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洛那二紳士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幕



  第一場  米蘭與維洛那之間的森林

  ──若干強盜上。

  盜甲 弟兄們,站住,我看見有一個過路人來了。

  盜乙 儘管來他十個二十個,大家也不要怕,上前去。

  ──凡倫丁及史比德上。

  盜丙 站住,老兄,把你的東西丟下來;倘有半個不字,我們就要動手搶了。

  史比德 少爺,咱們這回完了;這班人就是行路人最害怕的那種傢伙。

  凡倫丁 列位朋友……

  盜甲 你錯了,老兄,我們是你的仇敵。

  盜乙 別嚷,聽他怎麼說。

  盜丙 不錯,我們要聽聽他怎麼說,因為他瞧上去還像個好人。

  凡倫丁 不瞞列位說,我是一個命運不濟的人,除了這一身衣服以外,實在沒有一點財物。列位要是一定要我把衣服脫下,那就等於把我全部的家財奪走了。

  盜乙 你要到哪裡去?

  凡倫丁 到維洛那去。

  盜甲 你是從哪兒來的?

  凡倫丁 米蘭。

  盜丙 你住在那裡多久了?

  凡倫丁 十六個月;倘不是惡運臨到我身上,我也不會就離開米蘭的。

  盜乙 怎麼,你是給他們驅逐出來的嗎?

  凡倫丁 是的。

  盜乙 為了什麼罪名?

  凡倫丁 一提起這件事情,使我心裡異常難過。我殺了一個人,現在覺得十分後悔;可是幸而他是我在一場爭鬥中殺死的,我並不曾用詭計陰謀加害於他。

  盜甲 果然是這樣,那麼你也不必後悔。可是他們就是為了這麼一件小小過失,把你驅逐出境嗎?

  凡倫丁 是的,他們給我這樣的判決,我自己已經認為是一件幸事。

  盜乙 你會講外國話嗎?

  凡倫丁 我因為在年輕時候就走遠路,所以勉強會說幾句,不然有許多次簡直要吃大虧哩。

  盜丙 憑俠盜羅賓漢手下那個胖神父的光頭起誓,這個人叫他做咱們這一夥兒的首領,倒很不錯。

  盜甲 我們要收容他。弟兄們,講句話兒。

  史比德 少爺,您去和他們合夥吧;他們倒是一群光明磊落的強盜呢。

  凡倫丁 別胡說,狗才!

  盜乙 告訴我們,你現在有沒有什麼事情好做?

  凡倫丁 沒有,我現在悉聽命運的支配。

  盜丙 那麼老實對你說吧,我們這一群裡面也很有幾個良家子弟,因為少年氣盛,胡作非為,被循規蹈矩的上流社會所擯斥。我自己也是維洛那人,因為想要劫走一位公爵近親的貴家嗣女,所以才遭放逐。

  盜乙 我因為一時氣惱,把一位紳士刺死了,被他們從曼多亞趕了出來。

  盜甲 我也是犯著和他們差不多的小罪。可是閒話少說,我們所以把我們的過失告訴你,是因為要人知道我們過這種犯法的生涯,也是不得已而出此下策;一方面我們也是見你長得一表人才,照你自己說來又會說各國語言,像你這樣的人,倒是我們所需要的。

  盜乙 而且尤其因為你也是一個被放逐之人,所以我們破例來和你商量。你願意不願意做我們的首領?窮途落難,未始不可藉此棲身,你就像我們一樣生活在曠野裡吧!

