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風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九回 覆雨翻雲充俠士 驚天動地入金京



  褚雲峰連忙拉著谷涵虛,在他耳邊悄悄說道:「此事定有蹊蹺,咱們再看一看。」當下兩人爬上一棵大樹,居高臨下,細察動靜。

  只聽得屠龍大喝道:「劉老伯不必與他們多說,他們膽敢口出狂言,小侄替你把他們打發去見閻王就是!」

  呼黎奢冷笑道:「你這小子有多大本領,竟敢如此狂妄,好,且看是誰打發誰去見閻王!」

  阿卜盧卻道:「劉瀚章,看在你年老糊塗,我給你指點一條生路,這個姓屠的小子你交給我們料理,此事就與你無關。你倘能勸得你的兒子歸順大金,我還可以保得你們一家榮華富貴!」這意思卻是要劉瀚章袖手旁觀。

  劉瀚章大怒喝道:「放屁!」金刀高舉,金光閃動,立即向阿卜盧斫去。另一邊,那個少女揮舞一長一短的兩把柳葉刀,也與屠龍聯手,向呼黎奢展開了左右夾攻。

  谷涵虛小聲說道:「此事可真是奇怪了,屠龍分明是蒙古韃子的奸細,卻怎的忽然又變成了劉老英雄的朋友,在這裡充當好漢呢?我可不相信屠龍會變得這樣快!」

  褚雲峰道:「我也不相信!咱們且看他是弄什麼玄虛,小心防備他一些。」兩人掌心各自扣了一枚錢鏢,只要屠龍有甚不軌舉動,就立即發鏢打他。

  他們是恐防屠龍暗算劉家父女,但出乎他們的意料,屠龍打得竟是十分認真,擺出一副和那兩個蒙古武士拼命的樣子。

  劉瀚章年老力衰,他的女兒刀法雖然頗為精妙,但也吃虧在經驗缺乏,氣力不加,給那兩個蒙古武士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倒是屠龍的一柄長劍矯若游龍,使開來頭頭是道。劉家父女迭遇險招,都虧了屠龍給他們化解。

  雙方鬥到酣處,漸漸變成了屠龍作為主將,力敵蒙古兩名高手的局面。而那兩個武士竟然也給他殺得連連後退!

  褚雲峰深知屠龍的本領,屠龍的本領比不上他,倘若和這兩個蒙古武士單打獨鬥的話,只怕也還是輸多贏少,如他以一人之力,抵禦這兩個武士八成以上的攻勢,還把這兩個人殺得連連後退,這簡直是完全出乎常理之外的事情!

  褚雲峰說道:「一定有詐!這兩個韃子是故意讓他的!」谷涵虛恍然大悟,說道:「我明白了,這是他們做成的圈套,使得劉老英雄相信屠龍的!」

  褚雲峰道:「那咱們怎麼辦呢?」

  谷涵虛道:「當然不能讓劉老英雄上當!」

  褚雲峰道:「但此際屠龍正在和那兩個韃子惡鬥,咱們可不能反而去打屠龍呀!」

  呼黎奢氣喘吁吁地叫道:「好厲害的小子!好,讓你今晚暫且稱雄,慢慢再收拾你!」虛晃一掌,和阿卜盧一齊轉身。

  褚、谷二人都是武學的大行家,看得出呼黎奢是故意詐敗,氣喘吁吁的樣子也是假裝的。

  屠龍得意之極,大笑喝道:「你們知道厲害了麼?那裡走!」

  劉瀚章筋疲力竭,自恃無力再助屠龍,生怕他獨自追上去遇險,叫道:「賢侄,窮寇莫追,由他去吧!」

  谷涵虛道:「師兄,咱們可不能讓小人的奸計得逞!」

  褚雲峰道:「好,咱們下去揭穿他。先打那兩個韃子。」褚雲峰到底是較為老成持重,他雖然看出這是屠龍所設的圈套,但也恐防萬一料錯,真相未明,不妨暫且手下留情;二來也是看在屠鳳的份上,不想便即重傷屠龍。故而他特地提醒師弟,對屠龍只須「揭穿」他的陰謀,對那兩個韃子則須施展殺手。

