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洛那二紳士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幕



  第一場  米蘭。公爵府中一室

  ──凡倫丁及史比德上。

  史比德 少爺,您的手套。(以手套給凡倫丁。)

  凡倫丁 這不是我的;我的手套戴在手上。

  史比德 那有什麼關係?再戴上一隻也不要緊。

  凡倫丁 且慢!讓我看。呃,把它給我,這是我的。天仙手上可愛的裝飾物!啊,西爾維婭!西爾維婭!

  史比德 (叫喊)西爾維婭小姐!西爾維婭小姐!

  凡倫丁 怎麼,這狗才?

  史比德 她不在這裡,少爺。

  凡倫丁 誰叫你喊她的?

  史比德 是您哪,少爺;難道我又弄錯了嗎?

  凡倫丁 哼,你老是這麼莽莽撞撞的。

  史比德 可是上次您卻罵我太遲鈍。

  凡倫丁 好了好了,我問你,你認識西爾維婭小姐嗎?

  史比德 就是您愛著的那位小姐嗎?

  凡倫丁 咦,你怎麼知道我在戀愛?

  史比德 哦,我從各方面看了出來。第一,您學會了像普洛丟斯少爺一樣把手臂交叉在胸前,像一個滿腹牢騷的人那樣一副神氣;嘴裡喃喃不停地唱情歌,就像一頭知更鳥似的;喜歡一個人獨自走路,好像一個害著瘟疫的人;老是唉聲嘆氣,好像一個忘記了字母的小學生;動不動流起眼淚來,好像一個死了媽媽的小姑娘;見了飯吃不下去,好像一個節食的人;夜裡睡不著覺,好像擔心有什麼強盜;說起話來帶著三分哭音,好像一個萬聖節的叫化子【註:十一月一日,為祭祀基督教諸聖徒的節日。乞丐於是日都以哀音高聲乞討。】。從前您可不是這個樣子。您從前笑起來聲震四座,好像一隻公雞報曉;走起路來挺胸凸肚,好像一頭獅子;只有在狼吞虎嚥一頓之後才節食;只有在沒有錢用的時候才面帶愁容。現在您被情人迷住了,您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當我瞧著您的時候,我簡直不相信您是我的主人了。

  凡倫丁 你能夠在我身上看出這一切來嗎?

  史比德 這一切在您身外就能看出來。

  凡倫丁 身外?絕不可能。

  史比德 身外?不錯,是不大可能,因為除了您這樣老實、不知矯飾之外,別人誰也不會如此;那麼就算您是在這種愚蠢之外,而這種愚蠢是在您身內吧;可是它還能透過您身體,就像透過尿缸子看得見尿一樣,無論誰一眼見了您,都像一個醫生一樣診斷得出您的病症來。

  凡倫丁 可是我問你,你認識西爾維婭小姐嗎?

  史比德 就是在吃晚飯的時候您一眼不霎地望著的那位小姐嗎?

  凡倫丁 那也給你看見了嗎?我說的就是她。

  史比德 噢,少爺,我不認識她。

  凡倫丁 你看見我望著她,怎麼卻又說不認識她?

  史比德 她不是長得很難看的嗎,少爺?

  凡倫丁 她的面貌還不及心腸那麼美。

  史比德 少爺,那個我知道。

  凡倫丁 你知道什麼?

  史比德 她面貌並不美,可是您心腸美,所以愛上她了。

  凡倫丁 我是說她的美貌是無比的,可是她的好心腸更不可限量。

  史比德 那是因為一個靠打扮,另一個不稀罕。

  凡倫丁 怎麼叫靠打扮?怎麼叫不稀罕?

  史比德 咳,少爺,她的美貌完全要靠打扮,因此也就沒有人稀罕她了。

  凡倫丁 那麼我呢?我還是很稀罕她的。

  史比德 可是她自從殘廢以後,您還沒有看見過她哩。

  凡倫丁 她是什麼時候殘廢的?

  史比德 自從您愛上了她之後,她就殘廢了。

  凡倫丁 我第一次看見她的時候就愛上了她,可是我始終看見她很美麗。

  史比德 您要是愛她,您就看不見她。

  凡倫丁 為什麼?

  史比德 因為愛情是盲目的。唉!要是您有我的眼睛就好了!從前您看見普洛丟斯少爺忘記扣上襪帶而譏笑他的時候,您的眼睛也是明亮的。

  凡倫丁 要是我的眼睛明亮便怎樣?

