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月光光,心慌慌



  好多了。

  ──進入了「綺夢客棧」後的羅白乃,也有這樣的感觸。

  早知道這兒鬧鬼,他就不來了。

  ──就算是打鑼敲鼓吹嗩吶八人抬大轎十二人掌轡大輿,他也決不會來的。

  他最怕的就是鬼。

  ※※※

  他本來是不信有鬼的,但在小的時候,大人見他胡鬧,總是拿鬼來嚇唬他,一時也能鎮壓住他的頑皮。

  待年紀稍長了些之後。他又不信有鬼了,還敢為了討好村裏一個美麗小女孩的歡心.他跟他的第一個情敵雙方打賭到亂葬崗過一個晚上,看誰沒種。

  結果,他對手孬種,不敢去;他是去了,自個兒去,睡到半夜,有人推他起來,他惺忪翻了翻身,讓「它」鑽出來,然後才省覺,是地底裏有「東西」要出來,猛睜開了眼,就看到地底裏伸出了一隻手。

  他愣住了。

  嚇傻了。

  然後,又在土裏伸出了一個腦袋。

  那腦袋伸了出來,脖子以下還埋在土裏,本來是背向他的,忽地轉了過來,然後,跟他一笑:

  後來怎的,羅白乃都記不清楚了,只記得那「物」的眼好紅,舌頭很長,一笑,舌頭就掉下來了,像一條鰻魚,斷落在地上還會蠕動,那乖乖的好傢伙還要去撿,結果,連眼珠都掉落到地上去了。

  這以後?提都不用提了。

  羅白乃已腳底加油腳尖裝彈簧,飛也似的沒命也似的,溜了。

  難道是夢。

  結果,他也是「沒種」過上一夜。

  也不知他是不是跟鬼有緣,以致日後他時常見鬼,見個不停。

  有次在鄉野行腳,遇上了隻鬼,披著蓬氈,腳不沾地,口裏還銜了個哇哇大哭的嬰孩。

  ──後來,才聽得師父分析,這可能是個輕功極高的「拐子佬」,專門偷盜人家的小孩!

  有次半夜到野地草叢裏大解,解了一半,只覺下邊涼嗖嗖的,好像有個風口,他往下一望,卻見一張大口,兩隻比海碗還大的赤色巨目。他大吃非同小可之一驚,那「怪物」吱呀一聲,便在草叢裏一竄二跳的就不見了。

  迄今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大概不是吃屎狗,便是吃屎鬼!

  有時候,他也不是遇上鬼,而是遇上比見鬼還奇的事。

  他有一次到了「一山石」一帶辦事,在一處野店裏跟一個師弟兩個師妹正在說得天花亂墜,口沫橫飛之際,仰脖子灌了碗水,放下了碗,再要說下去的時候,卻發現同座的人一個也不見,自己人在家鄉「火炭亭」的一處地府陰公廟裏跪拜著,事情發生得那麼玄奇,那麼詭譎,偏生是他也記得自己曾來過這座廟這樣跪拜過,而跟師弟妹高談闊論也明明是剛剛的事呀──以致他一時也弄渾了:究竟是哪一件事發生在先,哪一事發生於後,那一樁事兒是正在發生著?

  這種怪力亂神的事,他遇上的還真不少。

  有次他在跟王小石逃亡的過程中,在一個叫「水天圍」的道觀裏過宿,到了半夜,燭火明晃,有三、五個道骨仙風的長者來跟他聊天,羅白乃本就健談,能言善道,於是對方殷勤勸菜下酒,他也談個不亦樂乎。忽聽三姑大師喚他,跟他說:「你在跟誰說話?」

  羅白乃四周一看,人,都不見了。

  ──剛才明明還圍在這裏的!

  如果是夢,怎麼地上真有酒菜,還有筷箸杯碗數副。

  三姑聽了,只微微笑著一指。

  她指牆。

  牆破舊。

  牆上有幾幅舊畫,畫中有幾個人,有男有女,恰是剛才曾跟羅白乃言笑甚晏的老者。

  只不過,這些幅像裏的人,有的死了三、四年,有的已死了兩、三百年!

