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三回 浪子回頭原是假 金枝去國悔情痴



  楊婉察覺李思南面色有異,詫道:「南哥,你在想些什麼?」李思南道:「你把明慧公主請到屠鳳那兒,只怕有些不妙。」楊婉道:「為什麼?」李思南道:「你忘記了屠鳳的哥哥麼?那日他和我比武受了傷,賴在家裡不肯走,倘若給他知道明慧公主的來歷,只怕又要生出事來。」

  楊婉道:「你怕屠龍加害於她?」李思南道:「這廝心狠手辣,詭計多端,實是不可不防!」楊婉道:「說起來我倒要怪你呢,那天你為何不將他一劍殺了?」李思南道:「我這是看在屠鳳的份上。」楊婉道:「依你看屠鳳這人怎樣,若然拿她和明霞相比,又是如何?」

  李思南道:「兩人都是一般爽直的脾氣,但屠鳳處事則似乎更有決斷,也比孟明霞更不講情面,不過,我寧可讓她自己大義滅親,卻不便當著她的面殺了她的哥哥。」楊婉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倘若不是因為屠夫人溺愛兒子,屠龍焉能還有命在?屠鳳即使不會親手殺他,也決不會容他留在家中養傷的了。」

  李思南微微一笑,說道:「婉妹,你從前似乎對屠鳳並無好感,現在卻是和我的看法相同,甚至比我更多的稱讚她了。」

  楊婉說道:「我並非對她抱有惡感,不過是我們的性情不大相同罷了。以前我尚未深知其人,只覺她好似對我抱有成見,處處幫助孟明霞。其實我何嘗不也是對她抱有成見?直到綠林大會那天,我才發覺她是個深明大義,敢作敢為的女中豪傑,很是慚愧,為什麼以前沒有看到她這麼多長處。」接著又道:「仔細想來,其實我還不僅是對屠鳳如此,對孟姑娘和明慧公主也是一樣,都是漸漸才發現她們的好處的。」

  李思南笑道:「一般人總是容易看到別人的短處,不容易看到別人的長處的,你現在懂得留心注意別人的長處,實在是難能可貴!不過,你何以從明慧公主的事情談到了屠鳳的為人,其中是否尚有因由?」

  楊婉說道:「你不是擔心屠龍加害明慧公主嗎?我告訴你兩件事情吧。第一件事情,屠龍如今已經不在瑯琊山,據我推測,恐怕就是給他妹妹驅逐的。第二件,屠龍早已知道明慧公主的身份,只是不知道她逃婚這個秘密而已。」

  李思南大為奇怪,問道:「你怎麼知道得這樣清楚?」

  楊婉道:「我和明慧公主曾經在一座古廟碰上屠龍,他是和賀九公等人一夥的,我們先碰上他,其後才碰上陽堅白。」

  李思南道:「他見著了明慧公主之後怎樣?」

  楊婉笑道:「一臉孔誠惶誠恐的神氣,口口聲聲向明慧公主請罪,只差沒有跪下磕頭。」

  李思南「呸」了一聲,說道:「真不要臉,想不到屠百城一世英雄,生下了這樣一個兒子。」

  楊婉說道:「可是正因為他要巴結明慧公主,咱們可就用不著擔心了。他這次多半是給屠鳳趕出來的,瑯琊山上的大小頭目沒有一個不鄙棄他,諒他也不敢再回去。又即使他有那樣的臉皮膽敢回去,見著了明慧公主,他也只有討好的份兒。」

  李思南道:「但願如你所料。」顯然還是有點不大放心,楊婉笑道:「你放心不下,咱們可以先回到瑯琊山,然後才去找余一中算帳。」李思南道:「一來一回,少說也得十天半月,余一中豈能在白家莊坐待咱們?兩事比較,還是報仇要緊。」

  楊婉本來是和李思南說笑的,見他這樣認真,不便再開他的玩笑,當下也作出一副鄭重的神氣,說道:「不錯,余一中不僅是咱們的仇人,也是漢人的公敵,當然是先去除他要緊,快點兒趕路吧。」