  史比德 您就可以看見您自己的愚蠢和她的不堪領教的醜陋。普洛丟斯少爺因為戀愛的緣故,忘記扣上他的襪帶;您現在因為戀愛的緣故,連襪子也忘記穿上了。

  凡倫丁 這樣說來,那麼你也是在戀愛了;因為今天早上你忘記了擦我的鞋子。

  史比德 不錯,少爺,我正在戀愛著我的眠床,幸虧您把我打醒了,所以我現在也敢大膽提醒提醒您不要太過於迷戀了。

  凡倫丁 總而言之,我的心已經定了,我非愛她不可。

  史比德 我倒希望您的心是淨了,把她忘得乾乾淨淨。

  凡倫丁 昨天晚上她請我代她寫一封信給她所愛的一個人。

  史比德 您寫了沒有?

  凡倫丁 寫了。

  史比德 一定寫得很沒勁吧?

  凡倫丁 不然,我是用盡心思把它寫好的。靜些,她來了。

  ──西爾維婭上。

  史比德 (旁白)嘿,這齣戲真好看!真是個頭等的木偶!這回該他唱幾句詞兒了。

  凡倫丁 小姐,女主人,向您道一千次早安。

  史比德 (旁白)道一次晚安就得了!幹嘛用這麼多客套?

  西爾維婭 凡倫丁先生,我的僕人,我還你兩千次。

  史比德 (旁白)該男的送禮,這回女的倒搶先了。

  凡倫丁 您吩咐我寫一封信給您的一位祕密的無名的朋友,我已經照辦了。我很不願意寫這封信,但是您的旨意是不可違背的。(以信給西爾維婭。)

  西爾維婭 謝謝你,好僕人。你寫得很用心。

  凡倫丁 相信我,小姐,它是很不容易寫的,因為我不知道受信的人究竟是誰,隨便寫去,不知道寫得對不對。

  西爾維婭 也許你嫌這工作太煩難嗎?

  凡倫丁 不,小姐,只要您用得著我,儘管吩咐我,就是一千封信我也願意寫,可是……

  西爾維婭 好一個可是!你的意思我猜得到。可是我不願意說出名字來;可是即使說出來也沒有什麼關係;可是把這信拿去吧;可是我謝謝你,以後從此不再麻煩你了。

  史比德 (旁白)可是你還會找上門來的,這就又是一個「可是」。

  凡倫丁 這是什麼意思?您不喜歡它嗎?

  西爾維婭 不,不,信是寫得很巧妙,可是你既然寫的時候不大願意,那麼你就拿回去吧。嗯,你拿去吧。(還信。)

  凡倫丁 小姐,這信是給您寫的。

  西爾維婭 是的,那是我請你寫的,可是,我現在不要了,就給了你吧。我希望能寫得再動人一點。

  凡倫丁 那麼請您許我另寫一封吧。

  西爾維婭 好,你寫好以後,就代我把它讀一遍;要是你自己覺得滿意,那就罷了;要是你自己覺得不滿意,也就罷了。

  凡倫丁 要是我自己覺得滿意,那便怎樣?

  西爾維婭 要是你自己滿意,那麼就把這信給你作為酬勞吧。再見,僕人。(下。)

  史比德 人家說,一個人看不見自己的鼻子,教堂屋頂上的風信標變幻莫測,這一個玩笑也開得玄妙神奇!我主人向她求愛,她卻反過來求我的主人;正像當徒弟的反過來變成老師。真是絕好的計策!我主人代人寫信,結果卻寫給了自己,誰聽到過比這更妙的計策?

  凡倫丁 怎麼?你在說些什麼?

  史比德 沒說什麼,只是唱幾句順口溜。應該說話的是您!

  凡倫丁 為什麼?

  史比德 您應該作西爾維婭小姐的代言人啊。

  凡倫丁 我代她向什麼人傳話?

  史比德 向您自己哪。她不是拐著彎向您求愛嗎?

  凡倫丁 拐什麼彎?

  史比德 我指的是那封信。

  凡倫丁 怎麼,她又不曾寫信給我。

  史比德 她何必自己動筆呢?您不是替她代寫了嗎?咦,您還沒有懂得這個玩笑的用意嗎?

  凡倫丁 我可不懂。

  史比德 我可也不懂,少爺。難道您還不知道她已經把愛情的憑證給了您嗎?

  凡倫丁 除了責怪以外,她沒有給我什麼呀。

  史比德 真是!她不是給您一封信嗎?

