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章 倚夢



  月色也是可以聽的。

  月在門外。

  天邊。

  可是那種透心的冷,好像從亙古一路冷了過來,沒有下雪,卻有雪意,比雪還冷,像冰的寒。

  綺夢這時一點也不綺夢。

  她的臉色如月,月色如刀,冷。

  語音如月,聽月聞雪。

  「我要殺他,」她說,「因為他做了兩件極不該做的事。」

  羅白乃問:「什麼事?」

  他也感覺到眼前這夢,似不怎麼綺了,反而愈漸冷了。

  不過,抱著一個冷卻的夢,總好過連夢都沒有了。

  只是,夢好像不是他的。

  至少,夢也不是抱在他手裏。

  懷冰抱雪,到頭來只落一場空,只又濕又冷。

  ──這些,他彷彿都沒有去想。

  反正他活得快活的方式是:不去想不快活的事,也不去做令他自己不快活的事。

  綺夢寒著臉道:「一,他什麼都可以做,不該當賣國賊!」

  羅白乃吃了一驚,「他……叛國!?」

  綺夢寒的語調:「原來他來這裏,就是跟遼人和金人聯絡,討價還價,打算在朝廷出軍遠征,兵力空虛之時,與朝中奸臣串連,一併謀反。

  羅白乃驚愕莫已。

  ──這可是怒犯天條、梟首滅族的大罪!

  他要來抓「大老虎」的時候,還不知曉這「老虎」竟「大」到這般「大」!

  「妳……妳是怎麼知道的?這種誅九族、永不得翻身之罪,還是……不要亂說的好……」

  那個小辣椒何文田又來損他:「你那麼膽小,怎能成大事?看來,這只算是耗子拿狗,自身難保,還管閒事!」

  綺夢卻道:「確實無誤。他們忘了獨孤一味的聽覺甚好,他外號便叫『白蝙蝠』。」

  「對,蝙蝠視力不好,」羅白乃道:「但卻飛得快,從不失誤,必有過人之能。吳鐵翼行事一向小心.怎麼如此大意?」

  綺夢道:「那一次,吳鐵翼來,身邊是朱殺家,會合了唐化,獨孤一味剛要出門去,他們見他走了,便放心到樓上六號客房商議。」

  羅白乃,「可是獨孤一味沒走?」

  綺夢道:「他是折回來了。」

  羅白乃:「為什麼好端端又跑回來了?」

  夢:「因為『太平門』正好派了『飛天老鼠』梁雙祿過來,要獨孤一味這次站硬著幹,不讓『四分半壇』奪回『疑神峰』的地盤。兩人路上遇著了,一道回來。」

  羅:「聽說『飛天老鼠』的輕功也很好?」

  夢:「他聽覺也極好。」

  羅:「他們每次來都上房去的嗎?」

  「咦?」那小辣椒何文田似對他刮目相看,「果然是當過捕快,問起來有紋有路啊!」

  羅白乃忽然很感激這小辣椒何文田:剛才她一再出言擠兌自己,想來也只是「護主」心切吧?畢竟,她還是識貨的人。月色下看去,這女子也嬌艷得像一把鋒利的匕首,美得有點嗆,嬌小得很辣,難怪她要女扮男裝了:一旦回復女兒裝,一定奪目搶眼罷!

  他居然在此時神遊太虛,還想到:

  她穿亮紅色的衣服一定很好看的了。

  這次是好看而不算太美的李菁菁代答:「他們每次來,除了用膳,都會上樓去,六號房總是他們的。他們一進去,會合了王飛,就開會密議。」

  羅白乃奇道:「六號房裏住著個殺手王飛麼?他在那兒長期候教麼?」

  「那間六號房的確給王飛長期包下來了,賬也一早就結清了,但我們誰也沒真正見過他。」

  這一回是輪廓五官都很美但態度、舉止讓人看得不甚悅目的言寧寧道:「吳鐵翼每次來,都先上六號房,而王飛也總是會在房裏出現。」

  羅白乃問:「妳有在他們會議時進去過嗎?」

  言寧寧道:「他們才不讓進。」

  羅白乃即行反詰:「那妳怎麼知道『飛月』王飛就在裏邊?」

  「他們自己說的。」李菁菁道,「有時送酒菜上去,總是多一雙筷箸。我們也見過他在房裏,有時是一個人,有時是跟吳鐵翼一道聚首──但總是無法看清楚他的樣子……大家都覺得他是有意避開。」

