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洛那二紳士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幕



  第一場  米蘭。公爵府中接待室

  ──公爵、修里奧及普洛丟斯上。

  公爵 修里奧,請你讓我們兩人說句話兒,我們有點祕密的事情要商議一下。(修里奧下)現在告訴我吧,普洛丟斯,你要對我說些什麼話?

  普洛丟斯 殿下,按照朋友的情分而論,我本來不應該把這件事情告訴您;可是我想起像我這樣無德無能的人,多蒙殿下恩寵有加,倘使這次知而不報,在責任上實在說不過去;雖然如果換了別人,無論多少世間的財富,都不能誘我開口的。殿下,您要知道在今天晚上,我的朋友凡倫丁想要把令嬡劫走,他曾經把他的計劃告訴我。我知道您已經決定把她嫁給修里奧,令嬡對這個人卻是不大滿意的;現在假如她跟凡倫丁逃走了,那對於您這樣年紀的人一定是一個重大的打擊。所以我為了責任所迫,寧願破壞我的朋友的計謀,卻不願代他隱瞞起來,免得您因為事出不意,而氣壞了您的身子。

  公爵 普洛丟斯,多謝你這樣關切我;我活一天,一定會補報你的。他們雖然當我在睡夢之中,可是我早就看出他們兩人在戀愛;我也常常想禁止凡倫丁和她親近,或是不許他到我的宮廷裡來,可是因為我不願操切從事,生恐我的猜疑並非事實,反倒錯怪了好人,所以仍舊照樣持之以禮,慢慢看出他的舉止用心來。我知道年輕人血氣未定,易受誘惑,早就防範到這一步,每天晚上我叫她睡在閣上,她房間的鑰匙由我親自保管,所以別人是沒有法子把她偷走的。

  普洛丟斯 殿下,他們已經想出了一個法子,他預備用繩梯爬上她的窗口,把她從窗裡接下來。他現在去拿繩梯去了,等會兒就會經過這裡,您要是願意的話,就可以攔住問他。可是殿下,您盤問他的時候話要說得巧妙一點,別讓他知道是我走了風,因為我這樣報告您,只是出於我對您的忠誠,不是因為對我的朋友有什麼過不去的地方。

  公爵 我用名譽為誓,他不會知道我是從你這裡得到這消息的。

  普洛丟斯 再會,殿下,凡倫丁就要來了。(下。)

  ──凡倫丁上。

  公爵 凡倫丁,你這麼急急地要到哪兒去?

  凡倫丁 啟稟殿下,有一個寄書人在外面,等著我把信交給他帶給我的朋友們。

  公爵 是很重要的信嗎?

  凡倫丁 不過告訴他們我在殿下這兒很好、很快樂而已。

  公爵 那沒什麼要緊,陪著我談談吧。我要告訴你一些我的切身的事情,你可不要對外面的人說。你知道我曾經想把我的女兒許給我的朋友修里奧。

  凡倫丁 那我很知道,殿下,這門親事要是成功,那的確是門當戶對;而且這位先生品行又好、又慷慨、又有才學,令嬡配給他真是再好沒有了。殿下不能夠叫她也喜歡他嗎?

  公爵 就是這麼說。這孩子脾氣壞,沒有規矩,瞧不起人,又不聽話又固執,一點不懂得孝道;她忘記了她是我的女兒,也不把我當一個父親那樣敬畏。不瞞你說,她這樣忤逆,使我對於她的愛也完全消失了。我本來想像我這樣年紀的人,有這麼一個女兒承歡膝下,也可以娛此餘生;現在事與願違,我已經決定再娶一房妻室;至於我這女兒,誰要她便送給他,她的美貌就是她的嫁奩,因為她既然瞧不起我,當然也不會把我的財產放在心上的。

  凡倫丁 關於這件事情,殿下要吩咐我做些什麼?

