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悍記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幕



  第一場 帕度亞。巴普提斯塔家中一室

  ──路森修、霍坦西奧及比恩卡上。

  路森修 喂,彈琴的,你也太猴急了;難道你忘記了她的姊姊凱瑟麗娜是怎樣歡迎你的嗎?

  霍坦西奧 誰要你這酸學究多嘴!音樂是使宇宙和諧的守護神,所以還是讓我先去教她音樂吧;等我教完了一點鐘,你也可以給她講一點鐘的書。

  路森修 荒唐的驢子,你因為沒有學問,所以不知道音樂的用處!它不是在一個人讀書或是工作疲倦了以後,可以舒散舒散他的精神嗎?所以你應當讓我先去跟她講解哲學,等我講完了,你再奏你的音樂好了。

  霍坦西奧 嘿,我可不能受你的氣!

  比恩卡 兩位先生,先教音樂還是先念書,那要看我自己的高興,你們這樣爭先恐後,未免太不成話了。我不是在學校裡給先生打手心的小學生,我念書沒有規定的鐘點,自己喜歡學什麼便學什麼,你們何必這樣子呢?大家不要吵,請坐下來;您把樂器預備好,您一面調整弦音,他一面給我講書;等您調好了音,他的書也一定講完了。

  霍坦西奧 好,等我把音調好以後,您可不要聽他講書了。(退坐一旁。)

  路森修 你去調你的樂器吧,我看你永遠是個不入調的。

  比恩卡 我們上次講到什麼地方?

  路森修 這兒,小姐:Hac ibat Simois;hic est Sigeia tellus;Hic steterat Priami regia celsa senis.【註:拉丁文,原文大意為:「這裡流著西摩亞斯河,這裡是西基亞平原;這裡聳立著普里阿摩斯的雄偉的宮殿。」】

  比恩卡 請您解釋給我聽。

  路森修 Hac ibat,我已經對你說過了,Simois,我是路森修,hic est,比薩地方文森修的兒子,Sigeia tellus,因為希望得到你的愛,所以化裝來此;Hic steterat,冒充路森修來求婚的,priami,是我的僕人特拉尼奧,regia,他假扮成我的樣子,celsa senis,是為了哄騙那個老頭子。

  霍坦西奧 (回原處)小姐,我的樂器已經調好了。

  比恩卡 您彈給我聽吧。(霍坦西奧彈琴)哎呀,那高音部分怎麼這樣難聽!

  路森修 朋友,你吐一口唾沫在那琴眼裡,再給我去重新調一下吧。

  比恩卡 現在讓我來解釋解釋看:Hac ibat Simois,我不認識你;hic est Sigeia tellus,我不相信你;Hic steterat Priami,當心被他聽見;regia,不要太自信;cel sa senis,不必灰心。

  霍坦西奧 小姐,現在調好了。

  路森修 只除了下面那個音。

  霍坦西奧 說得很對;因為有個下流的混蛋在搗亂。我們的學究先生倒是滿神氣活現的!(旁白)這傢伙一定在向我的愛人調情,我倒要格外注意他才好。

  比恩卡 慢慢地我也許會相信你,可是現在我卻不敢相信你。

  路森修 請你不必疑心,埃阿西得斯就是埃阿斯,他是照他的祖父取名的。

  比恩卡 你是我的先生,我必須相信你,否則我還要跟你辯論下去呢。里西奧,現在要輪到你啦。兩位好先生,我跟你們隨便說著玩的話,請不要見怪。

  霍坦西奧 (向路森修)你可以到外面去走走,不要打攪我們,就這門音樂課用不著三部合奏。

  路森修 你還有這樣的講究嗎?(旁白)好,我就等著,我要留心觀察他的行動,因為我相信我們這位大音樂家有點兒色迷迷起來了。

  霍坦西奧 小姐,在您沒有接觸這樂器、開始學習手法以前,我必須先從基本方面教起,簡簡單單地把全部音階向您講述一個大概,您會知道我這教法要比人家的教法更有趣更簡捷。我已經把它們寫在這裡。

