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爾王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幕



  第一場 多佛附近英軍營地

  ──旗鼓前導,愛德蒙、雷根、軍官、兵士及侍從等上。

  愛德蒙 (向一軍官)你去問一聲公爵,他是不是仍舊保持著原來的決心,還是因為有了其他的理由,已經改變了方針;他這個人搖擺不定,畏首畏尾;我要知道他究竟抱著怎樣的主張。(軍官下。)

  雷根 我那姊姊差來的人一定在路上出了事啦。

  愛德蒙 那可說不定,夫人。

  雷根 好爵爺,我對你的一片好心,你不會不知道的;現在請你告訴我,老老實實地告訴我,你不愛我的姊姊嗎?

  愛德蒙 我只是按照我的名分敬愛她。

  雷根 可是你從來沒有深入我的姊夫的禁地嗎?

  愛德蒙 這樣的思想是有失您自己的體統的。

  雷根 我怕你們已經打成一片,她心坎兒裡只有你一個人哩。

  愛德蒙 憑著我的名譽起誓,夫人,沒有這樣的事。

  雷根 我絕不答應她;我的親愛的爵爺,不要跟她親熱。

  愛德蒙 您放心吧。──她跟她的公爵丈夫來啦!

  ──旗鼓前導,奧本尼、高納里爾及兵士等上。

  高納里爾 (旁白)我寧願這一次戰爭失敗,也不讓我那個妹子把他從我手裡奪了去。

  奧本尼 賢妹久違了。伯爵,我聽說王上已經帶了一班受不住我國的苛政、高呼不平的人們,到他女兒的地方去了。要是我們所興的是一場不義之師,我是再也提不起我的勇氣來的;可是現在的問題,並不是我們的王上和他手下的一群人在法國的煽動之下,用堂堂正正的理由向我們興師問罪,而是法國舉兵侵犯我們的領土,這是我們所不能容忍的。

  愛德蒙 您說得有理,佩服,佩服。

  雷根 這種話講它做什麼呢?

  高納里爾 我們只須同心合力,打退敵人,這些內部的糾紛,不是現在所要討論的問題。

  奧本尼 那麼讓我們跟那些久歷戎行的戰士們討論討論我們所應該採取的戰略吧。

  愛德蒙 很好,我就到您的帳裡來叨陪末議。

  雷根 姊姊,您也跟我們一塊兒去嗎?

  高納里爾 不。

  雷根 您怎麼可以不去?來,請吧。

  高納里爾 (旁白)哼!我明白你的意裡。(高聲)好,我就去。

  ──愛德伽喬裝上。

  愛德伽 殿下要是不嫌我微賤,請聽我說一句話。

  奧本尼 你們先請一步,我就來。──說。(愛德蒙、雷根、高納里爾、軍官、兵士及侍從等同下。)

  愛德伽 在您沒有開始作戰以前,先把這封信拆開來看一看。要是您得到勝利,可以拍馬屁為信號,叫我出來;雖然您看我是這樣一個下賤的人,我可以請出一個證人來,證明這信上所寫的事。要是您失敗了,那麼您在這世上的使命已經完畢,一切陰謀也都無能為力了。願命運眷顧您!

  奧本尼 等我讀了信你再去。

  愛德伽 我不能。時候一到,您只要叫傳令官傳喚一聲,我就會出來的。

  奧本尼 那麼再見;你的信我拿回去看吧。(愛德伽下。)

  ──愛德蒙重上。

  愛德蒙 敵人已經望得見了;快把您的軍隊集合起來。這兒記載著根據精密偵查所得的敵方軍力的估計;可是現在您必須快點兒了。

  奧本尼 好,我們準備迎敵就是了。(下。)

  愛德蒙 我對這兩個姊姊都已經立下愛情的盟誓;她們彼此互懷嫉妒,就像被蛇咬過的人見不得蛇的影子一樣。我應該選擇哪一個呢?兩個都要?只要一個?還是一個也不要?要是兩個全都留在世上,我就一個也不能到手;娶了那寡婦,一定會激怒她的姊姊高納里爾;可是她的丈夫一天不死,我又怎麼能跟她成雙配對?現在我們還是要借他做號召軍心的幌子;等到戰事結束以後,她要是想除去他,讓她自己設法結果他的性命吧。照他的意思,李爾和考狄利亞兩人被我們捉到以後,是不能加害的:可是假如他們果然落在我們手裡,我們可絕不讓他們得到他的赦免;因為我保全自己的地位要緊,什麼天理良心只好一概不論。(下。)