  凡倫丁 那是我代她寫給她的朋友的。

  史比德 那封信現在已經送到了,還有什麼說的嗎?

  凡倫丁 我希望你沒有猜錯。

  史比德 包在我身上,準沒有差錯。你寫信給她,她因為害羞提不起筆,或者因為沒有閒工夫,或者因為恐怕傳書的人窺見了她的心事,所以她才教她的愛人代她答覆他自己。這一套我早在書上看見過了。喂,少爺,您在想些什麼?好吃飯了。

  凡倫丁 我已經吃過了。

  史比德 哎呀,少爺,這個沒有常性的愛情雖然可以喝空氣過活,我可是非吃飯吃肉不可。您可不要像您愛人那樣忍心,求您發發慈悲吧!(同下。)

  ※※※

  第二場 維洛那。朱利亞家中一室

  ──普洛丟斯及朱利亞上。

  普洛丟斯 請你忍耐吧,好朱利亞。

  朱利亞 沒有辦法,我也只好忍耐了。

  普洛丟斯 我如果有機會回來,我會立刻回來的。

  朱利亞 你只要不變心,回來的日子是不會遠的。請你保留著這個,常常想起你的朱利亞吧。(給他戒指。)

  普洛丟斯 我們彼此交換,你把這個拿去吧。(給她一個戒指。)

  朱利亞 讓我們用神聖的一吻永固我們的盟誓。

  普洛丟斯 我舉手宣誓我的不變的忠誠。朱利亞,要是我在哪一天哪一個時辰裡不曾為了你而嘆息,那麼在下一個時辰裡,讓不幸的災禍來懲罰我的薄情吧!我的父親在等我,你不用回答我了。潮水已經升起,船就要開了;不,我不是說你的淚潮,那是會留住我,使我誤了行期的。朱利亞,再會吧!(朱利亞下)啊,一句話也不說就去了嗎?是的,真正的愛情是不能用言語表達的,行為才是忠心的最好說明。

  ──潘西諾上。

  潘西諾 普洛丟斯少爺,他們在等著您哩。

  普洛丟斯 好,我就來,我就來。唉!這一場分別啊,真叫人滿懷愁緒難宣。(同下。)

  ※※※

  第三場  同前。街道

  ──朗斯牽犬上。

  朗斯 噯喲,我到現在才哭完呢,咱們朗斯一族裡的人都有這個心腸太軟的毛病。我像《聖經》上的浪子一樣,拿到了我的一份家產,現在要跟著普洛丟斯少爺上京城裡去。我想我的狗克來勃是最狠心的一條狗。我的媽眼淚直流,我的爸涕泗橫流,我的妹妹放聲大哭,我家的丫頭也嚎啕喊叫,就是我們養的貓兒也悲傷得亂搓兩手,一份人家弄得七零八亂,可是這條狠心的惡狗卻不流一點淚兒。牠是一塊石頭,像一條狗一樣沒有心肝;就是猶太人,看見我們分別的情形,也會禁不住流淚的;看我的老祖母吧,她眼睛早已盲了,可是因為我要離家遠行,也把她的眼睛都哭瞎了呢。我可以把我們分別的情形扮給你們看。這隻鞋子算是我的父親;不,這隻左腳的鞋子是我的父親;不,不,這隻左腳的鞋子是我的母親;不,那也不對。──哦,不錯,對了,這隻鞋子底已經破了,它已經穿了一個洞,它就算是我的母親;這一隻是我的父親。他媽的!就是這樣。這一根棒是我的妹妹,因為她就像百合花一樣的白,像一根棒那樣的瘦小。這一頂帽子是我家的丫頭阿南。我就算是狗;不,狗是他自己,我是狗──哦,狗是我,我是我自己。對了,就是這樣。現在我走到我父親跟前:「爸爸,請你祝福我;」現在這隻鞋子就要哭得說不出一句話來;然後我就要吻我的父親,他還是哭個不停。現在我再走到我的母親跟前;唉!我希望她現在能夠像一個木頭人一樣開起口來!我就這麼吻了她,一點也不錯,她嘴裡完全是這個氣味。現在我要到我妹妹跟前,你瞧她哭得多麼傷心!可是這條狗站在旁邊,瞧著我一把一把眼淚揮在地上,卻始終不流一點淚也不說一句話。

  ──潘西諾上。

  潘西諾 朗斯,快走,快走,好上船了!你的主人已經登船,你得坐小划子趕去。什麼事?這傢伙,怎麼哭起來了?去吧,蠢貨!你再耽擱下去,潮水要退下去了。

  朗斯 退下去有什麼關係?牠這麼不通人情就叫牠去吧。

  潘西諾 誰這麼不通人情?

