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章 誰都不是王飛



  有什麼事比遇上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人更頭大?

  有。

  那就是遇上兩個令人啼笑皆非的傢伙。

  ※※※

  無情歎氣:「我知道你。」

  羅喝問奇道:「你知道我什麼?」

  無情道,「你叫羅白乃。」

  羅喝問怔了一怔:「你也知道我?」

  然後又眉開眼笑,「我就那麼出名?」

  無情道:「我知道是因為你曾經給溫柔女俠自劫法場時順便把你也救了,王小石在逃亡的時候一時不察也把你帶著走,你卻因此成了名,人人都知道王小石逃亡的時候有個『鴛鴦蝴蝶派』的羅白乃跟在身邊。」

  羅白乃頓覺臉上無光。

  無情反問:「你幾時搞上那麼一大堆外號什麼來的?」

  羅白乃一雙大眼睛眨了眨,怪不好意思的說:「那是江湖上的同道,武林中的朋友,硬要往我頭上套的花名,盛事難卻,又不想有所得罪,只好照單全收了。」

  無情道,「你真謙虛。」

  羅白乃突然記起:「呔!閒話少說──你到底是不是王飛!?」

  習玫紅忍不住插嘴:「你不知道他是誰,又如何當『天下第一捕快』?」

  羅白乃馬上頓悟:「難道他是『天下第二捕快』?」

  習玫紅搖搖首:「差一點。」

  羅白乃本來想發火,一見習玫紅美不勝收,他自己就心亂得不能收拾,再加上習玫紅呵氣若蘭,他便覺得她的燦爛裏有著他的寂寞。

  他長得不高,可是,正好她也不算高挑,看到她柔柔的站著,他的肩彷彿己發出了邀她枕靠的傳書。

  他樂意猜估她所設的謎,於是異想天開:「他莫不是『天下第一逃犯』!?」

  「呵!我去你龜孫子!」習玫紅笑罵道:「他是方今聖上御封誥告天下『四大名捕』之首──盛崖餘,也就是無情大捕頭!你連他都不知道,你的『天下第一捕快』打從哪兒閃出來的!?」

  羅白乃這才弄清楚。

  這才搞明白。

  原來在他面前的就是:

  ──四大名捕的大師兄。

  無情!

  ※※※

  既是「天下四大名捕」之首,那麼說,「天下第一捕快」之稱號,無情也是當之無愧的。

  可是他呢?

  ──他是誰封的?

  ※※※

  羅白乃的臉色變了。

  變得很快。

  ──他的武功可能沒那麼快,他的招式也可能沒那麼快,但若論此際他應變之快,只怕在場的,誰也不如他。

  「嘿,你是……是你!」羅白乃馬上熱烈招呼,要不是無情容色冷峻,早拒之於七尺之外,他簡直會作熱烈擁抱,儘管如此,他仍殷勤的伸手哈腰,為無情身上的僕僕風塵勤快抹拭,笑逐顏開,極盡卑膝奴顏之態,「噯,我一早就知道是大捕頭你!與眾不同,不同凡響,你不是無情,誰是無情,無情果然是無情……」

  老魚在旁聽了,忍不住咕噥了一句:「真像!」

  小余問:「像什麼?」

  老魚說:「像古大俠說的話。」

  在旁的何梵聽不明白:「古大俠?」

  「古歡古大俠。」老魚答,「他是個在武林中很有地位的名宿,誇人的時候,喜用『某某果然就是某某……』句,這變成他的招牌說法了。」

  「他說他的。」何梵道:「我家公子可不喜歡。」

  果然,無情無動於衷,只冷冷的問:「你的『天下第一名捕』,是誰封的?」

  羅白乃用上唇壓住了下唇,「我……是我自己封的。」

  無情道:「哦?」

  羅白乃突然感情衝動了起來,「我想當捕快,鋤強扶弱,除暴安良,為天下蒼生做些有意義的事……」他熱情澎湃的說:「王小石感化了我,也感動了我,我要當個為萬民百姓造福的執法差役!」

  他熱烈得幾乎要去拉無情的手。

  ──無情那白生生的、很秀氣的,像女兒家的手!

  無情卻縮了手。

  ──他只有一雙手,他可不想讓人抓住他的手不放。

  「你只是想當名捕吧?」

  「這個……」羅白乃居然有點不好意思起來,「若行有餘地,功大勞大,一旦出起名來也是沒辦法的事……嘻嘻,這個,我就卻之不恭了。」

  老魚老聲老氣的說:「到底,你當捕頭是為了求名吧?」

  羅白乃涎著臉道:「可不是嗎?這世間能人這麼多,要出名可真不易!」

  「要出名,也不難。真有才者,到底紙包不住火,布裹不住錐。」無情冷冷的加了一句:「你若真當捕快,真的要為百姓執法除害為快才好,應以大魄力繩豪猾、撫鰥寡,為地方做善事才行,不要殘民以快才是!」

