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俠天驕魔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回 妖狐兔脫心何狠 魔女鷹揚氣正豪



  耿照自悔自責,再也不敢正面接觸那魔女的目光。暗自想道:「這魔女只怕當真是會邪法的,她分明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但只要你看了她一眼,你就會有奇異的感覺。覺得她是尊嚴高貴的令人又敬又畏,她說的話,也好似迫著你非信不可,真是邪門,唉,連姐姐對我這樣好,我只要對她有一絲一毫的懷疑,那就是天大的罪過!」

  連清波冷笑道:「其實你何必費盡心力去找證人?證人找了出來,又不能證明是我。你要誣陷我,憑你的一張利嘴已足夠了!」

  蓬萊魔女斥道:「住口!」忽地向耿照一指,喝問道:「這是什麼人?何以會跟你在一起?」連清波道:「你管不著。」

  蓬萊魔女道:「我勸你實說了吧,否則你就多連累了一條性命!」連清波面色倏變,回頭看了耿照一眼,似乎被那魔女嚇住,正在為耿照擔憂,因而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把耿照的身份說出來,好保存他的性命。

  耿照又是感激,又是憤怒,感激連清波的好意,憤怒那魔女的強橫,正要挺身而出。忽見那魔女的一個侍婢走了出來,朗聲說道:「我知這個人是誰,他名叫耿照,三天前殺了薊城的兵馬司都監,要投奔南宋的。金人正懸了賞格捉他,小姐,你看這張緝捕狀。」

  原來耿照殺官逃跑之事發生後,官府已畫了他的圖像,張掛在各處通衢大道,懸了重賞來捉拿他了。耿照這幾天躲在騾車中,走的又是山路小道,懸賞緝拿他的圖像,他自己倒沒有看見,蓬萊魔女這個丫頭昨日路過曲城,卻揭了一張下來。

  這丫頭又道:「我已查探清楚,這人是躡雲劍耿仲的兒子,和黑道絕無關係。」

  蓬萊魔女面有詫色,「哦」了一聲,說道:「躡雲劍耿仲的兒子?」忽地柳眉一豎,指著耿照道:「你既是耿仲的兒子,為何不知自愛,辱沒祖宗?」耿照勃然大怒,說道:「你、你、你、你說什麼?我怎的辱沒祖宗了?」他本來要罵那魔女胡說八道的,但被那魔女的容光所懾,不知怎的,卻罵不出來。

  蓬萊魔女冷冷說道:「看你也是個有血氣的男兒,為何與玉面妖狐混在一起,這還不是辱沒祖宗嗎?」那丫頭笑道:「我看他是貪圖女色。」

  耿照再也忍耐不住,罵道:「你胡說八道!連姐姐,她、她……」蓬萊魔女道:「她怎麼啦?」那丫鬟「噗嗤」一笑,又道:「你看,才不過和人家相識幾天,就姐姐弟弟的叫起來了,還說我冤賴你嗎?」耿照漲紅了臉,訥訥說道:「她可不是你們這一種人,她是個俠義的強盜。」此言一出,蓬萊魔女的那八個丫鬟,都大笑起來。

  蓬萊魔女拂塵揮了一道圓圈,指著那一堆瓦礫,冷冷說道:「擺在面前的就是十六條人命,一片瓦礫場,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是『俠義道』應該下的嗎?」她語氣嚴峻,不怒而威。耿照又驚又急,大聲說道:「你怎麼可以一口咬定是連姐姐幹的,我知道決不是她!」連清波道:「照弟,你何必替我分辯,她不過想找個藉口殺我罷了。」耿照叫道:「不,咱們縱然給她殺了,這是非也總要分明!」

  蓬萊魔女的眼光移到耿照身上,又冷冷說道:「哦,聽你的口氣,你是知道誰幹的了,那是誰人?」耿照面對她冰冷的目光,不由自己地打了一個寒噤,心裡想道:「瞧她這副神氣,抓著了兇手,只怕當真會說到做到!將那兇手剖腹剜心!」當下說道:「不錯,我是知道,但我不說,你殺了我也不說!」話出之後,自己也暗自奇怪,心裡頭自己問自己道:「難道我對表妹還存有情意?為何要這樣激動地替她掩飾?」

