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故事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幕



  第一場 西西里。里昂提斯宮中一室

  ──里昂提斯、克里奧米尼斯、狄溫、寶麗娜及餘人等同上。

  克里奧米尼斯 陛下,像一個懺悔的聖者一樣,你已經傷心得夠了。無論怎樣的錯處,您的懺悔也都已經可以補贖而有餘。請您遵照著天意,忘懷了您的罪過,寬恕了自己吧。

  里昂提斯 當我記起她和她的聖德來的時候,我忘不了我自己的罪;我也永遠想到我對於自己所鑄成的大錯,使我的國統失去了嗣續,毀滅了一位人間最可愛的伴侶。

  寶麗娜 真的,一點不錯,陛下。要是您和世間的每一個女子依次結婚,或者把所有的女子的美點提出來造成一個完美的女性,也抵不上給您害死的那位那樣好。

  里昂提斯 我也這樣想。害死!她是給我害死的!我的確害死了她,可是你這樣說,太使我難過了;在你舌頭上吐出來的這句話,正像在我心中的一樣刻毒。請你少說幾次吧。

  克里奧米尼斯 您別說了吧,好夫人;千不說,萬不說,為什麼一定要說這種火上澆油的話呢?

  寶麗娜 你也是希望他再結婚的。

  狄溫 要是您不這樣希望,那麼您未免太不能為王上設身處地想一想,假如陛下絕了後嗣,國家將會遇到怎樣的危機,就是一籌莫展、袖手旁觀的人也難脫身事外。還有什麼事情比之讓先后瞑目地下更為神聖呢?為了王統的恢復,為了目前的安慰和將來的利益,還有什麼比再誕生一位可愛的小王子尤其神聖的事?

  寶麗娜 想到已經故世了的王后,那麼世上是沒有人有資格繼承她的。而且神們也一定要實現他們祕密的意旨;神聖的阿波羅不是曾經在祂的神諭裡說過,里昂提斯在不曾找到他的失去的孩子之前,將不會有後裔?這種事情照我們凡人的常理推想起來,正像我的安提哥納斯會從墳墓裡出來一樣不可能,我相信他是一定和那嬰孩死在一起了。可是你們卻要勸陛下違反了天意。(向里昂提斯)不要擔心著後嗣;王冠總會有人戴的。亞歷山大皇帝把他的王位傳給功德最著的人;他的繼位者因此是最好的賢人。

  里昂提斯 好寶麗娜,我知道你忘不了赫米溫妮的賢德;唉!要是我早聽你的話就好了!那麼即使在現在,我也可以正視著我的王后的雙眼,從她的唇邊領略著仙露的滋味……

  寶麗娜 那是取之不竭的;當您離開之後,它會變得愈加富裕。

  里昂提斯 你說得對。佳人難再得,我也不願再娶了。要是娶了一個不如她的人,卻受到勝於她的待遇,一定會使她在天之靈不安,她將重新以肉身出現在罪惡的人間,而責問著,「為什麼對我那樣?」

  寶麗娜 要是她有那樣的力量,她是很有理由這樣做的。

  里昂提斯 是的,而且她要引動我殺害了我所娶的那個人。

  寶麗娜 假如是我,我一定會這樣的。要是我是那現形的鬼魂,我要叫你看著她的眼睛,告訴我你為了她哪一點不足取的地方而選中了她;然後我要銳聲呼叫,你的耳朵也會聽了震裂;於是我要說,「記著我吧!」

  里昂提斯 她的眼睛是閃爍的明星,一切的眼睛都是消燼的寒煤!不用擔心我會再娶;我不會再娶的,寶麗娜。

  寶麗娜 您願意發誓說不得到我的許可,絕不結婚嗎?

  里昂提斯 絕不結婚,寶麗娜;祝福我的靈魂!

