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九回 詭謀毒計



  輸他覆雨翻雲手 利鎖名繮動客心

  能見鬼域施伎倆 匣中寶劍作龍吟


  牟宗濤見北宮望的眼光注視自己,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衫上的污泥痕跡,不由得心頭一震,臉上發燒,勉強笑道:「北宮兄好眼力,不錯,我來的時候,在長街轉角之處,恰好碰上那個從府中逃出來的賊人。這人的輕功委實高明,我打了他一掌,也不知他受傷沒有,一抓抓不著他,就給他跑了。」

  北宮望哈哈笑道:「牟兄絕世武功,料想那賊人定必受了內傷,縱然給他逃跑又有何妨?但不知牟兄可知道那人的來歷麼?」牟宗濤抹乾淨了身上的污泥,說道:「只是交手一招,可看不出那人的武功門派。」北宮望給他臉上貼金,但北宮望的笑聲在他聽來卻是大感刺耳。牟宗濤只好陪著他笑,笑得甚是尷尬。

  原來在牟宗濤將到統領府的時候,隔著一條街,看見一條黑影從他身邊疾掠而過,後面有幾個武士正在追來。牟宗濤何等機靈,一見這個情形,便知此人定是從統領府中逃出來的,說不定還是什麼要犯,於是立即發掌向那人打擊。心想若是擒了此人,倒是一份最好的見面禮。

  他發的這掌蘊藏著小天星掌力,正是扶桑派獨門的殺手絕,滿以為這一掌縱然打不到那人身上,發出的小天星掌力也可以將他震翻。

  不料一掌打到那人身上,只覺軟綿綿的好像一團棉花,把他的小天星掌力化解於無形。那人是從他身邊掠過的,著了他的一掌,腳步不停,霎眼間就去得遠了。黑夜中只聽得他的笑聲遠遠傳來。

  這笑聲刺耳非常,鏗鏗鏘鏘,宛如金屬交擊。牟宗濤聽入耳中,不由得感到陣陣寒意,透過心頭。原來這個特異的笑聲,乃是他從前曾經聽見過的。

  扶桑派舉行開宗大典的前兩天,他和金逐流在泰山十八盤比劍,那天大霧瀰漫,忽聽得有人讚好,他追不及,就像今晚一樣,大霧中那刺耳的笑聲遠遠傳來。

  牟宗濤捉不著那人,不願給統領府的武士知道,當下兜了一個圈子,才悄悄的進入統領府來赴北宮望之約。這晚是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他可還未知道那人已經在他身上留下「標記」,抹了污泥,直到此刻,在燈光之下,方始給北宮望發現。

  「這個神秘高手,偏偏在今晚出現,是巧合呢,還是有意的呢?」要知牟宗濤這次來與北宮望私會,是不想給外人知道的,這個戲弄過的高手卻巧在他來到的時候,從御林軍的統領府出來,牟宗濤自是不禁有點惴惴不安,以為這個人是有意來窺伺他的了。

  在屋頂偷聽的快活張也是好生詫異,心裡想道:「牟宗濤在武林中足可擠進十大高手之列,今晚竟也栽了個不大不小的觔斗,那人不知是誰?」

  此時那個武士已經把酒菜送來,北宮望道:「我和牟先生在這裡喝酒,你到樓下守衛,不論是什麼人都不許上來。」

  武士退下之後,北宮望回過頭來,道:「我府裡這許多人都拿不著一個小賊,說來更是丟臉之至。嗯,咱們莫說這些煞風景的話了,喝酒,喝酒!這是皇上賞賜的御酒,牟兄,你品評品評。」

  牟宗濤乾了一杯,說道:「好酒!北宮兄,多謝你看得起我,不過我可得有言在先,咱們今晚喝酒,只談風月,不談國事!」

  北宮望笑道:「談武功行不行?」

  牟宗濤笑道:「京城的酒樓,十九都貼有莫談國事的字條,這兩句話我不過是借來用用罷了。我也不是什麼文人雅士,說老實話,風月之事,要我談也談不來呢。文人把酒論文,咱們是武夫,把酒論武,那正是最好不過。」