  蓬萊魔女冷笑道:「該殺的我決不容情,不該殺的我就不動她毫髮,你當我是胡亂殺人的麼?你不說也罷,我已經知道你疑心誰了。」耿照心頭一震,只聽得那蓬萊魔女又問他道:「據我所知,你的父親耿仲和金剛手秦重是很要好的朋友,想來你該熟悉秦家的事情。」那蓬萊魔女還未知道秦重就是他的姨父,卻令得耿照又是大吃一驚,訥訥說道:「秦重?他,他,早已死了!」蓬萊魔女道:「我知道他是給仇家殺了。我現在還沒工夫理他的事情。我只是要問你,他有幾個女兒?」耿照道:「你問這個幹嗎?他只有一個女兒!」心裡暗暗奇怪,這蓬萊魔女的消息何以如此靈通?他殺死姨父不過是三日前的事情,她就已經知道了。但她卻又不知道他就是兇手。

  蓬萊魔女自言自語道:「哦,這就更加不對了。明珠,你來說說你和那位秦姑娘的遭遇。我不願意有人受到冤枉。」

  一個丫鬟應聲站了出來,說道:「昨晚我和珊瑚姐姐,奉了小姐之命,一個向北,一個向南,搜查兇手。拂曉時分,我在犀牛角碰上一位長得很漂亮的大姑娘,大約十七八歲,梳著兩條辮兒,相貌和這位小師父描繪的那個女賊差不多,我就上去和她動手,她見我突如其來。很是驚詫,問我為什麼要害她,我不說話,只是用最兇狠的招數迫她,迫得她終於發出暗器。」蓬萊魔女道:「好,你做的對。她發的是什麼暗器?」那名叫明珠的丫鬟道:「果然是透骨釘!」耿照心頭大震,心想:「難道當真是弄玉幹的?她已落到了蓬萊魔女的手中?」心念未已,只聽得那丫鬟已是笑道:「她一發出透骨釘,我就知道是我弄錯了。天寧寺的老和尚不是她殺的!」

  耿照聽得莫名其妙,心想:「弄玉已然使出了獨門暗器,天寧寺的許多和尚,也正是在她的獨門暗器之下喪生的,怎麼反而說不是她殺的呢?」

  只聽得那丫鬟接著說道:「她的透骨釘打得很準,認穴也不差毫釐,但勁道卻稀鬆平常,她連發三枚透骨釘都給我接下來了。我想,以她這樣的功力,決計不能傷害天寧寺的主持四空上人。莫說四空上人,那幾個有頭面的大和尚,只怕也可以輕易接下她的暗器。」蓬萊魔女問道:「那麼她的劍法如何?」那丫鬟笑道:「說到劍法,那就更稀鬆平常了。她的劍法倒是青城派的正宗劍法,可是她大約是初出道的雛兒.從未有過對敵的經驗的,慌慌張張地使出來,破綻百出,其中的兩招『大漠孤煙直』和『長河落日圓』,更根本不成規矩,該直的不直,該圓的不圓。總之,只憑著這手劍法和暗器功夫,要殺盡天寧寺的十六名和尚,那就等於要三歲的孩子去搬動大山,絕不可能!」

  蓬萊魔女沉吟片刻,說道:「這麼說,她的處境可危險得很呀,你有沒有把天寧寺的事件告訴她?」

  那丫鬟道:「我當時也是這麼想:她的本事如此不濟,卻有人冒充她去殺人放火,當然是和她有仇的了。但何以那人卻不直接殺她,這內裡定有古怪,說不定怎樣折磨她呢。我既然試出她不是兇手,那就應該提醒她才對。

  「於是我把那三枚透骨釘還了給她,向她道歉,然後問她,認不認得天寧寺的老和尚?

  「她最初不相信我,我說:『以我的本領要殺你是易如反掌,何必要使什麼詭計使你上當。』她這才告訴我,她果然是要到天寧寺去的,天寧寺的主持是她父親的朋友。我對她說,天寧寺的和尚都給人殺光啦,勸她離開此地。她半信半疑,我就索性送了她一匹坐騎,陪她到天寧寺去看,她這才驚慌起來。

  「她相信了我對她並無惡意,這才說出她姓甚名誰,原來正是秦重的女兒秦弄玉。」

  耿照聽得心頭大震,他本以為只有他一個人是明白這件事情的真相的,但聽了這丫鬟的話,證實了秦弄玉不是兇手,這就反而令得他如墜五里霧中了。「誰是真正的兇手呢?在此之前,她根本就未在江湖行走,決計不會與人結仇,為何卻又有人要冒充她殺人放火?」種種疑問,盤桓心中,百思莫得其解。

  那丫鬟繼續道:「後來我又盤問她,始知她的父親在三日之前,也被人殺了。她現在是個無家可歸的孤兒。但奇怪得很,我問她的殺父仇人是誰,她又不肯說。後來,我只好勸她走得越遠越好,她就騎了我送她的那匹桃花馬走了。」

