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章 燒裙的男人



  按照路程的推算,他們應該已到了疑神峰的峰駝,已經來到了野金鎮才是。

  但這裏沒有市鎮。

  沒有人跡。

  只有沙礫、沙礫、沙礫,還有:

  亂岩、亂岩、亂岩。

  高處一孤峰,像一座尖頂的城堡,聳在半空。

  ──那大概便是疑神主峰吧?聽說,猛鬼廟就在峰頂。

  已入暮。

  夜荒涼。

  這回,連老魚也不禁嘀咕了起來:「我們該不會是走錯路了吧?」

  小余也在心裏拿不住準兒:「應該錯不了。這兒上山,自古只一條路。」

  無情在垂簾深深的轎裏,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也感覺到三劍一刀僮的惶悚:

  ──這幾個小傢伙,大概是見過「鬼」怕黑,一到晚上,便喜歡你推我攘窮嚷嚷,疑神疑鬼,又害怕又好奇。

  他並不擔心走錯了路。

  他只擔心吳鐵翼並未取道這裏。

  他還擔心這四個小孩子的安危。

  而且,他更擔心的是另一件事。

  捎來朱殺家出現於山西一訊的追命三師弟,同時捎來了另外兩個情報:

  一,追命在「鯰魚溝」遇上本來要入京殺無情的「天下第七」,惡戰一場,將之擊退,後又因金印寺山僧噬人、藍元山離奇出家事件,而赴金印寺查探(詳見「江湖閒話」之「追命的命」篇),並發現吳鐵翼的同僚虢州參軍事喜柔翅,生怕案發會連坐,故企圖為吳虎威疏通求赦,一旦不成,便聚眾謀反,只好先去平定亂局再說。冷血則需應付「武林四大世家」頓失其三大支柱所造成的危局,鐵手則受創於太白山下,一時無法趕來截擊吳鐵翼。

  二,冷血的「紅顏知己」習玫紅因為不忿吳鐵翼所為,專程趕來山西追殺之。

  聽來,第二個消息要比第一個好,而且還好多了──至少,無情又多了一個好幫手:習玫紅的刀法在武林中也薄有名氣。

  可是,對無情而言,第一個消息雖然是個連番變亂噩耗,但第二個消息才真的叫他麻煩和擔憂。

  冷血已因「四大世家」相互衝突的事給耽擱下來了。

  他一時會合不上習玫紅。

  然而習玫紅已經進入疑神峰。

  ──在沒有冷血保護的情況下來了這荒山野嶺。

  更糟糕的是:

  習玫紅是個大小姐。

  ──人所共知的「大小姐」!

  不折不扣的「大小姐」!

  那種無情至感頭疼的「大小姐」!

  ※※※

  習玫紅當然是個「小姐」,這點毫無疑問。

  可是,「大小姐」在這裏的意思是:難惹、難纏、難相與,既不講理又愛惹麻煩,而且又十分漂亮並且非常自負,但又未歷過多少江湖風霜的那種:

  大小姐!

  ※※※

  ──問你怕未?

  怕怕。

  無情心中這樣自問自答。

  怕又怎樣?看來,那是他小師弟的「女友」,一向因為曾經情傷而怕再接觸女性的無情,情知自己再絕情也不能拒絕這項難堪的任命:

  除了格殺吳鐵翼,對付朱殺家和唐化之外,還得要保護習玫紅習「大小姐」!

  對無情而言,最後一項任務只怕要比前面兩項都要困難許多!

  他只希望自己能及時截住(至少在吳鐵翼還未露面之前)那位「大小姐」,把她請下山去也好,趕下山去也無妨!

  這兒實在太危險了。

  ──他也打定主意把三劍一刀僮也誆回去。

  所以他才表示真的有「鬼」。

  事關四小中,除一人外三個都怕鬼。

  ──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

  想到這裏,忽聽外面一陣騷動,都叫:

  「鬼呀!」

  ──唏,夜裏想鬼,鬼便來了!

  真是比鬼還靈!

  無情嗤笑了一下。

  他也發現珠簾串子隱有綠火閃動,幽秘秘的──他伸手掀開了簾子。

  簾外是荒地。

  荒地旁有一團火。

  火是綠色的。

  ──像一叢綠色的幽靈,一聳一聳、一晃一晃的,映出了一個蹲著的慘綠影子,似乎正在燒東西。

  「什麼鬼?」

  無情問。三劍一刀僮都恐後爭先的指著前面道旁:

  「火,火……」

  「綠色的火……」

  「……鬼火!」

  「公子,前面有異物!」

  ──說有「異物」的是葉告,他是「鐵劍」,排行第四,使「陰山鐵柔劍」,擅點穴手法,因曾得追命指點,腿法高明,且吃苦耐勞,有鐵布衫橫練功底,最能捱打挨揍。

  四人中,就他最不信世間有鬼。

  「那是人。」無情張望了一下,示意把轎輿抬近前去,「那是個人在燒東西。」

  ※※※

  只不過,如果是人,怎會是慘綠色的?

  要只是火,又怎會是幽綠色的?

  ※※※

  四小心中狐疑,但都只有跟在轎後畏縮前行。

  ──那總比留在後面的好。

  因為他們聽到背後似乎有異響。

  那就像是有足的蟒蛇扒搔過粗糙沙礫的聲音。

  他們不敢回頭:

  寧可硬著頭皮去面對那堆鬼火──

  以及那個綠慘慘的東西。

  轎子靠近了篝火。

  火堆旁的人抬起頭來,臉色綠得怖人,四人都大吃一驚:但畢竟仍是人。

  還好不是鬼。

  火熊熊,綠慘慘。

  綠火映在他綠衫綠褲與綠臉上,綠得更幽秘,在這荒山絕嶺裏,好像一隻剛在膽汁上打過滾來的山魈一樣。

  「你好。」

  無情一手撥開簾子,一面和他招呼。

  「你好。」

  那人仰著臉,臉長得像馬,又薄又長又削,但輪廓其實相當清俊,只不過臉龐實在是綠得像一塊孔雀石。

  「你在燒東西?」

  「我在燒東西。」

  無情端詳了一下,說,「你在燒裙子?」

  不錯,那的確是女人的裙子──他至少已燒了兩件,裙子顯然並不好燒,他手上還有一件,冒著綠火,灰燼如蝠,四散而飄。

  「是的。」

  「誰的裙子?」

  「不是我的。」

  那人居然這樣回答。

  他的牙齒也是綠色的。

  然後他反問:「你要去『綺夢客棧』?」

  無情老實地回答:「是。」

  那人說:「我跟你一道去。」

  無情問:「你去做什麼?」

  「跟你一樣。」那人吱吱吱吱的笑了起來,像是一隻吱牙鬼,「去殺吳鐵翼。」

  眾人為之動容。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