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三回 難言之隱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鴻雁在雪魚在水,惆帳此情難寄。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晏殊


  孟元超心道:「來了,來了!」眉頭一皺,朗聲說道:「秦香主但說無妨!」

  秦沖放下茶杯,緩緩說道:「少年血氣方剛,戒之在色。娶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妻房,未必就是福氣。眼前楊牧之事,就是例子。孟兄,我這話不知說得對是不對?」

  孟元超哈哈一笑,說道:「我也有一句話不知該不該說?」

  秦沖道:「我最喜結交心直口快的朋友,孟兄請說!」

  孟元超道:「貴幫幫主才貌雙全,金大俠與她的美滿姻緣,天下人無不艷羨。可見紅顏禍水的話乃是虛妄的了。」

  這話駁得秦沖啞口無言,心裡想道:「他佯作糊塗,我要不要和他打開天窗說亮話呢?」

  孟元超則是在著惱之中兼有幾分疑惑,同樣的想道:「他分明是在向我諷示,懷疑我與紫蘿有甚見不得人的事了。奇怪,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懷疑呢?我要不要和他打開天窗說亮話呢?」

  正在大家都是尷尬之際,忽聽得外面大門打開,一個聲音接著一個聲音叫道:「送客──送客──」這是十分隆重的送客儀式。

  孟元超抬眼一看,只見李敦陪著一個客人,剛好從外間的庭院經過。這個客人大約三十多歲年紀,身披貂皮外套,頭戴一頂熊皮筒子帽兒,帽檐壓著鬢梢,眼睛左顧右盼,似乎是在找尋什麼人的神氣。

  秦沖本來正要說話的,聽得「送客」的聲音,忽地又不說了。提起茶壺,低下頭慢慢的斟茶,掩飾自己的窘態。孟元超不禁又是大為疑惑,「為什麼他好像害怕給這客人看見呢?」

  那個客人已經走出外院的拱門了,但卻聽得他聲音說道:「剛才那位秦香主呢?我想向他辭行。」

  李敦說道:「秦香主剛剛有點事出去了,回來我會和他說的。」

  孟元超更是覺得奇怪,暗自想道:「原來秦沖剛才是已經和他見過面的了,何以現在又要避開他呢?」

  他那裡猜想得到,並非秦沖避免見這客人,而是為了不想讓孟元超給這客人看見。

  李敦送客回來,如釋重負,吁了口氣,說道:「對不住孟兄,勞你久候了。敝幫主知道孟兄來到,十分歡喜,請孟兄現在就去相晤。」

  李、秦二人帶領孟元超進了客廳,便往內堂稟報,過了一會,只聽得環珮叮咚,孟元超的眼睛陡地一亮,一個中年美婦走了出來,一見面就予人一個英姿颯爽的感覺!

  孟元超暗暗稱讚,心裡想道:「這位天下聞名的女中豪傑。果然是氣度不凡!」

  史紅英出來之後,李、秦二人便即告退。按照普通的習慣來說,史紅英是個女幫主,接見男賓之時,少不了是有幫中的頭目作陪的。現在李、秦二人雙雙告退,不問可知,是在內堂之時得到史紅英吩咐的了。孟元超不覺又多一重納罕:「她單獨接見我,莫非是有什麼事要告訴我麼?」

  寒暄過後,史紅英笑道:「孟少俠,你只是一個人來麼?那位林姑娘呢?我叫她到蘇州接你,想必你們是見過了面的吧?」

  孟元超道:「她來的時候,我恰巧不在家中,不過後來卻在路上碰上了。」

  史紅英笑道:「哦,有這樣的巧事,那麼她到那裡去了,何以不陪你同來?」

  孟元超道:「她到泰山去了。」

  史紅英有點詫異,說道:「她到泰山去了?我本以為她是不願意去的,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你們在路上是怎麼遇上的?」

