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奇俠一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三章、二胡.笛子.琴



  「秋色艷湖濱,桂花香滿城。香風吹不斷,冷露聽無聲。

  撲鼻心先醉,當義月更明。芙蓉千萬朵,臨水笑相迎。」

  這便是桂湖秋色,清美迷人,但桂湖又豈僅止於秋色?豈僅止於月色?古陽國誌記截:「蜀以成都、廣都、新都為三都,號名城。」

  新都的桂湖,濃綠艷紅,柳暗花明,猶有小西湖之稱。

  笛聲清音,傳自綠陰深處。

  蕭秋水柱劍抬頭,舉日情潭如碧,紅柱綠瓦,一片新喜的景意,霧氣還氤盈在潭上,猶未散去,潭上荷葉清蓮,新遇晨曦。

  只見桂湖上一道金紅的橋道,直搭到湖心去,給人一種在陰涼花景中輕曼絢麗的感覺。

  蕭秋水自幼長在成都,當然知道那就是「杭秋橋」。

  笛聲就從「杭秋橋」那端悠悠傳來。

  蕭秋水只覺在煩躁中一片清涼,禁不住蹣跚著往「杭秋橋」走去。

  碧湖映潭,何其新翠。

  那湖上的水,深邃而寧靜,像一面光滑的古鏡,鏡上沒有餘波。

  「杭秋橋」盡處是桂香柳影的「聆香閣」。

  這裡水間旁的桂樹,有六百多株,卻有上五百多年的歷史,還有:一株丹桂王。

  草亭如蓋映清流。

  亭上有人,笛聲揚起,悠悠裊裊,正是共長天一色,遼遠方盡,那二胡卻哀怨方新地接奏下去。

  啊,親情、感情、遠景、兄弟朋友,一一都也許哀傷地在樂音中點描著,讓人深心地愴痛。

  蕭秋水禁不住往「聆香閣」上走去。

  「聆香閣」中有三個人。

  蕭秋水快要走近的時候,那二胡已愈低愈沉,終渺不見。

  然後那清婉鏗鏘的揚琴聲又響起。

  錚淙宛若流水,激在石上;如將軍上馬時的環佩,繫在鞍上。

  樂音中有清婉,亦有壯志豪情,要拔劍去聞雞起舞。

  蕭秋水聽著,不覺熱血盈胸。

  他本是性情中人,喜詩詞,愛音樂,更嗜邀游天下,結交四方。

  現只見:閣中亭上,有三個人,兩個男子,一個女子。

  女子正吹笛子,相貌平凡,手持一青綠得清澈的短笛,笛子很粗但笛孔很大,與一般笛子,很不相同。

  灰袍男子拉二胡,胡琴古舊,棱棱高瘦,肩膀低垂,看上去只不過二十來歲,但他的神情,如五六十歲的老人,已了無生機。

  正在彈奏的是一白袍男子,這男子稍為清俊,相貌亦覺稚嫩,膝上的揚琴又寬又長,所發出的樂音,卻是高山流水,清奇無比。

  一曲已終,蕭秋水忍不住拍手叫好,才發覺臉上已掛了兩道長淚。

  白袍男子雙手一收,姿勢極是閒恬,舉目笑道:「幸蒙尊駕雅賞,為何不移尊入閣一敘?」

  蕭秋水笑道:「在下路過此地,能聞清音,實是萬幸,不敢以俗步驚擾先生雅奏。」

  那女子忽然道:「見君眉宇,聽君言語,公子可是受人追殺,迫來此地?」

  蕭秋水一怔,擲劍長嘆道:「正是。在下走避倉皇,又與同行兄弟友濟失散,內心悲苦,無復可喻。」

  灰袍男子緩緩道:「兄台既然身逢大難,又有緣得此相見,蒙兄賞聽,吾輩當再奏一首,以解兄台內心積鬱。」

  白衣男子與綠衣女子都點頭說好,蕭秋水見三人如此儒雅,且又投緣,更喜所奏之樂,心中很欣喜,當下道:「在下既將遠行,難卜生死,能在陽關西出之前,再聽三位仙樂,是在下之福也,蓋所願求,祈聽雅奏。」

