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夢刀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部 失魂刀法碎夢刀

第一章 明月清風跨虎江


  跨虎江上,明月照亮。

  此時正值十六、十七,月色分外明亮,照得跨虎江份外清麗。

  江上數泛舟,岸上有蘆葦。


  泛舟江上的舟舫,有的大,燈彩輝煌,有的小,精巧雅致,其中最大的一艘畫舫,泊在江中櫓橋畔,張燈結彩,鶯歌燕語,絲竹之聲不住浮泛江上。

  不用說,這艘畫舫氣派之豪華,而佈置之風雅,加上畫舫上艷若桃花的名妓,和逡巡在畫舫周圍負責守衛的壯丁,若不是「習家莊」,誰也請不起這干人,出得起這般價錢。

  現任「習家莊」莊主習笑風,雖然年紀輕輕就是一莊之主,卻也是一個好色的人。


  「習家莊」世代相傳的「失魂刀法」,名震武林,由三百二十四年前,打遍關中無敵手習豫楚所創,勢走輕靈,法走迷離,後傳三代,至習祈堂手裏,建立兩河武林第一世家「習家莊」,幾可與「南宮、慕容、費」、「上官、司馬、唐」相捋。後又傳五代,到了大俠習奔龍手上,「習家莊」可謂到了巔峰,不但人多勢眾且得令譽,而習奔龍不但是使刀高手,而且也是鐫刀好手,他費盡苦心鐫冶了一柄「碎夢刀」。

  「碎夢刀」的煉冶方法,已經失傳,據悉是由一個罕世難逢的奇緣下,才由習奔龍取得了兩塊奇鐵,冶合在一起,才能鑄成這把奇刀。而習奔龍鑄成這把刀後,又繼遠祖習豫楚八代之後,再拿到了「關中第一高手」的名號。

  要知道當時武林人才輩出,武功遞增,就算是當年「失魂刀法」創始人習豫楚在世,也未必能在關中武林爭得前茅之名,但習奔龍以「碎夢刀」,使「失魂刀法」,功力遽增十倍,輕易擊敗了所有強敵,更奇怪的是,在比武中凡是被碎夢刀擊傷者,不論傷勢多輕微,一律失去鬥志,而俯首臣伏,所以習奔龍奪得了關中第一高手稱譽。一時間,「習家莊」的名頭,也到了無人敢攖其鋒銳的地步。

  可惜奪得第一高手之稱的習奔龍,或許因太興奮、太高興之故,猝然暴斃。看來,一個人無論太奮悅還是太沮喪,都是不好的,連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也不例外。

  不過,習奔龍亦可謂死得其時,就在他聲名如同日正當中的時候暴卒,使他留下一不墜聲名,以及武林後輩的緬念,提起「失魂刀法碎夢刀」的習奔龍,誰不豎起拇指,說一聲好。

  習奔龍死後,便是第九代「習家莊」主人習酒井繼任,習酒井不像他老子好與人爭鋒,倒是淡泊名利,鮮少在江湖上惹事。不過「習家莊」依然聲威過人,有什麼事情只要吩咐一聲,也沒聽過誰敢留難的。要知道「習家失魂刀法」,已是一種難以匹敵的刀法,加上「習家碎夢刀」,能發揮「失魂刀法」之十倍功效,試問誰敢與之力敵?

  習酒井人如其名,喜歡酗酒,「習家莊」雖不求發展,但聲望仍隆。習酒井就如此平安過了半世,到了五十八歲壽辰過後十天,突然暴卒,據說是酗酒太厲害,以致傷了身體。

  第十代「習家莊」莊主便是年輕的習笑風擔任。

  習酒井暴斃後,武林中對「習家莊」的尊敬,已大不如前。所以習酒井一旦暴斃,不少人窺視「習家莊」的財雄勢大,藉故向「習家莊」挑釁尋仇,希望掀翻習家莊,自己來做盤腳老大。

  可是這些挑戰生事者,全被擊垮。負責解決這些麻煩的人通常是兩個人:「習家莊」管事:習良晤,「習家莊」管家:習英鳴。

  一般的人,別說想跟習家莊莊主習笑風別別苗頭,就算想敵得過「管事」習良晤,「管家」習英鳴二人手上的刀,也絕不容易。

  這幾年來,也有一些高手能直接與習笑風習少莊主交手的、主要是因為那些武林人物也是一方之豪或霸主、寨主、峒主等身分,他們與習笑風一較身手,但都被「總管」唐失驚接戰所敗。

  唐失驚是「習家莊」的總管,相形之下,習良晤只能夠算是「三管事」,習英鳴便是「二管家」,而唐失驚才是「大總管」。

  唐失驚在武林中的地位,絕對可以與一方宗主抗衡的。

  唐失驚本來就是武林中一名出類拔萃的高手,難得的是他辦事才幹,更在他武功之上,他三十歲就成名,三十一歲就被山東「落雁幫」幫主師守硯提拔,擢升為總堂主,果然短短三年間,「落雁幫」即成為山東第一大幫!