  孟元超因為不知原委,自是感到莫名其妙,說道:「說起來可真是巧上加巧,我在碰上林姑娘的同時,還碰見了從關東來的尉遲大俠。」

  史紅英詫道:「尉遲炯也來了麼?他怎會認識你的?」

  孟元超笑道:「我和他打了一架呢!」當下將那天的事情一一說與史紅英知道。

  史紅英聽得十分留神,聽了之後,笑道:「這樣說,你們倒是不打不成相識呢。我和逐流以前相識也是這樣的。」

  孟元超起初以為她說的「不打不成相識」是指他和尉遲炯而言,後來才知道她說的是林無雙,不覺臉上一紅。

  史紅英接著說道:「原來你們還碰上了御林軍的副統領,這是那一天的事情?」

  孟元超屈指一算,說道:「四天之前。」

  史紅英微有詫色,說道:「四天之前,這可就有點奇怪了。」孟元超莫名其妙,說道:「奇怪什麼?」

  史紅英道:「有一個人也是在四天之前碰見石朝璣,但他所說的地點卻是不同。難道這石朝璣有分身之術?」

  孟元超也覺奇怪,說道:「那人是誰?」

  史紅英望了孟元超一眼,說道:「就是剛才來的那個客人,他還說起了你呢!」

  孟元超大為詫異,也顧不得什麼「禁忌」了,衝口而出,便即問道:「我可不認識他呀,何以他會說起我呢?他是誰?」

  史紅英緩緩說道:「他是薊州名武師楊牧!」

  孟元超吃了一驚,心道:「原來是楊牧!」此時方始恍然大悟:「怪不得秦沖剛才和我說那樣的話!」

  史紅英道:「楊牧假死之事你可知道?」

  孟元超道:「剛剛聽得秦香主談及。」

  史紅英道:「他說他和石朝璣結了仇,石朝璣知道他暗中謀叛朝廷,要將他逮捕。他這才裝死避仇的。不料仍是躲避不了,四天之前,在金雞嶺下給石朝璣打了一掌,還受了傷呢。僥倖後來逃脫。」

  金雞嶺是在東平縣之西,四天前孟元超碰見石朝璣的所在則是在東平縣之南,這兩處地方是決不能在一天之內來回的。

  原來楊牧恐怕史紅英看出破綻,因為孟元超家住蘇州,假如他說出是在蘇州城外碰上石朝璣的話,難免會引起猜疑,是以他胡亂編造了一個地方。地方更改,日期也要更改,金雞嶺和東平縣的距離大概只是四五日路程,他就隨口說是四天之前了。他可做夢也沒有想到有這樣的巧事,那一天孟元超恰巧是碰見了石朝璣。

  孟元超道:「楊牧,他,他說我什麼?」

  史紅英道:「你和他的妻子可是相識的麼?」

  孟元超道:「不錯,從小就相識的。」

  史紅英望著孟元超,似笑非笑地說道:「他說你拐帶了他的妻子!」

  孟元超跳了起來,叫道:「他,他竟然這樣造我的謠言!」

  史紅英說道:「你不要著急,有話好好的說。這樣說,你最近並沒有見過他的妻子。」

  孟元超冷靜下來,心裡自思:「紫蘿確實是曾到蘇州看我,也難怪他的丈夫有此誤會。」

  史紅英見他神色不定,卻是不禁有點猜疑了。

  孟元超定了定神,說道:「實不相瞞,我是曾見過他的妻子,雖然那天晚上,她是蒙著面孔,也沒有和我交談,但我知道是她。她和我乃是青梅竹馬之交,不過,自從她結婚之後,我可沒有見過她。更沒有與她做出對不起楊牧的事!」

  史紅英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子,聽了他的話,心裡想道:「他與楊夫人的情形,莫非正像無雙與她表哥一樣?只不過一個是男的另娶,一個是女的另嫁?」

  孟元超躊躇片刻,接著說道:「我和楊夫人在少年的時候,是曾有過一段、一段……這段隱情我從來沒有告訴別人,現在願意說給夫人知道。」

  史紅英搖手道:「我信得過你是個光明磊落的大丈夫,你的私事,我不想知道。不用說了!」

  她自以為猜得不錯,卻不知孟元超與雲紫蘿之間的愛孽糾纏,可比林、牟二人複雜得多!