  綠笛女子斂衽道:「公子客氣。」

  白衣男子琤琮地調了兩下弦,舒身道:「請兄指正。」

  蕭秋水亦回禮恭敬道:「豈敢豈敢。」

  灰袍男子緩緩地提起二胡,置於腿間,緩緩道:「那我們開始了。」

  白衣男子與綠笛女子齊道:「好!」

  突然之間,自琴、自笛、自胡,抽出了三柄清亮的快劍,水濺一般刺到了蕭秋水的咽喉!

  三柄鋒銳的劍尖,猶如長線一點,都抵在蕭秋水的咽喉上!

  蕭秋水沒有避,也來不及避!

  蕭秋水連眼都沒有眨,他驚愣,他詫異,但他沒有害怕。

  蕭秋水沒有說話,他的劍還插在亭中地上。

  白袍男子肅然道:「好,好漢!」

  綠笛女子道:「你不怕死?」

  蕭秋水道:「怕。我最怕就是死。」

  綠笛女子奇道:「為何你現在不怕?」

  蕭秋水端然道:「怕還是會死。」

  綠笛女子道:「要是我們覺得你怕,就不殺你呢?」

  蕭秋水道:「我蕭某人要生要死,不須要別人來決定!」

  綠笛少女見他既無自負、亦無自卑的神情,忍不住道:「現在也是?」蕭秋水道:「現在也是。」

  綠笛少女眼中抹過一絲迷茫的神色,喃喃道:「是──是──我也是──」白袍少年忽然接道:「我佩服你。」

  蕭秋水正色道:「我也佩服你們。」

  白袍少年奇道:「為什麼?」

  蕭秋水笑道:「不是佩服你們的劍快,而是佩服你們的音樂好。」悠然了一會又接道:「那還是很好很好,很好的音樂。為什麼你們要個別吹奏,而不合奏?剛才一擊,已足可見出你們出劍配合高妙,了無形跡,是絕對能合奏出更好的音樂的。」