  盜丙 你說怎麼樣?你願意和我們同夥嗎?你只要答應下來,我們就推戴你做首領,大家聽從你的號令,把你尊為寨主。

  盜甲 可是你倘不接受我們的好意,那你休想活命。

  盜乙 我們絕不放你活著回去向人家吹牛。

  凡倫丁 我願意接受列位的好意,和你們大家在一起;可是我也有一個條件,你們不許侵犯無知的女人,也不許劫奪窮苦的旅客。

  盜丙 不,我們一向不幹這種卑劣的行為。來,跟我們去吧。我們要帶你去見我們的合寨弟兄,把我們所得到的一切金銀財寶都給你看,什麼都由你支配,我們大家都願意服從你。(同下。)

  ※※※

  第二場  米蘭。公爵府中庭園

  ──普洛丟斯上。

  普洛丟斯 我已經對凡倫丁不忠實,現在又必須把修里奧欺詐;我假意替他吹噓,實際卻是為自己開闢求愛的門徑。可是西爾維婭是太好、太貞潔、太神聖了,我的卑微的禮物是不能把她汙瀆的。當我向她申說不變的忠誠的時候,她責備我對朋友的無義;當我向她的美貌誓願貢獻我的一切的時候,她叫我想起被我所背盟遺棄的朱利亞。她的每一句冷酷的譏刺,都可以使一個戀人心灰意懶;可是她越是不理我的愛,我越是像一頭獵狗一樣不願放鬆她。現在修里奧來了;我們就要到她的窗下去,為她奏一支夜曲。

  ──修里奧及眾樂師上。

  修里奧 啊,普洛丟斯!你已經一個人先溜來了嗎?

  普洛丟斯 是的,為愛情而奔走的人,當他嫌跑得不夠快的時候,就會溜了去的。

  修里奧 你說得不錯;可是我希望你的愛情不是著落在這裡吧?

  普洛丟斯 不,我所愛的正在這裡,否則我到這兒來幹嘛?

  修里奧 誰?西爾維婭嗎?

  普洛丟斯 正是西爾維婭,我為了你而愛她。

  修里奧 多謝多謝。現在,各位,大家調起樂器來,用勁地吹奏吧。

  ──旅店主上,朱利亞男裝隨後。

  旅店主 我的小客人,你怎麼這樣悶悶不樂似的,請問你有什麼心事呀?

  朱利亞 呃,老板,那是因為我快樂不起來。

  旅店主 來,我要叫你快樂起來。讓我帶你到一處地方去,那裡你可以聽到音樂,也可以見到你所打聽的那位紳士。

  朱利亞 可是我能夠聽見他說話嗎?

  旅店主 是的,你也能夠聽見。

  朱利亞 那就是音樂了。(樂聲起。)

  旅店主 聽!聽!

  朱利亞 他也在這裡面嗎?

  旅店主 是的;可是你別鬧,咱們聽吧。

  歌

  西爾維婭伊何人,

   乃能顛倒眾生心?

  神聖嬌麗且聰明,

   天賦諸美萃一身,

   俾令舉世誦其名。

  伊人顏色如花濃,

   伊人宅心如春柔;

  盈盈妙目啟瞽矇,

   創平痍復相思瘳,

   寸心永駐眼梢頭。

  彈琴為伊歌一曲,

   伊人美好世無倫;

  塵世蕭條苦寂寞,

   唯伊燦耀如星辰;

   穿花為束獻佳人。

  旅店主 怎麼,你現在反而更加悲傷了嗎?你怎麼啦,孩子?這音樂不中你的意吧。

  朱利亞 您錯了,我惱的是奏音樂的人。

  旅店主 為什麼,我的好孩子?

  朱利亞 因為他奏錯了,老人家。

  旅店主 怎麼,他彈得不對嗎?

  朱利亞 不是,可是他攪酸了我的心弦。

  旅店主 你倒有一雙知音的耳朵。

  朱利亞 唉!我希望我是個聾子;聽了這種音樂,我的心也停止跳動了。

  旅店主 我看你是不喜歡音樂的。

  朱利亞 像這樣刺耳的音樂,我真是一點也不喜歡。

  旅店主 聽!現在又換了一個好聽的曲子了。

  朱利亞 嗯,我惱的就是這種變化無常。

  旅店主 那麼你情願他們老是奏著一個曲子嗎?

  朱利亞 我希望一個人終生奏著一個曲子。可是,老板,我們說起的這位普洛丟斯常常到這位小姐這兒來嗎?

  旅店主 我聽他的僕人朗斯告訴我,他愛她愛得什麼似的。

  朱利亞 朗斯在哪兒?