  公爵 在這兒,有一位維洛那地方的姑娘,我看中了她;可是她很貞靜幽嫻,我這老頭子說的話是打不動她的心的。我已經老早忘記了求婚的那一套法子,而且現在時世也不同了,所以我現在要請你教導教導我,怎樣才可以使她那太陽一樣明亮的眼睛眷顧到我。

  凡倫丁 她要是不愛聽空話,那麼就用禮物去博取她的歡心;無言的珠寶比之流利的言詞,往往更能打動女人的心。

  公爵 我也曾經送過禮物給她,可是她一點不看重它。

  凡倫丁 女人有時在表面上裝作不以為意,其實心裡是萬分喜歡的。你應當繼續把禮物送去給她,切不可灰心;起先的冷淡,將會使以後的戀愛更加熱烈。她要是向你假意生嗔,那不是因為她討厭你,而是因為她希望你更加愛她。她要是罵你,那不是因為她要你離開她,因為女人若是沒有人陪著是會氣得發瘋的。無論她怎麼說,你總不要後退,因為她嘴裡叫你走,實在並不是要你走。稱讚恭維是討好女人的祕訣;儘管她生得又黑又醜,你不妨說她是天仙化人。一個男人生著三寸不爛之舌,要是說服不了一個女人,那還算是什麼男人!

  公爵 可是我所說起的那位姑娘,已經由她的親族們許配給一個年輕的紳士了。她家裡門戶森嚴,任何男人在白天走不進去。

  凡倫丁 那麼要是我,就在夜裡去見她。

  公爵 可是門戶密閉,沒有鑰匙,在夜裡更走不進去。

  凡倫丁 門裡走不進去,不是可以打窗裡進去嗎?

  公爵 她的寢室在很高的樓上,要是爬上去,準有生命之虞。

  凡倫丁 只要找一副輕便的繩梯,用一對鐵鉤把它拋到窗沿上就成了;若是你有膽量冒這個險,就可以像古詩裡的少年那樣攀上高樓去和情人幽會。

  公爵 請你看在你世家子弟的身分上,告訴我什麼地方可以弄到這種梯子。

  凡倫丁 你什麼時候要用?請你告訴我。

  公爵 我今夜就要;因為戀愛就像小孩一樣,想要什麼東西巴不得立刻就有。

  凡倫丁 七點鐘我可以給你弄到這麼一副梯子來。

  公爵 可是我想一個人去看她,這副梯子怎麼帶去呢?

  凡倫丁 那是很輕便的,你可以把它藏在外套裡面。

  公爵 像你這樣長的外套藏得下嗎?

  凡倫丁 可以藏得下。

  公爵 那麼讓我穿穿你的外套看;我要照這尺寸另做一件。

  凡倫丁 啊,殿下,隨便什麼外套都一樣可用的。

  公爵 外套應當怎樣穿法才對?請你讓我試穿一下吧。(拉開凡倫丁的外套)這封是什麼信?上面寫著的是什麼?──給西爾維婭!這兒還有我所需要的工具!恕我這回無禮,把這封信拆開了。

    相思夜夜飛,飛繞情人側;

    身無彩鳳翼,無由見顏色。

    靈犀雖可通,室邇人常遐,

    空有夢魂馳,漫漫怨長夜!

  這兒還寫著什麼?「西爾維婭,請於今夕偕遁。」原來如此,這就是你預備好的梯子!哼,好一副偷天換日的本領!你因為看見星星向你閃耀,就想上去把它們採摘嗎?去,你這妄圖非分的小人,放肆無禮的奴才!向你的同類們去脅肩諂笑吧!不要以為你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我因為不屑和你計較,才叫你立刻離開此地,不來過分為難你。我從前已經給過你太多的恩惠,現在就向你再開一次恩吧。可是你假如不立刻收拾動身,在我的領土上多停留一刻工夫,哼!那時我發起怒來,可要把我從前對你和我女兒的心意都拋開不管了。快去!我不要聽你無益的辯解;你要是看重你的生命,就立刻給我走吧。(下。)