  耿照不由得又是心頭一震,想道:「我就是她的殺父仇人,她卻不肯說出我的名字,這是什麼緣故?難道她還沒有將我恨透麼?她這一走,不知又到了什麼地方?以後,恐怕更難見面了,我的心中還存有無數疑團,只怕也永遠沒有水落石出之時了。唉,她究竟是不是我的仇人,我殺了姨父,是對了,還是錯了?」

  蓬萊魔女道:「啊!你讓她走了?你怎的不把她留下?」那丫鬟道:「我並不知道她的爹爹秦重是小姐認識的人,不敢將外人引進咱們的山寨。」

  蓬萊魔女道:「她既然走了,那也就算了。反正事情已經清楚、無須再請她未與這妖狐對質了。」說到此處,驀地喝道:「玉面妖狐,你還不認麼?」

  連清波冷笑道:「你要我認什麼?」蓬萊魔女道:「我的侍女已證明了天寧寺的和尚不是那位秦姑娘殺的了,在這一帶,有本領能夠殺掉四空上人的女子,除了你還有誰?」

  連清波曼聲說道:「還有一位呢,你忘了?」蓬萊魔女道:「還有誰?」連清波緩緩說道:「你忘了你自己了,我看你的本領,就足夠殺掉四空上人!」

  蓬萊魔女冷笑道:「玉面妖狐,你抵賴不了,和我耍無賴麼?」連清波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勸你也不必多花精神去找殺人的藉口了,這不似你平素的行徑。」

  蓬萊魔女冷笑道:「你懂得什麼?好吧,你既然急於送死,那就上來吧。是你一個人呢,還是你們一夥上呢?」

  那群強盜面面相覷,誰也不敢答話。連清波也冷冷說道:「是你一個人呢?還是你帶來的八個丫鬟齊上?」

  蓬萊魔女拂塵一揮,說道:「明珠、珊瑚,你們八人各自把守一方,決不准他們逃走一個。若然他們都來圍攻我,你們也不必動手,我自會發落他們。只是他們若要逃跑的話,我一個照顧不了,你們就要替我動手,那個逃跑就把那個的腳打斷,明白了麼?複述一遍!」那名叫明珠的丫鬟道:「明白了。他們不逃,我就不出手。誰若要逃,我就把他的腳打斷!」她的身份似乎是八個丫鬟之首,複述了小姐的命令之後,立即指揮七個丫鬟,各自佔了一個方位,將連清波的人四周圍住。

  連清波冷笑道:「你佈置好了,這可該動手了吧?」蓬萊魔女道:「亮劍吧,我遠來是客,讓你三招!」連清波格格笑道:「你讓我三招?這又何必呢?我可並不想佔你便宜。」耿照正自心想:「連姐姐果然驕傲得緊,不肯稍失身份。」那知心念未已。

  連清波忽道:「但你既要如此,我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唰的一劍,便即刺出!

  前面那一段話她緩緩道來,人人都以為她會有一番做作,不肯要蓬萊魔女讓招,那知她最後兩句話說得飛快,忽然一反原來的口氣,話猶未了,立刻便使出了殺手絕招。

  她們二人本來迎面而立,距離不到三尺,連清波驟然發難,劍光如練,直插蓬萊魔女胸口的天樞穴,這一劍突如其來,人人意想不到,連耿照也不覺失聲驚呼。

  就在這間不容髮之際,蓬萊魔女柳腰一折,身形後抑,儼如舞蹈中的一個身段,柳腰輕擺,貼地迴旋,舞姿美妙之極,但卻是上乘武功中最難運用的「鐵板橋」功夫!

  在眾人駭叫聲中,只見劍光一閃,恰好從蓬萊魔女的面門削過,這一劍若是削低半寸,就不難將蓬萊魔女的鼻子削平,但她們二人,一個攻得快,一個避得快,待到連清波發覺這一劍削得稍高,蓬萊魔女早已一個滑步回身,繞到她的側面,她那還有餘暇修改劍招?

  蓬萊魔女滑步回身,幾乎是與連清波擦肩而過,這時連清波的劍招已經使老,急切間收不回來,蓬萊魔女倘若乘虛而入,只一抓就可以抓碎連清波的琵琶骨,但蓬萊魔女卻並不如此,當地與連清波擦肩而過時,只是輕輕一笑道:「可惜,可惜,你這一劍落空了,再來,再來!」

  連清波面紅耳赤,一言不發,唰的反手一劍,又攻過去。蓬萊魔女的一個丫鬟「啐」了一口,低聲罵道:「不要臉!」耿照聽了,好生難過,但隨即為他的「連姐姐」想出辯護的理由,心裡想道:「對付這等心狠手辣的魔女,正如連姐姐所說,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那還能夠講究什麼光明磊落的過招?」但他從這一招看來,雖然不過僅僅一招,亦已可以看出蓬萊魔女的武功。

