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回 俠骨柔腸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接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


  宗神龍追了上來,陡地喝道:「叫你這小子知道我扶桑派的厲害!」一招「白虹貫日」,劍出如矢,逕刺宋騰霄的後心大穴。

  宋騰霄也委實不弱,飛身一躍,恰好抓住了空中落下的長劍。腳一沾地,立即以右足足跟為軸,轉了半個圓圈,反手劍斜削接招,喝道:「我與你拼了!」

  這是一招兩敗俱傷的打法,宋騰霄明知不敵對方,但無論如何,也決不能讓敵人毫無傷損。

  眼看雙方如箭在弦,一觸即發!而這「一觸」的結果,勢必是宋騰霄受了重傷,而宗神龍也難免掛彩,不重傷也要輕傷的了。

  林無雙聽得宗神龍那聲大喝,從迷茫中醒覺過來,瞿然一驚,立即躍出。

  就在宗神龍的長劍堪堪要刺到宋騰霄的後心,而宋騰霄也正在盤馬彎弓,蓄勢以待之際,忽見白光如練,林無雙已是翩如飛鳥般的來到,插在他們二人之間。

  林無雙身隨劍走,宗神龍尚未曾看得清楚來者是誰,她已是唰的一劍,閃電般的指到了宗神龍的「肩井穴」。

  這一招正是攻敵之所必救!

  宗神龍是個武學的大行家,雖未曾看得清楚來者是誰,卻已識得這一招的厲害,心頭一凜,只好放鬆宋騰霄,左掌拍出,右劍斜收,劍鋒一轉,先行化解林無雙這一招凌厲的劍招。

  宋騰霄正在以右足足跟為軸,轉了半個圓圈,腳步還未曾站得很穩,給宗神龍的劈空掌力一震,不禁又踉踉蹌蹌的退了三步。

  在他連退三步這片刻之間,林無雙與宗神龍亦是恰好過了三招了。

  這三招兔起鶻落,迅捷異常,林無雙以攻為守,避實擊虛,化解了宗神龍的頭兩招。但第三招宗神龍使出了「龍門三疊浪」的得意絕招,林無雙難以避開,只好硬接,只聽得「噹」的一聲,林無雙斜竄三步,宗神龍身形一晃,也是不由自己地退出了一丈開外。

  宋騰霄看得分明,不禁又驚又喜,暗暗叫了一聲「慚愧!」心裡想道:「這位林姑娘的劍法當真是遠勝於我!」想到自己剛才的傲慢自負,不覺臉上發燒。

  殊不知林無雙亦是暗暗叫了一聲「慚愧」,心裡想道:「若不是宋大俠和他鬥了一場,消耗了他的真力,這第三招只怕我縱然能夠化解,亦必落敗無疑。」

  宗神龍看清楚了對方只是個年紀輕輕的少女,心中更是吃驚不已,想道:「怎的這黃毛丫頭的本門劍法竟似在我之上!」怯意一生,不敢便即撲上,按劍喝道:「你是誰,憑你這黃毛丫頭也敢來管閒事!」

  林無雙一個鷂子翻身,身形轉到宗神龍的面前,淡淡說道:「宗叔叔不認得侄女了麼?」

  林無雙轉身之際,衣袂飄飄,衣角上繡著的一條從波浪中躍起的飛魚,映入了宗神龍的眼簾。

  宗神龍吃了一驚,登時恍然大悟,心道:「我真是糊塗了,怎的沒有想到她是飛魚島主的女兒?」

  原來扶桑一派因為乃是唐代的武學大師虯髯客在海外所創,歷今已有千年,一千年間的人事遷移滄桑變化自是不小,不但始祖虯髯客所傳下的拳經劍譜只剩下斷簡殘篇,就是扶桑派的弟子亦已分散海外,衍成了三支,各自為政了。因此常有本門中人見面而不相識的事情發生。

  不過宗神龍和林無雙的父親飛魚島主卻是相識的。

  林家的遠祖是扶桑派第二代祖師牟滄浪的弟子,保存有本門三篇殘缺不全的拳經劍譜,世代相傳,到了林無雙的父親林北溟這一代,因為在扶桑本土難於立足,舉家遷至一個荒島,經過幾年,漸漸聚集了幾十戶漁民,共同開發這個荒島,種田的種田,打魚的打魚,把這個荒島變成了一個豐衣足食的漁村,日子倒也過得不錯,林北溟給這荒島取名為「飛魚島」,由於打退了幾次海盜的進攻,飛魚島主林北溟的大名也就開始傳播海外了。

  其時宗神龍正以一派宗師自居,縱橫海上,罕遇敵手,名頭甚為響亮。有一個被林北溟打敗的海盜就跑去求他,餌以重利,央他報仇。宗神龍既貪財、又要名,他恐怕別人說他惹不起飛魚島主,是以終於給那海盜頭子說動,答應了下來。