  孟元超含笑道:「如此說來,楊牧敢情是來求賢伉儷主持公道的了?」

  史紅英笑道:「不錯,逐流不在家,我只好聽他申訴了。想不到就有這樣的巧事,他剛剛說到你拐帶他的妻子,你的拜帖就送到我的面前來了,好在沒有給他看見,否則倒是要令我這個做主人的為難呢!」

  孟元超大為尷尬,面紅過耳,暗自想道:「我雖然沒有做過虧心之事,但是楊牧未曾找回紫蘿之前,即使我有機會向他解釋,只怕他也是不肯相信的了。」

  史紅英好似知道他的心意,微笑說道:「孟少俠是否覺得我的措施有點失當?」

  孟元超心中有所憂慮,只好坦白說道:「我本來應當向楊牧解釋清楚的,但現在還不是適當時機。多謝幫主為我保全顏面,讓我得以避免了這一場尷尬的會見。但我擔心的是:他可以到你們這兒投訴,也可以到其他武林前輩之處投訴,這,這……」

  史紅英道:「但求無愧吾心,何愁眾口鑠金。事情總有水落石出之時,孟少俠無須顧慮。而且我想這件事情,楊牧大概也是不願意張揚出去的。在幾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輩面前,我也可以為你解釋的。」

  史紅英是個精明能幹的巾幗鬚眉,但對這件事情,她卻是估計錯了。

  俗語雖說「家醜不可外揚」,但因楊牧已經投靠清廷,要楊牧把「家醜」外揚,這正是楊牧的頂頭上司──御林軍副統領石朝璣的主意。為的就是陷害孟元超,破壞他在武林中的聲譽!楊牧一來是身不由主,二來亦是由於對孟元超的極度妒忌,妒火攻心,也就不惜撕下臉皮,執行石朝璣的計劃了。

  「但求無愧吾心,何愁眾口鑠金」。孟元超聽了這兩句話,心裡卻是不由得暗暗叫了一聲「慚愧!」想道:「我雖然沒有和紫蘿做出對不起她丈夫的事情,但我對她的相恩情戀,八年來卻是從未稍減!」

  史紅英道:「這件公案,我倒不是有意偏袒你,只因為你的為人,我們夫婦早已知道。楊牧在薊州頗有名氣,但我畢竟還未深知他的為人。」

  孟元超大為感動,說道:「我一個末學後進,金大俠和夫人這樣看得起我,我真不知應該如何報答知己了。」

  史紅英笑了一笑,又道:「其實我早知道他的妻子不是你拐帶的了!」

  孟元超怔了一怔,連忙問道:「為什麼?」

  史紅英緩緩說道:「因為有人在太湖見過楊牧的妻子雲紫蘿!」

  雲紫蘿的行蹤之謎突然從史紅英的口中揭露出來,這正是孟元超想要知道而無從打聽的消息!孟元超不禁又驚又喜,失聲說道:「有人在太湖見過她?她怎的到太湖去了?那個人又是誰呢?」要知雲紫蘿是武學世家,卻非江湖女子。她的熟人,非親即故。江湖上的一般人物,決計不會認識她的。是以孟元超不禁感到有點奇怪了。

  「是我和逐流一個相當可靠的朋友,」史紅英說道:「他與楊牧夫妻素不相識,但他卻識得雲家的『躡雲劍法』。」

  孟元超詫道:「他曾見雲紫蘿使劍?」

  史紅英道:「不錯,他曾在太湖西洞庭山看見一個黑衣女子和人比劍,使的正是躡雲劍法。對方是什麼人,他不知道,不過這個人的本領也是極其了得,黑衣女於使到最後一招『橫雲斷峰』,方始將他打敗。