  唐失驚在三十五歲時跳槽陝南「灌家堡」,也在短短四年問,得堡中上下擁戴,成為副堡主,聲威直逼堡主灌天任,但唐失驚卻悄然隱退,離開灌家堡,隔了一年,終於為「習家莊」前莊主習酒井所收羅。

  唐失驚在「習家莊」不到七年,地位已在習家兩大總管習良晤與習英鳴之上。他代莊主出手會敵,乃是名正言順的事情,但凡想跟習笑風挑戰的人,都沒辦法通得過唐失驚這一關。

  所以:「習家莊」聲名不墮,與這一位「九命總管」唐失驚實有莫大關係。


  習笑風不過三十五歲,臉白無鬚,眉飛入鬢,生得一副儒生雅態,平日溫溫文文的,只喜歡讀書、撫琴。

  這日卻不知為了什麼,召了一班青樓艷妓來興歌作舞,他一面大杯小杯的一口乾來杯中酒,還左擁右抱,跟幾個艷妓狎戲起來。

  「習家莊」召來的青樓女子,可以說都是千挑萬選的,自是貌美如花,而且都有些才藝,有些擅歌,有些善舞,有些精於彈詞擊鼓,詩書琴棋。

  其中一個,名叫小珍的,一雙娥眉又黑又濃,頑皮的往雲鬢裏挑,脖子又細又長,勻得像河間的鵝卵石一般,睫毛下靈動的眼珠也輕顫著,似乎對這場面有著些微的不安。

  她是賣藝不賣身的藝妓,這些姑娘們中,以她最清純,年紀也最小。

  「習家莊」莊主習笑風召妓跨虎江,對姊妹們來說都是件倖寵興奮的事兒,但對小珍來說,卻有很多的疑惑。

  因為她聽習秋崖所說,習笑風夫妻恩愛逾恆,不是個花天酒地的人。

  習秋崖就是習笑風的弟弟,習笑風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

  而習秋崖正在追求小珍。小珍是他心目中最崇高也最憐愛的女子,無論習秋崖打敗了哪一個對手,或在江湖上遇到了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他都會去找小珍,愛惜的撫著她的小手,跟她訴說。

  驕豪仗劍的貴公子,正需要這樣一個人兒慰藉作伴。

  所不同的是,習秋崖真情深注,真的要娶小珍為妻。

  這也是為何小珍在污泥中仍能潔身自守的原因:有習二少爺在,又誰敢打這標致小姑娘的主意?

  而小珍也緊緊把握住這一點:這是她怒海中的輕舟,她若失去他,一切都保不住了,只有沉淪了。

  而今小珍看到自己情郎所崇仰的哥哥:習笑風,如此放浪形骸,便不自禁的在尋思:來日秋崖對我會不會也一樣?那時自己該怎麼辦哪?

  她這樣暗自尋思的時候,習秋崖也正在她的身邊惴惴不安著。

  他不安的原因是沒想到他一向尊敬崇拜的兄弟,近日來竟會如此失常,這種樣子給小珍看到了,她會怎麼想?

  ──大哥對大嫂一向恩愛,但是最近卻……?

  習秋崖已來不及多想,因為習笑風已經在問他話。

  「秋崖。」

  「大哥,什麼事?」

  「我是莊主,習家莊的莊主,」習笑風瞇著眼睛,狠狠地盯著他弟弟道:「你憑什麼叫我做大哥?」

  「我是你弟弟呀。」習秋崖沒想到他哥哥會這樣說。

  「你總是以兄弟相稱,不肯叫我做莊主,」習笑風逼視著他弟弟道:「你是想奪我這個位置是不是?」

  習秋崖被這突兀的問題問得張大了口,卻答不出話來。

  這時,群妓中有個資格最老,善於應酬的倪三娘陪著笑,妖妖冶冶的把鳳仙花汁醮紅了指甲的手,搭在習笑風肩上。「哎唷,莊主,怎麼啦,兄弟倆還計較這個幹什麼呀?莊主若是氣悶,找我們軟唏哩的消消氣不就行了麼?」

