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密歐與茱麗葉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幕



  第一場 曼多亞。街道

  ──羅密歐上。

  羅密歐 要是夢寐中的幻景果然可以代表真實,那麼我的夢預兆著將有好消息到來;我覺得心境寧恬,整日裡有一種向所沒有的精神,用快樂的思想把我從地面上飄揚起來。我夢見我的愛人來看見我死了──奇怪的夢,一個死人也會思想!──她吻著我,把生命吐進了我的嘴唇裡,於是我復活了,並且成為一個君王。唉!僅僅是愛的影子,已經給人這樣豐富的歡樂,要是能占有愛的本身,那該有多麼甜蜜!

  ──鮑爾薩澤上。

  羅密歐 從維洛那來的消息!啊,鮑爾薩澤!不是神父叫你帶信來給我嗎?我的愛人怎樣?我父親好嗎?我再問你一遍,我的茱麗葉安好嗎?因為只要她安好,一定什麼都是好好的。

  鮑爾薩澤 那麼她是安好的,什麼都是好好的;她的身體長眠在凱普萊特家的墳塋裡,她的不死的靈魂和天使們在一起。我看見她下葬在她親族的墓穴裡,所以立刻飛馬前來告訴您。啊,少爺!恕我帶了這壞消息來,因為這是您吩咐我做的事。

  羅密歐 有這樣的事!命運,我咒詛你!──你知道我的住處;給我買些紙筆,雇下兩匹快馬,我今天晚上就要動身。

  鮑爾薩澤 少爺,請您寬心一下;您的臉色慘白而倉皇,恐怕是不吉之兆。

  羅密歐 胡說,你看錯了。快去,把我叫你做的事趕快辦好。神父沒有叫你帶信給我嗎?

  鮑爾薩澤 沒有,我的好少爺。

  羅密歐 算了,你去吧,把馬匹雇好了;我就來找你。(鮑爾薩澤下)好,茱麗葉,今晚我要睡在你的身旁。讓我想個辦法。啊,罪惡的念頭!你會多麼快鑽進一個絕望者的心裡!我想起了一個賣藥的人,他的鋪子就開設在附近,我曾經看見他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皺著眉頭在那兒揀藥草;他的形狀十分消瘦,貧苦把他熬煎得只剩一把骨頭;他的寒傖的鋪子裡掛著一隻烏龜,一頭剝製的鱷魚,還有幾張形狀醜陋的魚皮;他的架子上稀疏地散放著幾隻空匣子、綠色的瓦罐、一些胞囊和發黴的種子、幾段包紮的麻繩,還有幾塊陳年的乾玫瑰花,作為聊勝於無的點綴。看到這一種寒酸的樣子,我就對自己說,在曼多亞城裡,誰出賣了毒藥是會立刻處死的,可是倘有誰現在需要毒藥,這兒有一個可憐的奴才會賣給他。啊!不料我這一個思想,竟會預兆著我自己的需要,這個窮漢的毒藥卻要賣給我。我記得這裡就是他的鋪子;今天是假日,所以這叫化子沒有開門。喂!賣藥的!

  ──賣藥人上。

  賣藥人 誰在高聲叫喊?

  羅密歐 過來,朋友。我瞧你很窮,這兒是四十塊錢,請你給我一點能夠迅速致命的毒藥,厭倦於生命的人一服下去便會散入全身的血管,立刻停止呼吸而死去,就像火藥從炮膛裡放射出去一樣快。

  賣藥人 這種致命的毒藥我是有的;可是曼多亞的法律嚴禁發賣,出賣的人是要處死刑的。

  羅密歐 難道你這樣窮苦,還怕死嗎?饑寒的痕跡刻在你的面頰上,貧乏和迫害在你的眼睛裡射出了餓火,輕蔑和卑賤重壓在你的背上;這世間不是你的朋友,這世間的法律也保護不到你,沒有人為你定下一條法律使你富有;那麼你何必苦耐著貧窮呢?違犯了法律,把這些錢收下吧。