  白袍少年與綠笛少女聽了這一席話,眼裡都綻放出熾熱的光芒,連握劍的手也抖了一抖,只有灰袍男子還穩穩地握著劍,但也抬了一抬目。

  那目中的神采亦是奮烈的。

  白袍少年忍不住道:「你不怨我們?」

  蕭秋水奇道:「怨你們什麼?」

  白袍少年道:「你是被我們用計而擒,現在只要我手上一送,你就──」

  蕭秋水坦然笑道:「有什麼好怨!你們是用音樂吸引我,也就是用音樂擊敗我,敗就是敗,有什麼好怨!」頓了一頓,喘然道:「可惜,可惜我身上還有任務未了──」

  白袍男子難過地道:「但我們還是騙了你,」低下頭去,咬著嘴唇,道:「而且是要殺死你。」

  蕭秋水默然一陣,道:「我知道。」

  白袍男子忍不住道:「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殺你嗎?」

  蕭秋水苦笑道:「不知道──不過,我想,你們一定有你們的理由的。」

  白袍男子黯然道:「因為──因為──因為我們就是三絕神劍的三名同門,笛劍江秀音,琴劍溫艷陽,胡劍登彫樑。」

  蕭秋水失聲道:「你們──你們就是『三才劍客』!」

  白袍男子點頭,道:「三劍聯手,江湖莫敵!」

  灰袍男子突然說話了,一說就是喝道:「收劍!」

  三柄劍又神奇般消失了,消失在他們的琴下、胡琴裡、笛子中。

  蕭秋水摸摸咽喉,抱拳道:「既是孔揚秦同門,敢問因何不殺?」

  灰袍男子沉聲道:「因為我們看得出來,你是條漢子,而且也是知音人,對知音人,我們要給他一個公道,但是掌門之命難違,還是要殺!」

  蕭秋水一怔道:「那是──?」

  灰袍男子道:「拔你的劍。」

  蕭秋水緩緩把劍拔出,灰袍男子目光收縮,道:「扁諸神劍?」

  蕭秋水道:「正是。」

  灰袍男子脫口道:「好劍!」

  蕭秋水道:「你們是權力幫中的?」

  灰袍男子道:「不是。我們自小無父無母,加入了三絕劍派一門,所以掌門要我們做什麼,便得做什麼。」

  蕭秋水道:「聞三位琴音笛韻,當非匪患之輩,難道孔揚秦所作所為,不是權力幫傀儡?!難道權力幫向來所作所為,三位充耳不聞?!」

  灰袍男子沉默良久,終於道:「吾等非冷血之徒,然恩深如海,不能相忘。」蕭秋水長嘆一聲道:「哦。」

  灰袍男子道:「我知你心中不服,但二十二年前,若無孔掌門人,我們又豈有今日?身不由己啊,身不由己!」

  蕭秋水靜靜聽完了之後,忽然道:「你們的心情,我很了解。只是音樂如溪流,自見格韻,若清濁不分,既無仁心,又清韶何來呢?」

  灰袍男子進了一步,忽然厲聲道:「多說無異!我們練劍,向以三人合擊,這是我最後提醒兄台之事!」

  蕭秋水爽然道:「承兄抬愛點醒,在我未死之前,還是要勸三位,摧陷廓清,存正維義,方為音樂之道,三人合奏,如劍合擊,更有奇境。」

  語鋒一挫,抱拳道:「三位聯手,在下當知非所能敵,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請各位手下不必容情,若在下不幸戰敗,乃藝不如人,絕不怨三位!」

  語鋒一落,提劍虛刺!

  劍指灰衣人,灰衣人身形往後一長,錚地自二胡中抽出長劍。

  蕭秋水一招虛刺,也不追擊,抱一歸元。灰衣人長劍抽出,也不變招,一彈,劍勢直走蕭秋水脅下要害!

  蕭秋水劍身一黏,一招「移花劫玉」,以浣花劍派的輕巧,帶過灰衣人灑落的一劍!

  沒料他的劍方才黏上去,灰衣人的劍忽然變成了三柄。

  三柄長劍若水無骨,颼颼颼颼幾聲,蕭秋水情知壓力太大,劍招太銳,即收劍飛退,但胸腹之間的衣衫,已被劍氣殺得片片破碎。

  灰衣人冷冷一句:「得罪!」挺劍又游身而上,另外綠笛少女江秀音,白衣少年溫艷陽的劍,也同時自其他兩個角度刺到!

  蕭秋水抖擻神威,浣花劍派以招式繁複精奇為主,一連刺、戮、點、捺、掣、攔、劃、割,刺出了八招二十六劍!

  三才劍客擋了二十七劍,還了三劍。

  這是第一回合。

  第二回合就不同了。

  主動攻擊還是蕭秋水,他攻出了五招十九劍,對方還了十一劍!

  第三回合就更糟了。

  蕭秋水攻了三招十劍,對方反擊了十三劍!

  到了第四個回合,蕭秋水接了二十一劍,才還了六劍。

  第五回合,蕭秋水只反攻過一劍。

  第五回合之後,蕭秋水就完全落於下風,連反擊的機會也沒有。

  第七回合、第八回合、第九回合、第十回合──蕭秋水額上已滲出了汗水,所有的傷口,都在作痛,周遭的劍尖,都在他劍身的左招右架上形成一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連響之聲。

  蕭秋水的劍愈彈愈快,對方三人的劍也愈刺愈快,就像三隻不同顏色的蜻蜓,把水上點得起了一個又一個的漣漪。

  不可戀戰。

  蕭秋水猛地一劍橫掃,帶過三柄長劍,一連「叮叮」之聲響了三十一次,原來這一帶之下,對方三人已刺出三十一劍,都刺在蕭秋水的劍身上,猶如音樂一樣,煞是好聽。

  蕭秋水長身而起,如飛鷂一般,正要掠出長亭,但三點劍尖半空追刺,分成三個角度,卻自同一方向刺來!