  北宮望道:「說到武功,牟兄,我倒是要為你可惜了!」

  牟宗濤怔了一怔,說道:「這話是什麼意思,請恕牟某愚魯,可是不懂。」

  北宮望道:「牟兄,你是虯髯客的嫡派傳人,身具絕世武功,天下誰人不曉!想不到貴派在中土重建,掌門人卻給一個無名的小丫頭佔了去,我能夠不為牟兄可惜麼?」

  牟宗濤淡淡說道:「我只求光大本門,倒不在乎做掌門。」其實他口裡說得滿不在乎,心裡可是極不舒服。北宮望正是說中他的心病。

  北宮望笑了一笑,說道:「牟兄胸襟寬廣,佩服,佩服!不過說到光大門戶,那也須得本門中德才兼備的弟子,方能當此重任,林無雙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想要光大貴派門戶,嘿,嘿,恐怕未必做得到吧?還有一層,不是我危言聳聽,林無雙做了掌門,只怕對貴派還有大禍呢!」

  牟宗濤佯作不解,說道:「這又是什麼緣故?請道其詳。」

  北宮望道:「聽說林無雙和孟元超很是要好,甚至可能已經有了婚姻之約,林無雙是靠他撐腰才當上掌門的。牟兄,這個姓孟的是小金川賊黨中的第三號人物,想必你也應該知道吧!」

  牟宗濤面色一端,說道:「北宮兄,我說過不談國事!你若用御林軍統領的身份和我說話,請恕牟某告辭!」

  北宮望哈哈一笑,說道:「牟兄,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是怕我勸你歸順朝廷,是以才避談國事,對也不對?」

  牟宗濤毅然說道:「不錯,牟某閒雲野鶴之身,平生志趣,只在發揚本門武術。北宮大人若能體諒在下這點苦衷,牟某才敢高攀,和大人交個朋友。否則請大人將我拿下,我也寧死無辭!」

  快活張聽到這裡,心裡倒不禁有點佩服起牟宗濤來,想道:「道不同不相為謀,不過,牟宗濤來到統領府與北宮望結交雖然失當,卻也還算得是個有骨氣的,比起楊牧,好得多了。」

  心念未已,只聽得北宮望又是哈哈一笑,說道:「牟兄,這是那裡話來?牟兄當世高人,我豈敢勉強牟兄做不願意做的事。」

  牟宗濤歡然說道:「人之相知,貴相知心。難得北宮大人體諒在下,牟某可以開懷暢飲了。」

  北宮望笑道:「既蒙折節下交,怎的你又用官場的俗套來稱呼我了?」

  牟宗濤笑道:「好,現在彼此心跡已明,北宮兄,我敬你一杯。」

  北宮望一飲而盡,說道:「牟兄,你是俠義道,我非但不會強你所難,而且還要送你一件禮物,讓你在俠義道中,聲名更顯,天下英雄都要佩服你呢!」

  牟宗濤怔了一怔,說道:「多謝你請我喝御廚美酒,我已感激不盡,厚賜還怎敢當?」

  北宮望笑道:「這禮物可不是尋常的禮物!」

  牟宗濤好奇心起,說道:「那是什麼?」

  北宮望道:「天地會的副舵主李光夏給我們的人捉了,你知道麼?」

  牟宗濤道:「這又怎樣?」

  北宮望道:「李光夏是給薩福鼎的手下捉去的,如今關在他們的總管府中。據我所知,尉遲炯已經來到北京,正在打聽他的消息,準備營救他了。」

  快活張大吃一驚,心裡想道:「這廝的消息好靈通,我們躲在崔老闆的煤炭行,卻不知他知道了沒有。」

  只聽得北宮望接著說道:「尉遲炯住在什麼地方,我們還未知道。不過牟兄要想知道,料也不難。丐幫的人,必定知道他的行蹤,我們打聽不到,牟兄去問他們,他們當然會告訴你。」