  褚、谷兩人從樹上一躍而下,正好呼、阿二人從下面經過,兩人一招「雷電交轟」,呼黎奢與阿卜盧狩不及防,只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湧來,兩人都似皮球似的,從山坡上骨碌碌地滾下去。

  屠龍喝道:「什麼人?」揮劍劈出,陡然也是只覺一股大力推來,不由自己地跌了個四腳朝天。這還是由於屠、谷二人已經收回了七成勁力,否則屠龍縱然不死,只怕也要頭破血流!

  屠龍本意是要助呼、阿二人一臂之力的,想不到吃了如此大虧。但吃了虧之後,他也就知道來的是誰了。

  劉瀚章大驚失色,連忙與女兒齊上。他的女兒扶起了屠龍,劉瀚章朗聲說道:「來的是那條線上的朋友?為何你們不分皂白,亂打一鍋粥?」

  谷涵虛道:「劉老英雄,你給這奸徒騙了,他們正是一丘之貉!」

  劉瀚章又驚又怒,喝道:「你說什麼?」要知他剛才迭遇險招,都是屠龍替他化解,他怎肯相信屠龍和那兩個「金廷鷹爪」乃是一丘之貉!屠龍爬了起來,叫道:「劉老伯休聽他們血口噴人!」

  褚雲峰冷笑道:「屠龍,你要不要我把你的底細揭出來?」

  谷涵虛氣他不過,喝道:「屠龍,你不向劉老英雄從實招供,今晚叫你知道我的厲害!」

  屠龍嚇得心驚膽寒,想道:「縱然劉家父女站在我這一邊,也是打他們不過。」他只道褚、谷二人當真是要取他的性命,連忙一個轉身,沒命飛逃!

  那少女叫道:「屠大哥,屠大哥!」一面叫,一面跑,跑去追趕屠龍。

  劉瀚章大怒喝道:「你們要傷害屠公子,先把我這條老命拿去!」一招「夜戰八方」,金刀揮出,不讓褚、谷二人過去。

  褚、谷二人自是不便對他施展天雷功,褚雲峰拔劍出鞘,「噹」的一聲,撥開他的金刀,說道:「劉老英雄,你上了屠龍的當。你隱居深山,不聞外事,大約不知道屠龍的為人吧?」

  劉瀚章怔了一怔,心裡想道:「這人倒似乎相當熟悉我的事情。」說道:「我只知道屠龍是大俠屠百城的公子,屠大俠是個抗金的大英雄。你們卻是些什麼人,膽敢在我的面前,說屠公子的壞話!」

  褚雲峰道:「不錯,屠大俠是個抗金的英雄,但可惜屠龍卻是個不肖之子,他的父親是陽天雷害死的,他放著父仇不報,反而向殺父的仇人討好,而且還潛往蒙古,找上門去向韃子賣身!」

  劉瀚章那肯相信,喝道:「胡說八道,屠公子豈能是這樣的人?剛才那兩個韃子就是給他打跑的!」

  褚雲峰道:「這是他做成的圈套。剛才我們打那兩個韃子,他不也是揮劍向我們攻擊嗎?分明是想暗助韃子。」

  劉瀚章冷笑道:「老實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來歷,老朽也不能無所懷疑!你們突如其來,在那倉猝之間,他怎知你們是助曹助漢?」