  蕭秋水人在半空,本避無可避,但浣花劍派的武功,確有其獨到之處,蕭秋水一招「花落無憑」,忽然身子脫力,猶如海天一線,平平跌落下來!

  那三柄劍就在他眼前、鼻尖、胸襟「嗤嗤嗤」地閃過。

  「飛花無憑」乃蕭棲梧觀落花時隨風起,時隨風落,如人生去來,無常無依,所以創出這一套身法,突如風吹,起伏無棲。三才劍客雖劍法自琴、胡、笛中悟理,但變化上卻與浣花劍派的劍招各有擅長,以悟性及氣質論,以一戰一,蕭秋水可穩勝三人中任何一人,縱二人合擊亦可應付,但以三人力戰蕭秋水一人,蕭秋水就遠非所敵了。

  這三劍一起疾點,蕭秋水即刻一落平跌,但在同時間,三點劍尖立時往下刺到!

  三支劍鋒劃空「颶颶」之聲,蕭秋水足尖才告沾地,三劍已在他眼、鼻、胸三寸之遙!

  蕭秋水甚至無法等到足跟著地,他的「鐵板橋」已倒彎過去,後腦沾地,三劍險險刺空!

  這一下「鐵板橋」,彎成如一道拱橋,應變之急,姿態之妙,世所難見;但三才劍客劍勢突分,三人忽然前傾,向前俯身,居然劍越蕭秋水頭頂,三劍反刺蕭秋水背心,三人的姿勢,與蕭秋水平胸而立,只是一向後彎,一向前傾,姿態之妙,從遠遠帶著水光霧氣望過去,紅亭中的四人鬥劍好不美妙,只是殺著卻盡在裡頭。

  蕭秋水退無退地,進無進處,這三劍反刺未著前忽然三劍劍身交錯一起,發出了一聲三種樂音的劍擊之聲,三劍一分,如一劍三刃,以三道死角,擊殺蕭秋水。

  蕭秋水足跟未著地,劍路已被對方三個身子封死,背後三道劍路,又無可抵禦,除一死外,別無可能!

  就在這時,忽聽「嗆廊嘟嘟嗆」一陣連響,黑影頓清,旭日重現,蕭秋水忽覺得眼前一亮,劍氣突去,猛吸一口氣,一個「鯉魚打挺」躍了起來,只見澄湖碧水,人影熟稔,忍不住歡愉無限,長嘯起來,一身污血,化為清明!

  笛劍江秀音的劍鋒,就連在笛身上。

  所以她每一劍劃出,笛孔破空,因而都帶笛韻!

  但是眼看她的劍刃就要刺中蕭秋水命門死穴上時,她不禁暗自悠悠一聲哀嘆。

  她喜歡這個瀟灑,然而豪俠精悍的青年人。

  可是她突然發覺了一件事!

  她的笛韻忽然換成了殺聲!

  一柄雪亮如尖片的劍,在她以為不可能的情形,一振間攻出一十六劍!她能在一振間刺出十三劍,可以說是三才劍客中最快的。

  可是對方比她還多攻四劍!

  「嗆嘟哪啷嗆」的聲音,就是二人互拼劍鋒,交擊下響起來的!

