵虛的本領遠在這些人之上,單打獨鬥,這些人決計不是他的對手,只要衝得出去,這些人不可能同時追得上他,只有那個瘦長漢子輕功較好,但他單獨一人料想也是不敢窮追的了。

  喬元壯冷笑道:「跑不了啦!」張元吉見他的未婚妻一心向著「野漢子」,更是又氣又恨,當下咬緊牙根,一聲不響,把武當派的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使得凌厲無比,那瘦長漢子對谷涵虛的狠辣劍法與神妙的點穴功夫雖然有些顧忌,但一來恃著有毒刀毒掌,二來有喬元壯師兄弟從旁牽制,他自忖勝券在握,也就放膽再上。三人聯手,果然把谷涵虛圍在核心。

  夾攻嚴浣的那兩個武當派弟子罵道:「好個不要臉的小賤人!」雙劍齊出,交叉穿插,劍鋒所指,盡是要害穴道。其實他們顧忌著嚴浣是川西大俠的女兒,取嚴浣的性命他們是不敢的,不過是想嚇嚇嚴浣,要她束手受擒而已。

  嚴浣卻怎咽得下這口氣,忽地唰唰兩劍,反攻過去,斥道:「嘴裏放乾淨些,否則就休怪我劍下無情!」嚴浣的劍法已盡得父親真傳,她正在青年,氣力雖然差些,身手的靈活尚在父親之上,那兩人料不到她突然反攻,只見劍光一閃,季元倫頭上戴的帽子已是給她挑落。

  武當少林乃是並駕齊名的兩大門派,季元倫也是個心高氣傲的少年,給嚴浣挑落他的帽子,非但不感激嚴浣劍下留情,反而勃然大怒,喝道:「好呀,我不過看在你爹爹面上,對你客氣幾分,你當我當真怕了你麼!」

  這一來雙方動了真氣,出手各不留情。武當派的連環奪命劍法也是以狠辣見長的,師兄弟兩人合使這套劍法,一攻一守,更見威力,雙方認真廝殺起來,畢竟是武當派這兩個弟子佔了上風,不過一會,嚴浣給他們殺得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谷涵虛眼觀四面,耳聽八方,見嚴浣勢危,忽地哼了一聲,冷笑說道:「你們請我走我都不走呢!」驀地身形一起,青鋼劍揚空一閃,筆直的向張元吉衝去。張元吉識得他的厲害,慌忙橫劍一封,谷涵虛身形向著張元吉,突然反手一掌打背後的喬元壯,只聽得「卜」的一聲,接著「啪」的一響,原來喬元壯也正乘機偷襲,谷涵虛的背脊著了喬元壯的一拳,喬元壯也給他打了一記耳光。

  谷涵虛內功深厚,背脊受了一拳,算不了什麼,喬元壯給他打的這記耳光可就慘了。谷涵虛恨他汙言穢語,有意將他折辱,這一記耳光打得又狠又重,喬元壯的臉上登時開了花!

  張元吉大驚之下,生怕谷涵虛對師兄會下殺手,連忙挺劍刺他背心。這一劍勢捷勁足,刺向要害穴道,本來是攻敵之所必救的一招絕招,那知他快谷涵虛比他更快,張元吉一劍刺空,只覺微風颯然,谷涵虛已是從他身邊掠過。

  張元吉也真不愧是名家弟子,在這絕險之際,倏地身軀一矮,橫劍護頭,還了一招「舉火燎天」。只聽得「噹」的一聲,雙劍相交,張元吉虎口隱隱作痛,長劍幾乎掌握不牢。谷涵虛一聲冷笑,已是到了他前面數丈之地,與那瘦長漢子交上手了。

  張元吉不由得滿面通紅,暗暗叫了一聲「慚愧!」要知谷涵虛功力在他之上,剛才這一招谷涵虛業已取得了攻他措手不及的有利時機,倘若真個使出殺手的話,張元吉焉能還有命在?張元吉雖是把谷涵虛恨之入骨,但也還有自知之明,心裏不禁想道:「他明明知道我要殺他,何以他竟對我手下留情?」

  那瘦長漢子喝道:「小子休得逞兇,還有我呢!」擋在他的前面,橫劈一刀,直劈一刀,刀中又夾了兩掌。刀是毒刀,掌是毒掌,谷涵虛的本領雖然在他之上,但要在急切之間,破他這刀中夾掌的招數也是不能。何況谷涵虛對他的毒刀毒掌多少也還有些顧忌。

  喬元壯身為武當派第二代的大弟子,平日行走江湖,到處受人尊敬,幾曾受過如此恥辱?給谷涵虛狠狠地打了一記耳光之後,羞愧難當,殺機陡起,喝道:「好小子,今晚有你無我!」血流滿面,就像發了瘋的野獸一般,惡狠狠地撲向谷涵虛!

  張元吉呆了一呆,跟著也就挺劍攻了上去。剛才那一招,張元吉雖然知道是對方手下留情,但一來奪妻之辱不能不報;二來師兄正在為他拼命,他又豈能袖手旁觀?是以這一場惡戰,他仍是非得與谷涵虛狠狠廝殺不行,不過,他心裏卻在想道:「這小子的性命我可以不要,這口惡氣我卻是非出不可!」不似他的師兄那樣大起殺機了。

  谷涵虛以一敵三,傲然不懼,掌似奔雷,劍如駭電,兀是攻多守少。不過,因為他的左肩受了劍傷,鬥到了三五十招之後,招數卻是漸漸有點運用不靈。

  嚴浣那邊的形勢比他更險,她在季元倫、梁元獻聯劍夾攻之下,起初還可以招架,十招之中,還攻三四招,漸漸就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到了最後,連招架都似乎有點為難了。

  這一場惡戰,把躲在樹上偷看的孟明霞看得驚心動魄,幾乎透不過氣來。孟明霞心裏躊躇不定:要不要捲入這個漩渦呢?正是:

  驚心情海風波惡,何處能求魯仲連?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瀚海雄風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