  確是比連清波高明了不知多少,只怕連清波縱然不擇手段,也難以勝她。

  這一次蓬萊魔女早有準備,連清波的劍勢雖然比第一劍更為凌厲,她長袖一拂,並不觸及連清波的身體,已把她的青鋼劍引出外門。連清波突然煞住腳步,按劍不動,蓬萊魔女笑道:「還有一招,怎麼不發?」

  連清波低聲說道:「你的功夫果然高明,佩服,佩服!」說到最後那「佩服」兩個字,突然櫻唇一張,幾根細如游絲的銀光,電射而出。但除了蓬萊魔女之外,旁邊的人,卻什麼也沒瞧見。

  原來這是連清波苦練而成的一項絕技,可以從口中吐出毒針,殺人於無形!她先含了解藥,不怕受毒,藏在口中的毒針,則用真氣噴出,可以射到丈許之外,現在她和蓬萊魔女的距離不過三尺,估量蓬萊魔女縱有天大神通,也是決難避過的了。

  聽得蓬萊魔女「呸」的一聲,那幾根細如游絲的銀光一閃即滅,迅即身形一晃,連清波的第三招「白虹貫日」又刺了個空。原來她早已知道連清波有口吐毒針的絕技,連清波櫻唇一張,她也一口真氣吹去,她的內功比連清波還要深厚得多,這一吹就把連清波的毒針吹得無影無蹤!這還是因為她有言在先,說過要讓連清波三招方才還手,所以只是把毒針吹向上空,要不然若是反射回來,只怕連清波自己就要先受毒針之害。

  蓬萊魔女冷笑道:「你還有什麼陰毒的暗器?要使就得趕快,否則就沒有機會了。須知三招已過,我不能再讓你了。」連清波紅了雙眼,似是拼著豁出性命一般,一柄長劍舞得呼呼風響,狂風暴雨般地猛攻過去。

  蓬萊魔女一聲長嘯,說時遲那時快,手中已多了一柄拂塵。

  只見她輕輕一拂,塵尾竟是聚而不散,倏然間就向連清波的寶劍捲來。連清波也是個武學行家,一看就知道她這一拂之下,實是藏有極強的潛力,但她恃著自己這柄寶劍鋒利無比,也並不怎樣畏懼,當下青鋼劍揚空一展,化成了一道銀虹,使出最剛猛的劍招,意欲將對方的鐵拂塵硬生生削斷。

  只聽得「噹」的一聲,蓬萊魔女倒持拂塵,塵桿一震,連清波虎口一麻,寶劍幾乎掌握不住。她的拂塵不知是什麼做的!連清波的寶劍竟然削之不斷。

  蓬萊魔女喝道:「你也接我一招!」塵尾忽地散開,根根如刺,萬縷千絲的塵尾,好像變成了無數利針,罩將下來,一招之內,遍襲連清波全身的三十穴道大穴。

  這種拂塵刺穴的功夫連清波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一驚之下,早已有十二處穴道給蓬萊魔女的塵尾刺傷。

  幸而連清波的內功造詣亦是不凡,一覺不妙,瞬息之間,已是運氣封了全身穴道,腳下「倒踩七星」,去勢如箭,脫出了拂塵籠罩的範圍。

  可是,她雖然封了穴道,得以逃脫性命,但被刺之處,亦已皮破血流,一件薄紗輕羅,盡是點點斑斑的血跡。耿照觸目驚心,手按劍柄,就想衝出去助戰。連清波那個名叫沉香的丫鬟,忽地將他接著,低聲說道:「小姐吩咐過了,無論如何,不准你動手。再說,你也絕非那魔女之敵,要上去白白送死?」耿照大為感動,心想:「她是早知魔女厲害的,她自己性命難保,卻還處處照顧著我。」其實耿照何嘗不知道魔女武功遠勝於己,自己上去乃是白白送死,但他為了感激連清波之恩,早已心甘情願,決意為連清波而死。只是,他雖然有此心意,但被那丫鬟按著,卻是動彈不得!