  朗斯 就是牠,克來勃,我的狗。

  潘西諾 呸,這傢伙!我說,潮水要是退下去,你就要失去這次航行了;失去這次航行,你就要失去你的主人了;失去你的主人,你就要失去你的工作了;失去你的工作──你幹嘛堵住我的嘴?

  朗斯 我怕你會失去你的舌頭。

  潘西諾 舌頭怎麼會失去?

  朗斯 說話太多。

  潘西諾 我看你倒是放屁太多。

  朗斯 連潮水、帶航行、帶主人、帶工作、外帶這條狗,都失去了!我對你說吧,要是河水乾了,我會用眼淚把它灌滿;要是風勢低了,我會用嘆息把船隻吹送。

  潘西諾 來吧,來吧;主人派我來叫你的。

  朗斯 你愛叫我什麼就叫我什麼好了。

  潘西諾 你到底走不走呀?

  朗斯 好,走就走。(同下。)

  ※※※

  第四場  米蘭。公爵府中一室

  ──凡倫丁、西爾維婭、修里奧及史比德上。

  西爾維婭 僕人!

  凡倫丁 小姐?

  史比德 少爺,修里奧大爺在向您怒目而視呢。

  凡倫丁 嗯,那是為了愛情的緣故。

  史比德 他才不愛您呢。

  凡倫丁 那就是愛這位小姐。

  史比德 我看您該好生揍他一頓。

  西爾維婭 僕人,你心裡不高興嗎?

  凡倫丁 是的,小姐,我好像不大高興。

  修里奧 好像不大高興,其實還是很高興吧?

  凡倫丁 也許是的。

  修里奧 原來是裝腔作勢。

  凡倫丁 你也一樣。

  修里奧 我裝些什麼腔?

  凡倫丁 你瞧上去還像個聰明人。

  修里奧 你憑什麼證明我不是個聰明人?

  凡倫丁 就憑你的愚蠢。

  修里奧 何以見得我愚蠢?

  凡倫丁 從你這件外套就看得出來。

  修里奧 我這件外套是好料子。

  凡倫丁 好吧,那就算你是雙料的愚蠢。

  修里奧 什麼?

  西爾維婭 咦,生氣了嗎,修里奧?瞧你臉色變成這樣子!

  凡倫丁 讓他去,小姐,他是一隻善變的蜥蜴。

  修里奧 這隻蜥蜴可要喝你的血,牠不願意和你共戴一天。

  凡倫丁 你說得很好。

  修里奧 現在我可不同你多講話了。

  凡倫丁 我早就知道你總是未開場先結束的。

  西爾維婭 二位,你們的唇槍舌劍倒是有來有往的。

  凡倫丁 不錯,小姐,這得感謝我們的供應人。

  西爾維婭 供應人是誰呀,僕人?

  凡倫丁 就是您自己,美麗的小姐;是您把火點著的。修里奧先生的詞令也全是從您臉上借來的,因此才當著您的面,慷他人之慨,一下全用光了。

  修里奧 凡倫丁,你要是跟我鬥嘴,我會說得你啞口無言的。

  凡倫丁 那我倒完全相信;我知道尊駕有一個專門收藏言語的庫房,在你手下的人,都用空言代替工錢;從他們寒傖的裝束上,就可以看出他們是靠著你的空言過活的。

  西爾維婭 兩位別說下去了,我的父親來啦。

  ──公爵上。

  公爵 西爾維婭,你給他們兩位包圍起來了嗎?凡倫丁,你的父親身體很好;你家裡有信來,帶來了許多好消息,你要不要我告訴你?

  凡倫丁 殿下,我願意洗耳恭聽。

  公爵 你認識你的同鄉中有一位安東尼奧嗎?

  凡倫丁 是,殿下,我知道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士紳,享有良好的聲譽是完全無愧的。

  公爵 他不是有一個兒子嗎?

  凡倫丁 是,殿下,他有一個克紹箕裘的賢嗣。

  公爵 你和他很熟悉嗎?

