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奇俠五:闖蕩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章、大雁塔裡的秘密會聚



  終南古城在長安。

  李白詠終南山詩云︰

  出門見南山,引領意無限。

  秀色難為名,蒼翠日在眼。

  有時白雲起,天際自舒捲。

  心中與之然,托興每不淺。

  何當造幽人,滅跡棲絕獻。

  這是詩人李白在懷才不遇的寂寞生活中,只能托志於秦嶺浮雲。

  在天際自由舒捲。

  長安古城中謫仙樓,是當年三大詩人所到之地,李白、社甫、賀知章都曾來過此地。

  蕭秋水雖尋人心切,但路過長安,總是會來緬懷一番,他準備在午膳之後,就趕去灞橋。

  就在他細嘗古城名菜之際,忽然樓上一陣騷動、囂嚷,蕭秋水大感奇怪。

  只見兩個穿著一身花花綠綠的彪形大漢,一個手拿拐子棍,一個白蠟桿方天戟,走了上來。

  謫仙樓的幾名伙計走上前去勸阻,那兩人輕輕一撥,伙計們都如斷線風箏一般,飛了出去,老半天爬不起來,咿咿呀呀地呻吟著。

  蕭秋水看得大皺眉頭;這時那二掌櫃的也上前勸阻,懇求道︰「大爺,兩位大爺,小店是小本生意──求求你倆行行好事,約戰擺在別處──」

  那使方天戟的大漢喝道︰「住口!我們約定對方決戰的地方,怎可以隨隨便便更改的!」

  這時老掌櫃也跑出來勸解,那兩人就是不聽,比較膽大的幾個城裡的長輩,也勸說道︰「不行呀。─這裡是有名之地,你倆看看,牆上還留有李白的題詩呢──不能在此決鬥呀。」

  又有人勸道︰「在別人店裡打殺,把人家樓店都砸了,叫人家吃什麼來著──」

  那使拐子棍的「啪」地反手一巴,把說話的人打了出去。

  其他的人紛紛驚呼而退,哭喪著臉嗚咽︰「天啊──這個年頭王法去了哪裡?──天理何在呀!」

  蕭秋水著實按捺不住,拍案而起。

  那使拐子棍與使方天戟的,稍聞異動,即有所覺,兩人向蕭秋水處望來,猶如兩道森冷的電光。

  蕭秋水正待說話,突聽一人怒叱道︰「呔!你們兩個狗徒,在這裡作威作福,目無王法麼?!」

  說話的人非常年輕,眉清目秀,背插長劍,他身旁的人,年約三十,是衙門差役打扮,腰掛長刀。

  那使方天戟的回罵道︰「你又是什麼東西?!」

  使劍的少年豎眉怒道︰「你有眼不識泰山,我是終南劍派第十一代弟子原紋瘦,他是我堂兄,長安名捕快『手到擒來』牛送之,你們還不走,就抓你們到衙府裡去。」

  那兩名惡客一起哈哈大笑出聲來。

  原紋瘦怒不可遏,他是血氣方剛,怎能忍受此等辱笑,「唰」地拔出劍來,一聳肩,即躍過三張桌面,「呼」地劃出一道劍花,叱道︰「要你知道訕笑的代價!」

  說完劍花一飄,如白雲舒捲,直取拐子棍大漢的脈門。

  蕭秋水稍皺了一下眉頭,心忖這少年出劍好狠,同時深心暗佩終南劍法的變幻與意態。

  那使拐子棍的冷笑一聲,猝然一夾,一雙拐子棍,恰好把劍夾住。

  一腳踹出,「砰」地把少年原紋瘦踢飛出去,「砰」地飛出了窗口。

  那衙役牛送之臉色大變,「雪」地拔出腰刀,站了起來。

  使拐子棍的冷笑道︰「這等三腳貓功夫,也來唬人。」

  那牛送之倒是毫不畏懼,大喝一聲,一刀砍了下去!

