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章 吃遍天下混戰八方



  每個人都有權做他自己認為有趣的事,吃,無疑是諸葛太平認為最有趣的事之一。

  他正在吃。

  桌子是用六張方桌拼起來的,上面鋪著一張嶄新的、用杏黃色的緞子縫成的桌布。

  桌子上擺了大概有四、五十種各式各樣的湯和菜,有的菜大家都認得,也看得出是用什麼做的,其中雞鴨魚肉野味海鮮當然都少不了。

  另外還有一些菜,別人非但不認得,簡直連看都沒有看過。

  諸葛太平高高坐在一張特製的太師椅上,最少比普通的椅子要高出兩尺。

  這樣他才可以居高臨下,看得清楚;看得清楚,吃得才高興。

  現在他吃得好像有點不高興,甚至還有一點悶悶不樂的樣子。

  這麼多菜,難道還不夠讓他開懷大嚼?

  門外是個很寬敞的院子,院子裡忽然傳來了一陣聲震屋瓦的大笑。

  「一人獨飲,沒有對手,固然無趣,一個人獨吃,沒有對手,也一樣無趣得很。」關二的聲音大笑著道,「諸葛先生,你說對不對?」

  對,當然對。

  諸葛太平精神一振,喜動顏色,大聲道:「外面是什麼人?快請進來。」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關二已經進來了,來得真快。

  諸葛太平瞇著眼,上上下下把這個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的人打量了一遍。

  「你能吃?你能跟我對吃?」

  「放眼天下能夠和你對吃的人,說起來大概也只不過兩、三個人而已。」關二說,「蜀中唐門的那位唐大官人,大概可以算是其中之一。」

  「對。」

  提起這位唐大倌,諸葛太平顯得更有勁了。

  「那一次我跟他痛吃了兩天兩夜,吃的真是痛快淋漓,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他問關二,「可是另外一個能跟我對吃的人是誰?難道是你?」

  「就是我。」

  諸葛太平又把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瞇著的眼睛裡忽然有光芒暴射,就好像葉孤城出戰西門吹雪時的神情一樣。

  「難道你就是關西關二關玉門?」

  「就是我。」

  「聽說你隨時都可以吃,永遠都吃不飽,那是不是真的?」

  「是。」

  諸葛太平大笑:「那就好極了,實在真是好極了,好得不得了。」

  「咱們現在就開始,先來一點小吃怎麼樣?」

  「好。」

  他們的小吃,也不太多,只不過就是桌上這六八四十八樣的大菜。

  小吃之後,才是正餐。

  諸葛太平說:「今天咱們的主菜,叫做『混戰八方』,你看怎麼樣?」

  「先拿來看。」

  桌子上的菜都已經清除了,架上了一個木架,大概有三尺長三尺寬。

  一個瓦鍋端了上來,剛好可以四平八穩的擺在木架上。

  「好大的鍋。」

  鍋蓋掀起來,一陣濃烈的肉香立刻像魔法一樣散佈開來,裡面紅紅的燉著一鍋肉,還在冒泡。

  「好一個混戰八方。」關二用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裡面最少也有八種肉。」

  諸葛太平大笑:「果然名不虛傳,果然是大行家。」

  他又說:「吃這種肉,要有一種特別的吃法,光吃肉就變得像是烏龜吃大麥,糟踏了好東西。」

  「我懂。」關二說,「光吃肉,顯不出肉的好味道來,一定要東西襯一襯才行。」

  「對,對極了。」

  要怎樣一個吃法才算正確呢?