  凡倫丁 與其活著受煎熬,何不一死了事?死不過是把自己放逐出自己的軀殼以外;西爾維婭已經和我合成一體,離開她就是離開我自己,這不是和死同樣的刑罰嗎?看不見西爾維婭,世上還有什麼光明?沒有西爾維婭在一起,世上還有什麼樂趣?我只好閉上眼睛假想她在旁邊,用這樣美好的幻影尋求片刻的陶醉。除非夜間有西爾維婭陪著我,夜鶯的歌唱只是不入耳的噪音;除非白天有西爾維婭在我的面前,否則我的生命將是一個不見天日的長夜。她是我生命的精華,我要是不能在她的煦護拂庇之下滋養我的生機,就要乾枯憔悴而死。即使能逃過他這可怕的判決,我也仍然不能逃避死亡;因為我留在這兒,結果不過一死,可是離開了這兒,就是離開了生命所寄託的一切。

  ──普洛丟斯及朗斯上。

  普洛丟斯 快跑,小子!跑,跑,把他找出來。

  朗斯 喂!喂!

  普洛丟斯 你看見什麼?

  朗斯 我們所要找的那個人;他頭上每一根頭髮都是凡倫丁。

  普洛丟斯 是凡倫丁嗎?

  凡倫丁 不是。

  普洛丟斯 那麼是誰?他的鬼嗎?

  凡倫丁 也不是。

  普洛丟斯 那麼你是什麼?

  凡倫丁 我不是什麼。

  朗斯 那麼你怎麼會說話呢?少爺,我打他好不好?

  普洛丟斯 你要打誰?

  朗斯 不打誰。

  普洛丟斯 狗才,住手。

  朗斯 唷,少爺!我打的不是什麼呀;請你讓我……

  普洛丟斯 我叫你不許放肆。──凡倫丁,我的朋友,讓我跟你講句話兒。

  凡倫丁 我的耳朵裡滿是壞消息,現在就是有好消息也聽不見了。

  普洛丟斯 那麼我還是把我所要說的話埋葬在無言的沉默裡吧,因為它們是刺耳而不愉快的。

  凡倫丁 難道是西爾維婭死了嗎?

  普洛丟斯 沒有,凡倫丁。

  凡倫丁 沒有凡倫丁,不錯,神聖的西爾維婭已經沒有她的凡倫丁了!難道是她把我遺棄了嗎?

  普洛丟斯 沒有,凡倫丁。

  凡倫丁 沒有凡倫丁,她要是把我遺棄了,世上自然再沒有凡倫丁這個人了!那麼你有些什麼消息?

  朗斯 凡倫丁少爺,外面貼著告示說把你取消了。

  普洛丟斯 把你驅逐了。是的,那就是我要告訴你的消息,你必須離開這裡,離開西爾維婭,離開我,你的朋友。

  凡倫丁 唉!這服苦藥我已經嚥下去了,太多了將使我噎塞而死。西爾維婭知道我已經被放逐了嗎?

  普洛丟斯 是的,她聽見這個判決以後,曾經流過無數珍珠溶化成的眼淚,跪倒在她凶狠的父親腳下苦苦哀求,她那皎潔的纖手好像因為悲哀而化為慘白,在她的胸前搓絞著;可是跪地的雙膝、高舉的玉手、悲傷的嘆息、痛苦的呻吟,銀色的淚珠,都不能感動她那冥頑不靈的父親,他堅持著凡倫丁倘在米蘭境內被捕,就必須處死;而且當她在懇求他收回成命的時候,他因為她的多事而大為震怒,竟把她關了起來,恫嚇著要把她終身禁錮。

  凡倫丁 別說下去了,除非你的下一句話能夠致我於死命,那麼我就請你輕聲送進我的耳中,好讓我能夠從無底的憂傷中獲得解放,從此長眠不醒。

  普洛丟斯 事已至此,悲傷也不中用,還是想個補救的辦法吧;只要靜待時機,總有命運轉移的一天。你要是停留在此地,仍舊見不到你的愛人,而且你自己的生命也要保不住。希望是戀人們的唯一憑藉,你不要灰心,儘管到遠處去吧。雖然你自己不能到這裡來,你仍舊可以隨時通信,只要寫明給我,我就可以把它轉交到你愛人的乳白的胸前。現在時間已經很匆促,我不能多多向你勸告,來,我送你出城,在路上我們還可以談談關於你的戀愛的一切。你即使不以你自己的安全為重,也應該為你的愛人著想;請你就跟著我走吧。

