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玉岩 線上小說閱讀



  七三年大學招生的日期迫近了。

  由於這年招生要推薦三倍的人數參加考試,經過彭允秋的積極奔走,稚鳳和沈岩都拿到了一張准考證。

  老師和他的學生即將同堂參加考試,是很耐人尋味的。

  淮濱的夏夜裡靜謐的,月轉影移,蟲吟蛙鳴。稚鳳伴著沈岩緩緩傍水而行。風息了,波平了,蕩漾在他們心中的波浪卻始終不能寧息。

  「沈老師,我心慌得很,怕是考不取的。」

  「不會,你的基礎還不錯,要有信心嘛!」

  「如果咱們倆能取在一所大學,那該多好啊!可是,我萬一取不了……」

  「你年齡還小,機會多吶!」

  「我這心老是跳得厲害……」

  「不要多想別的了,相信我不會做王魁的。」

  「王魁是誰?」

  「古人,一個沒有情義的人……」

  ※※※

  彎弓似的月牙今夜拉滿了,稀溜溜的南風疊起滿河紗縐,把月影兒揉成萬朵銀花。河邊,長堤如練,岸柳綿延,枝影婆娑,凝聚在樹梢的清露不時滴落一點、兩點……

  「稚鳳,你爸爸探聽到的那個消息真可靠嗎?」

  「絕對可靠!咱們倆錄取在同一個大學,同一個系,通知馬上就發下來了。」

  「我真不敢相信……」

  「可這是事實!不過到大學後,我該怎麼喊你呢?」

  「就直呼其名好了!」

  「怪彆扭的……」

  「反正以後是要別過來的……」

  今夜的抱玉岩被月色鍍得通明,鋥亮,皚皚似玉柱、雪峰,岩下的桂葉,輕舒曼舞。颯颯之聲,如怨如訴,不勝切切。兩人登上岩頂,稚鳳忽然問道:「你爸爸的那首詩該可以朗誦給我聽了吧?」

  沈岩清清嗓子,正要高聲朗誦,忽又沉吟一下說:「等接到通知書吧……」

  下了抱玉岩,他們又沿著平坦的沙岸緩緩而行,交談著理想,交融著感情。忽然,月亮在岸上投下一道桅桿的影子,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沈岩,以為是條小溝,不禁猛跨了一步。

  「咯咯咯咯……」稚鳳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看你小心的,那是條桅桿的影子,又不是溝!」

  「像這麼平坦的路,我走得實在太少了,不敢相信沒有溝坎……」

  是啊,在那伙非禽非獸的怪物橫行一時的年月,擺在青年人面前的道路,哪會有那麼平坦的呢?當大學錄取通知書即將發下的時候,《一張發人深省的答卷》驟然天降,原來錄取的方案被徹底推翻了,優異的考試成績被當成了「白專」的代名詞。於是,圍繞著誰下去,誰上來,誰保住的問題,展開了一場家長實力的充分較量。彭允秋費盡心力,保住了他的女兒,而名列第一的沈岩卻終因為父親的冤案而被拉了下來……

  一九七六年,如淚的春雨沾濕了月牙湖畔的柳絲,正在大學中文系讀書的彭稚鳳,突然接到了爸爸的來信:「……我對沈岩的升學,做了最大的努力,盡了最大的責任,所以對得住他,也對得住你。可是,終因他父親的問題,特別是他對這一問題所持的立場,他將永遠擺脫不了他目前的處境,改變不了他目前的命運。這樣,在個人前途上,你們的距離將越拉越遠。憑我多年的閱歷可以斷言,這樣的婚姻是不能美滿的。與其事後波折,不如當機立斷。所以,我曾經誠懇地和他做過一次長談,為了你們雙方都不再背包袱,我們已經達成協議,你們之間不要再見面,也不要再通信……」

抱玉岩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