  「前兩天這位朋友來到我們家裡,邀逐流往泰山觀禮,不知怎的說起這件事情,當時因為他們行色匆匆,我就沒有向他仔細查根問底。」

  孟元超很想知道再多一些,但可惜史紅英所能告訴他的就只是這麼多了。那個朋友的名字,她也沒有說出來。孟元超和她畢竟只是初次見面,她既然不肯說,孟元超自也不便再問。

  史紅英喝了一口茶,接著說道:「楊牧的岳父是雲重山,雲重山是躡雲劍法的嫡系傳人,他只有一個女兒,這些都是我早已知道了的。所以當楊牧說到他要找尋妻子之時,我就敢斷定我那個朋友在西洞庭山上所見的黑衣女子,一定是楊牧的妻子雲紫蘿無疑了。」

  「你可曾把這個消息告訴楊牧?」孟元超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問道。

  「我想楊牧夫妻之事定有蹊蹺,我又不是熟悉他的為人,是以暫時我還不想告訴他。要待真相清楚之後,方能決定讓不讓他知道。」史紅英答道。

  孟元超吁了口氣,心上的一塊石頭落下來了。這霎那間,他忽地感到內疚於心,「為什麼我也不願意楊牧知道呢?」

  史紅英繼續說道:「但現在說來,查究楊牧夫妻的因由倒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楊牧所說的他給清廷緝捕之事是真是假,他為什麼對我撒謊說是給石朝璣打傷?孟少俠,你說對不對?」

  孟元超心神不屬,說道:「這個、這個,我可不方便插嘴。按說雲紫蘿願意嫁的人,想必也不會是壞人的。」

  史紅英聽得他為楊牧辯護,笑了一笑,說道:「你對楊夫人倒是很有信心。不過世事難料,人心難測,往往有些事情是出乎常理之外的。咱們還是小心謹慎的好。」

  孟元超面上一紅,不敢再說,只好答了一個「是」字。

  史紅英笑了笑,看了看孟元超,又再說道:「但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恐怕卻是最重要的了,因為楊牧的夫妻公案,牽涉了你在內。」

  孟元超不願說謊,答道:「不錯,我是想早日探明真相。」

  「聽說你是為小金川的義軍聯絡各路英雄的,是嗎?」

  孟元超瞿然一省,恭恭敬敬的又再答了一個「是」字。

  「那麼你現在準備上那兒?是泰山還是太湖?」

  「這,這個,我──」史紅英的這個問題突如其來,孟元超一時間倒是不禁躊躇難決了。

  「你一時未曾想好,那也無須立即答我。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再行定奪,也還不遲。」說至此處,史紅英若有所思,停了一停,給孟元超換了一杯熱茶,然後才接下去說道:「泰山之會,各路英雄,都會到場,你要替義軍聯絡他們,這是一個好機會。但我也可以想像得到,這件公案,一日未曾查個清楚,你就一日難以安寧。所以,你若是先要到太湖訪查楊夫人的真相,那,那也好。」

  她說的是「也好」二字,不言而喻,她是希望孟元超先赴泰山之會的。

  孟元超一陣迷茫,半晌道:「多謝幫主關心,告訴我這許多事情。時候不早,我想告辭了。」

  史紅英道:「不錯,不論是上泰山還是往太湖,你可都得趕路。好吧,那我也不挽留你了。」

  孟元超走出金家,悵悵惘惘的獨自前行,心中翻來覆去只是想著一個問題:「我應該到那裡去?」

  八載相思,當面錯過,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了雲紫蘿的消息,還能再錯過麼?

  可是若果錯過了泰山之會,以後就要逐一去拜訪各路英雄。還未必見得著,這就更是失時費事了。

  孟元超本來是一向很有決斷的,但此際卻是給這個問題困擾,大感躊躇,意亂情迷了!

  ※※※

  「我應該到那裡去呢?」困擾著孟元超的問題也同樣的在困擾著雲紫蘿!

  那日清晨,在她避免和孟元超見面之後,她踏著故鄉的泥土惘惘前行,就像孟元超現在一樣,反覆的想著這個問題,不敢回頭,但卻肝腸寸斷了!

