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二回 惺惺相惜



  十年冠劍獨昂藏,古來事事堪傷。狐狸誰問?何況豺狼!薊門山影茫茫。好秋光,無端辜負,闌干拍遍,風物蒼涼。

  ──許宗衡


  孟元超怔了一怔,問道:「為什麼?」

  尉遲炯道:「你可曾聽說過扶桑派麼?」

  孟元超道:「聽說是唐代武學大師虯髯客在海外所建的劍派,這派的掌門人牟宗濤已經來到了中原。」

  尉遲炯點了點頭,說道:「你說得大致不差,不過,扶桑派以前本來是沒有掌門人的,牟宗濤到了中原之後,由於眾望所歸,在中原的扶桑派門人方始公推他作本派的領袖,派內派外都把他當作是扶桑派的掌門,而他也就以掌門人自居了。但其實他這掌門人的地位還是沒有確定的,亦即是說,尚未曾經過正式的擁立儀式,也未曾得到武林的公認。因此牟宗濤決定了要在中原開宗立派,在重九那天,泰山之上,邀請武林同道觀禮。」

  孟元超恍然大悟,說道:「敢情金大俠也是要到泰山觀禮麼?」

  尉遲炯道:「不錯。不但金逐流要到泰山觀禮,你所要找的那些人恐怕都要去的。所以我說,你是不必到金逐流家裡去了,不如逕自前往泰山,去會他們吧。」

  孟元超喜出望外,心裡想道:「若是這樣,那倒是最好不過了。」說道:「不過我與牟宗濤素不相識,也沒有得到他的請帖。」

  尉遲炯哈哈大笑,說道:「這一層你倒是不用顧慮了,這位林姑娘就是扶桑派的門人,而且她還是牟宗濤的表妹呢!」說罷,回過頭來,向林無雙說道:「你剛才說是要到別處地方,想必就是到泰山參加你本派在中原重建的大典吧?」

  林無雙不願在孟元超面前談及本派之事,但尉遲炯問起,她卻是不便隱瞞了,只好說道:「不錯,侄女是有這個打算。」

  尉遲炯笑道:「好呀,那你們就正好一路同行了。牟宗濤是你表兄,你也算得是主人的身份,孟兄有你招呼同往,還用得著請帖麼?」

  尉遲炯的用心不問可知,是想給他們二人撮合的。他這用心也正是和金逐流夫婦相同,不過金逐流的妻子史紅英是個在情場打過滾的過來人,懂得女孩兒家的心思,是以她雖然有此用心,但在請林無雙給孟元超報訊的時候,卻是沒有明言,說得十分含蓄,不像尉遲炯這樣直言無忌。

  林無雙畢竟是有著少女的矜持,聽了尉遲炯的說話,驀地又想起了史紅英的那些言語,不由得低垂粉頸杏臉暈紅!

  孟元超本來是個性情豪邁的人,但他的豪邁卻又與尉遲炯有所不同,他是在豪邁之中,兼有穩重的一面的。尉遲炯不說穿還好,一說穿了,他也就難免感到有點尷尬了。

  孟元超暗自思量:「江湖男女,雖說不似常人的講究避嫌,但我和這位林姑娘剛剛相識,同走長途,總是不便。我縱然胸懷坦蕩,只怕她也要恐懼流言。」

  尉遲炯道:「咦,你們兩人怎麼都不說話?」

  孟元超道:「我想,我想──」

  尉遲炯眉頭一皺,說道:「你想什麼?」

  孟元超道:「我想,我還是先去拜訪金大俠的好。他叫林姑娘來找我,我若不去答謝,豈非失禮?既然金大俠也是要到泰山觀禮,我也正好可以和他同行。」

  尉遲炯道:「只怕你到了他家,他已經走了。」

  孟元超道:「那我就獨自前往泰山好了,反正我也認得路。」

  尉遲炯皺起眉頭,說道:「孟兄,想不到你這個人竟是如此婆婆媽媽!好吧,你既然定要這樣,我也只好由你。不過,我卻恐怕你打這麼一個轉趕不上泰山之會呢!」

  他眉頭一皺,驀地得了一個主意,一拍大腿,說道:「有了,有了!」林無雙鬆了口氣,笑道:「有了什麼?」尉遲炯道:「孟兄,我這匹坐騎雖然不是千里馬,但一天跑個三五百里,卻還是可以的。你不嫌棄,我就把這匹坐騎送給你!」