  楊婉可沒想到屠龍的陰險狠毒尚在她估計之上。她本以為明慧公主投奔了屠鳳,就可以安然無事的。卻不料事情的結果,竟是大出她意料之外。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李、楊二人前往白家莊報仇之事,暫且擱下不表,先表明慧公主的遭遇。

  且說明慧公主帶了阿蓋、卡麗絲二人前往瑯琊山投奔屠鳳,他們三人雖然改了漢人裝束,但阿蓋的相貌卻是不像漢人,他們的漢話也說得不很流利,山寨上的頭目起了疑心,對他仍再三盤問,阿蓋當然不肯吐露公主的身份,和山寨的頭目幾乎衝突起來。

  幸好屠鳳恰巧出巡,碰上此事,那頭目稟告她道:「這三個人說是有一位姓楊的姑娘叫他們來見你的。可是我們從沒聽過那位姑娘的名字,看他們的樣子又不像是漢人,所以我們不敢放他們進去。」

  屠鳳吃了一驚,連忙問道:「那位楊姑娘叫什麼名字?」

  那頭目道:「叫做楊婉。」

  屠鳳忙向明慧公主施禮,說道:「對不住,這位楊姑娘正是我想要見的一位朋友,可是他們並不知道,請你別怪他們失禮,你是那裡人氏?」

  明慧公主道:「我們和楊姑娘是在蒙古相識的。這裡有她的一封信,請你過目。」她如此說法,雖然沒有明白說出自己是蒙古人,卻也等於把籍貫說出來了。

  楊婉的信也並沒有說明明慧公主的身份,只說來的三人是自己和李思南的好朋友,求屠鳳收留,信中順帶提及她不辭而別之事,請屠鳳原諒。因此屠鳳雖未見過楊婉筆跡,亦知此信是真非假。

  屠鳳也覺得奇怪,心裡想道:「楊婉和這幾個人的交情一定非比尋常,否則不會叫他們到這裡來。但在這兵荒馬亂的時候,他們為什麼要從蒙古跑出來呢?」當下便將他們請進內堂說話。

  屠鳳既覺得奇怪,那些頭目當然是更覺得奇怪了。要知他們是準備和蒙古「韃子」打仗的,如今卻忽然來了三個蒙古人,其中兩個還是絕色女子,他們怎禁得不起猜疑?因此儘管屠鳳吩咐他們不可亂講,屠鳳走後,他們仍是忍不住竊竊私議猜測多端。

  內堂坐走,屠鳳自是免不了要問明慧公主是什麼人,如何與李思南、楊婉結識?明慧公主不願吐露身份,只好編一套假話,說自己是牧羊姑娘,稱阿蓋夫婦是同一部落的,為了不想受戰爭的干擾,故而逃至中原。楊婉在蒙古的時候,住的地方與他們相距不遠,故而相識。

  明慧公主是成吉思汗寵愛的女兒,自幼給人奉承慣了,自然而然就有一股高貴的氣派。此際雖然換了荊釵布裙的漢人貧女服裝,仍是掩飾不住。那裡有半點像牧羊姑娘?

  屠鳳暗暗皺眉,心裡想道:「這位姑娘分明是說謊話。」但看在楊婉份上,屠鳳也並不說破,仍然以禮相待。

  可是屠鳳因為是一寨之主,既然起了疑心,自然也不能不稍加防備。見面說話,也只是保持著表面的客氣,卻缺乏了朋友間一種彼此互信的熱誠,談話過後,屠鳳撥了一棟在後寨的獨立房屋給他們三人居住,內外之間有一道經常加鎖的大門隔開。

  屠鳳的這個態度,明慧公主過不了幾天也覺察了。她是給人奉承慣了的,當然不大高興。其實這並不能怪責屠鳳,屠鳳本來是個熱情爽朗的姑娘,只因她身負山寨重責,而又知道明慧公主說了謊話,叫她如何還能與明慧公主推心置腹?