  但宗神龍也是個老奸巨滑之輩,他到了飛魚島上,只說是為了慕名而來,想與飛魚島主試個三招兩式,彼此印證武功。絕口不提是替人助拳、代友報仇。這樣,勝了則可以向那海盜頭子邀功索酬,輸了也可以保全自己的體面。

  他們一交上手,立即便知是本派中人,結果三十招未到,宗神龍就輸了招。宗神龍靈機一動,輸了之後,馬上口稱「師兄」,編出了一套說辭,說是他早就思疑飛魚島主林北溟乃是同門,這才特地來找他比試的。飛魚島主信以為真,哈哈大笑,竟然與他平輩論交,認作師弟。而且不惜將自己對本門武學的心得指點於他,令他得到了不少益處。

  林北溟與宗神龍「印證」武功的時候,林無雙也是在場觀看的。但當時林無雙只是個未滿十歲的女孩,是以她一見面就認得宗神龍,宗神龍卻不認識她。

  此際,林無雙露出了衣上的飛魚標記,宗神龍當然知道她是誰了。

  宗神龍知道了林無雙的身份之後,不覺心中微凜,勉強打了個哈哈,說道:「原來是無雙侄女,長得這麼高了,叔叔都認不得你啦!嗯,聽說令尊也來了中原,可惜我不知道你們住在那裡,未能前往拜訪。」

  林無雙淡淡說道:「爹爹早已閉門封刀,不敢有勞叔叔的大駕。」

  宗神龍聽了這話,不禁又是為之一喜,想道:「只要林北溟這老頭兒沒來,我又何須害怕這個丫頭?」原來他剛才假意問候林無雙的父親,就是想聽她的口風的。她的父親既然是早已閉門封刀,當然是不會再出來多管閒事的了。

  不過他也只是放下了心上的「一塊」石頭而已,並非就可完全解除顧慮。假如林無雙和宋騰霄聯手對付他的話,他還是沒有取勝的把握的。

  宗神龍有所顧忌,不敢放肆,當下又打了個哈哈,按劍說道:「這真是大水沖倒了龍王廟,自家人認不得自家人了。無雙侄女,恕我唐突問你一句,這姓宋的是你的什麼人,你要幫他和我作對?」

  林無雙道:「我和宋大俠是剛剛相識的。」

  宗神龍道:「既然如此,何以你的胳膊反而向外彎呢?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我也總是你的本門長輩呀!」

  林無雙道:「宗叔叔,你這話說對了一半。」

  宗神龍怔了一怔,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林無雙緩緩說道:「不錯,你和我的爹爹相識,年紀又比我大得多,我是應該尊你一聲長輩的。不過,你卻不是我本門的長輩!」

  宗神龍變了面色,亢聲說道:「什麼,你竟敢目中無人,連本門的長輩都不認了?你的爹爹也曾與我平輩論交,叫過我做師弟呢!你敢說我不是伏桑派的麼?」

  林無雙冷冷說道:「以前是的,但現在早已不是了。宗叔叔,你剛才責備我和你作對,我現在就坦白的告訴你吧,我一點也沒有意思和你作對,只是不願意讓外人冒用扶桑派的名頭!」

  宗神龍暴跳如雷,喝道:「你、你好大膽!扶桑派輩份最老的就是你的爹爹和我,你竟敢說我是冒用扶桑派的名頭?」

  林無雙神色自如,說道:「輩份再高,也得遵從掌門人的處分,牟掌門不是早已把你逐出本派門牆了麼?這消息是金大俠告訴我的,難道有假?」

  原來扶桑派的掌門人牟宗濤因為宗神龍利慾薰心,甘為清廷所用,是以在三年前就已宣佈將他逐出本派門牆的。當時宗神龍曾經和他惡鬥一場,不敵而敗,對他的處分,只好接受。金逐流是當時在場的證人之一。

  宗伸龍冷笑道:「扶桑派本來沒有掌門,牟宗濤這個掌門人是自封的,你知不知道?」

  林無雙道:「我只知道扶桑派的弟子都已承認他是掌門人了。縱有一二不肖之徒,抗命之輩,那也推翻不了同門的公議。」

  宗神龍「哼」了一聲,說道:「不見得吧!不過我也不和你爭論─」說至此處,忽地哈哈哈大笑三聲,這才接下去說道:「賢侄女,你對牟大掌門一力維護,可惜你的表哥牟大掌門卻是辜負了你的一番情意了!」

