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二回 喋血京華



  弱水萍飄,蓮台葉聚,十年心事憑誰訴?劍光刀影燭搖紅,禪心未許沾泥絮。絳草凝珠,曇花隔霧,蓬山有路疑無路。狂歌一闋酒醒時,龍爭虎鬥京華暮。

  ──踏莎行


  孟元超和他們距離本來在一丈開外,事前毫無朕兆,說到就到。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擊當真是險到極點,但也妙到毫巔。那兩個人掌心的內力還未來得及吐出,手臂就給他的快刀削下來了。

  那兩個漢子倒了下去,鮮血噴在蕭邵二女身上,嚇得她們失聲驚呼。孟元超笑道:「對不住,嚇了你們了。」

  房間裡還有兩個未曾受傷的漢子,這兩個人嚇得面無人色,要想逃跑,雙腿卻是不聽使喚。孟元超喝道:「給我站住,否則這兩人就是你們的榜樣。」

  邵紫薇與蕭月仙脫困之後,也不知是否驚魂未定還是別的原因,身子都是搖搖欲墜,陳光世將她們扶穩,說道:「你們怎麼啦,有沒有受傷?」

  孟元超看出不對,鋼刀揚空一閃,喝道:「你們給兩位姑娘服了什麼毒藥,快快把解藥拿出來。」

  那兩個沒受傷的漢子顫聲道:「我們沒,沒解藥。」

  孟元超道:「解藥在誰身上?」那兩個漢子道:「誰也沒有。」孟元超喝道:「胡說八道。解藥拿不出來,我要你們性命!」

  邵紫薇道:「我也不覺什麼,只是氣力使不出來。」

  那兩個漢子說道:「孟大俠,我們決不敢瞞騙你老人家。廖凡在給她們喝的茶水之中下了酥骨散,這是大內秘製的一種藥粉,可以化去內力,大內總管只發給他們酥骨散,可沒發給他們解藥,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這藥對身體別無傷害,有解藥固然好得快些,沒解藥也無大礙。」

  孟元超道:「為什麼?」那兩個漢子道:「只須過了三天,藥粉的效力就會自然消失。」

  蕭月仙道:「還有三天。唉,陳大哥,我們跑不動,可怎能跟你出去?」

  陳光世道:「我有天山雪蓮泡製的碧靈丹,能解百毒,這酥骨散並非特別邪惡的毒藥,說不定可以見效。對啦,你們盤膝靜坐,我助你們運功,見效或許更能快些。」邵蕭二女怕看面前血淋淋的景象,不約而同的都閉上眼睛。

  孟元超道:「好,你在這裡幫她們治傷,我把這些人另外關起來,免得擾亂你的心神。」當下將受傷的沒受傷的都押出去,點了他們的穴道,關在柴房之內,說道:「待我回來再問你們。」在雲家大屋搜索一遍,不見再有敵人,也沒有發現雲紫蘿。

  孟元超放下心上一塊石頭,「原來紫蘿與她姨媽是早已離開此地的了。」當下再跑出門外,此時夏平和廖凡二人早已溜走,通天狐楚天雄也給繆長風殺敗,正在要跑了。

  只聽得嗤嗤聲響,楚天雄忽地身形一矮,打了一個圈圈,待他長身躍起之時,外衣已是解開,掛在繆長風的劍尖上,外衣穿了六八個洞,他卻沒有受傷,一溜煙的跑了。原來他這一招名為「金蟬脫殼」,是在落敗之際脫身自保的妙招。繆長風從未見過這樣古怪的招數,一個疏神,就給他跑掉了。

  繆長風笑道:「這老狐狸果然名不虛傳,狡猾得很。」孟元超道:「就讓他跑吧。裡面的敵人,我都已料理了,受傷的沒受傷的都關了起來,不愁沒有活口盤問口供。」

  繆長風道:「陳光世呢?」孟元超道:「在裡面替那兩位姑娘療傷。」繆長風微笑道:「那麼咱們待一會兒進去。」心想:「這兩小姑娘都似乎對陳光世有點意思,卻不知他中意的是誰?」

  孟元超料想他是有話要說,心裡思潮起伏,默默的點了點頭,兩人便在屋外林邊,徘徊漫步。彼此各懷心事,一時之間,竟是都有不知從何說起之感。

  兜了一個圈子,繆長風道:「孟兄,咱們雖是今日初會,我卻聞名已久了。紫蘿曾經與我道及,說是和孟兄乃是總角之交。」孟元超道:「我與她分手差不多已有十年了。繆兄也是來探望她的吧?你們相識多久了?」繆長風道:「我是在西洞庭山蕭夫人家裡和她認識的,還未夠三個月。不錯,我此來是想探她的消息,但我卻並不準備與她相見。」

