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劍江湖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九回 匆匆來去



  多少悲笳聲裡,認匆匆過客,草草辛盤。引吳鉤不語,酒罷玉犀寒。總休問,杜鵑橋上,有梅花且向醉中看。南雲暗,任征鴻去,莫倚欄杆。

  ──蔣春霖


  就在此際,忽聽得「嗚哇」一聲,雲紫蘿瓜熟蒂落,嬰孩出世。

  蕭夫人聽得嬰孩的哭聲,叫道:「啊呀,不好!楊牧,你這糊塗的父親,你知不知道──」口中說話,手底絲毫不緩!疾攻數招,把楚天雄迫退兩步,撇開楚天雄,便要跑進臥室救護甥女。

  楚天雄喝道:「蕭夫人,咱們勝負未決,你就要跑嗎?」蕭夫人話猶未了,腳步也未曾踏入房門,又給楚天雄截住了。

  孟元超已是氣力不支,身子搖搖欲墜,陡然聽得房間內楊牧要殺雲紫蘿,跟著就聽到嬰孩的哭聲,一時間還未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心中只是又慌又急,一急之下,倒是不知那裡來的氣力,快刀疾攻,居然把石朝璣、于長吉一齊迫退。他的膝蓋是剛剛給鋼鞭打傷了的,邁開大步,忽地雙腳一軟,不由自己的跌倒了。

  石朝璣哈哈笑道:「可不是你做父親,你心急什麼?」一對判官筆,一條水磨鋼鞭,立即向坐在地上,一時間未能站得起來的孟元超打去。

  「我不能死!」孟元超緊咬牙根,心裡想道。他的刀法無一不精,一時未能站得起來,就在地上使開滾地堂的刀法,抵禦強敵。心中暗叫:「騰霄,小師妹,你們趕快來呀!唉,楊牧這廝那一掌不知打下去沒有?天公保佑,可千萬別要讓他殺了紫蘿!」

  ※※※

  宋騰霄和呂思美卻那裡知道孟元超正在盼得心焦?他們生怕來得早了,妨礙孟元超與雲紫蘿談體己的話兒,待孟元超走了半個時辰,他們方始好整以暇的慢慢走來。

  呂思美喜上眉梢,笑道:「聽說杭州的月老祠有副對聯,聯道:『願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屬;是前生注定事,莫錯過姻緣。』你到過這月老祠沒有?」

  宋騰霄笑道:「何止到過,我還求過簽呢。」呂思美道:「求得了什麼簽?」宋騰霄道:「是一支『君子好逑』的上上簽。你看可不是靈得很嗎?」弦外之音,自是指他有幸獲得呂思美的芳心了。

  呂思美面上一紅,說道:「貧嘴!」宋騰霄笑道:「是你先和我說起這副對聯的,你不願意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嗎?」

  呂思美道:「我是說孟師哥和雲姐姐,他們兩人受盡磨折,但願這只是好事多磨,今番能夠真正有情人成為眷屬。」

  宋騰霄強笑道:「不如意事常八九,可對人言只二三。我可不敢如你這樣樂觀呢。」

  呂思美道:「你不願意見到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宋騰霄道:「珠還合浦,破鏡重圓,這是人生一大樂事,我當然盼望他們能夠如此。但我只是怕世事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外……唉,咱們還是談些別的愉快的事吧。我知道你不歡喜聽我這些說話。」

  呂思美道:「我老是想著雲姐姐,對不住,我可還是要問問她的事情。」宋騰霄道:「我和她分別八年有多,最近才見了一面。對她這些年的事情,我也是只知道一個大概,並不十分清楚。」

  呂思美道:「我不是問她私事。聽說她家傳的躡雲劍法十分清妙,是麼?我是在想,見到了她,不知她肯不肯和我琢磨劍法。」

  宋騰霄笑道:「紫蘿一定也是很喜歡見到你的,那有不肯和你琢磨劍法之理?不過你的家傳刀法乃是武林一絕,在刀法上精益求精,不更勝於兼學劍法嗎?」

  呂思美說道:「我知道貪多務得乃是武學之忌,但我見你是用劍的,如果我兼學劍法,把劍法溶化到刀法裡,以後咱們不是可以雙劍合璧了嗎?」

  「雙劍合璧」這四個字聽得宋騰霄心裡甜絲絲的,說道:「小師妹,你有這番心願,我是求之不得,樂觀厥成。哈,怪不得……」

  呂思美聽他笑得有點「古怪」,怔了一怔,說道:「怪不得什麼,怎麼又不說下去了?」

  宋騰霄笑道:「怪不得那天我見你和段仇世交手之時,刀法中已夾雜有許多劍招,原來你是早就有了和我雙劍合璧的打算了。嗯,小師妹,這兩年來你的武功可是增進了不少啊!」

  呂思美粉臉通紅,啐了一口,說道:「我說錯了一句話,你倒得意起來了。哼,你怎知道我一定要和你……和你雙劍合璧?」驀地想起這話本是自己說的,不覺粉臉更紅,強自扭轉話題,接著說道:「宋師哥,你的劍法也高明了不少啊,幾時你教我幾招?咦,你在想些什麼?」她忽地發現宋騰霄似乎並不留心聽她說話,眼睛也沒望著她。

