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幕



  第一場 普洛斯彼羅洞室之前

  ──普洛斯彼羅穿法衣上;愛麗兒隨上。

  普洛斯彼羅 現在我的計劃將告完成;我的魔法毫無差失;我的精靈們俯首聽命;一切按部就班順利地過去。是什麼時候了?

  愛麗兒 將近六點鐘。你曾經說過,主人,在這時候我們的工作應當完畢。

  普洛斯彼羅 當我剛興起這場暴風雨的時候,我曾經這樣說過。告訴我,我的精靈,國王和他的從者們怎麼樣啦?

  愛麗兒 按照著你的吩咐,他們仍舊照樣囚禁在一起,同你離開他們的時候一樣,在蔭蔽著你的洞室的那一列大菩提樹底下聚集著這一群囚徒;你要是不把他們釋放,他們便一步路也不能移動。國王、他的弟弟和你的弟弟,三個人都瘋了;其餘的人在為他們悲泣,充滿了憂傷和驚駭;尤其是那位你所稱為「善良的老大臣貢柴羅」的,他的眼淚一直從他的鬍鬚上淋了下來,就像從茅簷上流下來的冬天的滴水一樣。你在他們身上所施的魔術的力量是這麼大,要是你現在看見了他們,你的心也一定會軟下來。

  普洛斯彼羅 你這樣想嗎,精靈?

  愛麗兒 如果我是人類,主人,我會覺得不忍的。

  普洛斯彼羅 我的心也將會覺得不忍。你不過是一陣空氣罷了,居然也會感覺到他們的痛苦;我是他們的同類,跟他們一樣敏銳地感到一切,和他們有著同樣的感情,難道我的心反會比你硬嗎?雖然他們給我這樣大的迫害,使我痛心切齒,但是我寧願壓伏我的憤恨而聽從我的更高尚的理性;道德的行動較之仇恨的行動是可貴得多的。要是他們已經悔過,我的唯一的目的也就達到終點,不再對他們更有一點怨恨。去把他們釋放了吧,愛麗兒。我要給他們解去我的魔法,喚醒他們的知覺,讓他們仍舊恢復本來的面目。

  愛麗兒 我去領他們來,主人。(下。)

  普洛斯彼羅 你們山河林沼的小妖們;踏沙無痕、追逐著退潮時的海神而等他一轉身來便又倏然逃去的精靈們;在月下的草地上留下了環舞的圈跡,使羊群不敢走近的小神仙們;以及在半夜中以製造菌蕈為樂事,一聽見肅穆的晚鐘便雀躍起來的你們:雖然你們不過是些弱小的精靈,但我藉著你們的幫助,才能遮暗了中天的太陽,喚起作亂的狂風,在青天碧海之間激起浩蕩的戰爭:我把火給與震雷,用喬武大神的霹靂劈碎了他自己那株粗幹的橡樹;我使穩固的海岬震動,連根拔起松樹和杉柏:因著我的法力無邊的命令,墳墓中的長眠者也被驚醒,打開了墓門出來。但現在我要捐棄這種狂暴的魔術,僅僅再要求一些微妙的天樂,化導他們的心性,使我能得到我所希望的結果;以後我便將折斷我的魔杖,把它埋在幽深的地底,把我的書投向深不可測的海心。

  ──莊嚴的音樂。愛麗兒重上;他的後面跟隨著神情狂亂的阿隆佐,由貢柴羅隨侍;西巴斯辛與安東尼奧也和阿隆佐一樣,由阿德里安及弗蘭西斯科隨侍;他們都步入普洛斯彼羅在地上所劃的圓圈中,被魔法所禁,呆立不動。普洛斯彼羅看見此情此景,開口說道:

  普洛斯彼羅 莊嚴的音樂是對於昏迷的幻覺的無上安慰,願它醫治好你們那在煎炙著的失去作用的腦筋!站在那兒吧,因為你們已經被魔法所制伏了。聖人一樣的貢柴羅,可尊敬的人!我的眼睛一看見了你,便油然墮下同情的眼淚來。魔術的力量在很快地消失,如同晨光悄悄掩襲暮夜,把黑暗消解了一樣,他們那開始抬頭的知覺已經在驅除那蒙蔽住他們清明的理智的迷糊的煙霧了。啊,善良的貢柴羅!不單是我的真正的救命恩人,也是你所跟隨著的君主的一位忠心耿耿的臣子,我要在名義上、在實際上重重報答你的好處。你,阿隆佐,對待我們父女的手段未免太殘酷了!你的兄弟也是一個幫凶的人。你現在也受到懲罰了,西巴斯辛!你,我的骨肉之親的兄弟,為著野心,忘卻了憐憫和天性;在這裡又要和西巴斯辛謀弒你們的君王,為著這緣故他的良心的受罰是十分厲害的;我寬恕了你,雖然你的天性是這樣刻薄!他們的知覺的浪潮已經在漸漸激漲起來,不久便要沖上了現在還是一片黃泥的理智的海岸。在他們中間還不曾有一個人看見我,或者會認識我。愛麗兒,給我到我的洞裡去把我的帽子和佩劍拿來。(愛麗兒下)我要顯出我的本來面目,重新打扮做舊時的米蘭公爵的樣子。快一些,精靈!你不久就可以自由了。

  ──愛麗兒重上,唱歌,一面幫助普洛斯彼羅裝束。

  愛麗兒 (唱)

    蜂兒吮啜的地方,我也在那兒吮啜;

    在一朵蓮香花的冠中我躺著休息;

    我安然睡去,當夜梟開始牠的嗚咽。

    騎在蝙蝠背上我快活地飛舞翩翩,

    快活地快活地追隨著逝去的夏天;

    快活地快活地我要如今

    向垂在枝頭的花底安身。

  普洛斯彼羅 啊,這真是我的可愛的愛麗兒!我真捨不得你;但你必須有你的自由。──好了,好了。──你仍舊隱著身子,到國王的船裡去:水手們都在艙口下面熟睡著,先去喚醒了船長和水手長之後,把他們引到這裡來!快一些。

  愛麗兒 我乘風而去,不等到你的脈搏跳了兩跳就回來。(下。)

  貢柴羅 這兒有著一切的迫害、苦難、驚奇和駭愕;求神聖把我們帶出這可怕的國土吧!

  普洛斯彼羅 請您看清楚,大王,被害的米蘭公爵普洛斯彼羅在這裡。為要使您相信對您講話的是一個活著的邦君,讓我擁抱您;對於您和您的同伴們,我是竭誠歡迎!

  阿隆佐 我不知道你真的是不是他,或者不過是一些欺人的鬼魅,如同我不久以前所遇到的。但是你的脈搏跳得和尋常血肉的人一樣;而且自從我一見你之後,那使我發狂的精神上的痛苦已減輕了些。如果這是一件實在發生的事,那定然是一段最稀奇的故事。你的公國我奉還給你,並且懇求你饒恕我的罪惡。──但是普洛斯彼羅怎麼還會活著而且在這裡呢?

  普洛斯彼羅 尊貴的朋友,先讓我把您老人家擁抱一下;您的崇高是不可以限量的。

  貢柴羅 我不能確定這是真實還是虛無。

  普洛斯彼羅 這島上的一些蜃樓海市曾經欺騙了你,以致使你不敢相信確實的事情。──歡迎啊,我的一切的朋友們!(向西巴斯辛、安東尼奧旁白)但是你們這一對貴人,要是我不客氣的話,可以當場證明你們是叛徒,叫你們的王上翻過臉來;可是現在我不想揭發你們。

  西巴斯辛 (旁白)魔鬼在他嘴裡說話嗎?

  普洛斯彼羅 不。講到你,最邪惡的人,稱你是兄弟也會玷汙了我的齒舌,但我饒恕了你的最卑劣的罪惡,一切全不計較了;我單單要向你討還我的公國,我知道那是你不得不把它交還的。

  阿隆佐 如果你是普洛斯彼羅,請告訴我們你的遇救的詳情,怎麼你會在這裡遇見我們。在三小時以前,我們的船毀沒在這海岸的附近;在這裡,最使我想起了心中慘痛的,我失去了我的親愛的兒子斐迪南!