  孟元超吃了一驚,說道:「如此厚禮,我怎麼敢當?」

  尉遲炯怒道:「一匹馬算得什麼,再貴重的東西也不會比好朋友的交情更可貴吧?你若是不受,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孟元超忙道:「不是我婆婆媽媽,只是我要你的坐騎,你卻用什麼代步呢?」

  尉遲炯道:「你不用替我擔心,你知不知道,我是馬賊出身的?最拿手的本領就是偷人家的好馬!」

  孟元超給他說得笑了起來,說道:「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尉遲炯這才大為高興,哈哈笑道:「其實我還不必多費心思去偷呢,有一匹現成的坐騎我就可以信手牽來。石朝璣那匹黃驃馬他剛才來不及騎走,還在客店的馬廄之中。雖然比不上我送你的紅鬃馬,據我看來,相差也不會太遠的。你要我的,我要他的,哈哈,這正是最妙不過。」

  孟元超道:「多謝尉遲大哥,那麼小弟告辭了。」

  尉遲炯忽地好像想起了什麼,說道:「孟兄,有一件事我忘記和你說了,你是不是有一位綽號叫做神偷快活張的好朋友?」

  孟元超道:「不錯,大哥是在那裡認識他的。」尉遲炯提起了「快活張」,倒是勾起了孟元超的心事了。

  尉遲炯道:「我和他是在北京結識的,這個人不錯,很講義氣,我們還曾聯手做了一件案子呢。」

  林無雙笑道:「尉遲叔叔,你幾時改行做了小偷了?偷的什麼東西?」

  尉遲炯笑道:「現在還不能和你說。不過我可以告訴孟兄,快活張很敬重你,他說你幫過他的大忙,他無時不思報答。我就是從他的口中,開始知道你的為人的。」

  孟元超淡淡說道:「些許小事,難為他老是記得。」其實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有一次快活張做了一宗大案,給事主請來的高手追捕,幾乎險遭不測,幸虧孟元超救了他。

  尉遲炯說道:「我和他在北京相識,這是兩個月前的事情。他說要趕回蘇州見你,不知道他現在可是還在蘇州。」

  孟元超道:「我已經見過他了,但他後來又到薊州去了,如今尚未回來。」

  尉遲炯道:「短期內他還會回到蘇州來嗎?」

  孟元超道:「恐怕不會了。他是一匹野馬,倘若沒有值得他牽掛的事情,他是不會在一個地方久留的。」要知他是托快活張帶信給楊牧,並探聽雲紫蘿的消息的,如今雲紫蘿已是親自來過,快活張自是用不著趕回來向他回報了。想起此事,孟元超不禁又是黯然神傷。

  尉遲炯嘆道:「這是一位值得懷念的朋友,可惜他現在已是不在蘇州。否則此地與蘇州相去不遠,我倒是想去找找他呢。」

  他見孟元超似乎意興蕭索,只道孟元超是心急趕路,便道:「你若是見到快活張,請你代我問候。天快要大亮了,我也該回去牽石朝璣那匹坐騎啦。好,咱們就此分手吧。」

  孟元超騎上他那匹紅鬃馬走遠了之後,尉遲炯若有所思,忽地似笑非笑的和林無雙說道:「無雙,我想問你一句話!」

  林無雙見尉遲炯面色有異,怔了怔,說道:「叔叔,你要問什麼?我可不許你拿我開玩笑。」

  尉遲炯道:「咦,你以為我問你什麼,我說的當然是正經事兒!」

  林無雙道:「好,那就請你說吧!」

  尉遲炯道:「你覺得牟宗濤這人怎樣?」

  這一問,倒是大出林無雙意料之外,原來她以為尉遲炯是要問她喜不喜歡孟元超。

  尉遲炯接著說道:「你和牟宗濤是青梅竹馬之交,想必應該比我清楚他的為人。」

  林無雙想起了史紅英和她說過的那些話,心中不覺一陣迷茫,半晌說道:「我認識的只是小時候的牟表哥,他現在是怎麼樣。我焉能知道?說實在話,他從前的為人怎樣,我也答不出來,我和他分手的時候還未滿十歲!」