  孟元超怔了一怔,說道:「這卻為何?」繆長風道:「請恕冒昧,我有幾句心腹之言,想與孟兄說說。」

  孟元超想不到他要嘛不說,一說便是單刀直入,倒是有幾分喜歡他的爽快,便道:「是關於紫蘿的事吧?」

  繆長風道:「不錯。論起與她相交之深,我自是遠不及孟兄,不過多少也知道她一點心事。」

  孟元超苦笑道:「古人有云:白頭如新,傾蓋如故。相知深淺,原不在於歲月。」

  繆長風心想:「想必他已經聽到了一些什麼閒言閒語。」當下也不辯白,接著說道:「孟兄,紫蘿的為人你當然比我清楚,她實在是個勝過鬚眉的女中豪傑,只可惜遭遇卻未免太可悲了。」

  孟元超道:「你是指她嫁給楊牧這件事麼?」

  繆長風道:「孟兄,有件事情或許你未知道,楊牧已經把她休了。」孟元超心頭一震,說道:「啊,有這樣的事!」繆長風道:「名義上是楊牧休她,事實上則是她看穿了楊牧這個丈夫的。」當下將那日楊牧托四海神龍代他休妻之事告訴孟元超。孟元超聽得又驚又喜,說道:「這樣的丈夫,不要也罷!」

  繆長風道:「不錯,這好比毒瘤,越早割了越好。但紫蘿受了這樣大的打擊,雖然受得起,心也傷透了。孟兄,除了你還有誰能給她慰解。孟兄,你是個胸襟闊大的武林豪傑,想必不會拘泥於世俗之見,嫌她是個再嫁婦人吧?」

  孟元超聽他說得十分真摯,心裡甚為感動,卻也禁不住心裡苦笑,想道:「大概他還未曾知道我和她已經是有了孩子的了,何須他來說媒。只是世事滄桑,人所難料。我縱然有心復合,好事也未必能諧。」

  繆長風道:「孟兄何以沉吟不語,莫非是怪小弟說錯話麼?」

  孟元超道:「繆兄,請你也恕我冒昧,有句話或許是我不該問的?」繆長風道:「孟兄,咱們是一見如故,相交以心。孟兄有話,請儘管說。」

  孟元超道:「以繆兄的口氣,繆兄對紫蘿似乎也是十分傾慕?」

  繆長風道:「不錯,我佩服她是個外柔內剛的巾幗鬚眉。有一件事情我正想告訴孟兄,我和她已經是結拜了的異姓兄妹。」

  孟元超道:「何以你又沒起求偶之心?」

  繆長風哈哈一笑說道:「姻緣二字,豈可強求?你們雖然隔別十年,我可知道她是一直沒有忘記你的。是前生注定事,莫錯過姻緣。孟兄,這份好姻緣應該是你的,你可莫要錯過啊!」

  孟元超苦笑道:「多謝吾兄關心,不過此事似乎言之尚早。啊,天色已經不早,不知不覺又過了半個時辰啦,陳光世給那兩位姑娘療傷,想必亦已畢事了,咱們還是進去看看吧。」心裡想道:「不知紫蘿如今的心情怎樣?她兩次避不見我,我總得見了她的面才能再說。」又想:「繆長風此人果然名不虛傳,是一位值得結交的朋友,怪不得紫蘿把他視為知己,結為兄妹了。他對紫蘿傾慕備至,我若然與她今世無緣,他們能夠結合,那也是一大佳事。」

  繆長風見他似乎不願意再說下去,卻不知他有這樣複雜的心思,暗自想道:「交淺言深,原也怪不得他不願意深談下去。」於是說道:「也好,這班賊人是什麼來歷,咱們也應該去盤問盤問了。」

  邵紫薇和蕭月仙服了碧靈丹之後,得陳光世相助運功,氣力果然漸漸恢復,雖未恢復如初,已是和平常人一樣。她們見了繆長風,都是十分高興,七嘴八舌的問個不停。她們是不知道孟元超和雲紫蘿的關係的,言語之中自是不知避忌,老是把繆長風和雲紫蘿連在一起來問,使得繆長風甚是尷尬。

  陳光世笑道:「你們別和繆叔叔歪纏了,他還要去審問那班賊人呢。」

  孟元超解開了那班人的穴道,喝道:「按說我本來要把你們一刀兩段,但看在你們不過只是從犯的份上,只要你們肯說實話,我也未嘗不可饒你們一死。」這幾個人都是貪生怕死之輩,不用怎樣迫供,就都和盤托出來了。孟元超問完了他們的口供,說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饒。你們倚仗懂得幾手三腳貓的功夫為非作歹,我就廢掉你們的武功吧!」當下捏碎了他們的琵琶骨,卻給他們敷上了金創藥,然後把他們都趕了出去。

  繆長風嘆道:「想不到竟有這等事情,但不知是否北宮望故意放出來的謠言,好陷害牟宗濤的?」原來在那些人的口供中,已是把牟宗濤曾經到過御林軍統領府的事情供了出來。

  陳光世道:「繆叔叔,還有一些事情是這班人都未曾知道的呢。你們聽了一定更要驚訝。」繆長風道:「什麼事情?」陳光世道:「牟宗濤已是甘心情願受北宮望的利用,第一,要用他來騙尉遲大俠上當;第二,要用他來謀害一個比李光夏更重要的人。你們猜這人是誰?」繆長風道:「我怎麼知道?」陳光世道:「就是孟大俠!」