  凡倫丁 我知道他就像知道我自己一樣,因為我們從小就在一起同遊同學的。我雖然因為習於遊惰,不肯用心上進,可是普洛丟斯──那是他的名字──卻不曾把他的青春蹉跎過去。他少年老成,雖然涉世未深,識見卻超人一等;他的種種好處,我一時也稱讚不盡。總而言之,他的品貌才學,都是盡善盡美,凡是上流人所應有的美德,他身上無不具備。

  公爵 真的嗎?要是他真是這樣好法,那麼他是值得一個王后的眷愛,適宜於充任一個帝王的輔弼的。現在他已經到我們這兒來了,許多大人物都有信來給他吹噓。他預備在這兒耽擱一些時候,我想你一定很高興聽見這消息吧。

  凡倫丁 那真是我求之不得的。

  公爵 那麼就準備著歡迎他吧。我這話是對你說的,西爾維婭;也是對你說的,修里奧,因為凡倫丁是用不著我慫恿的;我就去叫你的朋友來和你相見。(下。)

  凡倫丁 這就是我對您說起過的那個朋友;他本來是要跟我一起來的,可是他的眼睛給他情人的晶瑩的盼睞攝住了,所以不能脫身。

  西爾維婭 大概現在她已經釋放了他,另外有人向她奉獻他的忠誠了。

  凡倫丁 不,我相信他仍舊是她的俘虜。

  西爾維婭 他既然還在戀愛,那麼他就應該是盲目的;他既然盲目,怎麼能夠迢迢而來,找到了你的所在呢?

  凡倫丁 小姐,愛情是有二十對眼睛的。

  修里奧 他們說愛情不生眼睛。

  凡倫丁 愛情沒有眼睛來看見像你這樣的情人;對於醜陋的事物,它是會閉目不視的。

  西爾維婭 算了,算了。客人來了。

  ──普洛丟斯上。

  凡倫丁 歡迎,親愛的普洛丟斯!小姐,請您用特殊的禮遇歡迎他吧。

  西爾維婭 要是這位就是你時常念念不忘的好朋友,那麼憑著他的才德,一定會得到竭誠的歡迎。

  凡倫丁 這就是他。小姐,請您接納了他,讓他同我一樣做您的僕人。

  西爾維婭 這樣高貴的僕人,侍候這樣卑微的女主人,未免太屈尊了。

  普洛丟斯 哪裡的話,好小姐,草野賤士,能夠在這樣一位卓越的貴人之前親聆謦欬,實在是三生有幸。

  凡倫丁 大家不用謙虛了。好小姐,請您收容他做您的僕人吧。

  普洛丟斯 我將以能夠奉侍左右,勉效奔走之勞,作為我最大的光榮。

  西爾維婭 盡職的人必能得到酬報。僕人,一個庸愚的女主人歡迎著你。

  普洛丟斯 這話若出自別人口裡,我一定要他的命。

  西爾維婭 什麼話,歡迎你嗎?

  普洛丟斯 不,給您加上庸愚兩字。

  ──一僕人上。

  僕人 小姐,老爺叫您去說話。

  西爾維婭 我就來。(僕人下)來,修里奧,咱們一塊兒去。新來的僕人,我再向你說一聲歡迎。現在我讓你們兩人暢敘家常,等會兒我們再談吧。

  普洛丟斯 我們兩人都隨時等候著您的使喚。(西爾維婭、修里奧、史比德同下。)

  凡倫丁 現在告訴我,家鄉的一切情形怎樣?

  普洛丟斯 你的親友們都很安好,他們都叫我問候你。

  凡倫丁 你的親友們呢?

  普洛丟斯 我離開他們的時候,他們也都很康健。

  凡倫丁 你的愛人怎樣?你們的戀愛進行得怎麼樣了?

  普洛丟斯 我的戀愛故事是向來使你討厭的,我知道你不愛聽這種兒女私情。

  凡倫丁 可是現在我的生活已經改變過來了;我正在懺悔我自己從前對於愛情的輕視,它的至高無上的威權,正在用痛苦的絕食、悔罪的呻吟、夜晚的哭泣和白晝的嘆息懲罰著我。為了報復我從前對它的侮蔑,愛情已經從我被蠱惑的眼睛中驅走了睡眠,使它們永遠注視著我自己心底的憂傷。啊,普洛丟斯!愛情是一個有絕大威權的君王,我已經在他面前甘心臣服,他的懲罰使我甘之如飴,為他服役是世間最大的快樂。現在我除了關於戀愛方面的談話以外,什麼都不要聽;單單提起愛情的名字,便可以代替了我的三餐一宿。

  普洛丟斯 夠了,我在你的眼睛裡可以讀出你的命運來。你所膜拜的偶像就是她嗎?

