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四回 陌路相逢



  花底新聲,尊前舊侶,一醉盡生平。司馬無家,文鴛未嫁,贏得是虛名。

  ──彭駿孫


  楊牧站在一旁,得意洋洋的為齊建業喝采。

  呂思美正在思量怎樣去幫宋騰霄的忙,驀地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瞅了楊牧一眼,冷笑說道:「楊武師,聽說你在薊州也有不大不小的名頭,原來就只會搖旗吶喊麼?」

  楊牧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呂思美道:「我們鄉下有個笑話,二人吵架,其中一個捲起衣袖,氣勢洶洶,似乎非得立即和對方打上一架不可。可是當對方起而應戰的時候,他卻是只敢動口不敢動手了。他罵一句退一步,大叫大嚷的要人家等他,等他回家去把『姻伯』請來!」

  這個笑話其實是各地都有的,不過多數說的是回去請「哥哥」。呂思美說成是請「姻伯」,當然是調侃楊牧的了。

  楊牧大怒道:「不是看在你是個黃毛丫頭的份上,我非得教訓你不可!」

  呂思美笑道:「好呀,那正是求之不得!要打就趕快打吧,趁你的姻伯還在這兒,有你的便宜呢!」

  宋騰霄叫道:「小師妹,這不關你的事,你走吧!」

  呂思美笑道:「我可不想做笑話中的主角。你們打得這樣高興,我豈可不湊湊熱鬧?哈哈,楊武師來吧,來教訓我吧!」說到「教訓」二字,她已是唰的拔劍出鞘,朝著楊牧的面門就是一晃。

  楊牧大怒道:「這可是你自己找死!」雙掌劃了一道圓弧,一招「游空探爪」,左掌拍出,右掌向呂思美的肩頭抓下。

  這一招本是他家傳的「金剛六陽手」的絕招,左掌以陽剛之力盪開對方的劍尖,右掌就可以抓著對方的琵琶骨。剛才在酒家裡呂思美曾給他一掌推開,他以為呂思美縱然通曉劍術,也不會高明到那裡去,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內。滿以為一定可以手到擒來,心裡還在打算要怎樣來折辱她呢。

  那知呂思美是謀定而動,早有準備。在空地動手,不比堆滿了桌椅的酒店難以騰挪,楊牧一抓抓來,她早已是一飄一閃,使出了穿花繞樹的身法,繞到了楊牧的背後了。

  楊牧一抓抓空,陡覺金刃劈風之聲,心知不妙,反手一掌拍出,身形轉了一個圈圈。

  他的武功也確是委實不弱,這一招化解得妙到好處,呂思美功力稍遜一籌,劍點歪斜,倘若硬刺過去,刺著了他,也不會傷得很重,卻得提防給他抓著。

  呂思美當機應變,仗著輕靈的身法,迅即變招,楊牧剛剛轉了一圈,腳步未曾站穩,只見劍光耀眼,呂思美又已是從他面前刺來了。

  呂思美指東打西,指南打北;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瞻之在左,忽焉在右;展開了穿花繞樹的身法,和楊牧遊鬥。端的是儼如蜻蜒點水,彩蝶穿花,衣袂飄飄,繞得急時,就如隨風飄舞的一團白影。

  楊牧雖然是功力稍勝一籌,打不到呂思美的身上,也是無奈她何。

  掌風劍影之中,楊牧一招「陰陽雙撞掌」擊去,左掌陽剛,右掌陰柔。剛柔兩股力道互相牽引,呂思美滴溜溜的轉了個身,冷笑說道:「金剛六陽手也不過如此,見識了!」楊牧一掌擊空,陡然間只見劍光一閃,耀眼生纈,饒是楊牧躲閃得快,只聽得「嗤」的一聲,衣襟已是被她的利劍穿過,幸而沒有傷著。