  寶麗娜 那麼,各位大人,請為他立的誓作見證。

  克里奧米尼斯 你使他激動得太過分了。

  寶麗娜 除非他的眼睛將會再看見一個就像赫米溫妮的畫像那樣跟她相像的人。

  克里奧米尼斯 好夫人……

  寶麗娜 我已經說好了。可是,假如陛下要結婚的話──假如您要,陛下,那也沒有辦法,只好讓您結婚──可是允許我代您選一位王后。她不會像先前那位那樣年輕;可是一定要是那種人,假設先后的幽靈出現,看著您把她抱在懷裡,她會感覺高興的。

  里昂提斯 我的忠實的寶麗娜,你不叫我結婚,我就不結婚。

  寶麗娜 等您的第一位王后復活的時候,您就可以結婚。

  ──一侍從上。

  侍從 啟稟陛下,有一個自稱為波力克希尼斯之子,名叫弗羅利澤王子的,帶著他的夫人,要來求見;他的夫人是一位我平生所見的最美的美人。

  里昂提斯 他隨身帶些什麼人?他來得不大合於他父親的那種身分;照這樣輕車簡從,又是那麼突然的樣子看起來,一定不是預定的訪謁,而是出於意外的需要。他的隨從是什麼樣子的?


  侍從 很少,也不大像樣。

  里昂提斯 你說他的夫人也同來了嗎?

  侍從 是的,我想她是燦爛的陽光所照射到的舉世無雙的美人。

  寶麗娜 唉,赫米溫妮!「現在」總是誇說它自己勝於比它更好的「過去」,因此泉下的你也必須讓眼前的人掩去你的光榮了。先生,你自己曾經親口說過,親手寫過這樣的句子,「她是空前絕後的」;你曾經這樣歌頌過她的美貌,可是現在你的文字已經比給你歌詠的那人更冷了。你怎麼好說你又見了一個更好的呢?

  侍從 恕我,夫人。那一位我差不多已經忘了──恕我──現在的這一位要是您看見了,您一定也會稱讚的。這一個人兒,要是她創始了一種新的教派,準會叫別派的信徒冷卻了熱誠,所有的人都會皈依她。

  寶麗娜 什麼!女人可不見得跟著她吧?

  侍從 女人愛她,因為她是個比無論哪個男人更好的女人;男人愛她,因為她是一切女人中的最稀有者。

  里昂提斯 去,克里奧米尼斯,你帶著你的高貴的同僚們去把他們迎接進來。可是那總是一件怪事,(克里奧米尼斯及若干大臣及侍從同下)他會這樣悄悄地溜到我們這兒來。

  寶麗娜 要是我們那位寶貝王子現在還活著,他和這位殿下說不定是很好的一對呢;他們的出世相距不滿一個月。

  里昂提斯 請你別說了!你知道一提起他,又會使我像當時一樣難過起來。你這樣說了,我一看見這位貴賓,便又要想起了可以使我發狂的舊事。他們來了。

  ──克里奧米尼斯偕弗羅利澤,潘狄塔及餘人等重上。

  里昂提斯 你的母后是一位忠貞的賢婦,王子;因為她在懷孕你的時候,全然把你父王的形象鑄下來了。你那樣酷肖你的父親,跟他的神氣一模一樣,要是我現在還不過二十一歲,我一定會把你當作了他,叫你一聲王兄,跟你談一些我們從前的浪漫事兒。歡迎歡迎!還有你,天仙一樣美貌的公主!──唉!我失去了一雙人兒,要是活在世上,一定也會像你們這一雙佳偶那樣令人驚歎;於是我又失去了──都是我的愚蠢!──你的賢明的父王的友誼,我寧願遭受困厄,只要能再見他一次面。

  弗羅利澤 奉了他的命,我才到這兒西西里來,向陛下轉達友誼的問候。倘不是因為年邁無力,他渴想親自渡過了間隔著兩國的山河而來跟陛下謀面。他吩咐我多多拜上陛下;他說他對您的友情是遠勝於一切王位的尊榮的。

  里昂提斯 啊,我的王兄!我對你的負疚又重新在我的心頭攪動了,你這樣無比的殷勤,使我慚愧我的因循的疏慢。像大地歡迎春光一樣,我們歡迎你的來臨!他也忍心讓這位無雙的美人冒著大海的風波,來問候一個她所不值得這樣奔波著來問候的人嗎?

  弗羅利澤 陛下,她是從利比亞來的。

  里昂提斯 就是那位高貴的勇武的斯曼勒斯在那裡受人懾服敬愛的利比亞嗎?

