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玉岩 線上小說閱讀

《抱玉岩》祝興義

《二○一四年九月五日版》
《好讀書櫃》典藏版





  秋風所掠走的,春雨又加倍地送來了。

  開學初,學院連日沐浴在斜風細雨之中。漫道風雨無色,當人們還未覺察,她卻悄悄拂綠了柳梢,潤紅了花枝,在一群新大學生的面前,鋪開無限春光。

  中文系年輕的女教師彭稚鳳,今天要首登講台了,她的講題是「語言的三性──鮮明性,準確性,生動性」。儘管為了上好這節課,她不知耗費了多少心血,但仍如當年初踏進高考考場一樣,止不住心頭怦怦亂跳。本來麼,這屆大學生都是招生制度實行重大改革之後考進來的,誰沒有三拳兩腳的?特別是那些被稱作「老三屆」的,大都教過幾年中學,水平也不是一般扛著招牌的大學生可比,有的甚至還發表過不少作品。給他們上課,連一般的大學老師都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更何況像稚鳳這樣剛剛畢業留校任教的年輕女教師呢?

  然而,鈴聲是不肯體諒人的。當稚鳳徘徊在教學大樓的走廊上,盡力想使自己的心情平靜一下時,懸掛在樓角的電鈴,突然「滴鈴鈴鈴」地響了,聲音是那麼急促,激越,宛若一串春雷在滾動。稚鳳的心啊,比那電鈴的音波震盪得還要劇烈。彷彿有一隻大手在背後推著她,已經踏上講台了,還不知剛才那幾步是怎樣邁過來的。

  教室裡微微出現了一點騷動,稚鳳既不敢抬頭環視一下全課堂,甚至連坐在最前面的同學,她也沒勇氣光顧一眼。在她轉身板書標題時,隱約聽到有誰在議論:「啊!大學的老師,還這麼年輕!」「這不是『四人幫』造成的後繼無人的結果嘛!」

  的確,同大學教師的稱號相比,稚鳳實在是太年輕了。儘管今天上課前她特地穿了這件黑呢子外套,並且從脖子上取下了那條她最喜歡的白雲似的紗巾。然而,她那沒有經過多少風霜的潮潤烏黑的雙眸,那豐滿的嬌艷艷的圓臉盤,都還時時透出掩飾不住的稚氣,這是無論如何也瞞不住人的啊。

  論知識,她在上屆畢業的同學中還算佼佼者,但同她的年齡一樣,還是過於嫩生一些。好在她具有相當出眾的語言表達能力。中學時代,她就是一名出色的故事員,她講課的聲音比那報時電鈴聲還要清脆,聽她上課,在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藝術享受。

  為了舉例說明語言的「三性」,稚鳳翻出了厚厚一摞讀書卡片,她一張張地抽,一張張地讀。有《水滸》中的「武松別兄」;有《儒林外史》中的「沈大腳作媒」;有《三國演義》中的「曹操煮酒論英雄」等等,這一系列閃耀著瑰麗光彩的我國古典文學精華,很快把同學們深深吸引住了,剛才出現的一點騷動被徹底征服了。

  「還真有點水平呢!」有人輕輕地咕唧著。

  「是花了功夫的,看她積累了多少卡片!」

  最後,稚鳳又舉了個現代作品中的例子,那是選自不久前一本雜誌上的。「大蘆花公雞扇膀子叫第二遍時……空氣濕漉漉的,星星兒躲起來了,禿樹枝羞答答的,不動也不搖,墨骨朵雲堆滿了東南方的天。……誰知快日出時,天又變了,春風牽動了塘岸的細柳梢,漫天空浮雲亂竄,接著,東方赤紅一片,待到金燦燦、紅嫣嫣的太陽騰出地面,天又晴了。」這段文字,生動逼真地描繪出暮春天氣的變化,加上稚鳳帶著特殊感情的聲調,頓時產生了意想不到的藝術效果。

  「這篇文章是我中學時的一位老師寫的。」稚鳳興奮地脫口而出,似乎她有那麼一位有文采的老師,是足以引以為自豪的。

  「這段話好熟悉。」最後排傳出了同學們的小聲議論,「是《抱玉人的故鄉》這篇小說上的吧?沈岩,你看過嗎?」

  「沈岩──」多麼熟悉的名字啊!難道真是他,稚鳳手中捏著的粉筆,「撲嗒」一聲,跌碎在地板上。驚詫、渴望、疑慮等多種交織在一起的感情,逼使稚鳳第一次把目光送到了最後一排。彷彿有意躲避什麼似的,一顆長著蓬鬆頭髮的腦袋,頓時從稚鳳的視野中低垂下來。然而,就在這剎那間,稚鳳看清了那張深深埋在自己心底的熟悉的英俊的面孔……

抱玉岩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