  孟元超笑道:「想不到北宮望竟然要和牟宗濤串同了謀害我,我倒是『受寵若驚』了呢。」

  繆長風道:「此事關係重大,這消息你是怎麼得來的,可靠嗎?」

  陳光世道:「是我們聽得炎炎和尚和玄風道人說的。」

  繆長風道:「啊,炎炎和尚。他就是曾經和我在西洞庭山上交過手的那個禿驢呀!那次他與北宮望的師弟西門灼聯手,我差點兒吃了他們的虧。只是炎炎和尚本領很是不弱,怎的卻會給你們聽了他們的密商。」

  陳光世道:「說來全是湊巧。」當下將那日在八達嶺碰上炎炎和尚那些人的聚會,他躲在雲台後面偷聽,以及厲南星其後到來,將那些人打跑等等事情說了出來。

  繆長風道:「據我所知,炎炎和尚、玄風道人乃是北宮望手下一等重要的人物,遠非剛才咱們盤問的這班小腳色可比。這樣說來,事情一定是真的了。孟兄,你倒不可不防呢!」

  陳光世道:「孟大俠,何以你似乎並不怎麼驚訝?」

  孟元超笑道:「牟宗濤要想害我,這是我還未想得到的,不過他與北宮望勾結,我倒並不覺得出奇,甚至可以說是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了。」當下也把在泰山那晚曾經見過牟宗濤送御林軍副統領石朝璣下山的事情說了出來。

  繆長風搖頭嘆息,說道:「牟宗濤本來是個人材,可惜走上了歪路。」孟元超道:「在泰山之會中,我已發覺他的野心不小。一個名心太重的人,一旦走上歪路,朋友想要幫他,只怕也是挽救不來的了。當務之急,咱們須得趕快進京找到尉遲大俠,揭破牟宗濤的陰謀。可不能只是坐在這裡,為他可惜了。」

  繆長風道:「這個當然,不過孟兄,他們正要對付你,定然嚴密注視你的行蹤,恐怕你有點不太方便去吧。」

  孟元超縱聲笑道:「我本來想避避風頭的,如今卻是非去不可了。江湖上以道義為先,尉遲大俠與我交情雖然不算很深,但也是肝膽相照的朋友,你說我能夠坐視他墜入別人所佈的陷阱麼?」

  繆長風道:「事情也得分頭去辦,咱們總不能一窩蜂的都到京城裡去。」

  邵紫薇和蕭月仙不約而同的都噘起小嘴兒道:「為什麼不能去,我們已經錯過了泰山之會,這個熱鬧可不能再錯過了。繆叔叔,你就帶我們進京,讓我們趁趁熱鬧吧。」

  繆長風笑道:「你當是賞花燈、看廟會嗎?這可是要拿性命來冒險的呢。」蕭月仙道:「我們不怕。」繆長風道:「你不怕我也不讓你去,你出了什麼事情,叫我如何向你母親交代。」

  蕭月仙道:「可是娘和表姐都不知到那裡去了,我就是想去跟她,也是無從尋找啊。」

  繆長風道:「若是我知道她們在那裡呢,你聽不聽我的話?」

  蕭月仙背母私逃,遭了這場災難,心裡也是很想見她母親的,當下喜道:「繆叔叔,你當真知道我娘在那兒。」

  繆長風道:「我和她們分手的時候,你的母親曾經說過,如果在這裡住不下去,她準備到你的奶媽家去。我這次來,就是想看看她們究竟去了沒有的。」

  蕭月仙道:「啊,原來她們是去了我奶媽那裡嗎?這奶媽可是挺疼我的,我知道她住在那裡。那是一條很荒涼的山溝,不過離這裡相當遠呢。」

  繆長風笑道:「奶媽這樣疼愛你,你更應該去了。」

  蕭月仙又想進京,又想去見母親,沉吟不語。畢竟是邵紫薇懂事一些,說道:「咱們進京,也幫不了繆叔叔的忙,反而可能給他添上麻煩。不如先去見伯母吧。咱們不聲不響的逃走,她一定十分掛念咱們,再不去見她,她恐怕要急死了。」說好說壞,終於把蕭月仙勸服。

  繆長風道:「孟兄,你和光世護送她們,我入京報訊如何,這個差事,我自信擔當得起。而你和紫蘿隔別多年,也該見見她了。」

  孟元超大不高興,說道:「繆兄,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但你這樣說,卻也忒是看小我了。我能夠讓你一個人去冒險犯難嗎?再說我想見紫蘿,你也何嘗不想見她?為何你要把這容易的差事讓給我?」

  陳光世不知就裡,說道:「孟大俠說得對,邵姑娘和蕭姑娘的武功已經恢復,我和她們同去,料想也不至於會出什麼事的。繆叔叔你大可以放心。」接著說道:「孟大俠,有一件事情我忘了告訴你。那天在八達嶺上,我還碰見了你的好朋友宋騰霄,和你的師妹一位姓呂的姑娘。」