  尉遲炯嘆道:「你說得不錯,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林無雙怔了一怔道:「尉遲叔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尉遲炯道:「你到了中原之後,未見過牟宗濤,我卻見過他的。不但見過,還與他共過一場患難。我本來以為他是個英雄豪傑,但如今卻是不能不有一點懷疑了。」

  林無雙吃了一驚,連忙問道:「叔叔懷疑什麼?」

  尉遲炯緩緩說道:「我懷疑他是和清廷暗中勾結!」

  林無雙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會子才能定下心神說道:「叔叔,你這是何所見而云然?」

  尉遲炯道:「我還沒有拿到確切的憑證,不過也並非空穴來風。我告訴你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得從我剛才送給孟元超的那匹坐騎說起。」

  林無雙詫道:「牟表哥的事情和這匹坐騎有何關係?」

  尉遲炯道:「你猜那匹紅鬃馬是什麼來歷?它原來是御林軍統領的坐騎!」

  林無雙吃驚道:「你盜了御林軍統領的坐騎?」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尉遲叔叔不願在孟元超面前說破,敢情是恐怕說破了孟元超就不肯要了。」

  尉遲炯道:「也不是我一個人幹的,和我聯手做這件案子的人,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個神偷快活張。」

  林無雙道:「我也曾聽得金大哥說過快活張這個人,聽說他是當今之世的第一空空妙手,幾十年前,有一位名聞天下的老神偷姬曉風,快活張乃是姬曉風的再傳弟子。如今他的本領之高,已是不遜於他的師祖當年!」

  尉遲炯道:「御林軍統領北宮望是皇帝老兒跟前的大紅人,比大內總管薩福鼎還得寵。去年不知他立了一宗什麼功勞,皇帝老兒把一對玉獅子賞賜給他,這對玉獅子不用說自是無價之寶了。」

  林無雙道:「敢情快活張就是想要偷這對玉獅子?」

  尉遲炯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我要盜馬,他要盜寶,是以一說即合,聯手進行。

  「那晚我們分頭行事,我找馬廄盜馬,他進內宅盜寶。這樣即使給發現了,亦可令對方難於兼顧。

  「我剛剛得手,忽聽得有人說道:『割雞焉用牛刀,我替大人拿這小賊!』聲音來自內院,原來是快活張已經給他們發現了。

  「快活張跑了出來,後面追著一個人,這個人唰的一劍向他刺去,使的正是你們扶桑派的劍法!」

  林無雙大吃一驚,說道:「是扶桑派的人,你沒有看錯嗎?」

  尉遲炯有點不大高興,說道:「我怎會看錯?你別忘記我是曾經和宗神龍交過手的,也曾見過牟宗濤的劍術。你們扶桑派的劍法和中原各家各派都不相同,我一見便知!」

  林無雙道:「後來怎樣?」

  尉遲炯笑道:「當然是脫險了。否則我焉能在這裡和你說話?快後張又焉能到蘇州去見孟元超?」林無雙道:「我問的是那個人。」

  尉遲炯哈哈笑道:「那個人麼,他吃了我一點小小的苦頭。我一記劈空掌將他震下瓦面,可惜北宮望跟著追出來,我只能和快活張上馬而逃,來不及取他性命了。」

  林無雙說道:「奇怪,怎的會有一個會使扶桑派劍術的人在御林軍統領的府中出現?」跟著又道:「但聽你所說。這人的本領卻是稀鬆平常,一定不是『扶桑七子』之中的人物了。」「扶桑七子」是以宗神龍為首的七個人,五年之前一同從海外回來的。後來「扶桑七子」分為兩派,其中三人奉牟宗濤為首領,另外三人則仍然跟從宗神龍。

