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回 千崖秋色



  湛湛長空黑,更那堪,斜風細雨,亂愁如織。老眼平生空四海,賴有高摟百尺。看浩蕩,千崖秋色。白髮書生神州淚,儘淒涼不向牛山滴,追往事,去無跡。

  ──劉克莊


  孟元超不覺有點詫異,心裡想道:「扶桑派的開宗大典定在明日日出之時舉行,她是決不能和我單獨到玉皇頂看日出的了。怎的她還有這樣閒暇的心情,在本派的開宗大典之前的片刻與我約會?嗯,莫非她是有甚麼緊要的事情和我說麼?」

  心念未已,忽見又是一個扶桑派的弟子匆匆跑來。

  金逐流笑道:「又是那位貴客來了?」

  那名弟子向牟宗濤稟道:「有一個名叫邵叔度的人來到,他是沒有請帖的。不過他說他和陳大俠認識。」

  牟宗濤笑道:「陳大俠,這可真是巧極了。你剛剛說到那位邵老前輩,他就來了。」回過頭來,吩咐那弟子道:「你還不趕快去請這位邵老前輩上山。」

  這天各方豪傑絡繹上山,孟元超給牟宗濤拉去作陪,也忙了整日。

  忙了一個白天,孟元超在晚上輾轉反側,不能入寐。

  「待明日閉會之後,我就可以趕往太湖去找紫蘿了。但不知楊牧是否要找我的麻煩?他正在找他的妻子,這消息我又要不要告訴他呢?」

  再又想到:「冷大哥叫我拜訪的各路英雄,差不多有一半已經來到這裡了,今天我不便和他們詳談,會散之後,只怕還得請金大俠陪我去找他們,多耽擱幾天了。」

  接著又再想到:「無雙與我相識不久,對我倒似十分信賴。唉,她也真是一位可愛的姑娘,可惜我的心早已給了紫蘿,雖然我和紫蘿無緣結合,我的心也不能再給他人了。唉,紫蘿,紫蘿,什麼時候我才能夠見到你呢?」

  輾轉反側,心亂如麻,不知不覺,東方已白。

  孟元超徹夜無眠,不過,縱然是他做夢的話,他也夢想不到雲紫蘿此時已經來到泰山了。

  那日雲紫蘿與姨媽分手之後,在太湖北岸的一個小鎮上買了一匹坐騎,小鎮上當然不會有良駒出賣,只不過是一匹普通的瘦馬,因為雲紫蘿白天不便施展輕功,用它聊以代步而已。

  好在雲紫蘿本來的計劃是並不準備趕去赴會的,她只打算在山下相候,希望碰見邵叔度,把姨媽的遭遇告訴他。當然她也希望見著孟元超,但並不打算和他會面。馬走得慢,那也無關緊要了。

  她戴上繆長風留下的人皮面具,一路前行。這日到了山東境內的徂陽,離泰山大約還有二百里路程,經過一片幾乎找不著路的紅草荒原,正行走間,忽聽得一聲胡哨,亂草叢中突然飛出許多暗器!

  幸而雲紫蘿身手矯捷,應變得宜,驟然遇襲,雖驚不亂,閃電般的拔劍出鞘,一招「夜戰八方」,只聽得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三支飛鏢和兩柄飛刀已是給她打落。可是暗器如蝗,防不勝防,護得了人,護不得了馬,她的坐騎中了一支見血封喉的毒箭,登時倒了下來。

  雲紫蘿滾下馬背,那些人只道她已經中了暗器,紛紛從亂草叢中竄出,拍掌歡呼:「倒也,倒也!」「哈哈,你這臭婆娘號稱千手觀音,想不到也有今日吧!」雲紫蘿一個鯉魚打挺,翻起身來,又打落兩支袖箭。還有幾份份量較輕的暗器,打不到這麼遠,在她後面落下。