  弗羅利澤 陛下,正是從那邊來的;她便是他的女兒,從那邊含淚道別。賴著一帆善意的南風,我們從那邊渡海而來,執行我父王的使命,來訪問陛下。我的重要的侍從我已經在貴邦的海岸旁邊遣走,叫他們回到波希米亞去,稟覆我在利比亞的順利,以及我和賤內平安到此的消息。

  里昂提斯 但願可讚美的天神掃清了我們空氣中的毒氛,當你們耽擱在敝國的時候!你有一位可敬的有德的父親,我很抱歉對他負著罪疚,為此招致了上天的惱怒,罰我沒有後裔;你的父親卻因為仁德之報,天賜給他你這樣一個好兒子。要是我也有一雙兒女在眼前,也像你們一樣俊美,那我將要怎樣快活啊!

  ──一大臣上。

  大臣 陛下,倘不是因為證據就在眼前,您一定不會相信我所要說的話。波希米亞王命我代向陛下致意,請陛下就把他的兒子逮捕;他不顧自己的尊嚴和責任,和一個牧人的女兒逃出了父親的國土,使他的父親對他大失所望。

  里昂提斯 波希米亞王在哪裡?說呀。


  大臣 就在此間陛下的城裡,我剛從他那兒來。我的說話有點昏亂,因為我的驚奇和我的使命把我攪昏了。他向陛下的宮廷行來,目的似乎是要追拿這一對佳偶,在路上卻遇見了這位冒牌的公主的父親和她的哥哥,他們兩人都離鄉背井跟這位年輕王子同來。

  弗羅利澤 我上了卡密羅的當了;他的令名和真誠,向來都是堅持不變的。

  大臣 都是他出的主意;他陪著您的父王同來呢。

  里昂提斯 誰?卡密羅?

  大臣 卡密羅,陛下;我跟他交談過,他現在正在盤問這兩個苦人兒。我從來不曾見過可憐的人們發抖到這樣子;他們跪著,頭碰著地,滿口賭神發咒。王上塞緊了耳朵,恐嚇著要用各種死罪一起加在他們身上。

  潘狄塔 唉,我的可憐的父親!上天差了密探來偵察著我們,不願成全我們的好事。

  里昂提斯 你們已經結了婚嗎?

  弗羅利澤 我們還沒有,陛下;而且大概也沒有希望了,正像星辰不能和山谷接吻一樣;命運的殘酷是不擇高下的。

  里昂提斯 賢侄,這是一位國王的女兒嗎?

  弗羅利澤 假如她成為我的妻子以後,她便是一位國王的女兒了。

  里昂提斯 照著令尊的急性看來,這「假如」恐怕要等好久吧。我很抱憾你已經背棄子道,失了他的歡心;我也很抱憾你的意中人的身分與美貌不能相稱,不配作你合適的配偶。

  弗羅利澤 親愛的,抬起頭來。命運雖然明明白白是我們的敵人,驅使我的父親來追趕我們;可是它卻全無能力來改變我們的愛情。陛下,請您回想到您跟我一樣年紀的時候,回想到那時的您所感到的愛情,挺身出來為我的行事辯護吧!只要您肯向我的父親說句話,任是怎樣寶貴的東西,他都會看作戔戔小物而答應給您的。

  里昂提斯 要是他真會這樣,那麼我要向他要求你這位寶貴的姑娘,被他所看作戔戔小物的。

  寶麗娜 陛下,您的眼睛裡有太多的青春。在娘娘未死之前,她是更值得受您這樣注視的。

  里昂提斯 我在作這樣注視的時候,心裡就在想起她。(向弗羅利澤)可是我還沒有回答你的請求。我可以去見你的父親;只要你的榮譽沒有因你的感情而顛覆,我就可以協助你;現在我就去見他調停。跟我來瞧我的手段吧。來,王子。(同下。)

  ※※※

  第二場 同前。宮前

  ──奧托里古斯及侍從甲上。

  奧托里古斯 請問你,先生,這次的談話你也在場嗎?