  尉遲炯道:「這個人的身份也已弄清楚了。」

  林無雙連忙問道:「是什麼人?」

  尉遲炯道:「是你的表哥牟宗濤的使者!」

  林無雙大驚道:「你怎麼知道?」

  尉遲炯道:「快活張盜寶之時,正好聽得他們在密室交談。」

  林無雙道:「北宮望身為御林軍統領,武功定必極是高明,他怎會不發覺有人偷聽?」

  尉遲炯道:「是呀,所以快活張只聽到他說的兩句話。」

  林無雙道:「那兩句話怎麼說?」

  尉遲炯道:「這兩句話是北宮望笑著說的,他說:牟先生在中原開宗立派?哈哈,好極了!」

  林無雙道:「就只是這兩句話麼?」

  尉遲炯道:「這兩句還不夠麼?從這句話中,已經可以判斷許多事情了。」

  林無雙道:「願聽叔叔高見。」

  尉遲炯道:「第一、牟宗濤為什麼要派遣使者去告訴他?當然是想取得他的支持了。第二、這又可以證明他們定是早已有了往來,否則牟宗濤怎敢派遣使者?第三、第三……」他想湊夠三個理由,但卻想不出來了。

  林無雙笑道:「焉知那個人不是自己去的,並非表哥所遣。聽說表哥近年來收了不少新進弟子,難保良秀不齊。」

  尉遲炯道:「不對,若然如你所說,北宮望為何要說好極了呢?這分明是贊同你的表哥開宗立派!朝廷最忌武林人物,他身為御林軍統領,對你表哥卻表示讚賞,即使那人不是你表哥遣派的使者,無論如何。亦是可疑的了!」

  林無雙沉吟半晌,說道:「事情雖有可疑,但我仍是不能相信。」

  尉遲炯道:「你又是何所見而云然?」

  林無雙道:「我年輕識淺,高見是沒有的。不過,我卻可以找到一個反證。」

  尉遲炯道:「什麼反證?」

  林無雙道:「牟表哥與宗神龍形同水火,不能相容。據我確知,宗神龍如今已是投順朝廷,正想找表哥報仇呢!表哥豈能隨他之後,也去投順朝廷?不怕宗神龍加害他麼?」

  尉遲炯道:「哦,你最近見過宗神龍麼?」

  林無雙道:「正是。」當下將在雲家和宗神龍交手之事說與尉遲炯知道。

  尉遲炯道:「啊,宗神龍這廝果然是恢復武功了!」這句話突如其來,弄得林無雙莫名其妙。

  尉遲炯接著說道:「牟宗濤與宗神龍結有冤仇,這個我早已知道,我說我曾與你的表哥共過患難,也正就是這件事情了。四年前我替大涼山的義軍首領竺尚父到青海去聯絡一個土王,宗神龍則以大內總管薩福鼎私人代表的身份,恰巧也在那裡。結果引進一場爭鬥,正在緊要關頭,牟宗濤忽然來到,拔劍相助,打碎了宗神龍的琵琶骨。後來聽說宗神龍得到了大內所藏的千年續斷,這才免於殘廢。」

  林無雙道:「著呀,既然如此,何以你還是斷定我的表哥勾結朝廷呢?」

  尉遲炯道:「你是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不錯,宗神龍是薩福鼎的門下走狗,但薩福鼎卻又是和御林軍統領北宮望面和心不和的。他們背後都有握有權力的親王支持,暗地裡正在爭權奪利。薩福鼎曾經一度給他們攻擊得失了大內總管的寶座,後來好不容易才官復原職。但直到現在,他的權勢仍然比不上北宮望。」