  心念未已,忽見平地上突然湧起一片紅霞,卻原來是連清波解下束腰的紅綢帶,當作軟鞭來使,向蓬萊魔女捲去。這時她一手揮利劍,一手舞紅綢,兩件兵器,一柔一剛,配合得妙到極致。劍光如雪,綢影如虹,再加上蓬萊魔女衣袂飄飄,冰肌似玉,拂塵飛舞,儼如潑墨,幾種不同的顏色,混合起來,端的是好看之極!假如有一個陌生人剛剛來到,乍眼一看,只怕還會以為她們是在合演一場美妙的舞蹈,卻怎知在這翩翩妙舞之中,卻藏著無限兇險的招數,處處透露著殺機。

  耿照見連清波似乎漸漸支持得住,心中稍稍放寬。忽聽得蓬萊魔女讚了一個「好」字,隨即又嘆了口氣,叫道:「可惜,可惜!可惜你玉面妖狐,練成了這身功夫,卻拿來害人!看你修為不易,我本有意饒你一命,但現在卻不能饒你了!」話聲未了,拂塵一抖嗤嗤作響,竟在漫天的劍光綢影之中,直「刺」進去,連清波尖叫一聲,連連後退,衣裳上點點斑斑的血跡,更密更濃了!

  耿照看得驚心動魄,氣也喘不過來。就在這時,忽聽得連清波一聲喝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身形一起,如箭離弦,直衝過去,紅綢飛舞,夭矯如龍,倏地又化成了千重波浪,一圈圈的向前推進,耿照認得這一招正是「八方風雨會中州」。賽尉遲北神鞭曾用過這一招打傷他,而連清波則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用這一招打敗了北神鞭。

  現在連波清在性命交關的當口,又再使出這一招殺手神招,更配合了手中的寶劍,比起鬥北神鞭的那次,更見攻勢凌厲,駭人心魄。

  但見紅綢捲去,果然把蓬萊魔女的拂塵束住,耿照大喜如狂,高聲喝采。那知采聲剛自出口,卻忽聽得「嗤嗤」之聲不絕於耳,卻原來蓬萊魔女默運玄功,將萬縷千絲的拂塵尾,根根都似變作了鋼針,竟把那條紅綢刺了千瘡百孔!同時她雙袖輕揚,瞬息之間,拂開了連清波的連環三劍!

  眼看蓬萊魔女的拂塵就要脫困而出,連清波驀地一聲長嘯,耿照忽覺手腕一鬆,只見連清波那兩個丫鬟,都已跑上前去,齊聲喝道:「魔女納命!」沉香把手一揚,飛出了一團紅霧,紫玉則打出了一件奇形暗器,黑漆漆的似個橢圓形的欖,但卻有一尺來長,這暗器飛到蓬萊魔女身前,「波」的一聲,猛地炸開,飛出了九柄精光閃閃的銀梭,每柄只有三寸長,都射到蓬萊魔女身上。與此同時,未曾受傷的那黃衣人,也是一聲大喝,飛出了一柄丈多長的鐵抓,抓到了蓬萊魔女的後心!這三人同時發動,同時攻到,顯然是事前訓練好的。

  原來連清波早已知道蓬萊魔女的厲害,今日之戰也早已在她意料之中,她自忖只憑著本身的武功,決難勝得過蓬萊魔女,因而早就處心積慮,安排下剋敵制勝的妙法。

  她把兩件厲害的暗器,教會了她的兩個貼身侍女。沉香飛出的那團毒霧名為「桃花瘴」,是用苗疆中的瘴氣加上幾種毒藥煉成的毒霧,只要吸進一絲瘴氣,五臟便要受毒,人也立即昏迷。紫玉用的那件奇形暗器名為「九子母陰梭」,一發幾枚,而且是到了敵人身前,「子梭」才從「母梭」中炸裂飛開,可以攻敵人個措手不及。

  這兩件暗器雖然厲害非常,陰毒無比,但以蓬萊魔女的武功,只憑暗器還是決計傷她不了。連清波也早已想到這層,所以她要先拼著本身受傷,死命纏著蓬萊魔女,叫她騰不出手來對付暗器。連清波還怕不能制敵死命,事前又吩咐了她的兩個忠僕,聽她的嘯聲為號,各以鐵抓和流星鎚向蓬萊魔女襲擊,配合暗器的進攻。這兩個忠僕,就是剛才口出大言的那兩個黃衣人了。可惜其中之一沉不著氣,蓬萊魔女剛現身的時候,他就上前襲擊,給蓬萊魔女的侍女用「沾衣十八跌」的功夫摔暈,因而不能助戰。

  連清波所定的計畫雖然缺了一人,但那人本領最低,不過是用作一枚輔助進攻的棋子,缺少了他,無關輕重,影響不大。

  這時,蓬萊魔女的拂塵被連清波的紅綢束住,九子母陰梭在她面前炸開,那黃衣人的鐵抓又已抓到她的後心,當真是性命懸於俄頃,危急之極!而且就在這一瞬時,那團毒霧,也已將她全身罩住,蓬萊魔女突然感到一陣噁心,頭昏目眩。