  屠鳳的母親因為丈夫是在蒙古給害死的,她不比女兒明理,平日是一提起蒙古人就不覺心裡有氣的。這次屠鳳收留明慧公主等人,事後稟告母親,母女還因此吵了一場,好不容易屠鳳才將她說服。

  明慧公主那裡知道這些事情,她來了三天,才見到屠鳳的母親。屠鳳的母親對她極為冷淡,她回去之後,自是不免又有一場氣悶。她不知屠鳳的母親對她已是出乎女兒意料之外的好了,她見到明慧公主美貌溫柔,完全不是她所想像的「潑辣番婆」,這才對明慧公主有了幾分好感的。要不然恐怕她就不僅是冷言冷語,而是要當場發作了。

  明慧公主幾曾受過人家如此冷淡,不由得心中鬱鬱不歡,隱隱便有離山之意。一日,明慧公主悶坐房中,卡麗絲進來報道:「屠寨主剛才差遣一個丫頭過來,說是想替咱們縫製新衣,問你喜歡什麼款式。又說倘若你有空的話,請到屠老太太那裡一趟,她收藏有許多上好的綾羅綢緞,請你自己去挑選。」

  明慧公主哼了一聲,說道:「何必麻煩人家,沒惹人討厭!」

  卡麗絲怔了一怔,說道:「我看她們這次倒似頗有誠意的。屠老太太那日雖然對你冷淡,但今日卻是她自動提出,要請你過去挑選衣料的呀。」接著又悄聲說道:「我看她們好像是察覺了你的身份,即使不知你是公主,也知你是出身高貴的了。那丫頭跑來,只是找我傳話,也似乎知道了我是你的侍女。」

  明慧公主吃了一驚,說道:「她們可有向你打聽什麼?」卡麗絲道:「這倒沒有。」明慧公主道:「那老太太倘若是因為知道我的身份才對我前倨後恭,我更不高興去了。」

  卡麗絲道:「我看屠老太太也不像個勢利之人,也許是因為她察覺了你不是如你自己所說的那樣一個尋常的牧羊姑娘,而又對你有了好感,所以才想到要替你縫製適合你身份的衣裳,這也是她們對待客人的禮貌呀。」

  明慧公主道:「我不管她們知道了一些什麼,反正我是不打算在這兒住下去的了。」

  卡麗絲道:「為什麼?」

  明慧公主道:「你沒有感覺到嗎,屠寨主對咱們似乎頗有猜疑,處處要提防著咱們的呢。比如說,大門經常加上鐵鎖,好像是怕咱們出去亂走,就會探聽她們山寨的秘密。咱們在後院散步,也常常有丫頭跟著,分明是監視咱們。」