  牟宗濤冷冷說道:「你是要我為你打聽尉遲炯的行蹤?」

  北宮望連連搖手,說道:「不,不,牟兄,你誤會了!」

  牟宗濤心裡其實已經明白幾分,佯作不解,說道:「然則你要我打聽尉遲炯的住址,卻又是為了什麼?」

  北宮望笑道:「不是為我,這是為你!」

  牟宗濤道:「北宮兄,請恕小弟愚昧,我還是不懂你老哥的意思。」

  北宮望哈哈笑道:「牟兄聰明人,怎的還會不知?這件事情就是和我們所要送給你的禮物有關的呀!」

  牟宗濤道:「如何有關,倒要請教。請北宮兄細道其詳。」

  北宮望道:「喏,明白的說吧,我要送給你的禮物就是天地會的副舵主李光夏!」

  牟宗濤裝作吃了一驚,說道:「北宮兄,你不是開玩笑吧?」

  北宮望正容說道:「北宮望生平不打謊語。」

  牟宗濤道:「你可是御林軍的統領啊!」

  在屋頂偷聽的快活張,聽到這裡,也是滿腹疑團,心裡想道:「不錯,北宮望是御林軍的統領,他又怎能夠把大內總管薩福鼎捉來的『御犯』,當作禮物,送給別人?」

  只聽得北宮望笑道:「不是這樣,焉能表達小弟渴欲與牟兄結交的誠意?」

  牟宗濤道:「好,北宮兄的誠意,小弟感激不盡。但請問你又怎能把李光夏送給我呢?這與尉遲炯又有什麼相干呢?」

  北宮望繼續說道:「薩福鼎手下雖然頗有能人,牟兄與尉遲炯聯手,要進出總管府嘛,諒這班人也阻攔不了你們!」

  牟宗濤方始作出恍然大悟的神氣,說道:「哦,原來北宮兄的意思是要我和尉遲炯聯手,到總管府救人!」

  北宮望道:「我還可以把總管府中的地形和李光夏被囚的處所,繪一個詳圖給你,包管你馬到成功!」

  牟宗濤道:「你不怕皇帝老兒降罪麼?北宮兄,我感激你相交之誠,可不想連累你!」

  北宮望笑道:「只要你不洩漏出去,誰能知道是我暗中助你?嘿嘿,據我所知,如今林道軒正在拜託各路英雄訪查他的師弟,若是你能夠把李光夏從總管府救出來,天下英雄那一個還敢不佩服你!那時莫說區區一個扶桑派掌門,就是天下武林盟主,牟兄,你也盡可以當得!」

  牟宗濤道:「這份禮物,太不尋常!小弟可不能平白受你的恩惠!」

  北宮望正是要他說這句話,當下笑笑道:「你我份屬知交,我豈能望你報答,這話休要再提!不過有一件事情,對咱們兩人倒是有好處的!」

  牟宗濤道:「那是一樁什麼事情,請北宮兄明白見告。」

  北宮望道:「孟元超這小子實在不是個好東西,他拐帶楊牧的妻子,又誘騙你的師妹,你說這樣的人還能算得是江湖上的俠義道嗎?」

  牟宗濤道:「不錯,說起孟元超這小子,我也氣惱。但掌門師妹喜歡他,我也沒有辦法。」

  北宮望微笑道:「你就不想把這禍根除去麼?」

  牟宗濤佯作大吃一驚,說道:「這怎麼可以?」

  北宮望道:「為什麼不可以?你不是也認為他是無行敗類,算不得江湖上的俠義道嗎?你除掉他,並非為了朝廷,而是為了伸張正義,當如是除掉一個武林敗類而已,又何須心裡有所不安?」

  牟宗濤道:「北宮兄,你有所不知,孟元超這小子雖然算不得什麼俠義道,但俠義道中幾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和他倒是頗有交情。」

  北宮望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例如金逐流和尉遲炯就都是他的好朋友。正因為俠義道中的首腦人物存有私情,不肯下手除他,我才請牟兄相助,替天行道啊!」

  牟宗濤暗自想道:「北宮望當真是個老狐狸,他明明因為孟元超是個朝廷欽犯,才要除他,卻編出一套好聽的說話,勸說我作他的幫兇。不過,說實在話。除掉了孟元超,對我的確也有好處。無雙這丫頭失去了他,孤掌難鳴,我要奪回掌門之位,這就更容易了!」

  他猜得一點不錯,北宮望正因為孟元超的地位比李光夏的地位更重要,他才願意做這樁「交易」的。「用小金川匪軍的第三號人物換一個天地會的副舵主,即使皇上知道,我也是功大於過。何況牟宗濤決不敢洩漏出去,又有誰能知道?嘿,嘿,薩福鼎失了重犯,我卻擒獲另一更重要的欽犯,這才真是一石兩鳥的妙策呢!」北宮望心想。

  牟宗濤心裡已是願意,口裡卻仍是說道:「不行,不行,我可不便下手!」

  北宮望哈哈笑道:「當然不是要你下手!我叫兩個人投入貴派門下,這點小事,你總可以作得了主吧?」

  牟宗濤道:「這兩個是何等樣人?」

  北宮望道:「你放心,我當然不會派御林軍的人。江湖中人也不會知道他們的來歷的。」

  牟宗濤道:「他們來了之後又怎麼樣?」

  北宮望道:「孟元超和你的師妹既是彼此愛慕,一定會常相過從,這兩個人自有機會可以下手。而且我已安排妙計,可以讓你完全擺脫關係!」

  牟宗濤道:「我倒想聽聽是何妙策。」

  北宮望笑道:「牟兄既是還不放心,我就告訴你吧。」

  躲在屋頂的快活張聳起耳朵留心來聽,不料在這緊要的關頭,卻忽然聽不到下面說話的聲音了。原來北宮望為人極是小心,雖然他不知道外面有人偷聽,但在他說到極為機密的事情時,他也還是按照平日的習慣,和對方咬著耳朵說話的。