  林無雙道:「這又怎樣?」

  尉遲炯道:「牟宗濤的使者是派往北宮望那兒的。他正好倚仗北宮望的勢力,非但不必害怕宗神龍的報復,甚至還可以將宗神龍除掉!」

  林無雙秀眉微蹙,說道:「尉遲叔叔,我想牟表哥不至如此吧?他到底是曾經幫忙過你們俠義道的人啊!而且他和逐流大哥也是朋友。」

  尉遲炯道:「但願他不至如此。但一個人是會變的,焉知他還是四年前的牟宗濤?我既然在御林軍統領的官衙發現了他的使者,我又豈能無所懷疑,不加追究?」

  「一個人是會變的」林無雙聽了這句話,不覺勾起了心事,心中一片茫然,答不出話了。

  尉遲炯見她面色蒼白,不由得心中暗暗嘆息:「這小妮子還是未能忘情她的表哥!」為了安慰林無雙,放寬口氣說道:「所以我說我還未曾找到確證,但願事情終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證明你的表哥乃是無辜受嫌。不過如果是真的話,我也盼你不要傷心,只當沒有這個表哥好了。」

  林無雙道:「若是真的,他也值不得我為他傷心了。」

  尉遲炯聽她說得堅決,放下了心上的石頭,笑道:「對,這才是我的好侄女。對啦,你不是要去泰山參加開宗立派的典禮嗎,正好趁這機會,幫忙我打探打探。你願意嗎?」

  林無雙點點頭,說道:「我也想求個水落石出,決計不會徇私。不過,你不是也要去的麼?」

  尉遲炯道:「我要遲一步才去。而且你們是同門,你向同門打聽,亦必比我容易。」

  林無雙道:「你現在去那兒?為何要遲一步?」

  尉遲炯道:「我是去找線索,尋證據呀!」

  林無雙道:「如何尋找,可以告訴我嗎?」

  尉遲炯道:「線索就是在那石朝璣的身上。他是御林軍的副統領,此事他定有所知。我懷疑他這次出京,說不定也可能與牟宗濤有關。我取了他的坐騎,非把他尋獲不可!」說罷,便與林無雙分手,趕回那間客店盜馬。

  牟宗濤這件事的真相如何尚未知,不過尉遲炯對石朝璣的猜測,卻是完全錯了。原來石朝璣雖然是北宮望的副手,但他卻是薩福鼎的人。是薩福鼎暗中為他盡力,這才將他安插到御林軍中,作為一枚監視北宮望的棋子使用的。北宮望不是不知,但礙於薩福鼎背後的勢力,暫時還不能動他的人。而且他也有安插在薩福鼎身邊的「棋子」,職位雖沒那麼高,人數卻是很多。這種官場上的勾心鬥角,其實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不過尉遲炯是個草莽英雄,直腸漢子,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可就是難於想像了。

  ※※※

  孟元超跨上尉遲炯所送的名駒,放馬疾馳,果然就像風馳電掣一般,第三天便到了山東的東平縣。

  金逐流住在東平湖的旁邊一座山上,他的家在山崗上依著地形修建,背山面湖,朝暉夕陰,氣象萬千。孟元超來到山下,但見山巒起伏,湖水澄明,湖濱柳樹成行,山崗秀草沒脛。孟元超從淮北的荒原來到這個山明水秀的地方,精神為之一爽,心裡想道:「金逐流和史紅英這一對夫妻,乃是武林中人人稱羨的佳偶,他們住在這個洞天福地,也當真可以說得是神仙伴侶了!」忽地想起了自己蹭蹬情場,不禁百感交集。

  為了表示對金逐流的尊敬,孟元超不敢騎馬,牽著坐騎步行上山。

  金家倚山修建,門前是一座平台,從樹蔭中伸出。孟元超上到半山,聽得人聲,抬頭一看,只見有一個人剛剛走上平台。大門開處,金家出來兩個人,彼此抱拳施禮。其後,那個人就跟著他們走進去了。距離頗遠,孟元超聽不清楚他們說些什麼,但看這情形,那個人想必也是和他一樣,是來拜訪金逐流的客人無疑。