  侍從甲 打開包裹來的時候我也在場,聽見那老牧人說當時他怎樣發現它的。他的話引起了一些驚異,以後我們便都奉命退出宮外;好像只聽見那牧人說孩子是他找到的。

  奧托里古斯 我真想知道後來的情形。

  侍從甲 我只能零零碎碎地報告一些;可是我看見國王和卡密羅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驚奇。他們面面相覷,簡直像要把眼皮撐破似的。在他們的靜默裡含著許多話語;在他們的姿勢裡表示著充分的意義。他們瞧上去像是聽見了一個世界贖回或是滅亡的消息。他們的臉上可以看得出有一種驚奇的感情;可是即使觀察最靈敏的人倘使不曾知道前因後果,也一定辨不出來那意義究竟是歡喜還是傷心;但那倘不是極端的歡喜,一定是極端的傷心。

  ──侍從乙上。

  侍從甲 這兒來的這位先生也許知道得更詳細一些。什麼消息,洛哲羅?

  侍從乙 喜事喜事!神諭已經應驗;國王的女兒已經找到了。在這點鐘內突然發生的這許多奇事,編歌謠的人一定描寫不出來。

  ──侍從丙上。

  侍從乙 寶麗娜夫人的管家來了;他可以告訴你更詳細的情形。事情怎樣啦,先生?這件據說是真的消息太像一段故事,叫人難於置信。國王找到他的後嗣了嗎?

  侍從丙 照情形看起來是千真萬確的;聽著那樣鑿鑿可靠的證據,簡直就像親眼目睹一樣。赫米溫妮王后的罩衫,掛在孩子頭頸上的她的珠寶,安提哥納斯的親筆書信,那姑娘跟她母親那麼相像的一副華貴的相貌,她的天然的高貴,以及其他許多的證據,都證明她即是國王的女兒。你有沒有看見兩位國王會面的情形?

  侍從乙 沒有。

  侍從丙 那麼你錯過了一場只可以目擊不可以言述的情景了。一樁喜事上再加一樁喜事,使他們悲喜交集,老淚橫流。他們大張著眼,緊握著手,臉上的昏惘的神情,人們要不是看見他們身上的御袍,簡直都不認識他們了。我們的王上因為找到了他的女兒而歡喜得要跳起來,樂極生悲,他只是喊著,「啊,你的母親!你的母親!」於是向波希米亞求恕;於是擁抱他的女婿;於是又摟著他的女兒;一會兒又向立在一旁像一道年深日久的洩水溝一樣的牧羊老人連聲道謝。我從來不曾聽見過這樣的遭遇,簡直叫人話都來不及說,描摹都描摹不出來。

  侍從乙 請問把孩子帶出去的那個安提哥納斯下落如何?

  侍從丙 像一個老故事一樣,不管人家相信不相信,要不要聽,故事總是說不完的。他給一頭熊撕裂了,這是那牧人的兒子說的;瞧他的傻樣子不像是個會說謊話的,何況還有安提哥納斯的手帕和戒指,寶麗娜認得是他的。

  侍從甲 他的船和他的從人呢?

  侍從丙 那船就在他們的主人送命的時候破了,這是那牧人看見的;因此一切幫著把這孩子丟棄的工具,在孩子給人發現的時候,便都滅亡了。可是唉!那時寶麗娜心裡是多麼悲喜交戰!她的一隻眼睛因為死了丈夫而黯然低垂,另一隻眼睛又因為神諭實現而欣然揚舉。她把公主抱了起來,緊緊地把她擁在懷裡,似乎怕再失去她。

  侍從甲 這一場莊嚴的戲劇值得君王們觀賞,因為扮演者正是這樣高貴的人。

  侍從丙 最動人的是當講起王后奄逝的時候,國王慨然承認他的過失,痛悼她的死狀;他的女兒全神貫注地聽著,她的臉色越變越慘,終於一聲長嘆,我覺得她的眼淚像血一樣流下來,因為那時我相信我心裡的血也像眼淚一樣在奔湧。在場的即使是心腸最硬的人,也都慘然失色;有的暈了過去,沒有人不傷心。要是全世界都看見這場情景,那麼整個地球都會罩上悲哀的。

  侍從甲 他們回到宮裡去了嗎?