  齊建業呼的一掌,將宋騰霄迫退兩步,叫道:「楊牧,過這邊來!」迫退了宋騰霄,他的身形也向楊牧這邊移動。

  呂思美「噗嗤」一笑,說道:「對啦,快去求你的姻伯庇護吧!」楊牧剛才險些給她利劍所傷,嚇出了一身冷汗,性命要緊,顧不得她的恥笑,慌忙便竄過去。

  呂思美如影隨形,跟蹤急上,說時遲,那時快,一招「玉女投梭」,明晃晃的劍尖,又刺到了楊牧的背心。

  此時楊牧剛好和齊建業會合,齊建業自是不容呂思美傷他,中指一彈,「錚」的一聲,正巧彈著無鋒的劍脊。

  齊建業施展的是「彈指神通」的功夫,雖然只是用了五成力道,呂思美已是禁受不起,虎口一麻,青鋼劍脫手飛上半空。

  宋騰霄連忙一劍向楊牧刺去,這是「圍魏救趙」之策,攻敵之所必救,楊牧驚魂未定,身形未穩,如何能夠抵擋?當然又唯有依靠齊建業替他解困了。

  三方面動作都快,齊建業左肘一撞,用個巧勁,將楊牧撞過一邊,橫掌如刀,一招「斜切藕」的招式!右掌向宋騰霄臂彎削下。這一招也是攻敵之所必救,宋騰霄一個「盤龍繞步」收劍回身。

  就在這霎那之間,呂思美飛身一掠,也已把青鋼劍接到手中,退而復上了。

  宋騰霄埋怨道:「小師妹,你何苦管這閒事,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當,我的事不用你管。」

  呂思美笑道:「我本來就是愛管閒事,何況你的事怎能說是與我無關?」

  宋騰霄知道她的脾氣,無可奈何,只好說:「齊老頭兒的擒拿手十分厲害,你可要小心了!」呂思美又笑道:「我知道。剛才我已經領教過了。嘿,嘿,我只是一個初出道的晚輩,難得有這機會向名震江湖的四海神龍請教,傷了也是值得的啊!」

  四海神龍是何等身份,聽了這話,不覺臉上一紅,心裡想道:「我若用重手法傷了這個初出茅蘆的小姑娘,只怕要給天下英雄所笑。」當下說道:「誰叫你這女娃兒不知好歹,你若不和楊牧糾纏,我也不會難為於你,你走吧!」

  呂思美道:「你們這邊兩個,我們也是兩個。我若走了,你們豈不是佔了便宜?」口中說話,手上的那柄青鋼劍招數可是絲毫不緩,劍劍攻向楊牧的要害。楊收空手鬥不過她的長劍,齊建業無可奈何,又只好騰出手來替楊牧解招。楊牧不敢離開他的靠山,於是變成了雙方都是二人聯手作戰的局面。齊建業本來是被迫應戰的,卻給她顛倒來說,弄得他啼笑皆非。

  楊牧連遇幾次險招,怒道:「這野丫頭刁滑得很,她自討苦吃,可怪不得咱們,姻伯,你還是把她先打發了吧,免得她來歪纏。」呂思美「噗嗤」一笑,說道:「原來那個笑話並不是我們鄉下才有。」對準楊牧,唰的又是一劍。