  習笑風的回答令所有的鶯歌燕語住了聲。

  他沒有回答一個字。

  他只是一巴掌掃了過去,打脫了倪三娘上下三隻門牙,倪三娘腫紅了臉,倒在船上,娘兒們驚呼,卻沒有一個敢再說一句話。

  習秋崖見狀,忍無可忍,霍地站起:「大哥,你──」

  習笑風連目光也不抬:「究竟誰才是習家莊的莊主?」

  習秋崖氣極,答道:「這,這還用問嗎──」

  習笑風冷冷地插了一句:「誰是?」

  習秋崖氣得什麼似的,又強忍怒氣:「當然是你了,你──」

  習笑風又截道:「習家莊對莊主的規矩,你可曉得?」

  習秋崖臉色變了變,終於道:「習家莊莊主的話,就是命令,生死無有不從……但是哥哥……莊主,你要是──」

  習笑風忽揚起下巴道:「你想跟小珍成婚?」

  習秋崖呆了一呆,他沒想到習笑風會忽然這麼一問,原本他早已想跟哥哥提起,但一直難以啟口,他瞥見小珍的紅潮泛到白生生的脖子上去了,便吸了一口氣,道:「莊主,我正想向你提這件事──」

  習笑風擺手:「不用提了。」然後說:「好漂亮。」這句話聽在習秋崖心裏是甜甜的。

  隨即他又吩咐了一句話,一句讓習秋崖聽了跳起來的話。

  「叫她脫了衣服,讓我看看。」


  這句話一出口,不但習秋崖、小珍都變了臉色,連旁邊的藝妓們都張口結舌起來。

  身為「習家莊」的莊主,而且是習二少爺的哥哥,居然還說得出這種話,還有什麼事情不敢做?

  習秋崖和小珍同時漲紅了臉。

  小珍紅了臉是因為女子的本能,而習秋崖紅臉則是因為憤怒。

  他氣得別過頭去,看他身邊一個紅臉白衣人。

  那人不是誰,正是「習家莊」的「九命總管」唐失驚。

  唐失驚乾咳一聲,欠一欠身,道:「莊主──」

  習笑風怒喝:「住口!」「刷」地抽出了腰間的刀!

  這只是一柄平凡無奇的鈍刀。

  但刀畢竟是刀。刀象徵著權威、殺氣、血腥……等等可怖的景象,這把刀雖鈍,但同樣有那種威力。

  這柄刀一出,唐失驚立刻閉了口,旁邊的藝妓們齊齊驚叫一聲,都露出駭然的神色,掩住的嘴巴:她們原以為今晚素來風雅的習家莊莊主相召,必定是文雅風流,沒想到還是像強盜流寇一般,手裏掛著刀,臉容犯了煞般的凶惡可怕。

  只見習笑風的俊雅悠閒神態,全消失了,而白臉上青筋突動著,淌了幾行細細的汗,眼睛發出冬眠的毒蛇一般冷幽的光芒。

  「這是什麼?」

  習秋崖憤聲地應道:「祖上傳下來的刀。」

  習笑風冷冷地說道:「這刀是代表什麼?」

  習秋崖激聲道:「大哥──」

  習笑風冷冷地道:「習秋崖,你若答不出家法,可是死罪一條。」

  習秋崖強忍激動:「我答得出。這刀是家法,凡習家的人,莫有不從。」

  「好。」習笑風淡淡地道:「你既答得出來就好。」他揚著刀,在月光下說:「現在我以這柄家傳寶刀號令你,脫了小珍的衣服。」他嘿嘿一笑,悠然道:「讓我看看,也讓大夥兒看看。」


  習秋崖狂吼了一聲,小珍忍不住低泣出聲。唐失驚上前一步,清了清喉嚨,看來似想勸解幾句。

  習笑風揮著刀,格格地笑道:「任何人都不得勸解,不得違抗,誰反對我,就是與習家莊為敵,格殺勿論。」

  唐失驚雙眉迅速地皺了一下,欲言又止。

  習笑風瞪著目,問:「你脫不脫?」

  習秋崖摟護著哭泣驚惶中的小珍,橫身昂然道:「大哥,你瘋了?」

  習笑風怒笑:「你敢違抗這家傳寶刀之命?」

  習秋崖臉上的肌肉抖動著,艱辛地道:「不敢──」

  習笑風怪笑道:「那就好辦。你要是不肯脫她的衣服,那就跟她一齊跳進江裏吧。」

  他搖頭擺腦的說:「今晚月明風清,多麼優美,月色印在河心上,──你們沒聽說過唐朝有個撈月的詩人李白麼?你們就去把月亮撈上來給我吧……」

  習秋崖的臉色完全變白。習家莊有一個很奇怪的條例,可以說是一種禁忌,是這兩三代才實行的,就是「習家莊」的子弟們都不許游泳,不得近水,誰入了水,誰就不是習家子弟!