  孟元超大喜道:「你可知道他們現在那裡?」

  陳光世道:「他說是來遊玩的,準備在八達嶺上的一間道觀住兩天,遊覽了萬里長城就回京的。說不定現在已經回到戴家了。」孟元超道:「啊,他們是住在戴均家裡。」陳光世道:「正是,孟大俠。原來你也認識戴均的麼?」

  孟元超笑道:「這我就更應該趕快進京,去和他們相會了。戴均和我雖不認識,但與我的蕭志遠、冷鐵樵兩位大哥是故交,一說起來就會知道的。」

  繆長風無可奈何,只好說道:「孟兄,咱們就一同進京吧。不過,總是小心一點的好。孟兄,我有一樣東西送給你,對你進京,或許有用。」說罷,拿出一張人皮面具,孟元超笑道:「對,我是欽犯,戴上這個玩意兒,縱然氣悶一些,但可以免掉許多麻煩,也只好忍受了。」

  第二天一早,他們便即動身,黃昏時分,到了北京,孟元超戴上人皮面具,混在一堆客商之中,果然沒惹什麼麻煩,輕輕易易的就進了北京城。

  到了戴家,已是二更時分,敲了半天門,戴均方才出來,孟元超說了蕭志遠給他的暗號,戴均知道他是小金川來的人,大吃一驚,連忙說道:「孟兄,你來得正好,這裡不是說話之所,快進來吧。」

  內室坐定,戴均說道:「孟兄、繆兄,你們兩位的大名我是久仰的了,客氣話我不多說了,這兩天風聲正緊,想必你們亦是知道的吧?」

  孟元超心想:「素聞戴均有小孟嘗之稱,怎的如此驚惶,該不是怕我連累他吧?」便道:「我只是想來探訪幾位朋友的,知道了消息,我們便走。」

  戴均說道:「孟兄,你誤會了,我豈是怕你連累,只是怕連累你呢,這裡今晚恐怕會出事!」

  孟元超道:「什麼事?」戴均道:「這個待會兒再告訴你,你要探訪的朋友可是宋騰霄?」孟元超道:「不錯,他回來了沒有?」

  戴均說道:「還沒回來。我今早才托人帶個口信給他,叫他們在八達嶺多玩兩天才回來。」孟元超道:「聽說紅纓會的厲舵主也在這裡?」

  戴均壓低聲音說道:「孟兄,你若是早來一個時辰,不但可以見著厲舵主,還可以見著一位你所意想不到的朋友。」孟元超道:「是誰?」戴均說道:「神偷快活張。」孟元超道:「啊,快活張也來過了。」想起上次托他送信去給楊牧,才不過是一年前的事情。一年來的變化如此之大,思之不禁慨然。

  戴均說道:「快活張本來想找宋騰霄幫他的忙的,他見了厲舵主,結果是厲舵主和他一起去了。」孟元超道:「快活張要人家幫他的什麼忙?」戴均說道:「你知道尉遲炯在北京鬧出的事情嗎?」孟元超道:「知道一些。」戴均說道:「快活張得到風聲,聽說尉遲炯和牟宗濤今晚要到總管府救人,他也準備偷入總管府與他們相會。」

  孟元超又驚又喜,說道:「那我們可是來得正巧了。戴大哥,總管府如何去法,你可不可以畫張地圖給我?」

  戴均說道:「你們剛到京城,人地生疏,只憑一張地圖去闖,風險太大。而且他們已經去了一個時辰,若是出事的話,此刻你們趕去亦是遲了,不如在這裡等候消息吧。」說至此處,低聲問道:「你們來的時候,有沒有人瞧見?」孟元超道:「附近的人家都已關上大門,但有沒有人瞧見我們,可就不知道了。」戴均說道:「我和公門中人多少有點交情,但也難保不受他們注意。今晚萬一發生什麼事情,你們切莫露面。」

  話猶未了,果然便聽得擂鼓似的敲門聲,戴均笑道:「來得倒是真快呀!」叫孟繆二人躲入密室,便即出去開門,只見來的果然是一班公差。

  戴均識得那個頭目,抱拳笑道:「王大哥有何貴幹?」那頭目道:「薩大人的總管府裡鬧刺客!」戴均佯作大吃一驚,說道:「有這樣的事!」那頭目道:「戴鏢頭,咱們是公事公辦,請你可莫見怪!」戴均說道:「總管府鬧刺客與我有甚麼相關?王大哥,你是知道的,近年來我都是閉門家居,從來也不多理外事!」

  那頭目道:「戴鏢頭,你說實話吧,聽說這兩天來很有些生面人在你這裡出入,那是些什麼人?還在你這裡吧?」

  戴均笑道:「王大哥,想必是誤傳了,不錯,今天是有兩個人來到,他們是我佃戶,交租來的,早上走了。」那頭目道:「戴鏢頭,不是我不賣你交情,但奉命而為,卻是非得照例搜一搜不可!」戴均道:「那就請王大哥隨我來吧。」