  言寧寧附加了一句:「他避得很成功。」

  「他殺人越貨,己夠可恨,但還要賣國求榮,這就不可饒恕。」綺夢眸裏泛出了怨意恨色:「他最不該的是,在上回離開這兒之前,犯下了一大劣行。」


  「什麼惡行?」

  「他姦污了社小月!」杜小月就是那一直躲在黯處怯生生的女子,「我們本來還有一個管房收拾、清潔的女子,叫梁戀瑄,揭破了這醜事,吳鐵翼就把梁戀瑄也一併姦殺了,同時也對杜小月下了重手,重傷了她,她滾下了山崖,結果遇上了『飛天老鼠』梁雙祿,把她救回來了……她沒死,但已弄成了這個樣子,我們才知道吳鐵翼做了這等事!」

  羅白乃也義憤填膺。

  他看到綺夢夢碎的樣子,他也感覺到心碎。

  「我以前曾經以為吳鐵翼是個穩重、成熟、有魅力的男子漢、大丈夫,而且很疼愛我,現在……」綺夢的神色又恢復了她那帶點清渺和輕蔑的態度:

  「我以前喜歡他的時候,切切、寧寧、菁菁、文田、戀瑄、小月她們都勸過我:吳鐵翼這人信不過。當時,我是情人眼裏出英豪,而今,才知道他是個嬲種、孬種,談不上人,只是具倒過來吃人害人的殭屍!」

  「好!老殭屍!烏雞白鳳丸的!」羅白乃又要跳起來,破口大罵道:「我一定要拿下這狗賊替你出這口氣!」

  忽又想到:「你們上次見他們會聚,是在什麼時候?」

  切切回答:「一個月前,中秋前後。」

  羅白乃沉吟道:「那差不多是在他案發前後的檔子事吧?」

  寧寧道:「吳鐵翼大概也知不妙,正受到『四大名捕』追查的步步逼進,一一揭發他的黨羽和陰謀,是以,他正與身邊親密戰友,以及最後親信密謀逃亡或反擊大計,所以,夜上疑神峰,聚合了好幾個人,不知要搞什麼鬼。」

  羅白乃抓住一個要點:

  「你們怎麼知道他們還會來?」

  「那是『白蝙蝠』和『飛天老鼠』在那一回他們會聚時聽到的。」這次由綺夢回答,可見分量,「吳鐵翼曾說了一句:好,那我們就在猿猴月下見!」

  「猿猴月?」

  羅白乃大惑不解。

  「這是這一帶鄉民說的話。」綺夢道:「八月十五是中秋月,再一次月圓,在這裏雲飛風捲,卻是月亮清明,所以常有雲遮月蔽,一明一滅之象,且這時候山上多人猿吼月、殭屍嘶月,故素稱為『猿猴月』──這風俗稱謂在地理志可以查得,流傳已久。」

  一聽「殭屍」,羅白乃心裏就毛了毛,也算了算,道:「那就是這……兩、三天了!?」

  「便是。」

  「所以你們在這裏等他來,便動手?」

  「本來是的,」綺夢道:「可是,沒想到,我們正準備猝起發難、殺他個措手不及之時,卻發生了一連串的怪事……」

  綺夢衣衫上的水漬,已快蒸發晾乾了。

  這樣欣賞一個美麗女子胸脯、腰際的水漬,以勻美的弧度漸漸淡去、乾掉,實在是件賞心悅目的事。

  羅白乃巴不得是綺夢衣上的水漬,褪化為水氣消失於夜空中,他也甘心。

  他的心已不知不覺倚向綺夢。

  綺夢是不可倚的。

  夢是空。

  色也是。

  只山外野地,猿啼(還是殭屍!?)一聲比一聲淒怨,一次比一次淒厲,頗掃人興。

  而他,只想聽綺夢說下去。

  卻沒想到,聽到後來,竟聽出那麼令人驚心蕩魄、怪力亂神、魂飛神馳、詭異駭怖的情節來。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