  齊建業道:「我自有分寸。」沉下了面,喝道:「女娃兒,你再不知好歹,我可不客氣了!」

  呂思美笑道:「老頭兒,你一把斑白的鬍子,生了氣鬍鬚也會動的,很是有趣!」

  齊建業給她弄得啼笑皆非,想道:「這女娃兒也確實是有點可惡,好,待我想個法兒,不傷她的身體,點了她的穴道。」

  可是呂思美的「穿花繞樹」身法,運用得十分精妙,她好似窺破了齊建業的心思,身子滴溜溜的老是繞著楊牧來轉,無形中等於拿了楊牧來作盾牌,教齊建業無法點著她的穴道。

  齊建業不由得動起怒來,驀地一聲大喝,加重了掌力,向宋騰霄猛撲。轉換目標,心裡想道:「待我斃了這個小子,看你這野丫頭還能不束手就擒?」

  呂思美所受的壓力稍鬆,立即又向楊牧加緊攻擊,叫齊建業不能全神去對付宋騰霄。

  如此一來,變成了互相牽掣的局面。不過呂思美的功力畢竟是和四海神龍相差太遠,而楊牧雖然空手,卻可以與她勉強周旋,是以始終還是齊建業和楊牧這邊大佔上風。

  宋騰霄給齊建業的掌力迫得幾乎透不過氣來,心裡可是感到甜絲絲的,「想不到小師妹竟要為我拼命,這次倘若能夠脫難,我真不知應該如何報答她才好。」

  繆長風坐在店中觀戰,心裡可是焦急非常,正想出去幫宋騰霄的一把,忽見一個手拿旱煙桿,披著粗布大褂的老頭兒在街頭出現,正向著打鬥的地方走來。

  那店小二跳了起來歡呼道:「這可好了,我的東家來了!」

  繆長風心中一動,想道:「莫非這個老頭兒乃是隱於市肆的風塵異人,為了結交江湖朋友,才開這間酒店?」

  心念未已,那老頭兒已是走得近了。店小二站出門口大叫道:「老東家,不好了,快來呀!這幾個客人在咱們的店子裡打架,去了一撥,又來一撥,屋內打得不夠,又打到了大街上。咱們店子裡的東西毀了還不打緊,鬧出了人命來可不得了!」

  楊牧喝道:「識趣的走遠一些,別來多管閒事,打壞了多少東西我們自會賠給你。」此時正打到緊要的關頭,楊牧這邊大佔上風。宋騰霄被齊建業的掌力籠罩,雖然奮力解拆,已是力不從心。呂思美氣力不加,身法亦已漸見遲滯,遠不及剛才的輕靈了。

  那老頭兒慢條斯理的拿起旱煙桿,吸了口煙,緩緩說道:「老兄,你這話可說得不對了。你們在我的店子裡鬧出事情,焉能說是我多管閒事?東西可賠,人命可是不能賠的。打死了人,你們一走了之,事情還不是到了我的頭上?」

  口中說話,腳步逐漸走近。突然就插進打鬥的圈子當中!

  齊建業本是個江湖上的大行家,料想這老頭兒定非常人,正想問他。未曾出口,對方已然出手。

  此時楊牧正在一掌向呂思美劈去,呂思美則在全副心神用來幫忙宋騰霄抵禦四海神龍的攻勢,眼看楊牧這一掌就可以把她的琵琶骨打碎,那老頭兒陡地插進當中,把呂思美輕輕一推,推出了三丈開外!他用的是一股巧勁,呂思美好似是給他拉開似的。身形只是轉了一圈,就站穩了。

  楊牧一來是煞不住勢,二來也是在怒火頭上,心道:「這可是你自己找死!」雙掌掌力盡發,「蓬」的一聲,竟然打到了那個老者的身上。

  齊建業大吃一驚,叫道:「楊牧,住手!」話猶未了,楊牧已是四腳朝天跌在地上。那「蓬」的一聲,卻是他身子觸著硬地的聲音。

  齊建業大驚之下,也不知楊牧有沒受傷,無暇思索,一把抓去,抓著了老頭兒的煙桿。那老頭兒笑道:「齊老先生,你也喜歡抽煙麼?」

  以齊建業的功力,這一抓石頭也要裂開。他滿以為這煙桿是非斷不可的,不料只覺觸手如燙,一股力道反震他的掌心,手措一鬆煙桿已是掌握不牢。這招一試,齊建業方始知道對方的功力不在他之下。

  齊建業驀地想起一人,連忙問道:「來的可是煙桿開碑陳德泰陳老先生麼?」

  原來陳德泰這根煙桿乃是一件寶物,外表看來,似是漆木,其實卻是青銅混合玄鐵鑄的。玄鐵是一種稀有金屬,比凡鐵重逾十倍。有一次陳德泰和兒位朋友喝酒,酒酣興起,曾用這根煙桿試演武功,一敲敲碎了一塊石碑,是以得了「煙桿開碑」的外號。齊建業剛才拗不斷這根煙桿,反而給震得虎口發麻,也就是因為它是玄鐵之故。