  好個蓬萊魔女,就在這性命俄頃之際,顯出了卓絕非凡的功夫,瞬息之間,就閉了全身穴道,也閉著了呼吸。只聽得「錚錚」連聲,她左手雙指疾彈,已把奔向上盤的三枚銀梭彈開,信手一抄,又把奔向中盤的三枚銀梭抄到手中,一個移形換位。

  奔向下盤的那三枚銀梭又都從她的腳底貼地射過去了。

  就在她以移形換位的功夫避開銀梭之際,那鐵抓呼的一聲,恰好貼著她的纖腰擦過,她衣袖一拂,使出借力打力的功夫,那條鐵抓登時轉了個方向,正抓著沉香的腳踝。沉香尖叫一聲,撲倒地上。蓬萊魔女把手一揚,將接在手中的那三枚銀梭打出,把紫玉釘在地上。那黃衣人收不著勢,鐵抓抓傷了自己人,又不免大吃一驚,紫玉撲倒,那黃衣人登時也變了滾地葫蘆!

  蓬萊魔女一聲斥叱,倏然間拂塵脫困而出,連清波那條綢帶片片碎裂,飛身一掠,拂塵揮了一圈,萬縷千絲,齊向連清波罩下。

  忽地一道長虹,從連清波手中飛出,原來她己自知難以倖免,於是抱著個「與敵偕亡」的心情,將寶劍脫手擲出,作最後的一擊!

  這一擲是她平生功力之所聚,長虹疾射,隱隱帶著風雷之聲,確是不容小覷,蓬萊魔女也不禁倏然止步,將拂塵反手一圈。

  蓬萊魔女的功力究竟是比連清波高出許多,拂塵一圈,登時把那道長虹圈住。蓬萊魔女這時已遠離了毒霧的威脅,她閉了呼吸多時,胸中早已煩悶不堪,這時方始吐出了一口濁氣,她一聲冷笑,將連清波那柄寶劍,拿到手中,喝道:「玉面妖狐,你這柄劍不知曾害了多少人,好,現在我就要用你的這柄劍來碎割你!」

  連清波見寶劍也被敵人奪到了手中,饒她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女,這時亦已嚇得魂飛魄散,正待再取出另一件厲害的暗器,說時遲,那時快,蓬萊魔女已是一躍而起,宛如飢鷹撲兔,人在半空,衝刺下來,一招「鷹翔隼刺」,右手拂塵凌空罩下,左手長劍,也逕刺連清波的背心!

  拂塵離開連清波的頭頂還有尺許,連清波已受那股勁風撲倒,恰恰倒在耿照的身邊,眼看蓬萊魔女那一劍也就要刺下來,連清波性命不保!

  耿照忽地大叫一聲,和身撲上,將連清波的身體蓋著。他明知自己的武功比敵人差得太遠,倘要抵抗,無異以卵擊石,一時情急,無暇思量,便用出了這個笨法子,將自己的身體來掩蓋連清波,拼著豁出性命,代連清波受蓬萊魔女這一劍。劍氣森森,頭頂一片沁涼,在這電光石火的剎那之間,耿照的心中,只是想道:「連姐姐曾救了我的性命,我這條性命就還了給她吧。但盼望她能逃出魔掌!」

  耿照這一著倒是大出蓬萊魔女意外,幸而她的劍法也已到了收發隨心的境界,就在劍尖距離耿照頂心只有三寸之際,倏然收住,迅即將拂塵一插,騰出右手,一把抓著耿照的後心,將他提了起來,喝道:「你這傻小子,值得為這妖狐送命麼?」

  蓬萊魔女被耿照所阻,稍微一緩,就在這瞬息之間,連清波已是使出「燕青十八翻」的功夫,滾出了數丈開外,她猛地一咬銀牙,心中想道:「此時此際,我也顧不得他了!」把手一揚,只聽得「蓬」的一聲,一團火光突然爆炸開來,濃煙遍佈,煙霧之中,還有無數細如牛毛的金光閃爍,雜著「嗤嗤」聲響!