  孟元超與繆長風藏在密室,心中頗是惴惴不安。當然這班公差不會放在他們心上,但萬一給迫得非動手不可的話,這可就要連累在北京有家有業的戴均了。

  只聽得戴均推開房門,說道:「這是最後一間房了,說不定刺客就藏在裡面,王大哥你仔細搜查。」那捕頭笑道:「戴鏢頭說笑了,這只是例行公事,我怎能和你老哥太過下去。」站在門口,隨便看了一看,順手就給戴均關上房門。孟元超放下心上一塊石頭,想道:「戴均這實者虛之,虛者實之的攻心戰術,倒是用得不錯。」

  那班公差走了之後,戴均進來笑道:「沒事啦,這姓王的傢伙得了我一錠金元寶,夠他和一班手下大吃大喝十天半月啦。」孟元超這才恍然大悟,笑道:「我還道是你善用孫子兵法,原來是財可通神。」

  戴均道:「風波是過去了,但你們可是更不能出去啦。」孟元超道:「好,咱們就作長夜之談,守候消息吧。」

  繆長風說起曾在北芒山下與韓威武交手之事,戴均慨嘆不已,說道:「前人創業艱難,可嘆後人不知愛惜,大好的一間震遠鏢局,只怕要斷送在韓威武的手上了。」孟元超道:「韓威武雖算不得俠義道,在江湖上名聲也還不錯,不知怎的竟會如此?」戴均道:「這都是他剛愎自用,以致正人引退,小人得進之故,他最寵信的手下是楊牧的大弟子閔成龍,這人別無其他本領,唯獨擅於拍馬,拍得他舒舒服服,言聽計從。如今又來了個歐陽堅做他的副總鏢頭,比閔成龍更壞十倍,震遠鏢局焉能不糟?」孟元超道:「歐陽堅可是有真本領大來頭的人啊,他肯屈居韓威武的副手?」戴均嘆道:「我也是今天方才知道,原來歐陽堅是北宮望設計將他安插進震遠鏢局的。為他名氣大,本領高,但對韓威武又肯奉承,韓威武認為得到這樣一個副手,無異給自己增高身價,那有不落圈套之理?」孟元超吃驚道:「歐陽堅是北宮望派進去的人,這消息那裡來的?可靠吧?」戴均道:「就是前幾天快活張在御林軍統領府偷聽到的秘密之一,想必不是虛言。」孟元超道:「快活張別的功夫不怎麼樣,輕功卻是一等一的,他去了已有兩個更次,搜查刺客的人都已經來過這裡了,怎的還不見他回來?」

  剛說到這裡,只聽得屋頂有瓦片碎裂的輕微聲響,孟元超心想:「一定不會是快活張。」他只道是官府的密探,連忙與繆長風使個眼色,兩人正要躲藏,屋頂上那個人已然跳了下來,大出孟元超意料之外,他以為不會是快活張的,誰知卻正是快活張。

  只見快活張衣裳染血,左臂露出一截箭頭,原來是受了傷!

  眾人大吃一驚,連忙將他扶入密室,快活張苦笑道:「慚愧得很,失手啦,給你們添麻煩了。嗯,孟大俠你也來了。這位是──」孟元超道:「這位是繆長風繆大俠。你先別說話,我給你治傷。」快活張笑道:「這算不了什麼,幹我們這行的掛點彩是家常便飯。一年前我給你到楊牧家中送信,受的傷比這次還重呢。」

  孟元超用封穴止血之法,點了他傷口附近的穴道,然後拔出箭頭,給他敷上金創藥。快活張談笑自如,眉頭也不皺一下。戴均本來不大看得起他的,也不由得讚道:「張兄真是硬漢!」

  孟元超道:「好,現在可以任由你說了。你見著尉遲大俠沒有?」戴均跟著問道:「厲舵主呢?」

  快活張道:「我們還沒有進入總管府,裡面的人已是追了出來,大叫大嚷:捉刺客。我們剛好碰上,躲避不及,這就只好和他們交手啦。」

  孟元超道:「這麼說,你和尉遲大俠沒有見著?」快活張道:「不錯。李光夏是否救了出來,我們也不知道。厲舵主叫我先跑,我自知本領不濟,幫不了他的忙,只好如他吩咐,引一班狗腿子追我,這也等於間接幫了他的忙。哼,這班狗腿子跑不過我,暗青子(暗器)可是打得真狠,我一疏神就中了一枝袖箭。我在大街和他們捉迷藏,兜了幾個圈子,才把他們摔掉。戴大哥,你放心,他們給我幾個圈子一兜,轉得頭昏眼花,根本不知道我是逃向何方,大概不會找到你這兒來的。」

  戴均笑道:「鷹爪已經來過了,得人錢財,與人消災,他們拿了我的金元寶,料想也不會再來找我的麻煩,這我倒可放心得下,我不放心的是厲舵主,他的本領雖然高強,但只怕也是好漢敵不過人多。」