  卡麗絲笑道:「你不是不想給人家知道身份的嗎?現在咱們得以深藏內院,這正是求之不得的呀。」

  明慧公主說道:「不錯,我是不願跑到外面和那些嘍兵廝混,但人家把咱們當作囚徒看待,我卻很不喜歡。」

  卡麗絲道:「但這也怪不得她們,在她們的眼中,咱們總還是來歷不明的蒙古人。待楊姑娘回來,就好辦了。」

  明慧公主嘆道:「寄人籬下,度日如年。這滋味兒可並不好受呢。」

  卡麗絲勸道:「公主你就忍耐些吧。如果咱們現在就走,豈不是更惹人猜疑?說不定還會惹出意外的麻煩呢!」

  明慧公主默然不語,心裡想道:「不錯,楊姑娘未回來,無人能給我擔保。我若然不辭而行,是很可能給她們當作奸細的。又焉能走得脫呢?」

  卡麗絲道:「咱們還是暫且住下來,等到楊姑娘回來之後再說吧。」

  明慧公主嘆口氣道:「也只好如此了。」

  卡麗絲道:「那麼屠老太太請你去挑選衣料,你去呢還是不去?」

  明慧公主道:「我最討厭見這個臉上好像刮得下一層霜的老太婆了,不去,不去!」

  卡麗絲勸道:「別人給咱們面子,咱們不去,恐怕不好意思吧。」

  明慧公主發起公主脾氣,說道:「說不去就是不去,我不要她給我面子,我也不想去討好她,你覺得不好意思,你自己去好了。」

  卡麗絲無可奈何,想了一想,說道:「也好。我去把衣料拿回來,就說是不敢麻煩她們,由我們自己縫製好了。」

  卡麗絲得到了公主的允許,便即獨自一人去找屠鳳的母親。她暗自留心,這次卻沒有發現有丫頭跟蹤,心裡想道:「不知是公主的多疑,還是她們已經察覺我們不是壞人,因而放鬆了戒備了?」但她穿過迴廊,踏入深院,連一向服侍屠夫人的那個心腹丫頭也沒有見著,卻也覺得有點奇怪。

  卡麗絲踏入了院子,正要通名求見,忽聽得一個男子的聲音說道:「妹妹,你不要瞞我、那三個人都是從蒙古來的,是麼?」

  跟著屠鳳的聲音說道:「是又怎樣。」

  那男子冷笑道:「你不是責備我不該和蒙古人來往的麼?其實我並沒有作出那樣的事情,都是李思南誣衊我的。但你寧可相信外人,不相信自己的哥哥,那也算了。你自己為何也與蒙古人私自來往呢?」

  屠鳳說道:「這幾個蒙古人和你所結交的那些蒙古人可不一樣。」

  那男子道:「是什麼來歷的蒙古人?怎的你說是不一樣呢?」

  屠鳳道:「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反正我知道就行,不用你管。」

  跟著一個蒼老的婦人說道:「唉,你們兄妹一見面就吵架,讓我清淨一點好不好?龍兒,你聽我說,那兩個蒙古姑娘我是見過的,她們又美麗,又溫柔,我也覺得她們很不錯呢。」

  卡麗絲一聽到這男子的聲音,就不由得嚇了一跳,這聲音好熟!分明是在那兒聽見過的。疑心響起,因此就不敢出聲,悄悄地繞到後窗偷看。

  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驚。原來這個男子就是她們曾經在那座古廟碰見過的那個屠龍。

  卡麗絲大驚之下,心裡想到:「原來這個人竟是屠寨主的哥哥,怎麼好呢?」

  原來屠龍去而復回,正是為了要偵查明慧公主的秘密。

  那日在綠林大會之中,他給李思南所傷,傷得其實不重。他躲在家裡養傷,正如李思南之所料,乃是有所圖謀的。

  他是想在李思南、孟少剛等人離山之後,奪回寨主的權柄。

  可是在家裡住了幾天,他發覺寨中的大小頭目,差不多都是擁護他的妹妹,鄙棄他的。縱然他也有幾個心腹頭目,也濟不了事。要搞「內亂」是不成的了,他只有借助外力,是以住了幾天,就裝作創傷已癒,要求下山。屠鳳巴不得他早走,當然不加攔阻。倒是她的母親捨不得兒子,為此還哭了一場,埋怨女兒不該對親哥哥如此無情。

  本來他是去找淳于周父子幫忙的,但淳于周那日敗在孟少剛的手上,幾乎喪了性命,嚇得心膽俱寒,不敢回轉自己的山寨,父子二人都逃往金京大都去了。屠龍找不著淳于周父子,想起了另一個人,這個人是白萬雄。

  屠龍和白萬雄並不相識,但卻知道他私通蒙古的秘密。想來白萬雄也應該知道他是自己人。既然除了淳于周之外,只有一個白萬雄可以幫他的忙,他便改變行程,逕自投奔白家莊。

  途中經過那座古廟,出乎屠龍意料之外,遇上了明慧公主。

  屠龍和賀九公這班人給明慧公主斥退之後,賀九公邀屠龍到他家裡,等待陽天雷的侄子陽堅白。

  屠龍因為陽天雷是自己殺父仇人,雖說他現在是和陽天雷走在一條路上,但他和蒙古人的關係、卻是由於淳于周的穿針引線,並非通過陽天雷,他雖然不敢找陽天雷報仇,但為了面子,也不願公開向仇人屈服。是以也就不願意去見陽堅白。