  ※※※

  第二場 兩軍營地之間的原野

  ──內號角聲。旗鼓前導,李爾及考狄利亞率軍隊上;同下。愛德伽及葛羅斯特上。

  愛德伽 來,老人家,在這樹蔭底下坐坐吧;但願正義得到勝利!要是我還能夠回來見您,我一定會給您好消息的。


  葛羅斯特 上帝照顧您,先生!(愛德伽下。)

  ──號角聲;有頃,內吹退軍號。愛德伽重上。

  愛德伽 去吧,老人家!把您的手給我;去吧!李爾王已經失敗,他跟他的女兒都被他們捉去了。把您的手給我;來。

  葛羅斯特 不,先生,我不想再到什麼地方去了;讓我就在這兒等死吧。

  愛德伽 怎麼!您又轉起那種壞念頭來了嗎?人們的生死都不是可以勉強求到的,你應該耐心忍受天命的安排。來。

  葛羅斯特 那也說得有理。(同下。)

  ※※※

  第三場 多佛附近英軍營地

  ──旗鼓前導,愛德蒙凱旋上;李爾、考狄利亞被俘隨上;軍官、兵士等同上。

  愛德蒙 來人,把他們押下去,好生看守,等上面發落下來,再作道理。

  考狄利亞 存心良善的反而得到惡報,這樣的前例是很多的。我只是為了你,被迫害的國王,才感到悲傷;否則儘管欺人的命運向我橫眉怒目,我也不把她的凌辱放在心上。我們要不要去見見這兩個女兒和這兩個姊姊?

  李爾 不,不,不,不!來,讓我們到監牢裡去。我們兩人將要像籠中之鳥一般唱歌;當你求我為你祝福的時候,我要跪下來求你饒恕;我們就這樣生活著,祈禱,唱歌,說些古老的故事,嘲笑那班像金翅蝴蝶般的廷臣,聽聽那些可憐的人們講些宮廷裡的消息;我們也要跟他們在一起談話,誰失敗,誰勝利,誰在朝,誰在野,用我們的意見解釋各種事情的奧祕,就像我們是上帝的耳目一樣;在囚牢的四壁之內,我們將要冷眼看那些朋比為奸的黨徒隨著月亮的圓缺而升沉。

  愛德蒙 把他們帶下去。

  李爾 對於這樣的祭物,我的考狄利亞,天神也要焚香致敬的。我果然把你捉住了嗎?誰要是想分開我們,必須從天上取下一把火炬來像驅逐狐狸一樣把我們趕散。揩乾你的眼睛;讓惡瘡爛掉他們的全身,他們也不能使我們流淚,我們要看他們活活餓死。來。(兵士押李爾、考狄利亞下。)

  愛德蒙 過來,隊長。聽著,把這一通密令拿去;(以一紙授軍官)跟著他們到監牢裡去。我已經把你提升了一級,要是你能夠照這密令上所說的執行,一定大有好處。你要知道,識時務的才是好漢;心腸太軟的人不配佩帶刀劍。我吩咐你去幹這件重要的差使,你可不必多問,願意就做,不願意就另謀出路吧。

  軍官 我願意,大人。

  愛德蒙 那麼去吧;你立了這一個功勞,你就是一個幸運的人。聽著,事不宜遲,必須照我所寫的辦法趕快辦好。

  軍官 我不會拖車子,也不會吃乾麥;只要是男子漢幹的事,我就會幹。(下。)

  ──喇叭奏花腔。奧本尼、高納里爾、雷根 、軍官及侍從等上。

  奧本尼 伯爵,你今天果然表明了你是一個將門之子;命運眷顧著你,使你克奏膚功,跟我們敵對的人都已經束手就擒。請你把你的俘虜交給我們,讓我們一方面按照他們的身分,一方面顧到我們自身的安全,決定一個適當的處置。