  賣藥人 我的貧窮答應了你,可是那是違反我的良心的。

  羅密歐 我的錢是給你的貧窮,不是給你的良心的。

  賣藥人 把這一服藥放在無論什麼飲料裡喝下去,即使你有二十個人的力氣,也會立刻送命。

  羅密歐 這兒是你的錢,那才是害人靈魂的更壞的毒藥,在這萬惡的世界上,它比你那些不准販賣的微賤的藥品更會殺人;你沒有把毒藥賣給我,是我把毒藥賣給你。再見;買些吃的東西,把你自己餵得胖一點。──來,你不是毒藥,你是替我解除痛苦的仙丹,我要帶著你到茱麗葉的墳上去,少不得要借重你一下哩。(各下。)

  ※※※

  第二場 維洛那。勞倫斯神父的寺院

  ──約翰神父上。

  約翰 喂!師兄在哪裡?

  ──勞倫斯神父上。

  勞倫斯 這是約翰師弟的聲音。歡迎你從曼多亞回來!羅密歐怎麼說?要是他的意思在信裡寫明,那麼把他的信給我吧。

  約翰 我臨走的時候,因為要找一個同門的師弟作我的同伴,他正在這城裡訪問病人,不料給本地巡邏的人看見了,疑心我們走進了一家染著瘟疫的人家,把門封鎖住了,不讓我們出來,所以耽誤了我的曼多亞之行。

  勞倫斯 那麼誰把我的信送去給羅密歐了?

  約翰 我沒有法子把它送出去,現在我又把它帶回來了;因為他們害怕瘟疫傳染,也沒有人願意把它送還給你。

  勞倫斯 糟了!這封信不是等閒,性質十分重要,把它耽誤下來,也許會引起極大的災禍。約翰師弟,你快去給我找一柄鐵鋤,立刻帶到這兒來。

  約翰 好師兄,我去給你拿來。(下。)

  勞倫斯 現在我必須獨自到墓地裡去;在這三小時之內,茱麗葉就會醒來,她因為羅密歐不曾知道這些事情,一定會責怪我。我現在要再寫一封信到曼多亞去,讓她留在我的寺院裡,直等羅密歐到來。可憐的沒有死的屍體,幽閉在一座死人的墳墓裡!(下。)

  ※※※

  第三場 同前。凱普萊特家墳塋所在的墓地

  ──帕里斯及侍童攜鮮花火炬上。

  帕里斯 孩子,把你的火把給我;走開,站在遠遠的地方;還是滅了吧,我不願給人看見。你到那邊的紫杉樹底下直躺下來,把你的耳朵貼著中空的地面,地下挖了許多墓穴,土是鬆的,要是有踉蹌的腳步走到墳地上來,你準聽得見;要是聽見有什麼聲息,便吹一個呼哨通知我。把那些花給我。照我的話做去,走吧。

  侍童 (旁白)我簡直不敢獨自一個人站在這墓地上,可是我要硬著頭皮試一下。(退後。)

  帕里斯 

    這些鮮花替你鋪蓋新床;

    慘啊,一朵嬌紅永委沙塵!

    我要用沉痛的熱淚淋浪,

    和著香水澆溉你的芳墳;

    夜夜到你墓前散花哀泣,

    這一段相思啊永無消歇!(侍童吹口哨)

  這孩子在警告我有人來了。哪一個該死的傢伙在這晚上到這兒來打擾我在愛人墓前的憑弔?什麼!還拿著火把來嗎?──讓我躲在一旁看看他的動靜。(退後。)

  ──羅密歐及鮑爾薩澤持火炬鍬鋤等上。

  羅密歐 把那鋤頭跟鐵鉗給我。且慢,拿著這封信;等天一亮,你就把它送給我的父親。把火把給我。聽好我的吩咐,無論你聽見什麼瞧見什麼,都只好遠遠地站著不許動,免得妨礙我的事情;要是動一動,我就要你的命。我所以要跑下這個墳墓裡去,一部分的原因是要探望探望我的愛人,可是主要的理由卻是要從她的手指上取下一個寶貴的指環,因為我有一個很重要的用途。所以你趕快給我走開吧;要是你不相信我的話,膽敢回來窺伺我的行動,那麼,我可以對天發誓,我要把你的骨骼一節一節扯下來,讓這飢餓的墓地上散滿了你的肢體。我現在的心境非常狂野,比餓虎或是咆哮的怒海都要凶猛無情,你可不要惹我性起。