  宋騰霄小聲說道:「樹林裡似乎藏有人,跟著咱們,偷聽咱們說話。」

  呂思美向他所指的方向定神一看,忽見一棵大樹後面正在露出一張男子的臉孔,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正在朝著她看。

  呂思美杏臉生嗔,斥道:「什麼人鬼鬼祟祟的躲在林中偷看,給我出來!」那人哈哈一笑,緩步走出樹林,是一個年約三十歲左右丰神俊秀的中年男子,手中搖著一把摺扇,倒是像一個頗有幾分瀟灑不羈的文士。

  山溝子裡住的人家多是貧窮的獵戶,決不會有這樣一個人物,何況是在落雪天時,手中還是搖著摺扇的?宋騰霄不禁暗暗起疑了。

  心念未已,只見那人已是走到呂思美跟前,笑道:「你怕人家看你,就該躲在深閨;既然是在路上行走,還怕人家偷看嗎?小姑娘,你長得很美啊,漂亮的姑娘沒人注意那才應該著惱呢。嘿,嘿,你責備我偷看,那我就光明正大的來看你好了!」說話之際,一對眼睛直上直下的打量著呂思美,心裡暗自想道:「這小妮子長得倒是有幾分像林無雙,他們剛才談到什麼孟師哥,想必她就是孟元超的師妹,金刀呂壽崑的女兒呂思美了。」

  原來這人乃是扶桑派的第一高手牟宗濤,他給表妹林無雙奪了他的掌門,心中極不舒服。這次進京,雖得北宮望答應暗中助他奪回掌門,卻不知何日方能實現,是以在目的未達之前,他也就不願意回去擔任林無雙封給他的什麼「虯髯堂」的堂主了。

  林無雙是在他之前先下泰山的,他打聽到孟元超將往三河縣的消息,心想說不定可以在三河縣找著林無雙,儘管他不願意出面和孟元超作對,但卻懷著一個抓著他們把柄的念頭,可以有利於自己他日重奪掌門,於是也就悄悄的跟在楚天雄這班人的後面來了,剛才他就是因為呂思美長得有幾分像林無雙,故而跟蹤追來,看個明白的。

  宋騰霄本就起了疑心,此時見他這樣盯著呂思美來看,不由得更是惱怒,喝道:「那裡來的狂徒,膽敢對我師妹如此無禮!哼,小師妹,我瞧他多半是清廷鷹爪!」

  呂思美也正是有此疑心,登時就拔出刀來,喝道:「快快說出你的姓名來歷,來這裡幹什麼的?」

  「鷹爪」二字一從宋騰霄口中吐出之時,牟宗濤已是面色大變,如今給呂思美再加喝問,臉上那副瀟灑從容的神色登時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面色一變,冷笑說道:「公子爺,大小姐,請問你們的那位貴親是在朝廷為官作宰?」

  呂思美怒道:「你胡說什麼,你以為我們也是像你一樣的清廷鷹爪?」

  牟宗濤冷冷說道:「你們既是沒有親人為官作宰,憑什麼來審問我?我只道你們是官家子女,這才仗勢欺人哪!」要知崩口人忌崩口碗,牟宗濤最忌別人罵他「鷹爪」,他是自以為和北宮望只是朋友的。

  呂思美聽得他這麼說,倒是有點害怕誤打好人,說道:「你若不是朝廷鷹爪,咱們有話好說,我的爹爹是金刀呂壽崑,他是我的師哥宋騰霄。你是什麼人,能否見告?」心想倘若此人是俠義道中人物,即使不知道宋騰霄的名字,也必定知道她父親的名頭。她的父親一生抗清,在江湖上享盛名數十年,同道中人。對她父親幾乎可說得是誰個不知,那個不曉。

  牟宗濤輕搖摺扇,冷冷說道:「什麼呂壽崑和宋騰霄,我一概沒有聽過。你們得罪了我,才想到要和我套交情嗎?也好,那你們就給我賠個罪吧。我放你們過去!」

  宋騰霄怒道:「這小子準不是好東西,小師妹,你退下,待我擒他拷問。」

  牟宗濤哈哈笑道:「你這小子吹牛的本領倒很不錯,居然要想擒我?就不知你真實的本領如何,我看還是你們兩人並肩子上吧!」

  宋騰霄怒不可遏,唰的一劍便刺過去,喝道:「好,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本領!」

  牟宗濤摺扇輕輕一撥,把宋騰霄的長劍撥過一邊,說道:「唔,你這劍法也還有兩下子,不過你要和我較量,最少還得再練十年!」

  宋騰霄本是要想刺他的穴道,將他生擒的,是以未曾用上全力。但雖然如此,這一招凌厲的刺穴劍招,給對方手中的一把摺扇,又不是精鋼所打的摺扇,只輕輕一撥就卸了他的力道,撥開他的劍尖,心中亦是不由得暗暗吃驚了。又驚又怒之下,那裡還敢絲毫輕敵,唰唰唰連環三劍疾攻過去。