  耿照突然感到一股極難聞的氣味,從鼻孔裡直鑽進來,登時頭暈目眩,神智迷糊。原來連清波所使的這個暗器、乃是邪派中最陰毒的一種暗器,名為「毒霧金針烈焰彈」比沉香的那「桃花瘴」還厲害得多。

  蓬萊魔女想不到她還有這樣厲害的暗器,留到最後關頭才用,大吃一驚,叫聲:「不好!」提著耿照,一個「細胸巧翻雲」,以絕頂輕功,倒縱出三丈開外。就在這一剎那間,耿照忽覺脅下一麻,忍不住張口呼叫,又吸進了兩口毒氣,登時完全暈了過去,不省人事。也就在這剎那之間,連清波也已逃之夭夭了。蓬萊魔女的侍女攔她不住。

  蓬萊魔女那個名叫明珠的丫鬟說道:「可惜,可惜!」要知以蓬萊魔女的功夫,倘若她只是單身一人,並無負累的話,連清波的暗器再厲害,她也可以從容應付,焉能容得玉面妖狐漏網,現在她為了救護耿照,只好跟睜睜地看敵人逸去。而且她自己雖沒受傷,耿照卻中了毒,脅下還著了兩枚梅花針。這丫鬟的兩聲嘆息,就是因此而發的。

  蓬萊魔女笑道:「救人要緊,玉面妖狐就讓她暫作漏網之魚吧。她逃得過一次逃不得第二次,總有一次撞在我的手上。」那丫鬟說道:「這小子未必是好人,他這樣捨命地護那妖狐,早已是著了那妖狐的迷了。」蓬萊魔女道:「話可不能這樣說,他到底是躡雲劍耿仲的兒子,而且是要投奔南宋的,憑這兩點,就該救他的命。至於他何以著那妖狐的迷,以後再審他吧。」當下吩咐丫鬟,將那一大群強盜都押回山寨。

  暫且按下連清波不表。且說耿照昏述之後,也不知過了多久,待到醒來,只覺被暖香濃,原來正是睡在一張床上。耿照爬了起來,迷迷糊糊地張目四望,只見自己好像是置身在一間書房之中,房間佈置甚為古雅,靠壁一張書櫥,四邊懸掛字畫,還有一些古董擺設,書案上燃著一爐香,幽香細細,吸進鼻中,十分舒服。耿照大為詫異,心想:「這是什麼地方,我怎的到了這兒來了?」

  他竭力思索,漸漸想起了前事,「連姐姐帶我一道去會那蓬萊魔女,連姐姐和那魔女惡戰,後來魔女要殺她,我用自己的身體去掩蓋她,後來,後來忽地有驚雷裂石的響聲,以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哎,莫非我已受了傷,被那魔女擒獲了?這裡就是魔窟?她怎的還留著我不殺呢?」耿照想到此處,一陣迷茫,但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也就不覺得怎麼害怕。

  他定下了心神,再向四周圍觀望,只見牆壁正中,掛有一幅字,書法鐵劃銀鉤、龍飛鳳舞,寫的是一首詞,詞道:「長淮望斷,關塞莽然平。征塵暗,霜風勁,悄邊聲。黯消凝。追想當年事,殆天數,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羶腥。隔水氈鄉,落日牛羊下,區脫縱橫。看名王宵獵,騎火一川明。笳鼓悲鳴,遣人驚。念腰間箭,匣中劍,空埃蠹,竟何成!時易失,心徒壯,歲將零。渺神京。千羽方懷遠,靜烽燧,且休兵。冠蓋使,紛馳騖,若為情。聞道中原遺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憤氣填膺,有淚如傾。」耿照心道:「原來是張于湖(張孝祥)的六州歌頭。」吃了一驚,心裡暗暗奇怪。

  當時詞風極盛,不但南宋是詞人輩出,金人中也有不少詞章好手。例如當時的金主完顏亮就是一個喜歡填詞,而且填得很不錯的金人。由於當時的文學風氣使然,幾乎販夫走卒,都能吟誦幾句名家的詞句,稍為富貴的人家,懸掛有詞家的字畫,更是尋常之事,無足為怪。

  但這首詞卻有不同,它的作者張孝祥(于湖)正是當時南宋的狀元,在紹興二十四年廷試第一,官拜中書舍人之職。他這首詞上半闋是傷感中原淪陷,痛恨金人蹂躪自己祖國的土地的。如「洙泗上,弦歌地,亦羶腥。」幾句,就深深地表示了對金人的憤恨。下半闋則是感慨南宋的只知偏安自侃,以致中原父老,盼望旌旗,如大旱之望雲霓。

  耿照看了此詞,不禁心裡想道:「這裡是金國的地方,蓬萊魔女是個窮兇極惡的女強盜,她家裡卻掛有南宋狀元所寫的這首詞,咦,難道她也是一個心存故國,盼望王師恢復中原的義士?並不是一個只知殺人放火的女強盜了?」

  耿照從出生以至成年,一直就是生活在金人統治的地方,根本不知道祖國的情況。讀了這首詞,又不禁憂疑重重,心裡想道:「張于湖是南宋狀元,從他的詞中透露,宋室君臣,似乎只求偏安自保,無意收復中原,不但如此,而且還與金國使節往來,媚敵苟安,大失民望呢!唉,這是真的還是假的?他是狀元,又是現任官吏,若非有些事實,他又怎敢在詞中胡說?」

