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奇俠八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三章 玉石俱焚



  「唐方來了!」

  眾家兄弟,一起喊了出來!

  惡鬥中的鐵星月,怪叫了起來,被人打了數記都不知覺。

  劇戰中的李黑,精神抖擻,連傷數人。

  苦撐中的大肚和尚、藺俊龍、施月,眼眶中濺出熱淚來!

  陳見鬼幾乎呻吟了一聲:「只差蕭大哥不在了!」

  少林洪華砰地一聲,一頭撞牆上,竟破磚而出,奔向唐方!

  雪光下,「鐵龜」杭八悄悄掩退,邱南顧見了,豪情大發,不顧一切,發足即追!

  林公子的劍和刀,又融在一起,成了一道凌厲無匹、刀劍合一的光芒!

  這光芒就是如虹的士氣!

  ※※※

  「唐花」倒飛向唐肥!

  唐肥魂飛魄散,一面退一面怪叫,「金刀」胡福這次再不留情,陡地掩近,一刀──

  兩斷。

  唐肥死。

  唐方幽幽一嘆,道:「你不該背叛唐門。就算不在唐門,也不該作出如此卑劣的事來。『神州結義』已原諒了你,但你不該一錯再錯。唐門還有老太太,就算沒有她教我『銀河一線』來收拾你,上面還有個天,天也會討回你昔日對唐家的誓言。天也會懲戒你對唐家的恩將仇報。」

  ※※※

  唐方並沒有下手殺害唐肥。

  她跟唐肥雖不是同一個母親生,但也情同姊妹。

  唐方當然不忍。

  她只是用「銀河一線」將「唐花」引了回去。

  唐肥卻在驚駭中為胡福所殺。

  金刀胡福,外號「好人不長命」,他自己則也是一個寧願自己的命短一些,也不想濫殺一人的人。

  唐肥的所作所為,卻使出了名的「好人」都下了殺手──一個人如果太將人趕盡殺絕,自己的下場是不是也像自己所作所為一般絕?

  ※※※

  這點誰都不知道。

  可是唐方一出現,士氣大增,局面大是不同。「千手劍猿」藺俊龍雖未見過唐方,但時常聽兄弟們說起過她,也不知怎地,唐方自有一種力量,使人要全力好好表現給她看,所以藺俊龍也豁了出去,一條傷臂,竟似好了一半。

  胡福、大肚和尚、施月同藺俊龍四人之力,抵抗外敵,唐方縱高掠飄,發暗器以助,阻擋了外來的攻勢;牢內的鐵星月、李黑、林公子、陳見鬼、柴華路等,更大展神威,來個反撲,要將獄內包圍的官兵一一殲滅。獨有邱南顧、洪華二人,見唐方至喜歡過度,直向「鐵龜」杭八追了出去!

  「鐵龜」杭八的武功,說高不高,說低不低,比一眾官兵,自是好得多了,但比起邱南顧這一伙兄弟,又差得好遠,而今先喪了膽氣,便沒命也似的發足逃亡。

  邱南顧發足便追,洪華因怕邱南顧出事,他惜言若金、行事審慎,所以便掉尾跟去,好作照應。

  杭八在前面逃,他不大不小是個官兒,官兵見主帥在逃,也潰散了半數,杭八一面叫、一面逃,沿牢的官兵,便紛紛掣出兵器來兜截,但邱南顧追得極快,只聽「嗖」地一聲,杭八便過去了,又「嗖」地一聲,邱南顧也追過去了,官兵哪裡兜截得住?!

  於是他們便返身進去,這樣一路上糾合,杭八逃在前面,邱南顧緊跟進去,後面是一大堆大呼小叫的官兵,而官兵後面,又有洪華一人。

  洪華的輕功不高,追不上邱南顧和杭八,因怕邱南顧後路被一眾官兵塞死,便運勁全身,衝進官兵群去,拳打腳踢,一面追趕,一面令當者披靡。他輕功不高,但內功十足,官兵遇著了他這身銅皮鐵骨,只有叫苦的份兒。

  邱南顧和洪華才離開了十三牢房,那邊的戰況情勢又大起變化。

  本來唐方蒞現後,眾兄弟大為振奮,反過來官兵被打得東倒西歪,但是這時大理獄外火光沖天,殺聲四起,原來是駐於京城的禁軍,足有二萬人趕至!