  旅店主 他去找他的狗去了;他的主人吩咐他明天把那狗送去給他的愛人。

  朱利亞 別說話,站開些,這一班人散開了。

  普洛丟斯 修里奧,您放心好了,我一定給您婉轉說情,您看我的手段吧。

  修里奧 那麼咱們在什麼地方會面?

  普洛丟斯 在聖葛雷古利井。

  修里奧 好,再見。(修里奧及眾樂師下。)

  ──西爾維婭自上方窗口出現。

  普洛丟斯 小姐,晚安。

  西爾維婭 謝謝你們的音樂,諸位先生。說話的是哪一位?

  普洛丟斯 小姐,您要是知道我的純潔的真心,您就會聽得出我的聲音。

  西爾維婭 是普洛丟斯先生吧?

  普洛丟斯 正是您的僕人普洛丟斯,好小姐。

  西爾維婭 您來此有何見教?

  普洛丟斯 我是為侍候您的旨意而來的。

  西爾維婭 好吧,我就讓你知道我的旨意,請你趕快回去睡覺吧。你這居心險惡、背信棄義之人!你曾經用你的誓言騙過不知多少人,現在你以為我也這樣容易受騙,想用你的甘言來引誘我嗎?快點兒回去,設法補贖你對你愛人的罪愆吧。我憑著這蒼白的月亮起誓,你的要求是我所絕對不願允許的;為了你的非分的追求,我從心底裡瞧不起你,現在我這樣向你多說廢話,回頭我還要痛恨我自己呢。

  普洛丟斯 親愛的人兒,我承認我曾經愛過一位女郎,可是她現在已經死了。

  朱利亞 (旁白)一派胡言,她還沒有下葬呢。

  西爾維婭 就算她死了,你的朋友凡倫丁還活著;你自己親自作證我已經將身心許給他。現在你這樣向我絮瀆,你也不覺得愧對他嗎?

  普洛丟斯 我聽說凡倫丁也已經死了。

  西爾維婭 那麼你就算我也已經死了吧;你可以相信我的愛已經埋葬在他的墳墓裡。

  普洛丟斯 好小姐,讓我再把它發掘出來吧。

  西爾維婭 到你愛人的墳上,去把她叫活過來吧;或者至少也可以把你的愛和她埋葬在一起。

  朱利亞 (旁白)這種話他是聽不進去的。

  普洛丟斯 小姐,您既然這樣心硬,那麼請您允許把您臥室裡掛著的您那幅小像賞給我,安慰我這一片痴心吧。我要每天對它說話,向它嘆息流淚;因為您的卓越的本人既然愛著他人,那麼我不過是一個影子,只好向您的影子貢獻我的真情了。

  朱利亞 (旁白)這畫像倘使是一個真人,你也一定會有一天欺騙她,使她像我一樣變成一個影子。

  西爾維婭 先生,我很不願意被你當作偶像,可是你既然是一個虛偽成性的人,那麼讓你去崇拜虛偽的影子,倒也於你很合適。明兒早上你叫一個人來,我就讓他把它帶給你。現在你可以去好好地休息了。

  普洛丟斯 正像不幸的人們終夜未眠,等候著清晨的處決一樣。(普洛丟斯、西爾維婭各下。)

  朱利亞 老板,咱們也走吧。

  旅店主 噯喲,我睡得好熟!

  朱利亞 請問您,普洛丟斯住在什麼地方?

  旅店主 就在我的店裡。哎喲,現在天快亮了。

  朱利亞 還沒有哩;可是今夜啊,是我一生中最悠長、最難挨的一夜!(同下。)

  ※※※

  第三場  同 前

  ──愛格勒莫上。

  愛格勒莫 這是西爾維婭小姐約我去見她的時辰,她要差我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小姐!小姐!

  ──西爾維婭在窗口出現。

  西爾維婭 是誰?

  愛格勒莫 是您的僕人和朋友,來聽候您的使喚的。

  西爾維婭 愛格勒莫先生,早安!

  愛格勒莫 早安,尊貴的小姐!我遵照您的吩咐,一早到這兒來,不知道您要叫我做些什麼事?