  不過,他雖然沒有跟賀九公等人回去,卻也沒有馬上去白家莊,因為他對明慧公主起了疑心。

  要知道屠龍是一個極為精靈的人,當時雖然給明慧公主嚇退,過後卻是難免起了思疑:「以明慧公主金枝玉葉的身份,為何只帶一個侍女,一個隨從,跑到和蒙古交戰的金國統治之地?」

  屠龍想要探查明慧公主的秘密,在古廟附近躲蔽起來。不久賀九公和陽堅白等人去而復來,敗在谷涵虛之手,又不久,谷涵虛也獨自走了,屠龍始終沒有露面。

  屠龍沒有露面,但已偷聽了明慧公主和楊婉所說的話。楊婉給明慧公主寫信,叫她交給自己的妹妹,他也都偷偷的看在眼中了。

  屠龍偷聽了明慧公主的秘密,不禁喜出望外。他是個工於心計的人,暗自想道:「我在蒙古之時,聽說她嫌棄鎮國王子而愛慕過李思南,當時我還不敢相信,現在看來,果然是真的了。鎮國王子醜陋不堪,也怪不得她會喜歡上李思南這小白臉。但李思南這小子已經有了楊婉,明慧公主亦已知道,無論如何,她是嫁不成李思南的了。」又再想道:「一個女子在失意之中,是最容易給男子俘虜的。我的才貌不輸給李思南,知情識趣則更在李思南之上。她住在我的家中,我不如回去想法和她接近,近水樓台,憑著我的手段,何愁不獲得她的芳心?哈哈,倘若我做了明慧公主的駙馬,這可真是天大的富貴了。又即使萬一不能成功,我也可以向拖雷出賣這個秘密,總之是有說不完的好處了。」

  屠龍滿肚密圈,於是放棄了去找白萬雄的計劃,又再回家。他為了不想明慧公主識破他的心,故意遲幾天才回山寨。

  回到山寨,果然聽得心腹的頭目說出山寨是來了兩個蒙古姑娘和一個蒙古武士,屠龍遂滿懷喜悅的去見母親。

  見了母親,屠龍的嘴就像塗了蜜糖似的,哄得母親十分歡喜。他裝作是浪子回頭,說在關外是如何受苦,想來想去,還是回家的好。屠夫人只道兒子當真是痛悔前非,自亦喜之不盡。母子問話家常,說來說去,終於把話題拉到了明慧公主身上。

  屠龍佯作不知明慧公主的來歷,一開口就先責備妹妹不該收容她們,屠夫人給明慧公主辯護,屠龍這才裝作相信母親的神氣,說道:「真的嗎?你說這兩個蒙古女子又美貌,又溫柔,難道她們還賽得過妹妹?我可有點不敢相信呢。」

  屠鳳嗔道:「我不要你給我戴高帽,我只勸你可別打她們的主意。」

  屠夫人卻笑道:「說真的,我也想不到蒙古的妞兒竟然比咱們漢人的姑娘還美呢。不是我偏袒外人,風兒也算長得好看了,比這她們,卻好像還差一截呢。論溫柔那更是比不上她們了。鳳兒你也不必那樣說,你已經有了石璞,你的哥哥也該有個嫂子了。如果他歡喜上那一個蒙古姑娘的話,我倒是不想攔阻他的。」

  屠龍故意笑道:「我不過是好奇心起,問問罷了。那裡就談得到婚嫁之事?」

  屠夫人道:「龍兒,我倒是想起了。你到過蒙古,懂得她們的話,和她們傾談傾談,她們一定會倍感親切的,即使不是談婚論嫁你也可以打聽打聽她們的身世,弄清楚她們的來歷呀。我已經叫丫頭請她們來挑選衣料了,等會兒你就可以見著她們。」

  卡麗絲在後窗偷聽,聽到這裡,大吃一驚,心裡想道:「事不宜遲,可得趕快回去稟告公主。」

  她來的時候沒有碰見人,出去的時候,走過了迴廊,這才碰見服侍屠夫人的那個丫頭春蘭,春蘭見她神色匆匆,有點覺得奇怪,便攔著她問道:「你是從我們老夫人那兒回來的嗎?」卡麗絲道:「不錯,老夫人叫我去挑選衣料的。」春蘭道:「那你何以雙手空空?還有你那位朋友呢,為什麼她不和你一起來?」