  褚雲峰道:「好,老英雄既然不肯相信我們的說話,我們也無謂多說了。不過,屠龍的事情卻是不難查明真相,你不妨問問令郎。」

  劉瀚章不禁又是一怔,說道:「你究竟是什麼人?你和小兒相熟?」

  可是褚雲峰說了那幾句話之後,便和谷涵虛走了。劉瀚章說的話他是聽見了的,但他沒有回答。

  褚、谷二人走出松林,谷涵虛笑道:「師兄請莫怪我胡說,你這位未婚妻子似乎給屠龍迷惑了呢。」

  褚雲峰笑道:「我倒是巴不得那位劉小姐找到個如意郎君,可惜屠龍卻是個人面獸心的奸賊。若是當真如你所說,我倒不得不為那位劉小姐擔心了。」

  谷涵虛道:「不是我胡猜亂測,我越想越是可疑。屠龍今晚之事,倒是和我做過的一件事情有點相似。」

  褚雲峰詫道:「和你做過的事情相似?」

  谷涵虛笑道:「當然這只是表面相似,實質完全不同!你是知道我和嚴浣的事情的,我曾幫過她的父親打敗滇南七虎,說老實話,當時我也是存有一點私心,希望能因此獲得她的父親同意我們的婚事。」

  褚雲峰道:「滇南七虎是名副其實地向你的岳父尋仇,給你碰上。屠龍和這兩個蒙古韃子卻是做成的圈套,誘使劉家父女上當的。」

  谷涵虛道:「所以我說是表面相似,實質完全不同。不過,屠龍這小子對哄騙女人倒是很有手段,聽說咱們的盟主夫人,也幾乎曾經上過他的當。」

  褚雲峰心念一動,霍然省起,說道:「不好!」谷涵虛道:「什麼不好?」褚雲峰道:「只怕屠龍做成的這個圈套,不僅是要騙劉瀚章的女兒,而是為了他的兒子是義軍頭目的緣故。縱然他不敢混進義軍充當奸細,最少也得提防他憑藉裙帶關係,套取義軍的消息了。」

  谷涵虛道:「師兄說得不錯,可是那劉老頭兒不肯相信咱們的說話,有什麼辦法阻止?」

  褚雲峰沉吟半晌,說道:「劉大為原來所屬的這支義軍和瑯琊山也是有來往的,就怕屠鳳未曾把她哥哥私通韃子的這件事情遍告各路義軍。當今之計,只有待咱們見了柳洞天之後,請他派一個人,馬上到史家莊去通知劉大為。」

  兩人邊走邊說,不知不覺已經出了北芒山,走在大路上了。忽見有兩騎快馬迎面而來,谷涵虛抬頭一看,吃了一驚,喝道:「你們這兩個賊子跑到這裡幹嗎?」迎頭跑去,使出天雷功,「呼」的就是一掌!

  那兩個人見了谷涵虛也是大吃一驚,慌忙地撥轉馬頭,落荒而逃。這兩騎馬跑得飛快,谷涵虛的「天雷功」雖然厲害,距離百步之外,掌力卻是及不上了。那兩個人在馬背上晃了一晃,迅即一個「鐙裡藏身」,避過掌力的餘波,轉瞬間那兩騎馬已是去得遠了。

  褚雲峰道:「這兩人是誰?」

  谷涵虛道:「說來也巧,當真是剛說曹操,曹操便到,這兩個人一個是滇南七虎之首的段點蒼,另一個是他的師弟飛豹子褚青山。」

  褚雲峰道:「奇怪,他們遠在滇南,卻跑到北方來幹嗎?」

  谷涵虛道:「諒必沒有什麼好事情。可惜咱們另有大事在身,無暇去追究他們了。」心想,「當年武當四俠與我為難,給武當四俠通風報信,並挑撥他們與我為難的人就是這飛豹子褚青山。莫非他們師兄弟此來,乃是因為知道了武當四俠已到北方,與武當四俠有何關係?不過,為什麼他們向北芒山來呢?嗯,或許是他們走上了屠龍的門路,也說不定。」

  當年那件事情,給谷涵虛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是以他見了這兩個人,心裡不禁有點怔忡不定。但為了要趕回去見柳洞天,也只好暫且擱在一邊了。