  侍從丙 不,公主聽見寶麗娜家裡藏著一座她母親的雕像,那是義大利名師裘里奧。羅曼諾費了幾年辛苦新近才完成的作品,那真是巧奪天工,簡直就像她活了過來的模樣;人家說誰只要一見這座雕像,都會向她說話而等著她的回答的。她們已經懷著滿心的渴慕,前去瞻仰了;預備就在那兒進晚餐。

  侍從乙 我早就猜到她在那邊曾經進行著什麼重大的事情;因為自從赫米溫妮死了之後,她每天總要悄悄地到那間隱僻的屋子裡去兩三次。我們也到那邊去大家助助興好不好?

  侍從甲 要是能夠進去,誰不願意去?眨一眨眼睛便有新的好事出來;我們去大可以添一番見識。走吧。(侍從甲、乙、丙同下。)

  奧托里古斯 倘不是因為我過去的名氣不好,現在準可以升官發財了。我把那老頭子和他的兒子帶到了王子的船上,稟告他說我聽見他們說起一個什麼包裹,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可是他在那時太愛那個牧人的女兒了──他那時以為她是個牧人的女兒──她有點兒暈船,他也不大舒服,風浪繼續不停,這祕密終於沒有揭露出來。可是那對於我反正是一樣,因為即使我是發現這場祕密的人,為了我的別種壞處,人家也不會賞識我。這兒來的是兩個我無心給了他們好處的人,瞧他們已經神氣起來了。

  ──牧人及小丑上。

  牧人 來,孩子;我已經不能再添丁了,可是你的兒子女兒,一生下來就是個上等人了。

  小丑 朋友,咱們遇見得很巧。那天你不肯跟我打架,因為我不是個上等人。你看見沒看見我這身衣服?說你沒看見,仍舊以為我不是個上等人吧;你還是說這身衣服不是上等人吧。你說我說謊,你說,咱們來試試看我現在究竟是不是個上等人。

  奧托里古斯 少爺,我知道您現在是個上等人了。

  小丑 哦,我已經做了四個鐘頭的上等人了。

  牧人 我也是呢,孩子。

  小丑 你也是的。可是我比我爸爸先是個上等人:因為國王的兒子握著我的手,叫我做舅兄,於是兩位王爺叫我的爸爸做親家;於是我的王子妹夫叫我的爸爸做岳父,我的公主妹妹叫我的爸爸做父親;於是我們流起眼淚來,那是我們第一次流的上等人的眼淚。

  牧人 我們活下去還要流許許多多的上等人的眼淚呢,我兒。


  小丑 哦,否則才是橫財不富命窮人哩。

  奧托里古斯 少爺,我低聲下氣地懇求您饒恕我一切冒犯您少爺的地方,在殿下那兒給我說句好話。

  牧人 我兒,你就答應了他吧;因為我們現在是上等人了,應該寬宏大量一些。

  小丑 你願意改過自新嗎?

  奧托里古斯 是的,告少爺。

  小丑 讓我們握手。我願意向王子發誓說你在波希米亞是個再規矩不過的好人。

  牧人 你說說倒不妨,可不用發誓。

  小丑 現在我已經是個上等人了,不用發誓嗎?讓那些下等人鄉下人去空口說白話吧,我是要發誓的。

  牧人 假如那是假的呢,我兒?

  小丑 假如那是假的,一個真的上等人也該為他的朋友而發誓。我一定要向王子發誓說你是個很勇敢的人,說你不喝酒,雖然我知道你不是個勇敢的人,而且你是要喝酒的;可是我卻要這樣發誓,而且我希望你會是個勇敢的人。

  奧托里古斯 少爺,我一定盡力孚您的期望。

  小丑 哦,無論如何你要證明你自己是個勇敢的人;你既不是個勇敢的人,怎麼又敢喝酒,這事我如果不覺得奇怪,那你就不要相信我好了。聽!各位王爺們,我們的親戚,都去瞧王后的雕像去了。來,跟我們走,我們一定可以做你的很好的靠山。(同下)

  ※※※

  第三場 同前。寶麗娜府中的禮拜堂

  ──里昂提斯、波力克希尼斯、弗羅利澤、潘狄塔、卡密羅、寶麗娜、眾臣及侍從等上。

  里昂提斯 可敬的善良的寶麗娜啊,你給了我多大的安慰!

