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玉岩 線上小說閱讀



  兩天之後的星期六,校園東隅的月牙湖畔,飛花弄晚,殘雨籠晴。從圖書館大樓窗子裡洩下的如銀的燈光,透過岸柳的枝枝葉葉,將一雙頎長的側影投射到如鏡的湖面。抱玉岩前結下的友情漫溢過月牙湖,滋潤著岸邊萋萋春草,綿綿新柳……

  「沈老師,真想不到你會考到這裡來。」稚鳳挽著一束輕柔的柳絲,由於過分的激動,聲音有點兒發顫。

  「不,從今後,你不能再喊我老師了!」沈岩堅決而誠懇地說:「你現在正在給我們上課,你是真正的老師,我就該喊你彭──」

  「我不准你這樣喊!」由於焦急,稚鳳將手中的柳絲搖得簌簌作響,綠葉上的殘雨新露,搖落她一頭一臉,「你以前是我的老師,現在也是,將來──」

  「快別這麼說了,我現在是學生,是你教的學生啊,彭老師!」

  一個害怕聽到的稱呼,終於從沈岩的口中喊出來了。或許是來得過於突然了吧,稚鳳似乎承受不住這聲音的衝擊,頓時低下頭,緊咬下唇,兩滴清淚奪眶而出。

  「你幹嘛要折磨人?我現在就去找系主任反映,堅決不教你們這班課了!」稚鳳傷心地說著,拭去頰上的淚珠,扭頭向辦公大樓走去。

  「稚鳳同志──」沈岩轉身追了過去,「你現在是老師了,怎麼還那麼任性?同學們都反映,你的課教得不壞。現在國家急需培養出一批青年教師,你怎能剛上陣就退卻下來呢?」

  儘管言出肺腑,卻不能留住稚鳳匆匆的腳步。沈岩追至圖書館大樓門口,忽然,一雙有力的手臂緊緊將他摟住了。沈岩回頭一看,原來是他的同班同學許剛──一個愛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小傢伙。

  「別打岔,」沈岩想奮力掙脫出來,「我要找彭老師談個問題,你快鬆手!」

  「什麼?談個問題?」許剛的手臂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你們倆在湖邊談了半天了,當我沒看見?快老老實實坦白,你們倆到底是什麼關係?」

  「這還用問?師生關係嘛!」

  「別耍滑頭!你們的師生關係,到底誰是師?誰是生?」

  「扯淡!我不是同你一樣嗎?彭老師正上著咱們的課,當然她是老師,咱們是學生囉!」儘管沈岩說得誠懇、認真,但總難掩飾住心中的不平靜。

  「哈哈,別瞞我了,」許剛詭秘一笑,「我剛才在閱覽室看到那篇小說了,你不老實坦白還行?」

  「什麼小說?我不明白。」沈岩還在盡力遮掩。

  「《抱玉人的故鄉》唄!」許剛滿有把握地揭開謎底,「那天彭老師引用這篇小說的一段話時,不是聲稱是她中學時的一位老師寫的嗎?現在我看清了,那篇文章署的就是你的大名,你就是她中學時的老師!」

  沈岩啞然了。事實就是這樣無情,不管你承認不承認,相信不相信,它卻照樣向人們宣告:以前的老師今天做了他學生的學生。這是真的,不容人置辯的。然而,是誰造成了這種顛倒?是誰在師生關係上打了如此特殊的烙印?

抱玉岩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