  凡倫丁 朗斯,你要是看見我那小子,叫他趕快到北城門口會我。

  普洛丟斯 去,狗才,快去找他。來,凡倫丁。

  凡倫丁 啊,我的親愛的西爾維婭!倒楣的凡倫丁!(凡倫丁、普洛丟斯同下。)

  朗斯 瞧吧,我不過是一個傻瓜,可是我卻知道我的主人不是個好人,這且不去說它。沒有人知道我也在戀愛了;可是我真的在戀愛了;可是幾匹馬也不能把這祕密從我嘴裡拉出來,我也絕不告訴人我愛的是誰。不用說,那是一個女人;可是她是怎樣一個女人,這我可連自己也不知道。總之她是一個擠牛奶的姑娘;其實她不是姑娘,因為據說她都養過幾個私生子了;可是她是個拿工錢給東家做事的姑娘。她的好處比獵狗還多,這在一個基督徒可就不容易了。(取出一紙)這兒是一張清單,記載著她的種種能耐。「第一條,她可供奔走之勞,為人來往取物。」啊,就是一匹馬也不過如此;不,馬可供奔走之勞,卻不能來往取物,所以她比一匹吊兒郎當的馬好得多了。「第二條,她會擠牛奶。」聽著,一個姑娘要是有著一雙乾淨的手,這是一件很大的好處。

  ──史比德上。

  史比德 喂,朗斯先生,尊駕可好?

  朗斯 我東家嗎?他到港口送行去了。

  史比德 你又犯老毛病,把詞兒聽錯了。你這紙上有什麼新聞?

  朗斯 很不妙,簡直是漆黑一團。

  史比德 怎麼會漆黑一團呢?

  朗斯 咳,不是用墨寫的嗎?

  史比德 讓我也看看。

  朗斯 呸,你這呆鳥!你又不識字。

  史比德 誰說的?我怎麼不識字?

  朗斯 那麼我倒要考考你。告訴我,誰生下了你?

  史比德 呃,我的祖父的兒子。

  朗斯 噯喲,你這沒有學問的浪蕩貨!你是你祖母的兒子生下來的。這就可見得你是個不識字的。

  史比德 好了,你才是個蠢貨,不信讓我唸給你聽。

  朗斯 好,拿去,聖尼古拉斯【註:此處是中世紀錄事文書等的保護神。】保佑你!