  這一來大理獄前前後後,被鐵桶一般密實包圍,而且入獄援助官兵的軍隊,愈來愈多,鐵星月等縱有三頭六臂、驍勇善戰,也是抵擋不住。

  這時林公子所帶來的以前蕭秋水所統領的「天兵」舊部,也紛紛殺進來,這些人莫不經過沙場衝鋒殺敵,以少勝多以寡擊眾的大場面,才勉強支撐住陣腳。

  而邱南顧和杭八方面,一追一逃,杭八心有計算,知道愈是入內,調防的高手愈厲害,所以往牢中心奔去,邱南顧當然緊追過去。

  卻殊料到了最後第三牢,根本沒人出來援救,杭八知牢中有變化,這時邱南顧已追近,杭八急閃入最後第二層的機關牢去。

  這稍一猶豫,邱南顧已撲到,一手抓住杭八的後領。

  這一下杭八原就沒救了,邱南顧論力道雖不及鐵星月,但腦子精靈古怪,只有在老鐵之上,他一拎住杭八的後襟,即刻拑了起來,用力一摔,要把杭八在牆上摔個稀巴爛!

  但是這一拑,卻拑住杭八背後的護罩倒刺!

  邱南顧沒料杭八有這一招救命法寶,手心一痛,已給刺著,摔出去的力道,便驟減過半!

  砰!杭八撞在牆上,撞得個滿天星斗,要不是他雙手按得快,只怕腦袋早撞得開了花。

  杭八滑在牆上,雖被撞得個血脈翻騰,但神智未失,他對此處機關,早已因朱順水帶引,耳熟能詳,他手掌已按在一個機鈕上。

  那邊的邱南顧被刺痛了手,也聽到洪華在後面拳打腳踢的聲音,他狂吼一聲,再向杭八攫來。

  杭八的身體緊貼牆上,呼地一聲,石牆忽然嵌了進去。

  邱南顧砰砰雙掌擊空,面前已換了一棟牆──正是原來那道石牆的背面!

  就在這剎那間,杭八已逃上石槽,在另一邊旋轉了出來,他手上的狼牙棒,一棒就敲在邱南顧的後腦上!

  邱南顧慘叫一聲,這時洪華剛殺入這密室,也大吼一聲:

  「小邱!!!」

  杭八駭然回首,只見密室入口處背著陽光有一名光頭赤精的大漢,心下一凜,正在這時,邱南顧以他過人的生命力回擊!

  他反鎖住杭八的咽喉。杭八退了一步,避不開去,卻踩著了地上的機關!

  杭八力掙未脫,狼牙棒又嵌在邱南顧腦後,無論他怎樣掙扎,邱南顧始終緊緊死拗住對方不放。

  洪華眼見此情景,睚芒欲裂,猛衝進去,不料頂上一桶沸油,直倒了下來。

  他輕功不好,又心神盡喪,眼看便要被沸油淋得個身焦體腐──!

  ※※※

  這時邱南顧的第一聲慘嚎,正好傳入蕭秋水耳中!

  蕭秋水猛地一震:是小邱的聲音?!

  就在這時,他猛感胸口「神藏穴」上一痛!

  但是他已醒覺,立刻以「木頑」之法,將「神藏穴」硬生生離開三寸!

  這時朱順水的第一爪已入肉三分!

  蕭秋水驟然出手,這一招,沒有名目,是他老早在當年「振眉閣」中長廊上被暗算時,便已稍具雛型,而在他闖蕩江湖的過程中,每次被暗算時都不斷孕育形成的一劍:

  「驚天一劍」!

  ※※※

  驚天第一劍,後發而先至。

  蕭秋水以于山人的寶劍「如雪」,發出這一擊。

  一剎那間,光耀全室。

  朱順水的右手已入肉七分。

  但也在這瞬間,朱順水的五指齊斷!

  他的另一隻手,也抓住了劍身。

  「崩」地一聲,「如雪」折而為二!

  這時洪華的狂嚎:「小邱!」也傳入了蕭秋水的耳中!

  蕭秋水不知哪來的力量,狂喊了一聲:「兄弟!」他的左手又拔劍!

  蕭家古劍:「長歌」!

  就在這心急如焚的剎那間,蕭秋水腦中忽閃過燕狂徒攻擊朱順水時那玉石俱焚般的氣勢!

  他突然創出了這一招劍法!

  「玉石俱焚」!

  朱順水狂嘶,退出八尺!

  若不是蕭秋水尚未熟習這招,朱順水萬萬逃不過去!