  忽聽得有人叫道:「不對,你們弄錯啦,不是這個婆娘!」三騎快馬跑來,其中的一個是和「千手觀音」交過手的,他也是這幫人的指揮。

  那些人叫道:「啊呀,不好,果然弄錯了!」有一個叫道:「錯索性錯到底,這婆娘還沒有死,咱們可不能留下活口,斃掉她!」那首領道:「說得對,是要斃掉她,嘿,嘿,你可別怨我們心狠手辣,你碰上了這是你的晦氣!」

  暗器又再紛紛打來,那三個騎在馬上發出的暗器,尤其打得又狠又準,雲紫蘿使出超卓的輕功,騰挪閃展,兀是避不開暗器的圍攻。那三個人所發的暗器碰著她的青鋼劍。她的虎口就是一陣酸麻。雲紫蘿倒吸了一口涼氣,心道:「想不到我竟在死在這幫強盜之手!」

  正在十分危急之際,雲紫蘿自分是必死無疑,忽聽得馬鈴聲響,紅草荒原上又出現了一匹白馬,騎在馬背上的是一個中年婦人,人未來到,聲音已是傳了過來:「千手觀音在此,鼠輩休得猖狂!」

  那首領把手一揮,喝道:「快,快用暗青子餵她!不要慌亂?」暗器轉移了方向,向那婦人打去,有如雨落!

  「千手觀音」冷笑道:「你們這些雕蟲小技,居然也敢在我的面前賣弄?」只見她一隻手揮長鞭,防衛坐騎,另一隻手就騰出來接暗器,隨接隨發。片刻之間,「哎喲,哎喲!」的呼號之聲此起彼落,對方有幾個人接連中了暗器,慌忙滾入亂草叢中,忍著痛溜走。不中暗器的也都慌了,逃得更快。

  雲紫蘿並不擅長暗器,卻也是個行家。見了這婦人的驚人絕招,不由得目定口呆,佩服無已:「怪不得外號千手觀音,果然是名不虛傳!」

  那個首領見手下傷的傷,逃的逃,他也只好撥轉馬頭逃跑。「千手觀音」冷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宗神龍的替死鬼。哼,宗神龍不敢露面,卻叫你來送死。你想跑得這麼容易?給我留下一點記號吧!」

  冷笑聲中,一手連環三暗器飛出。那人的身手也是委實不弱,一個「鐙裡藏身」,避開了打他上盤太陽穴的袖箭;橫刀一封,又撥開了射他中盤丹田的一支透骨釘,可是卻終於避不開打他下盤的一柄飛刀,飛刀掠過,削掉了他膝蓋的一大片皮肉。那人一個倒栽蔥跌落馬背,他是和另外一個同伴並轡奔馳的,幸虧這同伴出手得快,一把將他提了起來,隨即一刀插進馬臀。這一插用的力恰到好處,不會傷著馬的骨頭,卻能令它負痛狂奔,絕塵而去!

  那匹失了主人的駿馬受了驚嚇,在草原上盲目亂跑。「千手觀音」說道:「這位姐姐,請你稍等一會。」快馬加鞭,追上那匹無主的坐騎,跳過去騎上馬背。那匹馬起初不肯服她,跳起一丈多高。「千手觀音」抓著鬃毛,輕輕拍它後頸,撫弄一會,那匹馬不再發脾氣了,俯首貼耳讓她騎了回去。雲紫蘿看得有趣,心裡想道:「原來千手觀音不但暗器精絕,馴馬的功夫也是人所罕及。」她卻不知這「千手觀音」祈聖因乃是尉遲炯的妻子,尉遲炯是關東馬賊出身,祈聖因的馴馬本領是跟丈夫學的。

  祈聖因回來說道:「我名叫祈聖因。祈連山的祈,聖賢的聖,因緣的因。這幫強盜本來是要偷襲我的,幾乎連累了你,我實在過意不去。你失了坐騎,這匹坐騎就賠給你。它已經給我馴服了,你可以放膽騎它。」說罷,跳下馬背,將那匹坐騎交給雲紫蘿。