  史比德 「第一條,她會擠牛奶。」

  朗斯 是的,這是她的拿手本領。

  史比德 「第二條,她會釀上好的麥酒。」

  朗斯 所以有那麼一句古話,「你釀得好麥酒,上帝保佑你。」

  史比德 「第三條,她會縫紉。」

  朗斯 這就是說:她會逢迎人。

  史比德 「第四條,她會編織。」

  朗斯 有了這樣一個女人,可不用擔心襪子破了。

  史比德 「第五條,她會揩拭抹洗。」

  朗斯 妙極,這樣我可以不用替她揩身抹臉了。

  史比德 「第六條,她會織布。」

  朗斯 這樣我可以靠她織布維持生活,舒舒服服地過日子了。

  史比德 「第七條,她有許多無名的美德。」

  朗斯 正像私生子一樣,因為不知誰是他的父親,所以連自己的姓名也不知道。

  史比德 「下面是她的缺點。」

  朗斯 緊接在她好處的後面。

  史比德 「第一條,她的口氣很臭,未吃飯前不可和她接吻。」

  朗斯 嗯,這個缺點是很容易矯正過來的,只要吃過飯吻她就是了。唸下去。

  史比德 「第二條,她喜歡吃糖食。」

  朗斯 那可以掩蓋住她的口臭。

  史比德 「第三條,她常常睡夢裡說話。」

  朗斯 那沒有關係,只要不在說話的時候打瞌睡就是了。

  史比德 「第四條,她說起話來慢吞吞的。」

  朗斯 他媽的!這怎麼算是她的缺點?說話慢條斯理是女人最大的美德。請你把這條塗掉,把它改記到她的好處裡面。

  史比德 「第五條,她很驕傲。」

  朗斯 把這條也塗掉。女人是天生驕傲的,誰也對她無可如何。

  史比德 「第六條,她沒有牙齒。」

  朗斯 那我也不在乎,我就是愛啃麵包皮的。

  史比德 「第七條,她愛發脾氣。」

  朗斯 哦,她沒有牙齒,不會咬人,這還不要緊。

  史比德 「第八條,她喜歡不時喝杯酒。」

  朗斯 是好酒她當然喜歡喝,就是她不喝我也要喝,好東西是人人喜歡的。

  史比德 「第九條,她為人太隨便。」

  朗斯 她不會隨便說話,因為上面已經寫著她說起話來慢吞吞的;她也不會隨便用錢,因為我會管牢她的錢袋;至於在另外的地方隨隨便便,那我也沒有法子。好,唸下去吧。

  史比德 「第十條,她的頭髮比智慧多,她的錯處比頭髮多,她的財富比錯處多。」

  朗斯 慢慢,聽了這一條,我又想要她,又想不要她;你且給我再唸一遍。

  史比德 「她的頭髮比智慧多……」

  朗斯 這也許是的,我可以用譬喻證明:包鹽的布包袱比鹽多,包住腦袋的頭髮也比智慧多,因為多的才可以包住少的。下面怎麼說?

  史比德 「她的錯處比頭髮多……」

  朗斯 那可糟透了!哎喲,要是沒有這句話多麼好!

  史比德 「她的財富比錯處多。」

  朗斯 啊,有這麼一句,她的錯處也變成好處了。好,我一定要娶她;要是這門親事成功,天下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史比德 那麼你便怎樣?

  朗斯 那麼我就告訴你吧,你的主人在北城門口等你。

  史比德 等我嗎?

  朗斯 等你!嘿,你算什麼人!他還等過比你身分高尚的人哩。

  史比德 那麼我一定要到他那邊去嗎?

  朗斯 你非得奔去不可,因為你在這裡耽擱了這麼多的時候,跑去恐怕還來不及。

  史比德 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他媽的還唸什麼情書!(下。)

  朗斯 他擅自讀我的信,現在可要挨一頓揍了。誰叫他不懂規矩,濫管人家的閒事。我倒要跟上前去,瞧瞧這狗頭受些什麼教訓,也好讓我痛快一番。(下。)

  ※※※

  第二場  同前。公爵府中一室

  ──公爵及修里奧上。

  公爵 修里奧,不要擔心她不愛你,現在凡倫丁已經不在她眼前了。

  修里奧 自從他被放逐以後,她格外討厭我,不願跟我在一起,見了面就要罵我,現在我對於獲得她的愛情已經不存什麼希望了。

  公爵 這一種愛情的脆弱的刻痕就像冰雪上的紋印一樣,只需片刻的熱氣,就能把它溶化在水中而消失影蹤。她的凝凍的心思不久就會溶解,那時她就會忘記卑賤的凡倫丁。

  ──普洛丟斯上。

  公爵 啊,普洛丟斯!你的同鄉有沒有照我的命令離開米蘭?