  出了北芒山之後,一路上倒是平安無事。這日抵達八仙劍柳洞天的山寨,柳洞天親自出迎。

  柳洞天笑道:「褚兄,可惜你來得稍遲,若是早來三天,就可以見著你那位孟姑娘了。」

  褚雲峰喜道:「孟大俠父女曾經來過麼?」柳洞天道:「還有李盟主和他的那位楊姑娘也來了呢,這幾天寨裡熱鬧得很,我正盼望你們回來。」

  谷涵虛道:「陽天雷這廝可是已經有答覆了?」

  柳洞天道:「答覆是有了,不過……」谷涵虛道:「不過什麼?」柳洞天道:「咱們進去慢慢再說。」

  坐定之後,柳洞天說道:「孟大俠、李盟主大駕親臨,本來是準備陽天雷這廝前來上鉤的,不料陽天雷這廝反而要咱們去上他的鉤。」

  褚雲峰道:「他怎麼說?」

  柳洞天道:「他派人送了一封信來,請我上大都會他。」

  褚雲峰道:「你去不去?」

  柳洞天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谷涵虛道:「你不怕他是佈成的圈套?」

  柳洞天道:「我和李盟主商量過了。陽天雷不敢冒險前來,這是意料中事。但他請我前去會他,是否就等於他已經知道我是站在義軍這邊呢,這卻未能斷定。多半是他有了一點懷疑,用來試試我的。因此我也不妨將計就計,就去會他。」

  褚雲峰道:「李盟主怎麼說?」

  柳洞天道:「李盟主最初為我擔憂,恐怕風險太大。我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陽天雷是咱們的大敵,倘若沒有接近的機會,要除掉他,實是不易。因此,莫說冒點風險,就是拼了一條性命,也是值得的!」

  谷涵虛聽得眉飛色舞,擊掌讚道:「壯哉!」

  柳洞天道:「後來孟大俠和李盟主也贊同了。李盟主還準備親自到大都一趟呢!」

  褚雲峰吃驚道:「他是咱們的首領,何必親自冒險?」

  柳洞天道:「我也是這麼說,但李盟主不肯聽我勸告,他說你可以冒險?為什麼我就不能冒險,我勸他不聽,也是沒有辦法,後來我才知道,李盟主的往大都,一要對付陽天雷固然是一件大事;另外還有一件大事,是他要和北丐幫的陸幫主相會,共商抗金復國的大事。陸幫主如今正在大都的丐幫分舵。」

  褚雲峰道:「咱們這位盟主當真是有勇有謀,令人佩服。那麼孟大俠呢?」

  柳洞天笑道:「我知道你惦記著孟姑娘,他們父女也是要往大都的,不過可能稍遲一些方才動身,因為瑯琊山還有一點事情需要孟大俠回去照料。」

  柳洞天接著說道:「所謂『遲些』,是指比李盟主遲些動身,卻不一定比咱們遲,咱們到了大都,想來可以見著他們父女。」

  褚雲峰對道:「我們身負清理師門之責,當然是要和你同往大都。你讓我們充當你的隨從好了。」

  柳洞天笑道:「我是和你說笑的,你當然不是只為著想見那位孟姑娘而去。」

  褚雲峰道:「不過,有一件為難之事,我在陽天雷那兒曾經待過三年,熟人太多,恐怕有人認出。但我卻是非去不可!」

  柳洞天道:「我有可以改容易貌的藥物,是一位前輩高人送給我的。我給了李盟主兩顆,剛好還剩一顆,給你好了。至於谷兄,他在大都並無熟人,相貌又較常人為異,稍經化裝,想必也可以混得過去。」

  谷涵虛笑道:「我本來是個醜八怪,沒人認得我的本來面目。」

  當下褚雲峰試用那顆易容丹,扮成一個相貌平庸、無甚特點的普通嘍兵,用鏡一照,果然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褚雲峰大為歡喜,笑道:「妙哉,妙哉!我自己都幾乎認不得自己了,陽天雷這廝料他看不出破綻!」