  比恩卡 音階我早已學過了。

  霍坦西奧 可是我還要請您讀一讀霍坦西奧的音階。

  比恩卡 (讀)

  G是「度」,你是一切和諧的基礎,

  A是「累」,霍坦西奧對你十分愛慕;

  B是「迷」,比恩卡,他要娶你為妻,

  C是「發」,他拿整個心兒愛著你;

  D是「索」,也是「累」,一個調門兩個音,

  E是「拉」,也是「迷」,可憐我一片癡心。

  這算是什麼音階?哼,我可不喜歡那個。還是老法子好,這種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我不懂。

  ──一僕人上。

  僕人 小姐,老爺請您不要讀書了,叫您去幫助他們把大小姐的房間裝飾裝飾,因為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了。

  比恩卡 兩位先生,我現在要少陪了。(比恩卡及僕人下。)

  路森修 她已經去了,我還待在這兒幹嘛?(下。)

  霍坦西奧 可是我卻要仔細調查這個窮酸,我看他好像在害著相思。比恩卡,比恩卡,你要是甘心降尊紆貴,垂青到這樣一個呆鳥身上,那麼誰愛要你,誰就要你吧;如果你這樣水性楊花,霍坦西奧也要和你一刀兩斷,另覓新歡了。(下。)

  ※※※

  第二場 同前。巴普提斯塔家門前

  ──巴普提斯塔、葛萊米奧、特拉尼奧、凱瑟麗娜、比恩卡、路森修及從僕等上。

  巴普提斯塔 (向特拉尼奧)路森修先生,今天是定好彼特魯喬和凱瑟麗娜結婚的日子,可是我那位賢婿到現在還沒有消息。這成什麼話呢?牧師等著為新夫婦證婚,新郎卻不知去向,這不是笑話嗎!路森修,您說這不是一樁丟臉的事嗎?

  凱瑟麗娜 誰也不丟臉,就是我一個人丟臉。你們不管我願意不願意,硬要我嫁給一個瘋頭瘋腦的傢伙,他求婚的時候那麼性急,一到結婚的時候,卻又這樣慢吞吞了。我對你們說吧,他是一個瘋子,他故意裝出這一副窮形極相來開人家的玩笑;他為了要人家稱讚他是一個愛尋開心的角色,會去向一千個女人求婚,和她們約定婚期,請好賓朋,宣布訂婚,可是卻永遠不和她們結婚。人家現在將要指點著苦命的凱瑟麗娜說,「瞧!這是那個瘋漢彼特魯喬的妻子,要是他願意來和她結婚。」

  特拉尼奧 不要懊惱,好凱瑟麗娜;巴普提斯塔先生,您也不要生氣。我可以保證彼特魯喬沒有惡意,他今天失約,一定有什麼原故。他雖然有些莽撞,可是我知道他是個很有見識的人;雖然愛開玩笑,然而人倒是很誠實的。

  凱瑟麗娜 算我倒楣碰到了他!(哭泣下,比恩卡及餘眾隨下。)

  巴普提斯塔 去吧,孩子,我現在可不怪你傷心;受到這樣的欺侮,就是聖人也會發怒,何況是你這樣一個脾氣暴躁的潑婦。

  ──比昂臺羅上。

  比昂臺羅 少爺,少爺!新聞!舊新聞!您從來沒有聽見過這樣奇怪的新聞!

  巴普提斯塔 什麼,新聞,又是舊新聞?這是怎麼回事?

  比昂臺羅 彼特魯喬來了,這不是新聞嗎?

  巴普提斯塔 他已經來了嗎?

  比昂臺羅 沒有。

  巴普提斯塔 這話怎麼講?

  比昂臺羅 他就要來了。

  巴普提斯塔 他什麼時候可以到這裡?

  比昂臺羅 等他站在這地方和你們見面的時候。

  特拉尼奧 可是你說你有什麼舊新聞?