  鮑爾薩澤 少爺,我走就是了,絕不來打擾您。

  羅密歐 這才像個朋友。這些錢你拿去,願你一生幸福。再會,好朋友。

  鮑爾薩澤 (旁白)雖然這麼說,我還是要躲在附近的地方看著他;他的臉色使我害怕,我不知道他究竟打算做出什麼事來。(退後。)

  羅密歐 你無情的泥土,吞噬了世上最可愛的人兒,我要擘開你的饞吻,(將墓門掘開)索性讓你再吃一個飽!

  帕里斯 這就是那個已經放逐出去的驕橫的蒙太古,他殺死了我愛人的表兄,據說她就是因為傷心他的慘死而夭亡的。現在這傢伙又要來盜屍發墓了,待我去抓住他。(上前)萬惡的蒙太古!停止你的罪惡的工作,難道你殺了他們還不夠,還要在死人身上發洩你的仇恨嗎?該死的凶徒,趕快束手就捕,跟我見官去!

  羅密歐 我果然該死,所以才到這兒來。年輕人,不要激怒一個不顧死活的人,快快離開我走吧;想想這些死了的人,你也該膽寒了。年輕人,請你不要激動我的怒氣,使我再犯一次罪;啊,走吧!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愛你遠過於愛我自己,因為我來此的目的,就是要跟自己作對。別留在這兒,走吧;好好留著你的活命,以後也可以對人家說,是一個瘋子發了慈悲,叫你逃走的。

  帕里斯 我不聽你這種鬼話;你是一個罪犯,我要逮捕你。

  羅密歐 你一定要激怒我嗎?那麼好,來,朋友!(二人格鬥。)

  侍童 哎喲,主啊!他們打起來了,我去叫巡邏的人來!(下。)

  帕里斯 (倒下)啊,我死了!──你倘有幾分仁慈,打開墓門來,把我放在茱麗葉的身旁吧!(死。)

  羅密歐 好,我願意成全你的志願。讓我瞧瞧他的臉;啊,茂丘西奧的親戚,尊貴的帕里斯伯爵!當我們一路上騎馬而來的時候,我的僕人曾經對我說過幾句話,那時我因為心緒煩亂,沒有聽得進去;他說些什麼?好像他告訴我說帕里斯本來預備娶茱麗葉為妻;他不是這樣說嗎?還是我做過這樣的夢?或者還是我神經錯亂,聽見他說起茱麗葉的名字,所以發生了這一種幻想?啊!把你的手給我,你我都是登錄在惡運的黑冊上的人,我要把你葬在一個勝利的墳墓裡;一個墳墓嗎?啊,不!被殺害的少年,這是一個燈塔,因為茱麗葉睡在這裡,她的美貌使這一個墓窟變成一座充滿著光明的歡宴的華堂。死了的人,躺在那兒吧,一個死了的人把你安葬了。(將帕里斯放下墓中)人們臨死的時候,往往反會覺得心中愉快,旁觀的人便說這是死前的一陣迴光返照;啊!這也就是我的迴光返照嗎?啊,我的愛人!我的妻子!死雖然已經吸去了你呼吸中的芳蜜,卻還沒有力量摧殘你的美貌;你還沒有被他征服,你的嘴唇上、面龐上,依然顯著紅潤的美豔,不曾讓灰白的死亡進占。提伯爾特,你也裹著你的血淋淋的殮衾躺在那兒嗎?啊!你的青春葬送在你仇人的手裡,現在我來替你報仇來了,我要親手殺死那殺害你的人。原諒我吧,兄弟!啊!親愛的茱麗葉,你為什麼仍然這樣美麗?難道那虛無的死亡,那枯瘦可憎的妖魔,也是個多情種子,所以把你藏匿在這幽暗的洞府裡做他的情婦嗎?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我要永遠陪伴著你,再不離開這漫漫長夜的幽宮;我要留在這兒,跟你的侍婢,那些蛆蟲們在一起;啊!我要在這兒永久安息下來,從我這厭倦人世的凡軀上掙脫惡運的束縛。眼睛,瞧你的最後一眼吧!手臂,作你最後一次的擁抱吧!嘴唇,啊!你呼吸的門戶,用一個合法的吻,跟網羅一切的死亡訂立一個永久的契約吧!來,苦味的嚮導,絕望的領港人,現在趕快把你的厭倦於風濤的船舶向那巉岩上衝撞過去吧!為了我的愛人,我乾了這一杯!(飲藥)啊!賣藥的人果然沒有騙我,藥性很快地發作了。我就這樣在這一吻中死去。(死。)