  雲紫蘿道:「多謝祈女俠救我性命,我已是感激不盡,厚賜如何敢當?」祈聖因笑道:「反正我是順手牽羊拿過來的,你又何必客氣?我是個爽直的脾氣,你為我遭殃,我都未曾多謝你呢!姐姐,你貴姓大名?去的那兒?」

  雲紫蘿捏了一個假名,說道:「我叫孟華娘,想到泰安去的。」

  祈聖因道:「你的本領很不錯啊。恕我冒昧,請問你是不是要上泰山觀禮的?」泰山在泰安縣境,祈聖因心裡想道:「孟華娘這名字我可沒聽過,不過她的武功這樣好,想必是牟宗濤邀請的客人了。」

  雲紫蘿說道:「牟宗濤在泰山開宗立派,此事我也曾聽人說過。不過我還不夠資格做他的客人。我有一個朋友或許會到泰山觀禮,因此我想去泰安縣城,等他回來。」

  祈聖因笑道:「何用這樣麻煩,你和我一同去好了。我也是沒有請帖的,不過我擔保你可以順利上山。」

  雲紫蘿見她性情爽朗,也想結交這樣一個朋友,暗自思忖:「我戴了這張人皮面具,料想孟元超不會認識我的。」於是說道:「得祈女俠帶我去一開眼界,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當下跨上那匹坐騎,兩人就結伴同行了。

  路上雲紫蘿問道:「這幫強盜是些什麼人?」

  祈聖因道:「他們的首領名叫宗神龍,但剛才尚未露面。這姓宗的是清宮大內總管薩福鼎手下的第一號鷹爪,不過江湖上的朋友知道的還不多。他也是扶桑派掌門人牟宗濤的師叔,這次牟宗濤開宗立派,我猜想他多半也是會來的,因此我才要趕上泰山。」

  雲紫蘿愕然問道:「牟宗濤不是俠義道麼?怎麼他的師叔……」

  祈聖因道:「牟宗濤早已和他的師叔翻臉了,不過……」雲紫蘿道:「不過什麼?」

  祈聖因心裡想說的是:「不過牟宗濤恐怕也不是如你所想像的俠義道呢!」但她的性情雖然爽朗,和雲紫蘿畢竟乃是初交,這話終於沒有說出來。說道:「不過知人知面不知心,牟宗濤是海外歸來的一派掌門,我和他也並非相知很深呢。」這話答得模稜兩可,雲紫蘿關心的只是孟元超,對牟宗濤的為人倒是不想深究,因此也就沒有再問下去了。

  幸虧雲紫蘿換了一匹坐騎,跑路比她原來的那匹坐騎快得多。兩人兼程趕路,第三日一大清早就到了泰山。

  這時正是牟宗濤的扶桑派開宗大典,隆重的典禮剛剛開始的時候。

  泰山之巔,「玉皇頂」的草坪上,黑壓壓的坐滿了人。孟元超和林無雙也在其內。

  天空飄浮著灰白色的雲朵,玉皇頂好像塗上一層鉛白,夜色沉沉,四周還是那麼靜謐。不過透過雲層的缺口,已經可以瞥見半形天穹閃耀的曙光。但日頭還未露面。

  牟宗濤的開宗大典是定在日出的時候舉行的。所有的客人為要趕得上看日出的奇景,早都來了。

  林無雙像孟元超一樣,昨夜也是整夜無眠。

  她的表哥和石朝璣往來之事已經給她發現,雖然她還不能斷定表哥是否就與朝廷勾結,卻總是不能無疑了。

  她想起了自己答應過尉遲炯的諾言,不由得心煩意亂,「我難道真的要和表哥作對嗎?」這是她從來不敢想像的事,「唉,但願我所猜疑之事,不是真的。」林無雙只好這樣想了。

  在來到這個草坪之前,她和孟元超已經在梅林見過面,這是他們在昨晚約好的。林無雙也已經把自己的心事和石洞中的奇遇告訴他了。

  孟元超也不敢斷定牟宗濤就是壞人,不過他對牟宗濤的懷疑卻要比林無雙更多。為了預防禍患,他向林無雙提出一個主意。

  這個主意是:不讓牟宗濤做掌門!