  比昂臺羅 彼特魯喬就要來了;他戴著一頂新帽子,穿著一件舊背心,他那條破舊的褲子腳管高高捲起;一雙靴子千瘡百孔,可以用來插蠟燭,一隻用扣子扣住,一隻用帶子縛牢;他還佩著一柄武器庫裡拿出來的鏽劍,柄也斷了,鞘子也壞了,劍鋒也鈍了;他騎的那匹馬兒,鞍韉已經蛀破,鐙子不知像個什麼東西;那馬兒鼻孔裡流著涎,上齶發著炎腫,渾身都是瘡癤,腿上也腫,腳上也腫,再加害上黃疸病、耳下腺炎、腦脊髓炎、寄生蟲病,弄得脊梁歪轉,肩膀脫骱;它的前腿是向內彎曲的,嘴裡銜著只有半面拉緊的馬銜,頭上套著羊皮做成的勒,因為防那馬兒顛躓,不知拉斷了多少次,斷了再把它結攏,現在已經打了無數結子,那肚帶曾經補綴過六次,還有一副天鵝絨的女人用的馬鞦,上面用小釘嵌著她名字的兩個字母,好幾塊地方是用粗麻線補綴過的。

  巴普提斯塔 誰跟他一起來的?

  比昂臺羅 啊,老爺!他帶著一個跟班,裝束得就跟那匹馬差不多,一隻腳上穿著麻線襪,一隻腳上穿著羅紗的連靴襪,用紅藍兩色的布條做著襪帶,破帽子上插著一卷爛紙充當羽毛,那樣子就像一個妖怪,哪裡像個規規矩矩的僕人或者紳士的跟班!

  特拉尼奧 他大概一時高興,所以打扮成這個樣子;他平常出來的時候,往往裝束得很儉樸。

  巴普提斯塔 不管他怎麼來法,既然來了,我也就放了心了。

  比昂臺羅 老爺,他可不會來。

  巴普提斯塔 你剛才不是說他來了嗎?

  比昂臺羅 誰來了?彼特魯喬嗎?

  巴普提斯塔 是啊,你說彼特魯喬來了。

  比昂臺羅 沒有,老爺。我說他的馬來了,他騎在馬背上。

  巴普提斯塔 那還不是一樣嗎?

  比昂臺羅 聖傑美為我作主!

    我敢跟你打個賭,

    一匹馬,一個人,

    比一個,多幾分,

    比兩個,又不足。

  ──彼特魯喬及葛魯米奧上。

  彼特魯喬 喂,這一班公子哥兒呢?誰在家裡?

  巴普提斯塔 您來了嗎?歡迎歡迎!

  彼特魯喬 我來得很莽撞。

  巴普提斯塔 你倒是不吞吞吐吐。

  特拉尼奧 可是我希望你能打扮得更體面一些。

  彼特魯喬 打扮有什麼要緊?反正我得盡快趕來。但是凱德呢?我的可愛的新娘呢?老丈人,您好?各位先生,你們怎麼都皺著眉頭?為什麼大家出神呆看,好像瞧見了什麼奇蹟,什麼彗星,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一樣?

  巴普提斯塔 您知道今天是您舉行婚禮的日子,我們剛才很覺得掃興,因為擔心您也許不會來了;現在您來了,卻這樣一點沒有預備,更使我們掃興萬分。快把這身衣服換一換,它太不合您的身分,而且在這樣鄭重的婚禮中間,也會讓人瞧著笑話的。

  特拉尼奧 請你告訴我們什麼要緊的事情絆住了你,害你的尊夫人等得這樣久?難道你這樣忙,來不及換一身像樣一些的衣服嗎?

  彼特魯喬 說來話長,你們一定不願意聽;總而言之,我現在已經守約前來,就是有些不周之處,也是沒有辦法;等我有了空,再向你們解釋,一定使你們滿意就是了。可是凱德在哪裡?我應該快去找她,時間不早了,該到教堂裡去了。

  特拉尼奧 你穿得這樣不成體統,怎麼好見你的新娘?快到我的房間裡去,把我的衣服揀一件穿上吧。

  彼特魯喬 誰要穿你的衣服?我就這樣見她又有何妨?

