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部疑神疑鬼

第一章 綺夢


  女人。

  「女人是累人。」老魚對「女人」的高見是:「女人有時簡直是淚人。」

  「女人有時很害人;」小余比較不那麼偏激,「女人對凡人而言會很煩人,但對不凡的人卻十分可人。」

  女人對羅白乃來說簡直是迷人恩物。

  女人對「三劍一刀僮」是稀奇動物。

  女人對聶青是一種讓他臉色終於由青轉紅的奇跡。

  女人對無情──至少這一刻的無情而言,除了頭大和頭痛,就是個謎。

  ──一個疑問和疑團所組成的「謎」。

  ※※※

  謎都有謎底。

  ──謎底要解才能開。

  那就像女人的衣服一樣,要解它,除非能讓她徹底瓦解,心甘情願奉獻,否則,女人心思,心事如謎,要解可真不易。

  ※※※

  客棧裏的人不多,但女人很多。

  這荒山野店,何來這麼多女人?

  原因只有一個:

  老闆娘。

  ※※※

  老闆娘是孫綺夢。

  ──山東、神槍會、大口孫家中的「一貫堂」總堂主孫三點的掌上明珠:孫綺夢。

  凡她去到哪裏,這幾個女子都會忠心不貳的跟著她,這些人,有的是她的婢僕,有的是她的表親,有的是她的手帕交,有的還是她一手養大的。

  對羅白乃而言,這幾個女子在他心底裏面的紀錄是:

  李菁菁,大約二十多歲,是負責店裏酒菜的夥計,很勤快的樣子,很好看,但不漂亮。

  ──好看是看去很順眼。

  ──不漂亮是不怎麼美麗。

  這是羅白乃的詮釋。

  言寧寧,也是大約二十來歲,是打掃客房的夥計,很無精打采的樣子,漂亮,但不好看。

  ──漂亮,她的五官、輪廓都很迷人。

  ──可是就是她整天一副看人不順眼的樣子,使得別人也看她不順眼。

  這是羅白乃的看法。

  張切切,不但名字要命,長相也要命,個頭大、塊頭也大,手大,腳大,連嗓子也大,口氣更大,嘴巴、屁股還有奶子,都要命的大!

  羅白乃一見就怕了她。

  ──怕,是望之生畏,但仍不代表她難看。

  她是廚子。

  還有個賬房。

  總算有了個男人:

  何文田。

  沒想到,到介紹的時候,孫綺夢就說:「她女扮男裝,其實,她也是個女的。」

  ──這真要命!

  又是女的!

  羅白乃一直認為:能扮男人的女人一定漂亮不到哪兒去,所以,傳說中的花木蘭,還有什麼祝英台的,能混在男人堆裏久歷時日,居然還沒給認得出來,就一定不會好看、漂亮,更甭說美艷、有女人味了。

  同樣,能男扮女妝的男人,也定必沒男子氣概,算不上個英雄角色。

  ──不過,何文田還算女扮男裝中很女性化也很好看的一個。

  「怎麼都是女的?」

  在第一次「引介」的時候,羅白乃在介紹到第四個女子的時候,忍不住這樣問了一句。

  「她們都是我至親、好友,全是可以信任的人。」孫綺夢當時的解釋是:「在荒山絕谷做生意,我不請信任的人卻請誰?」

  「既然請來是女的,何必又要她扮男裝?」羅白乃以問代答:「這不是自欺欺人嗎?」

  「不是,何文田太小,只十五歲,我怕她給客人欺負,何況,賬是不能亂的,一亂,生意就得垮了,我們是來做生意的,做生意就是為了賺錢,可不是嗎?」孫綺夢振振有辭,「何況,自古以來,賬房、掌櫃的,很少會讓女人來當,何況文田只是個少女!」

  對對對,她說的總是有道理。

  羅白乃一向好辯,他連對佩服的人如王小石、長輩師父兼監護人的班是之,他也一樣好辯到底、照駁不誤(詳情後見「說英雄,誰是英雄」故事系列之第六部「朝天一棍」),但對孫綺夢,他還是自願退讓,忍讓六分半,原因是:

  在「綺夢客棧」裏唯一個又好看又順眼又漂亮又迷人又教人心動更叫人心軟甚至令人心熱以及使人心邪的女人就是這個:

  ──孫綺夢。

  羅白乃甚至發誓:

  就算他未曾見過她,但都肯定曾在他的夢中(當然是綺夢)見過她。

  所以他們似曾相識。

  ──不,早已相熟了。

  他們相逢在夢中。

  夢裏結緣。

  ──相見夢魂中。

  「我們本來還有兩個女子,是孿生的,可是──」說到這裏,孫綺夢已不覺垂淚。

  她本來率著一班人,好好的在這兒開客棧──這兒雖然荒涼,卻也是一些江湖人、採藥漢、採礦石匠、乃至遠征軍、山野人、奇俠異士的必經之地:這兒好像是一個文明、王土的分界線,再過去就是蠻荒地帶,不是不見人跡,就是野蠻部落,不見天日的世界,當然,也有傳聞那兒有神秘甬道,可以折回官道,直指京師。

  因而,在這麼個絕地裏,大家都允許、希望、期待,建立一座驛站,可供他們歇息、駐腳、充饑,可以在此地養精蓄銳、交換情報,回一口氣再走那茫茫的天涯路,迢迢的獨行道。

  是故,雖然荒僻了些,但「生意」居然也算不錯。

  更重要的是:此地是「重地」。

  「重地」是因為:這兒曾經是「四分半壇」的地盤,但在「四分半壇」遭受驚怖大將軍攻襲(詳見「少年冷血」故事系列)得無還手之力的時候,為了向「太平門」求和求援,只好將「綺夢客棧」疑神峰一帶及其他四個地盤割讓給「太平門」梁家。

  後來,「四分半壇」總壇主陳放心、陳安慰聯手合力,重振聲威,也重振旗鼓,一一收回送出去的地盤,只剩下了疑神峰這要塞,大家爭持不休,以致大動干戈,長年鏖戰,結果是平分秋色,讓「太平門」與「四分半壇」的人各管三年,輪流更替。

  至於客棧老闆,為了不影響生意,他們便找了一個「中立」的女子來充當:那當然就是孫綺夢。

  那時候,孫綺夢是「四分半壇」五裂神君的心上人,所以對她很信任;但在三年期滿之後,五裂神君以為可佈下孫綺夢為內應,便可以放心而去,不料「太平門」派出了他們最年輕的「長老」,最有力的「外援」︰獨孤一味來統管「疑神峰」一路的事,結果,孫綺夢也為他動了心,獨孤一味可自有他獨到的一套,他既接收了「綺夢客棧」同時也「劫收」了綺夢。

  孫綺夢就是他的綺夢。

  ──可是這對五裂神君來說,不啻是一場噩夢!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