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三回 假冒同行



  淪落平生知己少,除卻吹簫屠狗。算此外誰歟吾友?忽聽一聲河滿子,也非關雨濕青衫透,是鵑血,凝羅袖。

  ──陳其年


  只見「快活張」的「臉皮」給孟元超撕個稀爛,一塊塊的掉下來。原來他外表這層假臉皮是用蠟做的,化裝得當真是維妙維肖,與快活張的面貌完全一樣。假臉皮撕破,露出本來面目,卻原來是個麻子。

  戴均大為驚奇,問道:「孟大俠,你怎麼知道他是假的?」

  孟元超道:「五天之前,我才見過快活張!」

  戴均道:「五天之前,那不正是崔老闆煤炭行出事的那一天嗎?」

  孟元超道:「不錯,崔香主的煤炭行被封,我去看熱鬧,在附近的一條橫街碰上快活張的。他還和我約好了那天中午,就到你這裡找宋騰霄的呢!」

  戴均詫道:「那何以你們不來,我也是今天下午才見著快活張的。」

  孟元超道:「我是住在大前門城外的一間小客棧的,店主是和蕭志遠大哥相識的一位江湖朋友。出來的時候,我和他說好一個時辰之內就回去的。那天清晨,我碰見快活張,本是應該立即和他來找你的,但我想到了你這裡,你一定不肯放我走的。我要搬到你這裡住,應該先回去告訴店主一聲,免他牽掛。快活張聽我這麼說,他也說要去找一位丐幫的朋友,把這件事情告訴他,我們不如待到中午時分見面,再來找你。也免得昨晚剛剛鬧出事情,我們一大清早就來找你,惹人注意。

  「快活張說好了到我的客棧來的,不料過了午時,仍未見他來到,店主人出去打聽,這才知道內城之門已經關閉,聽說京城裡正在大舉搜查,快活張大概是出不來了。他回來的時候,再一留神,在他客棧的附近,亦已發現了不少公門的暗探,這些暗探,有許多他是認識的。

  「到了晚上,風聲更緊,他從一個在九門提督官衙裡做暗探的朋友口中,聽到了兩個消息,一個是快活張的那個丐幫朋友已經給御林軍抓去;一個是提督衙門接到御林軍統領的諮文,要九門提督協助,搜查一個名叫孟元超的人。

  「店主人叫我連夜離開北京,待到風聲稍微平靜再回來。他答應明天城門一開,就來你這兒為我報訊。我不願意連累他,既然他又肯為我報訊,我只好暫且離開,到三河縣去避避風頭,順便訪友了。」

  戴均說道:「可是你那位店主朋友也沒有來過這裡呀!」

  孟元超道:「今天我們進城的候,從大前門經過,我發現那間小客棧也貼上了衙門的封條,敢情是這位朋友也給抓去了!唉,我不想連累他,終於還是連累了他。」

  戴均笑道:「這麼說你早已知道牟宗濤與北望宮勾結的陰謀的了?可笑我剛才還當作你不知道,你一來我就告訴你呢。」

  孟元超說道:「本來我也早應該和你說的,但剛剛聽你說了京師近日的情形,接二連三的就出了許多意外事情,到我想說之時,這廝已是來了。我不僅知道牟宗濤的陰謀,我還與快活張約好了到總管府去揭發他的呢。」

  戴均笑道:「原來如此,怪不得你疑心這個假快活張。你給他裹傷的時候,如果他是真快活張,就該說起這件事情。」

  孟元超道:「這廝不只一個破綻,他的輕功和快活張也是不能相比。起初我還以為是他因為受了傷,所以輕功才這樣不濟的。後來一想,他是手臂上受傷,傷也不算很重,若是真的快活張,豈可在屋頂行走,也會踏碎瓦片。所以我才用言語套他,故意隱瞞五天之前才見過快活張的事情,果然一套就套出他的又一個破綻來了。」

  那人聽了,好生後悔,心裡想道:「我只道輕功與快活張相差不遠,踏碎的屋瓦也不過是一塊而已,裂開少許發出的聲響也很輕微,那知還是給孟元超一聽就聽了出來。早知如此,我該把那枝袖箭插進大腿才是。」不過,如果他是腿上受傷,雖然能夠掩飾輕功方面的破綻,但卻又怎能竄高縱低,從屋頂上跳下來?所以這個破綻是注定了不免要破露的。