  孟元超心裡想道:「金大俠交遮廣闊,但夠得上做他的客人的也一定不是尋常人物,卻不知是誰?」當下走上平台,將那匹紅鬃馬系在台邊的一棵樹上,正要通名求見,屋內的人聽得馬嘶之聲,已是出來迎客。

  出來迎接他的這個人是個中等身材的粗黑漢子,雙目炯炯有神,一看就知是個武功不凡的高手。

  這人見了孟元超和他的紅鬃馬,臉上稍微露出一點詫異的神情,抱拳說道:「閣下是──」

  「在下是從小金川來的孟元超,特地來拜訪金大俠的。」孟元超還禮答道。

  那人似乎吃了一驚,隨即哈哈一笑,說道:「原來是孟兄,久仰了!我是六合幫的李敦,前天金大俠出門的時候,還曾特別吩咐過我,叫我準備迎接孟兄,想不到孟兄今日就到,我倒是失迎了。」

  金逐流的妻子史紅英是六合幫的幫主,李敦則是在幫中的地位僅次於史紅英的副幫主,和金逐流夫妻的私交也是極好,經常住在金家的。

  孟元超道:「原來是李香主,幸會,幸會。」和李敦重新見過了禮,接著說道:「這麼說我可是來得不巧了。」

  李敦說道:「金大俠雖然不在家,但我們的幫主並未出門。孟兄既然來到,請和我們的幫主一見如何?」

  孟元超道:「素仰金夫人是女中英傑,孟某理當晉謁。」

  李敦前面引路,穿過兩道橫門,把孟元超帶到內院一間佈置得甚為雅緻的小客廳裡。

  孟元超將準備好的拜帖交給李敦,李敦說道:「幫主剛好有客,請孟兄稍坐一會。」

  孟元超道:「不必客氣,我也沒有什麼緊要的事情。」心裡卻在想道:「想必這位客人不願意和外人見面,故此李敦把我帶到這裡面的小客廳來,避免和他碰頭。」

  李敦似乎知道他的心思,說道:「這位客人是遠方來的,和我們都不相識,大概很快就會走的。」說罷,把一個老僕人叫來,將孟元超的拜帖交給他,叫他進去稟報。

  李敦的話中之意乃是在向孟元超暗示,因為他們和這個客人不熟,而孟元超是「欽犯」的身份,故此不便讓他與孟元超見面。孟元超暗自想道:「素聞李敦為人老成持重,果然名不虛傳。但他為什麼不肯告訴我這個客人的名字呢?」

  江湖上有許多禁忌,主人家不肯說的事情,客人自是不便打聽。但在李敦把孟元超的拜帖遞給那個老僕的時候,孟元超暗地留神,卻看見李敦好似向那老僕使了一個眼色,那老僕點了點頭,說道:「是。待那客人一走,我馬上稟報。」

  這老僕退入內堂,孟元超忽聽得一個人說道:「這位客人是誰。咱們的副幫主親自接待,想必也是一位貴客了?嘿嘿,怪不得我一早就聽得喜鵲叫個不停,今天可真是好日子啊,兩位貴客不約而同的都在今天來了。」聽這人的口氣,似乎也是僕人的身份。