  谷涵虛道:「陽天雷有否和你約好日期?」

  柳洞天道:「沒有。他只是希望我能夠在下月十五之前去會他。到時只須投進拜帖,他就會接見我了。」

  谷涵虛冷笑道:「架子倒是好大。不過,這樣沒有限定一個日期,倒是可以讓咱們進京之後,有個從容佈置的機會。」

  柳洞天道:「是呀,我準備到了大都,先往丐幫見崔鎮山,打聽打聽消息。要是盧香亭和丁進這兩個奸賊業已到了大都,咱們再另作打算。」

  褚雲峰點了點頭,說道:「這樣安排,更妥當了。不過,還有一個奸細,也得提防呢。」

  柳洞天道:「是誰?」

  褚雲峰道:「就是屠鳳的哥哥屠龍。」

  柳洞天笑道:「他是奸細我早已知道了。你忘記瑯琊山綠林大會之時,李盟主揭發他,我也是在場的嗎?不過,他卻不知道我的底細,當時我是給淳于周助拳的。」

  褚雲峰道:「我不是說他要謀害你,我改了容貌,也不怕他認得。不過,他現在正在進行一宗陰謀呢。」當下將在北芒山遇見屠龍的事情,和自己對於這件事情的判斷,一五一十的告訴柳洞天。

  柳洞天道:「有這樣的事,屠龍這廝也忒是膽大妄為了。好,我立即派人到史家莊去通知劉大為。」

  計議已定,第二天一旱,柳洞天、褚雲峰、谷涵虛三人便即連袂進京。

  他們三人連袂進京的時候,李思南和楊婉二人,亦已是在前往大都的路上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暫且按下褚雲峰、谷涵虛和柳洞天三人之事不表,且說李思南與楊婉在路上的遭遇。

  他們二人經歷過許多磨折,無數風波,方才聚首,一路同行,自是有說不盡的柔情密意,沿途風光,那也不必作書的人一一描繪了。

  這日到了薊州的密雲縣,距離金國都門已不過是只有百數十里之遙,行走間忽見塵土大起,有一彪軍馬開來,行人紛紛躲避。

  李思南定睛一看,只見前面後面都是金國的騎兵,中間一小隊人馬,卻是蒙古士兵的服飾。

  這還不算奇怪,奇怪的是隊伍中那幾個蒙古「貴人」,中間騎在高頭大馬上的,是蒙古神翼營的統領木華黎,兩旁是金帳武士呼黎奢和阿卜盧。和木華黎並轡而行,稍微在他後面一點的是一個滿面紅光的大和尚。

  看木華黎在行列中的位置,他應當是蒙古這隊人馬的首腦人物無疑。可是混在隊伍中的一個蒙古軍官,起初李思南沒有怎樣留意,後來看清楚了之後,卻不由得他不大吃一驚了。

  你道這人是誰。原來竟是蒙古的四王子拖雷!

  木華黎是蒙古的大將,地位當然很高,可是比起了曾經當過「監國」的四王子拖雷,那又差得太遠了。

  但現在木華黎騎著高頭大馬,走在當中,拖雷卻是一個小軍官的服飾,混在隊伍之中,跟在他的後面,分明扮演的是木華黎隨從的角色,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李思南和楊婉是用柳洞天所送的易容丹化了裝的,他們打扮成一對農家夫婦,估量拖雷與木華黎一定認不出他們,於是也就跟著行人走避。

  忽聽得木華黎「咦」了一聲,回過頭去和那個大和尚說了幾句不知什麼話,那個和尚突然向李思南所走的方向發出了一記劈空掌。

  李思南只覺一股排山倒海似的掌力湧來,不由自己的向前連衝幾步,方始穩得住身形。

  李思南不過是險些摔了一跤而已,路上的行人可就慘了。只聽得幾聲撕心裂肺的呼叫,在李思南後面的幾個人已倒在地上,七竅流血,顯然是已經死了。

  金國的一個將軍翹起姆指讚道:「法王當真是神功蓋世,不愧天下第一高手的稱號!佩服,佩服!」

  那個金國將軍只道他是要驅散道上行人,卻不知他是要對付李思南,行人已經躲避一空,這個將軍自是不會停下來追究,轉眼間這彪軍馬便過去了。

  李思南默運玄功,運氣三轉,胸口的脹悶之感,方始略解。楊婉低聲說道:「南哥,你沒事吧?」李思南道:「沒事,這和尚好厲害!」楊婉道:「那金國將軍叫他做什麼法王,想必是蒙古的國師龍象法王了!」