  繆長風走過來端詳這個人,心想道:「這個人我好似是在那裡見過似的?」又想:「怪不得孟元超那天聽了陳光世告訴他的那些秘密,並不怎樣驚訝,原來他早已從快活張口中知道。」原來孟元超是個不喜歡多說閒話的人,快活張與繆長風並非相識,是以他一直沒有和他談及快活張。

  戴均明白了前因後果,說道:「這廝冒充得也是真像,改容易貌之術維妙維肖那也罷了,奇怪的是他說話的聲音也和快活張完全一樣!哼,你到底是什麼人,還不快說實話!」

  繆長風忽道:「叫他用本來的鄉音說話!他是山西大同府的人。」

  那人知道已是瞞騙不過,只好說道:「我名叫車同川,人家都叫我李麻子。」果然是山西大同府的口音。

  繆長風道:「你還有一個綽號叫做李穿洞是不是?」

  李麻子苦笑道:「繆大爺,你都已知道也不能瞞你了。不錯,我雖然是冒充快活張,但與快活張也是同行,善於穿牆打洞。」

  孟元超詫道:「繆兄,原來你知道他?」

  繆長風笑道:「我不但知道他,還親眼見過他的神偷本領呢。十年前在高城的儀醪樓上,幫一個唱彈詞的姑娘拉胡琴的那個人是不是你?」

  李麻子苦笑道:「繆爺真好記性,那唱彈詞的姑娘是我的徒弟。不過說到『神偷』二字,我可是愧不敢當了,比起快活張,我實在差得太遠。」

  繆長風道:「你也很不錯了,縱然比不上快活張,依我看來大概也可稱作天下第二神偷了。」繆長風這一說倒是個正著,原來李麻子在小偷這一行中,的確是被人稱為天下第二神偷的。

  繆長風接著說道:「那天在儀醪樓上,有個富商宴客,召來那個唱彈詞的姑娘助慶,他在旁邊拉胡琴,唱完走了。到結帳之時,那個富商竟然掏不出銀票結帳。滿座客人大驚之下,這才發現不僅是那富商給偷了銀票,他們身上貴重的東西也都給偷去了。

  「後來我向江湖朋友打聽,才知道這個李穿洞是一個在西北極有名氣的小偷,公差緝拿得緊,逃到山東來的。那位朋友還說,這個李穿洞還有一樣絕技,最擅長學別人的口音,能說任何一種方言。據說有一次他學一個人的口音,那個人有事出門,和妻子說好了三天之後才回的,他學那個人的口音,和別人打賭,說是可以騙得那個人的妻子當他是丈夫,果然騙得那妻子開門。」

  戴均說道:「李麻子,你和快活張是同行,就該彼此敬重才是。為何要冒充快活張來這裡騙我們。」

  李麻子滿面通紅,看得出他又是羞慚,又是害怕,想說又不敢說,孟元超早已猜著幾分,冷冷道:「你說實話,我就饒你,否則,嘿嘿,我也不要你的性命,只要你受三十六種酷刑。」說罷,輕輕在李麻子背心一拍,李麻子只覺渾身就似受針刺一般,又似體中有無數小蛇,亂竄亂囓,痛苦難當,嚇得連忙說道:「我說,我說。孟爺,求你先給我減刑。」孟元超在他身上相應的穴道再拍一拍,給他止了痛楚,說道:「一句話都不許隱瞞,否則我還有更厲害的手段讓你嚐嚐滋味!」

  李麻子道:「小人不敢隱瞞,我,我,我是因為給公差緝拿得緊,有一個朋友在御林軍統領手下當差,他說統領大人知道你本事,想要用你,你到了統領府,不但任何公差不敢動你分毫,還有天大的榮華富貴享受,你願不願意。也是小人一時糊塗,聽說有這樣『好』的事情,我,我就一口答應啦!」