  「不讓他做,誰做?」

  「你!」

  「我?」林無雙做夢也沒有想到孟元超會叫她來做掌門,和表哥作對,已經是她不敢想像之事,何況是和他爭奪掌門呢?

  「不錯,是你。我想來想去,要找出一個人來,不讓牟宗濤當上掌門,只有你最適合了,你的爹爹在扶桑派中輩份最尊,德高望重,你出來和他爭做掌門,本門弟子,即使是擁護牟宗濤的人,也得給你爹爹面子,決不敢公然反對。若以武功定奪,你已經學成了祖師的秘傳法,也可以勝得了他。」

  「可是……」

  「可是什麼?」

  「說不定他是另有用心,才與石朝璣來往。並不像尉遲叔叔所想那樣壞。」

  「唉,我已經和你說過了,這只是預防萬一。與其貽患無窮,不如弭禍於無形!」

  「我,我什麼也不懂,怎能當掌門?」

  「大家會幫忙你的。」

  「我不過昨天才見到石壁上的祖師劍法,距離『學成』二字還差得遠。劍法上也未必勝得過他。」

  「我相信你能夠取勝的。即使不能,試一試也總比不試的好!」

  「唉,我……」

  「這事關係重大,你要從大處著想,千萬別讓私人恩怨糾纏不清,無雙,你莫三心兩意了!」

  孟元超在梅林和她談話。已經向她再三剖析利害。可是林無雙卻仍是躊躇未決。

  此際她與孟元超肩並著肩,坐在人堆之中,孟元超可是不便再和她說了。

  「看,日出啦!」人叢中有人說道。許多人都把眼睛朝向東方。

  牟宗濤的開宗大典是定在日出之時舉行的,就要開始了,孟元超突地緊緊握著她的手,在她耳邊悄悄說道:「無雙,要有勇氣!」

  在泰山看日出當真是一大奇景,東方現出了魚肚白,只見雲層下面抹上了一層迷人的紅色,和天空漸漸分清了界限。凌亂的淡紅的雲朵滿天飛舞,一忽兒向東,一忽兒向西,雲朵越集越濃,好像砌成了一座金黃色的宮殿。猛然問天際射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像一條金龍在雲端飛動。大地披上了紅色的彩霞,寧靜的泰山甦醒了。

  舉目遙觀,凝神注視,在東方天際的紅光下邊,隱隱出現了一條閃動微亮的水平線,像是在風中飄動的彩帶。有人說那是千里之外的東海,也有人反駁說在泰山上不可能看到東海。但不管是不是東海,眼前的景象,那一輪旭日卻的確是像海中跳出來似的。(羽生按:這是一種光的幻象,但古代的人不可能有這樣科學的解釋,就以為在泰山上看到的是海景了。)

  突然,鮮紅的旭日露出了一角,遠遠望去,好像是碧藍藍的海水搖搖晃晃的承托著它。跳起來,用力,再跳起來!一團火球猛的躍出「海面」,射出萬丈光芒!

  天空由灰變白,由白變黃,由黃變橙,由橙變紫,由紫變紅,紅艷欲滴的朝陽噴霧而出,開始像一盞扁圓的宮燈懸掛在空中,霎眼間便變成了滾圓的火輪高高升起!

