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一夜空營



  ──如果「綺夢客棧」就在山谷,那麼,五裂神君和他那一夥兄弟,卻往山峰走,卻是為了什麼?

  ※※※

  他們終於找到了「綺夢客棧」,但卻沒有發現「野金鎮」──「綺夢客棧」不是坐落在古山城「野金鎮」中的嗎?而今,偌大的一個野集山城,去了哪裏?

  ※※※

  無情看了看聶青。

  他沒有問什麼。

  可是聶青已知道他要問的是什麼。

  「我不知道,我也不明白。」聶青聳聳肩,攤攤手說:「我也沒來過這裏。」

  ※※※

  這裏到底曾發生過什麼變故?

  「野金鎮」是這兒最後一座城鎮,平時市集熱鬧,商賈雲集,出產礦石鋼鐵,也有不少銷金窩、買賣場所,而今,怎麼都蕭條荒涼,零星落索?

  只剩一輪冷月,照在殘垣敗牆上,僅遠處破舊城垛處,還有三、四頂營帳,給回魂似的急風,吹得七殘八廢,僅留了個營堡篷殼。

  這兒是邊塞疆界,原有藩兵一旅鎮守,約八至十二人,設正副各旅長一名,自畜牧、膳修,恐邊防有事。

  而今,營帳還在,卻空蕩蕩的,殘破破的,軍士一個不見。

  無情俯瞰,若有所思。

  他的眼神有說不出的漂亮,形容不出的好看,哪怕他在對敵、問話的時候,這一點特色依然不改。

  聶青對這一點彷彿很好奇。

  他在偷看無情的眼。

  無情馬上就警覺了。

  「嗯?」

  「什麼?」

  聶青先發制人,反問。

  「你在看我?」無情問,「有事?」

  「不。」聶青說,「是你在看我。」

  無情這回怔了怔,沒想到在這麼芝麻綠豆的一件小事情上聶青會惡人先告狀。

  「哦?」

  「你不看我又怎知道我在看你?」聶青得理不饒人,「何況,我就算看你,也不一定有事──你也不一定要有事才准許人家看的。對不對?」

  「你對。」無情不想在這話題纏戰下去,又俯視蒼涼大地,郁漠山峰,「我錯。」

  聶青這才輕舒了一口氣。

  陰陽劍陳日月這時剛好靠近他,便問:「怎麼了?」

  「好漂亮。」

  聶青目光發綠,喃喃地道。

  「什麼漂亮?」

  「那眼光。像月魂盡懾在眼裏,而夢魂又浮現在眼中。」聶青仍在小聲感歎:「夢是遺忘的記憶,月是寒夜的心。」

  「你說什麼?」陳日月聽得一些,聽不清楚大半,「夢……遺?……寒……心?」

  「嘿。」聶青只覺索然無味,只道:「沒事。幸好我不是女孩身,要不然,光是這一雙眼──」

  「他的眼?」白骨陰陽劍陳日月向他的公子左望望、右望望,側面端詳一下,正面又偷窺一下,然後跟聶青說:「沒事呀!他沒生眼挑針,也沒長瘡瘢兒。」

  聶青為之氣結:「你──你這孩子怎地連一點詩意也沒有!」

  「屎……詩!?」陳日月忽然用鼻子在夜風中大力的吸索了幾下,突然發現一位神祇蹲在大路上似的,叫道:

  「的確有屎味!」

  「三劍一刀僮」中,以他的嗅覺最為敏銳。

  然後他很快的更正他的說法:「不,不是屎味……是屍味──死屍的味道!」

  無情臉色一寒,伸手一指,疾道:

  「去!」

  ※※※

  聶青這時才開了眼界。

  他親眼看到老魚和小余,怎麼抬著頂轎子,既輕若無物,又健步如飛,一下子就俯衝下層層疊疊的礫岩和土丘,直掠的速度比鷹還快,但轎子在蘇察哈爾魚及余大目的肩上,眼看傾斜,忽爾又平平托穩,看來,裏面就算是置放了個敞口的水缸,也一樣不會把水倒瀉出來。