  牟宗濤的摺扇倏張倏合,把宋騰霄施展出來的渾身解數一一化解,饒是宋騰霄用了全力,亦是佔不到半點便宜。

  牟守濤看清他的家數,哈哈一笑,摺扇一合,說道:「這位姑娘稱讚你的家傳劍法,我看也沒有什麼稀奇嘛!好,為了讓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教你幾招!」摺扇向前一點,竟然拿作短劍便用,逕刺宋騰霄小臂的曲池穴。

  這還不算稀奇,稀奇的是,他使的這招刺穴劍法竟是宋騰霄剛才用過的,而且似乎比宋騰霄使得還更精妙。原來牟守濤聰明過人,最擅長於偷學別人的武功。金逐流和他初遇之時,就是為了他的這門絕技不勝佩服,因而和他交了朋友的。

  宋騰霄心高氣傲,那受得了對方如此譏嘲?可是牟宗濤的武功在他之上,他非得凝神應付不行,縱然七竅生煙,亦是無暇和對方鬥口了。

  宋騰霄心神大亂,呂思美叫道:「師哥,小心!」只聽得「嗤」的一聲,袖子已是給牟宗濤的扇柄戳穿一孔,幸而他變招得快,一招「星橫鬥轉」避招進招,這才沒有給點著脈門。

  牟宗濤笑道:「呂姑娘,你師哥不行,你和他並肩子上吧!」

  呂思美本來就想上去,聽了這話,拔出雙刀,說道:「對,對付清廷鷹爪,咱們無須和他們講什麼江湖規矩!」宋騰霄心高氣傲,呂思美素所深知,是以她在幫他動手之前,交代這幾手門面話,免致他的面子難堪。

  牟宗濤學她腔調,說了一個「對」字,哈哈一笑,說道:「對,呂姑娘你有眼力,知道我的話說得不錯,你的師哥委實是不行了。」其實呂思美那個「對」字,乃是她和宋騰霄說慣了的口頭禪。儘管她有時候愛使點小性子,但更多的時候卻是有如小鳥依人,對宋騰霄十分柔順的。

  呂思美道:「宋師哥,他要激怒你,別上他的當!」

  左一招「鳳凰展翅」,右一招「玄鳥劃砂」,長刀短刀,同時向牟宗濤攻去。

  呂思美的真實本領不及宋騰霄,但身法輕靈,則是在宋騰霄之上,牟宗濤不得不分神對付,摺扇一撥一揮,同時化解了呂思美長刀短刀的招數。宋騰霄乘勢反攻,搶了先手。

  牟宗濤凝神應付,暗暗留心呂思美的刀法,心道:「金刀呂壽崑的五虎斷門刀法,果然是名不虛傳,幸虧這小姑娘雖得家傳,火候還差得遠。」成竹在胸,突然摺扇一伸,橫削出去,正是金刀呂家所傳的「五虎斷門刀」的一招刀法,名為「鐵牛耕地」。

  呂思美吃了一驚,這套刀法她熟極如流,本能的就按照所傳的應招,刀鋒向上斜挑,還了一招「舉火撩天」。不料牟宗濤故意使得似是而非,刀扇堪堪就要相交之際,突然一個變招,摺扇一平,在呂思美長刀的刀背上輕輕一按,用了牽引之勁,呂思美長刀一伸,「噹」的一聲,恰好碰著了宋騰霄的長劍。

  牟宗濤哈哈笑道:「呂姑娘,你怎麼幫起我來了?啊,我知道了,你是討厭你的師哥,要借刀殺人是不是?」

  呂思美滿面通紅,喝道:「胡說八道!」短刀直刺過去,這一招她用上了「穿花繞樹」身法,繞到牟宗濤背後,刺他後心「風府穴」。牟宗濤背後好像長著眼睛,一個躬身弓步,呂思美短刀刺了個空,牟宗濤不理會她,摺扇倏張倏合,只是向宋騰霄攻去,攻得宋騰霄手忙腳亂。

  呂思美展開穿花繞樹的身法,如影隨形的跟著牟宗濤,長刀向他背心疾刺,可是總差那麼一兩寸,沒有刺著。牟宗濤見她輕功超妙,亦是不敢輕視,給她迫得緊緊,反手摺扇一揮,撥開她的長刀,笑道:「你這一招用得不錯,比你這個草包的師哥可強得多!」解了呂思美一招,回過頭來又再猛攻宋騰霄,原來他是氣惱宋騰霄罵他「鷹爪」,決意要狠狠的折辱他一番。其實若論真實的武功,宋騰霄當然是在呂思美之上。

  宋騰霄給他攻得手忙腳亂,牟宗濤冷冷說道:「姓宋的,你給我磕頭賠個禮,我就饒你!」

  宋騰霄大怒道:「放你的屁,姓宋的打不過你就和你拼了,豈能向你這鷹爪求饒?」

  牟宗濤冷笑道:「你還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哩,你這樣含血噴人,我本當取你性命。看在你一位朋友的面上,我才從輕發落。好,你不肯屈膝,那我只好打你耳光了。」摺扇倏張倏合,欺身直逼,左掌張開,果然作勢就要來打宋騰霄的耳光。