  ※※※

  那一次,羅白乃心底認為:

  是三姑大師及時出現救了他。

  ──因為他們正談到羽化登仙極樂無窮的話題,那幾位「仙人」剛好已有意要帶他去「走一趟」呢!

  ※※※

  還有一回,他遇上同門師弟「虎尾棍」孫看前,談了老半天,孫看前一直在笑,嘴巴愈來愈大,舌頭愈來愈長,也愈來愈紅,眼看紅得要湧出血水來了,他們倆談了許多他們「鴛鴦蝴蝶派」的大計,眼看要日落了,孫看前這才告辭,依依不捨,匆匆而去。

  晚上,他遇上師父班是之和另一個師弟「衝鋒槍」余顧後,談起來方才知道,孫看前在兩天前跟「飛斧一族」遭遇戰時已然慘死了。

  ──那麼,他遇上的,莫非是……

  ※※※

  不堪設想。

  ──也著實不堪細想。

  最好不要去想。

  幸好,羅白乃雖然是怕鬼的膽小鬼,但他畢竟有個好處,那就是︰「說不想便不想」。

  沒有思想的人是不會害怕的。

  正如毛蟲不會怕鬼一樣。

  但真正有思想的人也不見得會害怕。

  因為遇上問題與恐懼,他們會去面對它,而不是怕。

  ※※※

  可是,對羅白乃而言,接下來發生不可思議的事,使他比任何一次都更驚怖心慌。

  月亮很亮。──卻不知怎的,心裏總是很有點慌惶。

  看得出來,不只是他慌,就連一直在客棧內的一眾「女英雄」,都在荒荒的月色下,心中也都慌慌惶惶。

  一入屋,一坐下,羅白乃發現眾人刀兵未收,「夢姐」已單槍直入的問:

  「你是怎麼會來這兒的?」

  ──看來,她習慣問人,很少人敢詢問她。

  她顯然是這兒的「大姐」。

  她的父親也是東北武林大豪中的領袖:一貫堂總堂主孫三點。

  ──他那一招「鳳凰三點頭」和半式「三點盡露」,據說是槍中之神,盡得槍法神髓,無人能出其右,亦不及其左。

  ──而她,便是他的女兒。

  而且她又長得很出色。

  槍法也很好。

  更且,很有領袖的能力。

  ──這兒又是她的地頭。

  何況,自己確是不速之客,何況她們的確似如驚弓之鳥,外面也不知到底是啥牛鬼蛇神,總之強敵環伺。

  所以,他也十分知機的,把來(此地)龍去(最好是辦好了案,抓了匪首)脈跟她們一五一十的說了個一清二楚。

  這時候,他才知道她叫「綺夢」。

  而她也把身邊的人:張切切(大個兒)、何文田(女扮男裝)、李菁菁(好看而不美)、言寧寧(美得不順眼),還有一個很小很巧很伶俐但只怕要比羅白乃還膽小(因為她一直嚇得躲在有依靠的實物旁,不管那是一張桌子,還是一張椅子,甚至那只是一窩被子)的杜小月。

  以及那個躬背醜漢鐵布衫。

  ──據說他姓鐵,真的叫做「布衫」。

  羅白乃聽了,因為看見這巨漢一直在暗裏狠毒的盯著他,而且,他手上的巨鎚並未擱下,所以故作輕鬆打哈哈︰

  「你在家裏是不是有十二位兄姊?」他滿臉笑容的逗著說,「如果是,那外號不妨就叫『太保』,你只要打橫著走,就是『十三太保橫練』了嘛──」

  「十三太保橫練」也是一種硬門功夫,據說練成後可刀槍不入,羅白乃故意拿這來開玩笑,卻見那巨漢一點笑容也無,滿臉斑爛,眼色更寒更歹,更惡更毒。

  羅白乃打了一個寒噤,說不下去了、笑容就凍結在臉上。

  卻沒料到那駝背巨漢沙啞著聲音道:「我的確有一個師兄,姓金,名字就叫做鐘照──因為跟他開玩笑、鬧著玩的人,四年前,我與他分別時,所知的已經死了兩百八十一個。」

  這之後,他就沒說下去了。

  羅白乃的玩笑也就沒開下去了。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