  「是是是……」羅白乃一聽,眼睛發亮,簡直要感激流涕了:「聽大捕頭的意思是……有意栽培了?謝謝栽培,多謝栽培……扶植之恩,永世不忘……」

  「慢。」無情問,「你現在已真的當捕快了?在哪裏掛班?何處供職?職守為啥?」

  「我我我……」羅白乃把胸膛一挺。他原是個眉清目秀,人見人愛的小夥子,而今一旦莊重起來,也頗有幾分英氣、氣概:「我就在永興路虢州霹靂縣金寶鄉味螺鎮當皂快後補。」

  「什……麼?」這回連無情一時也記不下來:「虢州路霹靂……那個金寶……什麼鎮哪?」

  羅白乃雄赳赳的道:「報告大捕頭:是霹靂縣金寶鄉味螺鎮……大爺!」

  無情抬頭問老魚:「這是哪裏?」

  老魚茫然,望向小余。

  羅白乃忙補充道:「這地方雖然小,籍籍無名……但,卻出過名人。」

  小余問,「誰?」

  羅白乃十分自豪:「是王小石。」

  「哦。」無情嘴角這才似有了一點笑意──他一向很少笑,很冷,很酷,所以有了一點笑意的時候,最是好看。「這下可好了,我們誰都不是王飛。」

  其實大家大抵都知曉:四大名捕笑起來的時候,各有不同的風味。

  無情平時很冷酷,眉頭常蹙,有點鬱鬱。他少有大笑,就是嘴角稍牽出一點笑意,也像萬里冰封一點春,足以令人怦然心動。

  鐵手為人較寬厚、溫和、端正,有點嚴肅,能克己自律,責任感很重。他笑起來的時候,就像千年神木風吹葉動,自蘊一股勃勃生機,讓人覺得開朗、有信心,且生無事不可解決之感。

  追命年紀較大,飽歷世故,較為滄桑。他總是個笑看風雲的人物,一切都以遊戲人間,嬉笑怒罵行天下,以嬉皮笑臉、醉看世間去走江湖,他的笑就是他的狂歌,他的哭,也是他的蒼涼與無奈。他的笑有一切江湖人的迷和悟。

  冷血年青而激烈,遇強愈強,見敵殺敵,越戰越勇,以惡鬥惡,遇挫不折,遇悲不傷,其實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平素殺氣騰騰,虎虎生風,一旦笑起來,便真讓人開心,如風吹花開,日出夜落,一個鬥士因一個笑容而變成了一個孩子。

  「我們誰都不是王飛。」習玫紅問,「那麼,誰才是王飛呢?」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然後聶青忽然青著臉向羅白乃問了一句:

  「你這小差役──,怎麼會在這裏出現?」

  羅白乃反問他,「你又是誰?」

  聶青給他氣得鼻子又綠了,習玫紅卻反問無情:「你怎麼這時候才來?」

  羅白乃忽然湊過去側著臉仔細端詳習玫紅,道,「張開口。」

  習玫紅不解:「嗯?」

  羅白乃又趨前一些:「打開嘴巴,讓我看看你的舌根。」

  習玫紅大惱:「什麼!」一巴掌就打了過去!

  「啪!」的一聲,羅白乃挨了一記耳光,撫著臉呆在那兒。

  屋裏最響亮的一個女人問:「你們是誰?來這裏幹什麼?」

  老魚則一句反彈了過去:「妳們又是誰?為啥喊救命?」

  習玫紅懊惱未消,戟指向羅白乃:「你為何要看我的舌頭!」

  無情發現在場的人,每個人都有疑問,每個人都有來歷,而且每個人都在疑神疑鬼,所以說:

  「我看,大家都得要先走進去,坐下來,喝杯茶,吃個包子,然後都要交換一下消息,交代一下大家來到這裏的原因。」

  然後他問:「好不好?」

  ──他很少問人「好不好」,但屋裏的女性多,他總得要客氣一下。

  不料,第一個響應的就是羅白乃。

  「好!好呀!好極了!」

  他只差些沒舉腳贊成。

  然後,他迅快打點,說直接點,就是只搬凳椅給無情坐;別人,他可不管。

  他簡直「取代」了三劍一刀僮的「職責」。

  一刀三劍僮都盯著他。

  可是他一點也感覺不到。

  他可不在乎。

  老魚、小余也狠狠的盯著他。

  他仍然笑嘻嘻的:

  他對一個人能吸走十二隻目光彷彿還感到很滿意。

  聶青也盯著人。

  但不是向羅白乃。

  而是向習玫紅:

  彷彿她是花。

  ──而他是蜜蜂。

  好像她是肉。

  ──而他是蒼蠅。

  無情也在看人。

  他不是盯著羅白乃,也不是留意習玫紅。

  他看的是客棧裏的人:

  這客棧很奇怪:破不為怪,舊不為怪,爛不為怪,髒不為怪──

  怪的是這荒山野嶺的驛棧裏卻有很多個女人。

  ──而且這些女人大都長得不俗!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