  原來牟宗濤尚未知道他與北宮望勾結的秘密已經給李麻子知道,早已說給孟元超等人聽了。他是還想在俠義道中混下去的,是以不敢太過難為宋騰霄。心想只是折辱他一番,將來孟元超、金逐流等人知道了,那也不能怪責於他,只能怪宋騰霄「胡亂罵人」,自取其辱。

  宋騰霄怎忍受得了他如此欺侮,把心一橫,想道:「我若給打著耳光,那就與他拼個兩敗俱傷,至不濟也得把他傷了。」宋騰霄的家傳劍法之中,有一招名為「死裡求生」,正是拼著和敵人同歸於盡的。但必須在敵人貼身近戰,打著自己的時候,這一招才能施展出來。

  正當宋騰霄意圖拼命,而牟宗濤正在得意洋洋要打宋騰霄耳光的時候,忽地有件奇事發生,他們身邊的一棵大樹,樹葉無風自落!

  樹葉無風自落,若然只是掉在地上,那也還不算怎樣稀奇,奇怪的是,樹葉紛飛,其中幾片竟向牟宗濤飛來,就像長著眼睛一樣,落在牟宗濤的頭上,但卻沒有一片沾著宋騰霄。

  牟宗濤只覺腦門忽地接連痛了幾下,不由得眼睛一陣發黑,說時遲,那時快,宋騰霄唰的一劍刺來,饒是他聽風辨器,躲避得快,「嗤」的一聲,左臂衣裳亦已給劍尖劃破,傷了一點點皮肉。

  這點傷算不了什麼,但令得牟宗濤吃驚的是這幾片居然能夠打得他腦門作痛的樹葉,以他這樣的內功造詣,對方能用樹葉傷他,這正是武林中傳說的一種神奇武功!

  據說內功練到最高境界,隨手抓起任何東西,都能致人死命。這種神奇的武功,就是武林中傳說的「摘葉飛花,傷人立死」了。

  牟宗濤是一等一的高手,雖然不至於喪命,但給幾片樹葉打得昏了腦袋,也是不禁心頭大震,想道:「當今之世,誰有這樣功力?」在他心目之中,有這樣功力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金逐流的師兄江海天,一個是屢次與他為難,卻從未一曾露面的那個神秘高手。江海天行事一向光明正大,牟宗濤料想不會是他,那麼唯一可能的就是那個神秘客了。

  牟宗濤給宋騰霄一劍刺傷,連連後退,那個神秘高手兀是未曾露面。牟宗濤想道:「看來此人只是給我一個警告,要我知難而退。罷了,有他在此,我只好認栽一次了。」想至此處,那裡還敢戀戰,虛晃一招,連忙逃走。宋騰霄自知勝得僥倖,自也不敢去追。

  呂思美大為高興,說道:「宋師哥,畢竟是你行呀,殺得他夾了尾巴逃走!」

  宋騰霄苦笑道:「小師妹,你別給我臉上貼金,你沒看出來嗎,是有人暗中相助咱們。」

  呂思美故作驚詫,說道:「是麼,我可一點沒有覺察。」其實她是早已經覺察了的。

  宋騰霄朗聲說道:「不知那位前輩相助,可否讓宋某拜見?」荒林寂寂,只有他的回聲,卻是不見人影。

  宋騰霄嘆了口氣,說道:「這位老前輩不肯現身,咱們受了他的恩惠,卻是無從報答了。」

  呂思美道:「那鷹爪也不知是什麼人,比我和爹爹以前碰到的大內高手都強得多。如果真是鷹爪,以後可就得更加小心提防了。」

  宋騰霄道:「你還疑心他不是鷹爪,我看他準是鷹爪無疑!」

  呂思美說道:「他剛才說什麼看在咱們的一個朋友份上,這人不知是誰?」心念一動,接著說道:「莫非就是孟師哥?」

  宋騰霄道:「孟大哥怎會有這樣朋友?」呂思美道:「或者只是他識得孟師哥,有意攀交,也說不定。」宋騰霄道:「對,那麼,那麼咱們走快一些,見了孟大哥,查個水落石出。」接著笑道:「現在已有一個多時辰,想必他和雲紫蘿要談的話,也都談了。」

  兩人急於要見孟元超,這才在山路上施展起輕功,走了一會,忽又聽得樹林裡有金鐵交鳴之聲,原來是陳光世和邵紫薇也碰上了強敵。

  他們碰上兩名大內高手,一個名叫韓拓,一個名叫洪大祥,都是奉了大內總管薩福鼎之命,跟隨石朝璣出京的。薩福鼎這次一共派出四名手下,另外兩個就是此際正在蕭月仙奶媽家裡和孟元超等人惡鬥的于長吉和莊鯤。