  愛德蒙 殿下,我已經把那不幸的老王拘禁起來,並且派兵嚴密監視了;我認為應該這樣辦;他的高齡和尊號都有一種莫大的魔力,可以吸引人心歸附他,要是不加防範,恐怕我們的部下都要受他的煽惑而對我們反戈相向。那王后我為了同樣的理由,也把她一起下了監;他們明天或者遲一兩天就可以受你們的審判。現在弟兄們剛剛流過血汗,喪折了不少的朋友親人,他們感受戰爭的殘酷,未免心中激憤,這場爭端無論理由怎樣正大,在他們看來也就成為是可詛咒的了;所以審問考狄利亞和她的父親這一件事,必須在一個更適當的時候舉行。

  奧本尼 伯爵,說一句不怕你見怪的話,你不過是一個隨征的將領,我並沒有把你當作一個同等地位的人。

  雷根 假如我願意,為什麼他不能和你分庭抗禮呢?我想你在說這樣的話以前,應該先問問我的意思才是。他帶領我們的軍隊,受到我的全權委任,憑著這一層親密的關係,也夠資格和你稱兄道弟了。


  高納里爾 少親熱點兒吧;他的地位是他靠著自己的才能造成的,並不是你給他的恩典。

  雷根 我把我的權力付託給他,他就能和最尊貴的人匹敵。

  高納里爾 要是他做了你的丈夫,至多也不過如此吧。

  雷根 笑話往往會變成預言。

  高納里爾 呵呵!看你擠眉弄眼的,果然有點兒邪氣。

  雷根 太太,我現在身子不大舒服,懶得跟你鬥口了。將軍,請你接受我的軍隊、俘虜和財產;這一切連我自己都由你支配;我是你的獻城降服的臣僕;讓全世界為我證明,我現在把你立為我的丈夫和君主。

  高納里爾 你想要受用他嗎?

  奧本尼 那不是你所能阻止的。

  愛德蒙 也不是你所能阻止的。

  奧本尼 雜種,我可以阻止你們。

  雷根 (向愛德蒙)叫鼓手打起鼓來,和他決鬥,證明我已經把尊位給了你。

  奧本尼 等一等,我還有話說。愛德蒙,你犯有叛逆重罪,我逮捕你;同時我還要逮捕這一條金鱗的毒蛇。(指高納里爾)賢妹,為了我的妻子的緣故,我必須要求您放棄您的權利;她已經跟這位勳爵有約在先,所以我,她的丈夫,不得不對你們的婚姻表示異議。要是您想結婚的話,還是把您的愛情用在我的身上吧,我的妻子已經另有所屬了。

  高納里爾 這一段穿插真有趣!

  奧本尼 葛羅斯特,你現在甲冑在身;讓喇叭吹起來;要是沒有人出來證明你所犯的無數凶殘罪惡,眾目昭彰的叛逆重罪,這兒是我的信物;(擲下手套)在我沒有剖開你的胸口,證明我此刻所宣布的一切以前,我絕不讓一些食物接觸我的嘴唇。

  雷根 噯喲!我病了!我病了!

  高納里爾 (旁白)要是你不病,我也從此不相信毒藥了。

  愛德蒙 這兒是我給你的交換品;(擲下手套)誰罵我是叛徒的,他就是個說謊的惡人。叫你的喇叭吹起來吧;誰有膽量,出來,我可以向他、向你、向每一個人證明我的不可動搖的忠心和榮譽。

  奧本尼 來,傳令官!

  愛德蒙 傳令官!傳令官!

  奧本尼 信賴你個人的勇氣吧;因為你的軍隊都是用我的名義徵集的,我已經用我的名義把他們遣散了。

  雷根 我的病越來越厲害啦!

  奧本尼 她身體不舒服;把她扶到我的帳裡去。(侍從扶雷根下)過來,傳令官。

  ──傳令官上。

  奧本尼 叫喇叭吹起來。宣讀這一道命令。

  ──軍官拍馬屁!(喇叭吹響。)

  傳令官 (宣讀)「在本軍之中,如有身分高貴的將校官佐,願意證明愛德蒙──名分未定的葛羅斯特伯爵,是一個罪惡多端的叛徒,讓他在第三次喇叭聲中出來。該愛德蒙堅決自衛。」

  愛德蒙 吹!(喇叭初響)傳令官再吹!(喇叭再響。)傳令官再吹!(喇叭三響。內喇叭聲相應。)

  ──喇叭手前導,愛德伽武裝上。

  奧本尼 問明他的來意,為什麼他聽了喇叭的呼召到這兒來。

  傳令官 你是什麼人?你叫什麼名字?在軍中是什麼官級?為什麼你要應召而來?