  過了一會,才聽得牟宗濤哈哈笑道:「好,果然是妙計,妙計!」

  北宮望道:「多承誇讚,那麼牟兄也總可以放心了吧!牟兄,你把李光夏救了出來,我的計劃成功之後,決沒有誰人膽敢疑心到你!」說罷,兩人都哈哈大笑了。

  這一陣笑聲,聽得快活張不禁毛骨悚然,他雖然沒有聽見他們計劃的「妙計」是什麼,但從他們這一陣得意的笑聲已是不難猜想得到,這是一條企圖謀害孟元超的十分陰毒的計謀,而牟宗濤也已經同意做北宮望的同謀了。

  快活張毛骨悚然,暗自想道:「想不到名滿天下的牟宗濤竟會上了北宮望的鉤,我可不能讓尉遲炯上他的當,更不能讓他害了孟元超!」

  快活張本來就想回去告訴尉遲炯,但轉念一想,或許還可以偷聽一點什麼秘密,又想多待一會。

  正自躊躇,只聽得牟宗濤說道:「北宮兄,多謝你送我的禮物,我也有一件禮物送你。」

  北宮望道:「什麼禮物?」

  牟宗濤向屋頂一指,做了一個手勢,但躲在屋頂上的快活張可瞧不見,他還正在豎著耳朵想聽牟宗濤說的是什麼禮物呢。

  牟宗濤的聲音尚未聽見,忽地有另一個陌生的聲音就好像在快活張耳朵旁邊說出來似的:「快跑,快跑!」

  快活張大吃一驚,無暇思索,連忙騰身而起,使出絕頂輕功,飛身一掠,掠上對面的一棵大樹。

  就在此時,只聽得「轟隆」一聲,震耳欲聾,屋頂上裂開一個洞,正是快活張剛才躲藏之處。

  原來快活張剛才聽得出了神,忘記了要屏息呼吸,呼吸的氣息稍粗一回,就給牟宗濤察覺了。

  牟宗濤有意在北宮望面前逞能,他打的手勢,就是叫北宮望與他合力震破屋頂的。

  出乎他的意外,屋頂震開,卻並沒有人跌下來,牟宗濤立即從這裂開的洞口竄出去。

  此時快活張已經從第一棵樹上飛上附近的第二棵枝上,就這樣的腳踏樹梢,一溜煙的「飛」走了。

  牟宗濤還隱約可以看到一條黑影,北宮望出來的時候卻只見樹梢風動,四下黑沉沉的什麼都瞧不見了。

  牟宗濤不知道是快活張,轉眼之間,不見了他的蹤影,不由得心頭一凜:「莫非又是那人?」

  北宮望則是驚疑不定,說道:「牟兄,莫非你聽錯了吧?」

  牟宗濤嘆道:「此人輕功之高,端的是我平生僅見!」

  眾武士聽得這邊好像是塌屋的聲音,紛紛趕來。北宮望連忙說道:「沒什麼事,我和客人在這裡練功夫。你們都給我出去!」要知他和牟宗濤乃是秘密的約會,當然不願張揚出去。而且他以御林軍統領的身份,給賊人從眼皮底下溜走,倘若給人知道,傳開去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北宮望退入密室,說道:「牟兄,你疑心是誰?」