  哪知半途突出一記方天戟,架住大刀,反手一扳,「格登」一聲,大刀折斷,那大漢以戟尾白環桿回掃,「砰」地一聲,又把這差役掃出窗外,落下街心去,窗外行人嘩然。

  這時樓下又「咯哆咯哆咯哆」趕上四名公差,想必是樓上發生事情︰衙裡派人巡視的,這四名差役,一看就知道是練家子,都是緝拿悍匪的老經驗,一上來就擺明陣勢,拔出腰刀,樓上局勢,一觸即發。

  蕭秋水本待出手,既見官府有人出來,也一時不好貿然插手,免遭誤會,正在盤算細想,忽見樓下唉呀連聲,被擠出一條路來,人人都嫌惡地望去,只見一高大的黑漢,排開眾人,大步地走上樓去。

  這黑漢威風凜凜,人未到,聲先到,大聲喝問︰「喂,幽州雙鬼,我黑煞神來了!」

  蕭秋水心中大奇,這兩人在眾人圍困之下,毫不變色,而今黑煞神一出,倒是十分戒備;想必黑煞神是難惹之輩。

  黑煞神怒喝道︰「你們還不下來迎接!」

  那樓上兩人又交換一個眼色,使拐子棍的道︰「你自己上來呀。」

  使方天戟的大漢道:「這兒有人阻擋我們的比武哩!」

  黑煞神怒叱道︰「誰?!是誰!好大的膽子!」

  四名差役,一時相顧不知如何是好。那黑煞神大步走了上來,一雙大眼睜得暴漲,呼嚕呼嚕地喝道︰「是誰?!誰敢如此?!」

  然後上得了樓,這人頭幾乎觸著了樓頂,四名牛高馬大的差役還不及他的胸高,黑煞神大聲喝問︰「你們是麼?!是不是你們?!」

  四名差役連回答都來不及,已有一人,被他一抓一丟,丟了出去,半晌爬不起來。另一人被他拎住,一甩飛了出去,一人拿刀來砍,被他一腳連人帶刀踢出。剩下一人想溜,被他一張桌子砸過去,葷七素八,暈倒當堂。

  一時間四個差役,全部解決了。

  黑煞神拍拍手掌,整整衣衫,向那原先兩人道︰「好了。這兒乾乾淨淨,正合我們決一死戰。」

  這時長安城的人們已不知來了多少,全都聚集在謫仙樓下觀看一面怨恨這些人的無法無天,一面生怕他們毀掉那些珍貴的文物,但卻無人敢上前干涉。

  那使天方戟的眼珠骨碌碌一轉,赧然道︰「好,咱們就打,好好在這裡打一場。」

  使拐子棍的也一吞口水,乾笑道:「咱們這一戰非打個天翻地覆不可。」

  蕭秋水忍無可忍,正要出手,忽聽一人道︰「等一等。」

  說「等一等」的人也是在樓上,不過是偏於屏風後閣子裡一角,這是一個頎長的年青人,手裡拿著一把長柄九環刀,威風八面。

  他身邊左右都有人。左邊一人,又肥又矮,五短身材;右邊一人,又高又瘦,竹竿一般。

  蕭秋水深覺納悶,只好靜觀其變,到必要時才出來,只聽黑煞神大罵道︰「你是什麼人?!不怕我黑煞神拔你的舌頭嗎?!」

  只見那頎長青年挺身而出道︰「你聽過皇甫公子麼?」

  「皇甫公子?」這名字在蕭秋水心裡一閃而過︰這名字怎的好熟?

  只見那黑煞神、使方天戟、使拐子棍三人俱臉色一變,愣然問道︰「皇甫公子──皇甫高橋是你什麼人?!」

  長安城中的人,聽得皇甫高橋這名字,也引起紛紛騷動,有些人正七口八舌在說話︰

  「皇甫高橋──就是皇甫公子!」

  「皇甫公子行俠仗義,這次有他出來──」

  「一切問題可都解決!」

  「皇甫公子的人,一定能好好教訓這三個煞星!」

  那頎長青年含笑團團向樓下眾人一揖,有禮地道︰「諸位放心,皇甫公子吩咐過,任何人敢欺壓民眾,我們都不會放過他!」

  樓下民眾又自是人人道好,紛紛喝采四起如雷,有人爭相傳誦道:

  「這人就是皇甫公子的拜把弟兄,叫做齊昨飛,旁邊的是皇甫公子近身護衛,一個叫做『竹竿』黎九,一個叫作『冬瓜』潘桂,三人武功都很高。」

  「唉,不知是不是那三個煞星的對手!」

  這時黑煞神哼聲道︰「喂,齊大管家的,我們三人沒惹你,你也少來惹我!」

  齊昨飛臉色一沉,道:「滾出去!長安城豈是容你撒野之地?!」

  黑煞神大怒,嘩嘩叫道︰「我是給面子皇甫高橋!你小子不知好歹,我先宰了你!」

  說著「呼」地一聲,全力掠起,帶起一股凜然的勁風,襲得人喘不過氣來,眨眼間到了齊昨飛面前,砰砰兩拳擊去,拳剛擊出,臂骨已發出「啪啪」的響聲。

  齊昨飛一揚掌,雙掌似無骨無力,卻接下了兩拳,突然一蹲,抄起九環刀,一刀回環攔掃。

  這一刀之妙、之快、之準、真是不可想像,黑煞神狂吼一聲,噴血,倒縱而出,排開眾人,亡命地逃,街上人們唬得尖叫不已,只見地上一列血跡,才知黑煞神已受刀傷。

  齊昨飛扶刀挺立。

  長安民眾,爆出叫好之聲,不絕於耳。

  就在這時,使方天戟與使拐子棍的,雙雙飛襲。

  但同時間,那「冬瓜」和「竹竿」都動了。

  黎九一揚手,手中多了一支白蠟桿,潘桂一動手,多了一支金瓜錘,在電光石火的一剎那,方天戟拐子棍未擊中之前,他們的武器已抵住了對方。

  那兩名穿著花花綠綠的「幽州二鬼」頓住,大汗涔涔而下。

  那黎九冷笑道︰「公子有令──放你們一條生路。」

  兩人緩緩把手中兵器抽出,轉身行去,街心的人們看得一清二楚,正欲歡呼拍手,忽變作駭呼,原來那「幽州二鬼」凶性大發,方天戟與拐子棍,又向「竹竿」「冬瓜」二人背心刺出。

  這連蕭秋水也為他們捏了一把汗,大喝道︰「小心!」

  但在尖呼聲中,那一高一矮兩人,宛若背後長了眼睛似的,尚未回身,便出手,金瓜錘頂在使枴子棍的腹腔,白蠟桿點戳在施方天戟的喉頭上,「幽州二鬼」喉核滾動,良久不能動彈,更不能進一步用武器攻擊,靜了好一會,樓下才又歡聲雷動,喝采連天。

  潘桂又緩緩取了武器,道︰「這是你們最後一次活命的機會了。」

  「幽州二鬼」才知對方不殺自己,兩人怔了一會,竟然「呼嚕」一聲跪下去,「咚咚咚」叩了幾個響頭,大聲道︰「皇甫公子聖明,幽州二鬼得饒以不殺,日後必當報答,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在長安百姓的力為皇甫高橋喝采之聲中,使方天戟的與使拐子棍的,惶惶然如喪家之犬,抱頭鼠竄。

  「好!好!皇甫公子座下高手果然要得!」

  「這次幸得三位前來,否則小店不堪設想──」

  「三位能不毀一椅一桌趕走三個凶徒,確是神乎其技──」

  只見齊昨飛等團團揖拜道︰「我們只是作該作之事而已──」

  「這一切都是皇甫公子對我們耳提面命的───」

  「就連武功,也是皇甫公子親傳───」

  蕭秋水心頭一震,他記起這「皇甫公子」是誰了。

  李沉舟說過的話︰「現下武林中最出風頭的兩個年輕人,一個是你,一個就是皇甫高橋;我不殺你們,除非他先殺了你,或者你殺了他之後──」

  這「皇甫公子」,就是皇甫高橋!

  蕭秋水目睹這場鬧市中的格鬥,一方面感到敬佩,一方面卻感到一種在他光耀、振奮的一生裡,突如其來的一種陰影和滋味︰那是一種近乎自卑的心情。

  ──皇甫公子那麼有名,自己怎能跟他相比?

  他武功好、人緣好,單只是手下出來,就如此轟動──

  李沉舟實在錯愛自己──

  一下子,蕭秋水覺得普天之下,李沉舟反而親近起來,好像知音一般──

  唐方,還有唐方,如果唐方在,就好了。

  蕭秋水又記起在高山之役殺仔的催促︰催動自己趕快到湖北去,「神州結義」的各路英雄豪傑,正在選拔新的盟主,而他和皇甫高橋呼聲最高──

  但是自己又哪裡及得上皇甫公子?