  林無雙的面色唰的一下變得灰白,說道:「宗叔叔,你這是什麼意思?」

  宗神龍冷笑道:「難道你還不知道牟宗濤已經另娶別人,和你的好朋友練彩虹成了親了?」

  這句說話好似利箭一樣的傷了林無雙的心,原來林無雙的一顆芳心本來是屬意於她的表哥牟宗濤的,她和父親之所以來到中原,就是為了找尋牟宗濤的。

  一段辛酸的回憶驀地重上心頭,林無雙記得,她是在金逐流和史紅英的婚宴上聽到表哥結婚的消息的。

  林無雙來到中原,一直沒有找到表哥,卻由於一個偶然的機緣,結識了金逐流夫婦。彼此說了起來,她才知道金逐流是她表哥的朋友,因此她就拜託金逐流代為查訪她的表哥。

  那一天她去參加金逐流的婚禮,順便打聽消息。金逐流期期艾艾的不肯告訴她,後來在婚宴上才有一個不知就裡的賓客向她透露了這個消息。

  在別人喜氣洋洋的婚宴上,自己卻得了這樣一個傷心的消息,真是情何以堪?林無雙的那份難過,也就不必仔細描繪了。

  林無雙還清楚地記得,她當時是怎樣強忍著眼淚,才沒有在婚宴中失儀。她也記得,做新娘子的史紅英是怎樣為了她辜負了千金一刻的花燭良宵,陪著她,安慰她,直至午夜。

  好不容易才讓時間醫好了她的創傷,如今卻給宗神龍毒箭般的言語又再刺穿她的傷口了。

  林無雙咬了咬牙,顫聲說道:「宗、宗叔叔,你、你別要胡說八道,挑撥是非!」

  宗神龍哈哈笑道:「賢侄女,你的心事瞞不過我的!想必你也知道,你的表嫂是叫我師公的,我決不容許她稱心如意地嫁給牟宗濤!只要你肯和我合作,我給你奪回丈夫!」

  林無雙氣得有如花枝亂顫,指著宗神龍罵道:「你、你,我尊重你為叔叔,你再胡說八道,可休怪我不客氣了!」

  宗神龍只道已經打動了林無雙的心,不料她突然反臉,怔了一怔,冷笑說道:「這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無雙,你再想想、想想。咱們可是利害相同的呢!」

  林無雙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唰的又再拔劍出來,喝道:「你、你給我滾!」

  在一旁聽得呆了的宋騰霄瞿然一省,禁不住也說道:「狗嘴裡不長象牙,林姑娘,你不用和他一般見識!」

  宗神龍冷笑道:「原來你已經另有──」話猶未了,林無雙唰的一劍就向他刺去,宋騰霄跟著就是一招「星漢浮槎」,兩柄長劍,幾乎是同時指到了宗神龍的要害!

  宗神龍自忖沒有取勝的把握,趁著林無雙心神未定之際,一個鷂子翻身,倒縱出數丈開外,冷笑道:「好,我走,我走,你不聽良言,可別後悔!」

  宋騰霄道:「林姑娘,今晚多虧了你了。」

  林無雙拭幹眼淚,說道:「宋大俠,我也該走了。」

  宋騰霄本來想挽留她的,但因宗神龍剛才的那句話,卻是不便出口,半晌說道:「林姑娘,你往那兒?」

  林無雙道:「我回到金大俠那裡。對啦,倘若你見著孟大俠,請你代為傳達金大俠對他的心意。」

  宋騰霄道:「不勞姑娘吩咐,我若然見著孟大哥,定當與他登門道謝。金大俠跟前,請你也代為問候一聲。」

  林無雙沒有心情和宋騰霄多說,匆匆交代了幾句之後,襝衽一禮,便即走了。此時已是斜月西沉,晨曦微露的時分了。

  宋騰霄禁不住暗暗嘆息:「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想不到這位林姑娘竟是與我同病相憐!」

  宋騰霄在雲家廢園荒蕪了的花徑上悄然獨立,過了許久,抬頭一看,天邊已出現了一片紅霞。「今天倒是個好天氣,我也應該回家了。」宋騰霄心想。

  也不知是否由於他發現了一個與他有同樣的不幸遭遇的人,當他步出雲家之時,心情反而沒有來時的沉重了。

  ※※※

  宋騰霄突然回到家裡,他那滿身塵土、顏容憔悴的模樣,把他母親嚇了一大跳。

  「媽,我是昨晚到的。我先去找孟大哥,找不著他,天下著雨,我在雲家的園子裡弄髒了衣裳了。」

  「哦,原來你是去找孟元超去了。為什麼不先回家裡?」

  「媽,你不怪我吧。我是有緊要的事情找孟大哥的,待我換了衣裳,慢慢和你說。」

  「媽當然不會怪你,可惜你不知道──」

  「知道什麼?」

  「你別忙換衣裳,媽也有一件緊要的事情和你說。」

  「說什麼?」宋騰霄聽了母親沒頭沒腦的話,倒是不禁感到詫異了。

  宋夫人道:「咱們家裡來了一位客人,你猜是誰?」

  宋騰霄說道:「我猜不著,不過,想必不會是孟大哥吧?」宋夫人說道:「何以見得?」宋騰霄道:「如果是孟大哥,他聽到我的聲音,還不趕忙跑出來嗎?」

  宋夫人微微一笑,說道:「你說得不錯,這是一個你意想不到的客人。」

  宋騰霄道:「這客人究竟是誰?媽,你就告訴我吧,也省得我在這裡猜啞謎了。」宋騰霄已知不是孟元超,那裡還有心情「猜謎」?