  巴普提斯塔 可是我希望您不是打算就這樣和她結婚吧。

  彼特魯喬 當然,就是這樣;別囉哩囉嗦了。她嫁給我,又不是嫁給我的衣服;假使我把這身破爛的裝束換掉,就能夠補償我為她所花的心血,那麼對凱德和我說來都是莫大的好事。可是我這樣跟你們說些廢話,真是個傻子,我現在應該向我的新娘請安去,還要和她親一個正名定分的嘴哩。(彼特魯喬、葛魯米奧、比昂臺羅同下。)

  特拉尼奧 他打扮得這樣瘋瘋癲癲,一定另有用意。我們還是勸他穿得整齊一點,再到教堂裡去吧。

  巴普提斯塔 我要跟去,看這事到底怎樣了局。(巴普提斯塔、葛萊米奧及從僕等下。)

  特拉尼奧 少爺,我們不但要得到她的歡心,還必須得到她父親的好感,所以我也早就對您說過,我要去找一個人來扮做比薩的文森修,不管他是什麼人,我們都可以利用他達到我們的目的。我已經誇下海口,說是我可以給比恩卡多重的一份聘禮,現在再找了個冒牌的父親來,叫他許下更大的數目,這樣您就可以如願以償,坐享其成,得到一位如花似玉的夫人了。

  路森修 倘不是那個教音樂的傢伙一眼不放鬆地監視著比恩卡的行動,我倒希望和她祕密舉行婚禮,等到木已成舟,別人就是不願意也無可如何了。

  特拉尼奧 那我們可以慢慢地等機會。我們要把那個花白鬍子的葛萊米奧、那個精明的父親米諾拉、那個可笑的音樂家、自作多情的里西奧,全都哄騙過去,讓我的路森修少爺得到最後勝利。

  ──葛萊米奧重上。

  特拉尼奧 葛萊米奧先生,您是從教堂裡來的嗎?

  葛萊米奧 正像孩子們放學歸來一樣,我走出了教堂的門,也覺得如釋重負。

  特拉尼奧 新娘新郎都回來了嗎?

  葛萊米奧 你說他是個新郎嗎?他是個賣破爛的貨郎,口出不遜的郎中,那姑娘早晚會明白的。

  特拉尼奧 難道他比她更凶?哪有這樣的事?

  葛萊米奧 哼,他是個魔鬼,是個魔鬼,簡直是個魔鬼!

  特拉尼奧 她才是個魔鬼母夜叉呢。

  葛萊米奧 嘿!她比起他來,簡直是頭羔羊,是隻鴿子,是個傻瓜呢。我告訴你,路森修先生,當那牧師正要問他願不願意娶凱瑟麗娜為妻的時候,他就說,「是啊,他媽的!」他還高聲賭咒,把那牧師嚇得連手裡的《聖經》都掉下來了;牧師正要彎下身子去把它拾起來,這個瘋狂的新郎又一拳把他連人帶書、連書帶人地打在地上,嘴裡還說,「誰要是高興,讓他去把他攙起來吧。」

  特拉尼奧 牧師站起來以後,那女人怎麼說呢?

  葛萊米奧 她嚇得渾身發抖,因為他頓足大罵,就像那牧師敲詐了他似的。可是後來儀式完畢了,他又叫人拿酒來,好像他是在一艘船上,在一場風波平靜以後,和同船的人們開懷暢飲一樣;他喝乾了酒,把浸在酒裡的麵包丟到教堂司事的臉上,他的理由只是因為那司事的鬍鬚稀疏乾枯,好像要向他討些東西吃似的。然後他就摟著新娘的頭頸,親她的嘴,那咂嘴的聲音響得那樣厲害,弄得四壁都發出了回聲。我看見這個樣子,倒覺得非常不好意思,所以就出來了。鬧得亂哄哄的這一班人,大概也要來了。這種瘋狂的婚禮真是難得看見。聽!聽!那邊不是樂聲嗎?(音樂。)

  ──彼特魯喬、凱瑟麗娜、比恩卡、巴普提斯塔、霍坦西奧、葛魯米奧及扈從等重上。

  彼特魯喬 各位來賓,各位朋友,我謝謝你們的好意。我知道你們今天想要參加我的婚宴,已經為我備下了豐盛的酒席,可惜我因為事情很忙,不能久留,所以我想就此告別了。

  巴普提斯塔 難道你今晚就要去嗎?