  愛德伽 我的名字已經被陰謀的毒齒咬齧蛀蝕了;可是我的出身正像我現在所要來面對的敵手同樣高貴。

  奧本尼 誰是你的敵手?

  愛德伽 代表葛羅斯特伯爵愛德蒙的是什麼人?

  愛德蒙 他自己;你對他有什麼話說?

  愛德伽 拔出你的劍來,要是我的話激怒了一顆正直的心,你的兵器可以為你辯護;這兒是我的劍。聽著,雖然你有得是膽量、勇氣、權位和尊榮,雖然你揮著勝利的寶劍,奪到了新的幸運,可是憑著我的榮譽、我的誓言和我的騎士的身分所給我的特權,我當眾宣布你是一個叛徒,不忠於你的神明、你的兄長和你的父親,陰謀傾覆這一位崇高卓越的君王,從你的頭頂直到你的足下的塵土,徹頭徹尾是一個最可憎的逆賊。要是你說一聲「不」,這一柄劍、這一隻胳臂和我的全身的勇氣,都要向你的心口證明你說謊。

  愛德蒙 照理我應該問你的名字;可是你的外表既然這樣英勇,你的出言吐語,也可以表明你不是一個卑微的人,雖然按照騎士的規則,我可以拒絕你的挑戰,我卻不惜唾棄這些規則,把你所說的那種罪名仍舊丟回到你的頭上,讓那像地獄一般可憎的謊話吞沒你的心;憑著這一柄劍,我要在你的心頭挖破一個窟窿,把你的罪惡一起塞進去。吹起來,喇叭!(號角聲。二人決鬥。愛德蒙倒地。)

  奧本尼 留他活命,留他活命!

  高納里爾 這是詭計,葛羅斯特;按照決鬥的法律,你盡可以不接受一個不知名的對手的挑戰;你不是被人打敗,你是中了人家的計了。

  奧本尼 閉住你的嘴,婦人,否則我要用這一張紙塞住它了。且慢,騎士。你這比一切惡名更惡的惡人,讀讀你自己的罪惡吧。不要撕,太太;我看你也認識這一封信的。(以信授愛德蒙。)

  高納里爾 即使我認識這一封信,又有什麼關係!法律在我手中,不在你手中;誰可以控訴我?(下。)

  奧本尼 豈有此理!你知道這封信嗎?

  愛德蒙 不要問我知道不知道。

  奧本尼 追上她去;她現在情急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留心看著她。(一軍官下。)

  愛德蒙 你所指斥我的罪狀,我全都承認;而且我所幹的事,著實不止這一些呢,總有一天會全部暴露的。現在這些事已成過去,我也要永辭人世了。──可是你是什麼人,我會失敗在你的手裡?假如你是一個貴族,我願意對你不記仇恨。

  愛德伽 讓我們互相寬恕吧。在血統上我並不比你低微,愛德蒙;要是我的出身比你更高貴,你尤其不該那樣陷害我。我的名字是愛德伽,你的父親的兒子。公正的天神使我們的風流罪過成為懲罰我們的工具;他在黑暗淫邪的地方生下了你,結果使他喪失了他的眼睛。

  愛德蒙 你說得不錯;天道的車輪已經循環過來了。

  奧本尼 我一看見你的舉止行動,就覺得你不是一個凡俗之人。我必須擁抱你;讓悔恨碎裂了我的心,要是我曾經憎恨過你和你的父親。

  愛德伽 殿下,我一向知道您的仁慈。

  奧本尼 你把自己藏匿在什麼地方?你怎麼知道你的父親的災難?

  愛德伽 殿下,我知道他的災難,因為我就在他的身邊照料他,聽我講一段簡短的故事;當我說完以後,啊,但願我的心爆裂了吧!貪生怕死,是我們人類的常情,我們寧願每小時忍受著死亡的慘痛,也不願一下子結束自己的生命;我為了逃避那緊迫著我的、殘酷的宣判,不得不披上一身瘋人的襤褸衣服,改扮成一副連狗兒們也要看不起的樣子。在這樣的喬裝之中,我碰見了我的父親,他的兩個眼眶裡淋著血,那寶貴的眼珠已經失去了;我替他做嚮導,帶著他走路,為他向人求乞,把他從絕望之中拯救出來;啊!千不該、萬不該,我不該向他瞞住我自己的真相!直到約莫半小時以前,我已經披上甲冑,雖說希望天從人願,卻不知道此行究竟結果如何,便請他為我祝福,才把我的全部經歷從頭到尾告訴他知道;可是唉!他的破碎的心太脆弱了,載不起這樣重大的喜悅和悲傷,在這兩種極端的情緒猛烈的衝突之下,他含著微笑死了。