  戴均道:「今天下午到我家中,邀厲舵主一同到總管府的那個人是不是你?」

  李麻子垂頭說道:「是我。」

  戴均說道:「你既然是北宮望差遣來的,何以又肯把他和牟宗濤的陰謀告訴我們?」要知快活張那晚在統領府中偷聽了北宮望的秘密,當場給牟宗濤發現,李麻子是北宮望的心腹,知道此事不足為奇,但他肯把快活張打聽到的秘密在戴均與厲南星面前和盤托出,戴均卻是不免感到有點奇怪了。

  孟元超已是隱隱猜到他們的陰謀,說道:「是北宮望教你用這個手段騙取我們相信的是不是?你實話實說,我不怪你。」

  李麻子只好吐露實情,說道:「是。因為北宮望已經知道快活張當晚逃出統領府之後見過了尉遲炯,料想尉遲炯也知道了這個秘密。但他卻不知道尉遲炯是否見過你們。萬一我冒充快活張,說的話與尉遲炯不符,豈不是要給你們見疑了?」

  戴均說道:「北宮望不怕我們知道了這個秘密傳揚出去?」

  李麻子變了面色,訥訥說道:「這個、這個,北宮望是什麼用意,我,我可就莫測高深了。」

  孟元超陡地虎目圓睜,說道:「李麻子,我們有心成你一條生路,你卻不肯實話實說,休怪我要不客氣了!」

  李麻子顫聲說道:「小的委實不知道,北宮望真的沒有告訴我。不過──」

  戴均道:「不過怎樣?」

  李麻子道:「不過據小人的猜想,北宮望大概以為你們縱然知道這個秘密,亦是沒有機會傳揚開去。」

  戴均恍然大悟,說道:「哦,我明白了,西門灼、歐陽堅他們是不是你引來的?」

  李麻子道:「小人該死,求戴大爺恕罪。」

  戴均冷笑道:「北宮望可沒想到他派來的人卻給我們打得像喪家之大的捲了尾巴逃回去。好,很好,你肯說實話,我不怪你。」

  孟元超卻知道李麻子尚未說出全部實情,心想對付這樣的人,須得恩威並用才行。當下和顏悅色地問他道:「北宮望和你大概也沒料到我今晚恰巧在戴家吧?」

  李麻子道:「是呀,確是沒有料到。」

  孟元超道:「好,但我還有一事未明,要想問你。你怎麼知道快活張上次與我見面的日子,又知道我與快活張的私事?」

  李麻子道:「是快活張告訴我的。」孟元超道:「他怎的會告訴你?」李麻子道:「就在你與他分手之後不久,他給御林軍捉去了!」

  此事早已在孟元超意料之中,但在李麻子口中得到證實,令他仍是不禁又驚又怒,說道:「北宮望想必是用非刑拷打,折磨他了。」心想:「快活張本是一條硬漢,難道他竟會因受不過折磨,吐出口供?」

  李麻子道:「這倒沒有。快活張只是被關在一間牢房裡面,戴上手鐐腳銬。」

  孟元超道:「那麼他何以肯把這些事情告訴你?」

  李麻子道:「我和快活張本來是相識的,有一年我在京師和他賭賽誰的本領高強,賭賽的方法是看誰能夠偷到皇帝老兒賞賜給當朝宰相和珅的一把尚方寶劍和一串朝珠。賭賽的結果是不分高下,不過,嚴格說來,其實應該算是我輸的。」

  眾人聽得好奇心起。雖然急於知道快活張現在的情形,還是不免要問一問他道:「既然誰先得手,就算誰贏,何以又能算作打成平手?」

  李麻子道:「限期三天,快活張在第二天晚上就把寶劍和朝珠偷回去了。本來我該認輸,但我見期限未滿,便和他說,你能夠把這兩件寶貝偷回來,我就能夠把它送回去,不超出最後一天的期限。你信不信?快活張說和珅失寶,正在九城大搜,你給他送回去,這不正是自投羅網麼?嘿嘿,這要比我偷他的更難了。好,你若有這個膽量,我就和你再打個賭,你若能真的做到,算是我輸給你,我說不用算作你輸,算是打成平手好啦。我不但能夠把失物送回去,而且我還要公然露面,大搖大擺的送人他的相府才算!」