  宋夫人又笑了一笑,說道:「這個人嘛……」話到口邊,忽地吞了回去,卻道:「暫時不告訴你,你跟我來。」

  宋騰霄怔了一怔,說道:「我穿這套髒衣裳見客?」宋夫人道:「這有什麼關係,客人在等著要見你呢!」

  宋夫人本是大家閨秀,嫁到宋家之後,相夫教子,以詩禮傳家。對兒子的教育,一向是重視儀表的。是以宋騰霄聽得母親叫他不必更衣便去見客,倒是不禁頗為詫異了。

  宋騰霄道:「媽,你剛才說的那件緊要的事情,就是和這個客人有關的嗎?」宋夫人道:「也可以這樣說。」宋騰霄詫道:「媽,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究竟是什麼事情?」宋夫人笑道:「何必這樣著急?見了這人,你自然會明白。」

  宋騰霄看見母親表現出來的是一副好整以暇的神氣,放下了心上的石頭,暗自想道:「這件事情縱然重要,但一定不是急於待辦的緊急之事,媽為什麼催我馬上去見這個客人呢?」又想:「若然我所料不差,並非急事,那就一定是個可以熟不拘禮的客人了。不是孟大哥這又是誰呢?」

  心念未已,宋夫人已經在一間半掩著門的廂房門口停下腳步,輕輕敲了敲門,裡面一個嬌甜的少女聲音說道:「是宋伯母嗎?」

  宋夫人道:「思美,你瞧是誰來了?霄兒,發什麼呆,快進去吧!」

  宋騰霄呆了一呆,不自覺地便推開房門,跑了進去!

  房中的少女和他同時叫了起來!

  「小師妹!」

  「宋師哥!」

  原來這個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在小金川與他和孟元超朝夕相處的「小師妹」呂思美。

  只見呂思美蒼白得好像一張白紙的臉泛起一抹輕紅,宋騰霄吃了一驚,叫道:「小師妹,你怎麼啦?是有病麼?」呂思美見他形容憔悴,塵土滿衣,也是禁不住吃了一驚,叫道:「宋師哥,你怎麼啦?是剛剛和人打了架麼?」

  兩人說著同樣的話,說了之後,不覺又是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宋夫人在旁看得心花怒放,說道:「霄兒,媽說得不錯吧,是不是你意想不到的客人?」

  宋騰霄道:「當真是意想不到。小師妹,你先說,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咦,你好像是真的受了傷呢?」此時他已察覺呂思美的眉心隱隱有線黑氣了。

  呂思美道:「是孟師哥送我來的。前天晚上,我不小心,中了點蒼雙煞之一的段仇世的毒掌,受了點傷,不礙事的。」

  宋騰霄又驚又喜,說道:「是孟大哥送來的!那麼孟大哥呢?」

  宋夫人道:「元超不肯留下,已經走了。他說有緊要的事情,非走不可。我再三挽留,也留不住他。」

  宋騰霄這才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媽怪我不先回家,我若是早到一天,就可以見著他們了。」

  呂思美道:「宋師哥,你怎麼弄成這副模樣?」

  宋騰霄說道:「小師妹,你是不是和孟大哥從雲家那邊來的?」呂思美說道:「不錯。」宋騰霄道:「怪不得我昨晚找不著你們。」呂思美道:「原來你也去過那裡了?」宋騰霄道:「你猜得不錯,我也正是在雲家的園子裡打了一架,僥倖沒有受傷。」

  呂思美道:「你碰上了什麼人?」

  宋騰霄笑道:「我急於知道你們的事情,還是你先說吧。」

  呂思美把她在雲紫蘿家裡的遭遇一一告訴了宋騰霄之後,說道:「我服了孟師哥給我的小還丹,這點傷大概是不礙事了。不過,恐怕還得十天半月方能痊癒。孟師哥奉命聯絡各方豪傑,我怕拖累了他,誤了大事。後來孟師哥想到可以讓我到你的家中養傷,我也就不客氣的來麻煩宋伯母了。」