  剛說到這裡,快活張忽道:「噤聲,有夜行人來到!」話猶未了,只見一條黑影捷如飛鳥的越過牆頭,落在這間密室外面的院子裡。戴均躲在窗口,偷看出去,黯淡的月光之下,只見是一個年約二十來歲的少年。

  戴均看清楚了,不由得啊呀一聲叫將起來,連忙出去迎接。孟元超見此情形,情知是友非敵,跟著出去,小聲問戴均道:「他是誰?」戴均說道:「他就是江大俠的高足,天地會的副舵主李光夏!」

  孟元超、繆長風和快活張是未曾見過李光夏的,聽得戴均此言,都是又驚又喜,心中俱是想道:「李光夏當然是尉遲炯救出來的無疑了,尉遲炯既然能夠突圍,厲南星的下落想必會有十分曉,但怎的卻不見尉遲炯呢,難道他是還在後頭?」

  當下戴均將他領入密室,介紹孟繆二人和快活張與他相識。李光夏作了一個羅圈揖,道:「不知那位是我恩公?」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大吃一驚,戴均說道:「李少俠,不是尉遲炯和你出來的嗎?」

  李光夏道:「尉遲叔叔就是蒙了臉我也認識。那人決不是尉遲叔叔。」

  孟元超道:「蒙著臉的,難道是牟宗濤?」

  李光夏:「牟宗濤和我也是見過一兩面的,縱然他蒙了臉我認不出來,但他不過是個三十歲左右的人,那人的聲音卻甚蒼老,少說也該是個五十歲以上的人了。再說牟宗濤與我的小師叔(金逐流)相交甚厚,他也用不著蒙臉孔見我。」

  戴均說道:「李少俠,你把當時的情形說說,咱們一起參詳參詳。」

  李光夏道:「大約是二更時分,我聽得扭鐵鎖的聲音,牢門打開,一個蒙面人走了進來,和我低聲說道:不要多問,跟我出去。」

  戴均說道:「牢房沒有看守你的衛士麼?」

  李光夏道:「那四個衛士都像泥塑木雕的站在兩旁,早已給蒙面人點了啞穴和麻穴了。」

  眾人驚疑不已。戴均說道:「你是重要人犯,薩福鼎派來看守你的衛士縱非一流高手,武功亦定非泛泛。那人竟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就點了他們的穴道,這種輕捷超卓的點穴功夫,在當世武學名家之中,恐怕也數不出幾個。」

  李光夏道:「我那牢房的鐵鎖是頭號鐵鎖,扭斷它恐怕也非得有金剛指力不行。」

  眾人紛紛猜測,繆長風道:「當今之世,兼檀金剛指和上乘點穴功夫的,在老一輩大宗師中,據我所知也只有少林寺的主持和武當派的掌門人雷震子,但他們二人是決不會到京師來的。」戴均也道:「不錯,據我所知,尉遲炯要扭斷鐵鎖那是辦得到的,但他的點穴功夫只怕就沒有這麼高明了。」

  快活張問道:「我到總管府的時候,他們正在追拿刺客,據此推斷,尉遲炯和牟宗濤大概也是二更時分進去的。李少俠,你們出來的時候,可有聽見他們在嚷捉刺客麼?」

  李光夏道:「那蒙面人帶我出來,風不吹,草不動,一直到出了總管府之後,才隱隱聽得裡面似有奔跑喧嘩之聲。呀,我不知道尉遲叔叔和牟宗濤今晚也來救我,要是知道,我一定會回去知會他們的。」

  戴均道:「那蒙面人帶你出去,後來怎樣?」

  李光夏道:「那人問我,你知道從前震遠鏢局的少鏢頭戴均麼?我說知道。他就說好,那你半個時辰之後,到他家去,自會有義軍的人接應你的。我還有事情要辦,請恕失陪。」

  戴均越發詫異,說道:「這位前輩叫你到我家來,莫非他是我的父執之輩?但先父的朋友,我十九知道,可並沒有誰是兼擅金剛指和上乘的點穴功夫的。」

  孟元超道:「以這位前輩的口氣,似乎他也知道了我們會在三更左右來到你家,這就更加奇怪了。」

  李光夏道:「這位老前輩的輕功超卓異常,我聽他這麼說,以為他定然也會來到戴叔叔的家中和我相會。說不定還可能在半個時辰內來到,趕在我的前頭。」戴均笑道:「怪不得你剛才要問那一位是你的恩公了。不過他既然這麼說,說不定他真的會來。」

  剛說到這裡,快活張忽地噓了一聲,說道:「你們聽,又有夜行人來了。一個,兩個,呀,共是三個!」

  戴均說道:「莫非就是那位老前輩和尉遲炯、厲南星回來了?」

  話猶未了,已是聽得一人喝道:「戴均,你窩藏要犯,快快出來交人認罪!」正是現任震遠鏢局副總鏢頭歐陽堅的聲音。繆長風從窗口望出去,認得另外一個是北宮望的師弟西門灼。還有一個道士他不認得。這個道士乃是昨日剛抵京城的玄風道人。