  戴均詫道:「你用的是什麼法子?」

  李麻子笑道:「說來非常簡單,我知九門提督手下有個親信隨從,是經常替提督跑腿,往來於提督衙門相府之間的。我就扮作這個隨從,用他的口音說話,第三天一早跑去相府,說是提督衙門昨晚已經搜回相府的失物,特來差我奉還。和珅非但看不出破綻,還重重的賞賜我呢。」

  戴均又是吃驚又是好笑,說道:「原來如此。你偷東西的本領比不上快活張,但這份膽量和機智也當真了得,算作打成平手亦是應該。」

  李麻子卻是毫無得意之色,說道:「快活張對我倒是頗有惺惺相惜之意,許我作為平手。但在行家眼中,我這次的成功不過是仗著改容易貌之術和口技功夫,算不得是真實本領。是以行家的公斷,仍是認為他第一,我第二。」

  孟元超道:「因此,你對快活張就不免心懷妒忌了,是不是?」李麻子給他說中心事,嘆口氣道:「孟爺說得不錯,所以我這次才甘願為北望宮所用。」

  戴均說道:「人皆有過,知過能改,善莫大焉。北宮望如何利用你,你說出來,我們不會難為你的。」

  李麻子道:「他叫我冒充快活張的救命恩人,將他從囚房裡救出來。」

  孟元超道:「這是北宮望慣用的伎倆。但統領府警衛森嚴,你居然能夠把快活張輕易的救出來,快活張會相信你嗎?」

  李麻子道:「我打了個洞,進入牢房,騙快活張說,我有個朋友在統領府當差,知道他被囚之事,是以我來救他。我假扮那個當差的朋友,偷了統領府的出差金牌,把他藏在車上,帶他出去,快活張知道我的本領,倒也沒有疑心。」

  孟元超道:「但他何以會把我和他之間的私事告訴你?」

  李麻子道:「快活張在牢房裡雖沒受到折磨,但當他被擒之時,卻是給御林軍的一個高手用分筋錯骨手法扭傷了他經脈的,恐怕非得十天半月的功夫不能治好。」

  戴均道:「你將他安置在什麼地方?」

  李麻子說道:「在西山的一家獵戶人家,這家獵戶,其實也是御林軍的軍官冒充的。

  「快活張只道孟大俠還在那家小客棧裡,叫我去通風報訊,我說只怕孟大俠不相信我,請他說出幾件只有孟大俠和他才知道的事情,快活張相信我,就把幾樁私事和我說了。」

  孟元超道:「原來如此,但你只知道幾樁私事,就敢於冒充快活張麼?」

  李麻子道:「楊牧也告訴了我一些事情是關於孟大俠和快活張的。另外我和快活張相處數日,大概也知道了一些他與孟大俠交往的經過。我想孟大俠曾與他分手十年到小金川去,這次歸來只是見過一面,至少在一兩個時辰之內,我或許可以蒙混得過。」

  孟元超心裡想道:「快活張雖然受他所騙,畢竟也還是個老江湖,未曾把我和他最近曾經見過這樁事情告訴他。可能快活張也早有防他之心,防他冒充自己了。」

  戴均心念一動,想起一事,說道:「李麻子,我把你當作朋友,你也得把我當作朋友才好!」

  李麻子吃了一驚,道:「戴爺,得你高抬貴手,我已是感激不盡。決不敢對你老有甚欺瞞。」

  戴均說道:「好,那麼你實話實說,這條地道的秘密韓威武知道了沒有,還有與北宮望有沒有關係?是不是他們授意你誘使我們進入這條地道的?」

  李麻子道:「地道的秘密,韓威武只是知道了一半。戴爺,你的另外兩個懷疑,也可說是猜中了一半!」

  戴均莫名其妙,怔了一怔,道:「此話怎說?」

  李麻子道:「韓威武知道有這麼一條地道,卻不知地道的出口是在什麼地方?」

  戴均道:「他是怎麼知道的?鏢局中知道這個秘密的只有三個老人,這三個老人對先父都是忠心耿耿,決計不會向他洩露。」心想:「難道當真是人心難測,連這三個老人都靠不住了?」