  在大內高手之中,韓、洪二人乃是頂尖兒的人物,本領比于、莊二人還勝一籌。韓拓練的是「大摔碑手」,掌力有開碑裂石之能,洪大祥精於三十六路猴拳,卻以小巧的功夫取勝。

  邵紫薇正自吃緊,忽地隱隱聽得嘯聲,這嘯聲正是蕭月仙所發,邵紫薇聽慣了的。邵紫薇不由得大吃一驚,叫道:「陳大哥,你聽,好像是月仙呼喚咱們,只怕他們在家裡也遇上敵人了。」她本來已是招架不住,心裡一慌,出招更是章法大亂。

  洪大祥哈哈笑道:「女娃兒,你猜得不錯,我們的人一早已到了你們的住所啦!瞧你還長得不錯,趕快投降,免得自討苦吃!」邵紫薇怒道:「放你的屁!」想擺脫他朝家裡跑,洪大祥的輕功比她還要高明,只見四面八方都是洪大祥的身影,跑向那個方向,都給洪大祥堵住。

  陳光世的內功比邵紫薇深厚,人也比較沉著,他不但聽見了蕭月仙的嘯聲,還隱約聽到在她奶媽家中傳來的廝殺聲音。情知洪大祥說的不假,可是他雖然吃驚,卻並不慌亂。

  激鬥中韓拓一掌向他打來,陳光世不退反進,唰的一劍向他刺去。這一招名為「冰河解凍」,善於在劣勢化解敵人的強攻。冰川劍法變幻無方,韓拓雖然佔了上風,亦是不能不有點兒顧忌,喝道:「好小子,要拼命麼?」側身一閃,反手擒拿,仍然採取攻勢,但攻勢已是略緩。

  陳光世趁這時機,倏的跳出圈子,一揚手,飛出三顆冰魄神彈,兩顆打洪大祥,一顆打韓拓。

  冰魄神彈乃是亙古不化的萬載玄冰製練成的,遇風即化,能以奇寒之氣傷人。韓拓呼呼兩掌,盪開寒霧,打了一個噴嚏。洪大祥功力較弱,卻是不禁機伶伶的打了一個冷戰。

  幸而有陳光世的冰彈相助,邵紫薇這才能夠繼續支持下去,不至於給洪大祥所擒,但也還不能夠擺脫他。

  冰魄神彈不比普通暗器,是用一顆少一顆的。陳光世從家裡出來的時候,帶了一小玉瓶的冰魄神彈,已經用去不少,此時只剩下七顆了。

  這七顆冰魄神彈,陳光世必須謹慎使用,對方功力甚高,冰彈只能暫挽頹勢,不能取勝,久戰下去,終必吃虧。正自心焦,忽見韓拓虛晃一招,斜躍三步,喝道:「那條線上的朋友。」

  ※※※

  宋騰霄和呂思美飛快跑來,未到現場,已是感到一股刺骨侵膚的寒氣。呂思美道:「咦,這人似乎是咱們在彈琴匣見過的那位陳公子。」宋騰霄道:「不錯,這正是他家的獨門暗器冰魄神彈,咱們快上。」

  韓拓話猶未了,宋、呂二人已是應聲而出。宋騰霄看出韓拓本領較高,說道:「小師妹,你幫那位姑娘。」當下飛身一掠,迎上韓拓,唰的一劍便刺過去,冷冷說道:「我是專幹射鷹屠狗營生的,你碰上了我,活該是你倒楣了!」他剛才受了牟宗濤所辱,一口怒氣,正自無處發洩,碰上了韓拓,一口長劍登時就似狂風暴雨般的向他猛攻,招招都是殺手!

  韓拓怒道:「好小子,膽敢口出狂言,你是不想活了!」心裡卻是暗暗吃驚:「那裡來的這個瘋小子,今天只怕要糟!」若在平時,他和宋騰霄單打獨鬥,各有所長,原是難分高下。但現在他是和陳光世先打了一場的,剛剛為了抵禦冰魄神彈,又消耗了一些元氣,即使沒有陳光世和宋騰霄聯手,他亦是難以抵敵。

  呂思美跑過去和洪大祥交手,更佔上風,洪大祥練的是猴拳,猴拳是以縱躍見長的。但呂思美練的是「穿花繞樹」身法比他還更輕靈。雙方施展騰挪閃展的小巧功夫,呂思美總是搶先一著,令他處處受制。不論他轉到那個方向,都見刀光耀眼生纈。這情形就像剛才的邵紫薇受制於他一樣,邵紫薇喘過口氣,格格笑道:「好,打得好,這正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話猶未了,只聽得洪大祥大叫一聲,血光迸現,回身便跑。原來他已著了呂思美的一力。邵紫薇笑道:「這老猴兒倒是逃得真快!」

  韓拓本就抵敵不住,一見同伴落敗,更是心慌。宋騰霄喝道:「那裡跑!」一招白虹貫日,分心便刺,韓拓雙掌斜飛,一掌護身,一掌斜斬,這一招攻守兼備,本是可以化解敵招的高明應招,但他心裡一慌,使來可就不能得心應手。給宋騰霄搶快一步,這一劍雖沒刺著胸膛,卻把他的掌心洞穿了。宋騰霄受他的掌力一震,亦是不禁身形一晃,退了兩步。韓拓連忙跟在洪大祥背後,也逃跑了。宋騰霄洩了一口悶氣,縱聲大笑。