  可是對方多了四劍,而且突如其來,第一劍震飛了綠笛,第二劍刺傷了手腕,第三劍封死了退路,第四劍劍尖突然止住:而劍尖就停在她的咽喉上。

  江秀音閉起雙眼,卻發現對方毫無動靜,緩緩睜開雙目,只見一白衣、長袖、驕傲、無情的年輕人,手上穩如磐石,長劍平指,劍尖指在她咽喉上,眼睛不眨,望定了她。

  江秀音也不知為什麼,竟然臉上一熱,猛掠過一人的名字,吃驚道:「海南劍派,鄧玉平?!」

  那年輕人眼角似有了笑意,已不如開始時那麼無情,緩緩搖了搖頭,道:「不是鄧玉平,是鄧玉函。」

  鄧玉平,鄧玉函。

  人說海南劍派掌門年輕俊秀,風流倜儻,年方二十七,已是一派掌門,海南劍派到了他手上,不但發揚光大,而且長袖善舞,從遠霸外島,到侵佔中原,是一個雄才大略的人。

  鄧玉平的身邊充滿了令人心動的傳說。

  然而鄧玉平也有個出名的弟弟,就是鄧玉函。

  年輕的人都聽過他們兄弟的傳說,年輕的少女尤是。

  江秀音當然聽說過鄧玉平,亦聽說過鄧玉函,而今站在她眼前,

  打落了她的劍,用劍指住她咽喉的快劍者,臉容冷峻、倨傲,但又十分無邪,眉宇間略帶微愁的人,就是鄧玉函,這消息令她震住,且也怔住。

  ──鄧玉函?

  白袍少年的劍招最好,因為三人中,他最有悟性,而且最驕傲。

  驕傲的人都較注重殺著與花式,劍法多走偏鋒、繁複或怪異。

  可惜他撞上的不是鄧玉函。

  鄧玉函也是個驕傲的人。

  鄧玉函一生中只服兩個人。

  一個是哥哥鄧玉平。

  一個是兄長蕭秋水。

  白袍少年溫艷陽眼看一劍要命中蕭秋水時,他心中亦有惋惜之情,這惋惜之情使他劍法緩了緩,劍勁也稍鬆了鬆。

  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到長劍劍尖被人雙指所挾!

  他立即反轉劍尖,這一著能把對方二指割斷!

  但就在他變招的剎那,那人的手已改搭在他的劍身!

  他一扭之力,如嵌在磐石中央,絲毫未動!

  他心裡一凜,連忙抽劍,但對方已搭上了他的手腕!

  他的手腕立時如被鐵箍扣住!

  他此驚非同小可,抬頭一望,蕭秋水已不見,換來一個又高又瘦、看來懶洋洋的散漫漢子!

  但於一瞥之間,那人另一隻手已搭上他的手臂。

  他的手臂立時酸了,劍鏘然落地。

  但他另一隻空著的手已揚起琴,往來人天靈蓋拍打下去!

  不過他的手才揚起,那人另一隻手又扣住他的脈門!

  原先那隻手已從他手臂改成捏住他肩膊關節!

  溫艷陽驚懼莫已,那人還是懶懶散散的,但剎那間已從「太極擒拿手」改換成「八卦擒拿掌」,換了七八種擒拿方式,鉗拿住他全身十六道大小要穴,溫艷陽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只有苦笑道:「你是誰?」

  那懶漢懶洋洋道:「我──的──名──字──很──長──我──叫──左、丘、超、然──」

  複姓左丘,名為超然。

  左丘超然是個懶人,所以蕭秋水、鄧玉函、唐柔、鐵星月、邱南顧、康劫生等人戲稱他為「散骨大仙」。

  左丘超然懶起來,連吃飯都懶。

  甚至連睡覺都懶。

  但是左丘超然是天下擒拿第一手項釋儒與鷹爪王雷鋒唯一嫡傳門徒,他七歲練起,十三歲時一雙手,連禿鷹爪子都抓之不傷,十五歲就把黑道上大名鼎鼎的「鐵鐶扣」龔振北雙手拗斷,十六歲時在「鷹爪門」中,仍屬最年輕的一代,但門中高手,見之無不尊為「小師叔」,十九歲時認識蕭秋水,結為莫逆之交。

  無論誰雙手沾上他,都要倒霉。

  當日之時,若不是左丘超然一雙手扣住鐵腕神魔傅天義雙手,蕭秋水還真未必能成功地刺殺了他。

  三人中武功最高,內力最厚,應變最快,智謀最得者,其實是胡劍登彫樑。登彫樑也較為無情。

  也許他年歲也比較大,身份也較為高,也許是因為閱歷與責任之故,他雖然也惜重蕭秋水,但下手卻絕不容情!