  宋夫人笑道:「賢侄女,千萬別說這樣見外的話,我真是求也求不到你來的呢。想必你也知道呂宋孟三家的交情,我和騰霄他爹和你的父母相識之時,你還沒有出世呢。尤其你媽更是與我如同姐妹一般,分別之後,二十年沒有見過面,我是無時不在掛念她的。現在見著你也就如同見著她一樣了。嗯,你長得真像你的母親,不過比她年輕時候還要漂亮。」

  呂思美面上一紅,說道:「伯母,我一來你就開我的玩笑,我可不依。」

  宋夫人笑道:「我說得一點不假,當著你母親的面,我也敢這樣說的。不過你昨天剛來的時候,我可是有點為你擔憂呢!」

  宋騰霄說道:「對啦,媽,我還沒有問你呢。小師妹的傷你可請大夫看過沒有,當真不礙事麼?」

  宋夫人道:「還用你說,我早就請蘇州城裡最出名的韓大夫替她把過脈了。韓大夫看不出她中的是什麼毒,不過,不過,從脈象之中可以看出,毒性已在漸漸減弱,只要調養得宜,一個月後就可以好了。他又說好在呂姑娘體魄健壯,他從來沒有見過女子有這樣好的體魄的。否則要想身體復原,那就恐怕要得半年以上了。」

  宋騰霄道:「小師妹的內功造詣在我之上,韓大夫雖是名醫,只怕也看不出來吧,怪不得他要詫異於小師妹的體魄健壯了。」

  呂思美嘆了口氣,說道:「我只盼十天半月就好得了呢,一個月已經是太多了!宋師哥,你還給我臉上貼金?」

  宋夫人笑道:「你也應該知足了,昨天元超扶你進來的時候,你的臉上全無血色,當時我真是替你擔心。現在,你照照鏡子,不用塗上胭脂,臉上也有了一點紅潤的顏色了。」又道:「元超其實早就應該把你送到我這裡來的,他縱然沒有別的事情,那邊也是沒有人服侍你呀!」

  孟元超把呂思美送到宋家,不錯,是為了便於照料她的。不過,除此之外,孟元超還存有要為宋騰霄撮合的心事,只是沒有向宋夫人言明罷了。

  不過孟元超的這個心事卻也正好和宋夫人的心事相符。

  宋夫人看了看坐在她兩旁的呂思美和宋騰霄,越看越是歡喜,心裡想道:「霄兒自小喜歡雲紫蘿,這是我知道的。紫蘿本來不錯,可惜她已經嫁了他人。我正愁霄兒要為此事傷心,難得他和呂姑娘也是性情投合,看來比和紫蘿還更合適,我若能得到這個媳婦,我也大可以心滿意足了。」

  呂思美並不知道宋夫人的心事,但見她老是看著自己,不覺也有點害羞,當下說道:「宋師哥,現在該你說了,你又和誰打架了呢?」

  宋騰霄道:「你說的點蒼雙煞,其中一個是不是像個老猢猻的……」呂思美道:「不錯。」宋騰霄道:「我在三天之內,打過兩場大架,第一場就是和點蒼雙煞打的。」

  呂思美詫道:「你也碰上他們了,他們知道你是誰嗎,怎的會打起來的呢?」

  宋騰霄不覺頗是躊躇,心裡想道:「要不要把他們搶了孟大哥的孩子這件事告訴小師妹呢?」想了一想,終於決定還是暫時對她隱瞞的好,說道:「我也不知是何緣故,他們一上來就動手了。想必是知道我和孟大哥是好朋友吧?」

  呂思美道:「宋師哥,你的武功大大增進了啊!那晚若是沒有那個不知來歷的黑衣女子拔劍相助,我和孟師哥只怕都是難免要敗在點蒼雙煞之手呢。」

  宋騰霄暗暗叫了一聲「慚愧!」說道:「其實我也是仗著和你一同練成的穿花繞樹身法,這才得以僥倖沒有受傷罷了。」

  宋夫人是曾聽得孟元超說過當晚之事的,禁不住插口說道:「對啦,昨日我倒是忘記問你的孟師哥了,這個黑衣女子的來歷他縱然不知,也總該在那裡見過的吧?」

  呂思美道:「我也是這樣想。否則這黑衣女子怎會無緣無故的拔劍相助呢?但孟師哥卻說他確沒有見過。或許他忘了?」

  宋夫人道:「那麼他可有猜疑是什麼人嗎?」

  呂思美道:「他沒有說。」

  宋夫人道:「這可就真是有點奇怪了。」

  宋騰霄心裡卻是明白,暗自想道:「這個黑衣女子,除了是雲紫蘿還有誰呢?」但為了給孟元超掩飾,勉強笑道:「世上往往有些事情是意想不到的。昨晚我在紫蘿的家裡,就曾碰見一個來找孟大哥的女子也是從未見過孟大哥的!」