  牟宗濤道:「只怕就是剛才從貴府跑出去的那個人,又回來了。哼,哼,堂堂統領府,竟然給這個人來去自如,此人不除,終是大患!」

  北宮望道:「這人武功既然如此高明,定必有些來歷。牟兄,你和江湖上的所謂俠義道相識甚多,是否可以找一些線索?」

  牟宗濤說道:「各大門派高手,我盡都相識。據我所知,俠義道中,似乎沒有這個人。」

  北宮望道:「他不是所謂俠義道中的人物,我倒可以放下一重心事了。」

  牟宗濤道:「不過有這樣一個人和咱們暗中作對,總得將他除去,才得安心。」

  北宮望道:「這個當然。我想此人來到京師,定有圖謀,不會很快離開,我準備知會九門提督,請他選派得力的捕快,注意京城一切可疑的人物。」

  牟宗濤笑道:「不過有一個人你可別驚動了他。」

  北宮望道:「你先別說這人的名字,讓我猜猜。哈,我想我大概會猜對了,是不是尉遲炯?」

  牟宗濤道:「不錯,你若驚動了他,咱們的那個計劃恐怕就會有波折了。」

  北宮望笑道:「我倒希望能夠驚動他。」

  牟宗濤道:「那豈不是打草驚蛇,我還如何能夠找他來幫手?」

  北宮望道:「若然發現他的行蹤,我自有更巧妙的安排,使得咱們的計劃更可以天衣無縫,包得他對你毫沒疑心!」

  牟宗濤道:「你也暫且別說,讓我先猜一猜。哈,你的安排是這樣吧?」在北宮望耳邊悄悄說了幾句,北宮望哈哈大笑道:「牟兄,你當真是聰明絕頂,果然猜得一點不差。」兩人彼此稱讚,大有「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之感,笑過之後,牟宗濤道:「但只怕沒有這樣巧吧。」

  北宮望道:「實不相瞞,我早已有人偵察他的行蹤。剛才接到一個消息,就在附近的一個地方,發現一個可疑的人物,說不定就是尉遲炯。」

  ※※※

  尉遲炯在那間酒店裡自個兒在喝悶酒,不知不覺,聽得譙樓鼓響,已是三更。

  這是一間很特別的酒店,專做附近幾家賭窟的生意的,進來喝酒的客人都是賭徒。

  據說最容易令人流露自己真性情的兩件物事乃是賭和酒,這些賭徒,剛從賭窟出來,來到這裡喝酒,贏錢的帶著難以抑制的興奮,輸錢的帶著追悔莫及的懊惱。興奮的贏家向賭友誇耀自己的戰績,口沫橫飛,嘩哩嘩啦的說個不停;懊惱的輸家有的是呆若木雞,茫然失神的只顧大杯大杯的喝酒,有的則更爆發出來,或頓足捶胸,或唉聲嘆氣,或破口罵人……人生百態,在這種場合一覽無遺。

  尉遲炯可是沒有心情欣賞這些賭徒醜態,濃煙辣酒的氣味加上嘈嘈雜雜的雜訊,只能令他越來越是煩躁!

  「三更已經過了,快活張怎的還不回來?」正自等得心焦,忽見外面進來三個人。這間酒店的客人川流不息,尉遲炯本來是無心理會的,但這三個卻有點特別,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三個人一個是狀貌粗豪的大漢,一個是塗滿胭脂水粉,打扮得十分妖冶的婦人,另外一個卻竟然是個和尚。

  「女賭徒不足為奇,」尉遲炯心裡想道:「出家人竟然也在京師賭錢喝酒,不知是那個廟裡鑽出來的野和尚。」

  心念未已,只見這三個人走近一張桌子,採取三面包圍的態勢。這張桌子只有一個客人在獨自喝酒,面色十分陰沉,對他們的來到,恍若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待得這三個人都已靠近了他,這個人才忽地放下酒杯,哈哈笑道:「相請不如偶遇,來,來,來,我請你們三位喝酒。」

  那大和尚哼了一聲,說道:「你贏了我們的錢,倒在這裡風流快活!」

  那漢子笑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待會兒咱們還可以再賭,大師又何必氣惱?」

  那妖冶的婦人忽地一拍桌子,喝道:「你這騙子瞎了眼睛,竟敢騙到我們頭上!」

  那漢子怒道:「卓二娘,你輸了卻來誣賴我!」

  話猶未了,另一個粗豪的漢子已是拿出三粒骰子,三隻手指一捏,只聽得一陣爆豆似的聲響,三粒骰子竟給他的指力捏碎,碎成片片,落在桌上。

  以指力捏碎骰子,在武功高明之士,當然算不了什麼,但在一個賭徒來說,有這樣的本領卻是大不尋常了。尉遲炯皺起眉頭,心裡想道:「他們若是打將起來,可是有點不妙了。」要知這間酒店和附近的幾家賭窟雖然是御林軍的軍官包庇的,但若有人打架鬧事,地方官可也不能不管。酒店的主人排解不了,多半也會通知他的靠山。

  那漢子把骰子捏碎,冷笑說道:「各位看看,這是不是灌鉛的假般子!」酒店裡的客人眼看他們就要打架,膽小的已是嚇得匆匆躲避,那裡還敢過來?只有幾個膽大的隔著幾張桌子,伸出頭來瞧瞧,說道:「不錯,是灌了鉛的假骰子!」