  蕭秋水胸口的疼痛,卻完全沒有感覺,他「嘯」了一聲,閃出了石壁,直撲邱南顧發出慘叫之聲處!

  就在這時,他也感覺到那最後一道原本是「塞外雙盲」把守的石室中有人!

  但他此時已不及理會。

  ──小邱,小邱他怎麼了?

  ──那一聲慘叫──

  此際他的輕功是何等之快,但就在他全力掠出時,心頭上忽然有了一種感覺。

  彷彿他遠離了什麼他所景仰的東西;彷彿他自己失手擊碎了他心愛的花瓶的那種感覺──

  他已無暇顧及。

  ※※※

  那最後一道石室,黑暗中的那人,正是「神行無影」裘無意。

  這時他已潛入最後室中,而且正好要湊眼看牢中心的情形,就見一個人,衣襟濺血,飛掠了出來!

  這人掠出來的聲勢,真是非同小可!

  裘無意也是江湖上頂尖兒的高手,居然能在這剎那間,認清楚是蕭秋水!

  他曾在長板坡之役見過蕭秋水──蕭秋水作為後起一輩的年輕高手,武功已高得出奇──而今卻單止這一下聲威,竟令叱吒沙場、名動武林的丐幫幫主裘無意也為之震動!

  就在這一震之間,蕭秋水的巨影已在暗室中消失!

  蕭秋水一走,裘無意驚疑未定,卻瞥見在那牢中心內的朱順水看著自己的斷指,臉上露出一種不能置信的表情來。

  這不可置信的表情延續了一下子,朱順水便狂笑起來,只震得火光晃動,也照得他臉上的笑容十分詭異,只見他雙目凝望著自己的五隻只剩半截的手指,喃喃自語道:

  「好!好!好厲害的蕭秋水!好厲害的蕭秋水!」說著哈哈狂烈地笑了起來,也不知是因為笑還是因為痛,全身抖動了起來,只聽朱順水笑道:

  「你走,你走!你可知道你中計了?哈哈哈哈──」他用那隻尚完好的手背,退至牆壁,敲了幾下,裡面竟發出空洞的聲音:

  「你可知道──你們想救的人──還在這裡──哈哈哈──這石室中心裡,還有石室──」

  裘無意聽到這裡,眼睛亮了,他心裡狂喊道:天可憐見,教我知道岳將軍還在這裡──卻聽朱順水近乎瘋狂地笑道:

  「蕭秋水──你武功是高,但江湖經驗,還比不上我老朱!你也不想想,岳飛要是不在這兒,派我這樣的重將來守在這裡,淨是在此地喝酒吃飯的麼!哈哈──」

  裘無意聽到這裡,再也按捺不住,刷地飛身進去,朱順水是一代高手,立時曾覺,霍然回身,裘無意若在此時出手,定可擊殺朱順水。

  只是他不屑如此做。

  裘無意喝道:「朱順水,快放岳將軍出來!」

  朱順水格格乾笑了兩聲,臉肌不動,道:「我道是誰,原來是──」

  這時外面喊殺衝天,裘無意知事態緊急,上前一步,跨過火舌,又叱道:

  「快放岳將軍!」

  朱順水望了望自己的斷指,道:「岳飛不在這兒,他──」

  裘無意臉孔一板,截道:「胡說!你剛才的自言自語,我都聽到了,快打開機關!」

  朱順水臉色一變:他估量裘無意的武功,跟自己不相伯仲,裘無意也曾受過重傷,但自己卻是新創加上一隻手給廢了,這一戰下來,實凶多吉少,當下道:

  「裘幫主,就算我放了岳飛出來,你能夠帶他逃得出這裡麼?」

  裘無意再上前一步,大喝一聲:「你放不放?」

  朱順水忽將臉色一變,道:「裘幫主,靠凶的麼?我老朱可不是唬大的!」

  裘無意倒是一怔,不料朱順水在這等情勢之下,居然還有膽氣跟自己相持,裘無意竹杖一揮,發出破空「嗤」地一聲,道:

  「朱順水,你再不放人,我可要動手了!」

  朱順水冷笑道:「我受傷在先,你此刻動手,便是要撿我便宜!」

  裘無意嘆道:「若換作平時,我當然待你傷愈再較量,但今時的情勢,卻也由不得了──你還是少來這套吧!」

  這時火光在地上熊熊而燒,外面殺聲震天,朱順水冷冷地道:「既然如此,還等什麼?!」

  裘無意見朱順水態度驀然如此強硬,不由怔了一怔,就在這怔得一怔的霎息間,朱順水「呼」地攻出一爪!