  李麻子說道:「據我所知,倒不是這三位老人說的。雖然韓威武曾多次盤問過他們。」

  戴均道:「那麼是誰說的。」

  李麻子道:「鏢局中除了他們三位,也還有另外的舊人。聽說是一個曾經服侍過令尊的小廝說的,這個當年的小廝,如今已得韓威武提升作鏢師了。

  「這個小廝本來並不知道地道的秘密,但因他曾服侍令尊,曾見過令尊晚上離開鏢局,第二天一早,鏢局大門尚未打開,又見令尊在鏢局中出現,是以懷疑有這麼一條地道從鏢局通到府上。」

  戴均道:「原來如此。韓威武知道有這麼一條地道,想必對我就起猜疑,定必要搜尋這條地道的所在了?」

  李麻子道:「正是這樣。韓威武害怕你會利用這條地道對他不利,是以曾把他的心事告訴歐陽堅,商量如何對付你。」

  戴均道:「哦,他們要怎樣對付我?」

  李麻子道:「韓威武起初不願借重官府之力,但他自己又不便到你家裡搜查。因為萬一他的猜疑不對,並沒有這條地道,豈不是要鬧出笑話?」

  孟元超伏地聽聲,說道:「他們正在上面翻箱搬櫃,看來尚未發現地道,正在搜查。李麻子,你就長話短說,趕快把歐陽堅的陰謀說出來吧,枝枝節節的小事,就不必細說了。」

  李麻子道:「是。」接著說道:「歐陽堅知道此事之時,因為未到時機,他不願意把自己和北宮望的關係向韓威武洩露,是以也就沒有給他出謀劃策。現在機會來了,他可要在鏢局那邊等著你們自投羅網啦。」

  戴均恍然大悟,說道:「哦,原來他們是雙管齊下之策,派人圍攻不成,也可以迫使我們躲入地道。」

  李麻子道:「韓威武只想對付你,他卻不知道有俠義道中的重要人物在你家中。是以戴爺你剛才問我韓威武是否也與北宮望有了勾結,我只能說是你猜中了一半。」

  戴均苦笑道:「一半也好,整個兒倒過去也好,結果還不是一樣?」

  孟元超笑道:「依我看來,並不一樣。只要韓咸武不是整個兒倒過去,就還有希望把他拉回來。即使不是走咱們這邊,也不會跑到敵人那裡。」

  戴均瞿然一省,說道:「對,韓威武雖然與我不和,我也不願和他變作冤家對頭。李麻子,你還有什麼證據可以說明韓威武沒有完全倒向北宮望?」

  李麻子道:「據我所知,韓威武直到如今恐怕還未知道歐陽堅的真正身份。」戴均道:「你是說他是奉了北宮望之命混進鏢局這件事?」李麻子道:「不錯。他只知道歐陽堅與北宮望相識,卻不知道他已經變成了清廷的鷹爪。」

  戴均半信半疑,說道:「那麼今晚之事──」

  李麻子道:「歐陽堅只是透露一點消息,並沒和他全說真話。他騙韓威武說是他買通了公差,故意到你家裡搜查,做成陷害你的圈套,迫你逃入地道的。韓威武只要對付你,不願牽涉官府,歐陽堅說他買通公差佈成這個圈套,就是要讓韓威武親手抓著你的。他又說官府一向猜忌你,此次乃是借刀殺人,是以任憑韓威武怎樣處置你,官府決不過問。當然這也還是不盡不實的話。」

  戴均冷笑道:「不過借刀殺人四字,歐陽堅倒是說了實話了。哼,想不到韓成武竟是恨我如此之深,他雖然口說不願牽涉官府,畢竟還是給官府利用了。」

  孟元超笑道:「他不願牽涉官府,那不也正說明了他尚有顧忌,並非壞得不可收拾嗎?」

  戴均暗暗叫了一聲「慚愧」,心道:「我也還是以私怨為重,不如孟元超之有見識。」當下說道:「但當務之急,乃是怎樣才能平安脫險。韓威武與歐陽堅在那邊等著咱們自投羅網,要說服韓威武也不容易呀!」