  普洛丟斯 他已經走了,殿下。

  公爵 我的女兒因為他走了很傷心呢。

  普洛丟斯 殿下,過幾天她的悲傷就會慢慢消失的。

  公爵 我也這樣想,可是修里奧卻不以為如此。普洛丟斯,我知道你為人可靠──因為你已經用行動表示你的忠心──現在我要跟你商量商量。

  普洛丟斯 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天,我對於殿下的忠心是永無變更的。

  公爵 你知道我很想把修里奧和我的女兒配合成親。

  普洛丟斯 是,殿下。

  公爵 我想你也不會不知道她是怎樣違梗著我的意思。

  普洛丟斯 那是當凡倫丁在這兒的時候,殿下。

  公爵 是的,可是她現在仍舊執迷不悟。我們怎樣才可以叫這孩子忘記了凡倫丁,轉過心來愛修里奧?

  普洛丟斯 最好的法子是散播關於凡倫丁的壞話,說他心思不正,行為懦弱,出身寒賤,這三件是女人家聽見了最恨的事情。

  公爵 不錯,可是她會以為這是人家故意造謠中傷他。

  普洛丟斯 是的,如果那種話是出之於他的仇敵之口的話。所以我們必須叫一個她所認為是他的朋友的人,用巧妙婉轉的措辭去告訴她。

  公爵 那麼這件事就得有勞你了。

  普洛丟斯 殿下,那可是我最最不願意做的事。本來這種事就不是一個上流人所應該做的,何況又是說自己好朋友的壞話。

  公爵 現在你的好話既不能使他得益,那麼你對他的誹謗也未必對他有什麼害處,所以這件事其實是無所謂的,請你瞧在我的面上勉為其難吧。

  普洛丟斯 殿下既然這麼說,那麼我也只好盡力效勞,使她不再愛他。可是即使她聽了我說的關於凡倫丁的壞話,斷絕了她對他的痴心,那也不見得她就會愛上修里奧。

  修里奧 所以你在替她斬斷情絲的時候,為了避免它變成糾結紊亂的一團,對誰都沒有好處,你得把它轉繫到我的身上;你說了凡倫丁怎樣一句壞話,就反過來說我怎樣一句好話。

  公爵 普洛丟斯,我們敢於信任你去幹這件工作,因為我們聽見凡倫丁說起過,知道你已經是一個愛神龕前的忠實信徒,不會見異思遷的,所以我們可以放心讓你和西爾維婭自由談話。她現在心緒非常惡劣,因為你是凡倫丁的朋友,她一定高興你去和她談談,你就可以婉勸她割絕對凡倫丁的愛情,來愛我的朋友。

  普洛丟斯 我一定盡我的力量辦去。可是修里奧大人,您在戀愛上面的功夫還差一點兒,您該寫幾首纏綿淒惻的情詩,申說著您是怎樣願意為她鞠躬盡瘁,才可以籠絡住她的心。

  公爵 對了,詩歌感人之力是非常深刻的。

  普洛丟斯 您可以說在她美貌的聖壇上,您願意貢獻您的眼淚、您的嘆息以及您的赤心。您要寫到墨水乾涸,然後再用眼淚潤濕您的筆尖,寫下幾行動人的詩句,表明您的愛情是如何真誠。因為俄耳甫斯【註:希臘神話裡的著名歌手,據說他能以歌聲使山林、岩石移動,使野獸馴服。】的琴弦是用詩人的心腸作成的,它的金石之音足以使木石為之感動,猛虎聽見了會貼耳馴服,巨大的海怪會離開了深不可測的海底,在沙灘上應聲起舞。您在寄給她這種悲歌以後,便應該在晚間到她的窗下用柔和的樂器,一聲聲彈奏出心底的憂傷。黑夜的靜寂是適宜於這種溫情的哀訴的,只有這樣才能博取她的芳心。

  公爵 你這樣循循善誘,足見是情場老手。

  修里奧 我今夜就照你的指教實行。普洛丟斯,我的好師傅,咱們一塊兒到城裡去訪尋幾位音樂的好手。我有一首現成的情詩在此,不妨先把它來試一下看。

  公爵 那麼你們立刻找去吧!

  普洛丟斯 我們還要侍候殿下用過晚餐,然後再決定如何進行。

  公爵 不,現在就去預備起來吧,我不會怪你們的。(同下。)

維洛那二紳士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