  陳德泰打了個哈哈,說道:「賤名有辱清聽,陳某不勝惶恐,齊老先生的大名,我也是久仰的了。此次光臨小店,請恕有失迎迓之罪。不知齊老先生何以和這兩位客人為難,可否看在小老兒的面上,大家一笑作了?」

  齊建業心道:「你倒說得這樣輕鬆?」眉頭一皺,說道:「此事一言難盡。本來衝著陳老英雄的金面,齊某是應該罷手的。但好不容易碰見了這兩個人,若不趁此作個了斷,以後就恐怕沒有這樣的機會了。請恕礙難從命!」

  陳德泰淡淡說道:「齊老先生不肯給我面子,那我可沒有辦法了。」

  齊建業道:「不是我不肯給你面子──」話猶未了,陳德泰已是擺了擺手,說道:「不必多說了!」不聽他的解釋,回過頭來,卻對宋騰霄說道:「請問宋時輪是閣下何人?」宋騰霄道:「正是先父。」

  陳德泰哈哈笑道:「怪不得你的追風劍法使得這樣到家,原來果然是宋時輪的兒子。那麼,你想必就是在小金川和孟元超齊名的宋騰霄了?」宋騰霄道:「不錯,陳老先生敢情是先父舊交?」

  齊建業見他們攀親道故,心裡已知不妙,果然便聽得陳德泰說道:「二十年前,我與令尊締交,以後就沒有見過面,不料他已經仙逝,實是可惜。好,今日碰上了這件事情,你就讓我替你了結吧。閒後少說,你們走吧!」

  齊建業是個久享盛名的人物,怎能丟這面子,喝道:「不許走!」

  陳德泰冷笑道:「凡事抬不過一個理字,撇開私人的交情不說,我是這間酒店的主人,你們兩位和他們兩位都是客人,客人在小店鬧事,我就有權來管。是我叫他們走的,齊老先生不肯甘休,問我要人就是!」

  齊建業年紀雖老,火氣很大,聽了這話,勃然大怒,說道:「好吧,那我就只好領教你陳老哥的煙桿開碑的功夫了。不過,這兩個人可還不能夠現在就走!」

  陳德泰煙桿一橫,說道:「只要你有本領抓得住他們!不過,可先得過我這一關才行!」

  宋騰霄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人,一聲冷笑,說道:「為朋友兩肋插刀又有何妨?齊老先生,你不用擔心,宋某既然敢為朋友出頭,就不怕三刀六洞,你叫我走,我也是不會走的。陳老伯,小侄多蒙你的愛護,但還是讓我自己了斷吧。老伯的盛情,小侄心領了。」

  陳德泰道:「不行,事情是在我的店子裡鬧出來的,我就非管不可!」

  局面一變,突然變成了宋騰霄和陳德泰爭執,大家爭著要和四海神龍齊建業交手,倒是頗出齊建業的意料之外。

  試了剛才那招,齊建業已知陳德泰的武功不亞於他,心中自忖,和陳德泰單打獨鬥的話,或許還可以有幾分取勝的把握,加上了一個宋騰霄,自己就是必敗無疑了。

  當然以陳德泰的身份,決不能和宋騰霄聯手打他,可是倘若自己出手攻擊宋騰霄的話,陳德泰有言在先,那就是迫得他非和宋騰霄聯手不可了。

  齊建業雖然是在怒火頭上,也不能不有點躊躇了。

  繆長風從酒店走了出來,說道:「兩位老先生可肯聽小可一言麼?」

  店小二跟在後面說道:「老東家,剛才他們打架的時候,這位客官正在喝酒,幾乎殃及池魚,給他們打破頭顱。事情的經過,這位客官也是曾經目擊的。」

  陳德泰吃了一驚,心裡想道:「此人精華內斂,雙目炯炯有神,顯然是個武學行家。不知他是來幫誰的?」雖然店小二的口氣,這人似乎是站在自己這邊,心裡也不能不有點戒備。當下說道:「客官有何指教?」

