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玉岩 線上小說閱讀



  沈岩很快成了同學們尊敬的老師。

  他雖是臨時代課,卻沒有臨時觀點。工作上踏實認真,一絲不苟。他的工資菲薄,但承擔的任務卻不算輕。他知識淵博,教課水平很高。稚鳳從初中到高中連換了幾任語文老師,沒有一個能抵得上他的。開頭,同學們以為沈老師在語文上可能有點什麼偏才,可是不久,當其他科教師請假時,他替別人教過數學、物理、化學,沒有一樣不是教得非常出色的。從性格上說,他並不喜歡沉默,可平時話卻不多,只有幹起工作來,才像一團騰騰的烈火。平時,一有點閒空便默默讀書,或寫點什麼。星期天休息,有的老師請他釘兔籠、壘廚房,他不推辭;食堂的大師傅請他買菜、幫廚,他也不拒絕。連同院的幾個小孩子每天要求他高舉兩次,他也從不失信,兩隻大手往孩子腰裡一掐,「嗨」的一聲,舉過了頭頂,接著又一次……喧鬧的笑聲使小院充滿了盎然生意。他彷彿什麼活都幹,什麼事情都肯幹,從不知道吝惜自己的體力。

  不久,沈岩在省裡一個刊物上發表了一篇小說,這件事轟動了全校,乃至整個小小的縣城,一部分希望自己的子女學到一點知識的家長,紛紛通過各種途徑把孩子轉到他教的班上,還有的班級曾聯名向校領導申請,要求由沈老師來教他們的語文。

  同學們尊敬沈老師,也十分同情他的境遇。看到那些不學無術的人,早已升學或招工走了,而沈老師卻只能在這兒臨時代課。他們常常背地為他鳴不平,認為像他那樣的水平,那種不知疲倦的工作精神,應該得到更好一點的待遇,起碼也該轉成個正式的教師。

  一天晚上,沈岩正在房中看書,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嘰嘰咕咕的聲音。當他拉開門,一群天真的女同學卻咯咯地笑著跑開了。

  「你們跑什麼?進來玩玩嘛!」沈岩熱情地招呼。

  彭稚鳳等幾個女同學不好意思地你推我擁進來了。她們並沒有提什麼問題,只把老師屋裡極其簡單的陳設看了一遍又一遍。此後,沈岩脫下的髒衣服,常常不翼而飛,待到重回到他的房裡,不僅洗滌一新,破爛處也全補得平平整整,連丟失的鈕扣也給重新綴好了。或許看到老師的頭髮經常是蓬亂著的緣故,不知哪位女同學偷偷從門縫中塞進了一把精巧的小梳子。

  又一個晚上,沈岩聽到了一陣輕捷的腳步聲由遠而近,但等了好大工夫,既沒人推門,也沒人敲門。「是誰呢?」沈岩納悶地放下書本,拉開房門,瀉出的燈光立即勾勒出一張羞澀的微笑著的圓臉龐。「彭稚鳳,是你!聽腳步聲你來了好一會了,為啥不進來?」

  稚鳳拘謹地走進了老師的房間:「他們硬要推我當代表來跟你談談……」語氣中充滿真誠、坦率。

  「啊,啊!」沈岩感到新鮮、有趣,「是哪些人推你當代表?」

  「全班的女同學。」

  「來跟我談什麼問題呢?」

  稚鳳搓揉著小辮梢,話兒在舌尖上亂滾,竟吐不出一個字來。雖然,她是女同學推選出來的代表,但作為學生,要談的問題的確叫她不好開口。

  「說呀,你這個代表為啥不講話?」沈岩說得非常輕鬆,故意想沖淡一下屋裡的沉悶氣氛。

  「是這樣的,沈老師。」稚鳳終於開口了,「她們叫我來問問你,你有知識,為啥不去上大學?上了大學將來當個正式老師不更好嗎?」

  「……」沈岩沉吟著,心上倏地漫過一層酸辛,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學生們會向他提出這樣的問題。說真心話,大學,曾在他的頭腦中展示過無比瑰麗的色彩。自從大學恢復招生以來,他曾經多次興沖沖地報了名,並且寄希望於一串令人心焦的期待中。然而,「該走的」一批批走了,「該留的」一次次被留了下來,好像從娘胎裡一生下來就注定了誰該上大學,誰將永遠被遺棄似的。

  「大學我是很想上的,」沈岩抑制不住感情的波濤,「可是你們看看現實,有哪所大學是靠知識考進去的呢?」

  「為啥不憑知識?」稚鳳心中也鳴起不平。

  「就是這樣的怪事啊!」沈岩激憤地說,「你的知識儘管是塊卞和玉,可有人卻把它當作爛石頭,甚至宣傳什麼『知識越多越反動』!」

  對老師的話,稚鳳朦朧地懂得一些,但接著她又反問道:「沈老師,那你為啥自己還那麼刻苦地學習?對我們的學習也抓得那麼緊!」

  「因為,現今『有用』的東西我都不掌握呀!也沒法指導你們去學!」沈岩講得十分憤慨。但他馬上又意識到,這種情緒會影響同學們的學習積極性的,連忙又改口道:「你們目前還不理解這些,不管別人如何宣傳,趁現在年紀輕,還是踏踏實實多學些知識!」

  「沈老師,你還講這些呢。」稚鳳也感慨萬端地說,「現在,有部分同學一點都不想學習,不過,你去上課他們還肯安安靜靜地聽……」

  「那為什麼呢?」

  「同學們背後常說,人家是『鐵飯碗』,你是『泥飯碗』,擔心你要是上不好課,學校會辭退你的……」

  「啊……」沈岩的心像爐火烘烤的一般,平時,他只知道同學們對他不錯,但竟不知寄予這麼多的同情和憐憫。於是說道:「你去告訴大家,千萬別這麼想。我並非要保住個什麼『泥飯碗』,主要想借這個機會為人民做點微薄的貢獻,同時,自己也能向其他老師多學點東西……」

抱玉岩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