  夫家不能回去,愛子被人搶走,母親下落不知,情人又不敢晤面。「大地雖大,何處是我容身之地?」雲紫蘿想到傷心之處,不覺珠淚潸然,雙腿如同墜了鉛塊一般,不知道應該怎麼走了。

  正在雲紫蘿柔腸寸斷,惘惘前行之際,有一個趕早市的農家少年,挑著兩籮青菜對面走來,看見了雲紫蘿,忽地「咦」了一聲,就在雲紫蘿的面前停下了。

  雲紫蘿被他這麼一聲驚醒,抬頭一看,見是一個膚色黝黑的壯健少年,依稀似曾相識,一時間卻想不起他是何人。

  那少年呆了一呆之後,放下菜籮說道:「你不是雲姑姑嗎,你回來了?我是小牛兒呀,你不記得我了?」

  雲紫蘿笑道:「原來你是小牛兒,記得我離家的時候,你還是個鼻涕蟲呢,現在這麼大了,你媽可好?」

  原來這個小牛兒就是她的鄰家王大媽的兒子,她們母女離家之時,曾經托過王大媽看管園子的,那時小牛兒不過七八歲的年紀。

  小牛兒有點不好意思,笑道:「雲姑姑,聽說你嫁了一個北方很出名的人,我以為你已經忘記了我們了,這許多年都不回來看看我們。嗯,讓我算算看,那年是丙子年,已經足足有了八年多啦!」

  雲紫蘿雖然正在傷心,但見了這個鄰家的孩子,也還是感到了意外的歡悅的,笑道:「我怎會忘記你呢?對啦,我正想找你媽,但恐怕她還沒起床,不敢這麼早去吵醒她,碰見了你正好,這點銀子,不成敬意,請你帶回家去,替我多謝她老人家。」

  小牛兒漲紅了臉,說道:「多謝什麼?這許多年來,我們母子忙於幹活,你家的園子我們可沒有替你好好照料呢。這銀子我不能要!」

  雲紫蘿道:「你一定得要,我因為來得匆忙,沒帶禮物,就當作是給你媽買東西吃吧。」

  小牛兒推辭不掉,只好收下,說道:「你回過家裡沒有,為什麼這樣早又出來了?孟大哥已經回來了,你知道麼?」

  雲紫蘿一陣傷心,說道:「知道,我已經見過他了。我這次只是來看一看的,我還有緊要的事情,所以不能在家裡多住了。」

  小牛兒詫道:「那有這樣快就走的道理?」驀地想起母親和他說過,說是孟大哥和城裡的那個宋大哥從前都是歡喜這個「雲姑姑」的。十五六歲的少年正是初懂男女之事的時候,自作聰明的想道:「啊,我明白了,她已經嫁了人,當然是不方便和孟大哥一同住在家中了。但她為什麼不和丈夫一同回來呢?」小牛兒很想問這個問題,可又不知該不該問,睜大了兩隻眼睛看雲紫蘿。

  雲紫蘿強忍心酸,說道:「小牛兒,你不明白的,我是非走不可!」

  小牛兒裝作很懂事的樣子,說道:「我明白的。村塾的老師說過,說是像你這樣知書識禮的女子要守什麼三從四德的,出嫁之後就要順從丈夫,對不對?你有了夫家,所以就不能在母家住下了?」