  繆長風道:「依小可之見,冤家還是宜解不宜結的好。」

  陳德泰道:「我是但願息事寧人,就不知齊老先生願不願意。這話你應該和齊老先生去說。」

  齊建業方自沉吟,楊牧記起剛才所吃的虧,怒道:「你是什麼東西,也配來管閒事?」

  繆長風哈哈一笑,說道:「天下人管得天下事,我雖是個無名小卒,也總可以說句話吧。嘿、嘿,依我看來,你們還是和解的好。」

  楊牧道:「不和解又怎麼樣?」

  繆長風道:「若然大家都是有仇必報,有帳必算,那麼我和你也有一筆帳未曾算呢!對啦,剛才你不也是口口聲聲要和我算帳的麼?不過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夠和解的好。」

  言下之意,齊建業和楊牧若是不肯接受調停,沒奈何他也是要和楊牧算帳的了!

  楊牧仗著有齊建業作靠山,正要發作,齊建業卻忽地瞪他一眼,說道:「讓我來說。」口中說話,足尖暗運內力。

  這條街道是用石塊鋪的,齊建業暗運內力,當他移開腳步之時,只見石塊上已經給他用腳尖打了兩個交叉十字。就好像用斧頭鑿出來似的,凹痕一般深淺。用腳踏碎石塊不難,似這等只是劃開兩道深淺相等的裂痕,而不波及其他部份,必須內力能夠集中一點、操縱自如才行。陳德泰見他顯露這手上乘的功夫,也不禁暗暗吃了一驚,想道:「這老頭兒果然名不虛傳,內功己到了爐火純青之境。若然只是較量內功,只怕我也未必能夠勝他。」

  繆長風淡淡說道:「願聆齊老先生高見。」

  齊建業移開腳步,緩緩說道:「冤家宜解不宜結,這句話是說得不錯,但也不可一概而論。有的樑子,比如打破了的茶杯,踩裂了的石頭,那就恐怕是補不回來,抹不平淨的了。」

  話中有話,所謂「打破了的茶杯」,不過是個陪襯,「踩裂了的石頭」才是他想要打的比喻。言下之意,除非繆長風可以抹平了石上的裂痕,否則這「樑子」就是終不可解。

  這分明是給繆長風出了一個難題,要令繆長風知難而退。

  原來齊建業是個武學大行家,陳德泰看得出繆長風是個身懷絕技的人,他當然也是早已看出來了。不過卻未能夠準確估量繆長風功夫的深淺如何,是以要試他一試。

  繆長風不慌不忙的踱著方步,從那塊石塊走了過去,說道:「天下除非是殺父殺母的不共戴天之仇,否則決沒有化解不了的樑子!」

  移開腳步,那兩個交叉十字已是無影無蹤,而且他不僅僅是「抹平」了那兩道凹痕而已,整塊石頭就好似給削去了一層似的,平平整整,什麼痕跡都不見了。

  這份功夫,縱然不能說是在四海神龍齊建業之上,至少也是旗鼓相當!

  齊建業暗暗吸了一口涼氣,心裡想道:「當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換舊人。想不到後輩之中,竟然出現了這許多高手。」

  只是和陳德泰單打獨鬥,他已經沒有必勝的把握,倘若不肯接受調停,繆長風一定要和楊牧「算帳」的話,他和楊牧二人,那是必敗無疑的了。更何況對方還有宋騰霄和呂思美二人,這二人也是決不肯袖手旁觀的。

  饒是四海神龍火氣再大,在這樣強弱懸殊,眾寡不敵的形勢之下,那也是無可奈何,必須罷手的了!