  扶桑派擔任贊禮的弟子唱道:「日出扶桑,光輝中土,泰山之巔,立吾門戶。」扶桑派在中土重新開宗立派的典禮開始了。

  賓客有人竊竊私議:「牟宗濤的口氣未免太大了!」但也有人說:「口氣雖然狂傲一些,但扶桑派從海外歸來,卻的確是為武林添一異彩。」

  在弟子的禮讚聲中,牟宗濤緩緩登上草坪當中平台,向四周作了個羅圈揖,開始致辭。

  他的話倒是說得很客氣,首先多謝武林前輩各派掌門和四方豪傑賞面前來,參加他的開宗典禮。跟著敘述扶桑派的歷史:「紅花綠葉,同是一家。涇渭分派,源頭則一。本派的始祖是唐代的虯髯客,各位武林前輩想必知道。是以本派雖然創於海外,其實源出中土。時歷千年,今日方得歸來……」接著講述扶桑派在海外發展的經過,怎樣由盛而衰,由式微而又中興;怎樣分為三支,如今又重行合併,是以要在中土開宗等等。

  扶桑派的歷史有許多人已經知道,對他冗長的敘述不耐煩聽了。當然也有不知道的人,聽得津津有味。

  不過既然有了不耐煩聽的人,草坪上也就不能保持初時的肅靜了。來參加大典的人,不乏草莽英豪,來自四方,平時難得見面。如今突然在這裡發現,便有好些人在人叢擠來擠去,找尋相識的朋友談話。

  孟元超緊緊握著無雙的手,悄悄說道:「無雙,你的主意打定沒有?」

  林無雙唯有苦笑。這話已經是孟元超第二次問她了,她的主意卻還沒有打定。

  正在她心情紊亂之際,忽然有一個人擠到她的身邊,輕輕的拍一拍她,笑道:「無雙,我找得你好苦!」

  林無雙又驚又喜,說道:「嬸嬸,原來是你,尉遲叔叔呢?」原來這個擠到她身邊的婦人,正是尉遲炯的妻子祈聖因。

  祈聖因道:「你叔叔沒來,我是和一位朋友來的,這位是孟元超孟大俠吧?嗯,你們的事情,我那當家的(丈夫)已經和我說了。他還擔心孟大俠你不能及時趕到與林姑娘相會呢。」

  孟元超和祈聖因見過了禮,說道:「多謝尊夫贈我良駒,我是前天來到的。」

  祈聖因笑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你不知道,偷或劫別人的好馬是我們夫妻的拿手好戲。說來倒是無獨有偶,這次我在路上也交了一位朋友,她的坐騎也是我從一個鷹爪的手中搶來送給她的。」

  林無雙道:「對啦,嬸嬸你的那位朋友在那裡,何不請她過來相見?」

  祈聖因道:「她在那邊。她因為是沒有請帖跟我來的,不想到處走動惹人注目。我和她亦是初交,有些話不便當著她的面說,所以她既然不願意過來,我也就不勉強她過來了。」

  孟元超與林無雙順著祈聖因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黑衣少婦,獨自坐在一個角落,低頭若有所思。可能因為她穿著寡婦的服飾,也沒人和她交談。

  孟元超心中一動,想道:「咦,這個女人我好像在那裡見過似的?」但因雲紫蘿戴著薄如蟬翼的人皮面具,雖是薄如蟬翼,卻遮掩了本來面目,孟元超在人群之中發現了她,仍是認不出她!

  林無雙道:「嬸嬸,你這朋友叫什麼名字?我看她孤零零的坐在一邊,沒人理會,倒似怪可憐的。」

  祈聖因道:「她姓孟名叫華娘。聽她說也是來找朋友的,大概還沒有找著。無雙,閒事少理,我有十分緊要的事情正要和你說呢。你附耳過來!」

  林無雙笑道:「嬸嬸什麼事情這樣緊張?」見她神色凝重,不由得心頭一震,隱隱猜到幾分。當下與祈聖因坐得更貼近一些,聽她耳語。

  祈聖因暗運內功,把聲音凝成一線。送進林無雙的耳朵。這種上乘的傳音入密的功夫,可以在十數丈外,把話聲傳進對方耳朵,不讓旁人聽見。何況祈聖因如今是在林無雙的耳邊說話,即使是坐得最近的孟元超,也只是見到她的嘴唇微微開闔而已。

  孟元超也不想偷聽她們的談話,不知不覺,他的目光又投向雲紫蘿那邊了。越看越覺得似曾相識,可是他仍然做夢也想不到會是雲紫蘿!