  凡倫丁 就是她。她不是一個天上的神仙嗎?

  普洛丟斯 不,她是一個地上的美人。

  凡倫丁 她是神聖的。

  普洛丟斯 我不願諂媚她。

  凡倫丁 為了我的緣故諂媚她吧,因為愛情是喜歡聽人家恭維的。

  普洛丟斯 當我有病的時候,你給我苦味的丸藥,現在我也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凡倫丁 那麼就說老實話吧,她即使不是神聖,也是並世無雙的魁首,她是世間一切有生之倫的女皇。

  普洛丟斯 除了我的愛人以外。

  凡倫丁 不,沒有例外,除非你有意誹謗我的愛人。

  普洛丟斯 我沒有理由喜愛我自己的愛人嗎?

  凡倫丁 我也願意幫助你抬高她的身分:她可以得到這樣隆重的光榮,為我的愛人捧持衣裾,免得卑賤的泥土偷吻她的裙角;它在得到這樣意外的幸運之餘,會變得驕傲起來,不肯再去滋養盛夏的花卉,使苛酷的寒冬永駐人間。

  普洛丟斯 噯呀,凡倫丁,你簡直在信口亂吹。

  凡倫丁 原諒我,普洛丟斯,我的一切讚美之詞,對她都毫無用處;她的本身的美點,就可以使其他一切美人黯然失色。她是獨一無二的。

  普洛丟斯 那麼你不要作非分之想吧。

  凡倫丁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去愛她。告訴你吧,老兄,她是屬於我的;我有了這樣一宗珍寶,就像是二十個大海的主人,它的每一粒泥沙都是珠玉,每一滴海水都是天上的瓊漿,每一塊石子都是純粹的黃金。不要因為我從來不曾夢到過你而見怪,因為你已經看見我是怎樣傾心於我的戀人。我那愚癔的情敵──她的父親因為他雄於資財而看中了他──剛才和她一同去了,我現在必須追上他們,因為你知道愛情是充滿著嫉妒的。

  普洛丟斯 可是她也愛你嗎?

  凡倫丁 是的,我們已經互許終身了;而且我們已經約好設計私奔,結婚的時間也已定當。我先用繩梯爬上她的窗口,把她接了出來,各種手續程序都已完全安排好了。好普洛丟斯,跟我到我的寓所去,我還要請你在這種事情上多多指教呢。

  普洛丟斯 你先去吧,你的寓所我會打聽得到的。我還要到碼頭上去,拿一點必需的用品,然後我就來看你。

  凡倫丁 那麼你趕快一點吧。

  普洛丟斯 好的。(凡倫丁下)正像一陣更大的熱焰壓蓋住原來的熱焰,一枚大釘敲落了小釘,我的舊日的戀情,也因為有了一個新的對象而完全冷淡了。是我的眼睛在作祟嗎?還是因為凡倫丁把她說得天花亂墜?還是她的真正的完美使我心醉?或者是我的見異思遷的罪惡,使我全然失去了理智?她是美麗的,我所愛的朱利亞也是美麗的;可是我對於朱利亞的愛已經成為過去了,那一段戀情,就像投入火中的蠟像,已經全然溶解,不留一點原來的痕跡。好像我對於凡倫丁的友誼已經突然冷淡,我不再像從前那樣喜愛他了;啊,這是因為我太過於愛他的愛人了,所以我才對他毫無好感。我這樣不加思索地愛上了她,如果跟她相知漸深之後,更將怎樣為她傾倒?我現在看見的只是她的外表,可是那已經使我的理智的靈光暈眩不定,那麼當我看到她內心的美好時,我一定要變成盲目的了。我要盡力克制我的罪惡的戀情;否則就得設計贏得她的芳心。(下。)

  ※※※

  第五場  同前。街道

  ──史比德及朗斯上。

  史比德 朗斯,憑著我的良心起誓,歡迎你到米蘭來!

  朗斯 別胡亂起誓了,好孩子,沒有人會歡迎我的。我一向的看法就是:一個人沒有吊死,總還有命;要是酒賬未付,老板娘沒有笑逐顏開,也談不到歡迎兩個字。

  史比德 來吧,你這瘋子,我就請你上酒店去,那邊你可以用五便士去買到五千個歡迎。可是我問你,你家主人跟朱利亞小姐是怎樣分別的?