  李思南在和林的時候,未有機會見到龍象法王。不過龍象法王有幾個弟子是成吉思汗的金帳武士,李思南曾經和他們試過招,對他們這一派的「龍象功」卻是識得的,說道:「不錯,一定是那個禿驢!想不到我在蒙古見不著他,在這裡卻遇上了。他號稱武功天下第一,第一未必,但也的確是十分厲害!就不知他是否是有意要殺我的?」

  楊婉憂心忡忡,說道:「只怕是拖雷和木華黎已經認出了你,叫這龍象法王殺害你的。看這情形,他們一定也是前往大都。」

  李思南道:「多半是如你所料。不過,咱們總不能知難而退,大都咱們總還是要去的。」

  那幾個行人給龍象法王的掌力震斃道旁,和他們相熟的人們驚魂稍定,此時已是圍攏了來,有的大哭,有的痛罵。

  李思南聽得有一個人哭著罵道:「我們只道可以有幾年的太平日子過,早知如此,這熱鬧不看也罷!千刀萬剮的蒙古韃子,和金虜都是一樣的魔君!哼,他們打仗也好,講和也好,咱們漢人總是沒有好日子過的了!」

  李思南見他哭得哀痛,不便問他,問另一個人道:「原來這班蒙古韃子是來講和的嗎?」

  那個人詫道:「你還不知道嗎?京師裡早已傳開了。不是韃子要講和,是金國的皇帝要講和,他打不過蒙古韃子,只好求和啦。我們是住在附近的村子,聽說金國皇帝派人迎接蒙古前來議談的使者,故此跑出來看熱鬧,想不到遇上了這樁禍事。」

  李思南十分憤慨,說道:「你們說得對,女真韃子、蒙古韃子,都是咱們老百姓的對頭,只有把他們打跑了,老百姓才有好日子過!」那人道:「你說話小心些,在這裡說沒關係,到了大都,可不能亂說話了。」

  李思南多謝了那個人,和楊婉繼續趕路,第二天到達大都。金廷的「京兆尹」(相當於現代官制的首都市長)為了歡迎蒙古的使者到來,一在通衡要道搭起了許多彩坊,鄉下人進城來看熱鬧的有如過江之鯽,李思南、楊婉扮作一對普通的農家夫婦,沒人留意他們,未遭盤問。

  李思南和楊婉進了金京,便即前往丐幫的大都分舵。

  大都丐幫的分舵舵主劉趕驢看見了李思南的名帖,又驚又喜,連忙跑出來迎接,早已來到了丐幫的崔鎮山也跟著他一道出來。

  崔鎮山是在綠林大會上見過李思南的,一見來人和李思南的相貌不同,不覺怔了一怔。李思南哈哈笑道:「崔兄,你不認得我了嗎?柳寨主給了我一顆易容丹,看來的確是很有功用呢,瞞得過朋友的眼睛了。」

  崔鎮山半信半疑,伸出手來與李思南相握。這一握他是用上了金剛掌力的,一握之下,只見李思南神色自如,自己所用的那股剛猛之極的金剛掌力,竟如泥牛入海,給對方輕描淡寫的就化解了,這正是少林派正宗的內功。崔鎮山一試之後,並無懷疑,哈哈笑道:「原來如此,李盟主,你這個險可是冒得太大了啊!這位想必是楊姑娘了?」李、楊二人和劉趕驢見過了禮,李思南便即問道:「聽說貴幫的陸幫主已經來到了大都,想必是住在這兒?」

  原來丐幫的幫主陸崑崙是李思南聞名已久的一位武林豪傑,丐幫又是天下第一大幫,李思南這次冒險進京,就是想見陸崑崙,商談和丐幫合作之事,幫忙褚、谷二人除掉陽天雷的事情還在其次。

