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幕



  第一場 普洛斯彼羅洞室之前

  ──普洛斯彼羅、斐迪南、米蘭達上。

  普洛斯彼羅 要是我曾經給你太嚴厲的懲罰,你也已經得到補償了;因為我已經把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給了你,我是為了她才活著的。現在我再把她交在你的手裡;你所受的一切苦惱都不過是我用來試驗你的愛情的,而你能異常堅強地忍受它們;這裡我當著天,許給你這個珍貴的賞賜。斐迪南啊,不要笑我這樣把她誇獎,你自己將會知道一切的稱讚比起她自身的美好來,都是瞠乎其後的。

  斐迪南 我絕對相信您的話。

  普洛斯彼羅 既然我的給與和你的獲得都不是出於貿然,你就可以娶我的女兒。但在一切神聖的儀式沒有充分給你許可之前,你不能侵犯她處女的尊嚴;否則你們的結合將不能得到上天的美滿的祝福,冷淡的憎恨、白眼的輕蔑和不睦將使你們的姻緣中長滿令人嫌惡的惡草。所以小心一點吧,許門【註:希臘羅馬神話中司婚姻之神。】的明燈將照引著你們!

  斐迪南 我希望的是以後在和如今一樣的愛情中享受著平和的日子、美秀的兒女和綿綿的生命,因此即使在最幽冥的暗室中,在最方便的場合,有伺隙而來的魔鬼的最強烈的煽惑,也不能使我的廉恥化為肉欲,而輕輕地損毀了舉行婚禮那天的無比的歡樂。可是那樣的一天來得也太慢了,我覺得不是太陽神的駿馬在途中跑垮了,便是黑夜被繫禁在冥域了。

  普洛斯彼羅 說得很好。坐下來跟她談話吧,她是屬於你的。喂,愛麗兒!我的勤勞的僕人,愛麗兒!

  ──愛麗兒上。

  愛麗兒 我的威嚴的主人有什麼吩咐?我在這裡。

  普洛斯彼羅 你跟你的小夥計們把剛才的事情辦得很好;我必須再差你們作一件這樣的把戲。去把你手下的小嘍囉們召喚到這兒來;叫他們趕快裝扮起來;因為我必須在這一對年輕人的面前賣弄賣弄我的法術;我曾經答應過他們,他們也在盼望著。

  愛麗兒 即刻嗎?

  普洛斯彼羅 是的,一霎眼的時間內就得辦好。

  愛麗兒 

  你來去還不曾出口,

    你呼吸還留著沒透,

    我們早腳尖兒飛快,

    扮鬼臉大夥兒都在,

    主人,你愛我不愛?

  普洛斯彼羅 我很愛你,我的伶俐的愛麗兒!在我沒有叫你之前,不要就來。

  愛麗兒 好,我知道。(下。)

  普洛斯彼羅 當心保持你的忠實,不要太恣意調情。血液中的火焰一燃燒起來,最堅強的誓言也就等於草稈。節制一些吧,否則你的誓約就要守不住了!

  斐迪南 請您放心,老人家;皎白的處女的冰雪,早已壓伏了我胸中的欲火。

  普洛斯彼羅 好。──出來吧,我的愛麗兒!不要讓精靈們缺少一個,多一個倒不妨。輕輕快快地出來吧!大家不要響,只許靜靜地看!

  ──柔和的音樂;假面劇開始。精靈扮伊里斯【註:希臘羅馬神話中諸神之信使,又為虹之女神。】上。

  伊里斯 刻瑞斯【註:希臘羅馬神話中司農事及大地之女神。】,最豐饒的女神,我是天上的彩虹,我是天后的使官,天后在雲端,傳旨請你離開你那繁榮著小麥、大麥、黑麥、燕麥、野豆、豌豆的膏田;離開你那羊群所遊息的茂草的山坡,以及飼牧牠們的滿鋪著芻草的平原;離開你那生長著立金花和蒲葦的堤岸,多雨的四月奉著你的命令而把它裝飾著的,在那裡給清冷的水仙女們備下了潔淨的新冠;離開你那為失戀的情郎們所愛好而徘徊其下的金雀花的藪叢;你那牽藤的葡萄園;你那荒瘠碕曲的海濱,你所散步遊息的所在:請你離開這些地方,到這裡的草地上來,和尊嚴的天后陛下一同遊戲;她的孔雀已經輕捷地飛翔起來了,請你來陪駕吧,富有的刻瑞斯。