  只聽得「乓」的一聲,那妖冶的婦人又是一拍桌子,罵道:「你這廝憑手氣贏了我,我沒話可說,願賭服輸。你用假骰子騙我的錢,老娘可不是省油燈!」

  那客人冷冷說道:「你們知道是假骰子,當場何以不拆穿它?如今卻拿來與我理論!哼,哼,誰知道你們是那裡找來的這副假骰,你說我騙你,我說是你們來訛詐我才是真的!」

  那胖和尚喝道:「這潑皮居然還敢反咬咱們一口,不打他一頓,他只當咱們是好欺負的了!」

  那客人霍的站起身來,哈哈一笑,說道:「我喝了酒渾身是勁,正沒地方去使。要打架嗎,奉陪,奉陪!」

  話猶未了,「轟」的一腳踢翻桌子,那人已是先動手了。胖和尚一拳搗出,那張桌子正向他壓下,登時給他打得裂開,跌在地下滾動,桌子上的杯盤碗筷撒滿一地,破片亂飛。店子裡的客人發出一聲喊,跑了十之七八。店主人叫道:「喂,喂,你們還沒付帳呀!付帳,付帳……」

  那妖冶的婦人雙刀飛舞,左手長刀,右手短刀,向那客人猛砍過去,一面格格笑道:「店主人,你別慌,殺了這個潑皮,他身上的錢是夠賠償你的。」另一個漢子抽出一雙鐵尺,也從那客人背後打來了。

  「呀,動刀子啦!要出人命案子啦!」剩下比較膽大的那十之一二的客人,也都逃避一空了。

  店子裡除了掌櫃和伙計之外,還在喝酒的客人就只有尉遲炯一個了。

  尉遲炯好生為難,心裡想道:「我和快活張約好在這裡會面的,怎能跑開?但若不跑開,可又是太過引人注目,待會兒說不定就有官兵來到,那時更是不妙。」

  尉遲炯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氣,略一躊躇,隨即想道:「三更早已打過,快活張也應該就快回來了,我且再待一會。」於是把桌椅搬到幽暗的角落,仍然在獨自喝酒。

  那騙子仍是面色陰沉沉的一聲不響,沉著應戰。尉遲炯看得大皺眉頭,心裡想道:「這騙子的本領比對手高得多,但也不過是江湖上二三流的小腳色,他一個人打三個,縱然能夠取勝,至少也得半個時辰。但願快活張早點回來才好。」

  那騙子拳腳展開,把三個敵人迫得連連後退,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打到尉遲炯的身邊來了。

  尉遲炯冷冷說道:「你們打架,可不能打到我的頭上,走遠一點。」口中說話,伸手向那胖和尚輕輕一推。他見這胖和尚武功平庸,這一推只是用了一兩分氣力,生怕將他推倒。

  不料這一推竟然未能將胖和尚推開,胖和尚喝道:「好呀,你先動手打人,可怪不得我了!」呼的一掌就向尉遲炯劈下,掌風竟然是熱呼呼的,就像是從鑄鐵的鼓風爐中噴出來似的。那裡是庸手的功夫,分明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幸而尉遲炯身經百戰,此事雖然是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令他幾乎冷不及防,但畢竟也還是應付了對方的偷襲,半點也沒吃虧。

  只聽得「蓬」的一聲,尉遲炯的掌力早已到了能發能收的境界,一覺不妙,突然間就增到了七八分,胖和尚踉踉蹌蹌的退了七八步,身形還要打了兩個圈子,方始消解了尉遲炯這一掌的後勁。

  那妖冶的婦人喝道:「這賊漢子掃了咱們的興,咱們先打他一頓,自己人慢慢再打不遲。」口中說話,手裡的一柄長刀一柄短刀已是盤旋飛舞的向尉遲炯斫來。那個漢子的一對鐵尺也在同時向尉遲炯砸下。

  尉遲炯大怒道:「好呀,原來你們這幫潑皮衝著我來的!」快刀如電,把一對鐵尺盪開,又把那婦人的長刀打落。他拔刀出鞘,出招攻敵,又快又狠,當真是在武林高手中也是罕見的功夫。但這兩個人卻沒有給他所著,可知身手也是大不尋常的了!