  孟元超做夢想不到雲紫蘿會上泰山,自思自想,不禁啞然失笑:「紫蘿遠在太湖,怎會是她。唉,這也是我對紫蘿思念太深之故,發現一個與她有幾分相似的女子,就懷疑是她了。其實這個女子不過僅僅是體態和她稍為相似,卻怎比得上她的艷世容顏!」

  他那裡知道雲紫蘿是戴著人皮面具的,在漠然似是毫無表情的外貌掩蓋之下,正有著一顆火熱的跳動的心。

  雲紫蘿低下了頭,若有所思,好像是對周圍的一切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其實她亦已是偷偷的看見孟元超了。

  「原來他是和小師妹在一起,我的希望總算沒有落空了,咦,又好像不是他的小師妹,這女子是誰呢?」

  林無雙的相貌和呂思美有幾分相似,雲紫蘿仰看之時,幾乎錯認作呂思美。發覺不是之後,心中不覺一片茫然。

  好像孟元超那樣,雲紫蘿自思自想,不禁也是啞然失笑:「只要他找著了合意的姑娘,是小師妹也好,是別的女子也好,我都應該為他歡喜。何必管她是誰?唉,他怎的老是看我,難道,難道他已認出我了?」心念未定,忽見孟元超回過頭去,不再看她了。原來祈聖因已經把要告訴林無雙的事情都說給她聽了,此時林無雙正在和孟元超說話。

  「啊,原來他還是沒有認出我。他怎能認得我呢?或許他是看別個人,都是我瞎疑心了。」雲紫蘿本來是不想給孟元超認識她的,但不知怎的,孟元超真的不認識她了,她卻又不禁有點心酸,不由得心中苦笑了。

  人叢中忽地有人竊竊私議道:「咦,那不是薊州的名武師楊牧嗎?你來看看,是不是我的眼花了?」「不錯,是他,奇怪,楊牧不是已經死掉的麼?」

  陡然聽得「楊牧」的名字,雲紫蘿幾乎給嚇得跳了起來。那幾個竊竊私議的人坐在她的附近,她朝著他們目光注視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人叢之中發現了她的丈夫!

  這一發現,比剛才發現孟元超還更令她心情波動。發現孟元超是在意料之中,但發現丈夫卻是在她意料之外!

  「怎的他也來了?他做什麼?他不是不許我洩漏他假死的秘密的麼?為何他自己卻又要當著天下英雄的面前出現?」雲紫蘿驚詫無比,唯有心中默禱:「但願他不要和元超鬧出事情才好。」

  楊牧和兩個扶桑派的弟子在一起,那兩個弟子此時正向平台走去。

  牟宗濤冗長的致辭剛剛完畢,那兩個弟子神色張皇的走到他的面前,低聲稟告:「宗神龍帶了一班人來,有幾位本門的師叔在內。」雖然壓低了聲音,坐在前面的人已是聽得清清楚楚,登時傳遍全場。像一顆石子投下湖心,登時也就引起了場中的騷動。大家都在睜大眼睛,看牟宗濤如何應付。

  牟宗濤淡淡說道:「他已經不是本門中人,但還是武林一脈,既然要來觀禮,就讓他來吧。石師兄,請你去作知客,不可待慢了他。」石衛應了聲「是」,和那兩個弟子去了。眾人暗暗稱讚牟宗濤應付得體。要知開宗立派乃是一件喜慶之事,能夠避免廝殺總是避免的好。