  頃刻即至。

  那裏殘垣廢堡,有許多堆疊起來的灶磚,大概是作燒飯、烤暖用,還貯有一些狼糞、枯稈,敢情是必要時施放狼煙,傳達軍情。

  很荒涼。

  荒涼得有點淒涼。

  沒有人。

  一個軍士也沒有。

  三刀一劍憧突然採取了行動。

  那兒大約有三四個倒塌、敗破的營帳,三劍一刀僮幾乎是同時分頭竄了過去,拔劍抽刀,猛地扯、掀、推、劃破、開、倒、爛了營帳!

  聶青馬上就生起了一種感覺:

  無情已傳達了訊息:

  那是一個命令。

  命令是:行動!

  可是,這訊息是怎麼、怎樣、怎能傳達開去的,聶青雖然身在當前,卻一點也觀察、發現不出來。

  ※※※

  帳篷內,果然是死人。

  看他們身上的服飾,無疑都是駐守這兒的軍士,而且還死了不多時。

  他們看來死得很恐怖:不是眼睛突了出來,就是舌頭伸出嘴外。

  蛆蟲就在眼球和舌根進進出出,以一種異常的歡快活動著。

  木杈子上還有煮熟的湯,有的手裏捏著半隻硬饃,桌上還有些殘餚,刀在鞘裏,槍在架上。

  看來,他們死得也甚為突兀。

  簡直是猝不及防。

  屍味──臭味便是從這兒傳來。

  ※※※

  陳日月的嗅覺果然靈敏。

  ──也許,他有問題的是對詩的觸覺,而不是嗅覺。

  ※※※

  這些戍守邊防的藩兵,何以會死?怎麼死的?誰殺了他們?為什麼要殺他們?為何他們會死得這般不及提防、如此恐怖?是什麼人能使這些邊防將士一夜空營?

  ──難道吳鐵翼和他的殺手們已早一步來過了此地!?

  荒山寂寂。

  夜裊嗥於天外。

  狼哭千里。

  一刀三劍僮都不覺驚然。

  孤峰絕頂,大地蒼茫,幢幢的不知是人影,還是鬼影?綽綽的不知是神跡,還是天意?

  就在毛骨悚然之際,他們驀然聽見一聲尖叫.竟從那破落的客棧內傳來。

  那是女子的呼叫。

  很危急。

  很淒厲。

  三劍一刀僮互覷一眼,只聽無情在轎裏迸出一個字:

  「快!」

  老魚、小余立即扛著轎子,像騰雲駕霧一般,飛快而去,幾乎是足踏飛輪,膝下彎屈,就已越過礫石、巨岩,飛撲向那所殘破的客棧。

  這時候,一刀三劍僮各顯本領,四人各如飛矢、彈丸、流星、煙火,分四個方向,同時飛投那所在荒野中的客店,身法雖快,卻又不離轎子的前後左右四個方向!

  但在聶青眼中,卻有另一奇景:

  最快的,既不是老魚或小余,也不是一刀三劍僮,而是

  「嗖」的一聲,一人早在說「快」字之時,已疾彈出轎內,身子騰空,雙足決不沾地,人像一頭飛燕,己越過眾人,當先如電掣星飛,飛射向「綺夢客棧」!

  這人沒有用腳,但身法竟然比誰都急,行動比誰都快!

  「綺夢客棧」自土丘俯瞰下去,至少有前後兩扇門。

  門都破舊。

  半掩。

  風吹得格楞價響。

  於是,聶青又看到另一奇景:

  轎內的人,飛射向客棧的前門;但在客棧的後方,也有一人,身段窈窕,身法嬌美,身手極速,手上有寒芒閃爍,也自大地的陰影間掠了出來,直撲向客棧的另一道門:

  後門!

  這人離「綺夢客棧」比較近,許或是一直都「匿伏」在附近,所以,一現身就逼近了客棧的後門:

  所以幾乎是與轎中人同時踢、擊破客棧的前後二扇門,一前一後,搶了進去!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