  ──勞倫斯神父持燈籠、鋤、鍬自墓地另一端上。

  勞倫斯 聖芳濟保佑我!我這雙老腳今天晚上怎麼老是在墳堆裡絆來跌去的!那邊是誰?

  鮑爾薩澤 是一個朋友,也是一個跟您熟識的人。

  勞倫斯 祝福你!告訴我,我的好朋友,那邊是什麼火把,向蛆蟲和沒有眼睛的骷髏浪費著它的光明?照我辨認起來,那火把亮著的地方,似乎是凱普萊特家裡的墳塋。

  鮑爾薩澤 正是,神父;我的主人,您的好朋友,就在那兒。

  勞倫斯 他是誰?

  鮑爾薩澤 羅密歐。

  勞倫斯 他來多久了?

  鮑爾薩澤 足足半點鐘。

  勞倫斯 陪我到墓穴裡去。

  鮑爾薩澤 我不敢,神父。我的主人不知道我還沒有走;他曾經對我嚴詞恐嚇,說要是我留在這兒窺伺他的動靜,就要把我殺死。

  勞倫斯 那麼你留在這兒,讓我一個人去吧。恐懼臨到我的身上;啊!我怕會有什麼不幸的禍事發生。

  鮑爾薩澤 當我在這株紫杉樹底下睡了過去的時候,我夢見我的主人跟另外一個人打架,那個人被我的主人殺了。

  勞倫斯 (趨前)羅密歐!噯喲!噯喲,這墳墓的石門上染著些什麼血跡?在這安靜的地方,怎麼橫放著這兩柄無主的血汙的刀劍?(進墓)羅密歐!啊,他的臉色這麼慘白!還有誰?什麼!帕里斯也躺在這兒,渾身浸在血泊裡?啊!多麼殘酷的時辰,造成了這場淒慘的意外!那小姐醒了。(茱麗葉醒。)

  茱麗葉 啊,善心的神父!我的夫君呢?我記得很清楚我應當在什麼地方,現在我正在這地方。我的羅密歐呢?(內喧聲。)

  勞倫斯 我聽見有什麼聲音。小姐,趕快離開這個密布著毒氛腐臭的死亡的巢穴吧;一種我們所不能反抗的力量已經阻撓了我們的計劃。來,出去吧。你的丈夫已經在你的懷中死去;帕里斯也死了。來,我可以替你找一處地方出家做尼姑。不要耽誤時間盤問我,巡夜的人就要來了。來,好茱麗葉,去吧。(內喧聲又起)我不敢再等下去了。

  茱麗葉 去,你去吧!我不願意走。(勞倫斯下)這是什麼?一隻杯子,緊緊地握住在我的忠心的愛人的手裡?我知道了,一定是毒藥結果了他的生命。唉,冤家!你一起喝乾了,不留下一滴給我嗎?我要吻著你的嘴唇,也許這上面還留著一些毒液,可以讓我當作興奮劑服下而死去。(吻羅密歐)你的嘴唇還是溫暖的!

  巡丁甲 (在內)孩子,帶路;在哪一個方向?