  繆長風顯露了這手功夫,仍然恭恭敬敬地說道:「不知齊老先生以為晚輩的話是否得當?」

  齊建業道:「閣下高姓大名?」

  繆長風道:「小可是蓬萊繆長風。」山東蓬萊縣乃是他的籍貫。

  齊建業吃了一驚,心裡想道:「怪不得陳天宇盛讚他。果然了得。」當下明知故問:「江南陳大俠是你的好朋友?」

  繆長風道:「陳大俠折節下交,我可不配稱作他的朋友。」

  齊建業哈哈一笑,說道:「好,看在兩位陳大哥的面上,今日之事,就此揭過。後會有期。」他先提陳天宇,然後才說「兩位陳大哥」。「兩位陳大哥」雖然也包括了陳德泰在內,顯然是主從有別了。還有一層,他只是說「今日之事,就此揭過」,卻並沒有說就此解開與宋騰霄所結的「樑子」,意思當然只是暫且罷手而已。

  陳德泰明知他是遮羞的說話,心裡暗暗好笑。但陳德泰但求息事寧人,也就不想再給他難堪了。當下說道:「我還未曾得盡地主之誼呢,齊老先生請進小店再喝一杯。」

  齊建業冷冷說道:「多謝你了,不啦!」回過頭來,拂袖便走。他一走楊牧當然也是灰溜溜的跟著他走了。

  呂思美「噗嗤」一笑,說道:「這老頭兒真是死要面子,可笑得緊!分明是自知不敵,偏要說是看在江南陳大俠的份上。這事卻與陳天宇又有什麼相關?」

  陳德泰笑道:「原來是繆大俠,小老兒是久仰大名的了。多虧繆大俠顯露了這手神功,否則只怕還嚇不走這四海神龍呢!」

  繆長風笑道:「陳老前輩給我臉上貼金,我可擔當不起。」

  宋騰霄因為是久居在邊荒之地的小金川,卻不知繆長風的名頭,但見陳德泰這樣稱讚他,對他也不由得另眼相看。不過由於繆長風剛才在酒店裡曾經暗助過段仇世一臂之力,宋騰霄卻是不免對他尚有芥蒂。

  陳德泰哈哈笑道:「相請不如偶遇,今日我得見故人之子,又得與繆兄幸會,就請大家都來同喝一杯。」

  宋騰霄忽地淡淡說道:「繆先生,你剛才在酒店裡顯露的那手功夫,更是令我佩服!」

  陳德泰不知就裡,說道:「繆大俠,你剛才顯露了什麼功夫,可惜我沒有眼福見到。」

  繆長風道:「沒什麼。剛才那姓楊的幾乎打到我的頭上,我和他開個玩笑,潑了他一臉酒。」

  陳德泰哈哈笑道:「這姓楊的最是可惡,繆兄,你這個玩笑開得好。」

  呂思美心直口快,禁不住就說道:「繆先生,想不到點蒼雙煞也是你的朋友。」

  繆長風淡淡說道:「我是個浪蕩江湖的人,三教九流的朋友識得不少。不過點蒼雙煞卻不是我的朋友。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倒也想和他們結交結交。」

  陳德泰道:「不錯,我聽說點蒼雙煞乃是介乎邪正之間的人物,行事雖然有點怪僻,卻也並無多大過錯。尤其是冷面書生段仇世,文才武藝俱都出色當行,的確是值得交一交的朋友。你們為何提起了他?」

  一來是因為涉及好友孟元超的私德,宋騰霄不便說給陳德泰知道;二來陳德泰的口氣對段仇世又頗有讚許之意,宋騰霄就更不便說了。當下悄悄向呂思美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叫她不可多言,便含糊其辭地說道:「沒什麼,不過老伯所說的那個冷面書生段仇世,適才恰好到過這裡,是以我們隨便問問。」

  陳德泰道:「哦,他到過這裡,可惜我來遲了一步。想必他是已經走了?」

  那店小二接著說道:「他還未曾來得及坐下喝酒,那齊老頭子就跑進來要找他打架了。繆先生暗中幫了他一把忙,他才能夠逃跑的。」他故意隱瞞了宋騰霄曾和段仇世打架之事,說成了好像段仇世是和宋騰霄站在一邊的。