  陳光世道:「宋大哥,窮寇莫追。你聽見那邊的廝殺聲嗎?咱們可得趕快回去救援雲女俠!」

  當他們說話的時候,呂思美正在把耳朵貼到地上,凝神靜聽,說道:「不錯,那邊是有廝殺之聲。」驀地跳了起來,叫道:「不好!孟師哥碰上強敵,他的快刀越來越慢,只怕要糟!」原來呂思美自幼跟隨父母,闖盪江湖,練成一套伏地聽聲的本領,方圓一二里路的範圍之內,倘若有人廝殺,她可以聽得出雙方是用什麼兵器,甚至招數都能辨別。孟元超的快刀是她父親所傳,她最為熟悉,是以一聽就能分別強弱之勢,猶如目睹一般。

  ※※※

  孟元超受傷倒地,石朝璣的一對判官筆,于長吉的一條水磨鋼鞭,同時向他打去。孟元超緊咬牙根,心裡想道:「我不能死!」就在地上使開滾地堂的刀法苦鬥強敵。蕭夫人擺脫不了楚天雄的纏鬥,無法過去幫他。只有一個蕭月仙可以騰出手來,但也助不了他一臂之力。在雙方混戰的這些人中,蕭月仙的本領最弱,氣力又已不支,石朝璣根本就不必理睬她,只要于長吉的一條長鞭,已是足以令她無法近前了。于長吉長鞭揮舞,不但擋住了蕭月仙,抽空還向孟元超打去。

  孟元超畢竟是血肉之軀,苦鬥之下,神智不覺漸漸模糊,忽地眼前衣袂飄飄,依稀看見一個白衣女子向他跑來,孟元超失聲叫道:「紫蘿,你、你怎麼出來?」精神陡振,刀光宛如水銀瀉地,四面展開,石朝璣的判官筆本來就要刺著他的穴道的,給他的快刀一撥就盪開了。

  那女子叫道:「孟師哥,是我,小師妹,騰霄他們也來啦!」孟元超這才看清楚了原來不是雲紫蘿,而是和雲紫蘿有幾分相似的,他的小師妹呂思美。

  呂思美手舞雙刀,衝上前去,短刀一壓鋼鞭,長刀向于長吉便砍過去,于長吉遮攔不住,給她衝入了內圈,衝到了孟元超的身旁,噹噹兩聲,長刀短刀齊出,架住了石朝璣的一對判官筆。

  說時遲,那時快,宋騰霄、陳光世、邵紫薇等人跟著也來了。邵紫薇拔劍出鞘,幫忙蕭月仙,雙戰于長吉。宋騰霄和陳光世則一同上去,助蕭夫人鬥那通天狐楚天雄。

  陳光世用的是冰魄寒光劍,楚天雄中指一彈,錚的一聲,把他們的寶劍彈開,只覺一股冷氣,從指尖流至掌心,虎口竟有麻痹之感,吃了一驚,忙運玄功,把陰寒之氣從掌心迫出。宋騰霄唰的一劍,向他刺到,殺得他手忙腳亂。

  剛剛落地的嬰兒的哭聲正從產房傳出,蕭夫人擺脫了楚天雄,立即衝入產房。

  楊牧揪住雲紫蘿的頭髮,忽見血光迸現,隨即聽見嬰兒的哭聲,不覺一片茫然,手掌停在半空,不知是打下去的好,還是不打下去的好。儘管他疑心未釋,妒火如焚,但要他殺一個剛剛生下嬰孩的產婦,他畢竟還是下不了手。

  蕭夫人衝入產房,看見這個情狀,不覺大驚。楊牧此時雖是如凝似呆,但目露兇光,仍是未曾全斂。

  蕭夫人定了定神,喝道:「楊牧,你幹什麼?這是你的孩子!」

  楊牧好像在夢中被人驚醒,喃喃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忽地恢復了幾分清醒,想道:「不錯,她離開我不到八個月,她和孟元超重逢,那是離家以後的事,即使如何早產,也決不會是孟元超的孩子!」

  他和雲紫蘿結婚八年,沒生兒子,內心深處,總是妒忌孟元超有個兒子,而自己卻沒有一個親生的兒子,如今他的孩子就在他的腳邊,他瞿然一省之後,父愛之心不覺油然而生了。

  他放開了雲紫蘿的頭髮,正要俯身抱起嬰孩,忽覺面上火辣辣的一陣疼痛,蕭夫人打了他一記清脆玲瓏的耳光,已是把嬰孩抱到手上。

  蕭夫人斥道:「你不配做孩子的父親,你給我滾!」

  楊牧哀求道:「蕭夫人,你給我看看孩子!」

  蕭夫人心頭一軟,抱起孩子,給他看了一看,說道:「我本來是想幫你忙的,誰知你果然做了虎倀,居然帶領鷹爪到來,要害自己的妻子!你還配做紫蘿的丈夫、還配做孩子的父親?好,孩子給你看了,你快快給我滾開,我還要料理她們母子呢!」