  宗神龍一班人來到,贊禮的弟子正在唱道:「本門弟子參拜祖師。」平台上掛起祖師虯髯客的畫像,林無雙一看,果然是和她在石壁上所見的那畫像相同。

  宗神龍也要擠進來,牟宗濤說道:「宗朋友,請那邊坐。」他客客氣氣的叫了宗神龍一聲「朋友」,那即是把宗神龍當作普通賓客看待,不承認他是本門的長輩了。

  宗神龍「哼」了一聲,說道:「牟宗濤,你不認我作師叔,那也罷了。我來參拜祖師,你憑什麼身份阻攔?」雙臂一振,推開了做知客的石衛。一班人都擠了進來,到來平台之下。

  牟宗濤道:「你早已被逐出本派門牆,還有何顏參拜祖師?」

  宗神龍哼了一聲,冷笑說道:「牟宗濤,你現在還未是掌門人呢!你憑什麼身份膽敢驅逐師叔?」

  宗神龍接連兩次質問他是憑著什麼身份,這一問倒是把牟宗濤問住了。要知牟宗濤的掌門人身份,雖然獲得了本門弟子的公認,但未經公告武林同道,究竟還不能算是正式的掌門。

  牟宗濤心裡想道:「且待大典完成之後,我再正式以掌門人的身份,宣佈把他逐出門牆,也不為遲。」於是,暫忍一時之氣,淡淡說道:「念在你心中還有祖師,就讓你行個禮吧。」

  不料,不僅是宗神龍一人磕頭,他帶來的那班人也都向虯髯客的圖像行了大禮。其中只有兩個人是本來屬於「扶桑七子」之列的,其他的人,牟宗濤都不認識。

  一來是不便在這莊嚴的典禮之際吵鬧,二來即使是別派中人對本派的祖師行禮,那也只能說是「逾份的禮」,若用武力阻攔,未免不近人情。是以牟宗濤也就只好由得他們跪拜了。

  行過禮後,贊禮的弟子朗聲說道:「請掌門人牟宗濤即位,讓眾弟子參拜!」

  宗神龍陡地喝道:「且慢!」

  牟宗濤輕搖摺扇,傲然說道:「姓宗的,你意欲何為?」這把摺扇乃是他的兵器,心裡想道:「動口也好,動手也好,我都穩操勝算。你就是存心來此搗亂,我又何懼?」

  宗神龍冷笑道:「你這掌門是誰封的?」

  圖窮匕見,果然不出眾人所料,宗神龍是要來爭奪掌門。

  石衛說道:「牟掌門是我們一眾弟子公推的!」扶桑派弟子登時圍攏上來,對宗神龍怒目而視,大聲吆喝。

  宗神龍冷笑道:「牟宗濤,你叫他們搖旗吶喊,就以為可以篡奪掌門了嗎?」

  牟宗濤把手一揮,叫眾弟子退下,說道:「本派之事,不容外人置啄。姓宗的,你再無理取鬧,可休怪我不客氣了!」

  宗神龍道:「怎見得我是無理取鬧?你開口本派,閉口本派,把我身為師叔的排斥於本派之外,這才是無理呢!」

  牟宗濤道:「我以掌門人的身份,正式宣佈,將你逐出本派門牆!」

  宗神龍哈哈大笑,說道:「你這掌門不過是私相授受,豈能服眾?你要講理,就不能先以掌門人自居!」

  牟宗濤道:「好,我倒要聽聽你有什麼歪理。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宗神龍道:「你說是本門弟子公推你做掌門嗎?」