  呂思美好奇心起,說道:「這可真是無獨有偶了!她是不是也像那個黑衣女子對孟師哥一樣,什麼話也沒有和你說,就忽然跑了。」

  宋騰霄笑道:「這倒不是一樣了。她不但和我說了話,還幫我打了一架。」

  呂思美道:「那黑衣女子也幫孟師哥打了一架的。」

  宋騰霄道:「我所見的這個女子卻把她為什麼要找孟大哥的原因都告訴我了。」

  呂思美道:「她叫做什麼名字,為何與孟師哥素不相識卻來找他,你可以告訴我嗎?」

  宋騰霄道:「當然可以,她名叫林無雙,是金大俠金逐流夫妻的好朋友。」

  當下宋騰霄將昨晚之事,他怎樣見著林無雙,林無雙怎樣幫忙他把宗神龍趕跑,以及林無雙所說的金逐流因何要她來找孟元超等等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呂思美笑道:「這可真是巧極了。孟師哥正是要去東平縣找金逐流的,金逐流卻先派人來找他了。」

  宋騰霄道:「如此說來,他們倒是可以在途中相遇了。因為林無雙是要回到金逐流那兒的。即使途中錯過,在金大俠家裡,那是一定可以見著的了。」

  呂思美忽道:「這位林姑娘美不美?」

  宋騰霄笑道:「這位林姑娘倒是有幾分像你。」

  呂思美笑道:「真的?你莫是信口胡扯吧?」

  宋騰霄道:「一點沒騙你,我昨晚在荼藤架下第一眼看見她在窗口出現的時候,幾乎把她當作了你呢。不過,她比你年紀大些,神情一直都像是很憂鬱的樣子,這可就和你不一樣了。」

  呂思美嗔道:「宋師哥,你又笑我不會長大了。不過,我這個人也真是不懂得憂愁的。或許是我經過的患難太多了,天大的事情也不把它當作一回事了。」她自己沒有覺得,她說這幾句話的時候,已是帶著幾分「大人」的氣味。聽在宋騰霄的耳朵裡,倒是不禁惘然若失了。

  ※※※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呂思美這幾句無心的說話,卻叫宋騰霄生起感觸,心裡想道:「但願我也能夠像小師妹一樣,凡事都看得開。我可不能老是惦記著雲紫蘿了。」

  宋夫人笑道:「是要這樣才有福氣。」說話之際,有意無意地盯了她的兒子一眼。

  呂思美卻笑道:「這可又是無獨有偶了!」

  宋騰霄莫名其妙,道:「什麼無獨有偶?」

  呂思美道:「我說的是孟師哥的性情呀,在小金川的時候,孟師哥總是鬱鬱不樂的樣子,也不知他是懷著什麼心事?如今聽你這麼說,這位林姑娘想必也是和孟師哥一樣,不知是曾經受過什麼傷心之事了?」

  宋騰霄心裡想道:「其實我在小金川的時候,也是一樣的懷著心事,不過不是像元超那樣放在臉上而已。」

  宋夫人笑道:「如此說來,你的性情倒是和騰霄相似呢,這也可以說得是無獨有偶了!」

  宋夫人這話說得太過顯明,宋騰霄和呂思美都是不禁臉紅了!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林無雙和宋騰霄分手之後,走出雲家,獨自一人踏上歸程,心中也是有著同樣的感觸。

  她想起了與牟宗濤青梅竹馬的那段童年,那時他們是比鄰而居的。說是「青梅竹馬」,或許不大恰當。因為牟宗濤比她大七八歲,她纏著表哥玩,牟宗濤才不能不陪她玩的。

  「唉,表哥總是把我當作孩子看待,難道他一點也不知道我對他的心意?」林無雙心想。

  晨風吹來,林無雙感覺有點涼意,忽地想到一個她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我是不是真的愛慕表哥?」

  這句話若是半個月前有人問她,即使她不願意回答,她的心裡一定是這樣想的:「這還用問,從我懂得人事的時候起,我的心中從沒有過第二個男子,只有表哥。我當然是愛他的!」

  可是現在想來,這個答案卻似乎有點「靠不住」了。

  何以現在又有了懷疑呢?因為她忽然想起了史紅英和她說過的幾句話,當時沒有好好的想過,現在卻是不由得她不要深思了。

  半個月前的一天晚上,她和金逐流夫妻正在閒談之際,有個丐幫弟子進來,向金逐流報告一個消息,這個消息就是清廷將有所不利於孟元超的消息。

  丐幫弟子走後,金逐流夫妻商量要派一個人去通知孟元超,想來想去,還沒想到恰當的人選,忽然他們夫妻兩人的目光都注在她的身上。

  史紅英道:「有了!」金逐流立即說道:「對,這是個好主意!」當時她卻莫名其妙,問道:「金大哥,你知道紅英姐姐是什麼主意?」

  金逐流笑道:「我當然知道。紅英,你先別說,咱們把這人的名字寫在掌上,給無雙看看是否相同?」他們兩人背轉了身,寫好之後,在林無雙面前攤開手掌,只見兩人的掌心都是寫著「林無雙」這三個字。

  過後林無雙私下裡問史紅英,為什麼他們會知道對方的心裡在想什麼?