  普洛斯彼羅 我聽見這消息很悲傷,大王。

  阿隆佐 這損失是無可挽回的,忍耐也已經失去了它的效用。

  普洛斯彼羅 我覺得您還不曾向忍耐求助。我自己也曾經遭到和您同樣的損失,但藉著忍耐的慈惠的力量,使我安之若素。

  阿隆佐 你也遭到同樣的損失!

  普洛斯彼羅 對我正是同樣重大,而且也是同樣新近的事;比之您,我更缺少任何安慰的可能,我所失去的是我的女兒。

  阿隆佐 一個女兒嗎?天啊!要是他們倆都活著,都在那不勒斯,一個做國王,一個做王后,那將是多麼美滿!真能這樣的話,我寧願自己長眠在我的孩子現今所在的海底。你的女兒是什麼時候失去的?

  普洛斯彼羅 就在這次暴風雨中。我看這些貴人們由於這次的遭遇,太驚愕了,惶惑得不能相信他們眼睛所見的是真實,他們嘴裡所說的是真的言語。但是,不論你們心裡怎樣迷惘,請你們相信我確實便是普洛斯彼羅,從米蘭被放逐出來的公爵;因了不可思議的偶然,恰恰在這兒你們沉舟的地方我登上陸岸,做了島上的主人。關於這事現在不要再多談了,因為那是要好多天才講得完的一部歷史,不是一頓飯的時間所能敘述得了,而且也不適宜於我們這初次的相聚。歡迎啊,大王!這洞窟便是我的宮廷,在這裡我也有寥寥幾個侍從,沒有一個外地的臣民。請您向裡面探望一下。因為您還給了我的公國,我也要把一件同樣好的禮物答謝您;至少也要獻出一個奇蹟來,使它給與您安慰,正像我的公國安慰了我一樣。

  ──洞門開啟,斐迪南與米蘭達在內對弈。

  米蘭達 好人,你在安排著作弄我。

  斐迪南 不,我的最親愛的,即使給我整個的世界我也不願欺弄你。

  米蘭達 我說你作弄我;可是就算你併吞了我二十個王國,我還是認為這是一場公正的遊戲。

  阿隆佐 倘使這不過是這島上的一場幻景,那麼我將要兩次失去我的親愛的孩子了。

  西巴斯辛 不可思議的奇蹟!

  斐迪南 海水雖然似乎那樣凶暴,然而卻是仁慈的;我錯怨了它們。(向阿隆佐跪下。)

  阿隆佐 讓一個快樂的父親的所有的祝福擁抱著你!起來,告訴我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米蘭達 神奇啊!這裡有多少好看的人!人類是多麼美麗!啊,新奇的世界,有這麼出色的人物!

  普洛斯彼羅 對於你這是新奇的。

  阿隆佐 和你一起玩著的這姑娘是誰?你們的認識頂多也不過三個鐘頭罷了。她是不是就是把我們拆散了又使我們重新聚合的女神?

  斐迪南 父親,她是凡人,但藉著上天的旨意她是屬於我的;我選中她的時候,無法徵詢父親的意見,而且那時我也不相信我還有一位父親。她就是這位著名的米蘭公爵的女兒;我常常聽見說起過他的名字,但從沒有看見過他一面。從他的手裡我得到了第二次生命;而現在這位小姐使他成為我的第二個父親。

  阿隆佐 那麼我也是她的父親了;但是唉,聽起來多麼使人奇怪,我必須向我的孩子請求寬恕!

  普洛斯彼羅 好了,大王,別再說了;讓我們不要把過去的不幸重壓在我們的記憶上。

  貢柴羅 我的心中感激得說不出話來,否則我早就開口了。天上的神明們,請俯視塵寰,把一頂幸福的冠冕降臨在這一對少年的頭上;因為把我們帶到這裡來相聚的,完全是上天的主意!

  阿隆佐 讓我跟著你說「阿門」,貢柴羅!