  茱麗葉 啊,人聲嗎?那麼我必須快一點了結。啊,好刀子!(攫住羅密歐的匕首)這就是你的鞘子;(以匕首自刺)你插了進去,讓我死了吧。(撲在羅密歐身上死去。)

  ──巡丁及帕里斯侍童上。

  侍童 就是這兒,那火把亮著的地方。

  巡丁甲 地上都是血;你們幾個人去把墓地四周搜查一下,看見什麼人就抓起來。(若干巡丁下)好慘!伯爵被人殺了躺在這兒,茱麗葉胸口流著血,身上還是熱熱的好像死得不久,雖然她已經葬在這裡兩天了。去,報告親王,通知凱普萊特家裡,再去把蒙太古家裡的人也叫醒了,剩下的人到各處搜搜。(若干巡丁續下)我們看見這些慘事發生在這個地方,可是在沒有得到人證以前,卻無法明瞭這些慘事的真相。

  ──若干巡丁率鮑爾薩澤上。

  巡丁乙 這是羅密歐的僕人;我們看見他躲在墓地裡。

  巡丁甲 把他好生看押起來,等親王來審問。

  ──若干巡丁率勞倫斯神父上。

  巡丁丙 我們看見這個教士從墓地旁邊跑出來,神色慌張,一邊嘆氣一邊流淚,他手裡還拿著鋤頭鐵鍬,都給我們拿下來了。

  巡丁甲 他有很重大的嫌疑;把這教士也看押起來。

  ──親王及侍從上。

  親王 什麼禍事在這樣早的時候發生,打斷了我的清晨的安睡?

  ──凱普萊特、凱普萊特夫人及餘人等上。

  凱普萊特 外邊這樣亂叫亂喊,是怎麼一回事?

  凱普萊特夫人 街上的人們有的喊著羅密歐,有的喊著茱麗葉,有的喊著帕里斯;大家沸沸揚揚地向我們家裡的墳上奔去。

  親王 這麼許多人為什麼發出這樣驚人的叫喊?

  巡丁甲 王爺,帕里斯伯爵被人殺死了躺在這兒;羅密歐也死了;已經死了兩天的茱麗葉,身上還熱著,又被人重新殺死了。

  親王 用心搜尋,把這場萬惡的殺人命案的真相調查出來。

  巡丁甲 這兒有一個教士,還有一個被殺的羅密歐的僕人,他們都拿著掘墓的器具。

  凱普萊特 天啊!──啊,妻子!瞧我們的女兒流著這麼多的血!這把刀弄錯了地位了!瞧,它的空鞘子還在蒙太古家小子的背上,它卻插進了我的女兒的胸前!

  凱普萊特夫人 噯喲!這些死的慘象就像驚心動魄的鐘聲,警告我這風燭殘年,快要不久於人世了。

  ──蒙太古及餘人等上。

  親王 來,蒙太古,你起來雖然很早,可是你的兒子倒下得更早。

  蒙太古 唉!殿下,我的妻子因為悲傷小兒的遠逐,已經在昨天晚上去世了;還有什麼禍事要來跟我這老頭子作對呢?

  親王 瞧吧,你就可以看見。

  蒙太古 啊,你這不孝的東西!你怎麼可以搶在你父親的前面,自己先鑽到墳墓裡去呢?

  親王 暫時停止你們的悲慟,讓我把這些可疑的事實審問明白,知道了詳細的原委以後,再來領導你們放聲一哭吧;也許我的悲哀還要遠遠勝過你們呢!──把嫌疑犯帶上來。

  勞倫斯 時間和地點都可以作不利於我的證人;在這場悲慘的血案中,我雖然是一個能力最薄弱的人,但卻是嫌疑最重的人。我現在站在殿下的面前,一方面要供認我自己的罪過,一方面也要為我自己辯解。