  西爾維婭 啊,愛格勒莫,你是一個正人君子,不要以為我在恭維你,我發誓我說的是真心話,你是一個勇敢、智慧、慈悲、能幹的人。你知道我對於被放逐在外的凡倫丁抱著怎樣的好感;你也知道我的父親要強迫我嫁給我所憎厭的驕傲的修里奧。你自己也是戀愛過來的,我曾經聽你說過,沒有一種悲哀比之你真心的愛人死去那時候更使你心碎了,你已經對你愛人的墳墓宣誓終身不娶。愛格勒莫先生,我要到曼多亞去找凡倫丁,因為我聽說他住在那邊;可是我擔心路上不好走,想請你陪著我去,我完全相信你為人可靠。愛格勒莫,不要用我父親將要發怒的話來勸阻我;請你想一想我的傷心,一個女人的傷心吧;而且我的逃走是為要避免一門最不合適的婚姻,它將會招致不幸的後果。我從我自己充滿了像海洋中沙礫那麼多的憂傷的心底向你請求,請你答應和我作伴同行;要是你不肯答應我,那麼也請你把我對你說過的話保守祕密,讓我一個人冒險前去吧。

  愛格勒莫 小姐,我非常同情您的不幸;我知道您的用心是純潔的,所以我願意陪著您去;我也管不了此去對於我自己利害如何,但願您能夠遇到一切的幸福。您打算什麼時候走?

  西爾維婭 今天晚上。

  愛格勒莫 我在什麼地方和您會面?

  西爾維婭 在伯特力克神父的修道院裡,我想先在那裡作一次懺悔禮拜。

  愛格勒莫 我絕不失約。再見,好小姐。

  西爾維婭 再見,善良的愛格勒莫先生。(各下。)

  ※※※

  第四場  同 前

  ──朗斯攜犬上。

  朗斯 一個人不走運時,自己的僕人也會像惡狗一樣反過來咬他一口。這畜生,我把牠從小餵大;牠的三四個兄弟姊妹落下地來眼睛還沒睜開,便給人淹死了,是我把牠救了出來。我辛辛苦苦地教導牠,正像人家說的,教一條狗也不過如此。我的主人要我把牠送給西爾維婭小姐,我一腳剛踏進膳廳的門,這作怪的東西就跳到砧板上把閹雞腿銜去了。唉,一條狗當著眾人面前,一點不懂規矩,那可真糟糕!按道理說,要是以狗自命,作起什麼事來都應當有幾分狗聰明才對。可是牠呢?倘不是我比牠聰明幾分,把牠的過失認在自己身上,牠早給人家吊死了。你們替我評評理看,牠是不是自己找死?牠在公爵食桌底下和三、四條紳士模樣的狗在一起,一下子就撒起尿來,滿房間都是臊氣。一位客人說,「這是哪兒來的癩皮狗?」另外一個人說,「趕掉牠!趕掉牠!」第三個人說,「用鞭子把牠抽出去!」公爵說,「把牠吊死了吧。」我聞慣了這種尿臊氣,知道是克來勃幹的事,連忙跑到打狗的人面前,說,「朋友,您要打這狗嗎?」他說,「是的。」我說,「那您可冤枉了牠了,這尿是我撒的。」他就乾脆把我打一頓趕了出來。天下有幾個主人肯為他的僕人受這樣的委屈?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曾經因為牠偷了人家的香腸而給人銬住了手腳,否則牠早就一命嗚呼了;我也曾因為牠咬死了人家的鵝而頸上套枷,否則牠也逃不了一頓打。你現在可全不記得這種事情了。嘿,我還記得在我向西爾維婭小姐告別的時候,你鬧了怎樣一場笑話。我不是關照過你,瞧我怎麼做你也怎麼做嗎?你幾時看見過我蹺起一條腿來,當著一位小姐的裙邊撒尿?你看見過我鬧過這種笑話嗎?