  貢柴羅 米蘭的主人被逐出米蘭,而他的後裔將成為那不勒斯的王族嗎?啊,這是超乎尋常喜事的喜事,應當用金字把它銘刻在柱上,好讓它傳至永久。在一次航程中,克拉莉貝爾在突尼西亞獲得了她的丈夫;她的兄弟斐迪南又在他迷失的島上找到了一位妻子;普洛斯彼羅在一座荒島上收回了他的公國;而我們大家呢,在每個人迷失了本性的時候,重新找著了各人自己。

  阿隆佐 (向斐迪南、米蘭達)讓我握你們的手:誰不希望你們快樂的,讓憂傷和悲哀永遠占據他的心靈!

  貢柴羅 願如大王所說的,阿門!

  ──愛麗兒重上,船長及水手長驚愕地隨在後面。

  貢柴羅 瞧啊,大王!瞧!又有幾個我們的人來啦。我曾經預言過,只要陸地上有絞架,這傢伙一定不會淹死。喂,你這謾罵的東西!在船上由得你指天罵日,怎麼一上了岸響都不響了呢?難道你沒有把你的嘴巴帶到岸上來嗎?說來,有什麼消息?

  水手長 最好的消息是我們平安地找到了我們的王上和同伴;其次,在三個鐘頭以前我們還以為已經撞碎了的我們那條船,卻正和第一次下水的時候那樣結實、完好而齊整。

  愛麗兒 (向普洛斯彼羅旁白)主人,這些都是我去了以後所做的事。

  普洛斯彼羅 (向愛麗兒旁白)我的足智多謀的精靈!

  阿隆佐 這些事情都異乎尋常;它們越來越奇怪了。說,你怎麼會到這兒來的?

  水手長 大王,要是我自己覺得我是清清楚楚地醒著,也許我會勉強告訴您。可是我們都睡得像死去一般,也不知道怎麼一下子,都給關閉在艙口底下了。就在不久之前我們聽見了各種奇怪的響聲──怒號、哀叫、狂呼、鐺鎯的鐵鏈聲以及此外許多可怕的聲音,把我們鬧醒。立刻我們就自由了,個個都好好兒的;我們看見壯麗的王船絲毫無恙,明明白白在我們的眼前;我們的船長一面看著它,一面手舞足蹈。忽然一下子莫名其妙地,我們就像在夢中一樣糊裡糊塗地離開了其餘的兄弟,被帶到這裡來了。

  愛麗兒 (向普洛斯彼羅旁白)幹得好不好?

  普洛斯彼羅 (向愛麗兒旁白)出色極了,我的勤勞的精靈!你就要得到自由了。

  阿隆佐 這真叫人像墮入五里霧中一樣!這種事情一定有一個超自然的勢力在那兒指揮著;願神明的啟迪給我們一些指示吧!

  普洛斯彼羅 大王,不要因為這種怪事而使您心裡迷惑不寧;不久我們有了空暇,我便可以簡簡單單地向您解答這種種奇蹟,使您覺得這一切的發生,未嘗不是可能的事。現在請高興起來,把什麼事都往好的方面著想吧。(向愛麗兒旁白)過來,精靈;把凱列班和他的夥伴們放出來,解去他們身上的魔法。(愛麗兒下)怎樣,大王?你們的一夥中還缺少幾個人,一兩個為你們所忘懷了的人物。

  ──愛麗兒驅凱列班、斯丹法諾、特林鳩羅上,各人穿著他們所偷得的衣服。

  斯丹法諾 讓各人為別人打算,不要顧到自己,【註:斯丹法諾正酒醉糊塗,語無倫次;按照他的本意,他該是想說:「讓各人為自己打算,不要顧到別人。」】因為一切都是命運。勇氣啊!出色的怪物,勇氣啊!

  特林鳩羅 要是裝在我頭上的眼睛不曾欺騙我,這裡的確是很堂皇的樣子。

  凱列班 塞提柏斯呀!這些才真是出色的精靈!我的主人真是一表非凡!我怕他要責罰我。

  西巴斯辛 哈哈!這些是什麼東西,安東尼奧大人?可以不可以用錢買的?

