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章 夜夜磨刀的女人



  「怎麼了?」

  聽羅白乃這樣說,雖然明知他不會有什麼事(至少,他仍活生生的站在這裏),但大家還是為他捏了一把汗。

  ──蓋因朱殺家這人的武功非同小可,而且,有關他的神秘傳說委實太多太多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個心狠手辣、行蹤詭秘、喜怒無常的人,但誰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我差點送了命!」羅白乃猶有餘悸的道,「我只聞到六股酒氣襲來,罡風撲臉,不禁閉了閉眼──才那麼一剎間,他的手本來是掐在他自己咽喉上的,卻已抓在我脖子上。」

  無情歎息道:「你是不該閉眼的。」

  羅白乃說:「可是我──」

  無情截道,「說下去。」

  他也不是很嚴厲,但這麼一說,羅白乃就不敢再辯駁下去了,只指了指他自己的脖子,果然,那兒有三點青紫色的痕印,狀若木紋,陷入甚深,「他差些兒就要了我的命。」

  聶青看了看,頷首對無情道:「是朱殺家的『鬼神指』。」

  無情也點了點頭,眼裏憂慮之色更深了。

  ※※※

  在那一剎間,羅白乃也原以為自己死定了。

  他只覺呼吸困難,天昏地暗,金星亂冒,其中一兩隻金星,還化作了眥目齜齒的大猩猩,向他張口就噬。

  但他並沒有死。

  掐住他咽喉的朱殺家,卻在全身發顫,而且抖哆之劇烈,要比羅白乃目睹詹近牛醉後出盡牛力拔樹時還要為甚,而且,他的眼睛更為濃濁,呼吸已急促得像一排悶聲的濕水鞭炮。

  「我本來該殺了你……」羅白乃慶幸聽到「本來」兩個字,但他的頸給人捏著,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不能殺你……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別說一件事,這時候的羅白乃,一百件事也會答允不誤。

  但他卻答應不出來。

  他發不出聲音。

  他也不能點頭。

  他的脖子不能動。

  幸好朱殺家也「當」他已答應了。

  「你去山西,從老豆坑直登疑神峰,那兒有處綺夢谷,谷裏有間綺夢客棧……截住吳大人……跟他說……我朱殺家有負重任……遭受唐化暗算……一定要告訴他……客棧裏的寶藏不可以給破爛王奪去……他要殺人奪寶,是罪魁禍首……一定要會合王飛,只有『飛月』能制唐化……叫『太平門』的人念在『東南王』幫他們……重振聲威的份上……助吳大人過關……重重有賞……你替我轉告此事,朱勔也一定會給你……好處……」

  羅白乃一面聽,一面點頭。

  聽到後來,頭點愈頻。

  他的脖子己可以動了。

  原因很簡單:

  他的頭既然可以動了,也就是說,朱殺家扼住他的咽喉力量漸小。

  力量愈小,表明了朱殺家已是強弩之末。說到愈後來,羅白乃愈是怕朱殺家會殺他,他的頭點得愈起勁,朱殺家手上的力道愈減弱。

  羅白乃怕他反悔,點頭不迭,為的是要表白:自己一定會替他辦成所托的事。

  他怕朱殺家果然改變主意,手上一用力──那就不堪設想了!

  朱殺家最後狂吼著拋下了一句話:

  「你去『綺夢客棧』會合王飛,保住吳鐵翼,記得要找一個夜夜磨刀霍霍的女人,她才是──」說到這裏他就死了。

  ※※※

  幸好他死了。

  死得及時。

  不然,死的便是羅白乃了。

  ※※※

  「死了!?」

  聽的人也都充滿了驚疑與不信。

  「是的。那奇毒攻心,朱殺家終無法熬得住,他終於飛身躍入酒缸裏,」羅白乃猶有餘悸、更有疑懼的憶敘,「轟的半聲,酒缸就爆炸了,整缸的酒,都變成血紅色,淌了一地,好可怕哦……」

  無情聽著,皺起了眉,那好看的笑意已不復見。

  聶青沉吟道:「他如果是著了『破爛王』唐化的暗算,中了他的『眼中釘』,那就既無破法,也無治法,只有先將自身穴道封閉,浸在未釀成的酒缸裏,暫時把毒力鎮住──但也只能保住一時不死。」

