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 線上小說閱讀

  五



  康懇總算講到了我。

  可是,我怎樣也猜不透,到底我會在他的愛情生活中,佔了一個什麼角色?

  我不可能影響到他的愛情生活。我掘盡記憶也想不起曾和叫畢乃馨和畢乃馥的兩個少女碰過面。至於我和康懇的相識,我倒是記憶猶新。因為那是太值得記憶的事。

  自二十七年起,我擔負一部分河北地區的敵後愛國工作,吸收優秀青年加入組織或是送他們到後方升學也是主要任務。康懇是由我一位北平的商人朋友介紹跟我認識的。這位商人是康懇的親戚長輩,他曾在我們工作同志開闢的交通線上平安到達四川,然後又回來。他做翡翠玉器生意,將貨品由北平帶到後方尚能獲利;不過那也很冒險,萬一中途被日軍或偽軍檢查扣留便整個破產大吉,因此在他往返兩次以後便停止不做,決心長住成都經營別的商業。他為人謹慎、機警、誠實、可靠,在匯兌不通的情況下,他因往返南北之便,對於中央發給敵後的工作經費的劃撥,曾給我們幫過一次忙。對他,我相當信任。當他最後一次離平南下時,他告訴我他有一個名叫康懇的親戚晚輩,很愛國,曾多次和他談起到重慶去的志願,他本想這次把他帶著一路走,可是怕他太年輕,學生「氣味」太濃,化裝成買賣人,絕對不像,可能半途出差錯,所以拜託我給他另想辦法。那商人朋友走後二週,我由北平到天津和康懇見了面。康懇已來找過我三次,他必是十分焦急。

  在英租界馬廠道一幢小樓的房間內,我第一次見到康懇。

  他長得很漂亮──這是當時他劈頭給我的第一個直覺印象。然後,我覺察出那確是一個可愛的小傢伙:他有禮貌,有良好的氣質,有一股潛在的豐富的生命力,他熱情地,期待地,仰望地,盯住我,正如一個病患者遇到他最敬重的醫師,傾述他的病症以求獲得救治,又像一個迷途的羔羊重新找到了他最依賴的牧人,吐露離散後遭遇到的委屈;雖然,我們以前從不相識。他眼神裏充滿對我的祈求與信任。他很坦白、直爽,天真未泯,但是也相當拘謹。最使我感動的是,他能把當時每個戰區的戰況,與國內外的情勢,說得清楚、正確,更難得的,他把政府的文告,甚至連重慶重要報紙的社論,都幾乎背得爛熟。原來他訂有我們同志秘密印刷的地下報紙,並且從不間斷地偷偷收聽重慶電臺的播音。

  那天,我們談得很久,很愉快。當他曉得了我那位商人朋友已行離去不再北返的消息,他似乎不能忍耐地露出氣憤,他怪那商人不該一聲不響地南下,他氣那商人為什麼不把他一齊帶走,他更恨那商人竟也曾假惺惺地勸阻過他南去的計劃,而自己卻捷足先登!我鄭重地告訴他:

  「你那位商人親戚很了不起,他做得極對,他能守密,那實在是一種無上的美德。他掩飾得成功,他放出反對人家南下的空氣,自己卻往返四川兩次。如果,你也希望能夠步他的後塵,就必須完全學習他的做法。他很愛你,並未忘記你,否則他不會介紹你來找我。」

  康懇聽了很以為然。他表示絕對遵守我的囑告,在準備南下的期間完全守密。

  我約他一個星期以後再見。當我們再度會晤時,我據實告訴他由於最近接獲到情報──那位商人朋友走的路線,因為行人日增,敵人突然加強特別檢查,尤其對於青年學生的過境,百般刁難,已有一些學生被捕出事;因此我們正在設法另外開闢一條交通線,恐怕最近他走不成功。

  當時,他難過萬分,眼睛裏直有淚珠打轉。

  我半安慰,半試探地對他說:

  「不會等得太久,你放心好了。如果你報國心切,那是不分天南地北隨時隨地都有機會的。如果在你南去以前的一段日子,覺得太苦悶,你可以先加入這裏的秘密抗日組織。」

  「你介紹我加入嗎?」

  「如果你同意的話。」

  「好!」康懇連半秒鐘都沒有考慮。

  「我希望你要多考慮幾天再答覆我,這不是鬧著好玩的事,這和單純的前往南方不可同日而語,因為這要日以繼夜地緊張、吃苦、冒險犯難……」

  「我不怕,我喜歡做那些事。」

  「我還不能不告訴你,」我加重語氣地說,「犧牲性命,在所難免。」

  「你不能看輕我的抱負與膽量,」康懇堅決地說,「一定要請你介紹我加入,那是我多年來的夢想。你知道,我對去重慶的興趣和願望,一點也不比留在這兒工作更大。我所以起初選擇『去重慶』,完全是為了自己認為那是比尋覓參加敵後工作的門路較為容易。如果,我有機會在敵後工作,我可以根本不去重慶!」

  他說得很對。參加秘密組織比起到重慶去,更為困難。那時候想獻身地下工作的青年確實不在少數,但是我們必須極端慎重地選擇,因為那是不能公開招考的。

  我答應他,再過十天,如果他意志不變,就可以宣誓。

  十日後,他正式成了我們的同志。

  他接受訓練,進步極快。一個好的地下工作者要靠聰明智慧,更要靠狂熱的愛國情操。康懇兩者兼有,他的成就突出、驚人。

  河北平津不斷地發生轟轟烈烈的愛國事蹟,其中不少是康懇參與,或是由他一手完成。那一段生活,我永生難忘。我和康懇就是在那時候由於一條心、共患難,訂下生死交的。

  那確是一段值得回憶的歲月。可是,我無論如何回憶不出,在那段日子裏,康懇有過什麼姓畢的愛人。

  介紹我認識康懇的那位商人朋友,也不曾告訴過我有關康懇愛人的事。康懇一直守口如瓶,到幾乎二十年後的今天才告訴我,簡直不可思議。

長夜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