  陳德泰說道:「原來如此。這位冷面書生行事怪僻,得罪了四海神龍也不稀奇。哈哈,如此說來,你們雖然都是並不相識,卻倒是同仇敵愾呢!」

  陳德泰這麼一說,宋騰霄自是更不便再提了。只好甚是尷尬的應道:「是呀,我也希望有機會能夠再碰見他。」

  繆長風微微一笑,跟著說道:「宋兄和呂姑娘,你們的一位好朋友倒是和我相識。」

  宋騰霄怔了一怔,道:「是誰?」

  繆長風道:「雲紫蘿。」

  呂思美喜歡得跳了起來,說道:「原來你聽見了我們剛才的說話了。我們正想找雲姐姐呢,她在那裡,你知道麼?」

  繆長風道:「她在她的姨媽蕭夫人那裡。」

  宋騰霄詫道:「她有一位姨媽,我倒未知。是住在那裡的?」

  繆長風道:「在太湖中的西洞庭山。不過她們現在是否還在那兒,我可就不知道了。」

  呂思美道:「為什麼?」

  繆長風道:「說來話長──」

  陳德泰笑道:「對啦,咱們還是進去一面喝酒,一面再說吧。」

  店小二打掃乾淨,重整杯盤,繆長風把他和雲紫蘿相識的經過,以及雲紫蘿在西洞庭山的遭遇,一一告訴了宋騰霄。

  呂思美道:「啊,這個消息咱們應該盡快傳報給孟大哥知道。」又道:「繆先生,你幫了雲姐姐這樣的大忙,我們都很感激你。孟大哥知道了,更要感激你。」

  繆長風道:「你說的這位孟大哥可是孟元超、孟大俠麼?他和雲女俠──」

  呂思美道:「雲姐姐、孟大哥,和這位宋師哥,他們三人是從小就在一起,一同長大的。」繆長風道:「哦,原來如此。」

  宋騰霄忽地冷冷說道:「繆先生,你對雲紫蘿倒似乎很是關心。」

  繆長風本來想從呂思美的口中,探聽孟元超和雲紫蘿的關係的。聽了宋騰霄這話,心裡很不舒服,也就不便再問呂思美了。當下苦笑說道:「我這個人是有點好管閒事。」

  陳德泰笑道:「我也是一個好管閒事的人。對啦,說起了孟元超,我倒想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

  呂思美怔了一怔,說道:「孟大哥有什麼可笑的事情傳之眾口。」

  陳德泰道:「做出這件可笑事情的人不是孟元超,但卻把他牽涉在內。」

  呂思美道:「那人是誰?」

  陳德泰喝了一杯酒,說道:「宋世兄,你們敢情是要到泰山去的。是嗎?」

  宋騰霄道:「不錯,但只怕是趕不上泰山之會了。」

  陳德泰道:「扶桑派的開宗大典已經舉行過了,但一定還有許多客人未散去的。」

  接著說道:「這件事情,就是發生在大會上的。做這件可笑的事情的人是楊牧。我有一位參加泰山之會的朋友,昨天經過這裡,告訴我的。

  「楊牧請齊建業替他出頭,硬說孟元超勾引了他的妻子,後來水落石出,才知道雲紫蘿是在西洞庭山,根本就沒有見過孟元超的面。

  「家醜不宜外揚,古有明訓。何況是在別人開宗立派的大會之中,當著一眾英雄的面?而且整個事情又只是捕風捉影!天下竟有如此疑心之重,重到連面子也不要的丈夫,你說可不可笑。」

  宋騰霄可是笑不出來。陳德泰以為是「捕風捉影」,他卻是知道「事出有因」的。對這件事,他只是為孟元超感到難過。當下陪著乾笑幾聲,便即扭轉話題,逗引陳德泰談論泰山之會的奇聞異事。

  宋騰霄感到難過,繆長風則是感觸更多了。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