  彼特魯喬 我必須在天色未暗以前趕回去。你們不要奇怪,要是你們知道我還有些什麼事情必須辦好,你們就要催我快去,不會留我了。我謝謝你們各位,你們已經看見我把自己奉獻給這個最和順、最可愛、最賢慧的妻子了。大家不要客氣,陪我的岳父多喝幾杯,我一定要走了,再見。

  特拉尼奧 讓我們請您吃過了飯再走吧。

  彼特魯喬 那不成。

  葛萊米奧 請您賞我一個面子,吃了飯去。

  彼特魯喬 不能。

  凱瑟麗娜 讓我請求你多留一會兒。

  彼特魯喬 我很高興。

  凱瑟麗娜 你高興留著嗎?

  彼特魯喬 因為你留我,所以我很高興;可是我不能留下來,你怎麼請求我都沒用。

  凱瑟麗娜 你要是愛我,就不要去。

  彼特魯喬 葛魯米奧,備馬!

  葛魯米奧 大爺,馬已經備好了;燕麥已經被馬都吃光了。

  凱瑟麗娜 好,那麼隨你的便吧,我今天可不去,明天也不去,要是一輩子不高興去,我就一輩子不去。大門開著,沒人攔住你,你的靴子還管事,就趿拉著走吧。可是我卻要等自己高興的時候再去;你剛一結婚就擺出這種威風來,將來我豈不要整天看你的臉色嗎?

  彼特魯喬 啊,凱德!請你不要生氣。

  凱瑟麗娜 我生氣你便怎樣?爸爸,別理他,我說不去就不去。

  葛萊米奧 你看,先生,已經熱鬧起來了。

  凱瑟麗娜 諸位先生,大家請入席吧。我知道一個女人倘然一點不知道反抗,她會終生被人愚弄的。

  彼特魯喬 凱德,你叫他們入席,他們必須服從你的命令。大家聽新娘的話,快去喝酒吧,痛痛快快地高興一下,否則你們就給我上吊去。可是我那嬌滴滴的凱德必須陪我一起去。哎喲,你們不要睜大了眼睛,不要頓足,不要發怒,我自己的東西難道自己作不得主?她是我的家私,我的財產;她是我的房屋,我的家具,我的田地,我的穀倉,我的馬,我的牛,我的驢子,我的一切;她現在站在這地方,看誰敢碰她一碰。誰要是擋住我的去路,不管他是個什麼了不得的人物,我都要對他不起。葛魯米奧,拿出你的武器來,我們現在給一群強盜圍住了,快去把你的主婦救出來,才是個好小子。別怕,好娘兒們,他們不會碰你的,凱德,就算他們是百萬大軍,我也會保護你的。(彼特魯喬、凱瑟麗娜、葛魯米奧同下。)

  巴普提斯塔 讓他們去吧,去了倒清靜些。

  葛萊米奧 倘不是他們這麼快就去了,我笑也要笑死了。

  特拉尼奧 這樣瘋狂的婚姻今天真是第一次看到。

  路森修 小姐,您對於令姊有什麼意見?

  比恩卡 我說,她自己就是個瘋子,現在配到一個瘋漢了。

  葛萊米奧 我看彼特魯喬這回討了個制伏他的人去了。

  巴普提斯塔 各位高鄰朋友,新娘新郎雖然缺席,桌上有得是美酒佳餚。路森修,您就坐在新郎的位子上,讓比恩卡代替她的姊姊吧。

  特拉尼奧 比恩卡現在就要學做新娘了嗎?

  巴普提斯塔 是的,路森修。來,各位,我們進去吧。(同下。)

馴悍記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