  耿照再唸一遍後半闋那幾句:「千羽方懷遠,靜烽燧,且休兵。冠蓋使,紛馳騖,若為情。聞道中原遺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憤氣填膺,有淚如傾。」百感叢生,竟也不覺潸然淚下。

  心裡驀然想道:「若然南宋果然如此不思振奮,只圖偏安。我將爹爹的遺書送去,那也只是白費精神了。唉,但願不是如此。」想到了父親的遺書,不自覺地用手一摸,登時心頭卜卜亂跳,他那封遺書已經失了。

  正在驚慌,忽聽得腳步聲響,門開處,一個丫鬟走了進來,望了他一眼,笑道:「你已經醒了?好,看你的氣息,你中的毒已經消散了。怎麼,你還想念你那位連姐姐嗎?」

  耿照正是滿肚皮悶氣,也不管對方是個少女,便搶白她道:「我想不想念她,你管不著!」

  那丫鬟冷笑道:「我當然管不著。可是要不是我們小姐救你,你早已活不成啦!你看這是什麼東西?」她隨手在床前的小几上,拈起了一個小巧玲瓏的金盤,金盤裡有幾根金針。那丫鬟道:「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這就是你的連姐姐打在你身上的餵毒金針了。我們用磁石給你將它吸出來的。還有你吸進的毒霧,也幸虧我們的小姐取了解藥才給你解了的。」

  耿照恍然大悟:「原來那驚雷裂石般的巨響是連姐姐放的暗器,那時候我被那魔女抓著,想必是給她誤傷了。」他為了感激連清波的恩情,本來就已是「拼將一命酬知己」的,所以這時聽說自己身上中的乃是連清波的毒針,心中一點也不怨恨,反而暗暗歡喜,想道:「連姐姐的暗器如此厲害,料能逃脫魔掌了?唉,只要她保住了性命,我縱然受到什麼折磨,也是心甘。」

  那丫鬟見他面露笑容,大惑不解,問道:「你笑什麼?中了暗器,幾乎喪命,還高興麼?」耿照道:「不錯,我心中就是高興!她的暗器越是厲害,我就越是高興!」那丫鬟怒形於色,冷笑說道:「你這渾小子真是至死不悟,要不是我們小姐再三吩咐,真悔不該救你。好,就讓你高興吧。我們小姐現在要見你了,你隨我去吧!」

  耿照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心中想道:「好,她要見我,我就見她,看她將我如何發付,士可殺不可辱,倘若她要將我折辱的話,我就自斷經脈而亡。」他打定了主意,泰然自若,毫不躊躇地就隨那丫鬟前往。

  走過了一道長廊,進入了一所大廳,只見蓬萊魔女端坐正中,被捉來的那一大群強盜半在四邊,個個臉上都露著驚惶的神氣,那氣氛就似是在刑部大堂之上,一群罪犯正在等待定刑,為自己的生存而惴惴不安。

  那丫鬟道:「姓耿的小子帶到了,請小姐發落!」蓬萊魔女揮手道:「叫他坐在一旁,容後再問。」耿照「哼」了一聲,大馬金刀地坐了下去。

  只聽得蓬萊魔女向那群強盜大聲問道:「你們說是不說?你們竟是甘心給那妖狐為奴麼?」忽地向一個強盜一指,喝道:「朱同,你跟那妖狐最久,難道你也不知道她的來歷麼?」

  那強盜身材高大,但給蓬萊魔女一指,登時便似矮了半截,隨後顫巍巍地站了起來,顫聲說道:「我委實不知道她的來歷。當初她是派了兩個丫鬟來到我的山寨,要我降伏的,我打不過她的丫鬟,只好每個月給她進貢,其實我心裡是不樂意的。這幾年我也不過只見過她三次,我只知道她的綽號叫『玉面妖狐』。」

  蓬萊魔女接連問了兒個人,都是差不多的回答,只不過有幾處山寨,連清波派去招降他們的使者不是丫鬟,而是另外兩個男僕而已。

  蓬萊魔女眉頭一皺,說道:「她是漢人還是胡人你們也不知道麼?」有幾個強盜答道:「她那兩個男僕的相貌倒是像胡人,她本人是胡是漢,我們卻看不出來。我們只知每月給她進貢,除此之外,怎敢多問?」耿照心中一凜,想道:「這魔女怎的會懷疑連姐姐是個胡人?」正是:

  拼將熱血酬知己,那識妖狐是敵人。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狂俠天驕魔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