  那老僕小聲說道:「噓,噤聲!你猜是誰?這位客人就是孟元超!」他是在同伴的耳邊悄悄說的,但孟元超練過「聽風辨器」的功夫,聽覺比常人靈敏得多,卻是聽得一字不漏。

  孟元超不由得大為奇怪,心想:「在金大俠的家裡難道還得提防奸細不成?他們為何害怕我的名字給人聽見?難道就是忌那客人麼?」

  李敦跟著孟元超閒聊,問了他一些小金川方面的義軍情形,過了大約半炷香的時刻,那個老僕人出來說道:「李爺,幫主請你進去。」但卻沒有請孟元超。

  孟元超自是有點不大舒服,暗自想道:「不知那位客人走了沒有?素聞金夫人是個女中丈夫,夫妻倆都是極為好客的,何以她要先見李敦,才肯見我?」

  李敦似乎也是有點尷尬,說道:「孟兄,請你稍坐片刻。」接著向那老僕人揮一揮手,說道:「還不快去請秦香主出來替我陪客。」

  孟元超道:「不必客氣。咱們都是同道中人,何須講究世俗的禮數。」

  李敦笑道:「你和我的這位秦大哥結識結識也好。」

  說話之間,那姓秦的已經來到。原來是在六合幫中坐第三把交椅的另一位副幫主秦沖。

  孟元超早就知道秦沖的外號叫「霹靂火」,是個心直口快的人。但在彼此通名之後,秦沖的臉上也現出異樣的神情,說話也似乎有點顧忌了。

  孟元超暗暗納罕,心裡想道:「他這種性格的人,一定喜歡人家稱讚。」於是把聽來的有關秦沖的英雄事蹟用作話題,引他說話,秦沖果然大為高興,哈哈笑道:「老弟,你別給我臉上貼金,你力護師門,勇鬥五名大內高手的事,我也早已知道的了。你才是真正值得令人佩服的年少英雄呢。」

  兩人談得投機,秦沖忽道:「孟老弟,你結交天下英雄,可知道薊州有個名武師楊牧麼?」

  孟元超怔了一怔,說道:「聞名已久,沒有見過,」秦沖這一問大出他意料之外,「好端端的為什麼他突然和我提起楊牧來呢?難道他知道我和雲紫蘿之間的隱秘?」孟元超心想。隨即暗笑自己的多疑,「騰霄和我這麼要好都不知道,一個毫不相干的外人又焉能得知?」

  秦沖說道:「一個月前,楊牧突然暴病身亡,你想必是知道的了?」

  孟元超大吃一驚,失聲叫道:「什麼,楊牧已經死了?」要知孟元超乃是「欽犯」的身份,一路隱秘行蹤,輕易不敢和江湖人物接觸的。是以這個消息雖然轟動江湖,但孟元超卻還是第一次聽到。

  秦沖道:「哦,原來你尚未知道。聽說楊牧的妻了是個絕世美人,不知是真是假?」

  孟元超更是吃驚,說道:「秦兄,你要知道這個幹嘛?」

  秦沖笑道:「老弟不要笑我太過無聊,我不是要打聽人家的閨閣,但我聽說楊牧是給他的妻子害死的!」

  孟元超又是吃驚,又是惱怒,大聲說道:「這一定是無恥之徒所造的謠言!」

  秦沖望了孟元超一眼,說道:「你怎麼知道這是謠言?」

  孟元超這一氣之下,幾乎就想把自己從小就與雲紫蘿相識的事說出來,但轉念一想:「我何必告訴一個毫不相干的外人?」於是淡淡說道:「我也聽說楊夫人是個知書識禮,有才有德的女子,她決不至於謀害親夫!」

  秦沖哈哈一笑,說道:「楊夫人是否賢德,我可不知。不過這件事,老弟,你卻是說中了。」

  孟元超道:「那麼真兇是誰,業已水落石出了嗎?」

  秦沖笑道:「根本沒有兇手!」

  孟元超不禁又是一怔,說道:「那麼楊牧當真是病死的?」

  秦沖這才把真相告訴了他,說道:「楊牧並沒有死,他是假死,現在又活過來了。」

  孟元超大為奇怪,說道:「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他要詐死?」

  秦沖說道:「是呀,這樣的怪事我也是第一次聽到。不過我雖然不知內裡因由,但推想亦是和他的妻子有關?」

  孟元超聽了這話,滿肚皮的不舒服,不禁冷冷說道:「秦香主,你又沒有見過那位楊夫人,這話卻是從何說起?」聲音的冷澀,聽入自己的耳中,自己也感到有點失態了。

  秦沖笑了一笑,說道:「我不過是推測而已。俗語說紅顏禍水,這話可也不能把它當作都是妄言。孟老弟,你我一見如故,有一句話我不知該不該和你說?」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