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部疑鬼

第一章 你是王飛!?


  雙腿已廢、不良於行的無情,一旦施展輕功,竟然身先士卒,比誰都快,先行抵達客棧,在尖叫聲尚未結束之前,他已一肩撞開了前門,先叱了一聲:「照打!」就攻了進去。

  聶青看得很仔細,很清楚。

  所以他的臉色更青:

  因為他也無法弄清楚:一個腿筋不靈光的人,何以能施展輕功,而且身法還那快,就像一隻飄忽的鬼就在這疑神峰下上了他的身一樣。

  ※※※

  看得出來的問題大可面對。

  搞不通的疑問令人疑懼。

  無情一入客棧,迎面吸進了一種味道。

  一開始他馬上警覺:

  以為是悶香。

  ──這麼霉這麼破這麼舊的客棧不可能會那麼香!

  接著下來他看見了三個人:

  三個都是女子。

  她們都坐在一張凳子上,端端正正的坐著。

  當中一個穿著破破爛爛服飾但依然很好看的女子,正對著大門口(也就是向著無情),把一張小小的口張得大大的,在喊:「救命──」

  她還沒喊完。

  她身邊離她四、五尺之遙,也各有一女子,端正的坐著,在看著她。

  準確一點來說:是看著她喊救命。

  無情沒想到會在這裏見到那麼多女人,也當然沒想到這女子喊救命是這麼一個喊法。

  就像是在戲臺上的一個表演,字正腔圓,而且還有代表性,並且設有觀眾席。

  ※※※

  這使他也頗為始料不及。

  更始料未及的是:

  迎接他的是──

  刀光!

  ※※※

  當頭就是一刀!

  一點也不留情。

  ──一點也不含糊。

  ※※※

  這一刀來得又急、又快、又突兀,刀出手才叱了一聲。

  不過,無情既然敢搶先闖入虎穴,就已預想過虎牙虎爪和虎威了。

  他本來是有備而戰。

  問題是:無情沒有武功。

  ──他自幼體弱,奇經八脈,均遭仇家震傷,能練的僅是一些粗淺的武功。

  所以,他一直把練武的時候,改花在智力、知識和對機關的研究、暗器的運用上。

  但這一刀,劈面斫來,完全不留餘地,發現時已沒了距離,就像他的名字一般無情。

  這是嚴峻的考驗:

  沒有武功的他,怎麼抵擋?

  這是生死的試煉:

  失去了安全的距離,他怎麼應付?

  ※※※

  刀光一片撲面。

  香氣襲人。

  沒有花。

  只有刀。

  ──還有刀光後乍現的美臉。

  以及刀光中的危險!

  ※※※

  無情突然一頭就栽了下去。

  他是跌倒。

  那一刀卻就這樣斫了一個空。

  然而他的暗器卻在這個空隙發了出去!

  形勢相當凶險:

  無情乍見刀光之時,與殺手相距,己有貼身之近!

  ──近得可以聞到來人鬢髮肌膚衣袂的香氣。

  無情一跌足,斫頭的一刀便已落空。

  而在這時候,他的暗器便已彈指發了出去!

  他一失足,幾乎是跌在正全速掠過來的來人身上。

  來人身子很軟。

  很軟。

  很勻。

  無情就在此時發出的暗器,可以說是自下而上,一射其下頷,一射其胸!

  來人應變之速,也非同小可。

  立時大迴環繞刀一封,身子一大仰!

  「叮」地一聲,一枚銀針給刀砸飛!

  一枚銀針飛鏢則險從自其秀頷掠過,打空!

  ──還削掉對方二三根秀髮。

  只有一樣仍「砸」個正著:

  無情的頭!

  ※※※

  無情的頭正「跌」在那人的胸上!

  換句話說,他正一頭撞進了對方的胸!

  這個問題,其實說大不大,說小忒也不小。

  因為對方是個女子。

  不但是個女子,而且還是個身材很均勻,骨肉很媚妍,身上很香,螓首杏唇髮微亂,兀然上仰的下頷依然美得婉轉,一刀落空的身形依然靚得曲折,然而無情竟一頭就栽在她秀峰之間,柔滿的酥胸裏!

  ※※※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儘管,無情已然發現來人是個女子,不過,那也只是剎瞬間的事:

  那時,她己出刀,而他已以跌避之勢同時還手,暗器正越指而出──


  這時,他才驚覺這人也是剛從後門搶了進來的,也驀然從香氣分辨出她是個女子,才發現她婀娜的身材印證了這個疑點,更以她那出刀後一聲清叱:

  「你是王飛!?」

  他才完全肯定:對方是個女子!

  而且還有可能是一個以為他才是「王飛」的女子!

  可是,他又該怎麼辦?

  他已一頭撞入她的雙峰中,而且暗器也已經出手了!

  ※※※

  無情的暗器一出手,對方的生死,只怕連他也控制不了。

猿猴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