  朗斯 呃,他們熱烈地山盟海誓之後,就這樣開玩笑似的分別了。

  史比德 她將要嫁給他嗎?

  朗斯 不。

  史比德 怎麼?他將要娶她嗎?

  朗斯 也是個不。

  史比德 咦,他們破裂了嗎?

  朗斯 不,他們兩人都是完完整整的。

  史比德 那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呀?

  朗斯 是這麼的,要是他沒有什麼問題,她也沒有什麼問題。

  史比德 你真是頭蠢驢!我不懂你的話。

  朗斯 你真是塊木頭,什麼都不懂!連我的拄杖都懂。

  史比德 懂你的話?

  朗斯 是啊,和我做的事;你看,我搖搖它,我的拄杖就懂了。

  史比德 你的拄杖倒是動了。

  朗斯 懂了,動了,完全是一回事。

  史比德 老實對我說吧,這門婚姻成不成?

  朗斯 問我的狗好了:牠要是說是,那就是成;牠要是說不,那也是成;牠要是搖搖尾巴不說話,那還是成。

  史比德 那麼結論就是:準成。

  朗斯 像這樣一樁機密的事你要我直說出來是辦不到的。

  史比德 虧得我總算聽懂了。可是,朗斯,你知道嗎?我的主人也變成一個大情人了。

  朗斯 這我早就知道。

  史比德 知道什麼?

  朗斯 知道他是像你所說的一個大窮人。

  史比德 你這狗娘養的蠢貨,你說錯了。

  朗斯 你這傻瓜,我又沒有說你;我是說你主人。

  史比德 我對你說:我的主人已經變成一個火熱的情人了。

  朗斯 讓他去在愛情裡燒死了吧,那不干我的事。你要是願意陪我上酒店去,很好;不然的話,你就是一個希伯來人,一個猶太人,不配稱為一個基督徒。

  史比德 為什麼?

  朗斯 因為你連請一個基督徒喝杯酒兒的博愛精神都沒有。你去不去?

  史比德 遵命。(同下。)

  ※※※

  第六場  同前。公爵府中一室

  ──普洛丟斯上。

  普洛丟斯 捨棄我的朱利亞,我就要違背了盟誓;戀愛美麗的西爾維婭,我也要違背了盟誓;中傷我的朋友,更是違背了盟誓。愛情的力量當初使我信誓旦旦,現在卻又誘令我幹犯三重寒盟的大罪。動人靈機的愛情啊!如果你自己犯了罪,那麼我是你誘惑的對象,也教教我如何為自己辯解吧。我最初愛慕的是一顆閃爍的星星,如今崇拜的是一個中天的太陽;無心中許下的誓願,可以有意把它毀棄不顧;只有沒有智慧的人,才會遲疑於好壞二者間的選擇。呸,呸,不敬的唇舌!她是你從前用二萬遍以靈魂作證的盟言,甘心供她驅使的,現在怎麼好把她加上個壞字!我不能朝三暮四轉愛他人,可是我已經變了心了;我應該愛的人,我現在已經不愛了。我失去了朱利亞,失去了凡倫丁;要是我繼續對他們忠實,我必須失去我自己。我失去了凡倫丁,換來了我自己;失去了朱利亞,換來了西爾維婭:愛情永遠是自私的,我自己當然比一個朋友更為寶貴,朱利亞在天生麗質的西爾維婭相形之下,不過是一個黝黑的醜婦。我要忘記朱利亞尚在人間,記著我對她的愛情已經死去;我要把凡倫丁當作敵人,努力取得西爾維婭更甜蜜的友情。要是我不用些詭計破壞凡倫丁,我就無法貫徹自己的心願。今晚他要用繩梯爬上西爾維婭臥室的窗口,我是他的同謀者,因此與聞了這個祕密。現在我就去把他們設計逃走的事情通知她的父親;他在勃然大怒之下,一定會把凡倫丁驅逐出境,因為他本來的意思是要把他的女兒下嫁給修里奧的。凡倫丁一去之後,我就可以用些巧妙的計策,攔截修里奧遲鈍的進展。愛神啊,你已經幫助我運籌劃策,請你再借給我一副翅膀,讓我趕快達到我的目的!(下。)