  於是他決定先不去管選拔盟主的事,先找到他失蹤的兄弟們再說。

  有了這種決意,他又踏實了起來。

  世間的名和利,都來自於比較,爭強好勝,都來自於不服氣,但這一切,都不如他找到了他的兄弟,再過他那躍馬烏江、神州結義的日子。

  蕭秋水定過神來時,齊昨飛等三人已在百姓簇擁歡呼聲中,離開了現場。

  蕭秋水追上去︰比刻他的心意無他,既無自慚或並比之心,只想和這幾個可敬的人一交朋友,或者請他們代向皇甫公子問一聲好,他蕭秋水很服膺,絕不與皇甫公子競爭什麼盟主之位。

  開始是人潮洶湧,民眾看完熱鬧之後,相繼散去,蕭秋水不敢亂擠,所以趕不過去。

  等到一出大街,人潮稀落,三人卻顯得有些張皇,急速疾馳,蕭秋水大感納悶,於是一直尾隨,沒有發聲招呼。

  越到後來,三人行跡閃縮,張望不已,蕭秋水好奇心大作,所以也匿伏跟蹤起來。他小時本就極調皮,談起尾隨跟蹤,方法巧多,誰都比不上他。

  又到一條巷子,那三人跟另三人碰在一起,稍為一聚,即又往前疾走,這下方令蕭秋水好奇心大起,不得不一直跟蹤下去了!

  因為後來那三人,竟然就是被齊昨飛、黎九、潘桂三人打垮的黑煞神和使方天戟及用拐子棍的三名大漢!

  為什麼在長安城裡,約定拼鬥的三個敵人,卻如故友般出現在這裡?

  為什麼在謫仙樓上,打得不可開交的六名高手,卻如負重任地巧聚在這兒?

  他們還要去哪裡?

  這些都是蕭秋水滿腹不可解的疑問。

  這一行六人,到了長安大小兩雁塔。

  名詩人岑參曾有詩云︰

  塔勢如湧出,孤高聳天宮。

  龍臨出世界,蹬道盤虛空。

  突兀壓神州,崢嶸如鬼工。

  四角礙白日,七層摩蒼穹。

  下視指高鳥,俯聽聞驚風。

  雁塔亦就是當年白樂天一舉及第的題名處︰「慈恩塔下題名處。七十人中最少年。」

  大雁塔幾乎可以說是長安的標誌。

  ──這六個人鬼鬼祟祟地來到大雁塔,要做什麼?

  當六人閃入了門時,蕭秋水也掠上了塔層,倒掛金簾,如一尾無聲之游魚鑽入了水草之中一般,蕭秋水潛身於殿內樑上。

  六人進到塔內,向中間原在塔裡的一個鬍鬚灰白的老頭子行禮後,團團圍坐。

  七人容色,似對彼此都十分熟稔。

  好一會,那老頭兒長噓一聲道︰「辛苦你們了。」

  其他六人,都客氣地欠身,其中「冬爪」潘桂道︰「應該的,為公子爺做這件事情,我們可心裡服氣。」

  大家又客氣了一番。白鬍老頭和齊昨飛顯然輩份較高,兩人隱然是要角。齊昨飛笑道:「不過下手重了些,要七阿哥吃虧了。」

  黑煞神笑道︰「也沒什麼。那些是豬血,一路灑過去,倒嚇著了行人。齊老大也是為了公子爺,我蒲江沙還有什麼話說。」

  蕭秋水心頭一震︰原來謫仙樓上的比鬥,都是假的,只是唱一齣戲而已。但他們的用意是為了什麼呢?

  為皇甫高橋?

  隨著心裡又是一動:蒲江沙卻是大大有名之輩,外號可不叫作「黑煞神」,而是綠林上有名的「七阿哥」,他來客串這套戲,又是為了什麼呢?

  那使方天戟的也接著賠笑道︰「七阿哥都不埋怨,我們刁家兄弟,吃的更是公子爺的飯,哪裡有話好說的。」

  蕭秋水也是心頭一悟,刁家兄弟,綠林中確有一對刁家兄弟︰刁怡保與刁金保十分有名。

  看來竟是這一對所謂「幽州雙鬼」的人物!

  那老頭兒呵呵笑道︰「大家都是為了少君做事,甭客氣,我們先後已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唱了許多齣戲,只是少君不知道罷了。」

  蕭秋水心也閃過一個人物︰江湖上有一名高手,也是有名的智囊︰在皇甫世家做事,後來四大世家,即︰南宮、慕容、墨、唐,問鼎江湖,皇甫家人才凋落,這人也未現江湖。

  這就是外號人稱「九尾狐」疊不疊,疊老頭兒。

  刁怡保有些擔心地道︰「公子爺知道我們這麼做,不知會不會怪罪我們呢?」

  齊昨飛笑道︰「哪會!他不知道不就得了?!我們這般都是為他好,他不像那蕭秋水,凡事出來自己闖,公子爺智能天縱,但極少出外,多在大本營裡運籌帷幄,所以名聲可能反而不及現在到處打擊權力幫的蕭秋水,我們這樣做,正是為他的名聲呀。」