  習笑風這樣說,當然旨不在撈月那麼簡單,甚至可以說是將習秋崖逐出門牆,也可以說是處習秋崖與小珍於死刑,因為習秋崖不諳水性,至於小珍一個弱女子更不用說了。

  習秋崖氣得全身顫抖了起來,他實在不明白他親哥哥為何變得這樣子。

  只聽習笑風又道:「要是你們撈不到月,就不要上來見我了……昔時詩仙為撈月而死,他還是孤零零的一個人,你們一雙一對,這樣死法,真個是只羨鴛鴦不羨仙了。」

  習秋崖怒道:「大哥你──」

  習笑風「嗆」然出刀,一刀向習秋崖砍去。

  小珍尖叫一聲,習秋崖沒想到習笑風真的會向他下毒手,晃了一晃,摟住小珍急退,已退至船舷。

  這時船上藝妓們呼叫紛起,習笑風跟著逼進,又一刀砍向小珍。

  習笑風這一刀砍向小珍,比砍向習秋崖還令習秋崖難應付十倍,小珍不會武功,當然閃不過這一刀,而兩人又無可退身之地,習秋崖搶身挺進,及時以雙手扣住了習笑風握刀的手。

  「大哥,你別逼我──」

  習笑風雙目欲裂眶而出似的,叱道:「這刀你也敢碰!」

  習秋崖一怔,就在這一怔之間,習笑風另一隻空著的手,已點了他三處穴道。

  習秋崖咕咚一聲,摔在船上。

  小珍哭著撲了過去,但她不會解穴之法,是怎麼搖都搖不醒的。

  習笑風笑吟吟,很滿意的看著一個癱瘓、一個哀泣的人,下令道:「把他們兩個脫掉衣服,扔到江裏去,快!」

  藝妓裏有一個忍不住顫聲勸道:「莊主,自己兄弟,何必呢?」

  另一個也是久經世面的女子也介面說道:「莊主,二少爺不懂得尊重您,您教訓教訓他也就是了,弄出人命來,可犯不著……」

  習笑風笑了。

  眾人正心頭一實,忽見習笑風揮刀。

  一刀,兩個人頭。兩個說話的藝妓,都身首異處。

  這情況的慘烈,使得沒有人敢驚呼,沒有人敢說話,甚至連移動也不敢。

  習笑風慢慢地收回了刀。刀入鞘,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照我的話去做。」

  到了這個時候,誰敢不照著他的話去做?


  小珍是個很美麗也很純潔的少女,在月光下,身段如此勻美白皙,連在場見過世面的女人們都不免為之心動,也為之心痛。她緊併的腿,嫣紅的蓓蕾,甚至不敢睜開的眸子,也抿得如此讓人疼惜。

  然而習笑風卻要把活生生這樣一個人兒,拋到江裏去「撈月」。

  習秋崖無疑也是一個好看的男子。他白皙但壯闊的胸肌,秀氣但有力的臂膀,可惜,卻因被點了穴道無法作任何一絲掙扎的被丟進江裏去。

  習家莊的壯夫們,雖然面對小珍姣好的肉體,卻不敢多碰觸一下,因為,他們的莊主,習笑風說了一聲:「快!」

  誰曉得莊主在發什麼神經?

  要是萬一弄不好觸怒了他,乖乖,敢不成把自己也一樣給卡擦一聲,腦袋分了家?

  直至小珍和習秋崖被拋進了江裏,習笑風這才很滿意地說道:「好,誰也不准把他們撈起來,聽著,誰救他們,我便殺誰。」

  誰也不敢救。

  然後習笑風下命回航,途中一面擊琴而歌,一面狂飲吟詩,吟到淚流滿臉,這才罷去。

  而藝妓們到這時候才敢嘔吐。


  江水皎潔,明月清風。

  誰曉得如此月明風清下,最雅麗的畫舫上,最優美的江水中,有這樣一段齷齪、殘酷的慘事!


  可是就當小珍被拋落江心的剎那間,在跨虎江畔一艘小舟上的兩個人,都一齊震了一震。

  那帶傷而神色冷凜的年輕人說:「有人落江。」

  另一個臉帶和風一般笑意的青年人道:「是給人扔下去的。」

  於是,他們立刻放棹趕去,那時,畫舫已在歸航途中。

碎夢刀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