  親王 那麼快把你所知道的一切說出來。

  勞倫斯 我要把經過的情形盡量簡單地敘述出來,因為我的短促的殘生還不及一段冗煩的故事那麼長。死了的羅密歐是死了的茱麗葉的丈夫,她是羅密歐的忠心的妻子,他們的婚禮是由我主持的。就在他們祕密結婚的那天,提伯爾特死於非命,這位才做新郎的人也從這城裡被放逐出去;茱麗葉是為了他,不是為了提伯爾特,才那樣傷心憔悴。你們因為要替她解除煩惱,把她許婚給帕里斯伯爵,還要強迫她嫁給他,她就跑來見我,神色慌張地要我替她想個辦法避免這第二次的結婚,否則她要在我的寺院裡自殺。所以我就根據我的醫藥方面的學識,給她一服安眠的藥水;它果然發生了我所預期的效力,她一服下去就像死了一樣昏沉過去。同時我寫信給羅密歐,叫他就在這一個悲慘的晚上到這兒來,幫助把她搬出她寄寓的墳墓,因為藥性一到時候便會過去。可是替我帶信的約翰神父卻因遭到意外,不能脫身,昨天晚上才把我的信依然帶了回來。那時我只好按照著預先算定她醒來的時間,一個人前去把她從她家族的墓塋裡帶出來,預備把她藏匿在我的寺院裡,等有方便再去叫羅密歐來;不料我在她醒來以前幾分鐘到這兒來的時候,尊貴的帕里斯和忠誠的羅密歐已經雙雙慘死了。她一醒過來,我就請她出去,勸她安心忍受這一種出自天意的變故;可是那時我聽見了紛紛的人聲,嚇得逃出了墓穴,她在萬分絕望之中不肯跟我去,看樣子她是自殺了。這是我所知道的一切,至於他們兩人的結婚,那麼她的乳母也是與聞的。要是這一場不幸的慘禍,是由我的疏忽所造成,那麼我這條老命願受最嚴厲的法律的制裁,請您讓它提早幾點鐘犧牲了吧。

  親王 我一向知道你是一個道行高尚的人。羅密歐的僕人呢?他有什麼話說?

  鮑爾薩澤 我把茱麗葉的死訊通知了我的主人,因此他從曼多亞急急地趕到這裡,到了這座墳堂的前面。這封信他叫我一早送去給我家老爺;當他走進墓穴裡的時候,他還恐嚇我,說要是我不離開他趕快走開,他就要殺死我。

  親王 把那封信給我,我要看看。叫巡丁來的那個伯爵的侍童呢?喂,你的主人到這地方來做什麼?

  侍童 他帶了花來散在他夫人的墳上,他叫我站得遠遠的,我就聽他的話;不一會兒工夫,來了一個拿著火把的人把墳墓打開了。後來我的主人就拔劍跟他打了起來,我就奔去叫巡丁。

  親王 這封信證實了這個神父的話,講起他們戀愛的經過和她的去世的消息;他還說他從一個窮苦的賣藥人手裡買到一種毒藥,要把它帶到墓穴裡來準備和茱麗葉長眠在一起。這兩家仇人在哪裡?──凱普萊特!蒙太古!瞧你們的仇恨已經受到了多大的懲罰,上天借手於愛情,奪去了你們心愛的人;我為了忽視你們的爭執,也已經喪失了一雙親戚,大家都受到懲罰了。

  凱普萊特 啊,蒙太古大哥!把你的手給我;這就是你給我女兒的一份聘禮,我不能再作更大的要求了。

  蒙太古 但是我可以給你更多的;我要用純金替她鑄一座像,只要維洛那一天不改變它的名稱,任何塑像都不會比忠貞的茱麗葉那一座更為卓越。

  凱普萊特 羅密歐也要有一座同樣富麗的金像臥在他情人的身旁,這兩個在我們的仇恨下慘遭犧牲的可憐的人兒!

  親王 

    清晨帶來了淒涼的和解,

    太陽也慘得在雲中躲閃。

    大家先回去發幾聲感慨,

    該恕的、該罰的再聽宣判。

    古往今來多少離合悲歡,

    誰曾見這樣的哀怨辛酸!(同下。)

羅密歐與茱麗葉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