  刁金保接道︰「可是公子爺若知道我們這樣做,恐怕他會不高興的。」

  疊不疊疊老頭道︰「少主知道,的確會不悅。我們的做法,是為了少主能在湖北『神州結義』選拔中獲盟主之位,光宗耀祖,重振門楣,擊敗蕭秋水,建立實力,對抗權力幫與朱大天王,如此苦心,一旦他知道了,應不會怪責我們的。」

  蒲江沙七阿哥道︰「希望如此就好了,免得我們做惡人做了那麼多之後,到頭來得不到公子爺的原諒。」

  「竹竿」黎九笑道:「我服侍少主已一段日子,知道少主脾性,他視兄弟們如至親,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因此而與大伙兒不睦的。」

  「冬瓜」潘桂也接道︰「我們反正也沒傷人嘛!客串一下,替少主打響名頭,又有什麼不好了。」

  刁怡保臉有難色︰「話雖那麼講,但公子爺的脾氣──」

  刁金保比較想得開,敲擊拐子棍道︰「哎,別管了,反正都作了嘛─讓什麼蕭秋水的當盟主,我刁老二不服氣,捧公子爺上來,總是應該;咱們公子爺可不是像人家靠運氣亂闖出名堂的,咱──」

  齊昨飛笑著補充道︰「咱公子爺是行大事不留名,十年如一日的哩──所以咱們就替他留留名!」

  眾人聽得哄然大笑。並且繼續談下去。

  蕭秋水在屋樑,終於明白他們聚在此地,所為何事,心裡十分傷感。

  也許是因為看見,別人家有一群朋友,正在為他們所敬服的人做事吧。

  蕭秋水也曾經有過兄弟、朋友。而今他們都不在了,死了、或者失了蹤、背叛、或者在遠方。

  蕭秋水看到他們,也了解他們的苦心。

  他們的手法未免接近欺騙,但用心卻是十分良苦。

  ──

  蕭秋水欣賞他們,他欣賞有忠義的漢子。

  他不願去揭穿他們。

  他只想悄悄離開。

  他正要離開,突聽一聲冷喝︰「是誰?!」

  這人又急、又快,聲自樑下響起時,人已到了樑上,一股狂飆之氣,己飛襲蕭秋水背項。

  蕭秋水不用回頭,已知來人是疊老頭兒。

  疊老頭兒這一出手,便可知他武功比那六人中任誰都還要高。

  蕭秋水切掌一引,借力一縱,撞破窗樓、竄落飛擄,飛逸而去。

  齊昨飛第一個掠出屋外,見蕭秋水之背影,猛出一劍,但被對方一拂撞開;這時黎九、潘桂也掠了出來,潘桂跌足道:「糟糕,給他聽去了!」

  黎九道︰「這傢伙似在茶樓上那人──」

  齊昨飛頓足道︰「此人容貌,傳說中與蕭秋水酷似;如是他,給他聽到了,傳出去可糟透了!我輕功好,我去追他,你們守在這裡!」

  齊昨飛一說完,便如彈丸般射出。這裡蒲江沙也自塔中躍出,疊老頭兒也帶刁怡保及刁金保自屋瓦上掠落。

  潘桂道:「齊老大去追去了,他要我們留守。」

  黎九道︰「那人輕功好,只怕惟有齊老大和疊教師才追得上!」

  疊老頭兒沉吟了半晌,望向遠方,終於道︰「我們進去塔裡再說。」

  蕭秋水此刻的內力充沛,從中提升了輕功,發力急馳,早把齊昨飛拋出老遠。

  他本來想早點離開長安,到灞橋看個究竟,但是走到半途,伸手向懷裡一摸︰「天下英雄令」還在,古劍長歌也在,朱大天王的秘譜還在,獨獨是那本梵文真經遺失了。

  掉在哪裡呢?想必是在屋樑上。

  ──會不會給疊老頭兒他們取走了呢?應該不會的。

  那本真經,對凡人來說,根本是無用之物,但對少林而言,卻是珍寶。

  蕭秋水決定返去取回。

  ──他料定疊老頭兒等意想不到他還敢回轉。

  說不定回去時他們也離去了呢。

  ──就算遇上了,卻也不妨一戰,因為以他現在的武功,足應付得來,只要不殺人,不傷人,也不致釀成什麼禍患。

  所以蕭秋水就回去了。

神州奇俠五:闖蕩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