  愛德蒙 你這番話很使我感動,說不定對我有好處;可是說下去吧,看上去你還有一些話要說。

  奧本尼 要是還有比這更傷心的事,請不要說下去了吧;因為我聽了這樣的話,已經忍不住熱淚盈眶了。

  愛德伽 對於不喜歡悲哀的人,這似乎已經是悲哀的頂點;可是在極度的悲哀之上,卻還有更大的悲哀。當我正在放聲大哭的時候,來了一個人,他認識我就是他所見過的那個瘋丐,不敢接近我;可是後來他知道了我究竟是什麼人,遭遇到什麼樣不幸,他就抱住我的頭頸,大放悲聲,好像要把天空都震碎一般;他俯伏在我的父親的屍體上;講出了關於李爾和他兩個人的一段最淒慘的故事;他越講越傷心,他的生命之弦都要開始顫斷了;那時候喇叭的聲音已經響過二次,我只好拋下他一個人在那如痴如醉的狀態之中。

  奧本尼 可是這是什麼人?

  愛德伽 肯特,殿下,被放逐的肯特;他一路上喬裝改貌,跟隨那把他視同仇敵的國王,替他躬操奴隸不如的賤役。

  ──一侍臣持一流血之刀上。

  侍臣 救命!救命!救命啊!

  愛德伽 救什麼命!

  奧本尼 說呀,什麼事?


  愛德伽 那柄血淋淋的刀是什麼意思?

  侍臣 它還熱騰騰地冒著氣呢;它是從她的心窩裡拔出來的,──啊!她死了!

  奧本尼 誰死了?說呀。

  侍臣 您的夫人,殿下,您的夫人;她的妹妹也給她毒死了,她自己承認的。

  愛德蒙 我跟她們兩人都有婚姻之約,現在我們三個人可以在一塊兒做夫妻了。

  愛德伽 肯特來了。

  奧本尼 把她們的屍體抬出來,不管她們有沒有死。這一個上天的判決使我們戰慄,卻不能引起我們的憐憫。(侍臣下。)

  ──肯特上。

  奧本尼 啊!這就是他嗎?當前的變故使我不能對他盡我應盡的敬禮。

  肯特 我要來向我的王上道一聲永久的晚安,他不在這兒嗎?

  奧本尼 我們把一件重要的事情忘了!愛德蒙,王上呢?考狄利亞呢?肯特,你看見這一種情景嗎?(侍從抬高納里爾、雷根二屍體上。)

  肯特 噯喲!這是為了什麼?

  愛德蒙 愛德蒙還是有人愛的;這一個為了我的緣故毒死了那一個,跟著她也自殺了。

  奧本尼 正是這樣。把她們的臉遮起來。

  愛德蒙 我快要斷氣了,倒想做一件違反我的本性的好事。趕快差人到城堡裡去,因為我已經下令,要把李爾和考狄利亞處死。不要多說廢話,遲一點就來不及啦。

  奧本尼 跑!跑!跑呀!

  愛德伽 跑去找誰呀,殿下?──誰奉命幹這件事的?你得給我一件什麼東西,作為赦免的憑證。

  愛德蒙 想得不錯;把我的劍拿去給那隊長。

  奧本尼 快去,快去。(愛德伽下。)

  愛德蒙 他從我的妻子跟我兩人的手裡得到密令,要把考狄利亞在獄中縊死,對外面說是她自己在絕望中自殺的。

  奧本尼 神明保佑她!把他暫時抬出去。(侍從抬愛德蒙下。)

  ──李爾抱考狄利亞屍體,愛德伽、軍官及餘人等同上。

  李爾 哀號吧,哀號吧,哀號吧,哀號吧!啊!你們都是些石頭一樣的人;要是我有了你們的那些舌頭和眼睛,我要用我的眼淚和哭聲震撼蒼穹。她是一去不回的了。一個人死了還是活著,我是知道的;她已經像泥土一樣死去。借一面鏡子給我;要是她的氣息還能夠在鏡面上呵起一層薄霧,那麼她還沒有死。

  肯特 這就是世界最後的結局嗎?