  但在突然之間,他聽到一聲叱喝:「住手!」

  一道白光閃來,他才意識到剛才那一聲清叱是出自女子口音時,白芒已沒入他的胸襟!

  他僅及時閃了閃,但一柄七寸飛刀,已沒入了他的臂膀裡。

  他臉色慘白,長劍一鬆,左手撫臂血滲灰衣。

  但他哼也不哼一聲。

  他眼前出現了一個少女,若不是伊穿著勁裝,誰也料不到能使這樣迅速及準確的暗器者居然是個女子。

  這女子清明的眼睛望著他。

  登彫樑撫臂恨聲道:「唐家?」

  這女子點點頭,道:「唐方。」

  「唐方!」蕭秋水忍不住過去要握她的手。

  唐方也情不自禁伸出手來讓他握,旭日已成晨曦,水氣滿散,日暖水清,紅橋媛媛,他們的情感自然得就像青天白日,水映亭雲。

  蕭秋水還是忍不住叫道:「二弟!三弟!你們都來了呵!你們都來了呵!」

  左丘超然道:「只要不死,自然都來了。」

  鄧玉函也笑道:「來得還算及時。」

  唐方忽然道:「這三人,殺還是不殺?」

  蕭秋水怔了,道:「當然不殺。」

  唐方笑道:「為何不殺?」

  蕭秋水搔搔頭道:「好像──好像是因為──因為剛才他們也沒有殺我──不,不不不不,我太高興了,高興得連話都不知該怎麼說,連理由都不知道了──」

  唐方笑道:「我知道了──」又向登彫樑道:「你走吧!」

  蕭秋水忍不住問了一句:「你──你真的放了他?」

  唐方回眸道:「你說不殺,我就不殺。」

  然後她忽然臉飛紅了起來,那紅彩就如晨暈一般自然,自然得像綠,漂亮得像紅,處處皆是風景。

  唐方悠悠又道:「其實要不是登兄專注出劍要殺蕭兄,我還絕對不能出手就傷得了登兄。」

  登彫樑赧然道:「唐姑娘,你這一刀我也許接得下,但登某也知接不下你下一刀。」

  左丘超然也笑道:「溫老弟,我的擒拿手要不是先發制人,先鉗制住你長劍,恐怕勝負迄今尚未分哩。」

  溫艷陽臉紅了一紅,道:「以一對一,我非你之敵。」

  鄧玉函沒有說話,只是緩緩地收了劍,向江秀音長揖了一下。

  江秀音回頭就走。

  蕭秋水忙道:「承蒙三位適才不殺之恩,今後兩不相欠。三位亦知,我兩位拜弟及唐姑娘已經到來,三位要殺我等絕無希望。三位器識、胸襟、品格,都屬上乘,為何要附蛆到底,而不棄暗投明?大義滅親,乃大俠之勇!惟舉世濁流,君等何不仗仙樂清耳,亦清人世?此次別後,或再追狙,在下等亦無怨殆。然三位恩怨分明,勝敗不狎,乃真君子也,為何不揚名立世,替江湖上清出一條坦蕩之道:何苦甘心附庸權魔,自敗身名於百世?」

  溫艷陽聽得這番話,年輕的目中一片茫然;登彫樑卻長揖到地,也不打話,返身便行,終在遠處消失。

  他們又重逢了!

  陽光滿地,風動葉搖,紅亭綠瓦,簡直像婉麗的國畫一般。

  你想他們該有多高興?

  可是他們不能光只是高興,前路茫茫,還在等著他們四人去披荊斬棘。

  所以他們歡笑、互問、暢談,然後:繼續向前走。

神州奇俠一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