  老魚道:「聽來,是唐化與朱殺家鬧內鬨了。」

  小余道:「『蜀中唐門』雖與吳鐵翼這大老虎是共謀,但彼此之間,爾虞我詐,且怨多於恩;朱殺家是『東南王』朱勔父子的近衛,朱家的人在這時候派出高手相助吳鐵翼,也居心叵測。他們兩股人馬互鬥,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一刀僮白可兒道:「這樣看來,吳鐵翼是真的會取道上疑神峰來了。」

  四童一向配合無間,白可兒先表了態,其他三僮也不閒著。何梵道:「如此推論,這『綺夢客棧』確是本來吳鐵翼帶同朱殺家,跟唐化及王飛會合之處。」

  陰陽白骨劍陳日月的興趣倒在另一個要點上:「重要的是,吳鐵翼那批不義之財,看來縱不是在『綺夢客棧』裏,也在疑神峰上。」

  陰山鐵劍葉告道:「最好吳鐵翼、唐化、王飛、朱殺家全在互鬥,鬥死一個少一個,省事多了。」

  聶青問:「你來疑神峰便只是為了要通知吳鐵翼:朱殺家死於唐化之手?」

  「是。」羅白乃回答有兩個:「不是。」

  聶青臉上一青:「到底是也不是?」

  「既是,」羅白乃還是這樣回答:「也不是。」

  「怎地又是又不是?」聶青臉色已青得發寒,「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我來疑神峰是要通知吳鐵翼這件事──我答應過朱殺家,答應過的話總要守諾。」羅白乃理直氣壯的道,「但我來『綺夢客棧』便決不是只為了這件事──我只答應通風報訊,並沒應承會幫他。吳鐵翼是個大惡霸、大壞蛋,朝廷正要打大老虎,我也要抓他!」

  老魚卻在旁冷冷加了一句:「抓到他,那也是大功一件了。」

  羅白乃也直認不諱:「對呀。如果是我逮著了他,那我可真的是『天下第一捕快』了!哇哈,那我可威風了……看我那師父還敢小覷我不!」

  他一臉異想天開的樣子。

  無情忽爾道:「除了『天下第一捕快』之外,『朝天大將軍』、『武林十八煞之首』、『江湖散髮雙絕峰』等綽號也是你自己取的了?」

  他不問案情,卻問這個,人人都有點愕然。

  羅白乃難得也有點赧然:「嘻嘻。」

  無情道:「你幾時成為大將軍了?」

  羅白乃充滿自我期許的道:「那是遲早的事。」

  無情道︰「武林十八煞?誰是其他十七煞呀?」

  羅白乃期艾了半晌,道:「還沒湊夠,只是一時興起,隨便起了個數字。不過,其中一煞是我師父班是之──他是敬陪末座。」

  「對了,」無情似剛想起來似的,「你每次說話時候,所用的數目,或數字後的量詞,都有點問題:什麼『一團人』、『一件惡霸』、『六股酒味』、『轟的半聲』,都不大對板──這是怎麼回事啊?」

  羅白乃有點尷尬的道:「我……我跟小石頭逃亡的時候,受過了傷……」

  ──受傷又怎麼會使他數字混亂,量詞混淆呢?

  但羅白乃這樣說了,無情也沒就這點追問下去。(這段前因後果,請見「說英雄•誰是英雄」故事系列)

  他倒是問:「江湖散髮雙絕峰……第一『峰』是『捕神』劉獨峰嗎?第二峰……那大概就是你了吧?」

  羅白乃連忙澄清:「不,我是第一峰,劉捕神殿後。」

  無情倒是一怔,隨後淡淡笑道:「你比我想像中更自大。」

  羅白乃笑嘻嘻。

  無情忽然正式提問:「你是幾時才來到『綺夢客棧』的?」

  羅白乃也正式的回答:「前天傍晚。」

  無情正色的問:「那你找到那夜夜磨刀的女人沒有?」

  「沒有。」羅白乃也正色的答:「我只找到一個夜夜磨牙的女人。」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