  歐陽堅、西門灼雙掌齊出。兩股劈空掌力會合,「蓬」的一聲,把門窗震破,歐陽堅得意非凡,哈哈笑道:「一點不錯,李光夏果然是在這裡!」西門灼則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大怒喝道:「好呀,繆長風,原來你也在這裡!我正要找你算帳!」繆長風冷冷說道:「那正是求之不得!」飛身撲出,立即就和西門灼交起手來。

  玄風道人盯了孟元超一眼,失聲叫道:「這裡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人犯,你們看,這人可不是北宮大人所要緝拿的疑犯孟元超!」原來他們三人雖然以前未見過孟元超,但卻都是在統領府中見過孟元超的圖畫像的。只因西門灼和歐陽堅的注意力放在繆李二人身上,是故倒是玄風道人首先發現。孟元超朗聲說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不錯,孟元超是我,我就是孟元超!」

  西門灼和繆長風已經交上了手,騰不出身子,歐陽堅「啊呀」一聲,正要撲將上去,玄風道人劍已出鞘,和孟元超鬥在一起。玄風道人說道:「歐陽大哥,你去抓李光夏這小子吧。」歐陽堅見他已搶了先,心想:「抓著李光夏功勞也很不小。」身形一轉,便向李光夏撲去。

  戴均喝道:「歐陽堅,在我家中,休得猖狂!」歐陽堅冷笑道:「你窩藏要犯,敢拒捕。嘿,嘿,不是念在你的先人對震遠鏢局不無功勞,我早已把你斃了。」戴均聽他提起震遠鏢局,心頭火起,喝道:「震遠鏢局都是毀在你這廝手裡!」歐陽堅冷笑道:「天堂有路你不定,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好吧,你要自己找死,那只好任由你了!」說話之間,兩人已是迅速對了三掌。

  戴均家傳的大擒拿手本是武林一絕,但歐陽堅的「雷神指」更是厲害非常的邪派功夫,戴均疾攻三招,眼看就可抓著歐陽堅左肩的琵琶骨,忽覺掌心熱辣辣的作痛,還沒給他的手指點著穴道,掌心的「勞宮穴」已是受到他的內力衝擊。歐陽堅轉守為攻,一掌就向他的頸項劈下。

  忽地青光一閃,李光夏早已在戴家的兵器架上取了一柄長劍,唰的一招「白虹貫日」,逕刺歐陽堅的虎口。歐陽堅倏的變招,使出空手入白刀的功夫想要強奪他的手中兵刃,不料李光夏變招也是迅速之極,「白虹貫日」倏的變為「橫雲斷峰」,歐陽堅若不縮手,那就是把手掌送上去給他砍掉了。歐陽堅心中一凜,退了兩步。

  戴均又驚又喜,心道:「江大俠的弟子果然是非同凡響,怪不得他年紀輕輕,就做了天地會的副幫主。」當下搶先攻上,提醒他道:「李少俠,提防他的毒指!」李光夏道:「戴叔叔放心,他的雷神指傷不了我!」

  話猶未了,歐陽堅已是駢指如戟,向他戳來,李光夏果然只是眉頭略皺,招數依然絲毫不緩,「白虹貫日」、「李廣射石」、「鷹擊長空」、「金雞奪粟」,一連幾招進手招數,劍劍凌厲!原來他年紀雖輕,卻已得了江海天所傳的內功心法,歐陽堅的雷神指果然傷不了他。若非他的功力略嫌不足,單打獨鬥,已是可以對付得了歐陽堅。

  孟元超和玄風道人交手,雙方的招數都是快如閃電。玄風道人晴暗吃驚:「這姓孟的快刀竟似不在尉遲炯之下,只怕我是難以討得便宜了!」俗語說棋高一著,束手束腳,玄風道人的「亂披風」劍法使得快,孟元超的刀使得比他還要快,不到一盞茶的時刻,兩人已是鬥了一百餘招,百招一過,玄風道人已是落在下風。

  快活張在兵器架上取了一桿小花槍當作拐杖,走出來幫忙孟元超,孟元超道:「快活張,你出來做什麼,這牛鼻子老道我對付得了!」快活張道:「孟爺,我只不過是掛了點彩而已,豈能袖手旁觀!」孟元超勸他不聽,此時正使到「奪命快刀」的精妙招數,本來可以把玄風道人的一條手臂削下來的,快活張恰好這時候來到,反而給玄風道人拿他當作盾牌了。

  玄風道人霍地一個轉身,左臂一伸,抓著了快活張刺來的小花槍,足尖一勾,快活張身形不穩,傾斜跌倒,正是朝著孟元超倒下,孟元超那一刀如何還劈得下去?還幸虧孟元超的刀法已是到了收發自如的境界,當下迅即收招,把快活張拉開,斜躍三步。玄風道人趁這時機,早已跑了。

  孟元超不禁眉頭一皺,晴暗叫了一聲「可惜」,想道:「快活張一向精明機警,怎的這次卻如此糊塗,不自量力?」快活張滿面羞慚,說道:「我只道自己傷得不重,準知竟如此不濟,孟爺,這次反幫了你的倒忙了。」孟元超無暇責備他,只能說道:「你進去歇歇吧,可別再出來了。」

