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 線上小說閱讀

《長夜》王藍

《二○一六年八月五日版》
《好讀書櫃》分工輸入版


  一


  他,康懇。

  三十五歲剛剛到。有三十五歲以上中年人的穩健沉著,但沒有過於老誠持重的暮氣;有三十五歲以下小夥子的青春衝力,卻在適度收斂中透露著成熟。端正的臉龐,尤其那眉宇間的神韻,令人一眼看上去好舒坦,越看越感覺是幅惹人喜愛的男性面孔。他聰明但不狡黠,溫文但不木訥。體育選手般的體魄,堅強的意志,堅忍的毅力,抗日期間身遭大難不屈不撓,馳騁戰場無畏生死,顯然一條硬漢,卻全不魯莽粗獷。

  他工作勤奮認真,正主持著一個不算小的單位。他有一部公家配給的座車,與一幢三十坪大的房舍。

  這些先天與後天的優異,使他的形象突出,友好們常說他是對待字閨中的女郎具有吸引力的一座「磁場」。

  更「誘人」的,他是獨身。

  康懇確實從未結過婚。對於小姐們,這比嫁給有太太丟在大陸,雖然音訊不明但是身分證上仍清清楚楚地填著配偶姓名的男人,比嫁給有妻室在側還另想增設「分店」的男人,比嫁給離過婚或是死掉過妻子的男人,比嫁給謊報大陸上的太太死亡而換得配偶欄「空白」的身分證的男人,都理想得太多。

  可是,在臺灣他一直沒有太太,沒有愛人,連特別要好的女友也沒有。

  不過,千真萬確,他受一般女性喜歡。

  我曾一再聽到,他的女同事,或是男同事的女親友,以及鄰居幾家小姐,對他都有挺好的風評。

  他不頂擅交際。他的私生活嚴肅而有規律。他對待一般男女朋友似不夠十分親熱,卻夠真誠。他似短缺「表態」的天才。朋友們處久了,還是不夠親熱的真誠比不夠真誠的親熱更好。因而,他的人緣一直甚佳。

  朋友們常講他是一個可愛的男人。

  他也偶爾和一位小姐看看電影、吃吃飯、逛逛街,只是多半都有另外的男友同遊,我就是經常奉陪的一個。朋友們頗為關心他的婚事,起碼認為他應該有一個超過普通友誼的戀愛對象,所以大家希望給他製造一點機會,至少給他周圍製造一些羅曼蒂克的氣氛。有時候,他與一位小姐出遊,而我也被邀往的場合中請求告退;從不能得到他的首肯。一次,我實在忍不住了:

  「老弟,你不該老拖著我。你知道,我並不喜歡做『電燈泡』。」

  那位小姐聽到了,還回我一個反擊:

  「都知道你們兩位是好友、密友,做『電燈泡』的倒是我呢!」

  三人同時笑了一陣後,仍然照舊並肩齊步走。我繼續做小姐嘴上並不介意,心中卻可能討厭已久的「電燈泡」。

  又一次,朋友們拖住他不放:

  「康兄,什麼時候吃你喜酒?先吃點糖也好哇!」

  他搖搖頭,然後一指我:

  「我這位老哥知道得很清楚,諸位可以問問他。」

  於是,我公正地作證:

  「我這位康老弟確實還一直未動凡心哩!我倆相交快二十年了,從未發現他跟誰談過戀愛。我看,他似乎有點不解風情?」

  「嘿,是不是缺少男性荷爾蒙呀?」一位詼諧成性的朋友衝著康懇叫,「讓我帶你去種植『腦下垂體』好不好?」

  康懇苦笑一下,不開腔。

  「喂,裝啞巴不行啊。」另一位朋友不放鬆地說,「你究竟做什麼打算呀?」

  康懇繼續裝啞巴。

  「喂,別跟老朋友賣那套『不反攻大陸不結婚』的膏藥,好不好?」又一位接著說,「如果大夥兒都不結婚就可以把敵人打倒,那麼咱們自由中國的男性就一律打光棍,結過婚的也離婚!」

  「喂,憑良心而論,我看那位黃小姐,還有那位陳小姐都挺好,當初人家給你寫的信雖然都相當含蓄,可是字數都那麼多,又都那麼動人;你閣下給人家的回信竟活像電報稿或是批公事!你當我沒有看到過呀?真是豈有此理,不夠意思!」那位慣於詼諧的朋友氣沖沖地,二度向康懇開火。

  至此,你一句,他一句,大家一齊對準康懇圍攻。

  「好好,好。」康懇終於張開了嘴,「我再不講話,諸位老哥老弟亂箭齊發,我將死無葬身之地。現在容我坦白奉告:諸位對我的真誠關懷,我衷心感激,我絕非冷血動物,也不是『獨身主義者』,更從不唱『不反攻大陸不結婚』的高調;同時,諸位放心,我康懇身體健康,心理正常,也正為此,我才不隨便,不苟且,不輕易跟小姐們打交道。如果我不想和一個女人戀愛,我就絕不肯做出一絲一毫越出友誼界限的舉動──這是咱們男人真正去愛女人的起碼的自律。當我真愛上一個女人,我相信我也會和別人一樣地熱烈瘋狂。」

  「那麼,我們等著你早日熱烈瘋狂起來吧,免得這棟房子老像個冰窖!」我做了這麼一句總結。

  朋友們還相當滿意,因為康懇總算給了大家一線希望。

  過了好久好久……

  康懇依然故我。

  和他來往的小姐本來不多,如今更日益減少。看情形,他是抱定「獨身主義」了。

長夜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