  寶麗娜 啊,陛下,我雖然懷著滿腔的愚誠,還不曾報效於萬一。一切的微勞您都已給我補償;這次又蒙您許可,同著友邦的元首和締結同心的儲貳光臨蓬蓽,真是天大的恩寵,終身都難報答的。

  里昂提斯 啊,寶麗娜!我們不過來打擾你而已。可是我來是要看一看我的先后的雕像;我已經瀏覽過你的收藏,果然是琳琅滿目,可是卻還沒有瞧見我的女兒專誠來此的目的物,她母親的雕像呢。

  寶麗娜 她活著的時候是絕世無雙的;她身後的遺像,我相信一定遠勝於你們眼中所曾見到,或者人手所曾製作的一切,因此我才把它獨自另放在一處。它就在這兒;請你們準備著觀賞一座逼真的雕像,睡眠之於死也沒有這般酷肖。瞧著讚美吧。(拉開幃幕,赫米溫妮如雕像狀赫然呈現)我喜歡你們的靜默,因為它更能表示出你們的驚奇;可是說吧──陛下,您先說,它不有點兒像嗎?

  里昂提斯 她的自然的姿勢!罵我吧,親愛的石像,好讓我相信你真的便是赫米溫妮;可是你不罵我更使我覺得你真的是她,因為她是像赤子一樣溫柔,天神一樣慈悲的。可是寶麗娜,赫米溫妮臉上沒有那麼多的皺紋,並不像這座雕像一樣老啊。

  波力克希尼斯 是啊!遠不是這樣老。

  寶麗娜 這格外見得雕刻師的手段,使十六年的歲月一氣度過,而雕出了假如她現在還活著的形貌。

  里昂提斯 假如她活著,她本該給我許多安慰的,現在卻讓我瞧著傷心。唉!當我最初向她求愛的時候,她正也是這樣立著,帶著這樣莊嚴的神情和溫暖的生命,如同她現在這般冷然立著一樣。我好慚愧!那石頭不在責備我比它心腸更硬嗎?啊,高貴的傑作!在你的莊嚴裡有一種魔術,提起了我過去的罪惡,使你那孺慕的女兒和你一樣石化而呆立了。

  潘狄塔 允許我,不要以為我崇拜偶像,我要跪下來求她祝福我。親愛的母后,我一生下你便死去,讓我吻一吻你的手吧!

  寶麗娜 啊,耐心些!雕像新近塑好,色彩還不曾乾哩。

  卡密羅 陛下,您把您的傷心看得太認真了,十六個冬天的寒風也不能把它吹去,十六個夏天的烈日也不能使它乾涸,歡樂是從沒有這麼經久的;任何的悲哀也早就自生自滅了。

  波力克希尼斯 我的王兄,讓惹起這一場不幸的人分擔著你的悲哀吧。

  寶麗娜 真的,陛下,要是我早想到我這座小小的石像會使您這樣感動,我一定不給您看。

  里昂提斯 別拉下幃幕!

  寶麗娜 您再看著它,就要以為它是會動的了。

  里昂提斯 別動!別動!我死也不會相信她已經不在──誰能造出這麼一件神工來呢?瞧,王兄,你不以為她在呼吸嗎?那些血管裡面不真的流著血嗎?

  波力克希尼斯 妙極!她的嘴唇上似乎有著溫暖的生命。

  里昂提斯 藝術的狡獪使她的不動的眼睛在我們看來似乎在轉動。

  寶麗娜 我要把幃幕拉下了;陛下出神得就要以為她是活的了。

  里昂提斯 啊,親愛的寶麗娜!讓我把這種思想保持二十年吧。沒有一種清明的理智比得上這種瘋狂的喜樂。讓它去。

  寶麗娜 陛下!我很抱歉這樣觸動了您的心事;可是我還能夠再給您一些痛苦的。

  里昂提斯 好的,寶麗娜,因為這種痛苦是像撫慰一樣甜蜜。可是我仍然覺得她的嘴裡在透著氣;哪一把好鑿子會刻得出氣息來呢?誰也不要笑我,我要吻她。

  寶麗娜 陛下,您不能!她嘴上的紅潤還沒有乾燥,吻了之後要把她弄壞了,那油漆還要弄髒了您的嘴唇。我把幃幕拉下了吧?