  ──刻瑞斯上。

  刻瑞斯 萬福,你永遠服從著天后命令的,五彩繽紛的使者!你用你的橙黃色的翼膀常常灑下甘露似的清新的陣雨在我的花朵上面,用你的青色的弓的兩端為我的林木叢生的地畝和沒有灌枝的高原披上了富麗的肩巾:敢問你的王后喚我到這細草原上來,有什麼吩咐?

  伊里斯 為要慶祝真心的愛情的結合,大量地賜福給這一雙有福的戀人。

  刻瑞斯 告訴我,天虹,你知不知道維納斯或她的兒子是否也隨侍著天后?自從她們用詭計使我的女兒陷在幽冥的狄斯的手中以後,我已經立誓不再見她和她那盲目的小兒的無恥的面孔了。【註:狄斯為幽冥之主,娶刻瑞斯之女普洛塞庇那為妻;後者即春之女神,每年一次被釋返地上。維納斯之子即小愛神邱比特,因俗語云愛情是盲目的,故云「盲目的小兒」。】


  伊里斯 不要擔心會碰見她;我遇見她的靈駕由一對對的白鴿拖引著,正衝破雲霄,向帕福斯【註:維納斯神廟所在地。】而去,她的兒子同車陪著她。她們因為這裡的這一對男女曾經立誓在許門的火炬未燃著以前不得同衾,因此想要在他們身上幹一些無賴的把戲,可是白費了心機;馬斯的情婦【註:馬斯,希臘羅馬神話裡的戰神,與愛神維納斯有私。】已經滿心暴躁地回去;她那發惱的兒子已經折斷了他的箭,發誓以後不再射人,只是跟麻雀們開開玩笑,打算做一個好孩子了。

  刻瑞斯 最高貴的王后,偉大的朱諾【註:希臘羅馬神話中的天后。】來了;從她的步履上我辨認得出來。

  ──朱諾上。

  朱諾 我的豐饒的賢妹安好?跟我去祝福這一對璧人,讓他們一生幸福,產出美好的後裔來。(唱)

    富貴尊榮,美滿良姻,

    百年偕老,子孫盈庭;

    幸福朝朝,歡娛暮暮,

    朱諾向你們恭賀!

  刻瑞斯 (唱)

    田多落穗,積穀盈倉,

    葡萄成簇,摘果滿筐;

    秋去春來,如心所欲,

    刻瑞斯為你們祝福!

  斐迪南 這是一個最神奇的幻景,這樣迷人而諧美!我能不能猜想這些都是精靈呢?

  普洛斯彼羅 是的,這些是我從他們的世界裡用法術召喚來表現我一時的空想的精靈們。

  斐迪南 讓我終老在這裡吧!有著這樣一位人間稀有的神奇而賢哲的父親,這地方簡直是天堂了。

  ──朱諾與刻瑞斯作耳語,授命令於伊里斯。

  普洛斯彼羅 親愛的,莫作聲!朱諾和刻瑞斯在那兒嚴肅地耳語,將要有一些另外的事情。噓!不要開口!否則我們的魔法就要破解了。

  伊里斯 戴著蒲葦之冠,眼光永遠是那麼柔和的、住在蜿蜒的河流中的仙女們啊!離開你們那渦捲的河床,到這青青的草地上來答應朱諾的召喚吧!前來,冷潔的水仙們,伴著我們一同慶祝一段良緣的締結,不要太遲了。

  ──若干水仙女上。

  伊里斯 你們在八月的日光下蒸曬著的辛苦的刈禾人,離開你們的田畝,到這裡來歡樂一番;戴上你們麥稈的帽子,一個一個地來和這些清豔的水仙們跳起鄉村的舞蹈來吧!