  史紅英答的話很有意思,她說:「你別笑我老臉皮,『心心相印』這句話你總聽過吧?我若不知他心裡想的是什麼,我又怎會嫁給他呢?好妹妹,你若是真的愛一個人,你就應當熟悉他的一切,好像熟悉自己一樣!」

  此際林無雙忽地想起了這幾句話來,心中不禁一陣迷茫,「我熟悉表哥嗎?有時我覺得他好像是我的至親至近的人,有時我又覺得他好像陌生人一樣。他現在想些什麼,我知道嗎?唉,莫說現在,小時候我和他一起玩,他想的什麼,我又何嘗知道?」

  林無雙又想起了更遠以前的一件事情,一天早上,她和史紅英在花園散步,朝霞初現,晨霧未消,霧裡看花,分外的美。她把這個感覺和史紅英說了,史紅英笑道:「人生往往是這樣的,有些看不清楚的事物,你會覺得它美。或許它是真美,但更多的時候卻是幻覺。到你走近它時,看清楚了,很可能已是與你想像的並不相同!」

  「難道我對表哥的愛只是一種朦朧的愛麼?在我心中浮現的表哥的影子,只是水中的月,霧裡的花?」

  林無雙茫然若失,她心裡這樣問自己,自己卻答不出來。可是,史紅英卻給她答出來了。

  金逐流家在東平湖邊,那天早晨,史紅英興致很好,她和林無雙漫步閒談,從花園的這一頭走到另一頭,好似意猶未盡,又把林無雙拉到湖邊散步。

  湖上的薄霧正在消散之中,宛似輕煙,隨風而逝,水色山光,豁然顯露。湖中鷗鷺,狎波戲水低翔,岸上垂柳,煙裡絲絲弄碧。林無雙禁不住歡喜讚嘆:真是一幅天然的圖畫,巧手難描!

  史紅英若有所思,忽地望著林無雙說道:「你曾否有過這樣的感覺:對岸的景色總好似美得多,但走到了對岸,又覺得這邊美了?」林無雙想了一想,笑道:「是呀,我也常常覺得奇怪呢,其實兩邊的景色都是差不多的。」

  史紅英道:「這是因為隔著一個湖面的原故。那邊的楊柳你摸不著,那邊的花朵,你採不到。你就覺得那邊的景色好像比這邊更美了。」

  林無雙道:「你這番道理倒是新鮮。」

  史紅英道:「其實也不新鮮,不是有句老話說,得不到的東西往往是『好』的麼?不過這也只是一面。」

  林無雙如有所悟,說道:「另一面是因為我和對岸隔著這個湖?」

  史紅英道:「不錯。你覺得那邊的景色更美,有幾分就是憑著你的想像加上去的。我還有一個比喻,那就好像是對往事的回憶一樣。」

  林無雙心頭一跳,說道:「對往事的回憶?」不由得暗自想道:「難道她是在借題發揮?」

  史紅英道:「不錯,回憶總是甜蜜的,是麼?」林無雙心裡想道:「不錯,我和表哥在小時候吵架,現在想起來,也是覺得十分甜蜜,但願能夠時光倒流,和他像往日那樣再吵一場,也是好的。」她是不會掩飾自己的感情的,想至此處,不覺緩緩的點了點頭。

  史紅英接著說道:「你覺得對岸的景色美,是因為你隔了一個湖面;你感到回憶甜蜜,是因為你隔了一段時間。這『甜蜜』也有幾分是憑著你的想像加上去的。」

  此際,林無雙悵悵惘惘,獨自前行,想起了史紅英那日和她說的這些話,不禁暗自思量:「我和表哥分手已經十年了,現在的表哥還是以前的表哥嗎?或許我所喜歡的這個表哥,只是我心中的一個幻影?是加上了自己想像的、回憶中一個虛無縹緲的人物?」

  朝陽耀眼,林無雙心裡的陰霾也好像在陽光照耀之下豁然開朗了,「我為什麼不去見見他呢?見了他,不就是可以解答我心中的疑問了?」

  原來她正是有著一個可以去見牟宗濤的機會,這件事情,且曾在她的心底起過波瀾。

  這個機會就是牟宗濤要在中原開宗立派,亦即是要把扶桑派在中原重建起來。時間已經定好了是在重九那天,距離現在不到一個月了。地點則是在泰山之上。

  開宗立派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所以牟宗濤早就向各大門派的掌門人,各個幫會的首領,以及江湖上所有的成名人物發出了請帖。金逐流夫妻當然是在被邀請觀禮之列了。

