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章 懾青



  無情神色不變,依然是悠閒的冷。

  ──還帶點酷。

  他的語言也很冷酷:

  「你為什麼要殺吳鐵翼?」

  那人回答:「因為我恨他。」

  綠火「吱」的一聲,像燒到了裙子裏一些難以焚燒的物體,發出難聞的濃煙。

  連煙也是灰綠色的。

  無情很留意這股濃煙。

  但他總不忘問話。

  ──問話向來是他的專業。

  「為什麼恨他?」

  「他害死了我的朋友。」

  「你要為朋友報仇?」

  「不替他報仇,哪還是朋友?」

  「你朋友是誰?」

  「莊懷飛。」

  「陝西名捕『掃興迴風腿』莊捕頭?」

  「正是『打神腿』莊懷飛。」

  ※※※

  無情微吁了一口氣。

  莊懷飛,他記得。

  多年前,莊懷飛還替代一位殺手,前來殺他。

  他不明白莊懷飛何以要這樣做:他可跟莊懷飛無仇無怨,莊懷飛要殺他,不是為了恨他,而是為了要幫人。

  結果,莊懷飛是功敗垂成,失手了。

  但他卻很欣賞這「殺手」事先揚聲再動手的氣概。

  ──而且,一擊不中即走,是高手行事風範。

  他無意要窮追猛打,趕盡殺絕。

  他只把追拿這殺手的案子,通過刑部,交予吏部的一位大員,他本意也不過是「姑且追查,酌情處置」而已。

  當時,那位官場上的大員,正是「虎威通判」吳鐵翼!

  ※※※

  當時,吳鐵翼作奸犯科,賄事蔡京,交結閹寺,結黨營私的等等佞行,尚未揭發,平時他道貌岸然,處事嚴明果決,頗為人所稱道,無情當然也未知此人心計深沉,一向假公濟私。

  吳鐵翼便故意以「放一馬」的手段,來結納莊懷飛。

  莊懷飛心懷感激,吳虎威趁機示恩,令莊懷飛對他銘感五中,以致後來在太白山之役中,吳鐵翼巧施「明修太白,暗渡疑神」之計,莊懷飛卻為他身死。

  無情當日姑念莊懷飛「有俠名而無大惡」,除狙擊自己外並無大過,有意不嚴加追究,卻成就了吳鐵翼的私心,反而枉送了莊懷飛的性命,對此,無情十分難辭其咎。

  是以,這次在「疑神峰」攔截吳虎威的行動,他要親自出動。

  而今,這人竟提到了莊懷飛。

  ──而且竟然還是莊懷飛的朋友:

  他要為莊懷飛報仇。

  ──殺吳鐵翼!

  ※※※

  疑惑就像夜裏的荒山,就算不是草木皆兵,也遍地危機。

  「你怎麼知道是吳鐵翼害死莊懷飛的?」無情問,「莊懷飛死在太白山的時候,吳鐵翼只找他女兒跟部將呼年也去冒充他渡渭水,把追兵吸引在太白武功一帶,他本人卻躲在山西疑神峰下。」

  「小莊當然不是他親手殺的,而是間接由他害死的。」那人青著臉,連微仰著的下巴長滿了的鬍碴子,也是慘青色的,「如果小莊不救他,不維護他,便不會死了。」

  有道理。

  無情唇角己有一絲微笑:

  只要是來對付吳鐵翼的,都是自己人。

  ──不是敵人便好。

  「你是……」

  「我姓聶。」

  那人笑,他的笑容也是青色的。

  「我是小莊的好友。我們曾一起在軒轅一失手下任事。我太嗜殺,又好聲色,不合當捕役,故爾辭職不幹,自由自在,我行我素,為所欲為,無拘無羈,但與他曾為同僚,又在喜參軍事帳下共事時,他救過我一命,我對他自有一份情義,只可惜他到底放不下,不能像我一樣,可以任性妄為,痛快自在!」這人的眼色也是慘綠色的,在月下更隱隱的粼粼的泛著青金:「原先,他命死黨『千刀萬里追』梁失調把他母親先送來山西,便是托我保護她老人家,日後再接應他過來──」

  說到這裏,他手上的裙子也完全燒著了,他等整件裙子佈滿了慘綠色的火焰後,他才鬆了手:

  火裙落入火堆裏。

  ──這是最後一件了。

  他手上再也沒有了裙子。

  這時他才歎了一聲,說了下去:「可惜,梁失調早已給謝夢山收買了。」

  彷彿,他的歎息也薄噴著綠霧。

  「我知道你,」無情的臉色,出奇的白,白得有點像月色,美得也有點像月色,教人怎麼看也難以相信一個男兒怎麼會比女兒家還美,而且還有隱隱淡淡的一股幽香,冷冷在目、在耳、在衣,「你是『懾青』」。

  「對,我是『懾青』。」那人宛然笑道:「我姓聶,名青,但江湖上人管叫我『懾青』。」

  ※※※

  此語一出,眾皆為之震動。

  剛才只是動容,而今確是身心震撼。

  「懾青!」老魚飽經世故,久歷江湖,也不禁吃了一驚:「你是鬼王懾青!」

  連「三劍一刀僮」也聽說過聶青。

  ──鬼王聶青。

  他們是從大人們講故事(當然是鬼故事)的時候聽說過的。

  ──據說但凡「鬼王」出現之處,群鬼必現!

  老魚所知道的「懾青」,卻來自江湖流言:

  鬼王聶青是一個極有名的人。

  ──有人索性叫他做「懾青鬼」,因為他全身發青。

  他極有名,是因為他武功極高,出手極辣,心腸極狠,性情極怪,行事極偏,殺人極多,臉色極青,常不分青紅皂白,率性而為,故爾難分黑白正邪一號異人。

  更有傳說他本來是一株植物,終於修成了精,吸收日月精華,出來到處害人;也有說他殺人後嗜剖腹取膽,久而全身發綠,他也因而練成驚世駭俗的懾青奇功。

  傳言真假,不得而知,但看他樣貌,的確比青竹蛇還青,只怕也真的比青竹蛇還毒!

  「他們喜歡叫我做鬼王,」懾青青澹澹的詭笑道,「但我是人,不是鬼。」

  他一面說著,三劍一刀僮留意到:

  他的鬍碴子一直在長著,鬚腳迅速變長,用肉眼已幾乎可以察覺他鬍子在長的速度。

  「我們還是在同一道上打老虎的人。」

  他笑得像是個慘綠少年。

  他的樣子其實長得很好看,就是臉太青,也太長。

  ※※※

  「就算我們都是打老虎的,」無情道,「我們也不在同一道上。」

  「為什麼?」

  「不為什麼。」無情在看他的手,「總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老虎。」

  「我跟你們在一起,有你們的好處。」

  「好處?」

  「因為我認得吳鐵翼,你們卻不認得。」懾青道,「在這種行動裏,認得敵人,要比不認得佔上風。」

  「你呢?」

  無情仍在看他的手指,只淡淡的問。

  「我?」

  懾青青著眼,不明白。

  「你又有什麼好處?」

  「好處是,」懾青笑了,回答很坦白,「我怕朱殺家和唐化。」

  鐵劍葉告冷笑:「你怕朱殺家?」

  銅劍陳日月哂然:「你也怕唐化?」

  小孩子本來就好勝,一聽聶青也有所懼,反而不大怕他了。

  「錯。」聶青糾正,「我不是怕唐化,也不是怕朱殺家……」

  銀劍何梵不服氣:「可是,剛才你明明說──」

  「我是說怕朱殺家和破爛王兩個人加起來聯手。」聶青徐徐的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服飾。

  他的衣衫像流動著青色的乳液,在月下青得發亮,還有點刺眼。

  但他的確是人。

  不是鬼。

  ──而且是個鬚髮都「長」得很快,也很怪的人。

  「一對一,我誰也不怕;可是,朱唐聯手,天下間,沒有人可以不怕!」聶青有點客舍青青柳色新的笑了起來,笑的很儒雅,「所以,我們既然志同道合,何不合作,無情加我,便誰也不怕了。」

  大家明白了。

  「只不過誰也不怕?」可是無情卻好像有點不明白,問他:「為什麼你不說:天下無敵?」

  聶青倒怔了一怔:「你加我,天下無敵?」

  「你嫁給我,」無情臉上沒有笑容:「敵人都嚇跑光了──哪裏還有敵人?」

  他還是一點笑容也沒有。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