  ──若干服飾齊整的刈禾人上,和水仙女們一齊作優美的舞蹈;臨了時普洛斯彼羅突起發言,在一陣奇異地、幽沉的、雜亂的聲音中,眾精靈悄然隱去。

  普洛斯彼羅 (旁白)我已經忘記了那個畜生凱列班和他的同黨想來謀取我生命的奸謀,他們所定的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向精靈們)很好!現在完了,去吧!

  斐迪南 這可奇怪了,你的父親在發著很大的脾氣。

  米蘭達 直到今天為止,我從來不曾看見過他狂怒到這樣子。

  普洛斯彼羅 王子,你瞧上去似乎有點驚疑的神氣。高興起來吧,我兒;我們的狂歡已經終止了。我們的這一些演員們,我曾經告訴過你,原是一群精靈;他們都已化成淡煙而消散了。如同這虛無縹緲的幻景一樣,入雲的樓閣、瑰偉的宮殿、莊嚴的廟堂,甚至地球自身,以及地球上所有的一切,都將同樣消散,就像這一場幻景,連一點煙雲的影子都不曾留下。構成我們的料子也就是那夢幻的料子;我們的短暫的一生,前後都環繞在酣睡之中。王子,我心中有些昏亂,原諒我不能控制我的弱點;我的衰老的頭腦有些昏了。不要因為我的年老不中用而不安。假如你們願意,請回到我的洞裡休息一下。我將略作散步,安定安定我焦躁的心境。

  米蘭達,斐迪南 願你安靜啊!(下。)

  普洛斯彼羅 趕快來!謝謝你,愛麗兒,來啊!

  ──愛麗兒上。

  愛麗兒 我永遠準備著執行你的意志。有什麼吩咐?


  普洛斯彼羅 精靈,我們必須預備著對付凱列班。

  愛麗兒 是的,我的命令者;我在扮演刻瑞斯的時候就想對你說,可是我深恐觸怒了你。

  普洛斯彼羅 再對我說一次,你把這些惡人安置在什麼地方?

  愛麗兒 我告訴過你,主人,他們喝得醉醺醺的,勇敢得了不得;他們怒打著風,因為風吹到了他們的臉上,痛擊著地面,因為地面吻了他們的腳;但總是不忘記他們的計劃。於是我敲起小鼓來;一聽見了這聲音,他們便像狂野的小馬一樣,聳起了他們的耳朵,睜大了他們的眼睛,掀起了他們的鼻孔,似乎音樂是可以嗅到的樣子。這樣我迷惑了他們的耳朵,使他們像小牛跟從著母牛的叫聲一樣,跟我走過了一簇簇長著尖齒的野茨,咬人的刺金雀和銳利的荊棘叢,把他們可憐的脛骨刺穿。最後我把他們遺留在離開這裡不遠的那口滿是浮渣的汙水池中,水沒到了下巴,他們卻在那兒手舞足蹈,把一池臭水攪得比他們的臭腳還臭。

  普洛斯彼羅 幹得很好,我的鳥兒。你仍舊隱形前去,把我室內的華麗的衣服拿來,好把這些惡賊們誘上圈套。

  愛麗兒 我去,我去。(下。)

  普洛斯彼羅 一個魔鬼,一個天生的魔鬼,教養也改不過他的天性來;在他身上我一切好心的努力都全然白費。他的形狀隨著年紀而一天醜陋似一天,他的心也一天一天腐爛下去。我要把他們狠狠懲治一頓,直至他們因痛苦而呼號。

  ──愛麗兒攜帶許多華服等上。

  普洛斯彼羅 來,把它們掛起在這根繩上。

  ──普洛斯彼羅與愛麗兒隱身留原處。凱列班、斯丹法諾、特林鳩羅三人渾身淋溼上。

  凱列班 請你們腳步放輕些,不要讓瞎眼的鼴鼠聽見了我們的足聲。我們現在已經走近他的洞窟了。

  斯丹法諾 怪物,你說你那個不會害人的仙人簡直跟我們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特林鳩羅 怪物,我滿鼻子都是馬尿的氣味,把我噁心得不得了。