  劉趕驢是陸崑崙的師侄,當下說道:「敝師叔正在後面的園子裡和一位韓老英雄下棋,我匆匆出來,來不及告訴他,請盟主恕罪。咱們這就到後園去見他老人家吧。」

  李思南道:「這位韓老英雄是不是在洛陽隱居的那位韓大俠,韓大維。」

  劉趕驢道:「正是,韓老英雄和她的女兒都來了。」

  李思南大喜道:「這就更好了。這位韓老英雄也是我心儀已久的。」

  原來韓大維是和李思南師父谷平陽同一班輩的人物,谷平陽常常和李思南提起的,此人頗有家財,是以中年之後,便即閉門封刀,在家納福,不再行走江湖。此次是因為蒙古的大軍打下洛陽,他才和女兒逃跑出來的。

  劉趕驢本來是洛陽的丐幫分舵舵主,也是因為洛陽失陷,方始給丐幫的總舵,將他調任大都,主持分舵。他在洛陽和韓大維交情極好,故此韓家父女來投奔他。如今蒙古兵雖然是出了洛陽,但韓大維早已是家破人亡,是以也就留在大都,不回去了。

  李思南跟著劉趕驢進了後園,只見一個青衣老者正在和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漢子下棋。他們下棋的方法可是非常古怪,李思南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他們下的是圍棋,但是那塊棋盤,卻不是放在他們的面前,而是掛在對面的牆上的。

  在那青衣老者的身邊,還有一位妙齡少女。李思南料想這青衣老者必定是韓大維,和他對弈的那個魁梧漢子自是丐幫的幫主陸崑崙了。一問劉趕驢,果然所料不差。劉赴驢道:「站在韓大維身邊的這個少女是他的女兒韓珮瑛,也是江湖上一位很有名氣的女俠。她父親閉門封刀,在家納福,她倒是常常出來走動的。」李思南道:「看來他們正在弈到用神之處,暫且不要驚動他們了。」

  只聽得陸崑崙說道:「韓大叔,該你下啦!」韓大維哈哈笑道:「陸老弟,你今天的下子,取勢怎的如此凌厲,我這糟老頭兒只怕是招架不住了。」說罷,拈起一枚白子,向那懸掛在牆上的棋盤擲去,只聽得「啪」的一聲,那枚白子剛好嵌在棋盈上縱橫兩道黑線的交叉之點。那是縱十五路,橫四路的位置,依棋勢而論,韓大維這一子的用意乃是在於保角。

  李思南吃了一驚,心裡想道:「這樣的下棋,不但是比賽棋力。而且是比賽暗器的功夫。內力和準頭稍差,就要出錯!」

  陸崑崙笑道:「韓大叔,這個角我可不能讓你佔去!」拈起一枚黑子,「啪」的一聲,擲在「二、三」路上,和韓大維展開了一隅之地的爭奪戰。

  李思南看了一會,心裡想道:「這兩人的棋力差不多,暗器功夫也是不相伯仲。但陸幫主只顧和對方爭角,外圍之勢如被韓老英雄奪去,只怕是有點得不償失了。」

  心念未已,只聽得那少女說道:「爹爹,這盤棋你恐怕要輸給陸幫主了!」韓大維拈鬚微笑,說道:「是嗎?」李思南暗自想道:「韓老英雄若然投子『天元』(圍棋術語,即棋盤的正中央之點),此局大約可有七成勝算。」

  果然韓大維拈起一枚白子,「啪」的一聲,棋子就剛好嵌在棋盤上的「天元」位置。李思南也是一個棋迷,看見韓大維的下子如他所料,一時歡喜,禁不住就大聲叫好起來!

  陸崑崙哈哈笑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只顧一隅之地,忘了進取中原。這局棋我是輸定的了,不必再下啦。」

  韓大維道:「劉趕驢,我卻不知你們丐幫之中,尚有這樣一位高手。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兩人推枰而起!劉趕驢笑道:「這位是北五省的綠林盟主李少俠,剛剛到的。」

  李思南上前與兩位前輩見過了禮,說道:「晚輩李思南,家師是少林派的谷平陽,晚輩是常常聽得家師說起兩位前輩的,故此今日特來拜謁。」正是:

  得道由來多助力,棋爭一著決雌雄。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瀚海雄風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