  那「騙子」哈哈一笑,說道:「一點不錯,我們正是要打到你的頭上!嘿,嘿,你把我們當作潑皮,這可是你閣下走了眼了!」大笑聲中,駢指向尉遲炯戳來,尉遲炯只覺「癒氣穴」上好像給香火燒了一下似的,雖沒給他點著,也是很不舒服。

  尉遲炯面色一變,喝道:「原來你是歐陽堅!」原來歐陽堅是武林絕學「雷神掌」的唯一傳人,尉遲炯雖沒見過他,但卻識得他這門功夫。

  歐陽堅哈哈笑道:「閣下法眼無差,佩服,佩服!」

  尉遲炯冷笑道:「歐陽堅,你在江湖上也總算是個成名人物,卻用這等卑鄙手段,這與無賴潑皮又有什麼分別?嘿嘿,你說我是走眼,我可要說我是罵得一點不差!」

  歐陽堅打了個哈哈,皮笑肉不笑地說道:「閣下武功太強,俗語說兵不厭詐,我們這樣對付你,正是看得起你,你應該引以自豪啊!你顛倒罵我,豈不有失名家風範?」

  這幾句捧得恰到好處,倒是令得尉遲炯大為受用,當下哈哈笑道:「多承抬舉,好,那麼我尉遲炯唯有勉力以報,免得辜負你的青眼了!」刀光如電,就在說這幾句話的時間,已是劈出了六六三十六刀,對方四人,每個人都是感到尉遲炯的刀鋒正是斫向自己的要害,刀光耀眼,遍體生寒!

  歐陽堅暗暗吃驚,心裡想道:「這廝竟然不畏我的雷神指,功力之高,還在我估計之上。幸虧我找來三個幫手,否則只怕已是要傷在他的快刀之下了。」

  那妖冶的婦人足尖一挑,把剛才給尉遲炯打落的那柄長刀踢了起來,接到手中,加入戰團。尉遲炯道:「我這寶刀不殺女流之輩,但你不知進退,可就休怪我要破戒了!」那婦人道:「你要殺我,只怕也沒那麼容易!」話猶未了,只見一片刀光,已是罩將下來,饒是她使的雙刀,卻是無法抵擋尉遲炯這柄單刀的一劈。

  尉遲炯心道:「殺一個婦人,莫要壞了我的名頭。」正要一刀削斷這婦人的右臂,饒她性命,忽覺勁風颯然,使鐵尺的那個漢子,把一對鐵尺當作判官筆使,豁了性命,冒險進招,雙點尉遲炯兩脅的「癒氣穴」。

  這一招正是攻敵之所必救,尉遲炯反手一刀,格開那人的一對鐵尺,說時遲,那時快,歐陽堅正面戳出一指,胖和尚側面劈來一掌,這一掌一指,都是極為厲害的邪門武功,尉遲炯迫得回刀對付他們。那婦人僥倖保存了一條手臂,卻也嚇出了一身冷汗了。她還未曾知道,尉遲炯剛才那一刀若是稍快半分,早已取了她的性命。

  尉遲炯喝道:「我聽說震遠鏢局有個鏢頭名叫劉興元,善使鐵石打穴,是不是你?」

  那漢子笑道:「我是一個微不足道之人,尉遲大俠居然識得賤名,不勝榮幸!」

  尉遲炯道:「震遠鏢局名頭不壞,竟然出了你這樣一號小人,我可要為震遠鏢局的招牌可惜了。」

  歐陽堅冷冷說道:「尉遲炯,你可知道我又是什麼人?」

  尉遲炯冷道:「以前不大清楚,現在可知道了,你是武林中的敗類!」

  歐陽堅笑道:「是否敗類,見仁見智,我不和你分辯。我現在的身份卻是震遠鏢局的副總鏢頭!」

  尉遲炯怔了一怔,手上的快刀可是絲毫不緩,一面應戰,一面冷笑說道:「失敬,失敬,原來你榮任了震遠鏢局的副總鏢頭啦。這麼說,莫非竟然是你們貴鏢局有意和我為難了?嘿,嘿,已故的韓老鏢頭和我倒有幾分交情,你們卻如此對我,我很想知道其中的原故!」要知若然只是劉興元一人,以震遠鏢局一個普通鏢師的身份,來與尉遲炯作對的話,那還可說他是瞞著鏢局的胡作非為,如今竟是震遠鏢局的副總鏢頭親自主持,這件事可就不能說是與鏢局無關了。

  歐陽堅哈哈一笑,說道:「你一定要問,我就說給你聽,也好叫你死得明白。嘿,嘿,你可知道這位大師是誰?」

  尉遲炯冷笑道:「誰知道他是那個破廟子裡鑽出來的野和尚?」

  歐陽堅大笑道:「尉遲大俠,你又走了眼了。這位炎炎大師住的可不是破廟,他住的地方是御林軍的統領府!是北宮望統領大人的上客!」

  尉遲炯恍然大悟,喝道:「想不到戴老鏢頭創立的震遠鏢局竟然毀在你這廝手裡!哼,哼,這麼說,你是把震遠鏢局當作本錢,投靠朝廷,和北宮望作成了買賣啦!」

  歐陽堅笑道:「好說,好說。震遠鏢局開設在天子腳下的北京城,我們不為朝廷出力,難道我為你這位關東馬賊效勞麼?索性都告訴你吧,現任的韓威武韓總鏢頭只是不願意出面,才叫我來罷啦!」