  孟元超早已有了主意,說道:「李麻子,你願不願意幫我們一個忙?」

  李麻子道:「只要你們相信我。」

  孟元超道:「不相信你,我們也不敢把性命付託你了。」

  李麻子吃了一驚,道:「孟爺,你要我幫什麼忙?」

  孟元超道:「請你假扮北宮望!」

  此言一出,眾人都大感意外。戴均道:「扮北宮望做什麼?」李麻子究竟是個老江湖,怔了一怔,便即懂得孟元超的意思,說道:「孟爺可是要我去見韓威武和歐陽堅?」孟元超道:「不錯,但不是我和你去,是戴大哥和你去。」戴均笑道:「你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孟元超笑道:「悶葫蘆待會兒揭開,李麻子,現在就看你了。」

  李麻子道:「扮北宮望,這個容易。不過只是欠缺一套御林軍的服飾。」

  孟元超道:「北宮望出來暗訪,不是明查,正是要便裝的好。」

  李麻子笑道:「只要相貌相同,那就容易了。」當下取出一團黃蠟。一瓶藥水,一面鏡,對鏡化裝,過了片刻,果然前後判若兩人,扮得與北宮望一模一樣。

  李麻子道:「我這裡還有幾顆易容丹,你們用不著假扮別人,但用了這易容丹,卻可以改變本來面貌,冒充鏢局的伙計。震遠鏢局上下數百人,黑夜行走,縱然有人覺得你們陌生,一時之間,也是不會識穿的。」

  孟元超說道:「好,現在咱們可以依計行事了。戴大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你說好不好?」戴均笑道:「此計雖屬行險,但可收迅雷不及掩耳之效,也是條好計。好,就這樣辦吧。」

  ※※※

  震遠鏢局的一間密室裡,總鏢頭韓威武和副總鏢頭歐陽堅正在屏息以待,心神頗是不安。

  韓威武道:「歐陽兄,你看會不會出岔子?」

  歐陽堅道:「出甚麼岔子?」

  韓威武道:「我怕得罪了江湖上的俠義道。」

  歐陽堅道:「這只是你和戴均兩人的私怨,與俠義道有何相干?他不該私設地道,你對付他,說出來也是理直氣壯。」

  韓威武道:「話雖如此,但咱們這次多少也是借助了官府之力,傳到外間,只怕會招閒話。」

  歐陽堅道:「外間不會知道的,而且戴均若然中計,從地道裡爬出來,咱們就可以拿他個擅闖鏢局之罪,別人也不能說你不對。」

  韓威武點了點頭,說道:「他來了遲早會給咱們發現的,就不知他會不會來?」

  歐陽堅道:「此刻大隊的公差大概已經進入戴家了,我看他一定會來。」

  話猶來了,忽聽得腳步聲響,韓威武喝道:「是誰?啊──呀──」原來那兩個人已是推門而入,把他驚得呆了!

  這兩個人一個是戴均,一個是李麻子假扮的北宮望!

  韓威武本是準備一見戴均就動手的,但做夢也想不到御林軍統領與戴均同來,一時間倒是令他不知所措了。

  歐陽堅更是吃驚:「北宮統領難道信不過我,為什麼他要自己來呢?看情形,戴均似是給他押來的,這是怎麼回事?」

  未容他仔細思索,「北宮望」已是哼的一聲,冷然發話!

  「韓總鏢頭,請恕我來作個不速之客。」「北宮望」道了個歉,陡地回過頭來,向著歐陽堅冷冷說道:「歐陽堅,你幹得好事!」

  歐陽堅大吃一驚,「北宮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叫你到這鏢局做事,是叫你利用副總鏢頭的地位,借這鏢局私藏人犯的嗎?」

  「這,這話從何說起?」

  「戴均都已經招認了,你還不如實供來?快說,你把孟元超藏在那裡?」

  歐陽堅叫了個撞天屈,說道:「北宮大人,你別相信戴均的胡說八道,他是誣賴我的。剛剛一個時辰之前,我還在他的家裡和孟元超鬥過一場。有西門灼與玄風道人可作見證。」

  「北宮望」罵道:「你這是掩人耳目!」

  戴均接著說道:「後來你又單獨回來,把孟元超領去,從地道裡逃來鏢局。你是主謀,我是從犯。對不住,我給北宮大人抓住,沒奈何只好把你供出來了!」

  歐陽堅大怒道:「豈有此理,戴均,你,你,你簡直是含血噴人!」韓威武站在一旁,聽了他們的對話,心中滿不是滋味:「原來歐陽堅是北宮望派來鏢局臥底的。糟糕,糟糕,這回真是左右為難,不是得罪朝廷,就是得罪江湖上的俠義道了!」