  雲紫蘿給他弄得啼笑皆非,說道:「小牛兒,你要趕早市,我也要趕路,下次我再回來看你。記著替我問候你媽!」

  雲紫蘿正要走,小牛兒忽道:「雲姑姑,你再留一會,有一件事情,我還沒有告訴你呢!」

  雲紫蘿道:「什麼事情?」

  小牛兒道:「是一個姓蕭的女子,大約有十七八歲年紀,她是和一個姓邵的男子一同來的。但那男子沒有說話,只有她說。」

  雲紫蘿心中一動,連忙問道:「姓蕭的女子?她說什麼?」

  小牛兒道:「她說她是你家的親戚,特地來找你的。我告訴她你們母女都已經走了許多年了,她很失望。」

  雲紫蘿道:「她有沒有告訴你她住在什麼地方?」

  小牛兒搔搔頭皮,說道:「她說她住在太湖的一個什麼山上,這個山有個西字的。我當時記得很清楚的,現在忽然忘記了。」

  雲紫蘿笑道:「是不是西洞庭山?」

  小牛兒道:「對,正是西洞庭山。哈,我又記起來了,她當時好像料得到我會忘記這個山名似的,她說要是你一時記不起來,你只須對她說,我已經回到爹爹的家裡,她就會知道的。我當時還覺得奇怪呢,子女回來,當然是回到爹爹的家裡,這還用說嗎?」

  雲紫蘿笑道:「我知道了,小牛兒,多謝你啦。回去記得替我問候你媽。」

  這個消息,給雲紫蘿帶來了意外的歡喜,與小牛兒分手後,她迎著初升的朝陽,心底的陰霾也好像在陽光下消失了,心裡想道:「這可真是應了一句老話: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這姓蕭的女子一定是我那個從未見過面的表妹。我正愁無地容身,如今我卻可以暫時去投靠姨媽了。」

  原來雲紫蘿的母親有個堂妹,嫁在太湖西洞庭山的蕭家,丈夫蕭景熙,也是武林中頗有名氣的人物。

  兩姐妹一個嫁在南方,一個嫁在北方,又因雲紫蘿之父雲重山早已秘密加盟義軍,是以兩姐妹在婚後就一直未通消息。後來雲重山在北方站不住腳,攜妻帶女,來到蘇州,固然是由於有好友宋時輪家住蘇州,另一方面,也是由於太湖就在蘇州附近,搬到蘇州,久不見面的姐妹,就可以重聚了。

  不料當他們前往西洞庭山尋親的時候,才知道蕭家的人已經遷往他方,不知去向。

  雲紫蘿來到蘇州那年不過八歲,那次只是她的父母前去尋親,她並沒有同往。在她的腦海裡對這個姨媽毫無印象,那次尋親的事情,她的父母對她說過,她也沒有放在心上。是以後來在她父親去世之後,孟元超來了,她也沒有和孟元超說過。

  在未碰見小牛兒之前,雲紫蘿甚至不知道她有這個表妹,但既然這個來找她的女子姓蕭,自稱是她的親戚,家又住在太湖的西洞庭山,當然是她的表妹無疑了。

  「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小牛兒說我的表妹不過十七八歲,那麼我來蘇州的時候,她還沒有出世呢。想必她來找我的時候,對一個從未見過面的表姐,也一定是懷著好奇的心情。現在可又輪到我去找她了。不知她結了婚沒有?姨媽肯讓她與那個姓邵的男子同來,想必是她的未婚夫吧?」雲紫蘿心想。

  雲紫蘿急於會見姨媽表妹,當天中午,就趕到蘇州,僱了一隻小舟,在萬年橋下放舟入湖。太湖三萬六千頃,湖跨江浙兩省,煙波浩淼,極目無際,比起雲紫蘿曾經遊過的西湖,景象又是大大不同了。

  扁舟出了胥口,但見萬頃茫茫,水天一色,湖中七十二峰迤邐迎來,有如翡翠屏風,片片飛過,空靈縹緲,煙嵐橫黛,景色奇麗,難以言宣!縱目煙波之際,雲紫蘿不覺胸襟一爽,逸興遄飛,多日來的鬱悶全都消了。心裡想道:「海闊從魚躍,天空任鳥飛,這才是人生應該追求的境界!這許多年來,我關在家中,就像籠子裡的鳥兒一樣,連胸襟都幾乎變得狹窄了。」

  忽聽得琴聲泠泠,遠遠傳來,隨即聽得有一個人按著節拍而歌道:「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雲紫蘿放目遙望,只見一時扁舟,順流而下,船上有兩個人,一個是身著黃衫的漢子,一個是披著純白狐裘的少年。彈琴朗吟的是那個少年。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