  牟宗濤道:「不錯,本門縱有一二不肖之徒或許會跟你,那也只是大樹的枯枝而已。」這兩句話是針對「扶桑七子」之中那兩個宗神龍的黨羽說的。

  宗神龍道:「好,那麼我再問你,除了石衛夫妻,你們夫妻和林無雙這五個人本來就是扶桑派的之外,其他這些弟子那裡來的?」

  牟宗濤道:「是我這幾年來所收的弟子!」

  宗神龍又是哈哈一笑,指著他帶來的那班人道:「他們是我這幾年來所收的弟子,你問問他們,是不是擁護你?」

  那些人齊聲吶喊:「論輩份,論武功,都輪不到你姓牟的做掌門!」

  果然是一番歪理!但這番歪理卻也不是完全「無理取鬧」,因為牟宗濤既然尚未能夠以掌門的身份把宗神龍逐出門牆,那麼牟宗濤收的弟子是扶桑派弟子,宗神龍收的弟子也就應該算是扶桑派的弟子了。

  石衛說道:「掌門人唯有德者居之,輩份的尊卑尚在其次……」

  話猶未了,宗神龍「呸」的一聲,說道:「牟宗濤在你們眼中是正人君子,在我眼中也不過是小人而已。不見得他就有那樁德行勝過我了!」

  石衛怒道:「放你屁,你是什麼東西,膽敢和牟掌門相提並論?」

  宗神龍冷冷說道:「你目無尊長之罪,慢慢我再和你算帳。現在我只是告訴你,我的德行雖不敢說一定好過牟宗濤,與他相提並論,卻無論如何也不算是辱沒他!」

  牟宗濤摺扇一揮,說道:「石師兄,請你退下,我和他說。」心裡想道:「莫非他亦已知道了我和北宮望是有來往?唉,其實我和北宮望套套交情,不過是出於光大本門的一片苦心。但這片苦心卻是不便當眾揭露。」

  牟宗濤恐怕宗神龍揭露他的秘密,有了顧忌,不能不客氣一些,說道:「你也說得不錯,德行二字,見仁見智,實難比較。我也不敢自居是有德之人。那麼你說,本派的掌門,應該是以什麼來定?」

  宗神龍大聲說道:「本來我是師叔,應該先論尊卑。現在看你已退一步的份上,我也退一步讓你佔點便宜吧。不論長幼,勝者為雄!」

  此言正合牟宗濤的心意,當下微笑道:「那麼就是大家較量本派的武功,誰勝誰做掌門了!」

  宗神龍道:「正是如此!」

  牟宗濤道:「好,我本來不想以力服人,但本門弟子,要我做掌門,我也不能就讓了你。如果有那一個勝得過我的,我也可以讓他做掌門。」

  牟宗濤因為宗神龍提出「不論長幼,勝者為雄。」自己已經同意,故此樂得顯示大方。心裡想道:「石衛桑青一班本派弟子當然是不會和我爭的,宗神龍帶來的這一班人,即使有高手在內,也決不能用本派的武功勝得了我。」

  宗神龍冷笑道:「你勝得了我,再說這樣的話也還不遲!」

  五年前宗神龍曾敗給牟宗濤,幾乎給牟宗濤廢了武功,故此牟宗濤自忖是穩操勝算。但此際見宗神龍好像極有把握的樣子,心裡卻又不禁有點驚疑不定,想道:「他是我手下敗將,若不是自問有勝得過我的功夫,像他這樣老奸巨滑之人,決不敢如此魯莽跑來挑戰?」

  此時扶桑派弟子已向四面退開,騰出了一片空地,宗神龍道:「閒話少說,下場吧!」

  牟宗濤把摺扇一合,正要下場。人叢中忽地出來一個少女,說道:「表哥,不用你來對付這老賊,讓給我吧!」這少女正是林無雙。

  牟宗濤怔了一怔,說道:「無雙,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無雙道:「誰鬧著玩。我可是認真得很,宗神龍想做掌門,先得過我這關!」

  宗神龍哈哈大笑,說道:「無雙,我可憐你的癡心,但你來幫表哥,可是太不自量力了!」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