  幸虧卡麗絲有點急才,眉頭一皺,謊話已經編好,說道:「我來得不巧,原來你們的公子也正是今天回家。我闖了進去,可有點不好意思呢。」

  春蘭道:「那有什麼關係?我們漢人讀書人家的小姐才講究什麼男女授受不親這套禮法,聽說你們蒙古,男子女子都是一同打獵的,難道也講究這一套麼?」

  卡麗絲道:「不是這個意思。老夫人正在和公子說話,我怎好意思麻煩她開箱啟櫃,把衣料一匹匹地搬出來讓我挑選?你又不在那兒。」

  春蘭笑道:「原來你是因為這樣才匆匆來,匆匆而去的,對不住,我剛才奉了老夫人之命,給公子燉一盅參湯,現在方才燉好,你和我回去好嗎,我可以幫你的忙了。」

  卡麗絲道:「你們的公子剛剛回來,我看這個時候還是不宜於打擾老夫人吧?慧姐身子有點不大舒服,我也得回去看一看她。」

  春蘭道:「她得什麼病。」

  卡麗絲道:「只是一點傷風頭痛的小毛病,沒什麼要緊的,今晚我再和她一同來問候老夫人吧。」

  春蘭聽她說得有憑有據、合情合理,對她已是沒有懷疑,便道:「那也好,那麼今晚咱們再見。」

  卡麗絲正要舉步,春蘭忽地又回過頭來,將她喚住。卡麗絲只道自己的謊言編得不好,給她聽出了破綻,暗暗吃驚,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春蘭說道:「傷風雖是小病,也得好好調理才行。待我見過了老夫人,便去找一位大夫給你那位朋友看看。」

  卡麗絲道:「用不著麻煩你們山寨的大夫了,我們在草原上牧羊,身子都是熬煉慣的,這點點小病,實在算不得什麼。」

  春蘭道:「還是找大夫看一看的好。」

  卡麗絲裝作十分感激的樣子,說道:「姐姐,你待我們這樣好,我真不知如何報答呢,你也快去見老夫人和公子吧,恐怕參湯冷了。」謝過了春蘭,連忙三步並作兩步,趕回住所,春蘭捧著那盅參湯,卻只能一步一步地走。

  卡麗絲回到住所,忙把阿蓋叫來,一同去見明慧公主。

  明慧公主道:「咦,你怎麼這樣快就回來了,衣料呢?」

  卜洛絲道:「我那有功夫去拿衣料?公主,我本來不贊成你離開此地的,但現在咱們卻是非得馬上離開不可了。」

  明慧公主吃驚道:「為什麼?」

  卡麗絲道:「原來咱們在破廟碰見的那個屠龍,就是寨主的哥哥。」

  屠龍私通蒙古,這是明慧公主早已知道的了,聞言之下,不由得面色大變,說道:「我早說此地不是安身之所,現在你可相信了吧?快走,快走!」她不知屠鳳和哥哥完全兩樣,甚至對屠鳳也起了懷疑。

  阿蓋扭開外面那道大門的鐵鎖,三人直奔下山。寨中的頭目識得他們是寨主的客人,雖然覺得奇怪,卻也不敢攔阻。不過在他們下山的時候,把守寨門的頭目職責攸關,卻是要向他們盤問了。阿蓋無暇多說,猛的使出蒙古武士的摔角絕技,摔了那頭目一跤,又打翻了幾個嘍兵,搶了三匹馬騎著就跑。