  先把一張直徑兩尺左右的烙餅,平攤在桌上。餅要烙得薄,還要烙得有勁道,才不容易破。

  餅攤好了,拿一根三尺長的保定府玉白蔥來,掐去蔥青,只剩蔥白,蘸上皇宮大內太監做的上好麵醬,擱在旁邊。

  然後用木杓杓起三四大杓肉,大概有一斤到一斤半之間,杓在烙餅的中間,成一長堆;然後把左邊的烙餅蓋上去,再把右邊的烙餅蓋在左邊的餅上,尾部捲起,捲成一條長筒,用兩隻手捧著,揣在懷裡,就可以開始吃了。咬一口蔥麵醬,咬一口餅。左邊一口,右邊一口,中間再一口。

  諸葛太平道:「那時候只看見順著嘴角往外流油,那種味道,吃什麼都比不上。」

  他說得眉飛色舞,關二卻嘆了口氣。

  「如果再加上一點迷藥、毒藥之類的東西,那種滋味就更沒有什麼東西能比得上。」

  「迷藥?」

  「這麼大這麼香,味道這麼濃的一鍋肉,就算加半斤迷藥進去,別人也吃不出來的。」關二淡淡地說,「如果下毒的人是探囊取物公孫易,大概只要吃一口就已經足夠了。」

  「足夠幹什麼?」

  「足夠有充裕的時間讓他們把鏢車運走。」

  諸葛太平用力一拍桌子:「這個王八蛋,就算要劫我的鏢,也不該把迷藥下在肉裡,糟踏了這一鍋好肉,害我吃不成。」

  看他的樣子,糟踏這一鍋肉的罪行好像比劫鏢還嚴重。

  關二笑了。

  「幸好他還沒有把迷藥下在肉裡,就已經被我們的五掌櫃和八掌櫃先請了過來,連他的死黨丁先生都一起請來了。」

  丁一抓練的不是鷹爪功,右手的手掌卻特別大,不但比別人的手大,比自己的左手也要大一半。

  據說他一隻手裡就可以用七七四十九件暗器,憑他的腕力、指力、夾力和指甲關節間的彈力,同時把暗器打出去,專打人身上三十六大穴、七十二小穴和十三處致命要害。

  公孫易卻是個很少用手的人,他用的是他身上最發達的一部分。

  他的腦袋。

  現在兩個人看起來,衣衫都有一點不整,頭髮也都有一點零亂,他們本來都是很講究修飾的人,剛剛無疑經過了一番苦戰。

  張五和張八身邊帶的人,平時雖然看不見,一出手就足夠讓別人看老半天的。

  諸葛太平一直在搖頭嘆氣。

  「你們這是何必呢?何必一定要動我的鏢呢?讓我過幾天舒服日子,你們自己也好過幾天舒服日子,豈不是天下太平?」

  諸葛嘆道:「你們為什麼一定要來惹關玉門這個倒楣鬼?」

  丁一抓聲音嘶啞,眼中佈滿紅絲,瞪著關二。

  「關西關二幾時做了鏢局的奴才?誰能想得到。」

  「老實說,就連我自己都想不到,只不過一個人一生中,總要做幾件連自己都想不到的事的。」

  「有理。」諸葛太平說:「有理就有肉吃,來,吃,醬油麻油通通有,大家一起吃。」

  關二大笑:「那是當然非吃不可的。」

  他剛剛學會了吃燉肉的最正確的方法,現在好像有點迫不及待了。

  看見他開始吃肉,公孫易臉上忽然露出了極奇怪的表情。

  他一向是個不動聲色的人,臉上很少有表情,現在卻好像忽然看見關二的鼻子上長出了一朵花來。

  這時候丁一抓已出手。

  就在關二、諸葛太平和張家兄弟剛把第一口肉吞下去的時候,他的大手已經發出了滿天花雨。

  花非花、雨非雨,每一道花雨,都可以殺人於剎那間。

  這一點大家都明白的。

  丁一抓縱橫江湖,把別人保的鏢銀看成自己的一樣,伸手就拿,手到擒來,當然是有道理的。

  這一點關二他們也不會不知道。

  奇怪的是丁一抓威震江湖的暗器一出手,他們居然只是眼睜睜的看著,既不招架,也不閃避。

  關二的手彷彿抬了抬,但是並沒有舉起來。眼看著這些封喉致命的暗器就要穿入他們的要害。

  忽然間,一條人影燕子般的飛來,一隻大袖,金光閃閃。

  大袖飛舞,飛燕去來。

  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在花雨消失間響起:「七七四十九件暗器,胡金袖拜領,大好人命四條,胡金袖奉還。」

狼牙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