  里昂提斯 不,二十年也不要下幕。

  潘狄塔 我可以整整地站二十年瞧著她。

  寶麗娜 好了吧,立刻離開這座禮拜堂,否則準備著更大的驚異吧。要是你們有這膽子瞧著,我可以叫這座雕像真的動起來,走下來握住你們的手;可是那時你們一定會以為我有妖法相助,那我可絕對否認。

  里昂提斯 無論你能夠叫她做些什麼動作,我都願意瞧著;無論你叫她說什麼話,我都願意聽著。倘使能夠叫她動,那麼一定也能叫她說話。

  寶麗娜 你們必須喚醒你們的信仰;然後大家靜立。倘有誰以為我行的是犯法的妖術,他們可以走開。

  里昂提斯 進行你的法術吧;誰都不准走動一步。

  寶麗娜 音樂,奏起來,喚醒她!(音樂)是時候了,下來吧,不要再做石頭了;過來,讓瞧著你的眾人大吃一驚。來,我會把你的墳墓填塞;轉動你的身體,走下來吧,把你僵固的姿態交還給死亡,因為你已經從死裡重新得到了生命。你們瞧她已經動起來了。(赫米溫妮走下)別怕,我的法術並非左道,她的行動是神聖的。見她不要驚避,否則她將再死去;那時你便是第二次把她殺害了。哎,伸出你的手來;當她年輕的時候,你曾經向她求愛;如今她老了,她卻成為求愛的人!

  里昂提斯 (抱赫米溫妮)啊!她是溫暖的!假如這是魔術,那麼讓它是一種和吃飯一樣合法的技術吧。

  波力克希尼斯 她抱著他!

  卡密羅 她攀住他的頭頸!假如她是活的,那麼讓她開口吧。

  波力克希尼斯 是的,而且宣布她一向住在哪裡,怎樣會死而復生。

  寶麗娜 要是告訴你們她還活著,那一定會被你們斥為無稽之談;可是好像她確乎活著,雖然還沒有開口說話。再瞧一下吧。請你走過去,好姑娘,跪下來求你的母親祝福。轉過身來,娘娘,我們的潘狄塔已經找到了。(潘狄塔跪於赫米溫妮前。)

  赫米溫妮 神們,請下視人間,降福於我的女兒!告訴我,我的親親,你是在哪裡遇救的?你在什麼地方過活?怎樣會找到你父親的宮廷?我因為寶麗娜告訴我,說按照著神諭,你或者尚在人世,因此才偷生到現在,希望見到有這一天。

  寶麗娜 那以後再說吧,免得他們都爭著用同樣的敘述來使你心煩。一塊兒去吧,你們這輩命運的驕兒;讓大家分享你們的歡喜吧!我,一隻垂老的孤鴿,將去揀一株枯枝棲息,哀悼著我那永不回來的伴侶,直至死去。

  里昂提斯 啊!別這樣說,寶麗娜!我當初同意接受你指定的妻子,你也要接受我所指定的丈夫;這是我們約定在先的。你已經給我找到了我的妻子,可是我卻不懂得事情的究竟;因為我覺得我明明看見她已經死了,好多次在她的墓前做過徒然的哀禱。我不必給你遠遠地找一位好丈夫,我有幾分知道他的心。來,卡密羅,握著她的手;你的德行和正直為眾人所仰望,並且可以由我們這一對國王證明。我們走吧。啊,瞧我的王兄!我懇求你們兩位原諒我卑劣的猜疑。

  波力克希尼斯 這個王子是你的女婿,上天替你的女兒作成了這件好事。

  里昂提斯 好寶麗娜,給我們帶路;一路上我們大家可以互相暢敘這許多年來的契闊。快走。(眾下。)

冬天的故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