  林無雙是扶桑派的弟子,按說本派在中原重建,她是應當非去不可的,但她為了不願意再見表哥,是以當史紅英和她說及這個消息之時,她是默不作聲,毫無表示。

  或許史紅英也是為了避免惹起她的傷心,後來也就沒有和她再提這事了。

  其後不久,就發生了孟元超這件事情。金逐流夫妻托她向孟元超報訊。

  「紅英姐姐要我來蘇州跑這一趟,恐怕就是為了給我找個藉口,讓我可以避過泰山之會吧。」林無雙心想。忽地她又想起了分手的前夕,史紅英和她的一番話。

  史紅英和她說道:「這幾年你很少在江湖上走動,除了來我這兒,就是在家中閉門練劍,不覺得寂寞嗎?」

  「慣了,也就不覺得了。」

  「還是多到外面跑跑的好。你回到中原好幾年了,好像除了我們夫妻之外,並沒有結交什麼朋友?」

  「我在海外也沒有什麼朋友。只有在飛魚島的時候,有一位好像姐妹般的朋友。」這位朋友,就是現在已經變成了她的表嫂的練彩虹。她說到了一半,可不願意把她的名字說了出來。

  「怪不得你老是惦記著表哥。」史紅英笑道:「請你恕我直言,我以為你若是多結識幾位朋友,心情最少可以開朗一些。」

  此際,林無雙想起這番話,腦海中忽地現出宋騰霄的影子,臉上不覺泛起一片紅霞,「我為什麼忽然想起他呢?」

  宋騰霄是個風度翩翩的美少年,對朋友又是那麼重義,林無雙想起了這些,不由得心中承認是對他頗有好感了。

  「我心裡從來沒有第二個男子,或許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自以為是在深深的愛著表哥吧。」

  但是她又想起了史紅英另外的一些說話了。有一天史紅英和她單獨談心,談起了她自己在未曾和金逐流相識之前,曾經對兩個男子有過好感。

  林無雙無意深探她的秘密,但聽她說起,倒是頗感興趣,說道:「是麼?那兩個人又是誰?」

  史紅英道:「一個是我們六合幫的副幫主李敦,一個是紅纓會的舵主厲南星。」這兩個人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尤其厲南星,更是和金逐流齊名頂兒尖兒的角色。林無雙心裡想道:「厲舵主和金大哥乃是莫逆之交,難得他們之間毫無芥蒂。」

  史紅英繼續說道:「李敦人如其名,溫柔敦厚,厲南星卻是剛好和他兩樣,瀟灑不羈。小時候我和李敦常在一起,幫中的頭目都以為我是喜歡他了,其實我是一直把他當作大哥看待的。厲南星與我志同道合,有一個時候,我與他往還甚密,以至逐流都有點誤會以為我是愛上他了。後來才明白,我和厲南星的感情,只是好朋友的感情。兄妹之愛,朋友之愛,夫妻之愛,本來是大有區別的啊,不過,如果你沒有經驗過這三種不同的情感,有時或許你自己都會弄得模糊的。」

  史紅英的用意,乃是現身說法,向她暗示,她和牟宗濤的感情,只不過是屬於兄妹的那種感情而已。

  但此際林無雙想起了她的這番說話,卻是另有感觸了。

  「好感」有可能發展成為愛情,但卻並不等於愛情,林無雙現在是開始懂得了。她承認對宋騰霄頗有好感,但宋騰霄在她心裡畢竟還只是一個陌生人。就是此際,當她忽然想起宋騰霄的時候,她也沒有感到離開了他有何難過。

  「但我離開了表哥,卻是十分難過的,難道這還僅僅是兄妹之愛嗎?」但是她又想到:「為什麼我會忽然想起第二個男子呢?為什麼我又開始懷疑我是不是真的愛慕表哥呢?」

  「無論如何,」林無雙心裡想道:「牟宗濤是我的表哥,是扶桑派的掌門人,我總不能一生避免見他!」她又想道:「宗神龍對表哥恨得牙癢癢的,他如已是為清廷所用,表哥開宗立派,為他所知,只怕他會公報私仇,也是難說。」想到此處,林無雙心意立決,她決定了要到泰山參加本派的盛會。只是,「我若不回去打一個轉,只怕金大哥以為我是出了什麼事了?可是我又怕不能如期趕至泰山,怎麼辦呢?嗯,人生真是常有意想不到的事,金大哥叫我給孟元超報訊,我卻見著了他的好友宋騰霄;我本來是不願意再見到表哥的了,現在卻又急著要趕到泰山去。那個孟元超不知又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林無雙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已是走了一大段路程了。

  ※※※

  孟元超此際也正是在獨自前行,像林無雙一樣,心海翻波,難以平靜。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