  斯丹法諾 我也是這樣。你聽見嗎,怪物?要是我向你一發起惱來,當心點兒……

  特林鳩羅 你不過是一個走投無路的怪物罷了。

  凱列班 好老爺,不要惱我,耐心些;因為我將要帶給您的好處可以抵償過這場不幸。請你們輕輕地講話;大家要靜得好像在深夜裡一樣。

  特林鳩羅 呃,可是我們的酒瓶也落在池裡了。

  斯丹法諾 這不單是恥辱和不名譽,簡直是無限的損失。

  特林鳩羅 這比渾身淋溼更使我痛心;可是,怪物,你卻說那是你的不會害人的仙人。

  斯丹法諾 我一定要去把我的酒瓶撈起來,即使我必須沒頭沒腦鑽在水裡。

  凱列班 我的王爺,請您安靜下來。瞧這裡,這便是洞口了;不要響,走進去。把那件大好的惡事幹起來,這島便屬您所有了;我,您的凱列班,將要永遠舐您的腳。

  斯丹法諾 讓我握你的手;我開始動了殺人的念頭了。

  特林鳩羅 啊,斯丹法諾大王!大老爺!尊貴的斯丹法諾!瞧這兒有多麼好的衣服給您穿呀!

  凱列班 讓它去,你這蠢貨!這些不過是廢物罷了。

  特林鳩羅 哈哈,怪物!什麼是舊衣莊上的貨色,我們是看得出來的。啊,斯丹法諾大王!

  斯丹法諾 放下那件袍子,特林鳩羅!憑著我這手起誓,那件袍子我要。

  特林鳩羅 請大王拿去好了。

  凱列班 願這傻子渾身起水腫!你老是戀戀不捨這種廢料有什麼意思呢?別去理這些個,讓我們先去行刺。要是他醒了,他會使我們從腳心到頭頂遍體鱗傷,把我們弄成不知什麼樣子的。

  斯丹法諾 別開口,怪物!──繩太太,這不是我的短外套嗎?本來吊在你繩上,現在吊在我身上;短外衣呀,我說,你別「掉」了毛,變個禿頭鵰才好。

  特林鳩羅 妙極妙極!大王高興的話,讓我們橫七豎八一齊偷了去!

  斯丹法諾 你這句話說得很妙,賞給你這件衣服吧。只要我做這裡的國王,聰明人總不會被虧待的。「橫七豎八偷了去」是一句絕妙的俏皮話,再賞你一件衣服。

  特林鳩羅 怪物,來啊,塗一些膠在你的手指上,把其餘的都拿去吧。

  凱列班 我什麼都不要。我們將要錯過了時間,大家要變成蠢鵝,或是額角低得難看的猴子了!

  斯丹法諾 怪物,別連手都不動一動;給我把這件衣服拿到我那放著大酒桶的地方去,否則我的國境內不許你立足。去,把這拿去。

  特林鳩羅 還有這一件。

  斯丹法諾 呃,還有這一件。

  ──幕內獵人的聲音。若干精靈化作獵犬上,將斯丹法諾等三人追逐;普洛斯彼羅和愛麗兒嗾著牠們。

  普洛斯彼羅 嗨!莽丁,嗨!

  愛麗兒 雪狒!那邊去,雪狒!

  普洛斯彼羅 飛雷!飛雷!那邊,鐵龍!那邊!聽,聽!(凱列班、斯丹法諾、特林鳩羅被驅下)去叫我的妖精們用厲害的痙攣磨他們的骨節;叫他們的肌肉像老年人那樣抽搐起來,掐得他們滿身都是傷痕,比豹子或山貓身上的斑點還多。

  愛麗兒 聽!他們在呼號呢。

  普洛斯彼羅 讓他們被痛痛快快地追一下子。此刻我的一切仇人們都在我的手掌之中了;不久我的工作便可完畢,你就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氣,暫時你再跟我來,幫我一些忙吧。(同下。)

暴風雨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