  楊牧摸一摸還在火辣辣作燒的雙頰,驀地左右開弓劈劈啪啪,自己打了自己幾下耳光,叫道:「你說得對,我不配做她的丈夫,不配做這孩子的父親!」呼的一拳,打爛窗門,穿窗而出,向屋後逃了。

  呂思美接了石朝璣數招,孟元超喘過口氣,站了起來,喝道:「你們這班鷹爪都給我滾!」說話聲中,已是接連向石朝璣劈了十七八刀。他跳躍雖然不靈,劈下去的每一刀比剛才還要沉重!

  石朝璣本來是希望楊牧跑出來幫手的,孟元超受了傷,他這邊只要多添一個好手,勝敗之數,尚難逆料,不料楊牧出是出來了,但卻不是出來幫他,而是自己逃走。他聽見楊牧越窗而出,從屋後逃跑的腳步聲,恨得牙癢癢的,卻也無可奈何,只好虛晃一招,自己也連忙逃走了。兩個太內高手中那個受傷的莊鯤早已逃走,于長吉不敢戀戰,跟著也逃。

  剩下一個楚天雄,兀自奮戰。宋騰霄唰的一劍刺去,楚天雄一抖衣袖,裹住他的劍鋒,忽地一抓向他肩頭抓下。這一招用得險極。原來楚天雄眼見大勢已去,非跑不可。但高手搏鬥,要跑也不容易,故而在情急之下,突出險招,實是以進為退,利於掩護自己逃跑的。倘若對方應付不當,給自己抓住,那就更有護符可恃了。

  孟元超雙眸炯炯,正在注目他們這邊,他跳躍不靈,猛地喝道:「老狐狸吃我一刀!」飛刀擲出,化作一道銀虹,勢勁力沉,對準楚天雄的後心飛去。

  楚天雄不敢接刀,性命要緊,無暇傷敵,忙把身子斜傾,騰的飛起一腳,把一張茶几踢得飛了起來,抵擋飛刀,哢嚓一聲,孟元超那口寶刀插入茶几,直沒至柄。宋騰霄利劍一揮,已是割斷他的袖子,劍尖在他的脈門劃開了一道三寸多長的傷口,楚天雄疼痛難當,大叫一聲,也顧不得武學名家的身份了,在地上打了兩個滾,滾出大門,這才能夠爬得起來,拔足飛奔。呂思美拍掌笑道:「孟師哥,你這一刀飛得真好,宋師哥,你這一劍雖沒取他性命,也夠他受了。」宋騰霄心裡卻是暗暗叫了一聲「慚愧」。想道:「倘若沒有元超飛刀相助,我即使不至於被擒,只怕也得為他所傷,眼睜睜的看他逃走。」

  呂思美把那口寶刀拔下,遞給孟元超,說道:「咱們可得進去看看雲姐姐啦。」孟元超接過寶刀,茫然的跟著她走。呂思美揭開門簾進去,孟元超瞿然一省:「我可不能進去。」慌忙止步。只見蕭夫人站在門口,笑道:「母子平安,大家不用擔心。是個胖小子。月仙,你叫奶媽倒盆熱水來。」剛才激戰的時候,那個奶媽一直躲在廚房,沒敢出來。她雖然怕得要命,但一鍋熱水已是燒好了。

  雲紫蘿悠悠醒轉,一醒就問:「外面怎麼樣了?」呂思美道:「那班鷹爪都給打跑了。我是呂思美,那天咱們見過一面的,你還記得麼?」雲紫蘿微笑道:「我知道你是元超的小師妹,騰霄也來了,是不是?」呂思美道:「他是特地和我來看你的,正在外面。」雲紫蘿道:「可惜我現在不能見他們,姨媽,你幫忙我招呼客人。」呂思美道:「伯母,你放心出去,我會看護雲姐姐的。」雲紫蘿和她緊握雙手,說道:「小師妹,多謝你啦。元超、騰霄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跟他們叫你小師妹,你不見怪吧。十多年前,元超就常常和我說起你了,現在見了你,你比他說的還更可愛。騰霄有你和他過這一生,真是福氣。」呂思美道:「雲姐姐,你也比我想像中的雲姐姐還更可愛。」想道:「怪不得孟師哥、宋師哥都會為她傾倒,確是有一種不平凡的風度,更難得的是她自己還未脫險,就會關心別人。」

  蕭夫人走出產房,看見孟元超呆若木雞的站在一角,不覺有點尷尬,心想:「他隔別十年,奔波萬里,今日來尋舊侶,想不到剛好碰上這種尷尬事情,不知他心中感觸如何?唉,我這甥女也真是命苦,她和楊牧已是恩斷義絕,有了這個孩子,和孟元超只怕也是難以破鏡重圓了。」