  歐陽堅說的話半真半假,原來他是北宮望叫他到震遠鏢局做副總鏢頭的,但韓威武卻並不知情。他在震遠鏢局也只是拉攏了一個劉興元而已。他編造謊言,乃是移禍東吳之計。

  尉遲炯大怒道:「好呀,你們要想殺我,只怕也沒那麼容易!」大怒之下,快刀如電,劉興元夫妻武功較弱,給他的刀風迫退至一丈開外!

  但歐陽堅和炎炎和尚的武功可是非同泛泛,炎炎和尚就是曾在西洞庭湖和繆長風交過手的那個和尚,他練的火龍功雖然比不上歐陽堅的雷神指,卻也是武林一絕。

  尉遲炯以一敵四,傲然不懼,不過,畢竟是好漢不敵人多,鬥了半炷香的時刻,初時他是攻多守少,漸漸就給對方迫得他不能不攻少守多了。

  且說快活張從統領府中逃了出來,心裡想道:「如今總算知道了李光夏的下落,在尉遲炯的面前可以交差了。」不料走近那間酒店,只聽得金鐵交鳴之聲震耳欲聾,尉遲炯的高呼酣鬥之聲,也聽得見了。快活張不由得暗暗叫聲「苦也!」

  快活張武功不高,伏地聽聲的本領卻是世間第一,酒店裡劇鬥方酣,他不敢進去,於是悄悄的伏在外面牆角偷聽。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呀,竟是四個高手在圍攻尉遲大俠。哈,這幾刀劈得又快又重,一定是尉遲大俠狠攻敵人。可惜,可惜,這一刀本來可以斫著那臭婆娘的,怎的卻沒斫著?(他可不知這是因為尉遲炯要應付歐陽堅的雷神指之故。指力比掌力輕得多,出掌之際,雖有微風颯然,但混在金鐵交鳴聲中,快活張可是不能細審了。)對方四人,臭婆娘使的是柳葉刀,一個賊漢子使的不是棍就是鐵尺。這兩個人似乎不怎麼高明。咦,還有兩個竟是什麼兵器也沒有,他們竟敢空手應付尉遲大俠的快刀,這樣的事情,若不是我親耳所聽,我也不敢相信,糟糕,糟糕,尉遲大俠的快刀似乎慢得多了,只怕凶多吉少。」

  快活張越聽越是吃驚,忽聽得有急促的腳步聲跑來,抬眼偷偷一看,只見一條黑影在巷口出現,轉眼間已是跑到這間酒店來了。這晚沒有月亮,沒有星星,但快活張天生的一雙夜眼,一看就認出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與北宮望在密室定謀的那個牟宗濤。

  快活張知道牟宗濤的厲害,剛才他在統領府中,就是給牟宗濤發覺他的行蹤的,當下嚇得大氣都不敢透,心裡想道:「北宮望正要用他來使尉遲大俠上當,大概他現在還不至於就傷害尉遲大俠的吧?哼,我且看他用的是什麼詭計。」

  酒店的尉遲炯正在吃緊,快刀劈出,漸漸已是力不從心。他眼觀四面,耳聽八方,聽得有腳步聲跑來,只道是對方的援兵,不由得心中苦笑:「想不到這間酒店竟是我喪身之地。我縱橫半世,今晚拼五名高手,縱然死了,那也值得!」

  歐陽堅哈哈笑道:「尉遲炯,你不行啦!俗語說惺惺相惜,我歐陽堅還當真不忍殺你呢。嘿,嘿,尉遲炯,我勸你不如投降了吧。」

  尉遲炯大怒道:「放你的屁!你們有多少人,儘管來吧!我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就有利錢!」

  「來吧」兩字,剛自口吐出,牟宗濤已是跑了進來,他裝作十分驚詫的樣子,衝入店中「啊呀」一聲叫道:「尉遲大俠,原來是你!別慌,我幫你打發這班強盜!」

  炎炎和尚裝作不認識他,喝道:「你是什麼人,膽敢來管我們的閒事?吃洒家一掌!」兩人假戲真做,立即就打起來。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