  且說春蘭把參湯捧了進去,給了屠龍之後,便與屠夫人說起遇見卡麗絲之事,屠夫人大為驚詫,說道:「這真是奇怪了!她並沒有來過這兒呀!為何她要騙你?」

  屠鳳正要派人去查,巡山的頭目已是跑來稟報:「那三位客人都逃走了,打傷了咱們好幾個人!」

  屠鳳驚疑不定,心裡想道:「他們是楊婉介紹來的,照理不該是蒙古的密探,但卻何以要逃跑呢?」

  屠龍一躍而起,說道:「待我去把他們拿回來!」

  屠鳳道:「不必你多管閒事,我自己去追!」

  屠龍道:「你是山寨之主,不可輕易離山,這點我來辦好把!」屠鳳攔阻不了,只好讓他去追。

  屠夫人嘆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句話當真說得不錯。」

  屠鳳越想越覺奇怪,說道:「不對。」屠夫人道:「什麼不對?」屠鳳說道:「她們之走,其中定有因由。我可不能讓哥哥難為她們。」屠夫人道:「唉,你總是相信不過哥哥,樣樣都要和他作對。」

  屠鳳一來是不願母親生氣,二來她雖然相信明慧公主不是壞人,但也不能不提防萬一。誠如屠龍所說,她是一寨之主,確是不便輕離。於是便把令箭交給石璞,叫石璞馬上帶人去追。石璞說道:「大師哥已經帶領幾個頭目下山去了。」

  屠鳳說道:「我就恐怕哥哥胡作非為,所以要你火速趕去制止他。」石璞道:「大師兄怎肯聽我的話?」屠鳳道:「他不服你也該服這支令箭,除非他以後不再回來!」

  原來屠鳳最擔心的還只是恐怕屠龍犯了好色的毛病,說不定會侮辱那兩個蒙古姑娘,卻想不到屠龍另有比這個更卑鄙得多的企圖。是以她以寨主的身份發出令箭,以為屠龍自會權衡輕重,不至於因為兩個女子的緣故,自絕家門。

  阿蓋夫妻和明慧公主雖然精於騎術,可惜他們搶來的馬匹不過是普通嘍兵的坐騎,屠龍帶領幾個心腹頭目騎了快馬去追,不消多久,就追上他們了。

  明慧公主怒道:「屠龍,你敢對我無禮!」屠龍笑嘻嘻地道:「不敢,我正是因為未曾盡地主之誼,所以才趕來請你回去的。你放心,你的身份我是決不會洩漏的。」明慧公主斥道:「我不受你的款待,你給我滾回去!」屠龍涎著臉笑道:「我這是一番好意,你又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

  那幾個頭目不知明慧公主的身份,想要討好屠龍,說道:「好呀,我們的少寨主給你面子你不要,那就只好讓你吃罰酒了。」

  明慧公主這邊,阿蓋亦已勃然大怒,喝道:「放你的屁,那有這樣邀請客人之理!好呀,叫你們滾回去你們不聽,那就來吧。」一個頭目正自拍馬起來,和明慧公主的距離已是不到三丈,忽聽得「呼」的一聲,阿蓋手中揮出長繩,登時將他套住,小雞一般地提了起來。

  明慧公主說道:「看在楊姑娘份上,不可得罪她的朋友。放了這人!」阿蓋振臂一抖長繩,將這人拋出十幾丈之外。其他幾個頭目見了阿蓋的繩圈絕技都驚得呆了。

  屠龍仍是笑嘻嘻地說道:「明慧公主,不是我敢對你冒犯!無耐你這手下太過無禮,我只好給他一點教訓了。」

  阿蓋喝道:「你這小子最是無恥,我還不屑教訓你呢!」只見他長繩一抖,呼呼風響,當作軟鞭來使,向屠龍掃去。屠龍識得厲害,不敢與他馬上交鋒,當下一個「黃鵠沖霄」,飛身上起,落下地來,避過繩鞭的掃打。

  明慧公主道:「這小子雖然可惡,也不必理會他了,走吧!」她只道屠龍已經落馬,自是不敢再追。

  那知阿蓋剛剛拔轉馬頭,屠龍便冷笑道:「來而不往非禮也,讓你也嘗嘗我的暗器滋味。」一抖手,發出了三支毒龍鏢。阿蓋聽得背後風聲,反手接鏢。正是:

  明槍容易躲,暗箭最難防。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瀚海雄風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