  孟元超心裡確實是有感觸的,不過卻不是蕭夫人想像的那種感觸。「我們的孩子出世的時候,我不在她的身旁,那時她不知道多麼傷心。想不到如今她有了第二個孩子,我卻在她的身旁了。我一定要盡我的能力,使她不再傷心,稍贖前愆。只要她肯原諒我,這孩子就如同我的親子了。」

  蕭夫人輕輕一聲咳嗽,說道:「孟大俠,多謝你拔刀相助之德,紫蘿得以母子平安,都是拜你之賜,你傷得如何,我這裡有金創藥。」

  孟元超如夢初醒,定了定神,說道:「不礙事。不過你們這裡恐怕是不能再住下去了。蕭夫人,你有別的地方可以搬去暫住一時麼?」

  蕭夫人道:「這班鷹爪逃回北京,待他們搬取救兵再來之時,至少也得在三天之後。我一時未想到適當的地方,但也不用太過為這個擔心,你們在這裡先歇一晚,咱們明日再定行止,月仙、紫蘿,你們幫忙我到廚房弄飯。」

  孟元超道:「不用太過麻煩了,我們帶有乾糧。」

  剛說到這裡,忽聽得急驟的蹄聲向他們所住的方向跑來。蕭夫人柳眉一豎,說道:「嚇,鷹爪們再來,倒是來得快呀!」孟元超道:「只是一人一騎,或者未必就是鷹爪。」

  話猶未了,馬蹄聲在門前戛然而止,只聽得一個宏亮的聲音說道:「韓威武特來拜見蕭夫人,請問孟元超,孟大俠在這裡嗎?」

  這一下大出眾人意料之外,想不到來的竟是震遠鏢局的總鏢頭韓威武。

  蕭夫人的丈夫生前是和韓威武的父親結有樑子的,不禁哼了一聲,心裡想道:「莫非他是乘人之危,意圖向我尋仇?哼,那他可來遲一步了!他大概想不到那班鷹爪已經給我們打跑了吧?」

  那日震遠鏢局的人幫助楊牧圍攻雲紫蘿和繆長風之事,宋騰霄是曾經目擊,此時見韓威武來到,亦是不禁怒從心起,說道:「這廝來得正好,孟兄,你知不知道──」

  話猶未了,孟元超連忙搖手,低聲說道:「你們不知,韓威武已經是咱們的好朋友啦。蕭夫人,請看在我的份上,以禮待他。」

  蕭夫人好生詫異,但孟元超的話她是不能不信的,當下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我先看他來意如何。」

  大門本來就是打開的,楚天雄等人逃走之後,並沒關上。在客廳裡看出去,隱約可以看到韓威武業已繫好坐騎,站在門前。蕭夫人冷冷說道:「什麼風把京城的韓大鏢頭吹來了,請進來吧!」

  孟元超迎上前去,說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有什麼緊要的事嗎?」

  韓威武說道:「你還記得楊牧那個大弟子閔成龍吧?我已經把他逐出鏢局了。但從他口中也得到消息,知道他們要來三河縣抓你。」韓威武口中的「他們」,自是指薩福鼎和北宮望兩方所派的那班鷹爪了。

  孟元超道:「原來如此,多謝韓總鏢頭關心。」

  蕭夫人卻是敵意未消,淡淡說道:「不敢有勞大鏢頭來給我們通風報訊,那班鷹爪早已夾著尾巴逃走了。」

  韓威武道:「我知道。我在前山看見他們狼狽而逃,他們卻沒有見著我。」原來韓威武正因為見著他們從這個方向逃出來,才找得到蕭夫人的住處的。韓威武接著說道:「但我不僅是來通風報訊,還有一緊要的事情。」

  孟元超道:「什麼緊要的事情,請坐下來說。」

  韓威武坐了下來,游目四顧,說道:「宋大俠也在這兒,這更好了。還有一位呂姑娘呢?」

  宋騰霄冷冷說道:「你找她做什麼?」

  孟元超道:「她在裡面,有點事情正在忙著,待我叫她出來。」

  韓威武道:「那就不用麻煩她出來了。告訴你們也是一樣。」孟元超驚疑不定,不知是什麼事情和他們三個人都有關係的,心念未已,只聽得韓威武已是把這謎底揭開,低聲說道:「你們小金川的蕭志遠、冷鐵樵兩位大哥托人捎來口訊,因為不知你們的行蹤,所以托我轉達,要你們早日回去。」說罷,交出一支令箭,證明他所說的不是假話。

  宋騰霄約略知道一點蕭志達和震遠鏢局前總鏢頭(亦即韓威武之父韓巨源)的交情,卻不知道韓威武和他們的人也有來往,心裡想道:「蕭、冷兩位大哥都這樣相信他,我倒是錯疑他了。」對韓威武的敵意不覺消除,說道:「不知小金川有什麼緊要的事情要我們回去?」

  韓威武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但聽來人口氣,似乎已得到風聲,清兵來年就要大舉進攻小金川。來人又說,孟大俠的事情若是未曾辦妥,可以稍遲一些時候回去,但也不要遲過明年春初。」

遊劍江湖 - 目錄