  繆長風乙太清氣功對付西門灼的玄陰掌,此時已漸漸分出勝負。只見西門灼額現青筋,狠狠發掌。每一掌發出,都捲起一股寒飆。繆長風卻是神色自如,從容應付。表面看來,他的掌力似乎不及西門灼的猛烈,但那股柔和的力道,卻似春風吹拂,令得西門灼有一種懶洋洋的感覺,提不起勁來。西門灼情知不妙,一揚手發出一枝蛇焰箭,一道藍色的火焰飛上天空,身形倒縱,躍上牆頭,冷笑說道:「繆長風,暫且讓你逞能,終須叫你逃不出我的掌心!」他那枝蛇焰箭乃是召人的訊號。

  歐陽堅「拍拍拍」的疾彈三指,以攻為守,把戴均迫退兩步,一個轉身,跟在玄風道人和西門灼的後面,也跑了。他們三人是差不多同一時間跑的,孟元超剛剛把快活張放下,來不及幫忙繆長風攔戴。

  孟元超道:「戴大哥,鷹爪定必大舉再來,此處是不能久留的了!」快活張道:「你們趕快衝出去,不必顧我!」

  話猶未了,只聽得嗚嗚的號角聲此起彼落,不過片刻,大街上人馬奔馳的聲音也都可以聽見了。戴均說道:「衝出去是不行的了,咱們禍福與共,大家跟著我來!」快活張道:「戴鏢頭,這不是連累了你麼?」戴均皺眉道:「這是什麼時候,你還說這話。」不由分說,拉著他就跑。

  戴均帶領眾人走入他的臥房,搬開大床,揭起兩塊磚頭,現出一個黑黝黝的地洞,也不知有多深。

  快活張探頭一瞧,聞得一股霉臭的氣味,說道:「啊,原來是一條地道,敢情是多年沒用的了。不過這地道雖然隱秘,但萬一給鷹爪發現,咱們豈不是成了甕中之鼇?」

  戴均說道:「這地道是有出口的,如今無可奈何,只好冒險用它了。」當下點燃一束火把,扶著快活張下去。孟元超與繆長風把大床移回原處,跟著下去,關了洞口。走到下面,只見是一條望不到盡頭的地道。

  戴均說道:「他們縱能發現,至少也得搜查半天。」

  快活張問道:「這條地道是通到那裡的?」

  戴均說道:「這是先父任職震遠鏢局總鏢頭的時候,所造的一條秘密地道,出口的地方是震遠鏢局的一所庫房。這條地道,鏢局中只有兩個老人知道,他們是決計不會說出去的,所以連現任的總鏢頭韓威武也不知道。先父死後,已有十多年沒用了。」

  孟元超道:「但現在韓成武已是站在和你作對的地位了啊!」

  戴均說道:「不,真正和我作對的是歐陽堅。韓巨源、韓威武父子倆雖然排擠了我的爹爹,究竟還不能算是大壞的人。咱們從鏢局出去,萬一給韓威武發現,我對他動以舊情,料想他不至於把咱們抓去送給官府。」

  快活張道:「人心難測,這怎麼料得準?」

  戴均道:「萬一他真要和我過不去的話,說不得咱們也只好和他拼一拼了。歐陽堅必定是要再到我家來的,不會這樣快回到鏢局,鏢局的人,我相信十九不會和我動手,縱然韓威武與我難為,幫忙他動手的人,恐怕也只有一個閔成龍罷了,咱們不怕拼他不過。」

  快活張道:「當真動起手來,那就不好了。不如讓我先出去見韓威武,試探他的態度。反正我是個出了名的偷兒,大不了我認個偷入庫房,意圖盜寶的罪。倘若我試探出他並非和鷹爪一路,那時我再和他說真話。」

  戴均說道:「不行,我怎能讓你獨自冒險?」

  快活張道:「我是個不足輕重的人,李副幫主和孟大俠可是欽犯,關係重大。我出事算不了什麼,我們可不能大冒風險。」

  戴均知道快活張為人機靈,想想他的活也有道理,沉吟半晌,說道:「到時再說吧。」李光夏堅持不可,孟元超卻不言語。繆長風頗似有點奇怪,心裡想道:「孟元超是個赴義恐後的好漢子,快張活又是他的好朋友,何以他不阻攔,這可不像他的為人。」

  孟元超道:「快活張,你的傷口還疼不疼,讓我扶你走吧。」快活張道:「你的金創靈藥靈得很,現在已是沒什麼疼痛了。」

  孟元超與他並肩同行,說道:「快活張,咱們有一年多沒見面了吧?」快活張道:「一年零三個月啦,上次蘇州見面是去年六月的事情。」

  孟元超道:「是嗎?」忽地向快活張門面一抓,喝道:「你是什麼人,膽敢冒充快活張!」這一下突如其來的變化,把戴均驚得呆了,呆了一呆,失聲叫道:「啊,他真的不是快活張!」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