  愛德伽 還是末日恐怖的預兆?

  奧本尼 天倒下來了,一切都要歸於毀滅嗎?

  李爾 這一根羽毛在動;她沒有死!要是她還有活命,那麼我的一切悲哀都可以消釋了。

  肯特 (跪)啊,我的好主人!

  李爾 走開!

  愛德伽 這是尊貴的肯特,您的朋友。

  李爾 一場瘟疫降落在你們身上,全是些凶手,奸賊!我本來可以把她救活的;現在她再也回不轉來了!考狄利亞,考狄利亞!等一等。嘿!你說什麼?她的聲音總是那麼柔軟溫和,女兒家是應該這樣的。我親手殺死了那把你縊死的奴才。

  軍官 殿下,他真的把他殺死了。

  李爾 我不是把他殺死了嗎,漢子?從前我一舉起我的寶刀,就可以叫他們嚇得抱頭鼠竄;現在年紀老啦,受到這許多磨難,一天比一天不中用啦。你是誰?等會兒我就可以說出來了;我的眼睛可不大好。

  肯特 要是命運女神向人誇口,說起有兩個曾經一度被她寵愛、後來卻為她厭棄的人,那麼在我們的眼前就各站著其中的一個。

  李爾 我的眼睛太糊塗啦。你不是肯特嗎?

  肯特 正是,您的僕人肯特。您的僕人卡厄斯呢?

  李爾 他是一個好人,我可以告訴你;他一動起火來就會打人。他現在已經死得骨頭都腐爛了。

  肯特 不,陛下;我就是那個人……

  李爾 我馬上能認出來你是不是。

  肯特 自從您開始遭遇變故以來,一直跟隨著您的不幸的足跡。

  李爾 歡迎,歡迎。

  肯特 不,一切都是淒慘的、黑暗的、陰鬱的,您的兩個大女兒已經在絕望中自殺了。

  李爾 嗯,我想也是這樣的。

  奧本尼 他不知道他自己在說些什麼話,我們謁見他也是徒然的。

  愛德伽 全然是徒勞。

  ──一軍官上。

  軍官 啟稟殿下,愛德蒙死了。

  奧本尼 他的死在現在不過是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各位勳爵和尊貴的朋友,聽我向你們宣示我的意旨:對於這一位老病衰弱的君王,我們將要盡我們的力量給他可能的安慰;當他在世的時候,我仍舊把最高的權力歸還給他。(向愛德伽、肯特)你們兩位仍舊恢復原來的爵位,我還要加賚你們額外的尊榮,褒揚你們過人的節行。一切朋友都要得到他們忠貞的報酬,一切仇敵都要嘗到他們罪惡的苦杯。──啊!瞧,瞧!

  李爾 我的可憐的傻瓜給他們縊死了!不,不,沒有命了!為什麼一條狗、一匹馬、一隻耗子,都有牠們的生命,你卻沒有一絲呼吸?你是永不回來的了,永不,永不,永不,永不,永不!請你替我解開這個鈕扣;謝謝你,先生。你看見嗎?瞧著她,瞧,她的嘴唇,瞧那邊,瞧那邊!(死。)

  愛德伽 他暈過去了!──陛下,陛下!

  肯特 碎吧,心啊!碎吧!

  愛德伽 抬起頭來,陛下。

  肯特 不要煩擾他的靈魂。啊!讓他安然死去吧;他將要痛恨那想要使他在這無情的人世多受一刻酷刑的人。

  愛德伽 他真的去了。

  肯特 他居然忍受了這麼久的時候,才是一件奇事;他的生命不是他自己的。

  奧本尼 把他們抬出去。我們現在要傳令全國舉哀。(向肯特、愛德伽)兩位朋友,幫我主持大政,培養這已經斲傷的國本。

  肯特

    不日間我就要登程上道;

    我已經聽見主上的呼召。

  奧本尼

    不幸的重擔不能不肩負;

    感情是我們唯一的言語。

    年老的人已經忍受一切,

    後人只有撫陳跡而嘆息。(同下。奏喪禮進行曲。)

李爾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