  ──普洛丟斯及朱利亞男裝上。

  普洛丟斯 你的名字叫西巴斯辛嗎?我很喜歡你,就要差你做一件事情。

  朱利亞 請您吩咐下來吧,我願意盡力去做。

  普洛丟斯 那很好。(向朗斯)喂,你這蠢才!這兩天你究竟浪蕩在什麼地方?

  朗斯 呃,少爺,我是照您的話給西爾維婭小姐送狗去的。

  普洛丟斯 她看見我的小寶貝說些什麼話?

  朗斯 呃,她說,您的狗是一條惡狗;她叫我對您說,您這樣的禮物她是不敢領教的。

  普洛丟斯 她不接受我的狗嗎?

  朗斯 不,她不受;現在我把牠帶回來了。

  普洛丟斯 什麼!你給我把這畜生送給她嗎?

  朗斯 是的,少爺;那頭小松鼠兒在市場上給那些不得好死的偷去了,所以我才把我自己的狗送去給她。這條狗比您的狗大十倍,這禮物的價值當然也要高得多了。

  普洛丟斯 快給我去把我的狗找回來;要是找不回來,不用再回來見我了。快滾!你要我見著你生氣嗎?這奴才老是替我丟盡了臉。(朗斯下)西巴斯辛,我所以收容你的緣故,一半是因為我需要像你這樣一個孩子給我做些事情,不像那個蠢漢一樣靠不住;可是大半還是因為我從你的容貌行為上,知道你是一個受過良好教養、誠實可靠的人。所以記著吧,我是為了這個才收容你的。現在你就給我去把這戒指送給西爾維婭小姐,它本來是一個愛我的人送給我的。

  朱利亞 大概您已經不愛她了吧,所以把她的紀念物送給別人?是不是她已經死了?

  普洛丟斯 不,我想她還活著。

  朱利亞 唉!

  普洛丟斯 你為什麼嘆氣?

  朱利亞 我禁不住可憐她。

  普洛丟斯 你為什麼可憐她?

  朱利亞 因為我想她愛您就像您愛您的西爾維婭小姐一樣。她夢寐懷念著一個忘記了她的愛情的男人;您痴心熱戀著一個不願接受您的愛情的女子。戀愛是這樣的參差顛倒,想起來真是可歎!

  普洛丟斯 好,好,你把這戒指和這封信送去給她;那就是她住的房間。對那位小姐說,我要向她索討她所答應給我的她那幅天仙似的畫像。辦好了差使以後,你就趕快回來,你會看見我一個人在房裡傷心。(下。)

  朱利亞 有幾個女人願意幹這樣一件差使?唉,可憐的普洛丟斯!你找了一頭狐狸來替你牧羊了。唉,我才是個傻子!他那樣厭棄我,我為什麼要可憐他?他因為愛她,所以厭棄我;我因為愛他,所以不能不可憐他。這戒指是我們分別的時候我要他永遠記得我而送給他的;現在我這不幸的使者,卻要替他求討我所不願意他得到的東西,轉送我所不願意送去的東西,稱讚我所不願意稱讚的忠實。我真心愛著我的主人,可是我倘要盡忠於他,就只好不忠於自己。沒有辦法,我只能為他前去求愛,可是我要把這事情幹得十分冷淡,天知道,我不願他如願以償。

  ──西爾維婭上,眾女侍隨上。

  朱利亞 早安,小姐!有勞您帶我去見一見西爾維婭小姐。

  西爾維婭 假如我就是她,你有什麼見教?

  朱利亞 假如您就是她的話,那麼我奉命而來,有幾句話要奉瀆清聽。

  西爾維婭 奉誰的命而來?

  朱利亞 我的主人普洛丟斯,小姐。

  西爾維婭 噢,他叫你來拿一幅畫像嗎?