  安東尼奧 大概可以吧;他們中間的一個完全是一條魚,而且一定很可以賣幾個錢。

  普洛斯彼羅 各位大人,請瞧一瞧這些傢伙們身上穿著的東西,就可以知道他們是不是好東西。這個奇醜的惡漢的母親是一個很有法力的女巫,能夠叫月亮都聽她的話,能夠支配著本來由月亮操縱的潮汐。這三個傢伙作賊偷了我的東西;這個魔鬼生下來的雜種又跟那兩個東西商量謀害我的生命。那兩人你們應當認識,是您的人;這個壞東西我必須承認是屬於我的。

  凱列班 我免不了要被擰得死去活來。

  阿隆佐 這不是我的酗酒的膳夫斯丹法諾嗎?

  西巴斯辛 他現在仍然醉著;他從哪兒來的酒呢?

  阿隆佐 這是特林鳩羅,看他醉得天旋地轉。他們從哪兒喝這麼多的好酒,把他們的臉染得這樣血紅呢?你怎麼會變成這種樣子?

  特林鳩羅 自從我離開了你之後,我的骨髓也都浸酥了;我想這股氣味可以熏得連蒼蠅也不會在我的身上下卵了吧?

  西巴斯辛 喂,喂,斯丹法諾!

  斯丹法諾 啊!不要碰我!我不是什麼斯丹法諾,我不過是一堆動彈不得的爛肉。

  普洛斯彼羅 狗才,你要做這島上的王,是不是?

  斯丹法諾 那麼我一定是個倒楣的王爺。

  阿隆佐 這樣奇怪的東西我從來沒有看見過。(指凱列班。)

  普洛斯彼羅 他的行為跟他的形狀同樣都是天生地下劣。──去,狗才,到我的洞裡去;把你的同伴們也帶了進去。要是你希望我饒恕的話,把裡面打掃得乾淨點兒。

  凱列班 是,是,我就去。從此以後我要聰明一些,學學討好的法子。我真是一頭比六頭蠢驢合起來還蠢的蠢貨!竟會把這種醉漢當做神明,向這種蠢才叩頭膜拜!

  普洛斯彼羅 快滾開!

  阿隆佐 滾吧,把你們那些衣服仍舊歸還到原來尋得的地方去。

  西巴斯辛 什麼尋得,是偷的呢。(凱列班、斯丹法諾、特林鳩羅同下。)

  普洛斯彼羅 大王,我請您的大駕和您的隨從們到我的洞窟裡來;今夜暫時要屈你們在這兒宿一夜。一部分的時間我將銷磨在談話上,我相信那種談話會使時間很快溜過;我要告訴您我的生涯中的經歷,以及一切自從我到這島上來之後所遭遇的事情。明天早晨我要帶著你們上船回到那不勒斯去;我希望我們所疼愛的孩子們的婚禮就在那兒舉行;然後我要回到我的米蘭,在那兒等待著瞑目長眠的一天。

  阿隆佐 我渴想聽您講述您的經歷,那一定會使我們的耳朵著迷。

  普洛斯彼羅 我將從頭到尾向您細講;並且答應您一路上將會風平浪靜,有吉利的順風吹送,可以趕上已經去遠了的您的船隊。(向愛麗兒旁白)愛麗兒,我的小鳥,這事要託你辦理;以後你便可以自由地回到空中,從此我們永別了!──請你們過來。(同下。)

  收場詩

  普洛斯彼羅致辭:

    現在我已把我的魔法盡行拋棄,

    剩餘微弱的力量都屬於我自己;

    橫在我面前的分明有兩條道路,

    不是終身被符籙把我在此幽錮,

    便是憑藉你們的力量重返故鄉。

    既然我現今已把我的舊權重握,

    饒恕了迫害我的仇人,請再不要

    把我永遠錮閉在這寂寞的荒島!

    求你們解脫了我靈魂上的繫鎖,

    賴著你們善意殷勤的鼓掌相助;

    再煩你們為我吹噓出一口和風,

    好讓我們的船隻一齊鼓滿帆篷。

    否則我的計劃便落空。我再沒有

    魔法迷人,再沒有精靈為我奔走;

    我的結局將要變成不幸的絕望,

    除非依託著萬能的祈禱的力量,

    它能把慈悲的神明的中心刺徹,

    赦免了可憐的下民的一切過失。

    你們有罪過希望別人不再追究,

    願你們也格外寬大,給我以自由!(下。)

暴風雨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