  ※※※

  第七場  維洛那。朱利亞家中一室

  ──朱利亞及露西塔上。

  朱利亞 給我出個主意吧,露西塔好姑娘,你得幫幫我忙。你就像是一塊石板一樣,我的心事都清清楚楚地刻在上面;現在我用愛情的名義,請求你指教我,告訴我有什麼好法子讓我到我那親愛的普洛丟斯那裡去,而不致出乖露醜。

  露西塔 唉!這條路是悠長而累人的。

  朱利亞 一個虔誠的巡禮者用他的軟弱的腳步跋涉過萬水千山,是不會覺得疲乏的;一個藉著愛神之翼的女人,當她飛向像普洛丟斯那樣親愛、那樣美好的愛人懷中去的時候,尤其不會覺得路途的艱遠。

  露西塔 還是不必多此一舉,等候著普洛丟斯回來吧。

  朱利亞 啊,你不知道他的目光是我靈魂的滋養嗎?我在饑荒中因渴慕而憔悴,已經好久了。你要是知道一個人在戀愛中的內心的感覺,你就會明白用空言來壓遏愛情的火焰,正像雪中取火一般無益。

  露西塔 我並不是要壓住您的愛情的烈焰,可是這把火不能夠讓它燃燒得過於熾盛,那是會把理智的藩籬完全燒去的。

  朱利亞 你越把它遏制,它越燃燒得厲害。你知道汩汩的輕流如果遭遇障礙就會激成怒湍;可是它的路程倘使順流無阻,它就會在光潤的石子上彈奏柔和的音樂,輕輕地吻著每一根在它巡禮途中的蘆葦,以這種遊戲的心情經過許多曲折的路程,最後到達遼闊的海洋。所以讓我去,不要阻止我吧;我會像一道耐心的輕流一樣,忘懷長途跋涉的辛苦,一步步挨到愛人的門前,然後我就可以得到休息。就像一個有福的靈魂,在經歷無數的折磨以後,永息在幸福的天國裡一樣。

  露西塔 可是您在路上應該怎樣打扮呢?

  朱利亞 為了避免輕狂男子的調戲,我要扮成男裝。好露西塔,給我找一套合身的衣服來,使我穿扮起來就像個良家少年一樣。

  露西塔 那麼,小姐,您的頭髮不是要剪短了嗎?

  朱利亞 不,我要用絲線把它紮起來,紮成各種花樣的同心結。裝束得炫奇一點,扮成男子後也許更像年齡比我大一些的小夥子。

  露西塔 小姐,您的褲子要裁成什麼式樣的?

  朱利亞 你這樣問我,就像人家問,「老爺,您的裙子腰圍要多麼大」一樣。露西塔,你看怎樣好就怎樣做就是了。

  露西塔 可是,小姐,你褲襠前頭也得有個兜兒才成。

  朱利亞 呸,呸,露西塔,那像個什麼樣子!

  露西塔 小姐,當前流行的緊身褲子,前頭要沒有那個兜兒,可就太不像話了。

  朱利亞 如果你愛我的話,露西塔,就照你認為合適流行的樣子隨便給我找一身吧。可是告訴我,我這樣冒險遠行,世人將要怎樣批評我?我怕他們都要說我的壞話呢。

  露西塔 既然如此,那麼住在家裡不要去吧。

  朱利亞 不,那我可不願。

  露西塔 那麼不要管人家說壞話,要去就去吧。要是普洛丟斯看見您來了很喜歡,那麼別人贊成不贊成您去又有什麼關係?可是我怕他不見得會怎樣高興吧。

  朱利亞 那我可一點不擔心;一千遍的盟誓、海洋一樣的眼淚以及愛情無限的證據,都向我保證我的普洛丟斯一定會歡迎我。

  露西塔 什麼盟誓眼淚,都不過是假心的男子們的工具。

  朱利亞 卑賤的男人才會把它們用來騙人;可是普洛丟斯有一顆生就的忠心,他說的話永無變更,他的盟誓等於天誥,他的愛情是真誠的,他的思想是純潔的,他的眼淚出自衷心,詐欺鑽不進他的心腸,就像霄壤一樣不能相合。

  露西塔 但願您看見他的時候,他還是像您所說的一樣!

  朱利亞 你要是愛我的話,請你不要懷疑他的忠心;你也應當像我一樣愛他,我才喜歡你。現在你快跟我進房去,把我在旅途中所需要的物件檢點一下。我所有的東西,我的土地財產,我的名譽,一切都歸你支配;我只要你趕快幫我收拾動身。來,別多說話了,趕快!我心裡急得什麼似的。(同下。)

維洛那二紳士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