  這雖是簡簡單單的一爪,但五隻手指,各拿裘無意身上五處不同的穴道。

  裘無意本可接下這一招而還擊的,但他不想這樣做,因為朱順水只有一隻手能用。

  如果裘無意以一隻手接下朱順水的一抓,另一隻手反攻,那朱順水就只有挨打的份兒。

  裘無意雖極欲救岳飛,但卻不想趁人之危。

  他也本可以側身避過,但他也不敢這樣做。

  朱順水是一流高手,若將破綻賣給這種絕世高手,恐怕就沒有下次了。

  所以裘無意既不能接與還手,又不能以身側彎倒來避開,只好退了三步,讓開來勢。

  他退第一步時,什麼也沒發生。

  他退第二步時,已避開了朱順水的抓勢。

  但他退到第三步時,背心一疼。

  他的第三步已退了出去,不及收回了。

  於是噗地一聲,他看見了一樣東西,自他胸腹間凸了出來:

  劍尖!

  ※※※

  裘無意沒有厲呼,也沒有慘叫。

  他只有憤怒。

  他被朱順水騙了。

  在這一剎那,他的恚怒無可言喻。

  朱順水卻笑了:

  「你錯了。我在這裡並非一人自語,而是對著這位康老弟說話。」

  原來康劫生並沒有走。他就躲在石壁凹隙間,這石壁乃靠牆的一邊,所以裘無意自石縫中窺望時並未發覺到。

  康劫生為人十分精靈,他知道憑他的武功,絕殺不了裘無意,就算是自背後暗算,也恐力有未逮,所以他暗示了朱順水,

  只把劍緩緩地伸到裘無意身後,不帶一絲風聲,要裘無意無從醒察,並誘他自動撞上來。

  朱順水一見康劫生如此,如服下定心丸,便故意出手,明知裘無意是俠義中人,不致趁人之危,只有退避一途。

  裘無意果然中伏。

  康劫生的劍,刺穿了裘無意的腹腔。

  朱順水笑道:「裘老,您還是認栽的好,放心去吧。」

  裘無意點點頭,疲倦地道:「我看錯你了。」

  朱順水揚眉道:「哦?」

  裘無意道:「我以為你朱順水畢竟是個人物,原來是個卑鄙小人!」

  朱順水笑道:「你還未死,難道你想少了舌根才去見閻羅王?」

  裘無意慘笑逕自道:「你這種人也配稱『天王』,真叫江湖上英雄笑歪了嘴!」

  朱順水怒道:「再說,再說我真的拔了你的舌頭!」

  裘無意冷笑道:「我怕就不說了。」

  朱順水二個箭步,一爪拑住裘無意的下頦,用力一扯,下巴立刻脫了臼,但就在此時,裘無意的綠竹杖,也刺了出去!

  朱順水何等精靈,早有防備,順勢一讓,便避過這一刺,笑道:

  「裘老,你這些技倆,簡直是班門──」

  他的話太得意了,可惜還沒有說完。

  因為他驀然驚覺裘無意的那一杖,招路突變!

  那一杖看來是要刺他個透明窟窿,其實卻是打向他的傷指。

  傷指是朱順水的最弱一環。

  朱順水發覺時,已來不及抽手。

  受傷的手,總是轉動不靈,饒是朱順水這樣的高手,也不例外。

  但是朱順水是頂尖的高手,應變自有過人之能,在這等緊急情形之下,居然另一隻手及時一捉,捉住綠玉杖!

  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可是他錯了。

  他一隻手受傷,一隻手抓住綠玉杖,但裘無意還有一隻手。

  而且裘無意將他的綠玉杖放棄了,無形中也等於裘無意多出來了一隻手。

  他雙手抱住朱順水,用力一摟。

  朱順水是何等人物,在這生死關頭,強力穩住步樁,裘無意竟箍之不動。

  可是這時候,裘無意所等待的「助力」果然來了!

  康劫生一見裘無意竟然還能反擊,心慌之下,自然將劍往前一送!

  這一送原以為能扎進裘無意體內深些,即時要了他的命,但是裘無意就是等待這「將劍一送」。

  他知道憑他的智慧、武功,以及現在的體能,最多只能抓住朱順水,要殺此人,還有待康劫生。

  康劫生這一挺劍,劍身穿過裘無意足有一尺餘,直至沒柄,但這一尺餘的劍尖,也有半尺,刺入了正站在裘無意對面的,而且正在運力不讓裘無意拖過來的朱順水胸中!