  他又是驚惶,又是氣憤,但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卻也不能不為歐陽堅辯護:「北宮大人,歐陽堅在剛才一個時辰之內,始終是和我在這間房子裡,我可沒有見過什麼孟元超!」

  戴均道:「他已經把孟元超藏好了才來見你,你怎知道?」

  歐陽堅道:「北宮大人,讓我問他幾句話。」

  「北宮望」道:「好,戴均,你上去和他對質。」

  歐陽堅此時稍微冷靜了些,剛要說出戴均話中的破綻,戴均突然將他一把抓住。

  若在平時,戴均單打獨鬥,是敵不過歐陽堅的。但此際歐陽堅因見有「北宮望」在旁,北宮望的武功遠遠在他之上,他又只道戴均是給北宮望擒來的,北宮望既是要他們「對質」,他自是不防備戴均突然動武,冷不及防,一下子就給戴均抓住。

  戴均的「虎爪擒拿手」乃是武林一絕,歐陽堅給他抓住,竟是動彈不得!說時遲那時快,「北宮望」已是伸出手掌,在他面門一晃,歐陽堅登時暈倒。

  原來李麻子雖然本領低微,但他在偷兒這一行中,能夠與快活張齊名,當然也有他的一些邪門伎倆。這伎倆就是擅於使用蒙汗藥。他在歐陽堅的面門一晃,手上是拿著一條手帕,這條手帕是在蒙汗藥中浸過的。

  歐陽堅暈了過去,這一突如其來的變化,把韓威武驚得呆了。過了半晌,韓威武定了定神,這才說得出話:「北宮大人,這,這是怎麼回事?」堂堂一個御林軍統領,竟然對下屬使用下三濫的蒙汗藥,在韓威武看來,當真是不可思議之事!

  李麻子哈哈一笑,說道:「韓總鏢頭,你走了眼了。我不是什麼北宮大人,我是做小偷的李麻子!」說話的口音完全變了。

  韓威武又驚又怒,說道:「李麻子,你為什麼要來害我?」

  李麻子笑道:「我給你揭發一個在鏢局臥底的人,對你也不無一點功勞吧?將功贖罪,韓總鏢頭,你就莫怪我了吧。嘿,嘿,我還要給你介紹幾位朋友呢!」

  韓威武更是吃驚,說道:「你們還有些什麼人?」話猶來了,只見戴均已是打開房門,一個三綹長鬚的中年漢子,一個古銅色臉龐三十歲左右的粗豪漢子,和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走了進來。

  戴均說道:「韓總鏢頭,我給你引見幾位朋友,這位是繆長風繆大俠,這位是小金川來的孟元超孟大俠,這位是天地會的副舵主、江海天江大俠的高足、李光夏李少俠!」

  這三個人都是名震江湖、來頭極大的人物,尤其是李光夏,年紀雖然最輕,他的師父卻是武林公認的天下第一高手江海天。這三個人,韓威武一個都惹不起。

  韓威武心裡暗暗叫苦,口裡卻不能不道:「幸會,幸會。」

  孟元超作了個揖,說道:「我們在戴家作客,不料鷹爪找上門來,沒奈何只好到貴鏢局避難。請韓總鏢頭恕我們莽撞之罪。」

  戴均跟著說道:「先父闢的這條地道,我從來沒有用過,今日迫不得已,用它一用,以後也不會再用的了。震遠鏢局的事我早已不聞不問,如今鬧出了這樁事情,我戴均自是更不能在北京居留,所以韓兄你大可以放心,不必猜疑在下。」

  韓威武苦笑道:「我怎敢猜疑戴兄。不過,這鏢局恐怕也不是避難之所呢。歐陽堅不回去,北宮望豈能不再派人前來搜查?戴兄,你和震遠鏢局淵源比我還深,請你也為鏢局著想、著想。」

遊劍江湖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