  朱利亞 是的,小姐。

  西爾維婭 歐蘇拉,把我的畫像拿來。(女侍取畫像至)你把這拿去給你的主人,請你再對他說,有一位被他朝三暮四的心所忘卻的朱利亞,是比這個畫裡的影子更值得晨昏供奉的。

  朱利亞 小姐,請您讀一讀這封信。──不,請您原諒我,小姐,是我大意送錯了信了;這才是給您的信。

  西爾維婭 請你讓我再瞧瞧那一封。

  朱利亞 這是不可以的,好小姐,原諒我吧。

  西爾維婭 那麼你拿去吧。我不要看你主人的信,我知道裡面滿是些山盟海誓的話,他說過了就把它丟在腦後,正像我把這紙頭撕碎了一樣不算一回事。

  朱利亞 小姐,他叫我把這戒指送上。

  西爾維婭 這尤其是他的不對;我曾經聽他說起過上千次,這是他的朱利亞在分別時候給他的。他的沒有良心的指頭雖然已經玷汙了這戒指,我可不願對不起朱利亞而把它戴上。

  朱利亞 她謝謝你。

  西爾維婭 你說什麼?

  朱利亞 我謝謝您,小姐,因為您這樣關心她。可憐的姑娘!我的主人太對不起她了。

  西爾維婭 你也認識她嗎?

  朱利亞 我熟悉她的為人,就像知道我自己一樣。不瞞您說,我因為想起她的不幸,曾經流過幾百次的眼淚哩。

  西爾維婭 她多半以為普洛丟斯已經拋棄她了吧。

  朱利亞 我想她是這樣想著,這也就是她所以悲傷的緣故。

  西爾維婭 她長得好看嗎?

  朱利亞 小姐,她從前是比現在好看多了。當她以為我的主人很愛她的時候,在我看來她是跟您一樣美的;可是自從她無心對鏡、懶敷脂粉以後,她的頰上的薔薇已經不禁風吹而枯萎,她的百合花一樣的膚色也已經憔悴下來,現在她是跟我一樣的黑醜了。

  西爾維婭 她的身材怎樣?

  朱利亞 跟我差不多高;因為在一次五旬節【註:逾越節後第五十日,為慶祝收獲之節日。】串演各種戲劇的時候,當地的青年要我扮做女人,把朱利亞小姐的衣服借給我穿著,剛巧合著我的身材,大家說這身衣服就像是為我而裁剪的,所以我知道她跟我差不多高。那時候我扮著阿里阿德涅,悲痛著忒修斯的薄情遺棄;【註:傳說中之雅典英雄,為阿里阿德涅所戀;忒修斯得後者之助,深入迷宮,殺死半牛半人之食人怪獸;唯其後卒將該女遺棄。】我表演得那樣淒慘逼真,使我那小姐忍不住頻頻拭淚。現在她自己被人這樣對待,怎麼不使我為她難過!

  西爾維婭 她知道你這樣同情她,一定很感激你的。唉,可憐的姑娘,被人這樣拋棄不顧!聽了你的話,我也要流起淚來了。孩子,為了你那好小姐的緣故,我給你這幾個錢,因為你是愛她的。再見。

  朱利亞 您要是認識她的話,她也會因為您的善心而感謝您的。(西爾維婭及侍從下)她是一位賢淑美麗的貴家女子。她這樣關切著朱利亞,看來我的主人向她求愛是沒有多大希望的。唉,愛情是多麼善於愚弄它自己!這一幅是她的畫像,讓我瞻仰一番。我想,我要是也有這樣一頂帽子,我這面龐和她的比起來也是一樣可愛;可是畫師似乎把她的美貌格外潤色了幾分,否則就是我自己太顧影自憐了。她的頭髮是赭色的,我的是純粹的金黃;他如果就是為了這一點差別而愛她,那麼我願意裝上一頭假髮。她的灰色的眼睛像水晶一樣清澈,我的眼睛也是一樣;可是我的額角比她的高些。愛神倘不是盲目的,那麼我有哪一點趕不上她?把這影子捲起來吧,它是你的情敵呢。啊,你這無知無覺的形象!他將要崇拜你、愛慕你、吻你、抱你;倘使他的盲目的戀愛是有幾分理性的話,他就應該愛我這血肉之身而忘記了你;可是因為她沒有錯待我,所以我也要愛惜你、珍重你;不然的話,我要發誓剜去你那雙視而不見的眼睛,好讓我的主人不再愛你。(下。)

維洛那二紳士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