  這一刺突如其來,朱順水一感刺痛,真氣頓弛,裘無意吐氣揚聲,一把將他摟了過來。

  「嗤」地一聲,尺餘長劍,全入朱順水體內,還有半尺左右的劍尖,破背而出。

  朱順水這下,可謂驚駭莫已,愣了一下,才知道怎麼一會事,而康劫生也怔了一下,才知道是刺中了朱順水,於是連忙抽劍。

  可是這劍抽不得──朱順水深知自己的傷勢,可以說是一抽便死,所以他的綠玉杖,立即刺了出去,「哧」地戳中康劫生的「鼻梁穴」去!

  這一下正中死穴,康劫生果然呼叫都來不及,便倒地而歿,那柄劍亦因而沒有抽出來。

  可是就在朱順水發杖刺著康劫生的剎那,裘無意雙手已戳中朱順水的「紫宮」穴和「神室」穴。

  朱順水長嘆一聲,他的嘴角溢出血來。

  裘無意也長嘆一聲,住了手。

  朱順水道:「好啦,你,我,兩個人,都活不了啦。」

  裘無意道:「你虞我詐,到頭來,還是一死。」

  朱順水道:「不過你死了,丐幫就完了。這叫死得不情不願。」

  裘無意淡淡地道:「我死了之後,自有丐幫英才接下去殺奸臣亂黨!」

  朱順水冷笑道:「你死了之後,還會有丐幫?朱大天王和權力幫,隨時都可以把丐幫吞滅掉。」

  裘無意也冷笑道:「要吞沒也是權力幫的事,你死了,七十二水道,三十六瓢水寨,自然煙消雲散。」

  朱順水哇哈大笑道:「到現在你還以為我是朱大天王?」

  裘無意駭然道:「你──」

  朱順水怪笑,一面笑一面咯著血,道:「朱大天王是朱俠武,我只是個幌子。」

  裘無意聽了,口中一甜,連吐了三口血,原本他的氣息比朱順水強,但此刻喘息已一般急促:「朱──朱俠武──?!」

  這時地上的火光,也至油盡燈枯之際,只剩下青藍色的火苗,忽忽地閃動著,很是無力。

  好一會兒,裘無意才勉力道:「你若知道我是誰,便不會在我瀕死前如此接近我了。」

  朱順水本想忍著,但最終還是禁不住要問:

  「你究竟是誰?」

  人至少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死在誰的手裡;他們兩人幾乎是緊貼著,被一支劍串連一起,在旁地上有兩個死人,是康出漁父子倆。地上火光一明一滅,映得瀕死前強撐笑容的兩大高手,十分可怖。

  外面依舊喊殺連天。

  裘無意強撐道:「我是宗老將軍舊部,人稱『九命將軍』──」

  朱順水失聲道:「『拼命九將軍』裘西門?!」

  裘無意苦笑道:「你若知道我就是裘西門,你絕不會大意到我未斷氣之前就走近我的身邊。」

  朱順水搖首道:「是,我的確太大意、太得意了。」因為「拼命九將軍」裘西門,當年奮戰沙場,衝鋒陷陣,攻城掠地,以拼命出了名,幾次混身浴血,皆能殺盡敵人而不死,故人稱「九命將軍」。

  裘無意強笑道:「在當陽之役,我受燕狂徒重擊而居然不死,還服了一枚『無極先丹』,你想等我先死,只怕──」

  朱順水喘息急促,但說了一句話:

  「可惜你忘了一件事。」

  裘無意臉色一變,他已想起了,可是朱順水還是硬要說出來:

  「岳飛──他就困在牆後──沒有人──能救他──而塞外三冠王,就在風波亭──對救岳飛的人,見一──殺一──」

  裘無意聽到這裡,直如晴天霹靂,所有的鎮靜,都已失卻,大呼道:

  「將軍──」

  用力往背後一拔,嗤地一聲,血水飛濺,他想拔出劍而脫離朱順水的身軀,但劍一拔出,精氣已盡,兩人反而緊靠在一起,跌到地上去,再也沒有了聲息。

  這時只剩下一點點的藍焰,被二人身體一壓,也滅了火苗。

  石牢回復了一片黑暗。

  ※※※

  外面風雪狂號。

神州奇俠八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